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十七章 沉舟侧畔千帆过
第十七章 沉舟侧畔千帆过 文 / 辛夷坞 更新时间:2011-8-12 15:35:39
 
后来旬旬才知道,她到尧开报到那天正赶上每季度一次的各省市经理回办事处报账的日子,也是财务部最忙的时候。严格说起来,尧开的南五省办事处并非池澄空降后设立的,只不过以往每个省份负责人分辖一处各行其是,后来总部试行新政,将国内市场划分为五大区域统一进行营销管理,池澄作为太子党直接被指派为南五省大区负责人,并将辖下各部人马重新规整,成立了新的办事处。 在公司大多数人眼里,南五省大区是个肥缺,每年的销售量都占据公司总量的巨大份额,池澄却私下对旬旬说自己其实是被发配边疆。原来尧开作为国内知名的制药大厂,其生产的几种重点产品在这几个省份需求一直旺盛且稳定,唯一堪称对手的只有当地的制药企业久安堂,偏偏双方部分产品具有同质性。 久安堂起步晚于尧开,根基也不深,但它胜在地缘优势,近几年发展势头甚猛,大有后来居上,与外地知名企业分庭抗礼之势,不久前虽有内部人事动荡的传闻,但其后被证实已由傅家收购。傅家财雄势大,换了新血液的久安堂让尧开不敢小觑,两家不可避免地在市场份额的争夺中有场恶战。按池澄的话说,如果尧开与久安堂之争在他坐镇之下落了下风,那高层必然是认定他办事不力。要是尧开胜了一筹,那还是借了以往市场开拓的荫庇,总之他是怎么也落不到好。 旬旬当时就问他,既然明知如此,何必还来?以他的身份和一贯的狡猾,未必没有选择的余地。 池澄吊儿郎当地回答说:“如果不来,又怎么见到你?” 他说的话向来半真半假,旬旬自然知道信不得。他母亲是本地人,这里就是他半个故乡,这个解释远比为她而来更靠谱,也没那么令她恐惧。可是不管他为什么而来,是故意还是巧合,旬旬都情不自禁地想,如果他不出现在这里,自己现在是否还是在家中为谢凭宁熨衣服的主妇?日复一日,最大的苦恼就是阴雨天晒不了床单,可这样的日子平淡到老,回想起来也未必没有遗憾。 旬旬到尧开上班近一个月以来,消除了最初的生疏和茫然,还算是很好地融进了新的圈子。本来,她这样的人就如同一滴水,无形无色,很容易就悄无声息地渗透、溶解、蒸发,让你忘了她是为什么而来,又是什么时候出现,只会以为她本来就该在这里。同事们渐渐也习惯了那个温和娴静,话不多但做事精细的新会计。当你需要她时,她是稳妥的,但大多数时候,她是隐形的。就连脾气耿直、言辞犀利的财务部女主管陈舟在得知她是离过婚出来独自谋生的女人后,也对她态度和缓了不少。说起来也好笑,到头来只有背地里死皮赖脸的池澄明面上对她最不假颜色,还美其名曰是想让她更自在。 财务部其实总共也不过是三个人,除了主任陈舟、会计旬旬,就是出纳员老王。陈舟看上去比实际年龄略长一些,实际上只比旬旬大三岁,今年三十一,至今仍是待嫁之身。虽谈不上好相处,但人并不坏。她和所有这个年纪事业小成、终身大事又没着落的女人一样,对如今社会上的男性择偶观充满了不屑和批判。 同是剩女,陈舟和曾毓又大有不同。曾毓虽单身,但她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身边也没断过追求者,进可攻退可守,她的问题在于过高期待与现实落差之间的矛盾。陈舟则不同,她在工作的时候风风火火,但面对外界时,却保持着财务出身的人特有的拘谨,加上外在条件平平,择偶标准又始终没有放低,这才不尴不尬地将自己保存至今。她的名言是:让臭男人滚……顺便把我带上。 陈舟讨厌比她年轻又长得比她好看的女人,随着她年龄的增长,这个讨厌的范围也不得不逐渐扩大,最后成了她看不惯身边的大多数同性,同时因为她生活圈子窄,讨厌对象也具化为公司里的每个女同事。前台的妹妹太浅薄,后勤的姑娘是花痴,为数不多的女销售经理也常被她说成“药水妹”,为了业绩什么都做得出来。