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敌友难分
敌友难分 文 / 之后如何 更新时间:2011-5-13 13:51:32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就问吴宏说:“那这是不是说明这个罗耀宗有问题?会不会是敌特分子?” 吴宏凝视着我手里的弹壳说:“确认这个弹壳是9号的东西时,我的第一感觉也是这样。不过后来我看到这弹壳摆放的位置,就觉得罗耀宗应该没什么问题。” 我想到刚才堂屋中弹壳排放在橱柜的中央,旁边没有其他摆饰,看上去比较突出,要不是昨天晚上灯光昏暗,我们应该一眼就发现它的。 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吴宏细细地说:“很简单。如果你对9号不利,或者说已经将他……杀害,那你会怎么对待他身上的东西?” 我随口说:“藏起来呗!”话音刚落我就明白了吴宏的意思,“你是说这东西摆的地方太显眼了?” “对,”吴宏点头表示赞同,“如果罗耀宗无意中被我们发现这弹头,这事还说得通,但是这样明目张胆地摆在橱柜上,即便对方并不知道我们认识这弹壳,作为一个情报人员也过于大意了。这不像是敌人的做法。” 我想了想,反驳吴宏说:“会不会是罗耀宗用这招来试探我们呢?” 吴宏听完这话,眼里露出赞许的神色,他大手轻轻拍拍我,小声说:“你考虑问题能到这个程度,很不容易。果然是孙林涛同志的侄子!” 不过他马上就说:“这种可能不是没有,但太冒险了。这相当于暴露了认识孙林涛同志的事实,以此来获取我们的信任,稍有不慎就可能让事情的发展走向反面。所以说这是一着险棋,而且非常难以把控。还有一点我们没有弄清楚,昨晚天黑,我们并没有注意到这弹壳。这弹壳到底是昨晚就在橱柜上,还是罗耀宗回房之后重新摆在橱柜之上的?如果是后者,罗耀宗必然就是敌人,而且是个老谋深算、奸猾无比的对手!” 我听了有些着急,似乎重新回到了云雾之中,面前的事情都变得纷杂不清起来,迷茫中问吴宏:“那我们怎么知道他是好是坏呢?” 吴宏笑了笑,暗暗摆手示意我不要紧张,努嘴指指对方房门说:“这就要看他对这弹头有什么说法了。” 说话间,我们听见堂屋中有人走动,一下紧张起来,吴宏轻轻拉开一条门缝,朝外看了一眼,冲我使个眼色,便走了出去。 我知道是罗耀宗出来了,便紧跟一步走了上去。 罗耀宗站在堂屋中,正把一盆水端到屋外倒掉,吴宏走上前去,关切地问他:“老人家昨晚睡得可好?没受我们打扰吧?” 罗耀宗咧嘴笑了笑,出门洗了洗手道:“看你说的,客气了。她虽然睡得少,但近几天睡得还可以,现在已经洗好躺下了。”然后他想起了什么一样站起来,“对了,俺得送你们去路口了,别耽误了行程,还是早些赶回去的好。不然你队里的人该着急了,你等等,我把衣服换换就上路。” 吴宏笑了笑,道个谢,没有说什么。 等罗耀宗把衣服换好了,整装待发的时候,吴宏突然回身指指橱柜上的弹壳,对罗耀宗说:“我这小侄子早上看到这弹壳感到好奇,我们外地人也不懂这个,多嘴问一句,偌大一个柜橱怎么在这里摆个弹壳,难道有什么风水上的讲说吗?” 没想到罗耀宗听见吴宏这话脸色一下阴沉下来,他动作慢了一些,眼皮低垂着轻轻说:“也算是有讲说吧。” 吴宏紧跟着就说:“哦,难怪。大兄弟看不出来你还当过兵呢。” 罗耀宗听到这里肩头抖了一下,吴宏似乎提到了什么让他震惊的事,他抬起头,露出一个奇怪的眼神说:“这弹壳不是我的,是别人给的。” 我一听就着急了,快步上前问了一句:“谁给的?” 罗耀宗似乎被我吓了一跳,他惊恐地看看我,又看看吴宏,没有说话。 吴宏脸上露出一点笑意,他面带责怪地冲我皱皱眉,然后对罗耀宗说:“他从小跟我一起上山打猎,对枪啊弹啊什么的很感兴趣,小孩子没礼貌,你别介意。” 罗耀宗看了看我,脸上放松了些,他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这弹壳是一个青年人给我的,我到现在也不很清楚他是什么人,在做些什么事,但俺知道他是个好人,而且不是一般人。” 罗耀宗的话似乎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我几乎可以认定他说的就是小叔,不过碍于刚才的鲁莽,我没敢说话,只看了看吴宏。 吴宏脸色没有变化,眼睛看着院里问:“这人后来哪里去了?” 罗耀宗明显抖了一下,然后有些胆怯地把目光投向远方,脸上露出愧疚的神色,低沉地说:“去困龙湖了。”