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六章 折翼之蝶
第六章 折翼之蝶 文 / 绿豆芽 更新时间:2011-7-26 15:47:27
 
第六章 折翼之蝶 疲惫的回到家,小小已经睡下了,梅夏小心翼翼的帮小小盖上被子。“姐姐怎么样了?”小小忽然睁开眼睛低声问道。 “没事,小小不用担心,姐姐已经脱离危险了。”梅夏浅笑着安慰孩子。 “那姐姐好了,又可以跳舞给我们看啦!”小小脸上露出稚气的笑。 “姐姐可能以后都不能跳舞给我们看了,因为她要好好保养她的腿,以后小小如果看见姐姐可不要再让姐姐跳舞哦,姐姐会很伤心的。” “不能跳舞了?”小小鼻子一酸眼泪就涌出来了“知道了,以后我都不会再让姐姐跳舞给我看了”小小抽泣着说道。 “好啦,乖。姐姐没事了,早点睡吧,别乱想了哦,闭上眼睛,哥哥等你睡着再走。”小小听话的闭上双眼开始睡觉,梅夏看着渐渐熟睡的孩子心里渐渐平静下来。虽然和薇凉认识并不久,但从不为女人动容的梅夏一开始就发自内心对她很友善,很真实的面对她,不虚伪不做作。她身上的那种温婉特有气质深深吸引着他,或者算不上是浓烈的爱情成分,可她给他带来的那种前所未有的温柔让他深受感动。而今,薇凉独自面对这突如其他的不幸梅夏力应挺身而出,不管可以做些什么不管能否真正可以帮到她,只要尽全力就好。想起病床上她那苍白的脸,就像一副水墨画深深在他的心中留下了烙印,他知道,除了小小,能让自己心动的也只有她了。 今夜,无法入眠。不管是蓝姨、梅夏或者是更多关注薇凉的人,到底是谁,这样阴险 恶毒,竟对这样一个柔弱女子下此毒手!好在病床上还好薇凉在不知情的药物作用下昏昏入睡,如果让她知道醒来以后将要面对的是永远告别属于她的舞台,那一定并死更难受。真希望她这样好好的睡一晚,睡得更安心些,最好赐她一个美梦让她开心快乐,因为等她醒来她将承受的将是汹涌而来的恐怖和悲伤。 愿主保佑,阿门! “哥哥,哥哥,起床啦,要迟到啦!”小小用力拉扯着梅夏的衣裳,梅夏睡得正香。 “几点啦,小小?”梅夏睡意朦胧,许是昨晚太累了,所以睡得特别沉。 “九点啦!?”小小扯着嗓子在他耳边大叫。 “呀,惨!”梅夏惊醒,一溜烟的爬起来,边往厕所冲边对小小吩咐道“我去洗漱下,等下我下楼会叫张阿姨过来陪陪你哦,冰箱有面包自己拿来吃哦,哥哥要迟到了。” “不,哥哥,我要去陪姐姐。”小小崛起小嘴看着他。 “不行,姐姐要多休息,你去会打扰她休息的。”梅夏坚决反对,不想小小给她们填麻烦。 “不,我一定要去!”小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搞得梅夏都愣了眼,从没看过小小任信过,这次有点突然。 “好吧,好吧,我送你到医院你好好的呆在姐姐的病房哪都不能去等我下班再去接你,还有,不能给别人带来任何麻烦,听见没有。”眼看就要迟到了,梅夏没功夫给她耗了,严厉的交代几句便带她匆匆离去。 清早,王婶在照顾薇凉,老板娘一夜没睡回去休息了,薇凉在病床上听MP3显得格外的安静。梅夏把小小交代给王婶之后就匆匆离去了,小小的来到让薇凉格外的开心。 “小小,吃早餐了嘛?这么早来看姐姐啊。”薇凉脸色苍白但是还是刻意的清了清嗓子打趣的和小小说道。 “还没呢,等下我陪你一起吃好不好啊?”小小乐呵呵的坐在病床前。 “好啊,那小小想吃什么呢?” “想吃芝士蛋糕”小小撇撇小嘴。 “呵呵,王婶,麻烦您跟王经理说一下,让他过来送饭的时候帮忙送一个芝士蛋糕和一些小孩子吃的零食。”薇凉看着她特别的开心。 “哎,好的。”王婶看着她这么开心脸色也好了很多。 “小小,没看到姐姐跳舞失望不?” “额”小孩不懂得说谎,想说但又不敢说,所以就干脆没说了。 “没关系,等姐姐好了,天天跳舞给小小看,好不?”薇凉满脸的笑,很是灿烂。 “可是,”小小想说下去,忽然想起哥哥昨晚反复交代的事,只好把后面的话吞到肚子里了。 “可是社什么?”薇凉满脸疑问。 “你累了,别关顾着逗孩子,休息下吧。”王婶连忙错开话题,生怕暴露了些什么。 “没什么,姐姐,以后你天天跳给我看吧。”小小懂事的给大家找了个台阶下。 “恩,姐姐休息会,给音乐你听。”薇凉把MP3拿给小小让王婶帮她带上便放心的睡下了。 王婶这才舒了一口气,“小朋友,让姐姐休息会,阿姨带你出去转转好嘛?” “好的”小小跟着王婶出去了,看着她们的背影,薇凉感到格外的舒心。一定要快点好,不让大家再担心。