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十章 祸不单行
第十章 祸不单行 文 / 绿豆芽 更新时间:2011-7-26 15:51:30
 
第十章 祸不单行 “一二三四、二二三四”教师里一股带有晨光的清新,KK认真的数着节奏,薇凉对着镜子努力练习那些带支撑力的舞步。值得庆幸的是,通过不断的训练薇凉已经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行走,只是在舞步方面腿力确实还是有些跟不上。“右腿用力左腿蹬”KK认真的样子帅气逼人。 “不行,还是用不上力,小腿肌肉酥软。”薇凉试图按照KK的意思去做,但反复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索性瘫坐在地上不起来了。 “那就休息会吧!”KK递过一瓶水给她,看着她可以每天这么努力的训练他真的很开心也很安心。 “KK,明天我可能不过来训练了。”薇凉喝口水喘口气对KK说道。 “要去哪么?”KK擦擦汗随口问道。 “明天约了梅夏带小小去游乐园玩。”薇凉露出个抱歉的微笑。 KK并不意外,能够让她牺牲自己最爱的练习时间的人应该只有他了吧。“OK,你们玩得开心点哦!”KK挤出个笑一脸祝福的表情。 “你要不要一起去啊?”薇凉礼貌性的问了句。 “不去了,我明天跟球也有点活动,你们去吧!”KK很自然的拿球来推辞,他知道她明白自己的意思。 “恩,那好吧。我们继续吧!”薇凉起身,开始继续训练。 自从三人碰面后梅夏的生活也恢复了平静,正常上下班,晚上和沐子陪小小在家玩游戏画画,很多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家三口,虽然以梅夏和凉子的年龄绝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小孩,但是邻居的阿姨总都喜欢拿他们开玩笑,说是小小是年轻夫妇的漂亮宝宝。前两天他接到凉子的电话,他们聊了很久,梅夏对之前那些事也没有再提,既然是自己提出的重新开始那就让大家一起重新开始吧。凉子说明天带小小去游乐场他欣然答应了,事实证明薇凉对他来说始终都是无法抗拒的。 “梅夏先生。”清晨,沐子打扫好家里的卫生,做好早饭,忽然叫住了刚刚起床走出房间的梅夏。 “早啊,沐子。”梅夏睡眼惺忪,礼貌的和她道了早安。 “梅夏先生”沐子再次叫了他一声。 “是想叫我吃饭嘛?你和小小先吃吧,难得放假我还想再睡会。”梅夏伸了个懒腰,对于这难得的假日他总要狠狠的补一个大觉。 “不是的,梅夏先生,我是想和你说我要走了。”沐子微微向前一步,试图让他听得更清楚。 “走?”听到这话,梅夏睡意全无,他甚至不明白她怎么会忽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就像做梦一样。 “是的,我要走了。回日本,我美丽的家乡。”沐子清楚的讲她的话重复一遍。 “为什么呢?在这里呆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回去呢?是不是觉得我给的薪水不够高,我可以再给你加的。”梅夏甚至猜想她是不是觉得自己付出的与得到有些不平等所以让她心里有些不平衡了呢? 沐子摇摇头“不是的,不是因为薪酬的问题也不是因为你们对我不好,而是因为我的学业结束了,妈妈身体又出了些问题爸爸让我马上回家看她。”沐子眼眶有些红,但她努力的掩饰着自己的感情不愿被梅夏所看穿。 “这样啊,我不知道该怎么挽留你,但是我和小小都很依赖你。”梅夏有些紧张的望着眼前这个对自己习性了如指掌的女人,心里难免会有些不舍。 “沐子姐姐,你别走!”小小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连忙冲了出来。 “是不是小小不乖啊,沐子姐姐。”小小委屈的憋红了眼睛,眼泪马上就要掉出来了。 “不是的,小小。你很乖很听话,是姐姐的妈妈生病了,姐姐要赶回去看她。”沐子连忙上前安慰她,她也很不舍得他们,可是事到如今这由不得她去选。 “唉,虽然我们真的很需要你也很舍不得你,但终究是家人最重要,你回去吧,不过有时间一定要来中国看我们。”梅夏知道她很为难,他清楚的知道这个日本女人为他们这个家付出了很多,不仅仅只是主仆关系的付出,她是真心爱着这个家的。 “我的飞机快到点了,我已经收拾好东西,现在就要走了。”