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8.犯罪现场调查
8.犯罪现场调查 文 / 赖宝 更新时间:2011-4-21 14:25:58
 
【这个世界上,最折磨人的事情莫过于猜测女孩的心思,尤其是在你对她充满好感的情况下。】 好吧,我承认我挺没心没肺的,不知道怎么就在沙发上睡了。大器推我的时候我正梦回童年呢,扒拉¬着大器的手不耐烦:“哎呀,让我再睡会儿……¬” 大器也没客气,使劲揪了我耳朵一下:“儿子,起来吧,好好练武替你爸爸报仇啊!” 我一惊,睁眼,对视,一个鲤鱼打挺当胸一拳¬。大器趔趄着后仰一下,肉胸口咧嘴笑:“哟哟,身手还这么矫健啊师弟,走,跟师兄扎马步去。” 我•¬身起来,双手使劲蹭了蹭脸:“你醒多久了?几点了?” “十点多了呗。你看你有床不睡非得睡沙发,”大器边笑边皱眉,抬手揉着脑袋,“哎昨晚儿我是不是摔了?还是打架了?” 我尚未完全清醒,摇头道:“没啊,就是把这几年你欠的酒都喝回来了。” “那不对啊!我这脑袋怎么这么疼呢?”大器弯腰探头给我,“你摸摸,就这儿,肿了一大块!” 看来大器真是喝断篇儿了,都没记住也好,省得郁闷。常喝醉的人都有过醒酒了开始后悔的时候,那滋味不好受。 “没事,你可能不小心磕哪儿了吧。”我顾左右而言他,“哎?吉吉起来了么?” “谁¬?吉吉?”大器瞪眼,“她昨晚住我家了?” “是啊,我俩一起把你送回来的啊。” 大器摇头,往楼上看:“没有啊,我起来挨个房间都转了,没人啊,走了?”说着话突然转向我,“你们俩没怎么样吧?” 我断然否定:“你的猜测能高尚点儿么?就算吉吉想,我也不是那种人啊!” “说反了吧你!”大器凶我一眼,继而眯着小眼睛打量我,“你和我妹熟的都挺快的啊,都吉吉吉吉地叫了。真亲热,你都没这么昵称过我!” “滚蛋,我叫你器器,你受得了么?”我站起来伸懒腰,转身奔洗手间,大器在后面揉着脑袋一直跟着我,不断给我亮黄牌:“我可告诉你啊,吉吉可是我妹,你不能乱伦啊!” 我进洗手间拧开水龙头,扭头冲他笑:“没文化了吧?老付要是跟吉吉有事才叫乱伦呢!”说完开始往脸上撩水。 大器冥想数秒,品出我的话里有话,抬手拍我:“哎,哎!我正式通知你和老付,都不许打我妹的主意!你帮我转告老付一声。” 我擦脸,憋着声音回话:“得得,知道了。你还真把陈吉吉当成仙女啦?值得我和老付俩人抢?” 大器满意地扶我肩膀,拿话点我:“师弟,你悟了!咱们仨论下来可都是陈吉吉的哥,我这也回来了,以后就又混一起了,咱们得好好照顾这丫头。” 我把毛巾蹭在脸上挡住表情,嘴上应付着。 他盯着我,盯得我有点不自在了,忽然问:“哎,你俩昨晚真没事吧?” 我刷着牙喷着白沫¬子高声含糊:“我靠你没完啦,自己打电话问陈吉吉去!” 大器笑着躲我喷出的牙膏沫¬,忽然站正身子,双手合十胸前,沉声叫:“师弟,尽形寿,不淫欲,汝今能持否?” 我当即也合十双手,微鞠躬,牙刷含嘴里杵着腮帮子正色答:“回师兄,白天能持。” 带大器出去找了家铺子吃鸡汤面,昨晚净喝酒了胃里又空又寒,于是相对无言狼吞虎咽,在大器开始吃第二碗时缓过劲儿,就各类问题闲聊,问到我时,还在磨叽让我无视她妹妹的美貌这档子事。为了让大器放心我不会吃他的窝边草,我搬出了王欥欥称自己有女友,还猛想起个有力证据,把遗忘于钱包里夹在身份证后面的一张王欥欥照片拿给他看,惹得大器一阵瞠目,几度怀疑我是从网上Down的美女图片来自我安慰。我自尊心受挫,放出豪言改天约王欥欥出来让大器请吃饭。 席间我偷摸地给陈吉吉发了短信,但没得回音,于是故作不在意地怂恿大器打电话,吉吉好半天接听,回话正在梦中,让我放心不少。 大器玩笑着问昨晚赖宝没把你怎么样吧?我就坐旁边,心中无鬼坦然微笑,却清晰地听见大器手机里陈吉吉的声音,她口齿含糊地回答:“没怎么,就是害我哭了一场。” 我眼前一黑,耳边只有学友大哥的歌声: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 大器急忙追问,陈吉吉回话“你自己问宝哥,我睡醒再说”挂了电话,大器拿着手机扭头看我,眼中全是小李飞刀。 