她心里想什么一般都直接体现在行动上,因此也常得罪人。不过她身份特殊,既是办事处的“财神爷”,又是总部直接委派来“辅佐”池澄的资深元老,按她的话说,就是池澄私底下也要叫她一声“舟姐”,所以大多数人对她无可奈何。 凭空冒出来的旬旬一度是陈舟眼里的头号敌人,偏偏又在她手下,初来乍到的时候没少吃哑巴亏。但就耐受能力而言,旬旬是个中高手,她在彪悍的艳丽姐身边都生活了那么多年,久经各种逆境考验,早已练就百毒不侵、一笑了之的本领。像她这样的人,只怕遇上心思比她更深、韧性比她尤甚的对手,其余都不在话下。态度再恭顺一些,说话再妥帖一些,处事再低调一些,干活再主动一些……恭维和善意最好润物无声,恰到好处,没有不受用的,尤其是陈舟这样色厉内荏的对象。 很快,陈舟就发现赵旬旬并没有想象中讨厌,虽然她长得不错,但她的好处是内敛的、规矩的,没有给人丝毫侵略感。她不是办公室里的花瓶,而是一幅和墙纸颜色相近的装饰画,上面还带有时钟,恰到好处地体现了功用,然后就和环境融为了一体。 到头来,旬旬反成了陈舟在公司里少数几个能说得上话的人。旬旬为此感到松了口气,只是在陈舟大骂男人,把她归于与自己同病相怜的难友,动辄以“我们这种容易受伤的女人”自称时,她会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压力。 和公司里的女同事甚至女性客户群不同,陈舟对池澄这一款的男人兴趣缺缺。她在池澄父亲身边工作多年,心里以略长他一辈的身份自居,认为他是“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并且,她衷心为池澄的女人而感到悲哀,因为标致的男人就好像一只孔雀,光鲜亮丽的一面属于广大观众,而背后光秃秃的屁股则只有那个可怜的女人独享。 陈舟所有的ID签名都是同一句话:“沉舟侧畔千帆过”。她从不解释这句话的寓意,但旬旬在进入公司不久之后,很快就窥破了她这个“最大的秘密”。所谓的“沉舟”自然就是她自己,而那只“帆”则是原本的大区经理,池澄如今的副手孙一帆,也就是旬旬初到公司那天,为她捡起跌落地上的东西的人。所以,旬旬也深深了解为何看到那一幕之后,陈舟会像吃了炸药一样挑她的不是,那是女人的一种本能。 更为微妙有趣的是,比陈舟年长两岁的孙一帆虽也未婚,但他的身份却是尧开的旧主,也就是池澄继母娘家一脉的旧属,算是公司老牌的嫡系。当初南方市场就是在他带头之下胼手胝足开拓出的大好山河。后来池澄继母觅得如意郎君,心甘情愿回归家庭,把相夫教子当成生活的重心,公司的权力重心也悄然暗换,他在自己的地盘上成了池澄的副手。虽说给谁打工本质上都没有什么区别,但在他们原有的一班旧部心中,对池澄父亲一系的得势是颇为不齿的。 陈舟暗恋孙一帆,甚至有可能是为了他而心甘情愿远离熟悉的城市。但在孙一帆的心中,陈舟更像是公司新主委派来削夺财政大权的一枚棋子,他对她礼貌且客气,实则是敬而远之。 池澄名义上掌控全局,孙一帆更多地负责销售经理和业务员的具体营销工作,平时和财务不免时常打交道。陈舟爱在心里口难开,每当孙一帆要求她临时给销售人员报账或预支备用金时,她总是怨声载道,但没有一次不额外放行。至于旬旬这边,虽然孙一帆对她相当友好,甚至常在陈舟抢白、埋怨她时出言维护,但顾及陈舟的心思和感受,她总是小心翼翼地与他保持距离。 又逢周五的下午,旬旬在办公室忙着做月底的报表,临近下班时,有人敲她们办公室敞开着的门,她从一堆数据中抬头,看到孙一帆微笑着站在门口。 孙一帆对旬旬说,年底将至,平时麻烦她们财务太多,正好几个省经理都在,大家打算联合起来请财务部的同事出去吃顿饭,聊表谢意。