沐子白皙的脸上淌下了两行晶莹的泪水。 “你今天要走为什么昨晚不和我们说啊?”梅夏不知道她竟然要走的如此仓促,本还想请一天假带她去杭州到处走走的。 “昨晚看你和小小玩游戏玩的那么开心没忍心扫你们的兴,所以今天才说出来。”沐子轻轻擦拭眼角的泪,她是多么舍不得这个家,这个曾经无数次幻想是自己家的家。 “我送你去机场!”梅夏连忙进房换衣服。 “不用了,我同学已经在楼下等我了,他们会送我的。谢谢你,谢谢你们带给我的欢乐,再见了,我会回来看你们的!”沐子提起角落的行李,没等梅夏换好衣服她就准备出门了。 梅夏连忙赶出来,“那好吧,这个送给你!”一副他们三人的合影,谁会知道还没等梅夏把照片洗出来放到相框送给她,她就要走了。 “谢谢,希望还能再见到你们!”沐子说完提起行李离开了。 小小见状非要去拦住沐子,梅夏只有一把抱起小小。两人不舍的目送这个美丽而善良的女人离开,不知道为什么,她令人怜爱的背影总能让人情不自禁的对这个弱女子产生一种莫名的情愫,就像一个保温瓶,她总是默默的给人带来无穷无尽的温暖。 沐子走了,和她出现的一样平静,就像春末一场莫名的雨,总是让人措手不及。如果说沐子是梅夏和小小生命中的过客,这样的描述就太过于清淡了,他们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也没有海誓山盟的浪漫,但她给他们留下的是温存在内心的幸福,一种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呈现在生活中默默无闻的幸福,相信无论是梅夏还是小小都不会忘记这个人,一个在短时间内足以让他们相互依赖的日本女人。 晚饭,梅夏带小小在KFC随意吃了点东西,他们甚至已经习惯有人煮好饭叫他们,以至于沐子走后梅夏竟然忘了做饭。想到这样梅夏讽刺性的笑笑,真没用,一直认为自强独立的自己在这一刻才发现原来内心隐藏的依赖性却是如此的强烈,此刻他开始想念沐子,就像当初得知白枚枚去世后对她怀念一样,像手中的倒刺一样,拔出来痛不拔出来更痛。 “哥哥,你不觉得家里忽然安静了很多么?”小小勺了一小口冰淇淋如嘴,忽然打算了他的沉思。 梅夏点点头“是安静了许多,但是这种安静让人有点心慌。”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用上心慌这个词,但是他却是这么说的。 “心慌?哥哥,你害怕什么吗?”小小不解的问道。 梅夏忽然想到自己和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去说这么深奥的话,似乎还真有点自娱自乐的感觉。“哥哥逗你的呢?哥哥有什么害怕的呢,只是有点想念沐子姐姐了,有她在的时候我们就有可口的饭菜吃啊。” “哥哥,我也想她,不过沐子姐姐就这样回去了,好可惜哦!”小小也附和说道。 呵呵,小孩也会觉得可惜,那就真的可惜了啊。“小小,明天薇凉姐姐带你去公园玩旋转木马好不好?”梅夏不想孩子伤心连忙转移话题。 “好哇好哇,太好了!”小小高兴的像是要跳起来“你会一起去嘛?”这是小小必问的问题。 “肯定啦,我不在你怎么会玩得开心呢?呵呵”梅夏摸摸小小的头,他和孩子一样期待明天的到来。当然他不像小小一样期待着旋转木马或者过山车,而是觉得能和两个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的那种快乐是让人想想就会开心的事。 清晨,小小早早的起床穿上昨晚哥哥给她买的亲子装。梅夏为了今天的活动特意买了一套一家三口的亲子装,算是代自己向她表白吧,对于那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他确实说不出口,就用这件衣服表明心意吧。如果她愿意接受并穿上这件亲子装那么就是愿意接受他,愿意他们这个家庭,这是梅夏所盼望的,也是他期待已久的幸福。 手机铃声响起,还是那首梁文音《最幸福的事》。“谁啊,偏偏在我们出门的时候打来扫兴。”梅夏笑着埋怨,似乎觉得此刻这首响起的铃声很适合他现在的心情。梅夏随意的拿起电话“你好。” “梅夏嘛?我是KK.”电话那头自报家门的人很让梅夏扫兴。 “你?有什么事吗?”生意低沉是对于情敌说话自然的态度。 “哦,我想问下凉子在吗,在的话麻烦转告下她的钱包和身份证掉在舞蹈室我帮她收起来了,如果要用我帮她送过来。”KK清了清嗓子。 “等她过来我转告她的,谢谢,如果需要的话我会陪她过去拿的而不需要你送过来,OK?”梅夏的语气不大好,他比较反感这个喜欢插足的第三者。 “她没在你那?你确定?”KK的声音很诧异,仿佛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是啊,她还没有过来。”梅夏对于他莫名的慌张有些奇怪。 “那你昨晚有没有和她通过电话?”电脑那头的KK语气很重,就像训话一般。 “请注意你说话的态度,我是不是不应该向你汇报什么。”梅夏对于他的急躁觉得很愤怒,他觉得他没有资格去盘问关于他和她之间的任何事。 “靠,你个蠢材,薇凉不见了!”KK怒斥了一声,啪的一下合上了电话。 “喂,喂,你说什么?薇凉不见了?”梅夏一脸茫然,他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让KK这么慌乱甚至说她失踪了?!马上冲进房间换好衣服出门,他必须尽快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YULY吧一般白天都是不开门的,但今天不同,不但大清早开了门而且酒吧里所有的人都被叫到了一起,不过门口就挂着一个醒目的牌子“暂停营业“。 “老板娘,发生什么事情了?”因为下车后一路狂奔,梅夏满头大汗。见到场子里唧唧咋咋炒个不停的人还有一筹莫展的KK梅夏感觉情况可能并不是那样的理想。 “薇凉失踪了,我们发散所有的人去找都没有找到。”老板娘急的坐立不安。 “到底是什么回事,臭小子,你把她怎样了?”梅夏不由分说的冲到KK面前将它一把摁倒在桌上挥起拳头想要揍他, “放开我,蠢货!如果我能把她怎么样她就不会失踪啦!你清醒点,再这样撒野我对你不客气!”KK狠狠的瞪着他。 “别闹啦,大家快想想办法吧!”老板娘嘶喊了一声,场子里瞬间安静下来。 “KK你是什么时候见到薇凉,然后发现她失踪的?”王婶帮老板娘擦擦汗,问。 “昨晚练完舞,他说明天要陪小小和他去游乐园今天不来上课了,她走后直到晚上我回舞蹈室拿手机发现她的钱包和身份证掉了就赶紧打电话给她,但是怎么打都是秘书台没人接,晚上我来场子找她,老板娘说她在,去她家找她也没有人,后来发了很多信息给她仍然没人回复,我想可能她去找梅夏了,或者他们在一起所以她不方便接我的电话回我的信息,担着这些疑虑我就睡了,第二天起来就立马打电话给他,不想他告诉我薇凉并没有和他在一起。这样看来,她八层是遇到什么事了,以她的性格她绝对不会这样没有任何消息就玩失踪的。”说到这,KK很懊恼,他一直认为昨晚在梅夏家留宿的薇凉是因为刻意回避才对于他的电话不闻不问的,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打个电话给梅夏问问好了,就是抱着忍痛割爱成人之美的想法才让焦急不安的他放下了戒备。 “可是,昨晚到现在薇凉一直没和我联系过啊。”梅夏听完急的像火坑上的蚂蚱。 老板娘喝了口茶定了定惊,“KK打电话和我说凉子失踪后我立马发起场子里所有的人去找她,可是翻遍了整个杭州城都没有看到她的影子啊。” “不如我们报警吧!”王婶觉得这样拖下去只会让莫名失踪的凉子更加危险。 “不行,没过二十四小时的失踪案警察不会受理的。”经理比较理智,他在知道对于一个成年人的短暂失踪报警是行不通的。 “这样吧,我们分头去我们所知道她会去过的地方找一下,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KK立马起身,他想到一些与她有关的地方,在他看来这或许都是线索一样也不能放过。 “好的,我们现在分头去找,两个小时后回到这里集合。”梅夏第一次与KK达成了共识,他们同时奔出场子,各自按着各自的思路去寻找,而场子里的其他人则由经理安排去整个杭州城分散性寻找,希望这么多人出动可以尽快的把她找到吧。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梅夏和KK抓紧着每分每秒在他们所能够联想到的地方疯狂的寻找,可是结果都是一样,一点关于她的线索也没有。“KK,你那边有没消息?”梅夏第一次主动打给他。 “没有,你呢?”奔跑过后急促的喘气声让KK说话有点困难 “我也没有。”失落,居然根据他们对薇凉的了解都不足以能够成功的找到她。 “回场子吧,看看经理那边有没有发现再商量。”KK想的比较周到,他很明白光靠他们俩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或许正在他们焦急等待的同时那边又有了什么线索呢。 “好,十分钟后场子见。”