我不等他发问,自然是继续一己承担:“瞪我干吗!不是我!昨晚谭墩他们也喝多了,打电话跟我开玩笑开过了,把陈吉吉气着了,没大事!” 大器眼中的凶残开始变成疑惑:“谭墩是谁¬?” ……¬我靠大哥,你醉到什么地步了?从几点就开始失忆了啊? 省略了死胖子不和谐的自残插曲,耐心细致地把昨晚故事讲述一番,引导着启发着,帮助大器慢慢想起了谁¬是谭墩,谁¬是袁老二,谁¬是骨头,谁¬是温小花、周小天、梁洛宏……¬ 大器仰头感叹:“我靠,那我昨晚没怎么失态吧?” “绝没,你一点没师太,都成了方丈了。”我由衷赞叹,“骨头认你当了大哥,老二和你拜了把子,老谭视你为天下第一仗义侠客,那个梁洛宏都尊你为情感领路人,你这回国第一天就多了三四个生死之交啊!” 大器怔怔看我,半天挤出一句:“靠了,我怎么越听越害怕啊……¬” 昨晚的宿醉让大器精神状态十分委靡,早饭毕后让我给付裕打电话邀其前来聊天打牌。电话通了,付裕竟然是在公司。我奚落他大礼拜六的还这么有事业心,挣钱也不能不要命啊。这厮跟我正色,称公司要发展壮大,他作为领头驴必须以身作则。说着话呢他电话那边传来脆嘤嘤的一声呼唤:“付哥你过来一下!” 这声音怎么听怎么耳熟!电话那边付裕明显捂了手机在回话,我两百迈速度分辨,硬是想不起是谁¬的动静,于是改口风冷嘲热讽之:“哟,付老板,开会呢吧?说话不方便吧,那我说你听……¬” 付裕在那边明显发窘中,憋了一下才放出一句来:“别胡琢磨啊!这不是昨晚答应老二了么,今天我是带周小天来公司熟悉熟悉环境,可以的话就先试试。” 靠,我说这么耳熟呢,原¬来是她。但老付真是高估我的听力了,要不怎么说,这做贼没有不心虚的。 “那您老方便么?我带大器同志去你公司看看?顺便你中午供饭?” 老付急于表示自己的清白,答应得倍儿痛快:“有什么不方便的!来吧来吧!” 挂了电话,扭头看正在滋溜着最后一点鸡汤的大器,咧嘴笑:“走,咱捉奸去!” 得知周小天在付裕公司,大器回忆了半天,恍然状,说那小丫头英文不错,挺机灵的。我拿筷子在他眼前晃:“哎哎,我说道貌岸然君,你把自己妹妹护得跟小龙女似的,然后打别人外甥女的主意,合适么这?” “我这是严于利己,专门律人。”大器鬼魅一笑,一脸的肥肉都跳起拉¬丁来。 本来我带着大器准备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没想到付裕作为一名奸商的狡诈尽显,早早在电梯口Ó¬我们。一路拍拍打打地进了他办公室,周小天正捧着杯¬热咖啡,站书架前看里面用来装档次的一整套精装《企业管理学》呢。看见我们进来,抬手朝我们挠了两下算是打了招呼,继续扭头看书。 我扭头跟大器含沙射影:“看看,大器,我来过老付公司九万多次,没有一回赐我杯¬咖啡的时候。” 大器立马心领神会,跟着点头:“那对呗,人比美人气死人么。” 付裕斜眼甩过目光如炬,走到柜子前拿杯¬子冲咖啡。 大器一屁股坐进沙发里,扭头抱怨:“速溶啊?没有现磨啊?” 付裕炸锅了,转身冲着大器凑过脸去,抬手指自己:“你看我,好好看,看!你看我像星巴克么?还现磨!” 我插嘴:“还星巴克呢,你那脸都快成黏巴达了。” 大器和老付都笑了,那边周小天也听见了,转过来也开始乐,边乐边走到沙发前在大器旁边坐下,把大器搞得有点无措,盯着周小天,大屁股挪了挪,很诧异这丫头很不见外地挨着他坐了。 周小天也对大器的反应有点意外,反盯过去:“看什么哪?怎么了陈胖子?” 我都愣了,这丫头真是不见外啊。认识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呢,陈胖子也是你叫的? 这回老付在一边大笑起来,声音洪亮得跟处级干部似的:“哈哈哈哈哈,大器你昨晚喝断篇儿了吧?不认识了吧!” 大器仰头愣愣地看付裕:“认识啊,这不是周小天儿么,”说着话扭头看周小天,“但你怎么喊我陈胖子啊?” “哎你这人!你让我这么叫的啊!”周小天理直气壮。 “昨晚?”大器一瞪眼,继而做冥思苦想状,估计是真忘了。 周小天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陈大器,付裕笑着端了杯¬咖啡递过去,顺势坐在沙发扶手上。