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二章
第二章 文 / 雅莎 更新时间:2011-8-11 8:49:43
 
第二章 天老爷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跳下床,从记忆中找到孤儿院的公共浴室,里头有块镶在墙上的大镜子,她往前一站,双眼暴凸。 那不是正是自己八岁时的样子吗? 命运是很奇妙的东西,当生命的齿轮插错格,一切将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洛芩生是被痛醒的,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像被车辗过般,痛到无以加复,尤其是脑子里,好像有几辆大卡车同时在里头轰轰作响,痛得呲牙咧嘴。 难受的张开双眼后,她看到孤儿院的院长正担忧的注视着自己。 她忙坐起身,看到四周是正是自己所熟悉的孤儿院环境,可好像又破旧了些,不过她更茫然的是自己怎会在这里。 她记得自己找了媚宝喝酒说心事,之后就离开了,在找工作的路途上,她意外的看见曾格钦,然后—— 双眼慢慢瞠大,难怪她会觉得浑身都在痛,原来都是她耍白痴的去撞人家的座车,她拉住院长的手。 “院长,我……”她不是应该死掉了吗? 只见院长蹙着眉头瞪着她,“芩生,你太不乖了,院长警告过多少次了,旧院址的房子很危险,你还跑去那边干什么,这次幸好只是从二楼掉下来,要不然你都没命了。” 被斥得有点莫名其妙的洛芩生傻住了,“我没有啊,我会晕倒应该是撞车,不是从二楼掉下来啊。” 难道撞了车之后她又跑去从二楼往下跳?而且旧院址不是早就已经拆掉改建了吗?怎么还会有旧院址? 洛芩生越听越糊涂。 “撞车?你居然还想着这么危险的事?我的上帝,怎么会有这么难管教的孩子。”院长深吸了口气,摆正脸孔再次面对芩生。 “以后都不许再想这些了,先去洗澡,再出来和大家一起吃饭,知道吗?”院里有太多的孩子,院长根本无法全心顾及一个,加上孤儿院经费拮据,也没有钱多请人帮忙,所以院里的事情,几乎都是由院长亲自处理的。 也因为这样,她只能把关心平均分给每个孩子,确定芩生没事之后,她要做的就是出去端饭出来给孩子们吃。 芩生微张着小嘴,忽然发现什么似的,不可思议的看着院长,“院长,你好像年轻了十岁耶。”难道是抹了什么神奇保养品,比如三分钟还原青春之类的? 闻言,院长严肃的脸有了一丝丝裂痕,“你这孩子,就是嘴甜,好了,赶紧下床去洗洗。”院长温柔的摸摸她的小脑袋,“以后要当心点,院长分身乏术,没办法一直追着你不让你出意外的,知道吗?” 洛芩生点头,“我以后不会再发生同样的错误了。”拿生命开玩笑是最无知的行为。 她已经十八岁了,早就应该好好照顾自己,这次会去撞车虽然一半是金钱的压力,一半是酒精发酵的后果,但她还是得反省自己愚蠢的行为,因为她的无知,不只害自己受伤,还害了曾格钦,不知道他有没有怎么样。 屈腿,她想下床,却颚然的发现自己的一双长腿居然变短了?! 她震惊的瞪着那双腿好久,然后又伸出双手,她再次傻住了,居然连手也缩小好几号,她赶忙又翻翻右手手臂,那里原本应该有块被石头嗑到的疤痕,果然……没有了?! 天老爷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跳下床,从记忆中找到孤儿院的公共浴室,里头有块镶在墙上的大镜子,她往前一站,双眼暴凸。 