梅夏的友善让他自己都感到有些不自然。 十分钟后,KK和梅夏都一前一后的赶回了场子。“绑架,肯定是绑架。”还没站稳,他们就听到经理在大声的猜测着。 “什么?绑架?”KK有些激动,他想不到有什么人会无端端的将她绑架。 “怎么回事?”梅夏额头直冒冷汗。 “有个服务生去薇凉周边的一家糖果超市问道,昨天下午晚上6点,凉子在糖果店买糖果,买完糖果之后有个小男孩过来和她说了几句,然后看见了她急得把选好的糖果随意的一仍然后急匆匆的跟他上了一台白色的面包车,上车后车就立马开走了,因为店员觉得这个女人很无礼所以就记住她了。”经理不急不慢的陈述起来。 “薇凉在糖果店很有可能是为了第二天陪小小去游乐场而挑选礼物,但是那个忽然出现的小男孩是谁呢?又怎能让她连挑好的糖果都不顾然后飞奔上车呢?究竟中间发生了些什么事?”梅夏自言自语,他始终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能让薇凉这样奋不顾身呢?难的是受了什么威胁? “肯定是绑架。”经理的语气很生硬,他觉得这个过程和电视剧演的绑架戏码一样,这肯定是一场绑架。 KK忽然站起来“如果是绑架就好办了。”所有人正在担心的时候他这句令人费解的话倒是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如果是绑架,肯定会有人与我们取得联系,要么是敲诈勒索要么就是别的什么事要我们做,但不管怎样,只要绑匪有要求至少还能让我们清楚的知道该怎样做才能获得薇凉的人身安全。如果仅仅是要钱,这个问题就不会很困难了,这个我应该可以做的到的。”大家或许不知道,KK虽然表面上是一个吊儿郎当只会跳舞的靠教学表演赚点外快的城市舞王,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竟然是杭州首富林鑫海的独子。因为从小就叛逆,不爱读书不爱经商所以家族生意从来就没有去打理过,而林鑫海也知道自己的儿子年少轻狂不是块经商的料,所以生意上的事情都交个了自己的女儿,他充分相信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海归女儿一定会把公司打理得红红火火。因此,媒体都只关注KK的漂亮姐姐和这个公司发生大大小小的事,更不没有人知道,原来那个小有名气的城市舞王竟是杭州首富的独子。很自然,如果绑匪要的是钱,那对于KK来说确实一点问题都没有。 “如果是绑架,那我们现在可以报警了。”梅夏觉得让警方介入更专业的调查下去可能会更好,想KK想的那样坐以待毙不是办法。 “恩恩,赶紧报警!”老板娘从听到绑架一词开始就脸色铁青。 经理报警后不久警察局就派人过来了,带头的是一个黑黑胖胖的警官。“什么情况?这里的负责人过来和我们说清楚一下。”一身警服的他样子很威武,一到场子立刻就询问情况。梅夏生怕心急如焚的老板娘说不清楚索性自己上前去招待警察,把情况一五一十的与他交代起来。 KK做在一旁越想越不对劲,越想心越慌。如果是绑架,就算昨晚没有打电话过来勒索,到了今天应该会有点动静啊,但是现在都下午了却都一点动静都没有,很有可能事实并不是绑架这么简单哪。 警察了解完情况后已经是黄昏了,胖警官说会留下两个警察陪大家一起等等,看看绑匪会不会有什么动静,如果有相关电话打入手机或者座机立马接通警方的监听器。另外,警方会通知各个关口留意下有没见过薇凉,同时也会去深入调查那架带走薇凉的白色面包车,但这都需要一点时间,他让所有家属不要着急,所有场子里的人都暂时不要离开场子,在破案之前所有人都必须配合警方的调查。 警车离去的鸣笛声让大家心里都有些不安,不知这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究竟是招惹了谁,又或组是与对方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才使得她以这种特殊的方式被绑架。老板娘发话了,这两天所以人留在场子里,吃喝拉撒的产生的费用她全包,另外这两天的人工照算。场子里的人都没有过多的怨言,毕竟平日里薇凉待大家也不薄,人都是有感情的,发生了这种事换谁都难受,所以大家都会全力配合的。 凉子失踪的第一天,除了慌乱还是慌乱,带走薇凉的究竟是谁?
 
上篇:第九章 仨人 返回目录 下篇:十一章 小小の失踪
点击人数(318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