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励志成功 > > 第四章
第四章 文 / 酬彬 更新时间:2011-6-9 10:48:49
 
第四章 花开两朵,各展一支。亲爱的读者,请允许我在这一章里把老孟家的情况先停一下介绍,暂时再到另一个村子里去,叙述另一户人家—— 在孟家庄直去西南约十多里的地方,有一个一百六、七十户人家的小村子,它的后面有一条从东往西流去的小河。两岸河堤上都栽着一些大小不一的白杨树,粗的树干约有四、五乍粗。而细的撑破了天也只有锨柄那么细,而且都焦枯了,稍儿没有枝叶,树枝儿和树干也已经干枯。风儿吹来,颤颤的摇晃着,活像个小老儿似的瑟瑟发抖,煞是可怜;河里有几汪不太深的小溪,里面正漂游着几只白鹅。它们像一群十足的绅士,直挺着长长的脖儿,在那儿静静的悠哉游哉的游弋着,而且还神经质的一刻也不放松的密切注视着四方的动静。这些形态各异的“绅士们”,偶尔引颈高歌,似乎是庸人自扰的向伙伴们发出多余的警惕的信号。但它们也时而漠视周围的环境,做着一些狎昵的亲热动作,互相表达着彼此之间的暧昧。时而用喙和脑袋触噱着对方的胸嗉,交颈嬉戏;那边的几只黎色的鸭子对这些鹅们暧昧的表演似乎不屑于一顾,它们这会正忙呢!这些小精灵们时而不顾羞怯,蹶着屁股将脑袋潜在水下,两只宽肥的大脚掌在不停的扒着水浪儿,伸出长长的脖颈在寻觅食物。有时它们用翅膀响亮的拍打着水花花,扯着大嗓门嘎嘎的呼唤着自己的伙伴。顾影自怜的梳理着那并不十分美丽的羽毛,而旁边有几只鸭子竟弯曲着长长的脖颈,将小小的脑袋弯折到背后,把喙深深的插到翅膀下,眯着两只滑稽的小眼睛懒洋洋的打起了瞌睡;而有几只却将它们的利喙伸到岸畔的腐草和淤泥之中,颈子像根振动棒似的不停的晃动着急切的觅食;再往西看,远处有几个妇女,身边放着一个小瓷盆,正蹲在几块石头上,各自用手濯着清凌凌的水花儿,揉搓着衣服。 举目眺望,从这村子东去约二三里地的光景即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在那零散错落的地块里到处散布着大小不一的花岗岩石块,地边上偶尔有几棵零落瑟索的橡树。除此之外,阡陌里还有几棵栽在红苫草丛中,被拾草的人们给折的少胳膊断腿,长得像刺猬似的洋槐树。另外,在村子的北面和西面也都呈现着高低不平的小丘岭。只有从这个村子一直往南约有一里多宽的地块是平展展的沃土。可能是村北小河堤上那些高低不一、粗细不均的白杨树,成了他们的骄傲,招致了人们对它的衷爱。也许因为这个村子的人们大部分姓杨,也许二者兼而有之。所以人们管这个不大的小村子叫杨家庄。 在杨家庄的最南端有一户人家,是这个村的唯一一家地主。不用问,完全可以从他家院子旁边堵在巷道里的这一座足有数平方米大的碾盘就能猜得出来。这家地主的大门向正南开着。两根门框早被地主用剁刀劈着当柴火烧了。上面的门楼也已经塌掉,那扇大门因为没有门框和上边的门头连着,已经掉了下来,放在一边,正倚靠在被雨水淋涮的没有半人高的院墙上;再看东边那两间锅屋已是屋笆露着天。且不说它上面的茅草已被风给刮光了,竟有好几处的屋笆也已烂没了。里面的灶堂上稳稳的支着一口六印大的铁锅,用高粱莛子串成的锅盖不知何时竟被从锅底下蹿出的火苗给燎煳了一大块,正孤独的立在锅台上。在那方用土制成的锅台旁边正端坐着一个用桐油油的铮亮的大风箱。与此相比,这个崭新的大风箱和这两间破锅屋,以及这个家庭的其他用具相比又显得极不协调,看来它是主人最近花大价钱刚买来的珍贵家俱。在院子的西南角,有一株虬枝刺天的大枣树,树干足有四、五乍粗细。树冠竟遮住了大半个院子,看来它至少有几十年的树龄了。肯定比它现在主人的年龄还要大;另外在堂屋的屋檐下,靠近东堂屋的门西旁约一米远的地方,还有一棵茁长成长的大石榴树。因为院子里有这两棵生长旺盛的树木,方才使得这户破败不堪的地主家庭装点的稍微有些生机;单是从它的外观上看,这座房子确实不赖。无愧于“地主家庭”这个“尊号”。首先它有三米多高的檐头,接近一丈多宽的屋底。而且虽说因为主人多少年来从未对它进行过修缮而使它破漏不堪,但我们完全可以从这屋宇至今依然显得巍峨浑宏的派势和它虽经几十年风雨的侵蚀和家庭兴衰演变而残留下的坚固迹象看,令人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这座房子尽管它历经沧桑,数易主人,仍不失其昔日的浑宏和豪华。