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三章
第三章 文 / 雅莎 更新时间:2011-8-11 8:50:05
 
第三章 “女鬼?三更半夜里,除了你这只小鬼,还哪来的女鬼,滚回去。” 清晨的曙光穿透蕾丝白纱,唤醒床上的人,嘤咛一声,床上小小的身子一个大翻身,被子被踢卷下床,床上娇小的身子打横睡在床中央,虽然不至于四肢大开,毫无形象,但卷高的衣角,也充分说明她有多不淑女。 缓缓地,她勾着唇角,在满足中张开双眼,清晨的缕光让和一夜的好眠让她暂时忘记自己的处境,她想,一会儿起床后,她要先喝杯热奶,身子向左侧一翻—— “哇——”霍地,她小小的身子像给雷击到般从床上弹起,被赫然出现在床头的黑影惊到滚下床的另一侧。 “昨晚睡得好吗?” 一个又冷又柔的嗓音传来,洛芩生一怔,这个嗓音好耳熟,她抬头一看,是曾格钦。 莫名地,她心安了。 “给我滚过来。” 感到他话里的不耐烦,洛芩生用最快的速度爬到床的左侧,他的跟前。 “曾少爷。”她像个乖孩子般正襟危坐,小脑袋仰得高高的,对于能在醒过来第一眼就看到他而感到欢喜不已。 以后的生活,如果天天都是这样的话,那该有多美好啊。 曾格钦后退一步,他身后的孙菲赶紧凑上来,“小姐,你晚起了三个小时。” 洛芩生揉揉眼睛,“现在几点?” “七点了。” “那还很早啊。” “可是老太爷的订下的规矩是,每天早上四点钟就得起床,而且小姐昨晚也没有好好记住老太爷订下的规矩。”孙莫提醒。 洛芩生看到曾格钦的脸越来越冷,心也跟着提到老高,她嗫嚅开口,“那个,昨天比较累,又没吃饭,还有不识字……”不识字绝对是骗人的,可是她现在的年龄是八岁,说她认了一大堆汉字,会更骇人吧。 “你这是在找借口?”曾格钦挑高右半边的眉毛,冷冷的问。 洛芩生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我不敢。”怕他不相信,她的双手也加入摇晃的行列中。 曾格钦这才收回冷厉的视线,“下床。” 她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下了床,两腿站得直直的,等他命令。 “刷牙洗脸之后,到书房来。” “吃早餐吗?”她急急地问,因为肚子好饿,饿到难受。 “你犯了错,今天都不许吃饭。”他没有同情心的说,“快点去。” 委屈的缩了缩肩膀,她嘟着嘴往卫浴室去,孙菲赶紧追过去,“小姐,不能噘嘴啊,你赶紧收回去,不然让老太爷或者别人看到的话是要打嘴的……” 洗漱之后,回到房中的洛芩生看着空空的房间,“曾少爷呢?” “小姐,管家说,你以后要跟着我们叫少爷‘少爷’,不要再叫‘曾少爷’了。” “孙菲,你话好多喔,我一下子记不了这么多嘛。”她现在才八岁,应该享受跟人撒娇的权力,可是这既定的场面,让她什么都做不了主,连言行举止都不在自己掌控之内。 “那小姐要慢慢习惯了,好了,我们到书房去吧,如果太晚去的话,会惹少爷不高兴的,到时小姐又要挨罚了。”孙菲抱起芩生,往床上一放,帮她换好裙子之后就带着她往书房去。 在这个大宅子里,中有尊贵的老爷、少爷、小姐,没有撒娇的小孩,希望小姐要认清这个事实。 轻叩了两声门,孙菲推开书房的门,“小姐,进去吧。”待洛芩生走进之后,她又将门关上。 这间书房和昨晚去见老太爷的书房不同,这个书房大得离谱,以目测看,书房分两区,而曾格钦正坐在右区,她往他那边走了过去。 “少爷,我肚子好饿,能不能先给我吃饭?”现在,她终于相信,曾家会用粮食惩罚犯错的人。 “不行。”冷冷的判了她死刑,他右手一指,“过去那边。”过程中,他连正眼都不瞧她一眼。 心一凉,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受到如此冷漠的对待,曾家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冷血家族。 拖着软绵无力的身子,她慢吞吞的走到书房的左区,那里有一组灰色的沙发,她想也没想的往上面一躺,真好饿啊。 书房的大门被推了开来,洛芩生抬眸一睨,是个有着浓浓书卷味的中年男人,那是个标准的白面书生,加上他手上的那本书,洛芩生可以肯定,他是位家庭教师。 “你好,小姐,敝姓李,以后你就叫我李老师,现在请小姐坐好,我们要开始上课了。”李老师从书本里拿出几张音标,“我们从发音开始学起。” 洛芩生哀怨的坐正姿势,正好看到书房正中间正缓缓落下一片玻璃,她惊奇的伸手指了过去,话还没说出口,手背就传来一抹疼意。 她抽疼了下,视线回拉,她看到李老师手中有根细竹,“李老师,你怎么可以打我?”她惊呼。 “对不起,小姐,这是老太爷的意思,如果在学习过程中小姐有不配合的情况,那么我可以行使任何迫使小姐听话的手段。” 李老师的话刚说完,玻璃便完全将一个大书房隔成两间。 “那块玻璃是用来隔音的,这样才不会吵到少爷。”李老师还是好心的解释,他很清楚小孩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有多强。 “那我们可以到别的房间去学习,这样就不会吵到少爷了。” 李老师摇头,“督促小姐好好学习是老爷给少爷的命令。”李老师收回看着曾格钦的双眼,转向她,“小姐,学习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如果没学习好的话,老太爷不只会重罚你,也会怪罪少爷的。” 洛芩生一惊,“这和少爷又没有关系,老太爷为什么要这么不讲道理。” 想到自己的任性可能会害到曾格钦,洛芩生就好愧疚。 “这是老太爷的意思,小姐就别管这么多了,如果小姐不想再饿肚子的话,就乖乖的吧。” “我知道了,李老师,我会听话的。”为了不让曾格钦受罚,她接受了这所有的一切。 “很好,小姐的配合是我的荣幸,那么依照少爷替小姐规划的学习进程表来看,小姐要在一年之内掌握小学的全部课程知识,所以我们的进度会赶些,如果小姐资质不错的话,会轻松些。” “一年?”用一年学五年的知识,而且还是全部课程?“太夸张了吧。” “不夸张,想当年少爷只用了三个季度便学会了,小姐既然也是曾……是曾家看中的人才,那么对小姐来说应该也不是难事吧。”原本李教师是要说她也是曾家的人,但一想到这事是个禁忌,便立马改口。 这个宅子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洛芩生真正的身份是曾家的小姐,不过老太爷下了禁口令,谁都不许提到这个事,所以洛芩生至今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个新身份。 “三个季度?”天啊,洛芩生在心里尖叫,曾格钦肯定不是人,他是神。 李老师点点头,“是这样没错,少爷很聪明,又肯学习,所以他的成绩优异于常人。” 他居然用了三个季度就学全了? 那是一个怎样的童年啊? 洛芩生双目一黯,将眼底的心疼敛去,“李老师,我们开始吧。” 她决定了,她要好好学习,走所有心上人走过的路,感受他一路走来的艰辛,再者,她也要努力,努力成为一个有能力站在他身畔的女人,一个足以和他匹配的女人。 生命给了她重生的机会,那么她将以得到曾格钦的爱为最终奋斗目标,努力活到十八岁,再向他求婚。 真伟大的志向! 待洛芩生学完最后一个课程——国际礼仪标准,已经是日落西山,她浑身上下也都在抽痛着。 要在曾家里生存,真的很不容易啊。 听管家的意思,好像是说,老太爷要她训练成曾格钦的左右手,这句话也可以理解成,其实她是被当成“特种女仆”在训练。 曾老太爷跟她想到地块儿去了,训练她成为在曾格钦身边站得住脚的女人。不过,她自己当然不会想把自己当成女仆而已,她还要当一个配得上曾格钦的女人。 这个目标,的确很诱人啊。 “小姐,你回来啦。”才步入曾家为自己准备的小姐房,孙菲爽朗的声音传来,“老太爷知道你今天一整天都很配合,所以已经解除了小姐的禁食令。” 听到解除两个字,洛芩生一改累狗的神色,双眼变得好亮,“我有饭吃了吗?” 孙菲咯咯一笑,“小姐的表情真丰富,可是这只能在只有我们俩个的时候才能表现出来喔。” 洛芩生点头如捣蒜,她现在才管不了那么多,能吃才是关键,“赶紧给我打饭。”饿了一天一夜的她,总算可以吃到米饭了,她激动得掉下眼泪。 