那不是正是自己八岁时的样子吗? 难道?一种可怕的想法在脑海里生成,她拼命咽咽口水,她缩水了? 可也不对啊,刚刚院长的样子也是她四十八岁的样貌,而她现在应该有五十八了。还有这里的场景,也是她八岁时的样子,难道说,她回到八岁的时代,却拥有了十八年的人生历练? 靠,这真是刺激,刺激得她想回去睡一觉,看是不是在做梦。 等一下,如果她回到八岁,那也就是说她的人生可以重新来过?那她也不用还曾格钦那些巨款。 太好了,芩生欢呼一声,决定接受她的人生将由八岁重新成长的现实。 不过,最后为了慎重起见,她还是决定去翻翻日历,而事实证明,她的确还原到八岁了。 既然命运给了她重新来过的机会,洛芩生当然要好好计划自己的未来,以前八岁的自己就不懂得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才会落得成绩烂的下场,那现在当然是不能重蹈覆辙。 而且为了避免将来再遇到类似的曾格钦事件,她要努力赚钱。 于是,院长眼中跌了一跤的洛芩生在一夕之间变得成熟起来,她不仅懂得要读书,要学知识,而且还注意着商业频道的动态,俨然要赚大钱似的,不再跟别的小朋友玩耍,而是在关在房里学习。 原本以为洛芩生已经将自己的人生道路规划好了,她要努力打好学习基础,以便于在院长将她送到国小时能直接跳级,早早拿到高中毕业书而努力加强学习时,一个意外打乱了她的全盘计划。 星期天的早上,一辆高级罕见的进口宾士车停在了孤儿院的门口,院长用最短的时间把院里所有的八岁大的女生都集中起来排排站。 洛芩生因为好奇,也因为是同龄里个头最小的那个,所以她排在了最前头。 她好奇的看着宾士车的司机车了车,绕过车头后,恭敬的拉开车门,手掌顶到车门口的顶部,迎接尊贵的有钱人家下车。 车里的人长腿一跨,黑色的球鞋首先跃入视线,紧跟着那人弯身出了车门,颀长的身姿马上赢得孩子们的仰观,顺着那条长腿往上,是白色的休闲外套,再上去则是—— 喝。 洛芩生微微抽了口冷气,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瞬间夺走了她的呼吸。 虽然那张脸不似三十岁时那般沉稳、成熟,也没有那种可以以眼杀人的特技,但那种睥睨世间一切的傲然神色和那隐隐透出的阴凉,还是让洛芩生找到了二十岁和三十岁的他所拥有的共同气息。 可是,为什么曾格钦会出现在这里? 凭着对记忆中的模糊记忆,曾格钦应该只有在她五岁时来过这里,八岁应该没有来过吧。 “曾少爷。”院长上前几进,礼貌的欠欠身后又说,“院里八岁的女孩都在这里了。” 冷傲的点点头,曾格钦没什么表情的走了过来,他冷冷的扫过所有孩子们的脸,“我不要那种爱撒娇、耍任性的女生,有没有成熟点的。” 成熟点的?院长的脑海里瞬间闪过近几天来洛芩生的行为举止,敲定人选后,她食指指向洛芩生的方向。 “你要去哪里?” 听到冷沉的问声,想落跑的洛芩生浑身一僵,因为十八岁的记忆而有些心虚的她嘿嘿傻笑,“厕所,人有三急嘛。” 二十岁的曾格钦除了比三十岁的他稚气一些,却已经比十七岁的他成熟很多,俊美优逸的外形依然是最吸人眼球的聚光体,但有过经验教训的她,已经决定不再犯同样的错误,所以打确定来人是曾格钦后,她的眼睛就没敢再往他身上瞧了。 一个八岁的孩子居然能有如此熟练、流利的语气,着实让曾格钦很惊讶,他霸道的命令道,“回来。” 不安的抓抓腿侧,洛芩生考虑着要不要过去。 