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玄幻武侠 > > 慕容舒清
慕容舒清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1-8-12 14:20:06
 
小姐落湖醒来以后,很多事都不记得了,性子也变了,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她很怕在小姐身边伺候,总是战战兢兢的,可是现在她很喜欢待在小姐身边,还常常看小姐看得呆了,总被她唇边浅笑所惑,觉得如沐春风。   暖暖的风吹过湖面,泛起一阵涟漪,连天的荷叶摇曳生姿,几朵晚开的桃花像是在与荷叶捉迷藏般忽隐忽现,淡淡的芳香沁人心脾。湖边软榻上半倚着一女子,头发不似时下女子一般绾成髻,只随意地编成长辫,几缕调皮的发丝随风起舞,女子也不以为意,眼睛只注视着手中的书。女子身上着了件白色衣衫,只在衣襟和袖口处绣着几片竹叶,便再无其他装饰。   女子身边坐着一绿衣女子,面貌清丽,手上缎面牡丹扇有一下没一下地给白衣女子扇着,似乎无心欣赏这初夏美景,一双明眸大眼直盯着白衣女子看。   绿倚看着这个服侍了五年的小姐,心里的疑问总不能散去,自三年前小姐落湖被救起以后,一切都不一样了!以前小姐性格乖张,脾气暴躁,皮鞭从不离手,看谁不顺眼就挥过去,家中下人、城里百姓没有人不怕这位慕容小姐的。奇怪的是,小姐落湖醒来以后,很多事都不记得了,性子也变了,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以前她很怕在小姐身边伺候,总是战战兢兢的,可是现在她很喜欢待在小姐身边,还常常看小姐看得呆了,总被她唇边浅笑所惑,觉得如沐春风。   “小姐,小姐!他,他来了!”远远传来的女声打断了绿倚的沉思,回过神来,只见小姐缓缓地放下手中的书,嘴角泛着一丝无奈的笑,看着匆匆跑来的红色身影。   慕容舒清递给满头大汗的小丫头一杯清茶,笑着说:“慢慢说,不急。”   红袖大口地灌了一杯茶,两眼放着光芒,兴奋地说:“小姐,轩辕公子来了!”   “轩辕公子?谁?”慕容舒清还不太明白这位是何方神圣,竟让小丫头兴奋成这样儿,但看着她那股牛饮的劲儿,那一杯上好的龙诞新茶怕是浪费了。   “就是您的心上人,未来的夫君啊!”小姐连轩辕公子都不记得了?   哦,原来是那个和她指腹为婚,却一而再再而三拖延婚期的男人。   “他来干什么?”慕容舒清拿着一杯清茶,看着满池摇曳的荷叶,漫不经心地问。   “呃,来,来退婚……”红袖低着头,偷偷地看小姐的脸色,硬着头皮小声地说出来。   “退婚?”眼中精光一闪而过,慕容舒清嘴角的笑变得戏谑。   “嗯,轩辕公子和老爷都在花厅,老爷正在发脾气呢!”红袖一脸的担忧,眉毛都快叠到一起了。   “看来我该去看看了!”毕竟是主角嘛,不出现怎么有戏唱呢?   “那我马上给您准备衣服去,穿什么颜色的呢?红色还是您中意的紫色?或者白色?今天梳飞云髻好了,高贵又大方,一定很适合小姐……”   “停!”这只小麻雀还真是闹心。“我说过要换衣服吗?”   “可是以前轩辕公子来的时候小姐都是要精心梳洗打扮的啊……”红袖越说越小声。小姐现在虽然都不带皮鞭也不打人了,可是只要小姐声音一低,她就会不自觉地心慌,比以前小姐常打人时更让人手足无措。   “那是以前。”慕容舒清无奈地叹了口气。去见一个男人,还是要来退婚的男人,需要梳洗打扮一番吗?是不是还要斋戒沐浴!女人啊,有时只是在自己为难自己,给自己难堪。“我记得有个订婚信物?”   “对啊,是南海明珠,差不多有拳头那么大呢。”红袖也只见过两次,真是光彩夺目。   “绿倚,去把它拿来,我们去花厅。”说完,慕容舒清迈开步子,朝花厅走去。   小姐真的要退婚啊?两个小丫头面面相觑,但也不敢多嘴。绿倚跑回随园,拿了明珠,连忙跟到花厅。   哐当!慕容舒清才走到院内,正好听见一只白玉茶碗被狠狠地摔在地上。“我不同意!三年前我就说过了,这是两家定好的婚事,哪里由得你说退就退!”低吼声中气十足,看来慕容老爹气得不轻。   “我只是来告诉您,我要退婚。”   慕容舒清嘴角轻扬。这声音颇有些磁性,低沉中带沙哑,而且霸气十足。声音不大,却给人很大的压迫感,真不愧是当朝最得势的将军。慕容舒清突然有点期待见到这位少年得志、名满天下的未婚夫了,一定会很有趣。带着浅笑,舒清跨进了花厅的门。   “爹。”清润的嗓音让花厅里的三个男人同时一怔,剑拔弩张的气氛消散不少。   “清儿,你来得正好,这小子居然说要退婚!你放心,爹是不会同意的。”慕容祥看到宝贝女儿来了,连忙表明态度。   慕容舒清看向花厅里的两个男子,两人都出类拔萃、气宇轩昂。迎着两道完全不同的视线,不难猜出,一身青衫、面无表情的男子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未婚夫了。剑眉星目,傲鼻薄唇,样貌俊逸自不必说,此人气势非凡,与普通武将的粗犷不同,身上带着一股沉静之气,却又时刻保持进攻姿态,这样一个男人,任何人都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他身旁,另一名灰衣男子满目笑意地看着她。那人举止进退得宜,颇有些温文尔雅的气质,只是那双带着兴味的眼让慕容舒清直觉地认为他决不像看起来这般简单。   收回视线,慕容舒清微笑着说道:“爹,既然轩辕公子执意退婚,定是有他的理由,我们也不好强求。”轻柔的低语徐徐道来,似乎为这初夏的燥热带来了一丝清爽。   “这是你娘生前和轩辕夫人订下的婚事,哪里由得他说了算。”慕容祥暗自好奇,女儿从小就喜欢这小子,还曾经为他寻死觅活的,今天怎么又同意退婚了?   “想来两家长辈订下这门亲事也是希望我们幸福,既然现在轩辕公子不愿意,要是强行履行婚约,又何来幸福可言?相信娘地下有知,也定会谅解的。”慕容舒清嘴角笑意更深,双眼直视着慕容祥,让他看见她眼底的坚决。   “可是你外公那里……”   “外公那里爹就不用担心了,我自会说明。”   慕容祥知道多说无益,这三年来她执意要做的事,没有不成功的,但是身为人父的他还是说道:“你已经十九了,要是退婚——”   “爹,女儿还想多服侍您几年,而且有女儿在身边,相信您会过得更舒心。”   这话让慕容祥脸色微变。是啊,这三年来家中生意都不用他操劳,还越做越大。要是女儿嫁出去了,那这一切不是又成为他的担子了?她要退婚就退吧,想必她也是早有安排,自己何必多虑。“随你们了,退就退吧。”说完慕容祥拂袖而去。   慕容舒清一直都知道有两道视线从她走进花厅以来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她也不以为意,转身对上那双深邃似海的眼睛,轻笑道:“既然婚约已经解除,这订婚信物自当归还了。绿倚,给公子送上。”   “是。”绿倚将那名贵的南海明珠送到轩辕逸面前。轩辕逸看也没看,双眼仍然盯着慕容舒清不放。   慕容舒清脸上笑意不变,任由他看,也不闪避。东西她是还了,要不要是他的事。她现在是生意人,总不能失了礼数。 “二位公子既然已经到了花都,不如住上几日,欣赏一下美景,也让我尽尽地主之谊。”   “那我们就打扰了。”回答的是那灰衣男子。慕容舒清看到轩辕逸明显皱了一下眉,可是灰衣男子手持折扇,满脸笑意地轻摇着,对轩辕逸的皱眉视而不见。   这个男人貌似对她很感兴趣呢。无所谓,多两个客人也无妨,她也想看看这名扬天下的大将军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绿倚,带两位公子到听风轩,别怠慢了贵客,我就失陪了。”说完稍一点头,白色身影翩然而去。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傲慢无理、乖张任性的慕容小姐?”裴彻慢条斯理地喝着今年新采摘的春茶,暗叹慕容家还真是有钱,这茶可是千金难求的。   “不是。”轩辕逸看着窗外挺立的青松,吐出两个字。想不到慕容家还有这般景致,以前因为烦厌慕容舒清,从来不在慕容家多待,竟不知这听风轩的景色如此令人震撼。