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十五章 爱的放纵
第十五章 爱的放纵 文 / 绿豆芽 更新时间:2011-7-26 15:54:28
 
第十五章 爱的放纵 人们常说,血浓于水。有时候就算没有血缘的感情也一样可以升华成这样浓郁以至于难舍难分。爱一个人往往会容易迷失自己,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只要感情投入至真至深就很难让人轻易自拔。正如为什么很多人明明知道她(他)是不对的,只因为她(他)喜欢就会为她(他)去做;明明知道她(他)不是个好人,只要她(他)说你还是会相信;明明她(他)狠心伤害了你,却还是要告诉自己她(他)肯定是有难言之隐、、、、、、诸如此类,究竟是一种让人无法自拔的溺爱还是一种不依不饶的感情魔咒,大概只要认定了,人们就很难在自己先前认同的感情思维上得以改善或者改观。 白枚枚死去的第三天,梅夏遵循她的意愿将她的遗体带到火葬场火化。为了尊重她的父母,梅夏特意寄了一封快递信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了清楚并恳请他们可以过来参加女儿葬礼。当然,按照白枚枚的要求,梅夏没有将她残缺的尸体或者任何相关的讯息带给她的父母,只是告诉她们女儿安详的过逝,遵循女儿的要求将尸骨化为灰烬然后讲它转交给她们。梅夏认为,白枚枚是富家千金,骨灰是否海葬这应该由她的父母来决定,或者他们并不接受女儿这样随风而去的安葬方式又或者他们想将女儿留在身边呢,所以一切相关的后事应该由她的父母去决定。 哀乐响起,被黑色笼罩的房间里沉寂在压抑悲伤的情境中。许久,劳斯莱斯长车上下来了一对夫妇。妇人穿黑色长裙,帽子、鞋子都是深黑色,另外还有一副黑色墨镜将她半边脸都快被遮掩了。旁边那位先生也是一身的黑色西服,手插在口袋里,从下车开始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摆放在大厅那女儿的遗照。梅夏抬头,虽然之前在报刊杂志上曾经看到过这两位赫赫有名的商人,但第一次见面却并没有因为他们豪车或名牌让人觉得浑身不自在。他们就是一对平凡的夫妇,面对自己莫名逝去的爱女她们脸上的悲伤是不可能用眼镜或者任何饰品就能掩盖的。 “女儿,我的好女儿!”妇人进入大厅,摘下墨镜哭喊着跪了下来。 那位先生连忙过去扶起抽泣中的太太,没有任何的安慰,只是对着遗像沉默着,他眼睛里复杂的感情让他一瞬间难以用任何词语去表达。 “第二次了,我们家枚枚怎么会这样命苦,大难不死却换来的不是应有的后福。”太太竭斯底里的哭喊着,这是她第二次为女儿办丧事了,这种感觉就像在她身上深深的插了一刀然后把刀子拔出来,等伤口还没愈合的时候再次在伤口上插上一刀,就是这种感觉,这种周而复始的痛让这位慈母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白先生示意身边的仆人扶起了身体瘫软的夫人,他安静的走到女儿的遗像钱凝望着女儿带笑的脸,手轻轻的抚摸着冰冷的相框,她的笑就这样被定格了,多希望将这个冰冷的玻璃框打碎后以后唤回女儿真真实实的笑脸,可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再也回不来的。泪水滑落,白先生脸上的泪水沿着手中的相框滑落,滴在女儿那灿烂的笑上,多希望女儿可以感受得到啊,父亲是多么的爱你,多么想念你啊。如果还能够回头,爸爸一定不会逼你学做生意了,绝对不会因为工作不陪你过生日了,不会再因为你的任性而大声呵斥你了,不会让奶妈陪你一起吃晚饭,不会让你一个人到的士尼去玩过山车,不会因为不能陪你看电影而包下整个场子让你一个人看、、、、、、、关于你的一切我都会好好去珍惜。