按说这也算公司部门之间的联谊,旬旬横竖没什么事,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可是她们部门也就那么三个人,出纳老王每周这个时候就会提前去银行存钱转账,顺便就下班去接老婆儿子回家吃饭。陈舟今天也去了税务局报税,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名义上他们是请财务部的“大伙”吃饭,实际能去的也只有旬旬而已。 旬旬还没回答,已经透过开着的门,看到外头等消息的几个销售经理脸上满含深意的笑容。女人面对这种问题都是触觉敏锐的,何况是旬旬这样心思顾虑比常人更多的人。孙一帆没有明确表过态,但旬旬能从他每次到她们办公室时的几句问候,或者递给她东西的手里察觉出一些异样的心思。他对她是存有好感的,这是明哲保身的旬旬感到苦恼,并竭力回避的一个事实。 “怎么,不肯赏脸?”孙一帆笑着问。 旬旬正想做出忙碌的样子,以抽不开身为由婉拒,他已先一步说道:“报表的事还不着急。工作是工作,休闲归休闲,走吧,大家都等着呢。” “呃……好吧,人多才热闹,我给舟姐打个电话,她那边应该也快结束了,让她直接赶到吃饭的地方就好。”旬旬说着拿起了电话听筒。 孙一帆轻轻把话筒按回原处,不疾不徐地说:“陈舟那边我已经打了电话,她说让我们先吃,她能来的话就来。” 他这样说了,旬旬也不好当面打电话向陈舟求证,到时她就算没有出现,那也是“被事情绊住了”,至于他究竟有没有联系她,只有天知道。难道旬旬还能事后在陈舟面前哪壶不开提哪壶地说起此事? 正为难间,池澄办公室的门也打开了。他反手拎着外套走了出来,朝他们的方向瞥了一眼,对孙一帆招呼道:“一帆,下班了?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打球?” “今天有点儿事,下次吧池总。”孙一帆回头答道。 旬旬以为池澄还有后招,不料他只是笑笑,朝其他人挥挥手,就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办事处。 “我等你收拾东西。”孙一帆的视线回到了旬旬身上。 旬旬正待开口,包里的一阵震动挽救了她,她翻出手机一看,竟是艳丽姐。 艳丽姐约女儿下班后陪她一道吃饭购物,这是曾教授去世后的第一次。重拾过去的爱好,走出家门,这是否代表着艳丽姐的心情有所好转?旬旬不由得有些欣慰,购物总能在短时间内抚平艳丽姐心中的创伤,此外,这通电话也彻底将她从眼前的为难中解救了出来。 “对不起啊孙经理,我妈妈找我有些事。反正今天人也没到齐,谢谢你们几位的好意,下次等舟姐王叔都在,我们再聚不迟。” 孙一帆眼里有失望,但也不好强留,好风度地问她和母亲约在哪里,他可以送她一程。旬旬婉言谢绝。 赶到艳丽姐指定的餐厅,她已经先一步在座位上等着旬旬,面前的圆桌上摆了好几份精致的茶点。旬旬一落座,打量四周,就开始寻思着自己今天身上带的现金够不够。这是一个走中高端路线的购物城负一楼的港式餐厅,以菜品精致和价格不菲见称。艳丽姐虽每次都说她请客,但埋单的时候常常只顾着剔牙,旬旬早已经习惯了这样。 “我随手给你点了几样点心,你自己再看看菜单,难得周末,要好好犒劳自己。”艳丽姐姿态优雅地将餐牌推到旬旬面前。 旬旬翻了一遍餐牌,又合上了它。“我不太饿,就吃你给我点的就好。” “那怎么行?说了今天叫你出来吃大餐的。”艳丽姐娥眉微皱。她今天的妆画得很讲究,看来是费了一番心思。她抿了一口柠檬水,忽然换上了笑脸,朝门口的方向高高招手。 旬旬回头,那个下班后去打球的人正朝她们走来,看来他打的是“擦边球”。 她现在已经懒得为这些“意外”而惊讶了,只是压低声音,无可奈何地问坐在对面的艳丽姐:“逛街就逛街,你又把他叫来干什么?” 艳丽姐用餐牌遮住脸的下半部分,窃语道:“你傻呀?我叫个人来埋单有什么不好?这里的菜很贵的!”