两层小楼四周被青松环绕,院门口立着一块巨石,上面写着苍劲有力的三个字——听风轩,在房里就能清晰地听到风吹过松林的声音,果然不负听风之名。   “不是?你是说刚才那个不是慕容舒清?”裴彻促狭地笑道。   “是慕容舒清,但脾性完全不像。”轩辕逸深沉的眼看不出在想些什么。   “欲擒故纵?”裴彻来到轩辕逸身边,递给他一杯茶,顺便也欣赏欣赏这偌大的松林。   “不可能。”他认识的慕容舒清不可能有这样的气质和神韵。当她进来的那一刻,他的心神恍惚了一下。素净的脸上挂着淡雅的笑,随意的姿态中却透露着自信,那刻的她让他移不开眼,这样的风华怎么可能装得出来!   “是啊,确实不像欲擒故纵。而且你应该也注意到了老爷子的态度,好像不仅仅是疼宠这么简单,似乎……还有点畏惧,这就很耐人寻味了。再则慕容家这三年来动作很大,现在可是东隅国数一数二的大户啊,你不好奇这三年发生了什么吗?”裴彻看着杯中沉沉浮浮的茶叶缓缓地说着,眉宇间兴味更浓了。   “这就是你执意要留下来的原因?”轩辕逸是有些好奇,但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不赞成留下来的。   “反正也要参加了易兄的婚礼再走的,住在这儿也没什么不好。看,风景多美。”他也陶醉在这松林里了。   “二位公子休息了吗?”绿倚站在门边小声地询问。   “没有,绿倚姑娘快请进。”裴彻扬起笑脸,把绿倚迎了进来。   “二位公子看看可还缺些什么,绿倚去准备。”   “很好,不缺什么了,不劳烦姑娘。”   “公子客气了,这是奴婢分内之事。”绿倚微笑着作答,“小姐今晚在落云苑安排了家宴,为二位公子洗尘。”   “慕容小姐客气了。听说贵府还有个小少爷?”听轩辕提过几次,那孩子聪明又倔强,或许可以从他口中知道些什么。   “公子说的是星魂少爷吧?少爷现在还在星和园读书,家宴上公子就可以见到少爷了。”   “在家读书?为什么不去书院?”这位小公子是已经过世的姨娘所生,传闻姨娘还曾与青梅竹马的情人出逃过,最后非但没逃掉,肚子里的孩子也被慕容祥怀疑并非亲身骨肉。这样一个没有母亲庇护,从不受宠的孩子,怎么会专门请夫子授课?   “主子的安排,绿倚不清楚。”这位公子到底想知道什么?还是少说为好。“绿倚不妨碍二位公子休息了。” 绿倚说完欠了欠身,退了出去。   好个进退得宜、玲珑剔透的丫头。“慕容舒清身边的丫鬟都特别有味道。”裴彻才说完,即刻就被赏了个白眼。   轩辕逸和裴彻走进落云苑时,慕容家的人已坐了一桌了。慕容祥身边坐着两个妇人,一个四十岁左右,依然美丽,端庄贤淑;另一个二十来岁的样子,凤眼樱唇,风情万种。他们对面一少年面无表情地坐着,小小年纪已是气质不凡。   裴彻朗声笑道:“我们好像来迟了!”落云苑这名字起得好,厅门正对西方,吃饭时还可以观赏到夕阳西下流光溢彩的绚烂美景,慕容府还真是处处景观。   听到声音,那少年站了起来,笑着说:“轩辕大哥,你来了!这边坐!”说着把轩辕逸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轩辕逸拍拍少年的肩,三年不见,这孩子长高了不少,身上环绕的冷傲不改,但怨恨阴沉却少了很多。   “今晚有月儿爱吃的腿腿吗?”   “有,月儿好乖,今晚给你吃两个!”   “好耶,把小肚子吃得圆圆的。”   “好!”   童稚的对话伴着轻笑声,一袭白衫的慕容舒清牵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说笑着走进落云苑。小女孩穿着粉色的短衫,扎着两个小辫子,红扑扑的脸蛋挂着甜甜的笑,好个粉雕玉琢的娃。   “大家都到了,上菜吧。”慕容舒清抱着小女孩坐上身边的椅子,随口对身后的绿倚说。   这看似随意的吩咐却让裴彻一怔——这种大户人家向来重视饭桌上的规矩,一般只有家中主事者才可以吩咐开席,老爷子虽然坐在主位,开席却是慕容舒清说的。裴彻与轩辕逸对视一眼,在他眼中也同样看到疑惑,两人皆不动声色。很快,满满一桌子菜就上齐了。   “轩辕,好久没和你一起吃饭了,上次同桌,你还是个小孩子,一晃竟过去了十来年。”慕容祥还是很欣赏这孩子的,有勇有谋,偏偏看不上他的宝贝女儿!