饿着肚子学习的滋味好难受,何况这之间还有课武术的课,她饿得连手都抬不起来,还硬生生的给老师打了几鞭棍子,疼到她眼泪直飙。 那时候,如果不是因为一直把站在远处的曾格钦当精神支柱,她早趴下了。 孙菲当然清楚她那点心思,早就将食物端到房里了,胖胖的手臂充当路标的一转,洛芩生看了过去—— “哇啊,是白米饭……”她当场掉下泪来,不管什么形象,也不管今天老师教的礼仪,像饿死鬼投胎似的,猛扒起饭来。 “呜,孙菲…岔…谢……嗯……谢夹……你”她口齿不清的道着谢,一边不忘大口吃饭。 看小姐那个样,孙菲不自觉的红了眼眶,“小姐,你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曾家的小孩跟别家的富贵人家不一样,从小根本没有得养尊处优,只有被操的份,小姐被带回这里,乍眼看去很光鲜,穿的好,吃的好,住的好,可是要爱的苦却是平常人家的百倍。 今天他听爷爷提到,如果今天小姐没有配合好,那小姐就会被关进黑暗的小屋子里,还好小姐没有再任性了。 孙菲皱皱鼻头,眨眨泛湿的眼眶,“小姐你慢慢吃,我去给你端鸡汤。” 看小姐这样子,她孙菲都自愿少吃一半的食物让给小姐……可怜的小姐,一定是很饿、很饿了。 才八岁大,就受这种苦,好可怜。 洛芩生有听到孙菲的说,却没心神理会,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喂饱,所以当开门声再响起的时候,她也没注意,反正来人一定是孙菲。 “今天学的都还回去了?” “咳咳——”被意料之外的低沉嗓音吓到,洛芩生岔了气,剧烈的咳嗽着。 曾格钦冷眼旁视,一点儿要去帮她的意思都没有。 “今天老师是怎么教你的,就算饿到只剩一口气,再见到食物时都不许有过侫的举动,你现在就忘了?看来有必要安排一几个饿鬼扑食的课程,让你慢慢学习。” “不要!”她大叫一声,扑通一声,从椅子下掉了下来,往她跑过来,一所就抱住他的双腿,“少爷,你不要这么狠心,饿肚子真的好难受……” 这让她想起,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年仅三岁的她就被妈妈丢弃在大街上,整整两天两夜,她没有饭吃,最后还是一个乞丐向她伸出了援手,也是那个好心的乞丐将她送到孤儿院的。 而抱着他的双腿这一刻,她顿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温暖,他身上好像有魔力似的,她让倾刻间忘记一天的辛劳,只想沉腻在有他的气息里。 曾格钦低着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难受?这点程度的就难受?”他无情的扯开她,右腿同时屈起将人踢离自己的身体。 “将来还有得你受的。” 没有掩饰的,曾格钦将他身上的恨意全部散放出来,幽深的眼眸深处闪烁着冰与火交织的狂野寒光,看着洛芩生的眼神,像是要把她生吞活剥了般,他克制不住的露出一抹近乎恶魔的狰狞笑容。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洛芩生瑟了下,心脏正急遽的收紧着,他的表情好恐怖,像午夜青面獠牙的恶魔,她动都不敢动的僵在原地,忘记要哭泣,也忘记要诉苦。 “小姐,鸡汤来了。” 孙菲的出现适时缓解了这紧张的气氛,曾格钦又冷冷地瞟了她一眼后,转身离开了。 一见他离开,洛芩生才虚脱的软下身子,“好可怕——” “小姐,你怎么了。”孙菲放下鸡汤后,急忙抱起她,“你脸色好苍白,是受到什么刺激了吗?” “孙菲,把我抱到桌子那边去,我要继续吃饭。” “可是你抖得好厉害,要不然我去就医生来看看。”抱着她的孙菲,感觉到她浑身都在战栗着,像是受到什么威胁似的。 “不,我只是太饿了,加上今天的课程很满,我好累,所以上厕所回来才会一时腿软。”不想让孙菲知道过多,洛芩生撒了话。 “小姐,你的表达能力好强,都超出八岁孩童的范围了。”孙菲咕哝一声,抱起她小小的身子。 “你身子骨就是太弱才会这样,从明天开始,营养师会帮小姐安排菜单,到时候小姐就会健康起来。”说到吃,孙菲又有话说了。 “小姐,到时候要是有好吃的,你可不能忘记孙菲喔。”