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十六章 逃离
第十六章 逃离 文 / 绿豆芽 更新时间:2011-7-26 15:55:16
 
第十六章 逃离 逝去的感情是一滩水,无论是摊开还是紧握,都无法从指缝中挽留住渐渐流逝的海誓山盟。很多时候明知道自己回不去了,但仍然会选择苦苦挽留,哪怕挽留不住她(他)的心也要留个自己一个善意的谎言。 放下梅夏的小小奋力的把车往偏远的郊区开,一直开到被河拦截的尽头才慌乱的停下车。虽然这里偏远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梅夏知道警察根据卫星定位不会很久就会找到这里来的。梅夏四处张望了一下,随手摸起一块大石头朝自己的头狠狠的敲下去。血,被大石头击打的头立马溢出了鲜血,梅夏也随着那阵尖锐的痛后迷迷糊糊的倒下了。 医院,病房。狭小的房间里站了好些人,他已经昏迷将近一天了,许是自己下手太重,梅夏直到深夜仍然没有苏醒。 “梅夏,梅夏,如果听到你赶紧醒来啊!”薇凉收到消息之后和KK迅速赶到了这里,她拉着他的手喃喃自语。 “渴,好渴。”KK发现梅夏的眉头邹了几下,然后头也跟着挪动了下。 “他醒了。”KK立马怕怕薇凉的肩示意她。 “夏,你醒啦。”薇凉欣喜的看着微微张开眼的他。KK连忙递了杯水给薇凉,让她拿给梅夏。 “我怎么会在这?”梅夏摸摸头,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在医院里而且薇凉和KK也在。 “是警察在河边发现你把你送到医院的”KK见薇凉一下子没回过神来马上接上话答道。 “梅先生,你醒啦。”听说梅夏醒了,等候已久的警官马上凑了过来。 “是的,但头还是好痛。”梅夏皱了皱眉故做痛苦的表情想以此逃避警察拿犀利的眼睛。 “梅先生,我们只简单问几句话就会让你休息了。”警官连忙示意身边的警察拿出纸笔来记录。“罪犯挟持你后你们把车开到了哪里,然后你中途遇见了什么?最后又怎么会在河边被打晕。”警官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梅夏直飚冷汗。 “她挟持我后一直命令我开车,一下在荒芜的山头停下然后又前往另一个山头,转来转去我更不不知道她究竟要去哪里。一路上她一直用小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一刻也不敢松懈,知道来到小河边她让我停车。不一会来了一群和她身形一样的侏儒,其中一个比较高一些的侏儒说要杀了我以免留下祸根,但小小说念在于我有一些情份上就饶了我,后来就被敲晕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清楚了。”梅夏想想只能利用同伙来自圆其说了。 “哦,那就是说这帮侏儒还有同伙咯?他们往什么地方逃去你有没看到?”警官接着问。 “我被打晕了,之后他们去哪了我都不清楚了。去到那里没多久侏儒就从树丛中穿了出来,所以我更本无法确认他们从那个方向过来的。”梅夏刻意将大家的思路弄乱。 “嗯,好的,谢谢你。我们会根据你提供的线索去追查的,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你,你先休息吧。”警官拍拍梅夏的被子安慰了几句就和做笔录的警察匆匆离开了。 梅夏合上双眼,经过他的误导警察应该查不到小小的藏身之处,希望她可以平安脱险。只要保住她的命,其他的什么爱恨情仇都是后话了。 “夏,你好些没?”薇凉见他仍然紧闭双眼生怕他又有哪里会不舒服。 “哦,好些了。KK你送凉子回去休息下吧,我头有些痛,想一个人安静会。”梅夏意识到陪在他身边的薇凉和KK都很疲惫了,赶紧找个借口让他们离开,顺便也想一个人好好理清思绪应对接下来的事。 “我不累。”薇凉没有丝毫想离开的意思。 “我们去吃点东西吧,都一天没吃东西了,另外梅夏头痛着,让他安静的休息会吧,我们在这他会分心的。”KK好说歹说也想让薇凉出去吃点东西。 “薇凉,你和KK去吃点东西吧,顺便带点粥给我,我也饿了。”为了让薇凉出去梅夏也顺着KK的话说道。 听到梅夏想吃东西薇凉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她连忙收拾好包包和KK出门了,看来这招对她来说比什么都灵。 他们走后,安静的病房,梅夏睁开眼连忙摸手机给药伯打电话。药伯是梅夏来杭州偶遇的朋友,他家世代都是中医,为了研究中草药他大部分时间都隐居在山里。记得几个月前的一天下午,药王采完药下山被一条眼睛蛇咬伤瘫倒在路边,正好被开车路过的梅夏撞见了,梅夏二话不说便下车帮他包扎了伤口并按他的要求将他背到山上的木屋找到他的老伴用草药帮他医治。不放心的梅夏陪老伴把药伯送到他平时制药那个冬暖夏凉的山洞里过了一夜,直到药伯脱险后才离开,从此以后药伯就和他成为了朋友,闲暇时梅夏会过来山上陪药伯采采药聊聊天。 “喂,药伯,听见吗?