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17
17 文 / 余言 更新时间:2011-4-7 16:31:25
 
这几天冯萧有点闷闷不乐。他的内心在挣扎,该如何面对两个人的爱情,又该何去何从,何以抉择。我知道他在烦忧何事。 他问我意见,我说:“你和陈芸异地恋,太辛苦了,而且我也不看好,毕竟两人分隔两地,难以长久。而石川也是个不错的女孩,对你也很好,我觉得你和她在一起更合适吧。” “那你是希望我和石川在一起了?” 我点了点头,补充道:“这些都是我自己的意见,我希望你能遵从你内心的决定,喜欢谁就和谁在一起吧。这样的选择才不会后悔。” 他给陈芸打了一个电话提出分手。电话刚挂断,铃声就急促地响起。冯萧并没有接,我接起电话,听见的是泣不成声的哀求:“冯萧,冯萧……我们可不可以不分手?” 我心酸不已,将话筒举在空中,“冯萧,你的电话。” 他别过头,一口回绝,“我不接。” 她的哀伤沿着电话线传来,即便是跨越千里,也没有消减。我和她何其相似,依旧眷恋着对方但却被无情的抛弃。我心有戚戚,亦觉得内疚,是我一手撮合了冯萧与石川,致使他与她的分离。 我默默的听着她的哭泣,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许是哭累了,她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悲伤也随着泪水宣泄而尽,末了,她挂断电话之前说:“谢谢你。余言。” “不用谢。”我轻声地自语,这句话她已经听不见,在她的人生里,我是最不用谢的那一个。 后来她仍是常常打电话过来,冯萧从来不接,我也尽量避免接到,更多时候接听电话的是李明耀,闲聊之余她会不经意地打听一下冯萧的近况。 临近五一之前,李明耀又在和陈芸讲电话,不过这次,他竟然将话筒递向冯萧,“陈芸说五一放假来找你”。 冯萧自顾自地脱衣服往床上爬,完全没有接电话的意思,“告诉她别来了,我不会见她的”。 李明耀拿着话筒像拿着一块烫手山芋,不知该往哪里放,最终硬起头皮举起话筒,“喂,美女……冯萧说……喂?”看来陈芸是听到了冯萧的话,自己挂断了。 冯萧和石川去旅游了,目的地是甘南藏族聚集区的桑格草原。 送走他们,我也背着行囊出发了。回望身后,已经渐渐地远离了楼宇林立的城市,道路两旁是视线越来越开阔的原野。天低云阔,骑在自行车上,山野之间的风扑面吹来,呼啦啦像吹开心底的尘埃一样,心胸蓦地开阔,欢欣雀跃,而又怀着新奇的感觉。 冯萧打电话过来,手机处于漫游状态,我拒接了他的电话。 “有事短信。”我在手机上打字,他的短信却先到了——急事,接电话!紧接着电话迫不及待地打了过来。 “什么事,这么急?”他这个样子弄得我也紧张起来。 “陈芸来L市了!”冯萧叹了一口气。看来石川知道了这件事,正在吃醋生气,冯萧焦头烂额,“她刚刚打我电话,让我去接她。我人不在学校,我也不想再见到她,所以,余言,我想请你帮我接她,这两天帮忙照顾她一下,然后将她送回去。” “可是我也在路上啊。”我有些为难。 “你骑自行车走的,应该还没有走很远,再搭车回去也很快呀。” “我想到了一个人——李明耀!”我愁眉舒展,“他昨天起来晚了,没赶上,现在留在学校呢。” “那就好了。我现在就给明耀打电话。”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看着远方的山峦出神,爱或者恨都会令人勇敢,居然可以令人孤身一人,千里奔赴一座完全陌生且前程无望的城市。发了会呆,我骑着自行车继续前进。 车轮不停地重复转动,而路程却不停地延展,不断地回到原点,也是另一种形式的前进。一路上,沟壑纵横,那是千年万年来,雨水冲刷土地,在大地上以恒久的耐心雕琢,划破山川,留下道道伤痕。而这累累伤痕,却汇集成了最动人的奇迹——黄河。 黄土地上点缀着绿色的植物,偶尔会见到大片大片的绿色原野,湿润干涸的眼睛。在这广阔的天地里,仿佛所有的毛孔都被打开一般,泥土的芬芳,草木的气息灌入身体,仿佛和天地融为一体。 傍晚的时候,抵达青海湖。休息一夜后,次日清晨,早早起来去游览青海湖。青海湖岸边是大片大片的油菜,绿油油一片。来之前,我在网上搜索了青海湖的照片观看,每年七八月份的时候金黄色的油菜花铺满了湖岸,山峦,道路,花开成海,衬着高远澄净的蓝天白云,美轮美奂,如若置身于梦境中一样。 现在正值春季,油菜花尚未开放,路边的野花迫不及待地趁机崭露头角,将青海湖装点得丝毫不逊色。湖面上烟波浩渺,成群的候鸟在湖面上优雅地飞过,肆意而又优雅。群山怀抱,将这独好的风景珍藏。 我沉浸在这令人震撼的美景中,过了很久才如梦初醒。 遇见一位胡须斑白的喇嘛,每走一步,先跪倒在地,然后双手前伸,上半身缓缓地俯下,以额头触地,他是在磕等身长头,绕完一圈青海湖所花费的时间是三个月,风雨无阻。他的脸带着岁月的沧桑,眼睛里却有着虔诚的坚定、质朴、动人。 我的内心感受到一股纯粹的感动。 我又想起了颜晴。我此刻所经历的美好以及独处的风景,多想和她一起分享啊。 