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社会纪实 > > 在宋庄,梦想近了
在宋庄,梦想近了 文 / 段东涛 更新时间:2011-3-19 14:40:09
 
1985年出生的彭乃恒在北京通州的宋庄租了间民房,是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那种村子里的平房,里外有三间屋,两间用来画画,一间用来睡觉。一起在这里的,是他在山东艺术学院上学时的同班同学伊蒙蒙。他们是2009年7月搬进来的。 从2005年到2009年,彭乃恒在济南的山东艺术学院学了四年的油画,为了能有更大的空间画画,大二的时候,他就在学院旁边的小区里和班上的另一个同学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毛坯房,大的客厅用来画画,睡觉就在各自的小卧室。由于学院是在济南的郊区长清,租一套几乎没有任何设施的“工作室”一个月的租金是700块,两个人每人均摊350,对彭乃恒来说也还好。大学生活对彭乃恒来说多少还是有些单调的,除了画画,似乎也无事可做。 大四很快就到了,热爱画画的彭乃恒决定毕业后就直奔北京,在宋庄租个房子,做职业画家。 然而对于自己儿子要去北京宋庄做职业画家的事,对这个行业了解不多的父母并没有反对,反而支持彭乃恒去闯一闯。经过朋友的帮助,他在宋庄非艺术区一个村里租了这间工作室。这里虽不是什么艺术区的房子,但也没什么差别,最主要是一年8000的房租,他还能承受的。最早答应跟他一起来的同学后来没来,于是他又试着打电话给班上的同学伊蒙蒙。伊蒙蒙在电话里让彭乃恒先去,随后他就到。这样不但房租能两个人分担,最主要是有了个伴。 2009年7月,彭乃恒从山东淄川坐火车来到北京宋庄。他隐约觉得,这里应该就是他实现梦想的地方。 画了些作品后,彭乃恒便邀请之前在网上认识的同是住在宋庄的朋友来看画,兴冲冲的彭乃恒还计划自己掏钱请他们吃饭。“你画的感觉不对,你要多看看,不是这么画的。”其中一个所谓搞美术理论的人煞有介事地说。“对,你应该画写实的,我不太喜欢你画的。”另一个随声附和。这令彭乃恒情绪直线下跌,但自己初来乍到,也不好发作,也就笑笑不再说话了。又聊了一会儿,见艺术分歧比较大,彭乃恒打消了请吃饭的念头,他觉得在饭桌上恐怕会更尴尬,标榜自己为艺术家的人也知趣地走了。 虽然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艺术天赋,但对下午那位艺术家的批评,彭乃恒还是觉得自己的信心受到了打击。“难道真的有问题吗?”彭乃恒感到有些疑惑。这晚有些忧心忡忡的他不到九点就上床睡觉了。 周围朋友的鼓励和肯定,让彭乃恒没有任何要退出的意思。虽然一张画也没卖出去,但他觉得自己还有时间,只是生活上越来越拮据,他不好意思找家里要钱。两个月后,彭乃恒经朋友介绍得到一份每个周末都去798一家画廊教小孩画画的差事。虽然课时费没多少钱,但终于有钱买画布了。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在北京过了五个月,一张画也没卖出去的彭乃恒也有些着急,他有空就会在网上推荐自己的作品给画廊以及一些搞美术评论的人,还有画画的同行。12月的北京已经进入严寒期,彭乃恒租的工作室里通常是零下的恒温,因为这里根本没有暖气。晚上太冷,只靠一个小电暖气是根本没办法缓解寒意的,他就只在白天画画,晚上就早早钻进叠着三四层棉絮的被窝。 12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彭乃恒在网上认识的搞美术评论的老管如约来到他的工作室。最初他发他的画给老管看时,老管并不觉得入眼,但仍旧鼓励他画下去。昨天老管突然打电话给他说:“我又看了你最近的画,我觉得很喜欢了,明天我来看看原作。”