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文 / 瑛子 更新时间:2011-7-13 10:49:32
 
34 冬日夕阳的余晖淡淡地抹在窗棂上,陈心宇和夏薇并肩躺在小屋窄窄的小床上,近距离地感受对方的呼吸,彼此感觉幸福离得这么近,睁眼可见,触手可摸。 谢紫君离开以后,陈心宇一度对感情产生绝望,对女人排斥。那时候,他觉得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了。可夏薇的出现,让他改变了这一个观点。她的笑容感染了他,她把漫山遍野的春天给了他。那天在美发店,他整整坐了四个小时,为了陪伴一个女孩子做头发,为了做出与她的气质相符的发型,他都没想到,自己会有那样的好脾气。就连当初疯狂迷恋过的谢紫君,他也没有过那么好的耐心。就是那天,他发现,迄今为止,除了这个女孩子,不会有第二个女人能够让他如此的痴迷。 “这段经历,我只和人讲过一次,唯一的听众,是你。”他说。 “哦,谢谢。”她说。 “在过去的三年里,我觉得自己很失败,失败的主要原因,就是在关键时刻没能发挥良好的克制力。冲动、叛逆、刚愎自用,让父亲很失望,我也痛恨曾经的自己。” “现在还恨自己吗?” “不了。这种感觉是从遇到你以后开始的。上次你回杭州的时候,和我谈到《圣经》。你走了以后,我就买了一本,每天晨读半小时。心里渐渐平静了,安宁了,连上帝都会犯错误,何况肉体凡胎?过去的一切,是上帝有意安排的人生磨砺,每一次的伤和痛,或许都是成长必须付出的代价。” 这个黄昏,夏薇享受着一种奇妙的电波般的感觉,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煎熬和心灵的折磨,在这一刻全都荡然无存。她感激冥冥之中的造物主,将这份奇妙的缘分降临到她的身上。 夏薇侧过身体,用手腕支起下巴,目光长时间地停留在他的面庞上。她喜欢他,是从他的面部开始的,表情、微笑,还有眼神。这种喜欢其实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了,只是她不肯承认而已。要不为什么面对病榻上的陈天诺,她不假思索地就放弃了自己的礼物?她恳求陈天诺原谅儿子,恳求他们父子相认,那无疑是她送给陈心宇的一份大礼啊。 在一起无比幸福,不在一起便备受煎熬。爱一个人,就是非常渴望看到他。就像现在这样,即使在一起,仍然分分秒秒地牵挂,时时刻刻地思念。是的,这一刻,她可以确定,爱情那位小王子,已经完完全全将她俘虏了。即使终此一生做它的奴仆,她也心甘情愿、满心欢喜。 这天晚上两个人一块做饭。夏薇系着围裙像个韵味十足的小主妇,陈心宇给她打下手,其乐融融、笑语飞扬,晚饭后他就离开了。临走前,他叮嘱她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及时联系。这个夜晚,窗外满天星光,夏薇心情一片灿烂。回味着那天崩地裂、缠绵至极的吻,那温暖和甜蜜就像饮了龙泉水泡的“狮峰御茶”,浓香四溢,回味无穷。 第二天一早,夏薇刚到医院办公室,就收到了陈心宇的信息。屏幕上,“陈心宇”三个字,已变成了一个“亲”字。她在心里已认定,在这个世界上,他已是最亲最亲的人。 他:在干吗? 她:想知道? 他:想,告诉我。 她:我刚到医院,上午没手术,坐下来在想一件事。 他:什么事?说说。 她:一件暂时想不明白的事。 他:说出来我帮你想。 她:秘密,可以不说出来吗? 