趁池澄还没走近,她又神秘而得意地告诉女儿:“不过你放心,我刚才点的都是最贵的。” 就在旬旬翻了个白眼的时候,池澄落座在她身边,兴致盎然地问:“聊什么那么专心?” 艳丽姐慈爱地回答道:“我在和旬旬说,你们年轻人上班辛苦,应该吃些进补的东西。” 旬旬也顺着她的话补充:“是啊,没事吃几只肥鹅最补了!” 池澄招呼服务生过来,笑着说:“补不补的我不太懂,但这家店的蜂蜜厚多士和冰火澳洲虾我很喜欢,你们没试过的话我建议多点一份尝尝……阿姨今天的头发很漂亮,跟耳环也很配。” 艳丽姐受用地笑,“我们旬旬啊,我以为她忙忙碌碌地找到了什么好工作,转了一圈,原来到你的公司去了。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呐!” “我跟她说过,如果她愿意,其实不必那么辛苦的。”池澄说完若有所指地看了身旁的旬旬一眼。 “又不是外人,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艳丽姐倒真的一点儿都不见外。 旬旬嗤笑,她现在已经想通,只要池澄和艳丽姐凑在一起,她就权当自己外太空一日游。曾毓那句话说得很对,正常人是不能够和神经病较真的,他会把你也弄得精神分裂,然后用经验打败你。 她按下池澄拿起水杯准备要喝的手,镇定地提醒道:“你的还在服务员手里,这杯是我的。” “哦!”池澄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转而对艳丽姐说道:“不过有了旬旬在公司里,虽然她辛苦了一些,但却是帮了我的大忙。” “池总你别太抬举我。” “我说的是肺腑之言。你不会看不出来,陈舟是我爸派来的人,孙一帆是我爸老婆的人,只有你是我的人。” 那句“我的人”吐字尤其暧昧,旬旬知道他是故意的。这无赖,占点儿口头便宜都能让他笑得如此兴高采烈。旬旬这时深切感受到陈舟那句话的贴切。她虽不是他的女人,但这只破孔雀现在却已经习惯把光秃秃的屁股那一面对准了她。 “我才不懂你们那些派系斗争,我只知道账目。”旬旬表明立场。 池澄微微一笑,“你知道拒绝孙一帆,这就足够了。” “唉!”艳丽姐没来由的一声长叹成功地将另外两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我看到你们两人的样子,忽然就想起了我和旬旬她死鬼老爸过去的事。他虽然化灰了,但年轻的时候和你有点儿像,高高的鼻子,黑眉毛,他没你有本事,但也小我一两岁,总喜欢和我斗嘴……池澄啊,要是你早生几年就好了,女人老得快,找个比自己小的总提心吊胆。” “妈,你没事扯这些干什么?” 池澄也警惕了起来,微微眯上了眼睛,等待艳丽姐下面的话。谁知艳丽姐好像结束了那番忽如其来的怀旧感叹,她摸着自己耳朵上硕大的耳环,“这副你送我的耳环好是好,就是挂在耳朵上扯着有些疼。” 旬旬想说,那么沉的一对“利器”,挂在哪儿都会扯着疼。 池澄马上会意了,说道:“这样可不好,一定是他们做工上有问题。发票都在盒子里……要不这样,我让个人过来,待会儿就陪您回去把盒子取了,然后到柜台去换一副,实在不行就另外挑,都怪我粗心大意,没挑仔细。” 艳丽姐嘴上说:“哎呀,那多麻烦你们。”但谁都看得出她的喜形于色。 “我就知道你这孩子做事妥当,旬旬她爸哪能跟你比。” “哪里。” 池澄低头喝水,面色如常。旬旬都有些佩服他了,论看碟下菜,虚与委蛇的功夫,她都不是他的对手。陈舟和孙一帆都把他当年轻的二世主,是公司里的一个摆设,但螳螂捕蝉,谁是黄雀还真不好说。 池澄打了个电话命一个人立刻赶过来,旬旬起初以为他叫的是公司的司机,正想着自己要不要回避,没想到过了一会儿,出现在他们桌子旁的竟然是公司的人事主管周瑞生。 周瑞生擦着额头上的汗,白净的面皮上泛着红,想来是用了最快的速度奔赴这里。