老管在圈内是资深人士,当年是最早的一批来北京画画的艺术家,那时候的艺术家扎堆地带是圆明园,而非宋庄。好客的彭乃恒非常高兴,早早就把画拿出来摆放好,等老管来。老管走的时候拿了彭乃恒三张新画放到自己在798开的画廊里,他跟彭乃恒同样希望这三张画能早日出售,给彭乃恒解决点生活费。 由于实在太冷,还没到2010年元旦,同学伊蒙蒙就先回家避寒去了。剩下彭乃恒一个人,他想再画几天回家过年。两天前老妈还打来的电话问彭乃恒,大冬天的在北京行吗。彭乃恒报喜不报忧,说:“北京这里有暖气,外面冷,屋里不冷,都十几度,放心吧。”老妈还说:“要是不行就赶紧回来,我打听了,说宋庄也有很多天天啃馒头喝凉水的穷画家,你回来在家里画不是一样吗?这样还不用受罪。”听到老妈的话,彭乃恒着实有点心酸,但绝不能承认自己的状况跟老妈嘴里说的穷画家差不多,他说:“妈,别乱想了,我很好啊,都在谈签约画廊了,很快就能办自己的展览了,回家的话环境就不一样了,那就签不了画廊,也办不了展览了。过两天我就回去过年。”没两天,北京有史以来最冷的寒流不期而至,暴雪的天气令彭乃恒感到窒息,实在是太冷了,北京的气温降到了零下18度,颜料也因为温度的原因变得很难调。暴雪过后,没办法正常画画的彭乃恒只好买了回家的车票。 回到老家,彭乃恒好几天都少言寡语,没事就在自己房间里看书,他感到有点难过。在北京居然冷到不能画画,这是他去北京前根本没有料到的事,原来预计到了宋庄,就一定有很多机会卖画、做展览,可是,这跟现实有很大的偏差。 挨到春节过后,估计北京的寒流应该弱些了,彭乃恒带着家里给的3000块钱回到宋庄。这时他的同学伊蒙蒙还没回来,电话里说在家里开了个家具代购的小店,要进完两批货再回北京。彭乃恒就一个人开始画画。 3月初的时候,有个朋友约他去中国美术馆看旅法油画家朱德群的回顾展,彭乃恒对朋友说,这是他来北京以来第一次来中国美术馆看展。朋友问为什么,他笑呵呵说一般不出门,出门不得花钱吗?看朱德群的展,彭乃恒有些激动,对绘画的热爱不言而喻。“朱德群画了一辈子,得到了这么大的成就,听说他前两年只有一只手可以动,但他仍在画,真是太好了。”彭乃恒看到朱德群那些使用过的油画笔、调色板时也掩饰不住激动的情绪,赶紧探上去,看看大师到底是用什么材料的。 就在去看朱德群回顾展的前两天,也就是他回宋庄没几天的时候,老管约他来自己的画廊。彭乃恒并没想到这位前辈约他来是要跟自己谈画廊签约艺术家的事,这令彭乃恒高兴得合不拢嘴,还问:“真的假的?”不管是什么签约条件,他的价值被老管认可了,这对一个来北京大半年一张画也没卖出去的年轻人来说,是最大的鼓舞。彭乃恒很感激老管,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得再勤奋点才行。做了签约画家起码基本生活有了保障,说不定还能搬到宋庄艺术区去,在艺术区租两万一年的工作室,一定比现在机会多,那么在今年就真的能办一次自己的展览了。当天晚上接到老妈的电话,母亲在电话里问现在的状况怎么样,彭乃恒兴奋地说越来越好了,马上就能跟画廊签约了。但老妈显然没有被这句听了不止一遍的话触动,只是告诉自己的儿子,现在有个去当地一家中学当美术老师的机会。“这次不用花很多钱就行,是个机会,回来一边当老师,一边画画,这样还有保障,不好吗?”电话那头的老妈问彭乃恒。“不好不好,”彭乃恒说,“回去当个美术老师有什么意思?不是我的理想,我还是在北京吧,妈,你放心,我在这里真的没事的。” 虽然物质条件不好,但每画出一张画或者每次跟圈里的朋友聊画画、谈艺术的时候,彭乃恒都觉得内心是无比愉悦的。还没到4月,彭乃恒的工作室又多了个伙伴,一只8个月大的德国黑背,这是他拿自己的画跟狗的主人换的,有它做伴,彭乃恒更加感到不寂寞了。 8月21日下午三点,“柒件麻——彭乃恒个展”终于在老管798内的一棹空间画廊开幕了。
 
上篇:干一件喜欢的事,很痛快 返回目录 下篇:声音
点击人数(6686)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