真是可惜!   轩辕逸对慕容家的人一向没什么好感,只是长辈举杯,他也只好举杯,却不接慕容祥的话。轩辕逸并不热络,场面颇为尴尬,慕容祥的脸色渐黑。裴彻暗笑,轩辕这脾气,还真不怕得罪人。   一同举杯,裴彻笑道:“老爷子太客气了,应该是我们这些晚辈敬您才是。”   裴彻及时打了个圆场,慕容祥也顺势回道:“好好,一起干一杯。”   “月儿,想吃什么啊?”他们三人寒暄虚迎着,从头到尾,慕容舒清都在照顾身边的小丫头吃饭,连正眼也没有看过轩辕逸一眼。外人是看不出来,裴彻却明显感觉到身边这位“将军”今晚的心情似乎不怎么好。   “嗯……要那个。”星月很小声地说,身体直往慕容舒清怀里钻。她小小的头一直低着,她好怕爹爹,她觉得爹爹不喜欢她,而且今天人好多。   “好。”慕容舒清把丫鬟夹过来的鸡腿放到慕容星月的碗里,“好香哦,快吃吧。”   慕容舒清看着小丫头费力地用筷子夹鸡腿,碗筷碰撞得哐当直响,不禁笑了,“月儿,用手拿着吃。”听到鼓励,小丫头开心地放下让她苦恼的筷子,抬手就朝鸡腿伸去。   “连用餐的礼仪都不会,怎么进得了大雅之堂。别让客人看笑话了!”一道带着轻嗤的女声让小手如遭电击般收了回来。   星月掰着手,低头蜷在慕容舒清怀里。这孩子一向敏感,或许是从小没有母亲,父亲也不闻不问,让她很没有安全感。这也是让慕容舒清最心疼的,她拿起鸡腿放到星月手里,笑着拍拍她的头,“用手拿着吃的腿腿最好吃了,月儿忘了吗?”   在鼓励的眼神中,星月才小口地咬起鸡腿来,毕竟是小孩子,很快就把注意力都放在鸡腿上了。   “赵姨娘说得有理,看来儿时家教定是森严。”慕容舒清声音不大,但足够让在场的每个人听得清清楚楚。赵玲珑顿时脸色煞白,她自小家境贫寒,娘亲过世早,只留下终日酗酒的爹爹和三个弟妹。她十岁就被卖进青楼,只因长得标致,耍了些小手段,才嫁进慕容家做妾。今天慕容舒清这话,说得她无地自容,只能郁积在心,纵使牙都快咬断了,嘴上却不敢再多言。   轩辕逸有些困惑了,这个始终带笑、言语却犀利的女子是谁?她绝不是那个整天缠着自己撒娇讨好的慕容舒清,也绝不是那个目中无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那么她是谁?   “两位公子既然来到花都,可不能错过了一年一度的祈莲节。星魂,这段时间你就好好招待两位公子吧。”   “我会的,姐姐。”他一直敬重轩辕大哥,这次他能住在家里,慕容星魂实在太高兴了。   慕容舒清准备把我们这两个“包袱”丢给慕容星魂了?轩辕逸心想。我留下来是因为要解开她这个谜团,怎么能让她这么容易逃脱?“我以为是清儿你亲自招待我们呢。”   低沉的嗓音很是诱惑人,慕容舒清却只能苦笑,清儿?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听说他从来不给慕容舒清好脸色看的,更别说用这么温柔的语气叫她清儿了,轩辕逸不会也对她感兴趣了吧?罢了,她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隐藏自己。   “二位公子难得来花都,自然要好好游览一番,星魂正好可以给二位做向导,我身体一向孱弱,怕是坏了二位的兴致,就失陪了。”语气温和,礼数得宜,她倒是很会推托,只可惜他轩辕逸没这么好打发,“清儿身体有恙那更要多出去走动走动,别老闷在家里才是。”   “多谢轩辕公子关心。”轩辕逸跟她杠上了,今天她要是不答应,他是不会罢休的。好吧,她也想看看这个刚退婚的未婚夫想怎样,有时候太多的神秘感反而会激起男人探究的欲望,这可不是她想要的,“有机会出去游山玩水也是件雅事,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有慕容小姐作陪,那真是太好了。”裴彻脸上浮现着促狭的笑。轩辕逸已经受到这位与传说完全不符的慕容小姐的影响,却还不自知。一顿饭吃下来虽说不上宾主尽欢,但至少看上去是其乐融融。晚饭后,众人便各自散去了。   夜晚的听风轩较之白天更显魅力,层层叠叠的树影交错,如群山围绕,因看得不真切,让人更想一窥全貌。