她实在怕死了命运会再捉弄她一次。 不过重生之后,她立过命,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就要从根本做起,也就是首先要改掉自己以往那种怕事的性格,也要学会遇事不避,有事别怕事。 “你耳聋了还是没带耳朵出来,要不要回宿舍去找回来。” 洛芩生翻翻眼,这话还真是亲切的耳熟,她咬咬牙告诉自己,洛芩生,命运既然给了你机会,就要颠覆以往。 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她用力转过身,“曾少爷,我耳朵有带出来的,请吩咐。” 话说了出口,洛芩生才发现,其实不难嘛,那以前的自己到底是在怕什么。 既然现在她克服了胆小这个缺点,接下来要做的是改掉看到帅哥就犯花痴的毛病,给自己加油打气之后,她斗胆挑高右眉,偷觑着已然不理她,转而跟院长商讨事情的曾格钦。 不管什么时候看到这张脸,不管从什么角度看,都很帅啊,一时间,洛芩生又犯了同等的错误,再次把人看痴了。 霍地,正和院长吱吱唔唔的曾格钦不经意的瞟了她一眼,她心一跳,双肩颤动了下,明显的是被他吓到。 “哐”一声,她身上的东西也掉了下去,她低头一看,那是六岁时她的好朋友柳小语送给自己的离别礼物。 柳小语是被柳妈妈寄养在幼育院的乖巧女生,好像是因为她妈妈要忙着赚钱,没时间照顾她才把她送到幼育院的。 在她们相处的那一年,她和小语特别投缘,很快就成了好朋友,而就在去年,也就是她七时,小语被一个叔叔带走了。 当时,她留下这块玉矶子给自己作纪念,也是要作为将来相认的一个标记,而她同样留给了对方一条银项链。 因为再次看到这块玉矶子,洛芩生想到了柳小语,思念之情突然涌上胸口,不知道小语在哪里啊。 “这玉矶子是你的?” “什么?”突然被发问,洛芩生一下子没听清楚,只能疑惑的对上曾格钦难测的双眼。 “它是你的?”曾格钦伸手不顾她的阻挠,无礼的将玉矶子拿到眼前观看着,而被人抢走东西的洛芩生直觉的想要抢回来,于是就看见她小小的身子一直拼命往上跳,小手也在半空中挥舞着。 曾格钦根本没把她的举动放在眼里,凝着玉矶子的双眼冷了几分,“这东西放在女儿身上,分明就是居心不良。”冷冷的扯了扯薄唇之后,曾格钦盯着洛芩生看的眼神很恐怖,像是要把她掐死般冷酷。 这个玉矶子原本是父亲的收藏品之一,他一眼就认出来了,所以也更不悦了。 机伶地打了个冷颤,感受到危险的洛芩生赶紧后退三步,瘪嘴委屈道,“还人家嘛……” 之所以在他淫威的瞪视下缩脖子,绝不是因为她孬,是他身后代表的身份太强势了,硬上只会让自己受伤,所以她聪明的退出危险线内。 曾格钦握着玉矶子的手掌微微泛白,这块代表耻辱,象征他家庭破灭的玉矶子就在他眼前,他恨不得捏碎它,还有眼前这个代表父亲不忠的杂种,都该消失。 可是,爷爷的命令不得不从,曾格钦冷冷抛掉手里的玉矶子,转身对院长说,“现在不需要她去当小保姆,她就是爷爷要找的人。” 原本是他是想先找个成熟点的孩子回去,好便日后去让那个女人的女儿不要太过于放肆,不过既然他看上的人和那个女人的女儿是同一个,那就没必要了。 “嘎?”她是不是被决定了什么? 刚捡起被坏蛋曾格钦扔掉的玉矶子,洛芩生听得有些迷糊,“什么意思?” 曾格钦以鼻孔睥睨着她,“恭喜你乌鸦变凤凰。” “是麻雀变凤凰,你有没有好好读书。”她下意识的纠正他,接着又抗议,“我才不是麻雀。” 直到这一刻,曾格钦突然有种感觉,带这个女孩回去,自己的生活可能不再平静了。 