出院后我一定要好好表演一场给大家看!她乐观的安慰着自己,逐渐开始进入梦乡。 始终有些不放心,梅夏一下班就马不停蹄的赶到医院,看到薇凉在和小小开心的唱着歌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看到她们玩的那么开心真感觉很温馨,倘若今后都可以和这两个女人一起这样快乐幸福着慢慢变老那该有多好啊!哪怕小小长大了,薇凉失去了舞蹈,一切都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了,只要他们的感情不变,只要在好好的在一起起,一切都会很幸福。 “玩得这么开心呢!小小,今天有没有听姐姐话啊?”梅夏抱起小小捏捏她的小鼻子问道。 “肯定啦,我和姐姐玩得很开心哦。”小小一脸得意得回答道。 “是啊,小小很听话的,我和王婶都可以作证哦!”薇凉的脸色渐渐好转,梅夏看着她开心的样子瞬间有点心疼。 “那我带小小回去先,你玩了一天也累了,晚一点等小小睡下了我再过来看你。”梅夏抱起小小,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这么的快乐但是看着她的笑,他却感到有些难过,或是觉得大家的刻意隐瞒对她是一种欺骗,他索性选择了逃离。 “恩恩,好。”薇凉爽快的答应了,王婶准备喂饭给她吃。 夜渐渐深了,陪小小看完卡通后早早的哄她睡下了。按理说他现在应该往医院赶,实现下午的承诺,可是他些踟蹰,不是不见到她,而是很怕自己那忧郁眼神会忍不住出卖大家。他始终无法控制住看到她时眼睛里流露的悲伤,或是他最脆弱的地方吧,哪怕伪装得再好也一样会被了解他的人所看穿。 呆坐在沙发上遐想,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渐渐已进入了深夜,出去走走透透气吧。他起身下楼,在24小时小卖店里买了杯咖啡抽了支烟。不想睡,清醒一些对这漫长的夜更好。这时,手机响起,那首梁文音的《最幸福的事》。 “喂”梅夏接起电话。 “喂”对方没有说话,只是隐隐约约有一些抽泣声。 “喂,你是谁?回答啊。”梅夏看看来电显示,一个陌生的座机。 对方仍然是抽泣,一声不出。“废了,是么?”过了好一阵,抽泣着忽然沙哑的声音冒出了一句话。 “薇凉,你是薇凉吗?”梅夏担心的事终于来了,他大声的对着电话问道,可对方却干脆的收了线。 “不好,薇凉知道真相了。我必须马上出现在她身边!必须!”梅夏冲出小店拦了部的士朝医院飞奔而去。 心急如焚的他顾不上什么规矩不规矩了,匆匆的脚步打破深夜医院的沉静,他疯狂的奔跑上楼,奋力推开病房的门。 画面静止,她并没有像他想象的一样在疯狂的大闹或者砸东西宣泄,甚至连哭都是默默无声的。因为腿脚被固定着无法移动,她只能仰着安静的躺着,僵直的仰望着天花板。眼泪不住的往外涌,电话的听筒随意的倒挂在病床上,显然是刚刚打了电话给梅夏。 走过去,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去安慰他,三番几次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一言不发的坐在她的身边。 她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往下流,脸色惨白。“为什么你们不告诉我?”她仍然目不转睛的望着天花板。 “我们,我们,或许晚点知道会更好呢?”梅夏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 “这样很好嘛?你们都不告诉我,然后让一个陌生人深夜打电话把一切都统统告诉我,让去面对所谓的现实,你认为这样很好嘛?”她仍然是不动声色的哭泣。 “有人打电话给你?都说了些什么?”梅夏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和我说,你以为你还可以跳舞吗?你以为你还可以再登上舞台吗?你那双没用的腿可能以后连走路的困难了,想好怎么学走路吧,可怜的舞者!呵呵,或许我真是可怜的人,我不再是舞者,不在可能跳舞,就连走路都困难,废了,就是一个废人而已。”薇凉脸上满是绝望,一种由内而外的绝望。 “事实不全是这样的,医生说只要你努力复健,是可以走路的,如果恢复的好,并不是没有完全恢复的可能啊!”梅夏努力的说服她,只希望她的心情能够好受一点。 “你不懂一个舞者失去舞蹈的心,比死还难受。”她的眼泪不断的滑落,枕头沁湿了好大一片。 “我懂,所以我不愿意把这一切告诉你,因为我和你一样,都不想去面对。”梅夏浓眉紧蹙,他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让她好受一点。 她不再说话了,就这样默默的看着天花板,默默的流泪。梅夏到病房外打电话让老板娘过来,可是他知道,这个时候无论谁是过来都抚慰不了她内心的悲伤。她仍旧无语,目光呆滞的望着天花板,默默流泪到天亮。 “凉子,你睡会儿吧,你都一晚没睡了。”老板娘带着哭腔央求她。 “别再哭了,这样哭下去眼睛会瞎的!”王婶在旁边抽泣劝说。 仍然无语,就像安详逝去的人一般。梅夏知道,现在的她只剩下了躯壳,她的魂已经抽离了身体,她在这场噩梦中无法自拔。 “蓝姨,你先去警察局把昨晚发生的事交代一下吧,昨晚有人故意打电话过来骚扰她,我怀疑那个人就是故意伤害她的人。”梅夏提醒老板娘赶紧将这一线索告诉警方,一方面让薇凉安静一下,另一方面更方便警方对此事展开调查。 “好吧,王婶你照顾下她,我和梅夏去趟警察局。”老板娘交代完抹干净老泪拖着疲惫的身子和梅夏出去了。 “医生,病人因为受了些刺激不肯入睡,如果实在不行可以考虑药物催眠让她睡会,不然这样下去她会受不了的。”梅夏抽空找到了主治医师不忘和他交代清楚再走,看见她这样他非常的心疼。 “好的,我们会酌情而定的,放心。”医生安慰的语气答道。 中午,梅夏和老板娘从警察局回到医院时薇凉已经睡下了,听王婶说是医生给她打了针,她也没有反抗,因为药物作用她没一会就睡下了。看着她侧边的脸苍白而消瘦,像一株将近枯竭的藤蔓,那样的无神那样的无助。 “蓝姨,这几天我一下班就会过来照顾她,你先回去休息下,这里别留太多人,她现在最需要的是安静。”梅夏扭过头,看见疲惫的老板娘觉得很是担忧,上了年纪了人还这样的操心。 “谢谢你啊,梅夏。这两天要没有你帮忙,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老板娘哭丧着脸说道。 “老板娘,薇凉这边交给我和王婶吧。你是酒吧老板娘,场子还得您看着,不然谁也打理不好,这边您不用太操心了,相信等她冷静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梅夏一脸淡定的安慰她。 “嗯,希望如此了。”老板娘默默的点点头。 离开医院,他深深的叹了口气。闷着挺难受的,一方面要顾及老板娘的感受不断的安慰她,另一方面对极度悲伤的薇凉不是如何是好,确实有点担心也有点烦恼,不过好在这两天小小都挺乖的,没吵着让人陪也没有经常打电话给他。想到着梅夏连忙掏出手机往家里打电话,或许听到小小的声音心里会平静很多吧。 “嘟-嘟-嘟您拨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候在拨”可能小小在房间玩游戏没听到吧,梅夏重拨了一次,仍然无法接通。 小小不会出去的啊,她去哪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梅夏听到电话那头嘟嘟嘟的声音心里开始发慌,越想越不对劲,连忙拉个的士往家里飞奔而去。 “小小,小小”梅夏发疯似的拍打着自己家的门,可是始终没人答应。 “梅先生,你这么早回来啦?”楼下的李阿姨忽然上楼拉住了梅夏。 “是的,可是我妹妹不见了。”梅夏急的满头大汗。 “她在我家,好像是有什么东西掉下去了,她想下去捡但是一出门就发现自己没钥匙进不了家门了,所以就到我家找我去了。”李阿姨说话不急不慢,让梅夏很是着急。 “啊,真的啊,那谢谢您了,我现在就带她回家。”梅夏说完,马上往楼下跑。 “小小”梅夏已经忘记需要礼貌性的敲门就直接进去了。 “哥哥”在玩玩具的小小看到哥哥立刻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跟我回去。”梅夏没多说什么,和李阿姨一家道过谢后连忙抱着小小回家。 回到家,梅夏把小小放在沙发上,瞪大着眼睛望着她:“哥哥没告诉过你无论发生任何情况都不能出门吗?就算是出门也要带上给你配的钥匙吗?” “有,可是”小小看着梅夏严肃的样子眼神里满是恐惧。 “有你还这样!”