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孙菲为了吃,可以冒被曾家处罚的危险。 “知道了。”翻了个白眼,心情平复不少的洛芩生又继续吃起了饭。 可是,曾格钦为什么会有这样扭曲的性格,却成了洛芩生最大、最在意的疑团。 午夜十分,睡梦中的洛芩生醒了过来,她好渴,早知道晚上就不要吃那么多咸鱼,害她后半夜喉咙一直都干涩难耐。 下了床后,她感觉到浑身都在痛,连续一星期日夜学习,不管文的、武的,甚至是钢琴、舞蹈之类的,她都要稍微涉及,根本就没把她当人在对待。 但即使是这样,受尽折磨的她,居然从来没有要逃跑的想法。 因为,在这里,她可以和梦中情人在一起,另一方面,她可以借住曾家充实自己。 如果还是待在孤儿院的话,她根本没有机会学习到这么多,所以从某方面来说,她是要感激曾家的。 因为是曾家给了她机会发光发亮。 以前常听那些从商的人说什么危机就是转机,她还不相信,可自从撞了车后,她就相信无疑的,因为她本身就是个活生生的列子。 摸索着出了房门,入了夜的曾家大宅更显阴森恐怖了,如果不是因为水都被她睡前喝光了,她才不要踏出来呢,怪阴森的。 “啊嗯……” 赫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她好一大跳,她感觉自己的心脏重重的摔了一下。 “喔……啊……天……” 这是什么声音啊?难道这宅子里有女鬼?而那只女鬼正在痛苦的呻吟着,因为她想到自己死前受过什么样的折磨? 被自己的想法骇到的洛芩生下意识的就要跑回房里,这时候的她,哪管渴不口渴,只要不让她听到这些,她回去喝自来水管出来的水都没关系。 小腿儿才跑了几步,她突然又听到那个女音在叫,“少爷……” 少爷? 前进的小脚一顿,她侧耳一听,她发现那道声音是从曾格钦的房间里传出来的,那也就是说,少爷有危险了? 没多想的,洛芩生掉头往回跑,她和曾格钦的房间都是在二楼,两人之间隔着四间大大的屋子和楼梯口,当跑到楼梯口的时候,她放慢了脚步,一颗心也跟着提得老高。 若不是担心曾格钦的安全,她断不可能会接近危险的,只要一想到曾格钦正等着她去救,她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就着昏暗的走廊有色灯,洛芩生知道少爷的房间正半开着,这样也好,以便于她出手救人。 悄悄逼近那间半掩的房门,耳边的喘息声和呻吟声,以及女鬼的尖叫声更清晰了,洛芩生脱下脚下的拖鞋高举在脸庞,匍匐前进着,直到挨到曾格钦的房门口,她大着胆子,几次想开灯救人,可是……还是好怕。 右手在胸前划了十字号,她喃喃自语,“南无阿弥陀佛,如来佛、妈祖、上帝保佑……”念完之后,她一个转身,拿着拖鞋的右手用力拍开半掩的房门,左手则用力弯到房内开了灯,紧跟着,她迅速扔出右手的拖鞋,高高大喊—— “恶灵退散!” 她突兀的动作引来室同的一阵慌动,女音高声尖叫,忙不迭失的窜进被单里。 怎么她都开了灯,鬼还在房子里? 洛芩生狐疑又害怕的睁开右眼,以“打鸟眼”看向屋里—— 只见脸色阴沉的曾格钦正裸着上半身坐在床头,白色的被子盖住他腰部以下,而他的身侧则有一团隆起,看起来像是躲着一个人…… “少爷。” 被身后猛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大跳,洛芩生回头一瞧,不正是头一天来这里时看到的那支飞虎队吗,太好了,他们来的正是时候。 “快快,快点救少爷出来,这房子里有鬼。”她抓住其中一个的衣角,想要跟他说自己了解的情况,一个冷冽的声音打断了她。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哪来的恶鬼。” 曾格钦冷冷的说,抿直的薄唇说明他此时有多么的不悦。 洛芩生很是不解,“我听到奇怪的声音,又是喘气又是呼气的,还喔喔直叫,不是女鬼是什么,而且我还听到她叫少爷了,那她肯定是要威胁到你的生命了,我当然要赶过来救你。可是,那只女鬼好厉害,居然不怕灯光耶,我刚又听到她的尖叫声——” “女鬼?三更半夜里,除了你这只小鬼,还哪来的女鬼,滚回去。”他生气的大吼,被她这么一搅和,他根本没了“性趣”。 