还这么小,她就懂得看人脸色,知道他要变脸就跳离得那么远,但是,隔岸捋虎须并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关于这点,在不久的将来,他会让她清楚到后悔。 被强制性的带走,洛芩生心里很不安,但她小小的身子根本反抗不了什么,所以只能被带到车上,踏上未知的途中。 心里虽然有点怕,洛芩生还是习惯性的倔着性子,不让不安和恐惧出来见人,她只是不安的东瞟西瞧,转移注意力。 洛芩生,不要怕,他又不会把你吃了。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被扔下车,洛芩生看着触目所及的荒地,心里的不安更甚,他不会是要做了她吧? 越想越可怕的她直觉的要缩回车子里,衣领却被人拎住,她回过头一瞧,是曾格钦,而他的脸现在阴沉得可怕。 晚风拍打着人,打乱了他一头浓密的黑发,立体的五官因为刻意的绷紧和眼里的暗沉,让他看起来像有着阿波罗俊美脸孔的阎罗。 如果他头上再长两根角,嘴角再插上两颗尖牙的话,洛芩生敢肯定,自己一定马上晕倒。 可是,可是,心底有个小小的声音响了起来,被狂风打乱的黑发在风中风扬着,有几缕发丝盖住了他的前额和双眼,这样的他,又有着狂野不羁的气息,他更像个让人抓不住,摸不透,充满魅力却又极度危险的男人。 真的……好可怕! 她缩缩肩头,好想哭,可又不想让自己的脆弱暴露在他人眼前,于是只能一直抽噎着鼻子,“我还不想死。”脑海中的他,已经妖魔化了,洛芩生想到十年后那个逼着自己还钱的恶魔,内心的畏惧油然而生。 他也说过了,自己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何况她又欠他那么多钱……不知不觉,洛芩生的思绪又回到了十八后自己的处境,“我真的没有钱还你……” 听得断断续续的曾格钦压根儿不想懂她的话,他只是拎紧她的衣领往下拉,而她不死心的右手还扳着车门,大有死都不下车的决心。 眼里闪过不耐,曾格钦无情的伸手将她的手指扳回,右手拎她,左手推她往山道走去,而就在这时,山上正好使来一辆越野车,洛苓生双眼一闭,死定了。 他肯定是要制造车祸,就像她撞他一样…… 等了很久都没有预期的痛楚,洛芩生悄悄张开右眼,就见曾格钦正冷冷地瞅着自己,她心一跳,有些被吓倒,“干、干什么?” “上车,还耍什么宝,要本少爷抱你上去不成。” 张开左眼后,洛芩生看到那辆车已经停在自己身前,她小腿一跨……小腿? 对啊,她现在是八岁的洛芩生,不是十八岁的洛芩生,她在错乱些什么啊。 果然,跟曾格钦在一起,就是容易“凸槌”。 “不敢不敢,我这就上去。”她扬高嗓音,又找回“真正的自己”,兴奋的忘记自己有可能还处在危险中,小小的身子自动自发的爬上越野车。 重生最大的麻烦就是身子小了,很多事情做起来都不流利。 明显感觉到她性格变异的曾格钦难得出现怔愕的神情,这女孩反反复复,性格变来变去不说,智商也跟着在成熟与幼稚切换,诡异,值得深究。 对于曾家的富有,洛芩生再次叹为观止。 能包起整个半山腰的地块,就足见曾家多有钱了,之所以知道这点,是因为在来的山路上,她看到一块写明“私人领域”的牌子,也就是说,从那块牌子以上的山地,全部都是曾家所有。 更让她惊叹的还是穿过枫林后的景观,那是幢中古世纪欧洲风味的别野,贵族、奢侈四个字马上跃上脑海,只是感觉阴森了些。 在曾格钦的带领下,她慢慢踏上长长的石阶,这么崇高的别墅,果然不是她这种麻雀能攀上的,难怪曾格钦会说她是乌鸦了。 