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留下来较真的才是爱你的人
留下来较真的才是爱你的人 文 / 辛夷坞 更新时间:2011-8-12 15:36:09
 
上班一个多月后,旬旬第一次领到薪水,因为是试用期间,税后所得只能说差强人意。但她已经三年没有拥有这样一笔名正言顺属于自己的钱了,觉得每一分都是沉甸甸的。 她把工资都取了出来,回到家,将其中的一半给了艳丽姐。正在看肥皂剧的艳丽姐接过钱,脸色和缓了不少,慢腾腾地点了一遍,把钱放进衣兜里,幽幽地说:“我说,你上了一个月的班,就挣了这点儿?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你也知道现在的物价贵得很,钱不值钱,看上去不少,实际上也顶不了什么用,要是交个房租、吃吃饭什么的,还不知道够不够……” 旬旬听罢,过了一会儿,拿出自己生活必需的那部分,余下的又再次递到艳丽姐的面前,“够不够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艳丽姐说:“其实我也没打算要你的钱,你一分钱没付,我不也照样把你拉扯大了?交给我,就当我替你保管吧。” 旬旬全当听了句笑话。 出租房子的租金半年前已交完,始终没经过她手里,除去非到万不得已不能用的钱,她手头并不活络。今天下班后,同事们为了庆贺发薪水,约好AA制去吃饭唱K,旬旬也没参加。为此池澄还特意逮住机会讽刺她,说偶尔一次两次出去寻开心,也耽误不了她存钱养老送终,她只当没有听见。 刚洗好澡,曾毓给旬旬打来电话,约她一起出去“坐坐”。她俩的爱好素不相同,没事坐不到一起,旬旬于是问她还有谁。曾毓起初说还有连泉,恐怕连她自己都认为这样没什么说服力,后来索性挑明了说另有连泉的一个同事,男的。 旬旬说:“我以为这是我们已婚妇女才有的毛病,想不到你提前染上了。” 曾毓笑道:“你现在也不是什么‘已婚’。没人要包办你的婚姻,反正单身,多认识些人,别管成不成,横竖多条路走。” 与谢凭宁离婚已将近四个月,旬旬从下定决心那时起就没想过自己与谢凭宁还有破镜重圆的可能,看现在的情况,就算她有心,别人也未必奉陪。虽然没想过那么快就寻找下家,但是打心眼里她知道这辈子还长着,孤老终身不现实,也不是她想要的,再嫁是迟早。她听到房间外面有动静,回过头,艳丽姐华丽的裙裾晃过,她又穿上了跳舞的行头,似乎正准备出门。连上一辈的人都知道生活需要重新开始,她又何必那么早衰。 曾毓说自己事先已经在连泉的同事面前夸下了海口,让旬旬一定好好打扮打扮,别到头来名不副实让自己丢了面子。旬旬赶去和曾毓约定的地点,他们已经到了那里,连泉她是见过的,那余下一位便是曾毓今天隆重向她推出的男一号。 男同事看上去比连泉略长几岁,谈不上五官出众,但气质沉稳,自有一番成熟男人的魅力。他站起来为旬旬拉开椅子,落座后,由连泉代为介绍,说那是他前老板、现任合伙人张于诚。 张于诚很是健谈,思维活跃,言之有物,大家海阔天空地随意聊了一阵,看得出来,他对旬旬的第一印象也相当不错。 见时机成熟,兴许连泉认为自己和曾毓应该功成身退,他拍了拍女伴的手,“我们先走一步,我正好有些事想跟你单独聊聊。” 曾毓还在纠结于与张于诚关于房产税征收的辩论,听到连泉这么说,才如梦初醒,连说“对对对”,笑吟吟地起身与他一块离开,临走时还刻意对旬旬眨了眨眼睛,仿佛生恐别人看不见。 目送他俩离去,张于诚对旬旬说:“我落伍了,所以总是理解不了太时髦的理念。在我看来他们明明再适合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要故意在两人中间划一条界线。其实男女之间相互吸引不结婚很正常,但水到渠成地结婚不是更正常?我乐于看到他们两人敞开心好好谈一次,那接下来的事会容易很多。” 旬旬说:“但往往敞开心是最不容易的事。” “你说的也对。” 此时不过晚上八点,为时尚早。张于诚建议到他朋友开的茶庄去坐坐,品品茶,旬旬没有拒绝。 她刚上了张于诚的车就接了个电话,池澄还没放弃劝她参加同事的聚会,他说自己可以把她那份钱一块出了,让她赶紧过来。 旬旬回答说自己现在有事。 挂了电话,张于诚笑着问:“我不会占用了你太多时间吧?” “没有,只是同事。” “嗯,其实工作之余偶尔放松是好事,我过去就是一根弦绷得太紧,总觉得等事业上了轨道再去享受生活也不迟,谁知道事业还算顺利,但我妻子却因为我在她身上花的心思太少而提出离婚……对了,不介意的话我冒昧问一句,你是为了什么离的婚,我觉得你应该是个很好的妻子。” “我……”旬旬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是说因为丈夫出轨而分手呢,还是说因为自己行为不端。好像两样都是事实,但又好像两样都不是。 