“枚枚,我亲爱的女儿,爸爸不是不爱你,不是不关心你不在乎你,都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爸爸希望可以能够将生意做得更大更好,让我掌上明珠的你不用再受任何的苦,让你减少在人生道路上的磕磕碰碰,等爸爸退休了,你可以帮爸爸很好的打理生意,可以组建一个无忧无虑的幸福家庭,难道爸爸做错了嘛?女儿,就是爸爸做错了,爸爸忽略了你,回来爸爸身边好吗?我和妈妈都老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可以背着你满公园跑的青年人了,就当是心疼我们,你回来吧。别让我们这样痛苦的想念你,如果听见,回来爸爸身边。哪怕只剩下灵魂,我和妈妈一样陪着你,陪你一起吃饭陪你一起看电话,陪你逛街去公园,陪着你一辈子到老到死,好吗?”老人逐渐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和老伴一样,看着自己心爱的独生女一次又一次的报丧,这足以将他们所有的坚强信念都磨尽。 一只强劲有力的大手扶住了颤抖的老人,白先生回头,看见身边这样眼角泛着泪花的男人,他知道这就是那个足以让自己女儿付以生命去托付的男人。 “你就是梅夏。”白先生拭去脸上的泪水。 “是的,白叔叔您别太伤心了,白枚枚不希望你们这样的。”梅夏对老人只要安慰,他知道他无颜面对他们但是为了枚枚就算被老人大骂也好也一定要好好的照顾他们。 “其实我很恨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女儿就不会三番两次的离我而去。”白先生反过来用手使劲抓住梅夏的手,直到掐到梅夏的手痛到就要麻木他也没有移动一点。 “是的,我对不起白枚枚,您想怎样惩罚我处置我都可以,我都愿意接受。”梅夏地下头,他不敢直视白先生的眼睛。 “枚枚选择你,愿意为你付出生命,这是她的选择。虽然我们真的很痛恨你,但是她选择了,做父母的只有欣然接受,人都走了,就算打你杀了你,又能改变些什么呢?”白先生忽然放开了梅夏,叹口气,他对眼前这个女儿深爱的男人他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去面对。 “白先生,我知道不管我怎样去弥补枚枚都回不来了,但是我答应过她,我会好好照顾您老的,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我都会像您女婿、儿子一样尽心尽力的孝敬您们的。”梅夏诚恳的像白先生跪下,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代替枚枚照顾好她始终放不下心的父母。 “起来吧,孩子。感情这个东西是勉强不来的,如果你不爱枚枚,就强迫你做我的女婿你不会幸福我也不见得会快乐,何况枚枚已经走了,人死不能复生。你必须再去为她弥补什么,或许是我女儿一厢情愿罢了,你并没有错。”白先生扶起跪地不起的梅夏,他对这个女儿深爱的男人根本就怨恨不起来。 “就当我是您老的儿子吧,我发誓,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去孝敬二老的。梅夏自小父母双亡,枚枚又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枚枚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代替她照顾你们是理所当然的。”梅夏坚持跪地不起,他无法愿意自己给这两位老人带来的一切,在他们面前他就是一个千古罪人。 “起来吧,我答应你。以后你有空过来看看我们就好,另外,以后公司的一切我就把它寄托在你身上了。”白先生再次扶起梅夏。 “不,不,您误会了。我不是要您将公司或者任何财产给我,我只需要您给我一个尽孝的机会,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梅夏起来紧紧拉住白先生的衣袖,他不希望从白先生这里获取任何的东西,这样他对他们的愧疚将永远都无法偿还。 “孩子,只要你以后生活的幸福,枚枚在天之灵也会得以安息的。”白先生拍拍梅夏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白枚枚的葬礼,简单而隐蔽。除了梅夏和白先生一家知道这件事之外其他人都收钱封了口,白先生不希望这件事情外扬,他宁可让所有的人认定他的女儿死于意外车祸也不愿意将女儿离奇的死因告诉世界。参加完枚枚的葬礼,警察给梅夏传话,说小小希望见他一面。 见她,一个欺骗自己伤害自己的女人,一个让自己以为可以用一生去呵护的妹妹,这样的她成为梅夏不可启齿的痛。梅夏不知道见到这样一个可怕的她会不会让他精神失常失去理智,是她扼杀了活泼可爱的白枚枚,是她伤害了善良无辜的薇凉,是她撕毁了自己美好的幻想,是她让他失去了自我。还可以见她吗?还可以吗? 抽了一个晚上的烟,房子里布满了刺鼻的烟草味,梅夏蜷缩在沙发里,看着房间里关于小小的一切。她的画板,她的游戏机,她的黑板,她的房间,她的床,她的衣服,她的娃娃,关于她一切的一切,就像一种魔咒在他的身边萦绕。他的生命,除了她之外,他没有任何的亲昵感了,这就是亲人。不管现在的她就恶魔还是杀人犯,她仍然是他心中的亲人。就当是送别吧,彻底告别那个曾经让自己赖以幸福的亲人。 监狱,一个书写铁窗泪的地方,四处都是高墙和铁笼,那里充斥着一种莫名的恶臭味,看着沿途那些目光呆滞或者异常凶狠的罪犯,梅夏开始同情他们,一些失去自由被人像宠物一样养着的人们,多么可怜多么无助。 铁窗,铁窗的对面是穿着超小号监狱服的小小。她凌乱的头发像一个刚睡醒的小孩,稚嫩的脸上突显出很深的黑眼圈。 “梅夏。”小小先出声,她紧张的用小手捏了捏桌子。 “小小。”梅夏除了叫她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不叫小小,我真实的名字叫敬甜。”她深情的凝望着梅夏。 “好吧,敬甜。我对我父亲对你们造成的伤害深表歉意,但是你们对我这样穷追不舍的伤害,你们就没有一丝歉意嘛?”梅夏想起她和那些侏儒们对他和他整个家族的伤害,甚至觉得有些令人咬牙切齿。 “你的父亲对不起我们,报复也是我们村民子子孙孙应有的责任。虽然我们确实狠心的伤害了你,但是一切只是一场应有的报应,这不需要说抱歉。你知道我们村子一共死了多少人吗?他们是患了不同的病症而死的,是多么的痛苦,而他们的子孙后代又要遭受身体残缺或病痛的折磨,难道对于他们,一句简单的道歉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吗?”说到原则性的问题,小小不屈不饶,她始终觉得爱情之于,给予梅夏一家的惩罚这是罪有应得的。 “不和你争论这个问题,就算我亏欠了你们所有的人,你可以选择直接干脆了当的杀了我,为什么以这种方式进入我的生活,等我把你视为亲人然后再利用我对你的信任和依赖去伤害我和我身边的每一个人,是这样嘛?”梅夏痛恨她是这样自然的骗走了他的感情,这种亲人才有的浓于血的感情。 “是的,我很自私,我自私的想拥有你。我知道我自身的残缺注定我只能默默无闻的做的你妹妹,可是我无法容忍其他的女人介入你和我独有的生活。如果一定要委曲求全,我宁可毁了这些幸福的假象,不可以失去你,因为我爱你。”不难看出,小小的脸上浮现的那种情感丝毫不逊色于白枚枚对梅夏的爱,或许她真的很爱她,但是这样的爱却让梅夏痛不欲生。 “我不需要这样的爱,我需要的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妹妹。就算一辈子得不到爱也好,只要妹妹在身边我真的可以放弃一切,又何苦要逼我呢?”梅夏讲出了自己的心声,如果让他在爱情和亲情上座抉择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亲情。 “晚了,一切都晚了。