《金包银》果然很写实啊,曾格钦和她就是两个极端,一个有钱到会被金子砸死的少爷,和一个没馒头会饿死的穷苦孤儿…… 真的会让人自卑啊。 摇头晃脑的自怜着,脚冷不丁的踏空台阶,差点摔她一跤,千均一发之际,她的衣领被人拎住才得以保持平衡,只是那个好心人又拿冷言语当利箭的扫射她。 “你在自怜自艾什么,想摔断脖子就直接滚下去。” 曾格钦见她稳住步伐后便放开她,长腿一跨,走在前头,那优雅的步伐和尊贵的气息立刻吸引了洛芩生的眼球。 这世上,怎么可以有这么完美的男人?洛芩生又看痴了。 “小姐,进去吧,老太爷在等你呢。”站在后头的司机见洛芩生傻傻的站在门外,出声提醒道,“老太爷不喜欢等人的。” 洛芩生奇怪的眨眨大眼,“他等我?为什么?” “小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吗?”司机讶异地问,这位小姐看起来人小鬼大,聪明会看人脸色,怎么会不知道? “是不清楚啊。” 她稚嫩的嗓音和那双眼睛真的很不相符,司机再次感叹,在孤儿院长大的小孩果然都比较早熟,这个小姐真让人疼惜。 “小姐还是赶紧跟着少爷去见老太爷吧。”司机赶紧催促,怕自己会说错话。 也许曾家根本没有要小姐以曾家的人的身份住在曾家。 洛芩生敏锐的感觉到司机的顾忌,她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不能说,那么不是代表她的处境更危险吗?才这么一想,身体就自动自发的做出行动—— “回来。” 双眼一闭,被前面的曾格钦发现了。 可怜的洛芩生又被人拎着衣领走,重生最大的坏处就是身子太弱小,总要被人当小动物似的拎来拎去,一点儿自主权都没有。 而且这个拎她的无礼男人,还是她一直心心念念的王子,真的让她很郁闷。 “曾少爷。”她回头给了他一抹灿笑,可惜冰山永远是冰山,还是跟普通冰山不一样的人体冰雕,连阳光普照都软化不了的那种。 曾格钦冷冷的瞪着她,又用他那低沉冰凉的语气警告,“不要再挑战我耐性。” 如果不是爷爷一直要找她回来,曾格钦根本不会放这么多耐性在她身上,性格冷僻的他一向不喜与人交流,何况对象是一个八岁大的孩子。 耐性被用光,他不再客气,直接拎着她的衣领往屋内走去。 洛芩生先是挣扎着要脱离他,才挣扎了两下,她便被屋内的高贵的设计装潢吓得噤声。 太有钱了! “哥。”突然,一个斯文的声音插入,洛芩生下意识的往来人看去,那是个有着斯文面孔的男子。 曾格钦冷冷瞥了那人一眼,又拎着她朝前,那人又开口了。 “哥,对小孩子不能这样,她们都很脆弱的。” 曾格钦冷冷的勾起薄唇,“对非常人就要用非常手段。” 非常人?她吗?洛芩生还真有点迷茫,就她突然就回到八岁这件事,她的确是非常人。 想到这里,洛芩生点点头,算是同意自己是他口中的“非常人”。 曾格凡温和一笑,顶顶金边眼镜后,他伸手右手,“如果你怕她乱跑,我牵着她一起去吧。”一会儿如果在里头发生些什么,他也可以了解一下。 曾格钦不悦的皱起眉头,“你太闲了不成?” 曾格凡还是笑得一脸无害,“功课刚做完,所以出来走走。” 冷瞥了堂弟一眼,曾格钦并没有放掉洛芩生,而是继续往书房去,“管好你自己的事。” 收回手,望着堂哥远去的冷漠背影,曾格凡唇边的笑容始终没有掉落,“那我去喝茶。”他的声音很轻很淡,像是说给自己听的,直到抹高大的身影在转角处消失,他又自言自语地笑说。 “以后这宅子怕是会热闹了。” 