他见到旬旬母女,竟也没有露出特别惊讶的神情,朝她们打了个招呼,就忙不迭问:“池总找我有什么事?” 在公司里,旬旬和周瑞生打交道并不多,在她眼里的周瑞生是个精明而老练的人,脸上总是堆着笑,对谁都很和气,有时会因为太善于人情世故而显得有几分油滑。因为他是整个办事处唯一有可能知道旬旬与池澄相识的人,所以平时旬旬对他也多存了几分戒备。可事实上周瑞生将这个秘密隐藏得很好,只在有意无意之间可以感觉到他对旬旬刻意表达的善意。 池澄让他先坐下,把护送艳丽姐去调换首饰的任务向他说明。旬旬有些不安,他这样明目张胆地动用公司的人去为自己办私事,让她感觉非常不妥,而且周瑞生的眼神让她不自在,想必在别人看来,自己就和被池澄包养的女人没有什么区别。 “妈,待会儿我陪你去换就好。顺便陪你去买衣服怎么样?不要麻烦别人了。”旬旬嘴里说着,还一个劲地给艳丽姐打眼色,希望她明白眼前的处境,不要把女儿置于太难堪的境地。 周瑞生连连道:“不麻烦不麻烦,旬旬你太见外了,想不到你妈妈这么年轻又有气质,能帮上忙是我的荣幸。” 他随即向艳丽姐自我介绍,艳丽姐在他的恭维之下笑得花枝乱颤,直说他有个好名字。 “周瑞生,不就是周大福、谢瑞麟再加上周生生?一听就是有福气的人。” 周瑞生一怔,忙赞艳丽姐“太幽默”。 旬旬听得汗颜无比,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池澄,他正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眼前的水杯,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整个置身事外的模样。 服务员陆续把他们点的菜品端了上来,周瑞生悄然观察过在场三人的样子,主动说道:“这里环境还可以,难得今天又高兴,要不上支红酒助助兴,我知道他们这儿有年份不错的好酒。” 没等旬旬拒绝,池澄已懒洋洋地说道:“红酒有什么意思,我觉得红酒最没劲了。” “……也是,是!红酒是没意思,我记得了,你喜欢烈一点儿的,我去给你点!附庸风雅的人才喝红酒。”周瑞生谄媚地说道。 “哈哈。”池澄笑了,“告诉你个秘密,我爸最喜欢红酒了。” 他这一句话,塞得见风使舵的周瑞生都不知道怎么接下去,尴尬地又去擦脑门上的汗。艳丽姐觉得有趣,咯咯地笑。 “董事长不一样,他是有真品位,附庸风雅的人怎么能和他相提并论。”周瑞生也跟着笑。 池澄不以为然,“什么真品位?你说得没错,他就是最喜欢附庸风雅的人!” “那个那个……池总你真会开玩笑。” “好了,你别紧张,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我爸喝红酒不是附庸风雅,别人喝才是?” “对,没错,没错。”周瑞生松了口气。 池澄看来是故意要拆他的台,放下杯往后背一靠,“那你还给我们点红酒,非要让我们附庸风雅一把是吧?” “哎哟,小祖宗,你到底是要我怎么样?”周瑞生被绕晕了,拍着大腿叫苦不迭。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 这下连旬旬都听不下去了,白了池澄一眼,说道:“有完没完?很好玩是吧?无聊!” 话出口她又有点儿后悔,再怎么说在周瑞生面前,池澄都是她的上司,她不该这样没轻没重地教训他。 “怪我,都怪我没眼色。”周瑞生害怕再挑起争端,赶紧又往自己身上揽。 “她说我无聊,关你什么事?”池澄没好气地说。他显然本不打算就这样罢休,但碍于旬旬在场才没有再继续下去,讪讪地对她道:“开个玩笑都不行?” 周瑞生也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当即对旬旬更另眼相待,转而向她示好,“旬旬,他那个脾气啊,让我这个做表舅的都拿他没办法……” 旬旬心里一惊,原来他就是那个“王八蛋”的表舅! 