他:好吧,等你想明白了再告诉我。 这一上午,夏薇都在想,江姝如果知道她和心宇的事,会有怎样的反应?一定会跳出来强烈反对,而陈心宇又怎样去说服母亲? 夏薇搬出去的第二周,江姝受邀参加一个朋友聚会,梳妆打扮时,忽然发现一条钻石项链不见了。她记得很清楚,项链就放在梳妆台的抽屉里,抽屉里有一只首饰匣子,平常佩戴的几件首饰都放在里面。江姝在家是不戴任何首饰的,出门见人时,才会找一两件挂在身上。 东西在自家丢失,这是从未有过的事。这个傍晚,江姝疯了似的呼喊了一通,陈金宇和花如锦刚下班,听到叫喊,一家人都聚到江姝的卧室里。但江姝没时间继续折腾,从上锁的柜子里取出另一条项链做替代,匆匆出了门。晚上九点多钟,江姝从外面回来,换下衣服,就开始翻箱倒柜地寻找。 “难道是我放哪儿却记错地方了?”掘地三尺,把所有有可能存放首饰的地方都找了个遍,也不见踪影。 全家人谁也没法回房去睡,花如锦被婆婆指挥得团团转,陪着一块找项链。最终确认那条项链确实已经不在了时,江姝开始大哭起来。 “那条项链是你爸专门给我定做的,四十八岁本命年,他送我的礼物啊,坠上那块钻石足足两克拉啊,彩钻,现在那种品质的钻石越来越难找了,一般情况下我都舍不得戴,是哪个丧良心的把它给偷去了啊?” “妈,别着急,慢慢再找找看,”花如锦好言好语劝慰婆婆,“我也经常这样子呢,什么东西说不见就不见了,一时找不着,过一阵,指不定什么时候又会从哪儿冒出来呢。” “我记得没错,我就放在那只匣子里啊,肯定是被人偷走了,我真是要气疯了呀,这阵子有陌生人来家里吗?谁带陌生人来过吗?” “哪能呢,咱家人谁也没有带陌生人回来的习惯。” 江姝把保姆叫来审问,逼得保姆发誓赌咒地落了泪。这保姆一向可靠,在陈家服务十几年,从没出过任何丢失东西的意外。保姆提醒说:“除了你们请来的客人夏薇,真没任何人到家里来过。” 当晚江姝就要打电话问问夏薇,让花如锦给拦住了。 “我们这一问,不就明摆着把人家当贼了吗?”花如锦说,“没凭没据的,光凭着猜疑就找人家兴师问罪,弄不好会让我们难堪的。” 为一条项链,家里一夜之间就鸡飞狗跳了。第二天,江姝就把陈心宇喊回来,说了这个事。陈心宇压根不往心里放,就一句话,“如果不是您记错了地方,肯定就是您戴出去不小心给弄丢了,当时没发现……” “你去找夏薇,和她谈一谈,看她见没见过这条项链!” “妈!”陈心宇一听这话就生气了,“您怀疑夏薇拿了那条项链?您把夏薇当什么人了?我不可能去问她,这是不可能的事,就算天下人都会偷东西,她也不可能!” “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也没说是她干的,不就是让你去问问吗?不去就算了,你发什么火啊?”江姝抹抹泪,这时候伤心不单是为项链,而是为儿子因为一个女孩居然冲自己发这么大的火。 陈心宇摔门而去。这件事就不了了之,成了无头案。没凭没据的,江姝也不可能贸然去问夏薇。或许,真的是我自己记错了?或是戴出去给弄丢了?江姝心里暗想。 没多久,陈金宇叫来弟弟,推心置腹谈了一番话。这两年天诺珠宝开拓欧洲市场,英国那边有个办事处,这阵子那边人手紧张,办事处一个小头目出了车祸被迫辞职了,陈金宇担心刚刚打开的局面受影响,一时找不到人手,想让弟弟过去顶一阵。陈心宇英语好,在那里读过书,又是自己亲弟弟,没有比他更合适了。陈金宇以请弟弟帮忙的低姿态表达这番意思,陈心宇想了想,点头同意了。 当晚,夏薇在医院值夜班,正想着他时,他的信息就来了。 他:妞,明天出差,晚上走,两个月。 