只不过,就它现在的状况比之过去的华丽堂皇,实在大为逊色,今非昔比。再也没有了过去的风光,成了地地道道的昔日黄花。但它当年迷人的风韵至今依然存在。你看那一行行一列列至今仍然摆得整整齐齐的鸳鸯瓦和檐口上画的着狮子、老虎等图案,美丽阔绰的瓦挡,以及屋脊山头上被能工巧匠们镌刻着的阴阳太极图形,完全可以证明这个结论是准确的。另外,再看这宽敞大方的堂屋门楣,足有两米半高,一米半宽呢。虽说它如今已被自己的主人堵得又矮又窄,这只能说明现在的屋宇已绝对的今非昔比,过去的那般辉煌的光景,如今已经是真真切切的不复存在了。 听说这家地主当年光景最鼎盛的时候,有上百亩的土地呢,而且还喂着两三俱牲口。到秋天,光是使牛的把式就有两三位之多。据说老地主四六、七年在敌占区当还乡团时,有一天,其他还乡团在夜里偷偷潜到我解放区,将我一名革命女干部抓去准备活埋坑杀时,他曾利用自己的合法身份进行积极营救和掩护,才使这名革命女干部免遭杀害。从此在历次革命运动中,他都幸运的未受到当地人民政府的专政。他们家的这几间瓦房,当地政府对它也秋毫无犯,并且加以保护。他回家后,共产党施行“完璧归赵”政策。仍然让他们居住。没被大伙当做应得的劳动“果实”给分掉。全国解放后,老地主诚恳的接受当地政府对他思想的进一步改造,把他家所有的地契帐号文书全都通通拿出来,到大街上当着众人的面儿,一把火烧掉了。并把自己家中积攒多年的金银财宝和各种名贵的古玩字画、玉器首饰也都通通拿出来分给了穷人。另外,老地主还把那一百多亩土地和一座阔气的油房也都自觉的献给了政府。这一异乎寻常的慷慨之举,受到了当地政府的宽待和好评,说老地主识时务,能在这个风云变幻的非常时期主动投向共产党,不失为明智的选择,实属难能可贵。老地主只有对这几间凝聚了他半生心血的心爱之物——刚盖起来不久的瓦房衷爱有嘉,没舍得拆毁。请求说:“如果政府需要,就把它当成乡公所吧。如果把它毁了,实在太可惜了。”人民政府不忘旧情,即没把它当做“乡公所”的驻地,而是仍然让老地主居住。老地主很感激人民政府对他的宽大优惠政策。 有人说,老地主之所以思想开明,性格豁达,且能在纷纭复杂的时事中看透形势,作出十分明智的选择,全赖他读透了家中收藏的那本从未公之于世的康熙十五年出版的秘笈《推背图》。也有人说老地主思想素质好,仗义疏财,乐善好施, 这与他祖上世代供奉着香火有关。据说老杨家在当地虽属名门望族,生活殷实,但却人丁不旺。故而他们从祖上起就年年进香礼佛,月月祭祀求神,逢年过节更是大摆香火。终于在一年里感动了神灵,使那大慈大悲的观音大士经受不了这繁盛香火的敬奉,在一天夜里给老杨家送来了一名金童子——也就是这个老地主。据说这老地主并非凡胎,原能得道成仙的。不知他上世里做了一件啥样的错事儿,玉帝很是愤慨,龙颜大怒。最后才把他贬谪到凡间,让其今生今世遭此劫难,待其劫满后仍升天界为仙;所以他虽为地主,但却从不欺压穷苦人家,一辈子行侠仗义,乐善好施。其实他是在为自己上世里赌孽债哩;也有人说老杨家的祖坟葬得好,得风水,所以他家从祖上起对乡邻们就辈辈平和••••••总之,老地主活着享了一辈子的福。由于他的特殊经历,是个几乎被神话了的传奇人物。四七、八年“大复查”时,革命风暴席卷整个革命老区,如火如荼,到处打地主,减租减息分果实。有的甚至 将地主恶霸一家人,不分男女老少通通一古脑儿赶出去,扫地出门乱棍击死。但他家却诚惶诚恐的缩着脖儿过日子,没挨过穷人们戳过一指头。解放后不久,老地主就躺在这座富丽堂皇的大瓦屋里安然的“寿终正寐”谢世了。随之他的家道也破落了,落得一片狼藉。其实大家都明白:老杨家的家景儿,自从老地主把他家的财物主动献给政府的时候,他的家道就已经中落了。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穷哥们都说老地主一辈子心眼儿太直。什么都没留下,甚至连个“大板”“光洋”也没留下一分半文。好歹死时留下这几间空荡荡的瓦房和一个憨儿子——杨太昌。 说起来这杨太昌简直倒霉透了,他一点儿没享受到老子留给他的“福气”。老地主留给他的除了这几间瓦房外还有一个使他唯一可以继承的一顶真真切切的“地主”帽子。