正踌躇间,烦死人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池澄说:“赵旬旬,同事聚会也算公司集体活动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 这次旬旬懒得和他多费口舌,直接挂断,哪怕她想象得出池澄恼恨的样子。 “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原因,在一起之后觉得感情不和,还不如散了好。”她对张于诚说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希望再找一个什么样的伴侣?” “让我觉得安全的,不用为明天提心吊胆的就行了。” 她说完,自己又出了会儿神,其实曾经的谢凭宁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吗? “我理解,听说你家里还有个母亲,继父刚去世对吧?” “是的,我……对不起。”她被那阵铃声折磨得快要发疯,迫于身旁有人不便发作,忍耐着对电话那端的人说,“我现在真的没空!” “陈舟醉得一塌糊涂,差点儿没吐我身上。你赶快过来,要不谁送她回家?” “难道那里已经没有别人?” 池澄不耐地说道:“女的没一个她看得顺眼的,男的怕被她占了便宜,你不知道她喝了酒有多可怕。我跟她说了你会过来,她才放心到厕所里去吐,不来的话明天到了办公室你自己看着办。” “看来你今儿晚上真的很忙。”张于诚笑着说道。 旬旬气恼地看着已成忙音的手机,颓然对他说:“实在抱歉,我同事喝多了,不如改天再品尝你朋友的好茶。” 张于诚见状也没说什么,执意不肯让她中途下车,问了地点,便掉头将她送去同事聚会的地点。 到得那家娱乐城正门,旬旬刚推开车门,来不及对张于诚表示感谢,就已看到满脸郁闷地等在门口的那个人。 池澄走近,弯下腰看着车里的人,“哟,难怪说有事,车不错。”他还不认生地朝驾驶座上的张于诚打了个招呼,看着旬旬走下车来,嘴里啧啧有声,“瞧你,费不费心思就是不一样,明明可以是小红帽,为什么非得用狼外婆那一面来面对我?” 旬旬对张于诚说:“谢谢了,再见,开车小心点儿。” 她说完,张于诚也做了个再见的手势,车却没有发动,原来池澄的手还有意无意地搁在副驾驶座敞开的车窗上。 “别那么小气,连介绍一下都不肯?”他对静观其变的张于诚笑着说道:“我们小赵在公司里可是很受欢迎的,待会儿孙经理要是知道了,一定会很失落。” 旬旬恨不得张于诚收起他的风度,直接将车开走,顺便给这不识好歹的人吃点苦头。 “你说是不是呀,小赵?” 哪怕在这个时候,旬旬仍然为“小赵”这个称呼感到如鲠在喉。她冷着脸提醒他:“我们正常人在别人的姓前加个‘小’字,一般得是对方比你年纪小,你早生几年的话叫我小赵就合适了。” 池澄大言不惭道:“在我这里,‘大小’和年龄没多大关系,而是和职位挂钩,你是我的下属,那我叫你小赵就一点儿都不过分。” “好吧,池总,你现在还有什么吩咐?” “你别不服气,是你说要和我保持最普通的上下级同事关系的。”他再次弯腰对车里的人说:“你别介意,我和她真的已经没什么了,现在我的副手孙先生才是对她感兴趣的那个人。” 旬旬铁青着脸,她还真不知道他单凭一张嘴能把事情搅得有多乱。 张于诚不置可否地挑高了眉。 “哎呀。”池澄回头面对旬旬,脸上堆起了歉疚之意。“我是不是说错话了,难道你还没告诉他你是为什么离的婚?” 旬旬重重将他的手从别人的车上扳了下来。 “实在是抱歉,认识你很高兴,再见……我想也没必要再见了。”她对张于诚说道。 张于诚莫名地笑笑,又摇了摇头,缓缓将车开走。他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多事不必说已心领神会。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说就离开,便是对这个初见印象还不错的女子最大的善意。 “你别这副表情,好像我刚拆散了一桩好姻缘,不就是相亲见个面,难道你就这么肯定人家会把你娶回家?” “陈舟在哪儿?”旬旬铁青着脸,还算控制住了自己,直奔正事。 “我让孙一帆亲自送她回家了。”池澄轻松说道,“既然叫她一声舟姐,何不给她创造个机会成全一桩美事……怎么,我不小心又拆散了你一次?” 旬旬沉默,呼吸加快。她知道,自己要是现在暴跳如雷,那就正合了他的心意,她死也不会让他得逞。 她慢腾腾地对池澄说:“你以为你这样做很了不起?我再对你说一次,你越是这样我越不可能跟你在一起。我现在讨厌你,你听清楚,不是恨,是讨厌!就好像一只臭虫,踩死你我还怕脏了我的鞋!” 池澄去拉她的手,被她狠狠甩开,她脸上的憎恶让他难以忍受。他指着旬旬离开的背影,大声说道:“你走吧,走!你以为和你好聚好散的男人是有风度?那些都是假的!我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愿意留下来浪费时间陪你较真,愿意浪费表情和你吵架的傻瓜才是真的爱你!” 