“小天你别怪他,这孩子小时候跟傻子亲过嘴儿。”说着话一拍大器肩膀,“来!哥帮你寻找一下失去的记忆。” 我急忙也凑过去,看来有得必有失啊,昨晚在包房外和陈吉吉说话时错过里面好戏了。 付裕跟抱儿子似的搂着大器的肥脑袋,摸着他头发说:“孩子,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话说咸丰年间哪……¬” 通过付裕的讲述,我才知道昨晚我居然错过了那多么天雷地火的好戏,简而言之是这样: 昨晚喝酒时大器听说周小天的法语也很了得后,非要拜她为师,周小天推辞说妹妹收哥当学生不合适,大器立马自降身价,让周小天随便怎么喊他,直接叫陈胖子就行。据说当时付裕、老二、谭墩好几个人劝都没劝住。行了礼敬了酒,拜师仪式就算礼成。大家还鼓掌来着。 “然后你就拉¬袁老二,”付裕起身握住我的手重演案发现场,“你握着人家手很激动地说:‘二哥,以后你就是我师舅姥爷了!’还记得么?” 周小天“扑哧”一声笑出来,手里的咖啡险些洒了。 大器坐在那儿一脑袋黑线,继续冥思苦想状。周小天绝对是那种人小鬼大,胸小脑大的机灵儿,看见我和老付对笑,当即拍大器:“哎,你是不是都想起来了就是死不承认啊陈胖子!” 好在陈大器绝对是那种爽快不打折的汉子,一拍胸脯:“我是那不负责任的人么!得,这事我认了!小周老师,你以后就这么喊我,我还就不信了我。” 周小天乐了:“陈胖子陈胖子陈胖子陈胖子陈胖子……¬” 大器那脸色可就白里渗绿起来了,强颜欢笑着,目光求助场外观众。 我解围:“得了周小天,别跟不要钱似的。叫多了晚上容易梦着他!” 这招管用,周小天一愣马上闭嘴,仰头看我,忽然恶毒地一笑,再次张口:“吉吉吉吉吉吉……¬” 这小丫头反应真快!莫非她昨晚也看出什么来了?我头皮炸了一下,马上飞眼看大器。好在,这死胖子思绪又飞了,估计还在一点点回忆昨晚的蛛丝马迹。 有手机铃声响起,付裕一摸裤兜,边掏手机边走出办公室。我逮了个时间差低头恶狠狠瞪了周小天一眼。小丫头毫无惧色挑衅回看我,还面带微笑。 付裕推门进来,挥了挥手。“得!晚上有局了,骨头请客庆功。”说着话大步走近一巴掌砸在大器肩膀上,“点了名要请你这位大功臣,我们都是作陪。” 大器彻底云山雾罩:“啥功臣?我靠昨晚我还有什么事啊?” 话音未落,我们另外三人笑做一团。周小天笑着倒在沙发上拿手背挡着鼻子,看我和老付:“这胖子连那个事儿都忘了啊?哈哈哈……¬” 大器直愣愣看我们仨,一脸要死的表情。 午饭付裕带我们几个在公司附近随便找了快餐,周小天去点餐时。我犹豫了一下借口帮忙跟了上去。 站在周小天身后,手指敲她肩膀,问她刚才是嘛意思,她做拈花微笑不语状,我做捋髯慈悲长者状,让她有话直说,保证给她买糖。 “屁糖!”周小天侧身杵过来一肘子险些正中我下怀,“我告诉你,你们男的喝醉了我可没醉,昨晚你俩人出去进来鬼鬼祟祟的,一个桌还发短信,她还跟我打听你,你敢说没事?” ……¬我恨善于观察生活者! 我Ǭ驴技穷地诡辩道:“你得透过现象看本质啊!不能见风就是雨吧?我都说了充其量就是个好感,还被扼杀在摇篮里了。再者说就算我有这个贼心,被你这么搅和到尽人皆知的话,还怎么进展哪我?” “啰唆!你的事我才不管呢,谁¬愿意拿你开玩笑似的。”周小天使劲剜了我一眼,“不就是怕偷鸡不成蚀把米么?” 我一听就恼了,想反驳却忽觉词穷。其实仔细一琢磨,还真是这个理儿。还真是怕姻缘不到头兄弟也不好做了。 点了餐回到座位,周小天手脚还挺麻利地把餐分好摆每人面前。我看付裕一脸苦笑,凑上去打哈哈:“怎么着?忆苦思甜呢?” “哪啊,做思想工作呢。”付裕朝大器一努嘴,“严正警告我不能打陈吉吉的主意,你听听!我至于那么无耻么我?” 怎么感觉像是指桑骂槐呢? 大器咬着吸管喝了口橙Ö¬,瞟我:“老付说了,他不能。不会像你似的。你俩是不是串通了?口风还真一致。” 和付裕相视坏笑。这哥们儿之间,不拿来互相诋毁,还能拿来干什么呢? 周小天坐到我旁边,问对面的大器:“哎,陈胖子,怎么没见吉吉?” 