回来的时候途经西关,看见李明耀和一个圆脸女生在一起。我已经见怪不怪了,他身边的女友三天两头换。 我骑着自行车向着李明耀直撞过去,他看见了我,笑容有些尴尬,“回来啦?” 我刹住单车,一只脚落在地上撑住车子,一只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五一过得怎么样?” “就那样呗。”他漫不经心地答。 旁边的女生眼睛突然一亮,很惊喜地指着我说:“余言?!” “嗯?”我觉得奇怪,她谁啊? 她看着我笑,“我是陈芸!”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啊!”事实上,我有点吃惊,本以为李明耀早已经将她送走了,想不到她在这边一直等到长假的最后一天。我问,“你们俩在这干么呢?” “送她回去。”李明耀说。 “一路顺风!”我说。 陈芸的眼睛忽然红了,“我等了他七天,他都不愿意见我。你告诉冯萧,他不见我,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我和李明耀相视无言。 晚上,见到冯萧,我将陈芸临行前交代的话一字不漏地向冯萧重复。 冯萧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有些事情不需要解释,解释是多余的。女人在失恋之后说绝情的话,就好比两个人打架,其中一个打输了会撂下一句“走着瞧”,除了让自己面子不那么难看之外并无实际意义。 正在此时,冯萧的手机响了,他看见来电显示的姓名,直接拒绝,我直觉是陈芸的电话。紧接着短信就来了,他看完短信,脸色急转直下,黑沉如乌云,印象中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脸色如此难看。 “怎么了?”我的心悬了起来。 他并不说话,目光冷如寒冰。他的手紧紧地握着手机,因为太过用力而微微颤抖。 门被推开了,是李明耀满面春风地回来了。看见冯萧在寝室,他说:“冯萧,我已经把陈芸送上火车了。” 冯萧看着李明耀,怒火中烧,连声音都是冷的,“李明耀,这两天你和她做了什么?” 李明耀的动作明显僵了一下,旋即用大大咧咧的笑容带过,“还能干什么,带她在L市玩玩呗”。 “你是不是和她上床了?”冯萧冷不丁抛出这句话,目光死死地盯住李明耀。 我愣在当场,这件事情也太出乎意料了吧? 李明耀的表情在那一瞬间僵住了,他挠了挠头,尴尬地笑,故作轻描淡写的说:“玩玩嘛。” “我操你妈!”李明耀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冯萧,他一记勾拳打在李明耀的脸上。 李明耀蒙了,似乎有些不可置信,他一摸鼻子,看见满手鲜血,脸色立变,上前和冯萧厮打在一起。冯萧的手机掉在地上,我捡了起来,看见了短信的内容:“你不见我,我被李明耀骗上了床!” 听见动静,其他寝室里面的同学都过来拉架,七八个男生将他们拉开,即便是拉开,两个人依旧怒目对骂不止。 孔令方在旁边苦口婆妈地劝架:“到底怎么了?大家都住在一个寝室,怎么也算兄弟,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解决,非要打架!” “我没有这样的兄弟!”冯萧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那神情是无尽的厌恶。 “都他妈别吵了。”我铁青着脸。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我狠狠地骂了一句,“李明耀,你真不是个东西!” 李明耀不服气地嚷道:“都已经分手了,又不是你女朋友了,凭什么不能让别人碰?!你这么在乎她,难道还喜欢她?” 李明耀怎么能够理解初恋在一个人心中的美好不容破坏,更何况是被他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人玩弄? “我就是还喜欢她!怎么了?!”冯萧吼了出来。 李明耀的嘴巴张了张,反驳的话最终没有说出来。 这句话,我分不清真假。也许是被李明耀激出来堵他的气话;也有可能他依旧喜欢着陈芸。毕竟一个曾经喜欢的人,又怎能在分手之后立刻转变到并无丝毫情意? 李明耀实在是一个无原则无底线的人,而我和冯萧也委实无法接受和这样的一个人生活在一个寝室。夏冰卖东西需要一个更宽敞的地方放物品,我们三个人一拍即合,在外面合租了一套三室两厅的房子。 FISH乐队也自此分裂。我曾经天真地以为会天长地久的友情,就这样突如其来地结束了。 我终于明白,陈芸临走前对我说的“后悔”的意义。 这是最后的告别,最初的,最美的梦已经破碎。
 
上篇:16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85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