她:去哪儿? 他:英国。 莫名的失落如滔天巨浪,顿时席卷了她。她感到太突然,仿佛他立马就要远在天边,一颗心空落落的。 她:出什么差啊? 他:帮大哥的忙。 她:大哥让你去的? 他:是啊,大哥从来没求过我,他开了口我怎么能拒绝呢?麻烦你帮我照顾狮狮(狗),只有交给你才会放心。 她:没问题。 他:亲亲…… 次日中午,夏薇交完班回到住处,陈心宇开车把那条叫狮狮的大黑狗和一台手提电脑送了过来。两人一起下厨做饭,陈心宇也有几个拿手菜,这让夏薇很惊讶。在陈家时,他给她的印象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从来不进厨房的主儿。像昨天那样,至多不过当当“小工”罢了,想破了天也想不到他居然也能做“大厨”。陈心宇告诉她,厨艺是英国读书期间练出来的,后来被父亲赶出家门,又得到了加强和巩固。 饭桌上,陈心宇向夏薇讲了狮狮的故事。当初一位朋友在一次大型犬博览会上,花了一万多元买回只有一个月大的猎犬狮狮。狮狮是正宗德国血统,名家后代,父母都在犬赛中获过大奖的。可这朋友实在运气不佳,买回十多天,年幼的狮狮竟身染恶疾,治疗半个月效果甚微。朋友缺乏耐心,又要出差,就以“给陈心宇解闷”的理由把它丢给了陈心宇。那时陈心宇正逢众叛亲离,无家可归,借居在另一朋友那里,由于刚刚经历失恋的打击,情绪低落,狮狮的遭遇让他顿生同病相怜之心。他送它住院,精心照料,与它一起抵抗病魔。在他的精心照料下,小狗居然慢慢地康复了。那位朋友得知小狗已经康复,便开始后悔,一心想把小狗接回去,可逐渐长大的狮狮已经不认他了。在朋友的恳求下,陈心宇把它送了回去。不料它竟离家出走。朋友好不容易将它找了回去,强制关禁闭,谁知它却以绝食抗议,不吃不喝,七天滴水不进,眼看又要进医院了。原主人疼得落了泪,没办法,只好恳请陈心宇将它接走。除了陈心宇,任何人企图把它带走的行为都会惹它咆哮大怒。 狮狮孤傲倔强,很难驯服。为了驯它,陈心宇先后研究了几十本养犬的书籍,以照料老人、呵护孩子那样的爱心,呕心沥血一把屎一把尿把它带大,同时还对它进行了各种驯服教育。 “狮狮这么懂规矩,都是你驯出来的?” “当然,它现在的本领,技能,这也懂那也懂,这可不是凭空就来的,”陈心宇说,“如果现在让我去参加个什么考试,拿下狗教练的高级职称应该不在话下。” 35 夏薇把自己关在小屋里,打开陈心宇留给她的手提电脑。 屏幕上,是一幅熟悉的画面。确切地讲,是一幅照片:青山绿水、烟波浩浩的背景中,一个眼神清澈、五官精致、神情妩媚的女孩子,站在树荫下。这个女孩正是夏薇。九溪烟树的景色,是陈心宇的偷拍成果。片刻的惊讶之后,夏薇甜蜜地笑了。 她满怀幸福的心情,登陆电子邮箱,一封新邮件安静地躺在收件箱里。 陈心宇发来的邮件,发件时间是昨天晚上。他在邮件里列出一个清单,详细地教她如何照顾狮狮:每天精选牛肉多少,新鲜鸡肝多少,绿色蔬菜多少,罐头一盒,梳毛两次,如何遛狗……十分严格地注明一个称职的狗保姆一天当中要做的事,甚至连狗洗澡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都写得清清楚。狗的消费全部由一张信用卡支付。 照顾狮狮,不能说不是一件苦差。每天夏薇从医院回来,待忙完了狗的事,不累垮也要累个半死。狮狮是个顽固分子,头三天水米未打牙,一向嗜肉如命的它,居然对香喷喷的熟牛肉视而不见。它似乎十分蔑视夏薇。任凭她千方百计、变着法子,哄它逗它讨好它,它都无动于衷,永远保持着一个坐姿,眼睛瞅着大门的方向,不屑瞥她一眼。