大器刚拿着勺子㧟口饭塞进嘴,闻言惊了一下,喷着饭反问:“你认识吉吉?” 余下三人一愣,继而全部爆笑——这胖子还真把昨晚忘得那叫一个干净,任何事都联想不起来了。 抛开壮举,就着快餐展开耐心细致的启发与引导后,终于让大器基本上补回了昨晚那段峥嵘岁月。失忆的胖子听完我们仨七嘴八舌的叙述后,吸了一大口橙Ö¬,打了个嗝,缓缓点头做恍然大悟状:“哦……¬这么这么就to me了。” 我和付裕默契露笑,敢情这死胖子在国外也能看到国产贺岁片。 “哎,赖宝,给吉吉打个电话,”周小天推了我一把,目光狡黠,“大礼拜六的一起出来玩啊,反正晚上有饭局也是一起。” 我恶狠狠回敬了这丫头一眼,低头吃饭,等大器反应——我何尝不想把陈吉吉叫出来一起啊,抛开那颗悸动的心不提,起码看到活人我才踏实,我得知道她到底消没消昨晚的气啊。 大器倒是一点没多想,点着头掏出手机开始按号码,边按边嘟囔:“我怎么总觉得忘了个什么事呢我,我是不是答应吉吉什么了?” “不知道。没听说。不清楚。”大伙全摇头。 大器耳朵听着手机,表情还在琢磨,忽然抬了眼睛看我:“哎宝,晚上的饭局,你把你那个王什么姨也带来呗,跟我吹得天花乱坠的,也让我看看活的。” 付裕一愣,看我,我急忙冲他挤眉弄眼。 “谁¬?”周小天诧异。 “怎么不接电话?”大器还拿着手机贴耳朵,自言自语一句后转而答疑,“宝的女朋友,据说漂亮得一塌糊涂的,在瞎子眼里都是西施。” 周小天当即转头眯眼夹我:“呵呵,原¬来你有女朋友?” 我的脑袋瞬间胖了一圈,靠!把她给忽略了!这回麻烦了,周小天肯定认为我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我这形象啊!急忙赔笑脸挽回声誉:“逗呗,其实也不算女朋友……¬” 大器那边正拿着手机重新拨号呢,一听这话抬头了:“什么玩意儿?不算你女朋友?” 我脑袋又胖了……¬这王欥欥是我抬出来应付大器的草木皆兵的,照片都给他看了,这话我怎么往回咽?只得继续周旋。“算!怎么不算。不信你问老付啊。”应对着急忙转移话题,“哎陈吉吉电话打通没啊?” 大器摇头,继续把手机贴耳朵。 再扭头心虚地看周小天,这丫头已经¬是一脸鄙夷了:“呵呵,行啊你,还想山外青山恋外恋呢你?” 这丫头还算懂事,给我留着面子没挑明,但我这汗已经¬下来了,急忙探身凑近压低声音:“那不是说给大器听的打消他顾虑的嘛!我和那个王欥欥……¬感情早破裂了。” 我实在没法跟她解释王欥欥一直不知道她是我女朋友的事啊我!丢人啊! 周小天这次没给我面子,估计心里已经¬鄙视死我了,往后一靠躲开我,一下提高音量:“感情破裂了还算女朋友?谈恋爱还带名存实亡的?” 大器拿着手机听着,看见周小天的反应后冲这边坏笑着挤眼睛:“哎?哎哎?小周老师,你很在意宝有没有主儿这事哦!” ……¬得,这厮的想法拐那去了。 我快抓狂了,一指大器:“你给我闭了!”扭头奔周小天:“周老师这事巨复杂啊!你不能对我这么武断啊。”说着话在桌子底下伸脚踢付裕求支援,付裕在旁边一直低头吃饭装置身事外,这会儿一下乐喷出来,但仍不抬头。 陈大器继续唯恐天下不乱:“没事好啊,宝,你就把那个王欥欥的照片给周老师看看呗,有什么呀?我都想再看看。” 周小天一听,转身冲我一伸手。 我陷入绝境了。照片就在钱包里,这个大器知道,我撒不了谎,不拿就是做贼心虚,拿了后果不堪设想。 狠踢付裕两脚,这个禽兽依旧岿然不动。我彻底没招了,慢慢地掏出钱包,颤抖着把王欥欥照片一点点抽离出来。还没抽完,周小天那边一把就拽了过去,放在眼前打量:“呵呵,蛮漂亮么,还挺妖的。” “是吧!是吧!”大器添油加醋,“我都怀疑是假的!” 我快哭了。我现在要是不承认这是我女朋友,大器肯定会怀疑我当初的动机,要是这么默认,这周小天和陈吉吉早晚肯定能碰上,到时候这丫头当着陈吉吉面给我毒舌几句,我就彻底万劫不复了。 周小天拿着照片,眼睛却看向我,那目光都开刃了。 我实在想不出辄回她什么话,只得在桌底下狠命踢了付裕一脚,嘴上敲他一句:“你他妈还没吃完啊?” 付裕明显感觉到我语气中的杀气,这会儿终于抬了头,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周小天手里的照片,直截了当替我解围:“王欥欥的照片吧?