这是间冷硬的书房,在摆满书本的咖啡色书柜和褐色檀木桌后,坐着一个表情肃穆的老人,洛芩生打从进书房之后,洛芩生除了一开始偷瞄过他一眼后,就没敢再看他。 那个老人,比曾格钦还可怕。 那如炬的目光严柯又不留情,凛冷的脸说明他是个不容易妥协或让步的人,那咄咄逼人的视线更像是要将人给凌迟了般,即使不去回视,洛芩生都能感觉到他的瞪视。 不自不觉地,她依懒性的往曾格钦身后缩,再怎么说,曾格钦都是她的梦中情人,比起那个老人家,她当然会觉得梦中情人亲切一些。 小小的身子才缩在那两条修长的双腿之后,小脸才要往后挪时,身子顿时被人一扯,紧跟着后背又被无情的推了下,因为本身身子骨就弱,加上男人的手劲又大,她一下子被赶到了书桌前。 好无情的男人!过程中一点儿都不手软。 没想到曾格钦从小就是这样冷血,收回错愕、慌乱的眼神后,她站稳身子后,想也没想的就要转身逃开。 “再跑就打断你的腿。”曾格钦冷硬的威胁阻止了她的脚步,她顿时僵在房中,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曾老太爷朝孙子开口,“把她拎过来。” 拎? 洛芩生刚想开口抗议,衣领又被人提着走到书前,已经习惯了用这种方式走路的她,认命的垂下双肩,任凭王子搓圆捏扁。 “叫什么名字?”曾老太爷的声音苍老有劲,他上下打量着书案前矮小的身子,眉毛越拧越紧。 被曾老太爷嫌弃的眼光刺到,洛芩生缩了缩小小的身子,嗫嚅的回答,“洛……芩生。” “以后你就在曾家住下来,名字还是洛芩生。”很快的,曾老太爷做了决定,也给了她一个重新的身份,“我会请家庭教师从小培训你,将来你就替曾家做事。” 话落,曾老太爷转而看向孙子,冷漠的声音并没有因此而软化,“以后她就是你的事,管好她,别让她有恃无恐。你们可以出去了。” 曾格钦浓墨的黑眸闪过一抹异样的黯光,他抓住洛芩生的手臂,带她出了书房。 走出书房后,曾格钦将人扔给管家后,便开车出了别墅,望着他绝尘而去的跑车,洛芩生的心无端跟着冷了下来。 潜意识里,其实对她来说,曾格钦还是梦中的那个王子,能有和他接触的机会对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毕竟碰触偶像的那种心悸,一辈子都忘不掉。 “小姐,老爷交待了,今晚你要熟记曾家的规矩,明天早我会请礼仪家教抽查。”管家刻板的交待上头的任务,“有一件事要事先跟小姐说一下,身为淑女,愣愣地瞪着某个焦点看很碍雅观,请小姐以后注意一下。” 管家叫老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男人,中规中矩的西服是他身份的象征,鼻梁上那幅老太爷亲自买来送他的眼镜,是他在这个宅子里佣人们权威的代表。 洛芩生回神,“我哪有愣愣地盯着某个点看,那是发呆。” “那就请小姐尽快改掉发呆的毛病,从今天起你的言行举止也将关系到曾家的门风。”洛芩生的身份虽然没有被肯定,但大宅里的人都心知肚明她是怎么来的。 洛芩生下巴一掉,丰嫩的红唇吐出与稚嫩嗓音不相符的话语,“人都有自主权的,我为什么不能发呆,那是人情绪的一种,是反射性的反应欸。” 管家精明的老眼闪过一抹惊奇的光芒,一个八岁大的孩子居然能说出这种话来,看来,这位小姐和少爷一样,都是少年老成的人。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应该关心的事,他的任务是把老太爷的命令执行好。 “小姐以后如果没有纠正错误,还明知故犯的话,依老太爷订下的家训,要惩罚小姐一天不能吃饭,这是针对发呆这种失仪行为的惩戒。” “一天不能吃饭?”听到不能吃饭,洛芩生的反应很大,“我过去就是因为没有饭吃,没补充营养,到十八岁还只有一米五的身高,不行,你不能不给我饭吃。” 一紧张,洛芩生抓住管家的裤头抗议,“我要饭吃。” 管家低睨着这张稚嫩的脸,短短的头发,瘦瘦的脸颊,一双大眼闪着激动的光芒,如果不是她从小就吃苦过来,管家着实会很震惊一个小女孩居然能如此流利的说出这些话。 八岁这个年纪,以孤儿院的条件,应该还不能送她去学校吧,所以这更让人惊讶了。 不过还是那句话,虽然他有满肚子疑问,却还不会问出口,那是小姐的私事。 “小姐,你还不到十八岁,身高还很难说,如果小姐不听话的话,恐怕到十八岁都不会长到一米五。”管家陈述事实。 洛芩生皱掉整张脸,“那得多惨,我才不要,好吧,我以后会尽力改掉发呆这个毛病。”既然现在已经跟王子住在一起了,那么以后就能经常性的和他碰面,那她就不会再看他看到呆掉了。 嗯,看来她得打翻之前的不再看他这句话,毕竟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既然想要脱胎换骨,那么就要改掉以前所有的坏毛病,而且还要努力成为上流社会小姐最顶尖的那个,这样一来,她就配得上曾格钦了…… 配得上? 她居然想到这里来? 天,多可怕的想法,她居然想和他在一起? 洛芩生有些慌,她应该做的是认清事实不是吗,可和他在一起的心反而更强烈了,因为她有了重生的机会,因为命运给了她全新的机会,十八岁的思想,却是八岁的身体,未来的道路还很长,生命的无极限还不知道。 所以,她更坚定了要爱他的心。 爱?难道在不知不觉中,她对他的感觉,已经从“偶像”演变到“爱”了? 管家对于洛芩生再次的神游太虚很不悦,“小姐,容我再声明一次,从这一刻起,如果小姐再发呆一次,那么就一天不能吃饭。” “我要吃饭,现在就要吃。”听到吃饭,她回过神,小小的手掌抱住扁平的肚皮,瘪嘴装可爱,“肚子好饿。” 管家浓眉一皱,“小姐,撒娇不是你要学的功课,以后不能再露出这种表情,老太爷看了不会高兴的。” 老太爷说过,曾家的人,全部都得是傲骨,谁敢在人前露出脆弱的一面,就是该死。 小脸微微一僵,生平头一次学撒娇的说……鼻子一酸,她果然注定没有人疼,居然勾不起别人的恻隐之心,她好差劲…… 明显感觉到小姐小脸的变化,管家如峰的眉头高高堆起,“小嘴,抽鼻子非常丑,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这下,洛芩生泪水扑簌扑簌往下掉,颤动的肩膀是因为拼命压抑着声音的结果。 “小姐。”管家的声音冷了好几分,“你这样太幼稚了。” “我本来就是幼稚生哇啊……”突然想任性一回的她,不顾三七二十一的直接开嗓大哭,顺便宣泄一天的不安和绷到最高点的神经。 不过三秒钟,一个更尖锐的警笛声响起,洛芩生傻眼的望着在眼前突然出现的一队全身装备的队伍,骇到连哭声都吞回肚子里。 是大地震了,国防部现身救民? “这是怎么回事?” 忽地,那支队伍立正站好,曾老太爷从走廊深处缓缓走了过来,他锐利的双眼狠厉地瞪向洛芩生。 “哭天喊娘的,还惊动到保全,一点儿教养都没有,老孙,依照规矩处罚她,还有,今晚之后,如果她再有类似的错误,就直接体罚。” 