多少年来虽说党和政府从未对他实行过专政,但这个小地主始终在穷哥们面前心惊胆战,夹着尾巴过日子,活脱脱的一幅狼狈相。在家里,他更是个生性怕老婆的“懦夫”。平日里老婆说碟子他不敢说是碗,老婆叫他趴着,他不敢站着,是个地地道道的怕老婆的“坯子”。 杨太昌这人平日里性格直爽善良,柔顺懒惰,不好做事儿,家里外边,但凡事儿都依服着老婆,自己只图个心里清净自在。他娶的这个老婆禀性与他整整的翻了个个儿。 杨太昌娶进门的这个媳妇叫邓秀英,娘家离婆家有八、九里地的光景。她出身于也是所谓的“名门望族”“世代书香”之家庭。听说她的曾祖父是大清咸丰年间的一名贡生;外祖父也是前清光绪年间的一位鸿门秀才;她的父亲是清末宣统三年(一说民国初年)的痒生。邓秀英从小就受传统文化的熏陶,对那些《千家诗》、《三字经》、《千字文》和《四书》、《五经》之类的东西,都耳熟能详。有的章节甚至能滔滔不绝背诵下来。论学问,她比丈夫强一大截子。论心计城府,这女人更比丈夫强得没法子比。她曾暗里自比宋代的才女朱淑贞和李易安,说自己的人生遭际和她们二位不相上下,互为伯仲。只是自己的这部《断肠集》没有得一行诸于世,只有暗暗的埋在心底里而已。 也许是有一定的文化素质的作用,抑或是出身于书香之家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山川灵秀的独衷,邓秀英非但身段儿长得出条,约有一米七五的个儿,而且胸隆腰细臀肥。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很性感”。更使人迷恋的是她长了一头黑绸似的头发和一张粉嫩的脸蛋儿。尤其令人羡慕称道的是那两道尾儿有些上挑的柳叶眉和那双肿眼泡里面咕碌碌轮转的大眼睛,配衬着中间那道柔长而高耸的鼻子,更使人——尤其是小伙子们感到她有一种特殊的惹人咀嚼的韵味。另外,她的那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和着那不薄不厚,鲜润可人的嘴唇,令人觉得她是一位高雅的闺秀。美中不足的是,她说话的声音明显的不够柔软细嫩,而更多的有些沙哑和苍粗。但这点瑕疵,在这个女人身上,根本算不上缺点,凭着集诸多优点于一身的花枝儿一般的媳妇,杨太昌能不凡事依服着她吗?俗话说,自古红颜多薄命。尽管邓秀英长得这般俊秀。出身高贵,但她生不逢时,命运不济。让她一生下来就遇上了共产党——专门杀富济贫救穷人。可以说她比丈夫一样命苦,自她呱呱哭着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起,一直到现在,真是半天的好日子没有过过。她是在苦胆里包着长大的一粒黄莲树上结的苦籽儿。更是一朵娇弱的“苦菜花” ——根儿苦、叶儿苦,开出的花骨朵儿同样苦!先是“小乱”,接着来“鬼子”。继之来国名党,随之又来“八路”军,到处打狗放围墙,没消停又是“大复查”。穷鬼们对恶霸拉出去,不管三四,一顿棍棒齐下,将一个大活人给乱棍击死。把地主们抓起来都通通扫地出门。另外,穷人们还减租减息分“果实”,这时她才知道“惊心动魄”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从此,共产党就好像扎了根似的兴风作浪。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无论哪一个运动都似乎单单是冲着她来的。并且令她猝不及防,胆颤心惊;她娘家的地被八路给分了。房子也被分了。她的嫁妆和首饰也被穷人给分了“果实”。就连自己八岁上裹的脚也被政府硬逼着给放了。这不是他们狗咬老鼠多管闲事吗?为此,她怎么也想不开,曾藏在被窝里偷偷的哭了整整三天三夜,甚至要上吊当烈女。但终因老母亲的苦口劝说才罢了这个念头••••••所幸她在十九岁那年嫁到杨家庄来,配给了这个老实巴脚的杨太昌。一想起这件事,她就心里窝着一把忿忿不平的火,委屈的唏嘘叹着流清泪,懊恨着自己嫁了个这等不争气的窝囊肺。三脚踹不出个屁来。一天到晚除了干活,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问,凡事依着她。她呢,也图个恣在。来到这儿,一手撑天,一手托地。每日里,在家中八面威风,呼风唤雨,指挥若定。