她好像不是赖宝女朋友哎。” 周小天撇嘴蔑笑:“哦?付叔,那你告诉我,什么样的男人会把不是自己女朋友的女孩的照片放钱包里随身带着?” 付裕一愣,立马看向我。我疯狂调动着五官继续向他求助。要说付哥真是英明果敢,当即猛一下站起身,甩下一句“我去洗手间”,飞快离去……¬ 周小天也不说话了,看着我意味深长地似笑非笑。我都抓耳挠腮了,很有冲动解释,但现在这局面,就算我真的原¬原¬本本地解释,还招人信么? 陈大器坐对面笑得跟春晚开场似的,塑料勺子敲着餐盘:“哈哈哈,您俩这是演的哪一出啊?你们是不是早就认识啊?你看我一提王什么姨,把周小天给醋的哟,我是不是昨晚喝醉还错过什么了啊?” 周小天眉宇间不悦了一下,旋即释然,满眼幸灾乐祸地瞟向陈大器:“哼哼,陈胖子,你昨晚错过的可多了。” 大器眼睛一亮,刚要追问,手机响了,按键接听:“喂,怎么不接电话呢你!哦,那洗完了?赶紧把头发吹干出门,我在你付哥公司呢……¬” 对面打着电话,这边周小天扭头看着我,还是那个鄙视神态:“哎,等会儿吉吉来了,你是不是希望我守口如瓶啊?” 看她那眼神,我忽然冒出一股邪火来,没女朋友非得憋出一个!搞得现在左右不是人了,我冤不冤哪!拍额头做痛苦状:“小天儿啊,这事现在我连解释都没法解释。我只求你一件事,你能不能别太武断地定义我在你心里的形象?” 周小天凉笑:“哈,你觉得你在我心里还有形象?” 大器打完电话时,我正和周小天处于无话可谈的尴尬境地,无奈起身去洗手间。路遇正往回折的付裕,气得我上去一把掐住他七寸,质问他为什么见死不救。 付裕一脸委屈说他又不知道原¬委,不知道我怎么跟大器说的,万一接话接穿帮了怎么办?我继续质问不帮也不能一直在旁边笑场啊! “哈哈,大器不知道内幕,我可知道周小天在气什么呢,她是不是拿你当陈世美了?” 我一愣:“你知道?” 老付笑得眼睛都没了:“靠,当然。这小丫头挺八卦的,在公司就跟我聊半天你跟陈吉吉的事了,说她昨晚观察出来你俩不正常,向我打听你和她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儿。” “你怎么说?” “我说屁啊,我哪知道你俩有没有事啊。” 说着话,和付裕一起又返回了餐桌旁,坐下才想起没去洗手间。而周小天已经¬坐到大器旁边去了,留下对面俩空座给我和付裕——很明显,不爱挨着我了。 大器拿手机敲桌子:“哎哎,我给我妹打电话了,晚上一起吃饭。那个骨头不会介意吧?” 我和付裕同时摆手摇头。 “对了,那咱下午去哪啊?不能吃完中午的就一直坐着等晚上那顿吧?”大器目光灼灼,“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没啊?” “大下午的玩谁¬啊?”付裕伸个懒腰,“要不上我那儿去吧,正好你也去认认门。” 几个人起身整理着装往快餐店外面走,到了停车场大器边扯我和付裕:“哎哎,你们谁¬去接一下我妹吧,总不能让他自个打车来吧?” 几个人面面相觑,最后定格我这儿了。毫无疑问哪,这么几个人,老付得领人带路,肯定是我去接。 付裕把车钥匙甩给我:“我们仨打车,你开我车去接吉吉吧。” 大器掏手机调通讯录:“你记一下我妹电话,我都不知道她住哪儿,别找不到。” 我边开车门边摆手:“不用,我有她号码。” 大器点点头,和另外俩人一起后退目送我倒车,我刚倒出一段距离,一打轮的工夫,大器像野狗一样扑上来俩手按住车窗:“哎!不对啊!你怎么有我妹电话的?” 我一惊,迅速悔恨刚才的大意应答,继而沉着冷静,扭着方向盘答非所问:“昨天你不是刚回国么,吉吉接你飞机我和老付也去了,路上那个堵车啊后来我还看见一个煎饼摊……¬得!我先走了!接到吉吉给你们打电话!”说罢一脚油门飞驰而出。 车开出一段路,我给陈吉吉打电话询问地址,响了半天居然没人接。挂了电话正犹豫路在何方呢,手机短信提示,陈吉吉的:干吗打电话? 这不有病么!不接电话回短信问我。 回:你哥派我来接你,给我你家地址。 不一会儿短信回过来,这丫头住北苑那边。希望不堵车吧!