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社会纪实 > > 干一件喜欢的事,很痛快
干一件喜欢的事,很痛快 文 / 段东涛 更新时间:2011-3-19 14:39:44
 
相声演员高晓攀1985年8月2日出生在河北保定,是狮子座,对于日后别人说他言行都太过自信的说法,他总用自己是狮子座来挡箭。 童年的高晓攀跟所有的男孩一样调皮贪玩,他强烈的表演欲望已初现端倪,爱唱爱跳,很喜欢在亲戚朋友面前显摆。小时候他对周星驰的电影着迷,常对着电视里周星驰的表演哈哈乐个没完。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才8岁的高晓攀去河北省少年宫打算报名学喜剧,但问下来,没有喜剧班。少年宫的老师看高晓攀长得很机灵,就建议他报相声班,也是嘻嘻哈哈让人笑的。小高晓攀听到说相声也能让人乐,就决定每个星期六的上午学相声。 相声只是作为一种兴趣爱好延续到小学毕业。高晓攀读了一年普通初中后连跳两级,考入河北省艺术学校保定分校曲艺班。这里为他的相声生涯打下了坚实基础,他对相声的追求也逐渐明晰。 在艺校求学期间,他经常会有一些演出的机会。 一次表演结束后,高晓攀恰巧与冯春岭同坐一辆大巴车。一车的人都睡了,十来岁的高晓攀见冯春岭还醒着,便向他请教。冯春岭直言不讳地对这个“小鬼头”刚才的演出做了点评,还表演魔术哄着他玩,就这样他们的师徒缘分开始了。冯春岭是马三立的侄子,冯宝华的儿子,当时还是保定市歌舞团团长,是在保定市非常有影响的人物。他很和蔼地同高晓攀闲聊,给他讲解相声《打灯谜》的技巧。过了一段日子,一天,在上课的高晓攀突然被神色紧张的副校长叫了出来,告知团长打电话找他。大家都纳闷团长找这个小孩能有什么事呢? 原来有则广告需要一个小孩角色,冯春岭第一个就想到了高晓攀。那条广告是关于厨师学校的,直到现在高晓攀还记得其中一句台词——燕窝鱼翅蛤贝熊掌!这次亮相让高晓攀赚到了人生第一笔钱,300元;同时他也收获了更大的财富:正式拜冯春岭为师。 冯老师不仅教给了他手艺,更教会了他怎么做人。专业好、正直是高晓攀对老师最深刻的印象。师傅常教导他要学做“雨花石”,把名利看淡,做自己想做的事,学会感激他人。至今这些在高晓攀看来都是受用一生的珍贵财富。 而相声的学习并不是人们想象中那样有那么多的乐趣,过程是枯燥乏味的。现在学相声的多是兴趣所好,而以前都是为了生计而学。在那时有“宁送一锭金,不送一句春”的老话,就是讲不能轻易把自己的本事传给外人。师爷冯宝华曾让高晓攀对着墙背相声,打一个磕巴就重新来,一口气流畅地背一遍就在墙上画个道道,连着背错五遍就抽自己一个嘴巴,这一背就是50遍。大众熟悉的贯口如《报菜名》、《地理图》,少的也都在千字左右,但这都是学相声必练的基本功。 上初中的时候,高晓攀每天都要把正午十分开始的广播节目《每日相声》录下来,反复地听。至今他家里还保存了几十盘当时录的节目,这些是他学习相声的珍贵资料。相声每天都要听,老人们常说要把自己“熏”出来,高晓攀明白,不会听永远不会说。 从艺校毕业后,高晓攀面临着一个人生选择:要不要继续说相声?爱相声是一回事,可真要把相声作为一生的职业,等待他的将是无法预测的艰难。在这个关口上,师傅的支持打消了他所有的顾虑。 于是,他报考了中国戏曲学院的相声大专班。2002年,16岁的高晓攀从河北保定来到天津,第二年转到北京上学。快毕业的时候,高晓攀开始在北京找工作。“前辈”们都还实行就业分配,但到了他这一级,却要自主择业了。2003年9月高晓攀读二年级,这一个学年学校的安排是让学生们找地方实习,未满18岁的高晓攀一个人在北京一没关系二又人地生疏。