曾老太爷是个传统教育下的男人,他坚信,孩子要从小管起,要从“打”开始教育,不吃点苦头,又怎么知道要从哪里改进。 “是,老太爷。”管家从命的低下头。 “我……”洛芩生开口想说些什么,嘴巴却被一只大掌捂住,下一秒,身子也被人从后面扯住,她一惊,想挣扎,一只手掌扣住了她肩头,动也动不了了,只能拿一双惊恐的大眼瞪着前头有着深邃法令纹的老太爷。 “孙菲,小姐的生活起居暂时就交由你全权负责。洗好澡后就回房背规矩,今晚你要督促她把曾家的家的规矩都熟记起来。”管家对着洛芩生后头的女佣交代。 接到命令后,孙菲半拖半压的把落芩生带走了。 管家扬手,那支突然出现的队伍又如出现时那般迅速的消失。 在浴室里和人高马大的孙菲大战了三百回合,洛芩生还是在难为情中让她把自己给洗得干干净净,要命的是,被人伺候的过程并不舒爽,孙菲的手劲差点儿没把她扒下一层皮。 坐在软软的床上,洛芩生怀里抱着厚厚的一大本曾家家训,孙菲则站在床头,拿一双眯眯眼看着她。 孙菲是个年仅二十的女佣,因为爱吃,经常都是负责扫掉饭桌上的剩菜剩饭,长久下来,她的体格以惊人的速度膨胀着,以至于她年纪轻轻的,便有超过一百八的吨位,所幸她的海拔也不低,否则就真成了一颗圆球了,不过以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那个结果还是很可观的。 就是因为过胖,孙菲的五官都快被挤到一块儿去了,也压小了她的眼睛。 还有就是,孙菲其实原本是厨房里管馊桶的女佣,会被调上来伺候洛芩生是因为女佣人手不够的关系,再者,孙菲是管家的……孙女。 以曾老太爷严格的制度,像孙菲这种不合格的吨位,肯定是不会被留下来的,如果不是管家和老太爷有那么点交情的话。 “赶紧看。”看到小姐又盯着自己看了,孙菲粗粗的手臂往洛芩生腿上的书一拍,痛得洛芩生疵牙咧嘴。 “孙菲,你有没有想过要减肥?” 孙菲横了她一眼,“我这样很好。”人生最大的乐事就是吃,她每天晚上都抱着鸡腿睡觉,所以每晚她都做了美美的梦,醒来时鸡腿也剩鸡骨头了。 她敢肯定,天下没有比她孙菲更厉害的女人了。 洛芩生耸耸肩,好吧,人家喜欢就好。打了个哈欠,她低头看着腿上的书,曾家礼仪规范册,真的是好大一本啊,她怎么看得下去,何况她今天又累了一天,还可怜的没饭吃。 曾格钦也是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长大的吗?所以他的性子才会又硬又冷,跟臭石头一样,而且她发现他的眼睛里从来都没有温情,很空……心,抽痛了下。 洛芩生惊愕的发现,她竟然在心疼他? “小姐,你又发呆了。” 孙菲过大的手劲把洛芩生推倒在床上,小脸埋进软棉的薄被里,她感受到脸下的触感如天鹅绒般丝滑。 “孙菲,我不认识字。”她闷闷的声音从被褥里传出。 孙菲这才恍然,“小姐你早说嘛,我识字,我念给你听,你要记住哇。第一条,见到长辈时,要毕恭毕敬,不许插嘴,不许顶嘴,长辈没有问话,不许回嘴;第二条,吃饭时,要守好国际礼仪标准,不能发出任何包括嚼食物的声响;第三,走路时……” 写这本规范册的人一定很龟毛,洛芩生咕哝一声,小脑袋一转,侧脸转向孙菲的另一侧,厚重的眼皮开始慢慢往下掉。 没饭吃,她就睡觉吧。
 
上篇:第一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点击人数(350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