一挥马鞭:驾! 路程顺利,地址也不算难找,陈吉吉就住北苑城铁附近,短信确定了见面的坐标与经¬纬度,行驶到指定地点停车点烟等候。 约莫七八分钟,倩影由远及近。米黄直筒裤,高领薄毛衫,黑色薄毛短外套,边走边四处张望。我按了一下喇叭,倩影一定,继而快步走来。 我很聪明地探身打开副驾驶车门,陈吉吉也就拉¬门坐了进来,冲我眯眼一笑。我顿时心如黄河之水,却面似泰山磐石。 车上路,我扭头问:“什么意思啊你,不接我电话还非得短信?怎么?男朋友们都在家不方便啊?” 陈吉吉抬手作势要打我,犹豫一下又放下:“什么啊,我就是一看号码下意识按的拒接,以前你不也打过么,我那时候哪敢接你电话啊。” “现在也不敢?”我故作潇洒地侧头。 “也不是,觉得别扭吧,还是没完全把你和短信的赖宝联系起来。就是吧,觉得发短信亲切,像你。”陈吉吉笑眯眯的,歪着脑袋目视前方,根本没看我……¬白潇洒了。 “那我上午发短信你也没回啊?”我有目的地找碴儿。 “我睡觉呢啊,”陈吉吉白我一眼,“昨晚被骂那么惨能睡着么?还不是白天回了家补了一觉。” 这倒又让我愧疚之心油然而生,沉默了片刻,低声问:“还……¬没生气了吧?” 我是在话问出口瞬间做了深思熟虑的。我本来想问“还生气么”,但这样的疑问句,答案明显是开放式的,所以迅速改变策略用了反问句,并且把答案也包含在问句中,如同奥运会上记者问冠军“得了金牌很高兴吧”一样。 没想到陈吉吉没答话,只是笑了一下,而且笑得很勉强。 我心一沉:“还生气呢啊?” “也不是,就是委屈吧。”说着话,她忽然来情绪了,在座位上朝我这边侧了身,“你看啊,要是她是你女朋友,误会我了,那还行,或者她喜欢你,我和你有问题,她骂我也可以,但她既不是你女朋友,我也不是你什么人,她凭什么骂我啊?” 我,心潮滂湃起来了。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笑呵呵地尽量轻松,话里有话地回她:“这还不简单,你就当你和我有什么,不就不委屈了。” 陈吉吉一愣,接着飞快地把身子转正了回去,头扭向她那边窗外,顶了我一句:“切,还美死你了呢!” 我看不见她表情,但我猜测她是在笑着的,或者说,我希望。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我如醍醐灌顶般觉醒了一下!IQ和EQ同时升级,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掏出钱包拍给陈吉吉:“哎,•¬,里面有张照片。” “什么照片?”陈吉吉诧异接过,伸手一格格•¬起来,边•¬边点评,“在哪啊……¬什么卡啊你这都是……¬诚信证件公司,满足您各类办证需求……¬作家Ь会会员陈小洋,代表作《小姨子的卧室是姐夫的禁区》……¬帝王洗浴中心,让您每一寸肌肤都享受……¬” “照片!我说照片!”我无限懊悔,早知道单把照片抽出来给她看了,“身份证后面呢!” 陈吉吉终于找到,抽出来看:“挺漂亮挺可爱的呢,谁¬啊这是?” “昨晚骂你那个。”我很冷静。 陈吉吉一愣,盯着照片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我说么,一副刁蛮相。” ……¬女人哪。 “她就是你女朋友?”陈吉吉情绪波动之大,已经¬有点冒火的意思了。 我急忙婉转道:“不是不是,我就是给你看看而已,我跟她根本没有那种关系,我们不合适。我就是让你看看骂你的人是谁¬。” 陈吉吉默默点头:“哦,就是她啊。这么漂亮你都觉得不合适?眼光够高的。” “不是漂亮不漂亮的事。是默契,是沟通,是要有共同语言,是……¬” “是人家根本没看上你吧?”陈吉吉看着照片突然抢话,说完自己哧哧笑起来。 我被她击中要害,半天无语。 “哎?和你没关系她干吗骂我啊?”陈吉吉终于反应过来了。 这话问得正中我下怀,我可以继续按刚想好的计划行事了:“我也奇怪啊,所以给你看照片么,就是想跟你解释来龙去脉。这女孩叫王欥欥,付裕他们都认识,就连周小天她们都以为这是我女朋友呢。” 陈吉吉撇过脸去:“你跟我解释得着么,我又不认识她。” 