进不去相声剧团的高晓攀,一个人跑到西单华威六楼的时尚卖场,张口就问人家“招不招导购啊”。 导购的活儿一干就是三个月,权当是毕业前的实习。有时候碰到学校的同学来逛街,高晓攀也觉得很没面子,就躲起来不见。 年底的时候,高晓攀来到华生天桥北京相声大会(德云社前身),自荐要来说相声,当时还没走红的郭德纲就让他现场说了个段子,郭德纲觉得不错,就答应他来说相声。但因为活儿不多,一个月也就说四五场,劳务费是60块钱。郭德纲也很支持高晓攀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有一次郭德纲把高晓攀叫到家里吃便饭,两个人越聊越投机,郭德纲见高晓攀吃完一碗饭,就接着再去给他盛一碗,一连盛了四碗,高晓攀真有些吃不下了,但郭德纲说:“吃不饱饭,怎么有力气说相声啊?多吃点才有力气。” 当时整个行业都不景气,一个星期三四场,没什么观众。而微薄的收入连最低生活水平都无法维持,高晓攀曾在博客里无奈地写道:“拼命在茶馆说相声,可换来什么,一个月一两百的收入吗?” 为了心中的梦想能早日实现,2004年,高晓攀在北京朝阳区文化馆组建了一个名为“北京相声青年剧团”的演出团队。剧团的大部分演员都是老爷子,最大的都快70岁了。而领导者高晓攀,当时只有19岁。 年少轻狂的高晓攀认为,相声就是能给观众带来欢乐的艺术,为此他在传统相声的基础上,加入了时下最流行的语言和夸张的动作。他把很多80后熟悉的词语、漫画、卡通人物,甚至新闻都塞进了相声。就是为了说这种与传统相声不同的相声,高晓攀和剧团里的老前辈们闹翻了脸。他们质疑高晓攀,能不能把这个团队做好。年龄的差距是一个问题,想法是一个问题,最重要的还是高晓攀年龄最小,稚嫩。那个时候还很轻狂,观众一捧,他就云山雾罩,不知道自己是谁,甚至没有学会谦虚。 2005年的高晓攀一下子火了起来。然而面对突如其来的成功,年轻的高晓攀开始心浮气躁,他所表现出的不成熟,一时间得罪了同行。久而久之,行内的人都开始责骂他。有很多人都说高晓攀这孩子把钱看得太重,成不了什么大事,成不了大角儿。这样的话听得多了,他只有用沉默来抗议。那个时候的他只有20岁,从来没找家里要过一分钱,而他要在北京租房,他得先吃上饭啊。 他当时就买了很多挂面,那时基本上每天都在吃挂面,拿醋跟挂面一块吃,持续了一个多月。到现在高晓攀还一直保持着一个习惯——捡瓶子。只要他喝完的矿泉水瓶子,从来不乱扔,第一次卖完那些瓶子以后,他得到了20块钱,那就是他一星期的伙食费了。 他那时候只想着能在北京说相声,所以再苦也不觉得苦了。为了把观众逗乐,什么词新鲜他加什么词,可团里的老先生却受不了他这个,很多人把他骂得一无是处。他感到特别委屈。日子就这样磕磕绊绊地前行。 2005年在广茗阁的时候,他和表弟尤宪超搭档,两个人张口就来的相声段子不下50段,大部分是自己的作品,其中《新十点钟开始》、《爱情宣言》、《我开始努力了》等广受欢迎。日积月累的演出逐渐培养出一批忠实观众,不知不觉间拨云见日,高晓攀越来越受欢迎,连冯春岭都对徒弟的蹿红速度惊讶不已。不少热爱相声的人口口相传“相声界出了个小帅哥”,高晓攀也笑称自己是“偶像派”,不过他并不希望别人老是拿相貌说事儿,更想通过语言征服观众。 就在高晓攀这一年正火着的时候,一连串打击接踵而至。当时高晓攀红得太快了,许多观众来茶馆只是为了看他。场场爆满的观众、山呼海啸的掌声、热情洋溢的追捧,这一切让刚满20岁的高晓攀彻底蒙了。飘飘然、自我膨胀、得意忘形。他表现出来的不成熟很快招致了一系列麻烦,得罪了同行,背负骂名,在相声界举步维艰。转眼间从山巅跌落谷底,高晓攀一时无法承受命运的捉弄,人生陷入一片阴霾。 作为过来人,冯春岭很清楚徒弟现在的处境,他明白徒弟涉世太浅,看不透。