风声透过松林,徐徐送来,新月很美,却不明亮,只隐约照见小楼前的石凳上落坐着的三个人。   慕容星魂有些焦急地问道:“轩辕大哥,你真的和姐姐退婚了?”在他看来,现在的姐姐和轩辕大哥很般配,他希望他们可以在一起。   “嗯,你姐姐自己也同意了。”关于这一点,他也认为似乎太顺利了。   “她是巴不得,当然同意了。”慕容星魂虽然很小声地嘀咕着,两人却一字不漏地全听进去了。轩辕逸脸色一怔,眉头轻皱,裴彻感兴趣得很,凑过去问,“为什么?慕容姑娘不是很喜欢轩辕?”   “三年前,姐姐因为一次意外落水差点丧命,醒来以后性情大变,很多事也都不记得了。这三年来,姐姐从未提过这门婚事,有一次我问起,她只说不会有婚约,所以我觉得姐姐早有退婚的打算。”   一开始轩辕逸只希望尽快解决掉婚约这件事,但这么顺利也是他始料未及的。原来慕容舒清也有退婚的意思,但为什么呢?因为她曾失忆?既然早想退婚,又为什么要等这三年?难道是……“慕容舒清知道我也有退婚的打算,所以她不急,让我来做这个背信弃义之人?”   “我想是这样的。”看到轩辕逸眉头都快打成结,慕容星魂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要是我一直不来退婚,她就打算嫁给我了?”   “不,我猜姐姐总是会有办法让你来退婚的,就算你不来,这婚也是要退的。”说到这里,慕容星魂脸上写满了骄傲。这让轩辕逸感到很疑惑,这两姐弟的感情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而且可以看出,星魂甚至很崇拜慕容舒清,这三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么说慕容舒清是个很有心计的女人了?”裴彻也听出了慕容星魂语气中的崇拜,这女子还真不简单。   “不,姐姐是个很聪明的人,而且没有姐姐,就没有今天的我。”回想这三年的生活,慕容星魂知道,要是没有姐姐,他和星月这样不受重视的孩子,注定是要沦落的。   轩辕逸看着这个早熟的孩子,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他和三年前的确不可同日而语了,瘦高的身材不算健硕却很结实,隐约可以看出身体里的真气在流动,不稳定,但已生成,应该是有名家指点,经常习武才会有的。卓越的气质从坚定的眼中可窥见一二,这些都是因为慕容舒清吗?   “听说她给你找了夫子在家中教授,为什么不上书院呢?你不怕她有什么阴谋?”裴彻总觉得慕容舒清变化太快,一定有问题。   “刚开始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不是不去上课就是在夫子面前捣乱,但是姐姐和我说了一句话,她说: ‘在这世上,只有一样东西是别人无法从你身上抢走的,那就是——智慧。’要是我想打败敌人或者憎恨的人就要让自己变得强大,只有这样我才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保护我想保护的人。”慕容星魂明朗的脸上带上了笑容,拿起桌上的新茶,轻抿了一口。   之前轩辕逸和裴彻对慕容舒清只是好奇,现在就更疑惑了。轩辕逸虽然一直不喜欢慕容舒清的骄蛮任性,但两家是世交,可以说他是看着她长大的,她一向不喜欢读书,怎么可能说出这番话,就因为所谓的失忆?实在太可疑。   裴彻试探性地问道:“慕容小姐果然见识过人,这么说外界传闻慕容家的主事其实是慕容舒清的事是真的了?”   “当然,现在慕容家的生意都是姐姐在打理,老头子很早就不理事了。”不理事也好,不然慕容家早晚会被他败光。“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轩辕大哥、裴大哥,我明天再过来找你们,带你们到处逛逛。”说完,慕容星魂大步出了听风轩。   “我们好像应该重新认识这位慕容小姐了,她可再不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个慕容舒清了。”