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玄幻武侠 > > 祈莲佳节
祈莲佳节 文 / 浅绿 更新时间:2011-8-12 14:23:18
 
若是寻得青莲,说明二人是上天命定的宿世情缘,不论两家是否门当户对,双方家长都不得反对,因此很多相爱的男女都争相要这天作之媒。 摩挲着慕容舒清的脸,轩辕逸忽然欺身向前,与她鼻尖相对,冷声说道:“这朵青莲,我要定了!” “清清,你快点啊,怎么这么慢!”一大清早,唐晓晓就在慕容舒清的竹屋前大嚷起来。   慕容舒清摇摇头,这丫头永远都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宛如好点了吗?”   紫鸳一边为她插上她最爱的木簪,一边回道:“休息了几天,恢复得差不多了。”   “你去请她一起去祈莲节。”   “是!”   紫鸳刚要出门,差点与风风火火闯进来的唐晓晓撞个正着。   “清清,你好了没有?快走吧,大家都等你呢!”唐晓晓看慕容舒清已经穿戴妥当,拉着她的手就匆忙地往外赶。慕容舒清被唐晓晓拖着走,只得在后面小跑跟上。老天,她可没有轻功。   终于赶到大门前,沈啸云、轩辕逸、裴彻、慕容星魂都已经等在那里了。等慕容舒清好不容易顺了口气,一身淡紫罗衫的慕容宛如也翩然到来。本就大病初愈的她,配上娇柔的身形,明丽的样貌,更显得我见犹怜。   唐晓晓是第一次见到慕容宛如,绕着她上下打量了几圈,直到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唐晓晓才收回视线,在慕容舒清脸上对照半天,诧异地问:“她是你姐姐?”   看她的样子,慕容舒清就知道她要说什么,挑眉笑道:“应该是的。”   再对照一番,唐晓晓才下结论似的说道:“一点也不像,差太多了。”   她一说完,众人反应各异,裴彻好笑地紧盯着慕容舒清,轩辕逸也好奇她的反应,沈啸云暗暗上前一步,把不知死活的小妻子巧妙地带离慕容舒清身边,慕容宛如则尴尬又慌张地站在那里,始终不敢抬头看慕容舒清。绿倚站在慕容舒清身旁,微微皱眉,只有唐晓晓还陶醉在自己得出的结论上。   慕容舒清看着他们夸张的表情,不禁笑道:“我也这么觉得。”   她一直很奇怪,慕容舒清跟慕容宛如的长相实在相差太多了,一个明艳美丽,一个顶多只能算得上清秀。据说慕容舒清的生母当年就是享誉京城的美人,她哥哥祁睿也是俊朗不凡,怎么她就是没有遗传到。好在她对现在这个长相很满意,自古美人总有其逃脱不了的命运,也要背负这美丽带来的麻烦,倒不如长得普通些的好。   就这样?慕容舒清一脸坦然,众人倒不知说什么才好了。女子皆重貌,她却不以为意。   “啊!这么晚了,出发吧。”唐晓晓一声惊呼,左手拉着沈啸云,右手拖着慕容舒清,向外走去。   因为唐晓晓坚持不坐马车,要一路玩过去,慕容舒清只好让马车跟在后面,以便大病未愈的慕容宛如累的时候可以坐。   祈莲节是花都一年一度的盛会,也算是东隅的一个重大节日。原本就繁华的街道现在更是热闹非凡,甚至一些别国的商人也来赶这场盛会。街道两边,吃的,用的,玩的,应有尽有,各种莲花灯、莲形配饰华美缤纷。   沈啸云陪着唐晓晓走在最前面,买了一堆有的没的,通通丢给家丁塞到马车里,大有一路买下去的架势。慕容星魂和绿倚跟在舒清和轩辕逸身后,裴彻陪着体弱的慕容宛如走在最后。   慕容舒清好笑地看着沈啸云被拉着到处乱窜,这个江湖上有名的冷面楼主,敛财高手,也只有在那女子面前才甘心如此吧。