然后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他走了以后,俺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吴宏听到这里,把目光转向罗耀宗,当即问道:“那人多大年纪,什么长相?” 罗耀宗奇怪地看看吴宏,似乎不明白为什么他问得这么详细,他迟疑了一下,说:“三十几岁,很精干的样子,不胖,但很结实,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他那双眼睛十分有神。”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看了看我,脱口道,“要说模样,和这位小兄弟还有点像哩!” 我一听眼泪差点流出来,必定是我小叔无疑了! 吴宏显然也很激动,我在旁边能够看到他眼角的肌肉在轻微地颤抖,他回头指指橱柜上的弹壳说:“他怎么会将这弹壳给你的?你刚才说有说法,什么说法?” 罗耀宗说:“俺也不知道对不对,但感觉他不会骗俺的。要说这困龙湖闹鬼的事,我和他闲聊时也说起过,不过没有这么详细,当时我老娘正犯病,我还在伺候她,哪像昨天我们那么清闲。他只知道了个大概,便不在我这里停留了,怎么说也不听,非要去湖边看看……”吴宏听到这里突然打断了他,问了一句,“这是多久以前的事?” 罗耀宗听到吴宏这句话,突然停住了话头,冒出一句:“你们这么关心他干什么?不是着急要赶路去吗?” 吴宏一点废话都没有,直接就告诉罗耀宗:“老罗,实话告诉你,我们不是迷路了,你刚才说的那人可能是这孩子的亲戚,我们来也是为了找寻他的。” 罗耀宗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他吃惊地看了看我。我的吃惊不亚于他,没想到吴宏这么直接,把我们来的目的和盘托出了,我同样吃惊地看看吴宏,后者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罗耀宗,显然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罗耀宗虽然很惊讶,但并没有慌神,他顿了顿,眼神从我身上收回来,对吴宏说:“两三个月前吧,记不清楚了。” 吴宏一刻都没有停留,马上问:“那他留这弹壳给你干什么?” 罗耀宗眉头皱了起来,说:“当时他都已经走了,谁料刚出门又回来了,把这弹壳留下来,说能辟邪,非要俺摆在堂屋中。还告诉我只要摆上就不会有鬼怪敢来了。俺一个农民,懂个啥,他一看就是文化人,当然听他的话。不管怎样毕竟这儿有鬼啊,宁可试一试也比成天提心吊胆强!于是我第二天就把弹壳摆在这橱柜上了。” 吴宏听到这里脸色变了,他罕见地一把拉住我的手,当着罗耀宗的面就拖到一边,低头对我说:“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去湖边,你不要惊慌,我来告诉他事情的经过,让罗耀宗领我们过去。” 我被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问:“怎么……怎么了?” 吴宏语速很快地说:“孙林涛同志可能凶多吉少!” 我不明就里,听见吴宏这句话只是感到心惊胆战,不知道他是怎么判断出小叔处境凶险的。吴宏跟我说完,转身来到罗耀宗身旁,对他轻声地说着什么,神色变化得很快,时而一脸疑问,时而气色凝重。罗耀宗的脸渐渐白了,开始还在倾听,后来不知聊到什么,急切地争辩着,还指指里屋的方向,看来吴宏说到了重点。因为离得比较远,我并不能听清吴宏说话的内容,无从知道他是否连自己的身份也告诉对方了。 等我走到他们二人跟前时,罗耀宗正摆出一副十分为难的神色,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我近前听见吴宏对他说:“你考虑一下吧。我们今天一定要赶到湖边去,这孩子的小叔现在处境非常危险,是生是死尚不知道。安全方面,我们千辛万苦过来定然也做了万全的准备,但也没有十分的把握。现在去下午就能回来,不过去还是不去请你自己做决定,我们在那边等待你的答复,拜托了,老罗!” 我一听便扭转头走到一侧,吴宏紧跟过来,从我身边走过时拐弯进了里屋,再出来的时候手中拿着那柄枪。我便知道他至少已经告诉罗耀宗自己是部队上的人,现在已无须掩饰了。 