很多事情欲速则不达,表面火爆不一定是真好。为了弥补徒弟的过失,一向清高的冯春岭放低姿态,动用了多年积累的人脉,一次次跟同行澄清事实还原真相。冯春岭依靠自己在相声界的口碑为徒弟化解了误会,使他能继续留在这个圈子里。高晓攀当时是因为意气用事,替别人背了黑锅,也替别人背负了骂名,他不曾埋怨,因为那是成长的过程,因为他知道成长的过程也会有代价。 经历了这场风波,高晓攀成熟了许多,收敛起锐气,行事也更加谦虚谨慎。 高晓攀家中最显眼的地方挂着一副师傅的墨宝:荣枯事过都成梦,悲喜不惊便是禅。高晓攀把这个对子作为他的座右铭。 2005年,“北京相声青年剧团”的成员们集体罢工——高晓攀被自己创造的团队炒了! 就在他被炒的当天,房东告诉他,房子到期了。已是身无余钱的高晓攀脑子一片空白,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就走了。跑到后海找个没人的地儿痛哭了一场,然后沿着四环遛弯,整整一宿,不知道明天干什么。 那一夜,他仿佛觉得北京只有他一个人。 没钱付房租,高晓攀就借住在和平西街一个法国朋友的家里,这一住差不多有一年半的时间,但高晓攀对相声的热爱从没动摇过。 生活还是要继续。后来,高晓攀发现婚礼主持人是个不错的兼职,他拿着自己的简历奔波于各大婚庆公司,希望能够获得垂青。凭借俊朗的外形和过硬的语言功底,高晓攀在这个圈子里慢慢闯出些名堂,订单也越来越多。尽管如此,他还是不愿为此花费过多时间,他心里清楚,如果因为这个分散了精力就没法搞艺术了,一切都为了相声。 2006年初的时候,在广茗阁演出的高晓攀认识了总给他献花的孟然。孟然和高晓攀说的第一句话是:晚上没事一起去唱歌吧。 后来孟然邀请高晓攀去他的水吧演出,但是水吧在北京的清河附近,高晓攀当时整天没什么事,就干脆从南三环骑自行车骑30公里路程去水吧。他的自行车后面还经常带着个易拉宝,上面写着:承接演出、承接婚礼、承接装修等。虽然易拉宝没能给高晓攀带来什么经济效益,但却能让他感到满足。当时孟然的水吧生意经营惨淡,基本上没什么人。高晓攀去了主要是聊天,他感到孟然是个人才,虽然水吧是孟然开的,但他却跟自己一样穷。 他和孟然都想,男孩子就要闯一闯,水吧终于倒闭了,高晓攀就拉上孟然一起创业。当时他们租了一间平房,开了家“元年文化”的公司,每天的事就是推销自己的演出,还从网上搜演出公司,但却并没有接到什么演出。 没多久,“元年文化”倒闭了。 2008年,高晓攀去了海淀区的小剧场演出,由于要办奥运会,小剧场演出取消了,他又没有地方演出了,这时候,广茗阁的老板找到高晓攀,说周五有个空当敢不敢接下来。这对高晓攀来说是个好消息,只要有地方就行。但是周五是一个陷阱,人们不习惯在周末看相声演出,广茗阁平时主要是以旅游演出为主,类似老天桥的那些内容,魔术、杂技、吞宝剑,但是一到周五就没什么观众。 高晓攀找到平时说相声时认识的一帮朋友,谋划着成立一个团体,傍在一起说。最初的几个人——尤宪超、连旭、赵臣。 2008年5月16日,筹备了三天后,高晓攀拉上孟然,成立了“嘻哈包袱铺”,一个主内,一个主外。高晓攀是个有想法的人,他觉得,如果总说那些传统段子,不会吸引太多年轻观众,于是他想到做相声剧,这种方式在相声界很少有人做。当时所有演员都反对,觉得应该坚持相声专场。当高晓攀感到为难的时候,又是孟然给了他鼓励和信心。十天后一部《超级新白娘子传奇》相声剧的演出上座率80%,他们成功了。连续推出3部相声剧的“嘻哈包袱铺”因此成名。
 
上篇:被现实击碎的而立之年 返回目录 下篇:在宋庄,梦想近了
点击人数(8353)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