有时候夏薇看到那副唯我独尊的尊容,都恨不能解下腰带抽它一顿。可再一看那不怒自威的样子,想象那狗嘴里如锯的利齿,它随便发动一下攻击,她的脖子就可能被立即扭断。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几十块钱一斤的牛肉烂掉啊,狗不吃,夏薇吃。一天三顿吃牛肉,口腔和胃都受不了,便请程丽虹吃。程丽虹一开始很感谢夏薇的慷慨,可当她忽然发现吃的是不舍扔掉的“狗食”时,便一边大嚼大咽,一边极尽挖苦之能事,以玩笑的口吻淋漓尽致将夏薇给好一顿“狂损”。原以为饿几天就能改掉毛病呢,没料到狮狮如此顽固不化。眼看着它的肚皮一天天瘪下来,身子瘦下来,夏薇无计可施,终于使出最笨的一招:向陈心宇服软求救。 “你还没把它搞定啊?笨!”陈心宇笑她。 在夏薇的帮助下,狮狮终于通过电脑视频,完成了和日夜思念的主人的“约会”。每个夜班的第二天,夏薇有半天的休息时间。八小时时差,她这边白天,那边黑夜,这边黑夜,那边白天。不过这丝毫不影响“一家三口”的“见面”热情。有时因夏薇时间关系,陈心宇就凌晨后半夜在网上等她,他从视频里向狮狮发出各种指令。第一道指令就是要它服从夏薇领导、听夏薇的话。他还把一套行之有效的“密令”传授于夏薇,专门用来管教它。 这狗也怪,竟听得懂每一句汉语。在数次摩擦和不愉快之后,在夏薇掉了不少眼泪、受了不少委屈、花了无数心血、耗掉无数脑细胞之后,或许因为夏薇握着秘密武器,或许有了陈心宇的指令在先,或许它凭着自己的社会经验,已经判断出她是同一阵营已经可以信赖的人,狮狮的目光渐渐少了警惕和排斥,多了些暖意和友好。渐渐地,夏薇奇迹般地成了它的第二个主人和朋友。 成了狮狮的朋友,夏薇开始享受这一新型的情感关系。 有一次夏薇和程丽虹坐着聊天,狮狮静静地坐在旁边,眯起两只小眼睛好像在打瞌睡。因为一个话题程丽虹与夏薇有了一点小分歧,程丽虹声音稍大了些,狮狮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圆,目光如冰冷的利剑,猛地斜刺向程丽虹,嘴里低沉地哼哼两声,背上的鬃毛倒竖起来,极其明确地发出某种警告。吓得程丽虹“我的妈呀”一声尖叫,逃回房间,反锁了房门。 再以后看到狮狮,不管它是何等尊容和状态,程丽虹都相当客气而且老实,即使装也要装出温柔的样子,这个家伙万万得罪不得。程丽虹十分羡慕狮狮和夏薇的关系,非常渴望身边也能有这么一个保护神。她抽空就去讨好它,不过狮狮并不领情,始终与她界限分明。不管她表现得多么亲昵,它总是用那特有的冷冽目光和矜持态度告诉她:它已经有了朋友,不缺,也不愿新交。 有几次夏薇因为加班回来晚了,狮狮就在门口像雕塑一样静坐,望眼欲穿地等待她。不论程丽虹拿着牛肉如何诱劝,它都无动于衷。夏薇的脚步声在走廊里响声时,它会立即站起来,不停地甩尾巴。程丽虹知道,这是它激动的表示。夏薇进门后,它并不会像宠物小狗那样撒欢打滚,只不过淡淡与她对望一眼,依然保持沉稳安静。只是在她伸手抚摸它脑袋时,它会伸出大舌头借机在她手上舔一下。程丽虹就纳闷了,奇怪得不得了。一个劲儿向夏薇讨教驯狗“秘籍”,夏薇只是笑而不语。 从狮狮这儿,夏薇深刻地体会了什么叫爱和责任。她也完全理解了陈心宇和狗曾经相依为命的那种感情。他们不止是父亲与孩子,更是心心相印的挚友、无血缘的兄弟。如今夏薇完全把狮狮当成了亲人,她喜欢它不动声色、一言不发的性格,喜欢它忠诚坚贞的高贵品质,它不是单纯的动物,也不是简单的低级动物,倒更像一个有心机、有思想、有情义的人,它骨子里有一种让她感到可敬的东西。