我是梅夏。”接通电话梅夏连忙问道。 “哦,梅夏啊,你小子很久没陪我采药了哦~哈哈”电话那头药伯说话不急不慢。 “药伯,昨天下午有没一个小女孩到山洞里找你啊?“来不及寒暄,梅夏直入主题。 “小姑娘?没有啊,昨天下午我出去采药了,我老伴在山洞里制药,没听她说啊。”药伯一头雾水。 “没有?不可能啊。药伯,麻烦您帮我问下药嫂,现在就问下她。”听到药伯的话梅夏急的快要疯了。 电话里听到药伯叫老伴的声音,过了好一会传来两人的对话。“老伴,昨天下午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孩到山洞里来?”“没有啊,一下午我都在,没见着有人啊。”药伯老两口都被梅夏搞得稀里糊涂的。没等药伯将药嫂的话重复梅夏就立刻问道:“药伯,那山上还有没有其他的山洞?” “其他的山洞?有啊,山上一共有八个山洞,其中有三个是露天可见的,其余几个都是隐蔽在树林从草当中的。”药伯对这座山非常的了解,包括他现在用了制药的山洞也是经过几番挑选才定在那里的。 “药伯,我现在过来木屋找你,你带我去每个山洞看看,我找人!”梅夏用力掀开被子换上衣服出门,特意小心打量了下医院四周,见没人发现慌张离开。 冲出医院,为了不惹人注意梅夏特意找了台停在医院附近拉客的私家车送他过去,梅夏知道就算有人问司机他的去向因为自己非法营运司机也不敢承认透露任何消息,只会装傻否认。 “留个电话给我吧,这边偏僻很难拦车,我要回市区你就开车过来接我,来回程的路费我全付还多给你200,不过你要保证随叫随到。”下车前梅夏问司机拿了电话并吩咐司机随叫随到,梅夏不确定在寻找小小的过程会发生些什么,但为了缩短前往市区的时间这样做肯定是必要的。 “好,好,老板,我和我侄子早晚轮班的,和的是士一样,保证随叫随到。”司机拿着钱笑的合不拢嘴,好不容易给他逮了个豪客,虽然有点怪异但只要有钱赚就肯定不放过了。 梅夏下车飞速往山上赶,仅花了平时一半的时间便爬上山腰找到了药伯的木屋。 “药伯,药伯。”典型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药伯听到梅夏的声音赶紧和老伴出来迎接,“这么快就过来了。”药伯没想到平时陪他采药都气喘嘘嘘的年轻人今天竟这么快速度上了山。 “急啊,药伯,走吧,我们去找山洞。”梅夏还没喘口气就连忙拉着药伯往山里走。 “是什么人啊?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药伯始终不知道为什么梅夏会说有个小孩来找他,然后这孩子还失踪了,那他和这孩子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她,她是,”梅夏顿了顿,他甚至一下子不知怎样去形容她,究竟是自己天真可爱的妹妹还是那个害死枚枚的恶毒凶手呢?但小小准则自尽的那一刻叫他的那一声哥哥却轻易的将他对她的所以厌恨都摸得一干二净了。“她曾经是我妹妹”这样形容她比较合适吧。 “哦?曾经是你的妹妹?那她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的?”药伯看见梅夏那纠结的表情便没再关系上面追问下去了。 “她因为一些事情被人追杀,所以我开车把她送到山下让她去洞里找你,只有你可以救她。”梅夏隐瞒了一些事实,他不希望药伯让自己神经紧张的孩子竟然是一个臭名昭著的逃犯。 药伯摸了摸他的山羊胡没再往下问了,虽然他看的出梅夏心中藏了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个山洞比较显眼,是上山必经的路。”药伯指着眼前那个硕大的山洞在太阳的炙烤下连岩石都感觉火辣辣的。 “进去看看。”梅夏连忙走进洞里,这个洞因为长期曝露在太阳下暴晒所以里面像一个大火炉,踩着地面就是穿了鞋也能感觉到火烤般热辣。 “小小,你在吗?小小?”梅夏边四处寻找着,不放过每一个角落。 “在这的可能性不大,这太热了,人一刻也无法在里面停留。”药伯热的满头大汗。 “我们去下一个山洞吧。”梅夏溜了一圈没见人影连忙扶着药伯离开了山洞。 两人顶着烈日挨个把三个露天可见的山洞都搜了一遍,不是因为酷热难耐就是因为里面有毒蛇毒虫根本无法留人。之后,二人继续往树林的那些隐洞寻找小小的踪迹。 这边薇凉和KK吃完饭后提着打包好的白粥往医院赶,可回到医院却发现梅夏莫名的失踪,两人慌了手脚,在医院一番苦找后最终还是报了警。负责小小案子的警官第一时间来到现场,在病床四周认真观察了片刻“他是自己出去的,从现场的各种痕迹来看他走得很仓促,估计是受到什么威胁或者是遇到什么紧急的事情所以匆忙的离开了医院。” “会不会是小小又来威胁他?”薇凉很担心小小再对梅夏做出什么伤害他的事。 “不排出这种可能性,我们会派人跟进的了,另外你们两回家等消息,看下梅先生会不会于你们联系。”警官猜想,如果梅夏被人控制了,危机时刻或许会向朋友发出求助,所以还是让他们回去等消息比较好。 “那我们在病房等吧,有消息麻烦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薇凉瘫坐在病床上,不知道又是怎样一番惊心动魄她心爱的梅夏才会平安的回到她的身边。 梅夏和药伯几乎把所有的山洞都找遍了,但始终找不到小小出现任何痕迹。“梅夏,山都快被我们翻遍了,太阳也快落山了,这孩子是不是压根就没到山上来过啊?”两人翻遍了整座山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小孩的足迹,总不可能她是飞上山的吧,老人开始猜想或许孩子根本就没有上山。 “不可能,她肯定在山上的,她不上山根本没地方可去。”梅夏坚信聪明的小小明知山下警察在天罗地网的抓捕她,她肯定不会蠢到自投罗网的。 “那再找找吧。”药伯无奈的摇摇头,以他对这座山的了解,不可能有小孩上了山他会发现不了任何蛛丝马迹的。 手机铃声响起,还是那首有关幸福的歌。推开手机,来电显示:薇凉。梅夏犹豫了一下,薇凉肯定打来问他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诸如此类的话,但他现在没有时间去解释太多,他必须趁天黑之前找到小小。梅夏挂断了电话,继续寻找。 铃声再次响起,还是薇凉。还是和她报个平安吧,否则以她的性格可能会一直打下去打到他接为止。 “薇凉,我现在很平安,我忙着一件重要的事,什么都等我忙完再说。”没等电话那头说话梅夏就噼里啪啦的说的起来。当他急着要挂机的时候却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里的抽泣声。 “喂?”梅夏警觉的拿起电话紧贴自己的耳朵。 “夏,我下午收到你的信息说心情不好让我一个人来家里陪你,我就骗KK说回家休息去你家找你了。可我来到你家发现家里空无一人,然后我发现门被反锁了所有的窗也上了锁,电话线被人剪断了,然后小小的房门紧锁着不时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我好害怕,好害怕,你快过来吧!”薇凉急的在电话里狂哭其他,她无法预测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正因为这样她的心中充满了恐惧。 “你别乱动,我马上过来。”梅夏挂了电话落下药伯狂奔下山,看来小小真的没有上山而是回到了家里,不知道她又会疯狂的对薇凉做些什么,现在必须争分夺秒的赶到现场才行,梅夏立即拨通了私家车司机的电话。 小小目光迷离的看着房间里所有属于她的东西,这都是梅夏送给她的,特别是柜子里那两套黄色的亲子服,小小捧着属于梅夏的那件T恤深吸了一口气,宛如吸烟者将烟雾用力抽吸到肺部然后随着血液的循环扩散到身体各个细胞,她屏蔽掉洗衣液和本身衣服布料发出的气味尽情着吸允着属于梅夏身上特别的味道。许久,抬头看看床头的闹钟,时间差不多了,该有个了解了。小小从抽屉里摸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准备开门迎接恐惧难安的薇凉。 屏住呼吸,因为郊区进程有一段距离,就算司机以按要求增加了车速,但到达他家也差不多需要半个多小时。一路上梅夏一个劲的抽烟来抑制自己内心的恐慌,他不知道小小将会对薇凉做什么,他开始后悔自己对她的仁慈和溺爱,不应该如此糊涂的去相信一个背叛自己伤害自己的女人,把她当做妹妹或者亲人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她是魔鬼是杀人凶手这是无可厚非的事实。 一个急刹,在梅夏突然来袭的一声“停车”司机慌乱的拉了手刹,还没等车停稳梅夏夺门而出。小区楼下停了好几辆警察,围观的人也渐渐增多,梅夏感觉事情不妙,一个箭步跑进警戒线。 “先生,不能进去,里面危险。”警察拦住了奋力向前冲的梅夏。 “我是凶手的哥哥,让我进去。”梅夏疯狂的向警察吼道。 见状,警察请示了下旁边的领导还是给他放行了。梅夏来不及等电梯三下两下的往楼道上冲,不一会就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放下武器,立刻投降。”门口围满了警察,远远梅夏就听见有人拿着喇叭在一旁劝说。 梅夏拨开人群冲了进去“小小,放下枪!”客厅里,薇凉坐在矮凳上,小小站在沙发上用手枪指着她的脑门。 “她怎么会有枪?”警官转过头了询问梅夏。 “不知道,我也很想自己她怎么会有枪!”头皮发麻,谁知小小去哪里弄了一把手枪啊。 “小小,你为什么要三番两次的绑架薇凉?”梅夏向前缓缓的挪了一步。 “别过来,否则我让她脑袋开花!”小小用枪顶了顶薇凉的脑门,薇凉;立刻吓得脸色惨白。
 
上篇:第十五章 爱的放纵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七章 鱼的记忆
点击人数(300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