梅夏的声音忽然大道整个房子都听得到,小小闻声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看着小小大哭的样子,梅夏满腔的愤怒慢慢被压了下来。沉默了许久,抱起小小,心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别哭了,哥哥不是故意的。哥哥很怕失去你,知道吗?哥哥跟你道歉。”说着说着,自己的眼眶也红了,许是这几天太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发火,但是无论为什么,他只知道他真的很在乎她真的很怕很怕失去她,当然,还有薇凉。 开始小小只顾着哭并不理会他,过了好一阵子,她这才喘过气来。“小小知道错了,以后都不敢了。” 点点头,心疼的帮小小擦干眼泪,他连骗带哄的带孩子出去吃东西,不管能不能弥补得到,但只要她开心一点就好。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媚三娘晚上回场子白天就陪薇凉,梅夏则白天上班,晚上做饭给小小吃完就又赶去医院陪她。可是无论他们怎样辛苦,付出再多,对薇凉始终都是面对表情不说一句话。她这样不吃不喝基本维持吊水支撑,大家都眼看着她这样消瘦下去,连脸上仅有的一些肉都被吞噬了。这样下去,她肯定会吃不消的,消极的情绪只会让她的病情加重,只会让所有的人继续痛苦。 深夜,薇凉仍然半闭着双眼,一言不发。 “薇凉,我知道你醒着,非常的清醒的活着。我给了你很长的时间冷静与沉思了,但是你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的希望。抱歉,从今夜起,我不能够再容忍你的冷静和沉思了,也没什么好想的了。你自己好好想想,与其有可能失去跳舞的能力,和现在你这个样子很可能面对的截肢你自己去权衡吧。两只腿没了,连走路的能力都没有了还谈什么跳舞?如果可能走路至少还有一线希望,通过努力复健可能还能让你重新回到舞台,而你这个样子,你的什么舞台,什么舞蹈梦,什么舞者,都见鬼去吧!?”梅夏顿了顿,他并不觉得自己说的太过分,他极度希望用这种犀利的言辞能够唤醒这只在痛苦中沉睡的蝴蝶。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仍然一言不发。 梅夏打开他从家里带来的笔记本,点击桌面一个文件。薇凉看到桌面有一连串的视频准备播放,于是他随机点击了一个。 “你睁大眼睛看一下,这个是因车祸失去双腿的人,他没有了双腿,依然在舞台上轻舞飞扬。你再看看这个,这群妙龄的聋哑少女,不是依然在舞台上用她们的美丽书写者千手观音的奇迹么?还有这个,这个、、、、”没等梅夏说完,薇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就像小孩子一样的无助,嚎啕大哭撕心裂肺。 “好了,凉子,我知道你的心里很痛很苦,但是你知道吗?你身边的人看到你这样他们更苦更痛更难受,蓝姨都为了你瘦了一圈了,很爱笑的她因为你的事情这段时间未露出过半点笑容,还有王婶为了照顾你关节炎犯了也住院了,不是说你连累了她们,而是说因为你的难受你身边的每个人都在难受,喜怒哀乐与你同在,你愿意继续这样伤害自己并伤害身边这些爱你的人么?”梅夏抚摸着薇凉的长发,任她埋头大哭,哭吧哭吧,哭过就好了,哭过就勇敢的面对吧。 终于哄凉子睡着了,今晚她睡得那样的香那样的沉,放下心里的包袱相信明天的她会振作起来的。想到这里,梅夏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开心的微笑。 夜深了,城市的灯火逐渐暗淡下来。当每个人都步入沉睡中时,铃铃铃刺耳的铃声将睡梦中的薇凉惊醒,有点迟疑的拿起电话。 “让你失去舞台只是游戏的开始,接下来的好戏会更精彩,别害怕,会很痛恨受伤的,你要忍住哦,我不会让你死得这么痛快的,女魔头!不会让你这么好受的,哈哈哈哈”一阵刺耳的笑声撕裂了整个病房的平静。 “啊!”薇凉吓得连忙甩掉电话,脸色煞白,很恐惧,究竟是谁要至她于死地,究竟这个凶手是谁?
 
上篇:第五章 亦梦亦醒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七章 雨过天晴
点击人数(2982)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