所幸的是老杨家虽然名为地主,却是出了名的积善人家。她自嫁倒老杨家后,倒是沾光不少。无论丈夫或庄邻从未将半点儿唾沫星儿溅到她身上。你看共产党自己的干部都被整天抓着游街“别烧鸡”揪斗。而她们家既没挨过批更没挨过斗。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些,倒也平安踏实。因此这个女人每每想起自己的身世,暗自凄苦神伤之余,倒也觉得侥幸足意;眼下最使邓秀英感到愤愤不平的是他们这个家庭。尽管多少年来她使出通身的解数支撑着,可总是捉襟见肘,按下葫芦瓢起来。使得这个家越来越不像个家了。且不说丈夫一辈子吃了鼻子咽了脓,最使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的这几个孩子,真是令人晦气。都说“槽头买马看母仔”,可她生的这些孩子偏偏少斤缺两,个个都小胳膊小腿。长得瘦猴儿似的,即黑又瘦。三分象人、七分象鬼。虽说丈夫的人物头儿没有她漂亮,可他也是膀大腰圆,肥头大耳,一米七八的个儿••••••就凭着他们夫妻俩的酷样儿竟生出了这么五个孩子,特别是那三个小子,真真令人觉得恶心憋气••••••最后邓秀英觉得这是天意,是老天在逞心戏弄她。眼下孩子都一年年的长大了,可光长岁数不长人儿。真真愁杀人哟!大儿子光光前年就二十多了,不知这孩子从小过歉年时饿瘪了,还是从小干活累残了筋骨,总不肯长。二十多岁的人了,才长出了一百五十多厘米高。常言说,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到了好娶媳妇的年龄却没有人来给提媒。这孩子人小心却不小,他见自己长得不咋的。加上出身不好,家庭又穷。感到自己在家中安媳妇没希望,就在一年的春天,独自拿定主意,从菜园里采伐了一棵小杨树卖了作路费,一翅子划到东北他三表叔那儿谋生去了。听说他这几年一个“跑腿子”光在外边出伕,在生产队里挣了几百元钱。他今年冬天打算来家讨媳妇呢。 杨太昌和妻子邓秀英一辈子共生了五个孩子——三男两女。大儿子杨晓光,乳名光光,这孩子从小没入过一天的学门,是个地地道道的“睁眼瞎子”。今年二十三岁了,现在在他三表叔那里,黑龙江省尚志县亚布力镇东北沟东升屯谋生。最近打算回家过春节安媳妇;大女儿杨晓花,只上过八天的“夜校”,也二十岁了,这姑娘虽不十分俊俏,但比她的哥哥杨晓光,无论身条和脸膛儿,总还算够标致的,如今在生产队里一天能挣十分工;二女儿杨晓红,七岁的时候曾跟着伙伴们上了半学期的学。只认得“天、手、人、足、口••••••”等几个笔画简单的字,这女孩子长方脸,比她姐姐小两岁,猛的一看,她却比姐姐似乎略高些儿。其实倘若她们姐妹俩站在一起比量的话,妹妹毕竟是妹妹,到底还是姐姐高。这可能和她细高挑的个儿显身段有关系;二儿子杨晓亮,今年十二岁了,他的身个儿长得更不出条,比他哥哥晓光还矮半个脑袋。而且既瘦又矮,天生的一幅尊容——用他妈邓秀英的话来形容,是天生的一幅“猴子脸”。他现在正在本村小学里上小学四年级,父亲杨太昌几次打算把他这个长得三分象人,七分象鬼的龟儿子拉下来到生产队里干活挣公分。说即便挣半劳力公分也比上这个臭学强!但这个孩子脾气挺倔,说什么也不肯辍学。而且他竟拧上了,反倒学习挺认真。在全班三十多名学生中间,他的学习成绩总是最棒的,名列前茅。学校里一年到头没有别的,就是年年发张奖状给他,以此鼓励。看看屋里的墙上到处都贴满了他的奖状;三儿子杨晓明,今年才十岁,这孩子头脑很机灵,学习不算坏,但听老师们讲,他在学校里太调皮,是个出了名的捣蛋虫,在家里他滑的像条小泥鳅,不干活儿还讨人嫌,把邓秀英给气得嘴唇紫青,双手打颤的咒生望死 的骂他。“就凭着这年头,看来这哥仨没有一个有出息的!”这是邓秀英在一天吃晚上饭的时候,守着全家人,情绪沮丧的对这兄弟仨未来的前途,所下的比较有权威的结论。这时大家谁也没有吱声,只顾自己吃饭。秀英呢,见了这哥仨都垂头丧气的样子,觉得自己无力补天,也只好无奈沮丧的嘘了一口冷气,黯自神伤。
 
上篇:第三章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863)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