池澄没再答理表舅周瑞生,埋头吃他的东西。旬旬也乐得填饱肚子,正吃着,忽然发现自己盘子里多出了半截剔了壳的大虾,原来是池澄闷声不吭地将自己面前的东西向她那里转移。 “干什么?”她冷眼瞥着池澄。 他又从自己面前给她叉了一小块蜂蜜多士。 旬旬受不了地推开盘子,“你这是哪个国家的餐桌礼仪嘛!” 池澄平静地答道:“哪来那些讲究,这个味道真的很不错,你试试就知道了。” 周瑞生眼观鼻鼻观心地喝水,艳丽姐用餐巾擦着嘴,兴致盎然地瞧着他们,池澄手里的叉子还没放下。 他又一次轻而易举地触到了她原本深不可测的底线,而一急起来的她自己都不认识自己,“我不要,谁知道你口水里面有没有狂犬病!” 池澄一愣,想笑又忍住了,“就算我有狂犬病,现在只是让你吃东西,又没说要咬你。”他优哉地将那一小块多士放进嘴里,过了一会儿又继续说道:“再说了,有病没病,看你现在还活得好好的,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此情景下,另外两人都迅速解决了午餐问题,周瑞生充满绅士风度地起身给艳丽姐套上外套,陪着她施施然告辞。 他们一走,旬旬再无食欲,“你慢慢吃,我也有事先走了。” 池澄说:“急什么?狂犬病潜伏期长着呢,坐一会儿也不会立刻发作。”他笑嘻嘻的,“我也不让你喝酒,红的白的都不喝,咱们别附庸风雅,就坐着把饭好好吃完。” 旬旬看着周瑞生留下来的杯子,忽地问道:“他就是你在这里唯一的亲人?” “嗯,他就是我提过很多次的王八蛋。” “为什么老说他是……王八蛋?我看他对你挺好的,小心得过了头。” “就是因为他太王八蛋了,所以才要对我小心一点儿。” “他过去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旬旬有些明白了。 池澄的脸好像忽然罩上了一层寒霜,过了一会儿,他才对旬旬说道:“这个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旬旬已经习惯他时而坦荡到无所顾忌,时而又诡秘的样子,只说:“你讨厌他,还把他放在身边?” 他用餐纸小心地擦拭嘴角,“放在身边才有机会讨厌他。你不觉得他有些时候就像条狗?很多时候,狗也是有它的用处的,因为他想讨口吃的,摇尾巴的时候就特别卖力。” 难怪他会让周瑞生来给艳丽姐跑腿。旬旬想起艳丽姐方才赤裸裸的“讹诈”,叹了口气,“如果你希望我好,以后就别再给我妈买贵重东西了,那样只会让我难堪。” “你不想欠我的,也可以送我东西呀,这样我们就扯平了。”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有那么多的牵扯,难道不能像普通的人……像普通的老板和下属?”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要什么你很清楚。”他说着又勾起嘴角,“我指的是礼物。” 旬旬怕他又说到火车什么的,干脆直接叫来服务员埋单。 “你要请我吃饭?”池澄好奇。 “今天本来是我跟我妈一块吃饭,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来。算了,就当是谢谢你送她的东西好了。”旬旬强调道。 池澄居然也没有反对,任由她拿出钱包。 旬旬接过账单看了一眼,不禁暗地里咬牙,艳丽姐够诚实的,下手也实在是狠。她点的东西真的很贵,很贵!
 
上篇:第十六章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返回目录 下篇:留下来较真的才是爱你的人
点击人数(441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