轩辕逸同样看着忙着付钱的沈啸云,摇头笑道:“有这样的妻子,还真是辛苦。”   “幸福从来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看他辛苦,他却觉得这便是他一生追求的极乐。”慕容舒清一边和轩辕逸说话,一边拿起沿街小铺上一条白玉清莲把玩。   来到她身旁,轩辕逸问道:“你喜欢?”   “很漂亮!”剔透白净、光莹温润的白玉,别具一格地雕成一朵含苞待放的新荷。   轩辕逸利落地拿过玉坠,扔出一锭银子,抽出银链为慕容舒清带在脖子上,然后贴在她耳后轻语,“我拿了你的竹叶吊坠,这个送你。”   慕容舒清手抚玉坠,听着轩辕逸低沉而略带性感的声音,这个男人,永远不会接受拒绝。   跑了一圈,一头薄汗的唐晓晓走回慕容舒清旁边,靠在她肩上,有气无力地说:“清清,我早饭都没吃,饿死了!”   “我以为你不用吃饭。”慕容舒清笑着调侃她。   唐晓晓撅着嘴,连和她斗嘴的力气都没有了。身后的慕容宛如也已是疲惫不堪。扶起靠在她肩上的唐晓晓,慕容舒清笑道:“好了,我们去吃午饭吧。”   一行人向迎客楼走去。正值中午,迎客楼里早已经座无虚席。   迎客楼是花都最著名的酒楼,不仅菜色一流,整个迎客楼景致更是一绝。尤其是祈莲节期间,这里的全莲宴更是闻名天下,多少人就是冲着它来花都的。这几天的包间早早地就被预订光了,一楼大厅里也已经有很多人等在一旁。   一女子可怜兮兮地看着掌柜,“我们就是为了全莲宴才来的,掌柜,您帮帮忙!”   掌柜也很为难,只得一再解释,“几位客官,实在对不起,我们的包间早就已经预订满了,实在腾不出位子了。”   女子身后的年轻男子不耐地说道:“我们多出两倍的银子,你想想办法吧。”   掌柜仍是笑着拱手道:“抱歉,客官,您就是出十倍百倍的银子,我也是腾不出位子给您的。”   慕容舒清一行刚踏入迎客楼,便看见几人僵持在楼梯旁,掌柜看见他们,立刻迎了上去,“小姐,您来了。”   看这几人,似乎有些眼熟,慕容舒清问道:“怎么回事?”   掌柜还未来得及回话,刚才那女子已经走到慕容舒清面前,兴奋地说道:“这位姐姐,你还记得我吗?就是上次在路边的马车边见过。”   “原来是姑娘。”慕容舒清看了一眼女子身后的几人,确实是他们。   “你记得我?我叫霍芷晴。你也来吃饭啊?我特地来吃全莲宴,可惜没有位子了。”霍芷晴微撅着嘴,失望地低着头,像只可怜的小猫。   慕容舒清暗笑,这模样和唐晓晓没东西吃时的样子还真是像。不想看这小姑娘失望,慕容舒清笑道:“如果小姐不介意,可以和我们一起。”   “真的?”霍芷晴惊喜地抬头,又小心翼翼,可怜地回头看其中的玄衣男子,“大哥……”   看着妹妹希冀的眼光,再看看慕容舒清,霍子戚抱拳朗声道:“那就多谢小姐了。”   一行人走进芙蓉雅筑,宽敞的厢房内摆好了巨大的圆形桌子,餐前小菜早已备好。厢房的正东方是一面及地的雕花窗户,透过窗户可以看见莲心湖,这是花都最大的湖,湖面上接天莲叶,映日荷花,怡人的淡荷芳香沁人心脾。   厢房内陈设很简单,除大圆桌外,窗边是一张雨后新荷的羊毛地毯,上面摆着矮茶几和一套茶具。墙上挂着一幅字画,一般字画都是在画上题诗,这幅却是在字旁勾勒一些简单的水墨荷花,清新雅致,别具一格,这厢房仿佛与湖面摇曳的荷花融为一体。   