再确切一点,它简直就是她的忠实保镖和贴心伴侣。 雪花落了,冬天的第二场雪。薪水发了,这是夏薇到青岛来的第二次领工资。还在试用期,收入微薄,却已足够令她欣慰,也足以令她幻想未来。头一个月,她留出自己的生活费,剩下的钱用来买了两件礼物,一条桑蚕丝的漂亮围巾,送给花如锦;一套儿童学习用品,送给小康霖。以表示对花如锦这位热心“中介”的感激。第二个月,留出很小一部分生活,把剩下的薪水从卡里全部取了出来,请自己和程丽虹到风味餐馆美餐了一顿;买了一盒狗罐头让狮狮一起分享快乐;给表妹寄回二百元,剩下的一点都寄给了姨妈。当她从银行出来时,忽然接到了花如锦的电话:邀请她参加江姝的生日宴会。 36 “谁让你发请柬的?谁让你发的?我让你发了吗?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婆婆?” 晚饭时,陈金宇在外应酬,餐桌上,只剩江姝和花如锦婆媳二人时,江姝突然冲儿媳发飙。今年的生日,江姝没打算过。陈天诺过世不满周年,她的情绪还没有转过来,大操大办这类庆贺活动,她觉着不合适。没想到花如锦连和她商量都没有,甚至没打个招呼,自作主张给婆婆过生日,等她知道的时候,请柬已经发出去了。江姝没办法不勃然大怒,她怒的不是过生日这事,怒的是儿媳这种目中无人、先斩后奏的态度。 花如锦仿佛早料到婆婆会有这么一出,一点也不惊讶,面对气得脸色发白的婆婆,她笑了笑,不计较。 “你笑什么?你还笑得出来啊?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干?我真要被气疯了!” “妈,这点事都要气疯了,这一年下来得疯多少次啊?” “你还顶嘴!你赶快把发出去的请柬给撤回来,要不然你自己领着客人去吃,反正我不会去的,我的生日愿意怎么过由我说了算,我一个人在家过,煮个鸡蛋就成了。” “这怎么行哪?过生日怎么能煮个鸡蛋那么随便应付呢?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吗?这点小事如果让您自己操劳,那我们不就太失职了吗?”花如锦好言好语地哄婆婆,“金宇和我商量了,爸不在了,这个生日就更得好好给您过了,借这个日子,咱们约亲戚朋友好好聚一下,也为了让您有个人说说话,聊聊天,好好地高兴高兴。” “那也没必要请那么多人,一家人吃顿饭就算了,请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干什么?生日是给自己过的,过的是心情,不是排场和虚荣给别人看的,花里胡哨的那一套,有什么意思啊?” “妈,我知道您的心思,没请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啊,就是小范围,加上我们自己也就两桌。洪山叔叔、XX、XX,还顺便叫了一下夏薇。您看怎么样?” “我看不怎么样,金宇媳妇,你听着,你不要以为他爸不在了,一根柱子就倒了,一根大梁就断了,不要以为金宇就是老大了,你就可以当家作主了,没那么容易,我还没死呢,谁想在家里当老大,就马上给我搬出去!” “妈,你就是咱家的老大啊,除了你谁还有资格当老大?搬出去干吗?搬出去谁帮我们带孩子?我们这还不得靠着您过日子吗?” 次日早晨,陈金宇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敲开江姝的门,向她解释说:“妈,如锦确实是为您着想,这些日子看到您情绪低落,我们都担心呢。