原以为这次陪轩辕来慕容家是件非常无聊的事情,今日看来,却是来对了。   不理会裴彻的笑语,轩辕逸跟着慕容星魂的脚步,也出了听风轩。他没有跟着星魂,只是漫无目的地走着。慕容府很大,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灯笼,不是很明亮,却足够照明。不知不觉中,他来到了一座大湖前,淡淡的荷香随着清风飘来,若有似无,让人顿时神清气爽,也把轩辕逸混沌的思绪拉回。   虽然是新月,朗朗星空没有云雾遮挡,月光还算明亮,这让他看清了湖畔边上那抹白影。是她?脑子还在思索着她的种种异常,脚却不由自主地向那抹白影走去。   慕容舒清看着手腕上的镯子,总能想起那个下午,当时,从事考古研究工作的爷爷给她看了一个古墓中发现的紫镯,镯子材质特殊,通体冰冷,阳光下还能看到淡淡的紫光环绕,她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材质,在盯着镯子研究的时候,握着镯子的手忽然发麻,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醒来之后,她已经是慕容家的小姐慕容舒清了。更奇怪的是,这位慕容小姐手腕上正带着一只紫色的镯子,据说是她母亲留给她的,自小就带着。   这只镯子是否就是古墓里发现的那只?是它将她带到这里的吗?为什么选她?带她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它还会将她带回去吗?这些疑问,她思索了整整三年,仍是毫无头绪。   一双黑靴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慕容舒清身后。她以为他不会过来呢,她还是低估了人类的好奇心。慕容舒清不会武功,对这些高手神出鬼没的行踪也很无奈,不过她有很敏锐的嗅觉,对人的气息很敏感,一般有人靠近她十米以内,她就会发现。所以,不用看也知道,她身后站着一个人,就是那位卓尔不凡的轩辕大将军。   既然人家不说话,那她就当不知道好了,说不定别人也只不过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而已。   随性地坐在湖边,两条白玉般的纤腿在水面上轻晃,在月光柔和的笼罩下,她如玉般剔透,清风与黑发嬉戏着。月下的她看起来很恬静,轩辕逸却感觉到自己一向平静的心如湖水般荡起涟漪,不自觉地低喃,“你——是谁?”   “今晚的月色好美。”回答他的是带着轻笑的温润女声,只可惜内容风马牛不相及。   “你是谁?”   好强的压迫感!这个男人果然容不得一丝敷衍和忽视,可是她是谁?要怎么说?难道说她是来自异世的人?慕容舒清发现轩辕逸出现以后,她最多的表情就是无奈和苦笑,例如现在。   慕容舒清并没有回头,脚下微凉的湖水让她觉得很舒服。她轻拂身边的荷叶,勾起唇角,懒懒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或许我只是一抹孤魂寄居在这个身体里罢了。”这样不算骗他吧,要怎么理解随他了。   “孤魂吗?你真让人疑惑!”听到这样的回答,轩辕逸居然觉得比她说自己就是慕容舒清更让他信服和自在。他撩起长袍,在她身边席地而坐,嘴角不自觉地勾起弧度。   看着随意坐在身边的轩辕逸,慕容舒清不得不再一次感叹,这样随性的姿态也没有让他看起来平凡些,反而更加摄人心魂,月光下刚毅的脸庞更显俊逸。   “只是过客罢了,何须疑惑。”慕容舒清慢慢起身,也不在意湿漉漉的双腿濡湿了裙摆,赤脚站在柔软的草地上,轻拍掉身上和发梢的草屑,拎起绣鞋,转身踏着草地翩然而去。   过客吗?直到白影消失在眼前,轩辕逸才收回了视线,只是唇角的弧度不降反增,看着摇曳的新荷,眼中光芒更深。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随园访客
点击人数(620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