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5
5 文 / 麻耶雄嵩 更新时间:2011-5-17 15:34:55
 
“听说西村的千本家来了一个外人。” 橘花在松之丘上睡午觉,阿啄跑过来得意地告诉他。阿啄在同伴之间是消息最灵通的。大家都在背后偷偷称他为“长耳”。事实上他的耳朵形状像红豆饼一样又圆又厚——如果耳朵长得像兔子那样长,一定可以听到更多传言吧?他的皮肤很黑,所以也有人嘲笑他是“黑兔子”。 “那个外人两天前被乌鸦攻击。” “他没事吗?” 听到乌鸦,橘花便想起朝萩。三个月前,朝萩的堂弟被乌鸦咬死了。当时那孩子的双亲正好出门送茶叶到藤之宫家。小孩子才五岁,不知道乌鸦的可怕,结果独自跑到屋外。 母亲平时就严格叮咛橘花,乌鸦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袭,所以一定要在傍晚之前回到家里。自那场事件之后,有一阵子全村的人都对乌鸦特别敏感。橘花当然也都提早回家。 那个孩子的母亲后来发疯了,常常在河岸一带晃来晃去。每次看到她的身影,就会让橘花想起乌鸦的可怕。 “他好像受了点伤,不过不是很严重。昨天他还到巳贺家拜访。” 有些家庭会让小孩知道一些大人之间的消息。不过即使如此,阿啄的情报量还是相当惊人。他本人也意识到这一点,常常主动四处收集各种话题。话说回来,听阿啄的小道消息虽然很有趣,却也会让人担心有一天关于自己的谣言会被他传播出去。所以橘花不会告诉阿啄任何秘密,其他小孩子想必也是如此。 “巳贺……为什么要到巳贺家?” “他是去见乙骨先生的。不过你也知道乙骨先生的性格,他马上就被乙骨先生赶出门了。” 阿啄用指尖拉起眼角,装成乙骨先生的样子。乙骨先生虽然不是坏人,但口气很严厉,感觉相当恐怖。橘花虽然很想和外地来的乙骨先生交谈,但也不太敢接近他。 “后来他还跑到大镜的宫殿。” “真的吗?” 阿啄用力地点头。 “他是外人,所以不知道那里不能随便跑进去。结果他又被禁卫大人赶出来了。” “这个人感觉挺蠢的。” 他大概觉得这个村子很新奇,到处乱逛,结果就像一只发情的公鸡一般四处碰壁,无论到哪里都引来众人议论。 “看来外人也有很多种。” 橘花只认识两个外人:一位是乙骨先生,一位是庚大人。阿啄应该也一样。他如果认识其他外人,一定会告诉橘花。但听阿啄的口吻,却好像他认识很多外人一样。这也很符合他的作风。 “阿啄,你见到那位外人了吗?”橘花问。 阿啄懊恼地摇摇头。 “听说辰人那家伙见到他了。那个外人刚好从他家门口经过。” “辰人见到他了?” “嗯,我是在那之后到他家玩的。如果我早一步抵达,就可以看到外人了。真可惜。” 他的口吻就像是不小心让自己养的山雀逃跑了一样,充满了懊悔的心情。对阿啄而言,这次错过的机会一定会成为他“人生的污点”之一。之前他曾说自己生平有六个污点,所以这应该是第七个了。 “还有啊,听说他身上穿着奇怪的绿色衣服,长相倒是没有看得很清楚。” “他穿着什么样的衣服?” “不太清楚,好像是用一种叫做‘扣子’的东西固定住前方的衣服。设计很复杂,穿起来一定很麻烦。而且,衣服的颜色也很奇怪。” 橘花无法想象,只觉得外人的品味还真是难懂。 不过那个人应该不是很可怕的人。 “我真想去看看他。”橘花喃喃自语。 阿啄问他:“你要去看外人?” “嗯,我想听他谈谈外面的事情。” 乙骨先生太凶了,没办法找他谈。橘花很怕乙骨先生那尖锐的眼神。 有一次橘花鼓起勇气问他话,但是他只是狠狠地回答:“外界是很无聊的地方,你不用知道。”在那之后,橘花就不敢去找他了。已经离开村子的庚大人是个温柔的人,但是他后来当上禁卫,就不能问他这些问题了。再怎么说,也不能向大镜的禁卫问起关于外界的事情吧。 阿啄鼓起黑色的脸颊,似乎对橘花总是提及这个话题感到不耐烦。 “你说这种话,又会被你妈妈骂哦。” 阿啄遇到任何事情都会一马当先想要凑热闹,唯独对外界的消息一点兴趣都没有,这点倒是很不可思议。他说过,他就是对外界没有兴趣。看他的样子似乎不是在说谎,而是真的没兴趣。 “而且,你知道千本家在哪儿吗?” 橘花摇摇头。他不太熟悉西村的地理环境。除非像菅平家那样的大人物,他才认得出来。 “阿啄,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爸一年前带我去过一次,不过那时候是傍晚,所以我也不太记得了。而且我也不打算大老远跑去看外人。” 橘花早已料到阿啄的回应会很冷淡。如果野长濑叔叔还在,一定会如橘花所愿,带他去看外人。叔叔是唯一肯认真倾听橘花梦想的挚友。他只能和叔叔谈论梦想…… 想到这里,他心中突然涌起对野长濑叔叔的思念,并感到有些哀伤。 “阿啄,杀死野长濑先生的凶手还没找到吗?” “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个话题?” 阿啄看他对这件事念念不忘,似乎感到相当无奈。事实上,橘花每隔十天就会提起一次,当然会让人感到不耐烦。不过橘花每次问阿啄,心中都期待着会有新的进展。 “没找到。” 每次的对话都几乎完全相同。 “他应该是自杀吧。虽然以自杀的情况来看,有些不寻常的地方,不过如果是凶杀案,大镜一定会惩罚凶手。” 杀人犯手上会出现黑绿色的斑纹。那是相当显眼又丑陋的斑纹,大家一眼就可以看出谁是凶手。这就是大镜的惩罚。 “可是这半年之间,都没有听说有人手上出现斑纹。所以他应该是自杀没错。” “也许是因为叔叔不相信大镜,大镜才没有惩罚凶手。” “不管杀死谁,都算是杀人犯吧?” 阿啄有些狐疑地看着橘花。这段对话不知重复了多少次。橘花每次谈到这里就接不下去了。凶手会受到大镜的处罚,出现斑纹——这是不会错的。 死去的爷爷常常说,他小时候曾经看过杀了人之后手上出现斑纹的人。 “一定有差别……” 橘花虽然嘴硬,但他其实也不太确信。阿啄有些不怀好意地说:“搞不好是庚大人杀的。他已经离开了,就算手上出现斑纹我们也不会知道。” “庚大人不会做那种事。” “既然不是自杀也不是他杀,那大概就真的是天罚了吧。”说到这里,阿啄发现自己说得太过分了,连忙安慰快要哭出来的橘花。“反正,我得到任何消息一定马上告诉你……不过看样子,大人应该也不打算寻找凶手了。毕竟除了你之外,大家都不喜欢他。很多大人看他死了,反而觉得很高兴。” 阿啄虽然口无遮拦,却也相当诚实。 “弟弟呢?”樱花问。母亲只回答:“他出去玩了”。她的语气虽然像是在抱怨,却没有特别生气的样子,大概只觉得无可奈何吧。 “她太宠弟弟了。”樱花心想。 “现在已经是傍晚了。” “再不回来,太阳就要下山了。” 母亲担心地说。樱花不是这个意思,母亲却不了解。她只会替弟弟感到担心。不,也许她只是故意装作不了解的样子。 “樱花,你是哥哥,要做个好榜样。” 母亲又说。她以前就一直这么说。他跟弟弟明明只差一岁。 如果没有弟弟,他是否能够像这个年纪的其他孩子一样,得到应有的宠爱?樱花心中突然产生了这个疑问。 但他用力摇摇头。 去想这种问题也没用。他现在如果愿意,其实也可以尽情偷懒。但这样一来母亲就会感到相当困扰,所以他才要努力工作。 也因此,他心中的不满才会无从宣泄。 樱花重重地坐在餐桌前。他闻到酱油又甜又辣的味道。今天的晚餐大概是筑前煮①吧。筑前煮是母亲最擅长的料理。 这时玄关有人喊“我回来了”。这是弟弟的声音。他显得有些疲惫,大概是玩累了吧。 “你回来啦?”母亲从厨房回应。 樱花忍不住想要教训弟弟:至少也得帮母亲做点家事吧?但即使说出口,弟弟也只会耍赖。他相当清楚。这种事以前就发生过好几次。 “哥哥,你回来了?”弟弟没有换下肮脏的裤子,一脸天真地问。 看到他这个样子,樱花更加生气。 “嗯。” “对了,哥哥,你知道吗,昨天村子里来了一个外人。那家伙听说有点奇怪。” 弟弟兴奋地说。这家伙一定完全不了解其他人的烦恼吧?或许他根本无心去了解。 如果没有这家伙,自己也不会有如此复杂的情绪了。 樱花突然这么想。
 
上篇:4 返回目录 下篇:6
点击人数(380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