她也是借这个日子,给家里弄点喜气儿,帮您调整情绪……” “行了行了,”江姝正在梳头,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皱皱眉头,不耐烦地回了一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别跟我解释了。” 生日宴安排在五星饭店的中餐厅,一个雕龙描凤的大包间。两桌客人里,有天诺集团财务总监花子锌,他是花如锦的亲哥哥,还有洪山和夏薇。江姝是这晚的寿星,当仁不让的主角。陈金宇作为东道主,同时也作为寿星的儿子,他的主要心思却没有在主角身上。两桌客人,除了两位客人的一举一动受到他的强烈关注,其他人,包括主角陈太太,连同这场生日宴,都成了道具和陪衬。 这两位客人便是洪山和夏薇。 这场生日宴的倡议者是陈金宇,花如锦按照老公的意图来主持操办。请洪山、夏薇二人,在同一场合现身,正是陈金宇办这场生日宴的主要目的。陈金宇对这二人的强烈关注,需要通过酒宴的繁华进行掩饰。“强烈”指的是内心。表面上,还要做到波澜无惊,声色不露。 夏薇送给陈太太的礼物是一束鲜花:康乃馨和百合。鲜花过于平凡了一些,但它带来一份美丽和温馨,从江姝难得一见的笑容看,她对这束花儿还是喜爱的。洪山坐在陈太太的右边。他是圈子里的名人,面对众人的敬意和客套,他的脸上永远是淡淡的笑意,超然的表情。 整个酒宴,自始至终,陈金宇落落大方,迎宾,敬酒,送客,尽足一个做儿子的本分。在亲友眼里,一个孝子的完美形象再次得以巩固。 这个繁华的夜晚,在酒精和祝福声中很快落下帷幕。这个夜晚,陈金宇最大的收获是,神不知鬼不觉地确认了一个问题:洪山和夏薇,在今晚之前,素不相识。他们是彼此陌生的两个人,陌生到彼此不曾听说过对方的名字。 这个问题得到确认之后,陈金宇再次陷入思维的怪圈。半夜里,夫妻俩靠在床头继续嘀咕着解不开的疑问。 父亲临终托付,要陈金宇将夏家之物在合适的时候完璧归赵。为确保安全,他将此物委托洪山保管,叮嘱儿子“适当时候”带夏家唯一的后人夏薇去找洪山取宝,而夏薇与洪山竟互不相识,彼此陌路。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们俩不认识。” “我也注意了,你为大家做介绍时,他俩真的是第一次见面,而且谁也不知道谁。” 如果把玩一个高智商玩具,陈金宇几分钟就把它搞定。驰骋商场近二十年,奇人怪事没少碰到,也没见什么难倒过他。唯独父亲留下的这个疑难方程,把他推进了困惑的泥沼。 “不就是转交一笔藏品吗?为什么把它搞成一个让人眩晕的迷宫?老爸大脑里装的都是什么?”陈金宇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对了,让你联系的那个事,弄得怎么样了?” “在我邮箱里呢,明儿发给你,睡吧,明儿再琢磨吧,不差这一个晚上。” 次日一早来到办公室,陈金宇打开电脑邮箱,一封新邮件映入眼帘。 邮件内容很简单,只有两行字: 程丽虹,二十五岁,大学文化,未婚,无房,业余爱好网聊和炒股。 现任XX健身俱乐部XX分店营销二部经理,QQ号:XXXXX
 
上篇:第十一章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845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