言皓宇暗暗打量着吩咐掌柜上菜的女子,不同于初见时的英姿飒爽,洒脱飞扬,今天的她着一身靛青布衣,及地长发仅用支木簪别着,这样朴素的装扮不仅没让她显得平庸,反而让她看起来更文雅飘逸,就如同……那满池青莲。他果然没有看错,第一眼看见她时就知道这女子不简单,想不到她就是慕容舒清。   在唐晓晓的一阵催促下,以荷花入菜的点心、佳肴很快上了一桌。   唐晓晓看着端上来的一道汤,问道:“这是什么汤啊?好漂亮!”   她这一问,大家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了。只见这道汤清澈透明,一朵荷花在汤中央盛开,如隐隐漂在水面一般。   掌柜看了慕容舒清一眼,见她点头,才笑着解释,“这道汤叫微雨芙蓉,是用新鲜采摘的莲花,会同熬制了三天三夜的鸡汤慢火煨制而成。”   看到碗里美丽清润的汤,唐晓晓和霍芷晴早就忍不住了,喝了一口,两人齐叫道:“好好吃哦!”   看到她们夸张的表情和叫喊,言皓宇好笑地摇头,这道汤看起来确实卖相很好,不过作为前菜,味道应该是清淡提味的,芷晴一向偏好口味重的菜,她跟着瞎叫什么?   喝了一口汤,言皓宇一怔,不仅是他,桌上的其他人也都面露讶色,他们都是吃过无数美味佳肴、山珍百味之人,都知道这上菜的顺序都是先清淡后浓郁再到高潮,最后是餐后甜点,循序渐进,这样才不会抢了后面菜肴的味道。而这初上的汤,味道却是鲜香浓郁,入口香甜醇厚,完全抢占了味蕾的全部感觉,先不说这浓郁的汤汁如何做到如此的清澈,就是后面的菜该如何上都是一个大考验。   才刚喝完汤,一个如雪般晶莹透白的白玉盒子就呈上来了,霍芷晴好奇地问:“这个白玉盒子又是什么,好奇怪哦?”   “这道是莲花鸡,融合了叫化鸡和盐焗鸡的做法,最外层白玉盒子是用海粗盐用容器固定成型包裹入味,里层是调配好的细泥,最里层是新鲜的荷叶及莲瓣包裹鸡身。”一边说着,掌柜将外面的盒子打开,荷叶的清香伴着烤鸡的香醇,让人胃口大开。打开荷叶,铺在鸡身上的荷瓣居然依旧淡雅红润,烤鸡却已经金黄酥脆了。   这鸡肉完全吸收了荷叶的清香,荷瓣的醇美,既香酥肉脆又不油腻。唐晓晓一边嚷着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鸡,一边让掌柜再上一只。霍芷晴也是吃得不亦乐乎,猛点头,表示同意。   言皓宇尝过这道莲花鸡后,不得不说,这筵席确实别出心裁,每一道菜都是高潮,每一道菜都带给味蕾全新的感受。   终于吃饱了恢复体力的唐晓晓站在窗边,看着满池娇荷,叫道:“咦,湖面上怎么会有人?”听到她激动的叫声,众人也看过去。   只见满池荷叶摇曳中,数十名粉装妙龄少女在那开满荷花的莲心湖上,或尽情演奏,或翩然起舞,衣袂纷飞,如一个个水中精灵、花中仙子般,在水面上嬉戏,在花间肆意。   霍芷晴也好奇地说:“是啊!她们还在跳舞呢?”   唐晓晓走到慕容舒清面前,拉拉她的衣袖,问道:“清清,她们是怎么做到的?”   慕容舒清拿起矮几上的清茶,看了一眼湖面,笑着说道:“池下打桩,然后在水面铺设竹片,远观下,便似在莲间水面起舞了。”   “原来这么简单啊,不过看起来真的好美哦。”唐晓晓恍然大悟,再向湖面看去,她还以为天下居然有人的轻功可以这么厉害,在水面上也能跳舞呢!   霍子戚朗声笑道:“今天这顿饭果然与众不同,难怪这迎客楼举国闻名。”这迎客楼不同寻常,慕容舒清更是深藏不露,千金小姐,却温润淡雅;才情逼人,却内敛含蓄,她会是他商场上最大的对手。   