我看不到她表情,但心里踏实了一些,这叫先下手为强,等会儿就算周小天跟陈吉吉揭我的短也不怕了!天哪,我怎么能够这么机智呢? “这女的,就是你那几天熬夜跟我短信聊的那个吧?”陈吉吉把照片塞回钱包递还给我,突然问。 我头皮一麻,我和她聊过王欥欥?好像隐约有点印象……¬靠,那时候是把她当成一个我和现实生活毫不相干的倾诉对象,而且我完全不记得和她聊王欥欥聊到什么程度,是点到为止还是和盘托出。 拍着方向盘打哈哈:“哪个啊?估计又是我喝醉了跟你胡说八道来着吧?” 陈吉吉瞥向我,观察与思考了两秒钟,一扭头:“不想说算了呗,我又不感兴趣。” 抵达付家大宅,付裕对陈吉吉表示了热烈欢Ó¬,周小天则完全像与陈吉吉相熟多年的姐妹一般,反客为主拉¬着她满屋乱转。据说这男人之间产生友谊可能源自一个酒局,女人之间的友谊完全可能源自见面的第一眼,看来真不假。而在陈吉吉听到周小天喊大器陈胖子后,非但没气,反而笑得与其抱作一团,友谊迅速升温。 就我不高兴,我得承认我对陈吉吉怀揣向往,心怀鬼胎,所以自然希望我在陈吉吉眼中身世清白,形象阳光。可是,跟这些狐朋狗友混迹这么久了,毫无疑问有太多糗事与把柄互相握着,谁¬多嘴往陈吉吉那捅出一两段,我这形象就打一回八折,长此以往,不堪设想。 而现在,就连刚认识的周小天对我来说都是个威胁,我小心翼翼察言观色,每一次周小天拉¬着陈吉吉的手窃窃私语再相视而笑,都会引起我一阵猜疑和紧绷。好在,直到一行人从付裕家赶往晚上骨头的答谢宴时,陈吉吉也没有什么异样的表示,或者在跟周小天耳语后向我投来什么奇怪眼神。 我觉得吧,要么是周小天仗义没加害于我,要么是陈吉吉获知了什么后表面不动声色,要么……¬还有第三种可能,就是告密者该说的都说了,但根本是我自己在这庸人自扰,人家就没拿我当回事? 这个世界上,最折磨人的事情莫过于猜测女孩的心思,尤其是在你对她充满好感的情况下。 骨头的答谢宴就在大望路一家湘菜馆,店主又是袁老二的朋友,依照二哥自己的说法,这年头互相能求得着帮得上的,都算朋友,像他这样的朋友多得更是不分阶级不分门派,这也是我们羡慕且仰视二哥的地方——二十一世纪什么人最牛逼?朋友多! 包房里宾主落座,谭墩照例携温小花出场,骨头也带了艾媚来,算是人最全的一次。 这边我和老付乐呵呵地把诸位一一向大器重新介绍一番。大器掩饰着昨晚喝断章儿的尴尬,死命跟骨头、谭墩和袁老二握手,嘴上滴水不漏地打着马虎眼。 酒菜上得麻利,骨头兴致高涨,携艾媚举杯¬敞开了泛滥感激之情,站起身举着杯¬,开场白就能有五六分钟,有昨晚的酒打着底,在席诸位都豪迈不起来了,看着面前的白酒都跟看着一日丧命散似的。只有骨头拉¬着艾媚举着杯¬转着圈地感恩戴德,尤其把重点放在大器身上,直接把其昨晚的举动定义为舍生取义。旁边诸位闻言随声附和,周小天站起身,一脸严肃双手竖大拇指,随即绷不住大笑出来。这一笑,引爆全场,连陈吉吉都带着埋怨的眼神跟着捂嘴笑出来。 大器彻底被笑毛了,一双小眼睛贼贼地环视周围,目光从不解开始变成惶恐,直至终于扛不住了,举杯¬告饶:“诸位,诸位,这顿算我请了行么?只要你们告诉我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到底?” 话音一落,爆笑声升级。 上述期间,我一共看了陈吉吉五眼,其中有三眼她注意力在其他人身上,有一眼她的目光好像刚从我这移开,只有一眼是结结实实对视上了的。对视之后她冲我笑了一下,我还没来得及回笑,她已经¬把眼神移走。 接着骨头举着杯¬非拗着陈吉吉要敬一口,说要表达歉意。陈吉吉没那么多故作的端庄,也举了杯¬喝了一口,骨头不干,非要陈吉吉喝到一半,不然他觉得心里有愧。 “那你先说明白干吗要跟我道歉啊?”陈吉吉笑眯眯的,就不举杯¬。 骨头欲言又止,鬼使神差地看了我一眼,陈吉吉的目光也随之投向我,这一下,周围几双眼睛也都奔着我扫来了。谭墩更是见缝下蛆,抬手一下下指着我,嘴上装作恍然大悟,长长地“哦”了一声,付裕和周小天看我的眼神与笑容也旋即暧昧了起来。 我当即急赤白脸朝着骨头比画¬拳¬头:“你他妈没事看我干吗?阴我啊你?”