看清楚房间的状况,飞虎队朝少爷点头,迅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洛芩生回头,“埃,你们怎么都走了,少爷这边……” “你也给我滚回去,现在、马上、立刻。”他一字一顿,呀着牙命令道。 感受到他话里浓浓的威胁,她习惯性的缩缩肩头,小声的说,“是真的有鬼……” “滚——”他不耐的大叫出声,搞不懂这世上为什么要出现一个“洛芩生”来考验自己的耐性。 “喔。”呐呐的点点头,她才转头,曾格钦又开口了。 “回来。” “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她双眼一亮,回头朝他的方向走了两步,一只拖鞋突然凌空飞来,正中她的脸。 她傻住,呆呆的抱着自己的拖鞋,这男人……好差劲。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踏进我房间,还有一个星期之内,不许主动跟我说话,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看到她那一脸呆相,他就火大。 这是第一次,他发这么大的火,说话几乎是用吼的,这不合爷爷的规矩,但他该死的控制不住了。 因为这个宅子里,存在着一个洛芩生,一个正一点一滴磨掉他所有耐性以及多年自控力的落芩生,一个他在梦里都想掐死掉的洛芩生。 又来了,他又用那种几乎恐怖的眼神瞪她,洛芩生吓得赶紧逃出他的房间,以最快的速度回了房。 听到房里安静之后,被窝里露出一张纯真的小脸,那是张精致到让人赞叹的美丽脸庞。 “少爷。”她委屈的挨近那堵壮硕的半裸胸膛,“人家被吓到了,好可怕喔。”我见犹怜是她天生拥有的,用来掳获男人的最佳利器,微噘的红唇像花儿般娇嫩,无辜的大眼是纯真的象征。 然而,这一切对现在曾格钦来说,什么都不是。 “下去。”他命令。 她一怔,错愕在脸上一闪而过,她才不相信有哪个男人会对自己这般无情,“人家要你惜惜……” “滚,别让我说第二次。”这回,曾格钦冷然的语气里掺杂了怒火,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那个耍白痴的洛芩生,根本没有心思再和女人搞七捻三。 “司机在下面等你,如果再慢一分钟,你就自己走回去。” 这么无情、不留途地的冷漠吓到了女人,女人赶紧下床,心里有满腹委屈要吐出为快,可再见到男人阴狠的脸后,吞进肚里。 她的那些女伴说的没错,曾格钦在床上是个悍将,下了床却是个恶魔。 不管床上床下,女人在他身上都得不到一点点温柔和深情,他表现出的也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就只是单纯的要发泄欲望,合则来,不合则散,而且还会散得非常干净。 识相的她,为了日后能继续和他维持床伴的关系,当然会聪明的选择离去。只要能维持好这段关系,她有自信,他们早晚会是人人羡慕的一对壁人。 是的,她喜欢这个男人,而且是很喜欢、很喜欢,无论是在床上,还是在床下。 女人走后,曾格钦下了床,按了床头的按钮后,他走进浴室,将身上那个女人留下的香水味冲个彻底。 “洛芩生……”低喃着这个名字,他危险的惫起双眼,“真是好样儿的。” 居然会想到女人和他上床发出的呻吟声,是女鬼在叫? 这真是可笑,而他也确实笑了出来。 想到刚刚她站在门口那种抱着视死如归的神情,他不自觉的勾起唇角,这个女孩要是耍起宝来,还瞒有趣的。 关了水柱后,他漫不经心的扫过墙边的镜子,笑容一僵,下一瞬,阴狠又爬上脸。 他在想些什么,那个女孩是破坏他家庭的刽子手之一,她该死! 带着对自己的不满和怒意,他步出浴室,佣人早已经把他和女人翻滚的床褥全套换成新的,他把自己抛进柔软的床铺中,一双炯亮却闪着冷意的黑眼直盯着天花板。 “洛芩生,我不会给你好脸色看的。”
 
上篇:第二章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603)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