我也多想做你的妹妹,被你无微不至的关怀着,哪怕真的永远都长不大也好,和你在一起的生活是那样的幸福快乐。”小小哭得像个泪水,她开始痛恨自己的自私,如果不是这样就不会让梅夏像现在一样厌恶自己。 “你太自私了,自私的潜入我平静的生活,然后让我把你当做我的亲人用心的呵护你照顾你,但却在我最依赖你的时候自私的离开,自私的破坏我所希望的幸福,你很自私,无论是敬甜还是小小,对于我来说你都是那样的自私!”梅夏摇摇头,他面对她那张无时无刻让他有所怀念的脸很是痛心。 “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小小哭的像个泪人。“我可以抱抱你嘛?从今天起你就彻底的忘记我吧,忘记小小的出现,就当是一个短暂的梦,梦醒了,你继续过你平静的生活,好么?”小小起身哀求道。 梅夏犹豫着,旁边的警官走过来:“不能够与犯人有身体上的接触。” 小小在里面哭喊着,任她如何挣扎警官奋力的抓住她的手脚,看着她这样梅夏的心隐隐的痛了下。 “警官,她只是个孩子,就算是一个侏儒吧,她对我造成不了什么威胁。求你了,就一个拥抱,我就马上离开,如果有什么后果一切我负责行吗?”梅夏开始向旁边的警官求情。 “警官,我知道我肯定是死罪,我对不起他,求你们给我一次机会,拥抱他一次,可能从此以后我永远都见不到他了,就一次一次好嘛?”小小哭喊着哀求,看着这动情的一幕警官开始心软起来。 “只能一个拥抱,你就马上离开。”警官把梅夏带到小小的面前严厉的说道。 “好的。” 此刻的梅夏感觉脚底下有千金绑住了一般,他始终无法轻易的抬起脚步往前靠近,哪怕只有几步的距离。 “哥哥”小小忽然扑了上来,他连忙蹲下将她紧紧抱住。 “对不起哥哥,小小对不起你,忘记小小,忘记关于我的一切,把属于我的东西都烧了,下辈子小小一定做你乖巧的妹妹。”紧拥着的小小贴着他的耳朵抽泣着说了一段话,然后梅夏感觉到有个坚硬的东西在他们紧挨着的怀里划过,他看见小小从兜里摸出一把削铅笔的小刀朝自己的心脏刺去。“妹妹”梅夏下意识的惊叫了一声,说时急那时快,梅夏用尽全身力气将小小的手歪向了自己的脖子“挟持我,出去。”他低沉的声音只有小小才可以轻易的听见。 “别动,他在我手里。”小小大声喝道。 所有警官慌了手脚,面对这个小家伙挟持着梅夏一下子竟然不知道怎样去制服。 “抱起我,好好的抱紧我,让他们放我出去,不然让你死的难看!“梅夏抱起小小,她尖锐的童声在房间里回荡。 “别冲动,别冲动,警官,救命啊!”梅夏附和的大叫起来。 警报拉响,瞬间来了好多的警察将两人重重包围。 “放些武器放了人质!”警察开始不断的劝说。 “你们放不放我走!”小小尖叫着,梅夏为了更好的配合他用力把脖子在刀口上擦了一擦,一阵撕裂的痛,梅夏的脖子撕开的口子开始流血。 “再不放人,我杀了他。”看见梅夏隔开的口子小小很是心疼,但是为了把戏做真她连忙对警官放狠话。 警官见情况不妙,不断的后退后退,一道道的监狱门打开,梅夏抱着小小艰难的被人群逼到了门口。“放我出去!”小小大叫一声。 警察让了一条道,梅夏小心的抱着小小跨出门口,一个劲的往外奔跑,中途截了一台车慌慌张张的上了车,被小小架着脖子的梅夏不要命的开车疾驰而去。 “你怎么样”离开的第一件事,小小赶紧在车上找了些纸巾帮梅夏止住伤口。一路上梅夏没有出声一个劲的开车,知道连续开过好几条隧道之后他才把车停下来。 “你赶紧走吧,这里比较荒,警察没那么好找。山上有一个隐蔽的山洞,之前我和一个采药人去那里过过夜,他晚上经常在那里制药的,你和他说是梅夏的朋友他就会招待你了。另外,等风声过后我会找人上山去找你并带你离开,但是在没有收到任何风声的时候你千万不能下山。”梅夏说完将小小放下车不等她吱声便驾车扬长而去。
 
上篇:第十四章 再见。天使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六章 逃离
点击人数(299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