等他走到我身边,我急切地问他:“刚才你跟他说什么了?他为什么不带我们去湖边?” 吴宏眼神向罗耀宗扫去,嘴里说:“我跟他说我是孙林涛部队上的战友,负责过来寻找他的,你是他真正的侄子,跟车一起赶来。他害怕鬼,不敢踏入湖边半步。除了生性胆怯之外,还是顾念母亲,担心一去不返母亲没人照顾。他是个孝子,这个倒也情有可原。” 我略一思忖,抬头问他:“现在你认为罗耀宗不是坏人了?” 吴宏点头承认,看我脸上还有疑问,就安慰我说:“一句两句也说不明白。总之刚才那番话足以说明他没有问题,他的确是个老实巴交的村民。” 我并不关心原因,只要这罗耀宗没有问题,我就放心了。毕竟寻找小叔要紧,其他的还可以从长计议。便稍稍点了下头,表示知道了。 吴宏快步来到还在低头踌躇的罗耀宗身前,小心地问:“怎么样,决定了吗?去不去?” 罗耀宗抬起头看着我们,眼神中充满了愧疚,和刚才我看到的一模一样,我突然明白了,几月前小叔也曾这样询问过他,看来当时他没有答应。 他支吾着说:“我娘年纪大了……你看家里就我一个人……那里又有鬼……” 吴宏点了点头,神色却比刚才舒畅了些,脸上还露出了笑容。他轻轻拍拍罗耀宗的肩膀,柔声说:“不要紧,我们明白。你安心在家照顾老人吧,能给我们提供这么多线索已经很感激了,我们顺着你刚才告诉我的线路也能过去。昨晚打扰了!”说完他拱了拱手,回头对我挥挥手说,“小孙,收拾一下,我们走!” 我们并没有什么东西,在罗耀宗家带了些水和干粮后就启程了,罗耀宗站在院子里呆呆地看着我们忙碌,眼神复杂。等我们来到外面泥泞的小路上时,他也跟了出来,欲言又止地看着我们。 吴宏冲他挥挥手,语气轻松地说:“回去吧,我们不要紧的,你放心,晚上来你家里吃饭,呵呵!” 我知道他这是安慰罗耀宗,这一去凶险莫测,我小叔想必也是情报工作的好手,却也碰上这吉凶未卜之事,我们虽然两人同往,却难保能全身而退。看吴宏脸色没有丝毫异变,仿佛不是去往一个死地,倒像是游玩一般,我心里泛起一股难以言表的滋味。 罗耀宗摆摆手,脸色尴尬,嘴唇张了张,终究还是没有吐出半个字。 等我们走到拐角的地方,我回头朝罗耀宗家门看了一眼,他已经回院子里去了,想想这个孝子这些年遭受的坎坷,我并不怪他没有陪我们同往。虽然小路蜿蜒、山高路陡,但我相信有吴宏在身边,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勇气陡然间涌了上来,疾步迈上前去。 没想到他步子虽然看着迈得并不大,却走得十分快,我十足追了半天,才勉强跟得上。看来吴宏心中当真非常在乎小叔的安危,刚才罗耀宗面前露出的轻松样子踪迹全无,取而代之的是紧张焦虑的神情。我看到这个也跟着焦虑起来,不知小叔到底碰上了什么样的危险,受伤了没有,还是已经不在人世了…… 就在这一瞬间,一个问号浮现在我脑海中:吴宏是从何判断小叔身处险境的?罗耀宗可是只字未提,仅凭一个弹壳就能断定吗? 想到这里,我气喘吁吁地问吴宏:“你怎么看到弹壳就知道小叔情况不妙?罗耀宗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啊。” 吴宏脚步慢了些,头也没回地说:“弹壳本身并不能表示什么,但是孙林涛留下弹壳的方式却说明了这点。” 我问:“什么方式?” 吴宏继续说:“你记得当时我问罗耀宗这弹壳怎么来的吗?罗耀宗说是你小叔给他的,从这句话基本可以判断罗耀宗是没有问题的,如果他对孙林涛不利,完全可以说是捡到的,甚至孙林涛无意中掉在他家中的。”他停住脚步歇了下,嘴里却没闲着,“但是如果他真的那样说,我基本就可以认定罗耀宗在说谎!” 我驻足问他:“这是为什么?” 吴宏看着我说:“你忘记我告诉你了,这弹壳对孙林涛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他绝不会将这东西落在罗耀宗家!但罗耀宗不知道这弹壳的来历,当然也不了解它在孙林涛心目中的地位,如果撒谎说是捡到的,实际上已经露出了破绽。但他没有。他很直接地告诉我们,这弹壳是孙林涛同志送给他的,注意这里他提到,孙林涛当时已经走出门去,又折返回来将弹壳交给罗耀宗,并特意嘱咐罗耀宗一定要放在堂屋之中。小孙,你说这是为什么?”
 
上篇:弹壳秘符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859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