旬旬回到家,仍觉得一口气缓不过来。艳丽姐走出房间,惊讶地打量女儿,“我还以为你约会去了,怎么倒像死了亲爹?” 艳丽姐身上的耳环换了副更闪耀的。 旬旬把包扔到沙发上,“我求求你尊重一下我的隐私,不就是一副耳环、几句恭维,用得着那么急切地卖了我吗?” “我都不知道你说什么。”艳丽姐不承认,可她脸上的心虚已经彻底地出卖了她,“别说我没做过,就算是我干的,还不是为了你好,难道我想害了你?” “你把我往池澄那里推,就和害我没分别。” “他要害你?别人有那工夫干什么不好,眼巴巴来害你,你是家产万贯呐还是长得像天仙?” 辩驳的过程中,艳丽姐还不忘时时抬手去掠自己颈后的长发,旬旬看出来了,那依然白净细致的手腕上多了一只暗沉无光的老银镯子。 艳丽姐等了一会儿,见女儿不再说话了,坐到她身边,大大方方展示她的新玩意儿,“看到没有?我猜你一定不识货,这是清朝传下来的镯子,有几千年历史了,是古董!“ 旬旬看了看镯子,又看了看母亲,“谁跟你这么说的?” “周瑞生呀,就是池澄的那个表舅。他这个人很有意思,有钱又大方,这镯子可比什么周大福、谢瑞麟和周生生加起来都要贵!” “你今天就是和他去跳舞?” “哎呀,他的舞跳得可真不错……”艳丽姐总算听出了旬旬话语里的质疑,不悦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老了,连交新朋友的资格都没有?寡妇就不能和普通朋友出去跳个舞?” “我没那么说!”旬旬决定远离硝烟,找个更安静的地方。她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又再次打开。 “我就想说一件事,清朝从建国到现在也不过五百年。我没说你的新朋友骗你,这个几千年的镯子一定是他穿越时空为你准备的。对了,几千年前人类也不把这个叫镯子,那时只有镣铐。” 旬旬胡乱地重新洗漱,闭上眼睛让水流冲刷过脸庞时,不知怎么,眼前还是池澄那可恶又可气的嘴脸。他是用了心思,浪费时间浪费表情,就是要搅得她无处安生。 电话再响起时,旬旬恨不得将它扔到几千年前的清朝。幸而她多看了一眼,原来是曾毓打来的。按说这个时候正是她沉浸温柔乡时,打扰者死,怎么会想起给自己电话。 旬旬预计她多半是问自己和张于诚的“进展”,心里哀叹一声,接了电话,却听到更剧烈的一声哀叹。 “连他都要走了,难道我真是天煞孤星?” “谁要走?连泉?” 原来,早些时候连泉提前领着曾毓离开,不仅是为初次见面的男女创造机会,他是当真有话要对曾毓说,那就是他即将调往事务所在另一个省份的新办公点,这就意味着他与曾毓触手可及的“友好合作关系”不得不告一段落。 “我前世一定和月老有仇。”曾毓沮丧道。 “你又没打算嫁给他,别随便冤枉月老。”旬旬说,“不要死撑着,不想他走就留住他,你不是新时代职业女性吗,这点儿胆量都没有?” “问题是我用什么立场来留住他?我又不是他的女朋友,难道要我说:你别走,我不想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你这是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当初谁让你一口咬定只谈性不谈别的。他怎么表态?” “他倒是问了我愿不愿意跟他走……” 旬旬一怔。从私心角度出发,她不愿意曾毓离开,她若走了,自己连个话不投机的伴都没了。但她还是劝道:“舍不得就跟他走,你爸也不在了,其实这里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曾毓叹道:“不怕你笑话,那一刻,我是动过跟他走算了的心思。可我不过是想了那么几秒钟,他已经告诉我,他是开玩笑的,还说我没有必要为他放弃原有的生活和工作。还好我及时对他说,我俩的关系还到不了那个地步,否则才真的把脸丢回老家。我现在是架在半空中,就算想豁出去,也要看别人肯不肯接。” “你闭着眼睛往下一跳,要不他接,要不就死,还比现在痛快些。” “赵旬旬,你说得轻松,换你你敢吗?” “我是倒霉的离婚妇女,我当然不敢。” “其实我也只是想想而已,他真要让我跟他走,我也不知道自己迈不迈得出那一步。反正现在谁也没说断了,不就是飞机票的事吗?想要感觉更美,势必要离得更远。差点儿忘了问,你后来和他同事相处得怎么样?” “砸了!”旬旬言简意赅地说。 曾毓笑了起来,“我收回刚才的话。我不是天煞孤星,即使在孤独的宇宙里,我旁边还有你这颗同样倒霉的星球。而且,这颗星球的资源比我还要贫瘠。”
 
上篇:第十七章 沉舟侧畔千帆过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8031)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