嘴上这么叫嚣,看着陈吉吉被谭墩哄得有点不好意思,我心里却真的开始美滋滋的,一个声音呼唤着:让误解来得更猛烈些吧! 大器在一边看在眼中,挠在心里,抬手在我和骨头面前划拉¬着:“哎哎,哎!又怎么回事啊这是?” 要不怎么说是兄弟呢,付裕和谭墩一边一个架住陈大器,解我于水火逼供之中,谭墩举杯¬在他面前,一脸真诚的奸笑:“陈哥,我自打昨晚看见你就觉得咱俩有眼缘,放心我不跟他们同流合污,你心里有什么疑虑,尽管问!我肯定不掖着藏着,拣能说的全告诉你!” 趁着这空当儿,骨头扯了我一下,把我拉¬到离桌子两步,一脸愧疚:“宝爷,我还真就是对不起陈吉吉,这事你看怎么解释好?” 我越听越急了:“到底怎么了?你再吞吞吐吐的,我拆了你和艾媚!” “别别,那什么,昨晚王欥欥去了饭店了,听说给你打电话是陈吉吉接的,她把人家骂了,是吧?”骨头摸着我胸口让我顺气。 我打掉他的爪子。“是。这干你鸟事?”说着话我恍然,“我靠!是你通知的王欥欥?” 骨头玩命摆手道:“开玩笑!我怎么能够呢?就王欥欥那慈禧相,我们早烦透了,就是以前当你面不好说而已,还能主动招惹她?” “那你对不起陈吉吉个屁啊?” “那个,昨晚王欥欥找你,电话都打到我们手机上了,我们谁¬都没接,后来她就给艾媚打了电话……¬”话音未落骨头一把抓住我手,“宝哥!这事其实真不怪我家艾媚,她也不知道你和王欥欥分手的事啊!” 得,真相大白,我说王欥欥昨晚怎么那么神通能找到我们的谈判场地呢,原¬来在艾媚那百密一疏了。 安抚骨头,不知者不怪,赦艾媚无罪。拉¬其回桌。 酒桌上,很明显众人已经¬帮助大器找回了昨晚壮烈的回忆,大器正摸着起包的脑袋一脸悔恨,我坐下时正听他在嘟囔:“这见义勇为还真是个高危职业。” 偷偷掏了手机在桌下偷偷发短信:昨晚那个出言不逊的电话,罪魁祸首是骨头。 为了不使动作过大让周围看出端倪,发了短信后手机就放在腿上,眼睛盯着桌对面。看着陈吉吉听见短信提示音后飞快看了我一眼,掏手机看屏幕……¬ 半天没等到回信,桌上却已经¬热火朝天了,骨头和老二纷纷再续前缘地敬酒,称赞大器的豪迈之举。袁老二仰头一饮而尽,迅速倒满后再次举起,往大器杯¬子上一磕:“大器,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什么君子之交都是什么蛋……¬” 周围几张嘴已经¬笑出来,付裕一旁忍笑帮腔:“二哥,君子之交淡¬如水。” “对!淡¬水淡¬水。”袁老二点头,“咱且不论你是赖宝和老付的发小,就你昨晚,挺爷们儿的。我就喜欢和爷们儿处哥们儿。来干一个!”说完又磕了大器杯¬子一下,仰脖把半杯¬白酒倒进嘴。 大器更激动了,举杯¬就干。骨头也仰头喝了,付裕、谭墩和我也纷纷起身举杯¬作陪,几个女子也跟着拿杯¬子点到即止,气氛一时激昂起来。 要不说人做事不能三心二意,随着大家都站起身喝酒时,我那发完短信放在腿上的手机“啪”一声掉在地上,都在喝酒没人说话的这一刹那,声音尤为明显,顿时吸引了众多眼球看过来。 我讪笑着,弯腰捡起手机。本以为这么点小插曲没人在意,谁¬知道天杀的周小天这时候含沙射影地多嘴道:“切,联系个人也偷偷摸摸的。” 付裕谭墩等人迅速看我,目光含坏。我急了,抬手假装朝周小天砸手机:“谁¬联系人了?我这么光明磊落的人怎么一到你嘴里就这么不堪呢?” 周小天梗着脖子叫板:“没发短信你把手机藏桌子底下干吗?” 我脑子瞬间空白,理屈词穷。 关键时刻还是靠兄弟,谭墩在一边无比机警地替我解围:“哦!我知道了,你丫拿手机在桌底下偷拍呢吧?” 众人彻底哄笑。 我无限尴尬中有点怒¬从心头起,都是为了发个短信被害的!偷瞄了一眼陈吉吉,她比谁¬笑得都开心,发现我看她后抬手,从桌沿偷偷露出半个手机冲我飞快地晃了两下,好像在无比得意能把我推进不仁不义的陷阱。 白眉鹰王之女殷素素曰:越漂亮的女人越恶毒。 我信了。
 
上篇:7.伪装者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1126)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