莲心湖边已聚集了很多人,一年一度的采莲大会马上就要开始,唐晓晓一看就坐不住了,赶紧拉着沈啸云,叫道:“采莲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快走吧,去晚了没有热闹看了。”   放下才喝了一半的茶,慕容舒清无奈地起身,这丫头一吃饱就闲不下来。对着霍芷晴一行,淡笑着邀请道:“几位和我们一起去看看祈莲节的盛会吧。”   “好!”霍芷晴早就按捺不住了,她好喜欢这位姐姐,待人好,又温和,随肆中带着洒脱、自在,整个人好似总笼罩在懒懒的阳光中一般。   霍芷晴兴奋地跟上慕容舒清,把他们甩在身后,霍子戚和言皓宇相视苦笑,到底谁才是她的家人。   采莲会是祈莲节中最重要的一个仪式,吸引众多男女前往。相传千百年前,有一位仙子,来到凡间与一男子相爱,结为夫妻,两人真心相爱,情意深重。可惜好景不长,天庭发现了仙子思恋凡间,有违天规,于是将仙子带回天庭,幽闭五百年。男子与仙子被迫分离,伤心欲绝,口吐鲜血,很快郁郁而终,下到阴间,男子不肯喝下孟婆汤,要永远记住与仙子的情。从此,男子投胎转世五次,终不能忘记仙子,每一世都未娶妻。终于,他的深情感动了上天,菩萨指点他,只要他找到佛祖座下的一枝青莲就可以与仙子相会,男子寻遍天下,花了整整十年才在这莲心湖内找到,男子与仙子阔别五百年,终于可以再次重聚。   这座莲心湖也因此名声大噪,祈莲节也由此而来。每年未婚的男女,都可以来参加采莲大会,男女进场时,可以抽取号码,男子是红色的木牌,女子是绿色的木牌,两张木牌上的号码一致,那么两人就可以乘船入湖寻莲。   若是寻得青莲,说明二人是上天命定的宿世情缘,不论两家是否门当户对,双方家长都不得反对,因此很多相爱的男女都争相要这天作之媒。   慕容舒清他们来到湖边时,已是人山人海,很多是来看热闹的,有些也是真心想来寻莲的。入口处摆了两个大箱子,一红一绿,未婚男女都可以从中抽取号码。入乡随俗,凡是在场未婚的都抽取了号码。   进到内场,官家司仪已经喊话了,“各位,采莲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各位公子小姐可以对一下自己手上的号牌,成对的便可入池寻莲了。”   一时间热闹得很,各家公子纷纷派小厮去寻访佳人,难得出门的小姐们也提醒丫鬟们小心对照。   唐晓晓从进来开始,就一直撅着嘴耍脾气,“清清,为什么只有未婚的可以去寻莲!我也想去玩。”   慕容舒清好笑地看着吊在她手臂上的唐晓晓,“因为你是有夫之妇,要是有男子抽中和你一样的号牌,你要和他孤男寡女去寻莲?要是一不小心寻到了,这可是天作之媒,他可是要娶你的哦!”   “谁敢!”沈啸云微眯的双眼危险地看着她,唐晓晓立刻讨好地笑道:“人家只是随便问问,要采也是和你采啊!我们才是天生一对,天作之合嘛,嘿嘿!”   在唐晓晓卖力的安抚下,沈啸云的脸色才慢慢地多云转晴。看到他脸色好转,唐晓晓暗暗舒了一口气,她自己不能去,清清可以啊,挣开沈啸云的怀抱,拽着慕容舒清的衣袖,摇晃着问:“清清,你是几号啊?”   她几号?进门时只是随便抽了一张就给绿倚拿着了,她自己倒没有细看。   绿倚拿出手上的号牌,轻轻说道:“两百七十八。”   唐晓晓左顾右盼,“这么多人,谁是两百七十八号啊?”   唐晓晓像只乌龟一样伸长脖子四处张望,慕容舒清好笑地拍了一下她的头。传说三十年前有一对男女采到过青莲,是否属实无从考究。两人若是真心相许,根本无须任何媒介见证就可以相守到老,反之,采到再多青莲也是无用。   “你们是在找这个?”   轩辕逸摇晃着手中的木牌,上面赫然写着——两百七十八。   “啊?是你!”唐晓晓拿起两个木牌,仔细一看,果然是一对,高兴地把木牌塞回他们手中,拉着慕容舒清向湖边走去。   慕容舒清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木牌,再看看轩辕逸的,抚额叫苦,老天,还真是一对,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走吧!”轩辕逸也已经来到湖边,扶着慕容舒清的手臂上了船。   “你们一定要拿到青莲哦!”岸上的唐晓晓兴奋地又叫又跳,活似要采莲的是她一般。   罢了,采就采吧,她还没有在午后游过莲心湖。反正那个什么青莲是否存在都不一定呢。想着,慕容舒清也就不再抗拒,在船的另一角坐好,和轩辕逸划着小船向湖心驶去。   船身不大,只能容得下两人对面而坐,因此,小船十分灵活,可以随意在花间莲叶穿行。刚开始时,身边还有几只小船,不一会儿,各自散去,都忙着寻找传说中那枝能带来爱情和幸福的青莲。   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放下船桨,靠着船身悠闲地轻抚水面闭眼假寐的慕容舒清,轩辕逸也放下船桨,如她一般将手浸在水中。清凉的湖水隐隐流动,如同一双手在轻轻地撩拨着心弦,“你是不打算找了?”   慕容舒清缓缓睁开眼,午后的阳光还真是有些刺眼,她拉过身边一片荷叶遮挡头顶的烈日,才懒懒地答道:“这传说若是假的,根本没有什么青莲,那么忙于寻找,岂不错过了这映日荷花的美景?若是真的,就更不必寻了,一切皆缘,强求无用。”   她还真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让自己舒适,轩辕逸摘下身边更大一些的荷叶,塞到她手中,“三日后,我便回京城了。”   接过荷叶,慕容舒清淡笑着说:“一路顺风!”   “你要和我说的就是这句?”   慕容舒清一手撑着荷叶,一手嬉戏湖水,不在乎轩辕逸危险低沉的脸,笑得云淡风轻,“那么……你想要我说什么?”   “回京我就准备,三月后娶你过门。”   慕容舒清挑眉,“我记得我们已经退婚了。”   “我不同意。”   “请容我提醒你,是你亲自上门退婚的。”   “该死!”轩辕逸一掌打在船身上,暴怒的双拳紧握着,小船剧烈地摇晃了几下。慕容舒清一手抓住船桨,一手紧紧扶住船身,好不容易,小船才慢慢平静下来。她绝对相信轩辕逸一掌可以把这只小船劈烂,可是她还不想游回去。   紧握的双拳松开,轩辕逸压下心中的怒火,强硬地说道:“我会重新向慕容家求亲,到时你就可以风光地嫁给我了。”   慕容舒清放下手中的荷叶,缓缓坐直身子,“你认为我会答应?!”   “由不得你!”   慕容舒清始终带笑的脸已经笑容不再,一双清亮的眸子直视着轩辕逸,声音依然不紧不慢,却让人感受到了莫名的压迫感,“轩辕公子,你就这样有把握能胁迫今日的我嫁给你吗?”   他……没有把握,若是三年前,他不屑与她成亲,可是现在,他知道,他要她。可是近半月来的观察,他也知道,现在的慕容舒清决不是随便就可以胁迫的。她聪颖,明慧,坚定,果敢,而他轩辕逸更不屑于强迫任何女人,“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我?”   慕容舒清摇头,“你是一个容易让女人心动的男人。”   “那么你心动了吗?”   她心动了吗?慕容舒清问自己,这样挺拔俊秀,时而桀骜张狂,时而内敛沉稳的男子,她不能否认,她是心动了,可是动心和要嫁给他是两回事。   “我可以给你无尽的宠爱、高贵的身份、衣食无忧的生活,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一切。”他不明白,女人想要的名分、宠爱他都可以给她,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要的你给不起,你能给的,我又不稀罕。你,我,终会是要错过的。”女人需要的不仅仅是疼宠,而是相互扶持的真爱;也不是什么高贵的身份,而是他唯一的妻,他不会明白。   “你!好,你到底想要什么?”   她要自由,要平等,要唯一,这些你可给得起?两人的观念相差太多,所受的教育也完全不同,多说也是无益。轻抚腕间的紫镯,慕容舒清没有再回答他的话,拿起刚才放下的荷叶,遮住了已不再刺目的阳光,也遮住了轩辕逸逼人的视线。   把脸转向另一边,忽然一道流光闪了一下慕容舒清的眼睛,微眯起眼看去,不远处是——   “青莲?!”   听到慕容舒清的话,轩辕逸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一朵翠绿的莲花赫然出现在眼前,比起旁边绽放的粉莲,它似乎融入一片碧绿的荷叶中,但满池娇荷却盖不住它的清辉,不如它清雅淡然;满池墨叶掩不住它的荧光,不如它挺拔傲然。   轩辕逸伸出手,正要摘下它。“等等!”慕容舒清拉住了他的衣袖,将手中的荷叶塞回他手中,双手捧起一泓湖水,将湖水轻轻滴在青莲上。青莲在日光映照下更显得翠绿耀目,慕容舒清爱怜地轻抚莲瓣,轻声低语,不忍惊了这尤物,“它原就生在池中,自由自在,快意生活,摘了只会毁其灵气,折其风华,倒不如让它继续徜徉在这天地间。”   “自由地徜徉于天地间?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你为何要如此与众不同。” 青衣墨发的她,在这碧湖莲间,水波映照下,仿佛是另一枝青莲般,随时会乘风而去,让人不能掌控。   轻拍掉手上的水珠,慕容舒清拿起船桨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话音未落,只觉轩辕逸已越过她,眼前人影一闪,青莲已在他手中。   “你!”看着一手握着青莲,一手已经抚上她脸颊的轩辕逸,慕容舒清一时说不出话来。   摩挲着慕容舒清的脸,轩辕逸忽然欺身向前,与她鼻尖相对,冷声说道:“这朵青莲,我要定了!”   霸道而炙热的唇几乎贴上她的脸,布满厚茧的手掌厚实而温暖,慕容舒清不敢动,心脏却如小鹿般狂跳。四目相对,他的眼睛很美,坚定而执著,深邃而幽蓝,可以轻易抓住任何人。   慕容舒清想后退,可是腰间传来的力量却让她动弹不得。良久,轩辕逸才放开手,将青莲置于宽大的袖中,拿起船桨向岸边划去。   一路上,轩辕逸一直背对着慕容舒清,谁也没有再说话。   一上岸,等在一旁的唐晓晓马上迎上来,迫不及待地问道:“清清,找到了吗?”   慕容舒清轻笑着摇了摇头,轩辕逸一言不发,离开了众人围绕的湖边。裴彻虽看出不对劲儿,可是看慕容舒清淡然悠闲的样子,估计问不出什么,而看刚才轩辕逸的脸色,他还是少惹为妙。   慕容舒清他们是第一对回来的,随着日暮西下,陆陆续续所有人都回来了,却没有人寻到那传说中的青莲。唐晓晓失望地怀疑青莲是否存在,硬是要沈啸云明天陪她也寻一寻。   笑着抛开这对胡闹的冤家,慕容舒清和霍子戚一行人话别后,便回了慕容家。   回到随园,已经是月华初上了,今晚是十五,月光非常明亮,透过密密的竹叶,在身上落下斑驳的竹影。没有走回竹屋,慕容舒清在竹林中的石凳上坐下,静静地听着竹林沙沙作响的声音,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宁静的夜晚,总能让她的心平静。   “小姐,轩辕公子让我拿过来的。”绿倚抱着一个半人高的长方形玉雕盒子走到慕容舒清面前,轻轻地放在桌上。   看了一眼白玉盒子,慕容舒清挥挥手,对绿倚说道:“嗯,今天累了一天了,你也早点去休息吧!”   绿倚离去良久,慕容舒清才轻轻抚上玉盒,微寒的气息缠上指尖。借着月光,慕容舒清细细看去,这盒子是用一块完整的寒玉制成,正面雕刻着一朵完全盛开的荷花,盒身细密地雕着一圈荷叶。打开玉盒,淡淡的清香悠悠飘散——是下午摘的那枝青莲,月光笼罩下,它展现的又是另一股风情。没有了烈日下耀目的翠绿荧光,却如一幅水墨画般,似浓似淡地展现着它的风华,和白玉交相辉映,透着玉一般的流光。离水已有半日,它却丝毫没有枯萎的迹象,依然莹润淡雅,如刚从水中绽放一般。   它确实有遗世孤立的美,可是她该拿它怎么办!轩辕逸,她又该拿他怎么办!轻叹一声,合上玉盒,慕容舒清独自向竹林深处走去。   慕容舒清靠在一枝劲竹上,透过竹叶,仰望天空,享受着宁静的夜晚清风拂面的感觉,墨黑的长发与清风纠缠嬉戏,与竹叶飘摇翻飞。她向来喜欢竹,只是以前没有机会拥有这样一大片竹林,后来来到这里,发现了这片翠竹,她便沉醉其中。   几个起落,一个黑影出现在慕容舒清身后不远处,躬身抱拳道:“主子!”   没有睁开眼,慕容舒清淡淡地问道:“燕芮国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燕芮国主贤帝的身体今年大不如前,目前国事基本上由太子宏斐、荣亲王、四皇子宏颂共同处理,三股势力暗潮汹涌很久了。上月,贤帝病情加重后更是愈演愈烈,主子让我查的九皇子仍然没有什么异常的行动出现,只是近几月来频繁到各地游山玩水,半月前才回到燕芮京城,除每日进宫探望贤帝外,足不出户。”低沉坚毅的嗓音在这暗夜竹林中响起,让人莫名地觉得阴冷。   按照目前的局势,燕芮政变在所难免了,九皇子宏冥两年前她见过一面,翩翩风采,让人过目难忘,传闻此人礼贤下士,温文有礼,在燕芮是有名的谦谦君子。这样的人本该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只是那双如弯月般的笑眼,却让她看得胆战心惊!这样的人,怎么会屈居人下?   不管最后谁胜出,一场血雨腥风怕是免不了,只怕还会牵连到东隅。   “密切注视燕芮的情况,查查燕芮江湖中人与皇室有什么联系。”这些江湖中人矛头直指商贾,若再与皇室有所牵连,实在不得不防,“还有,也留意一下霍家!”   今天那一行人,想必是北方霍家无疑,他们离燕芮最近,现在出现在花都,不只是巧合这么简单吧。   “是!”黑影悄然消失在竹林中,把宁静还给了慕容舒清。
 
上篇:易家婚宴 返回目录 下篇:赴鸿门宴
点击人数(4481)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