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励志成功 > > 第二章
第二章 文 / [美]麦肯 更新时间:2011-8-19 11:21:36
 
“跳下去” 时间是早晨,我蹲在池塘边凝视,想看看蛙族还在不在那里。 不过,我想我错过它们了。要是之前在小路上脚步再轻一点,我可能会看到其中一只。但我总是按捺不住、热切过头。在我的眼睛开始扫描池边的时候,我就听到一个小身躯跳下水,“扑通”一声,消失得无影无踪,接着水面上漾开波纹,一丛丛浮萍随之漂动。这些青蛙占用的空间极小,它跳水这一动作对它们栖息之处的冲击微不足道。我试着做到那样,可是好难。我希望每个人能够跟我一样努力尝试,但是评断他人或告诉他人该做什么,并不是我应该扮演的角色。我唯一能做的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遵循甘地的座右铭:“想看到世界有什么改变,你自己就要先做改变。”(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happen in the world.)我提醒自己——今天的第十次——一切都很好,都是它们应有的样子。最后,我终于放松下来。 在这里,沐浴在阳光中,感觉是这么的安详。 从池塘这一头到对面有野草莓的那一头,距离不到两公尺。此时阳光洒在水面上,我注视着池塘,它好像闪着金光,也扩大了范围。透过半睁半闭的眼睛,我看到金色的岩石黯淡下来,变成黏土淡淡的砖红色,对岸再过去一点的那簇高攀的荨麻,在某种神秘的心智炼金术作用之下消散了,变成一丛尤佳利树。 当年我经常蹲着,就像现在这样蹲着,凝视这一池水,看着水位一天低过一天,一寸降过一寸,然后扫视澳洲这片广袤无垠的天空,期盼飘来一朵雨云。 现在这口小池塘是我在一个炎热的下午,亲手挖出来的;但另外那一个就不是这样,那一个的规模大了好几百倍,是用推土机造出来的,底部还用黏土封住。有一阵子它光溜溜地躺在那儿,像个刚划的伤口,一个咧着大口的洞,上面纵横交错着那台黄色庞然大物轰隆隆来回碾过的履带痕迹。那台机器又挖又掘,折腾了将近一整天。我旁观着,一部分被这种凶残的攻击震慑住,一部分又对那名农夫的技术叹为观止,因为那个庞然大物苦干实干,像个服从的奴隶,乖乖回应他的每一个命令。 最后雨终于下了,水坝蓄满了水,一直淹过坝顶,流入排水道,形成一条小溪,不停歇地流了整整两天。但两天之后,它就没再流淌过。 刚到澳洲的第一个夏天,水坝蓄满水的时候,我在里面游过泳。那时水色犹如加了牛奶的咖啡,底部黏糊糊、软趴趴的泥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在炙热的艳阳下,最上面约二十公分高的水暖洋洋的,像洗澡水;但往下几层的水,因为漂浮在水中的黏土微粒使得阳光无法穿透,所以出人意表地冷得可怕。我也怕那下面可能会有水蛭钻出来,水蛭让我毛骨悚然。 但那是一项洗礼,一个开始在澳洲丛林过活的开幕典礼。我那白皙、脆弱又裸露的身体与强烈的地、水、火、风四大元素交融在一起,如今这份记忆依然鲜明。当时我必须那样做,即使我从此再也不下去那个水坝里,也要做那么一次。当时我没有意识到,再下水一次的机会竟然再也没有了。 如果我可以像《爱丽丝梦游仙境》的爱丽丝那样,身体缩到和青蛙一样小,那我现在就能够穿过水生防风草,朝着小池塘的对岸滑过去,到那儿的荨麻丛借块凉荫休息、喘气。可是我太庞大了,在晚春时节的这一天的下午两点,我的影子就已经完全横越池塘了。这里绝对没法为我举行浸洗典礼。我永远都无法像蛙族那样用我所有的感官来认识这口池塘。我只能观察它,还有它们,用我的眼睛、耳朵、鼻子,用我的手指拨水,或许也用我的想象力来填补空白。我永远无法真的认识它们身处的这个小世界。我唯一能做的只有看、听、赞叹,还有学习。 发现你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简单过生活 太多人天真烂漫地睁着迷蒙双眼,怀抱着简单过生活的梦想。我和另一半以前也跟他们一样,在澳洲“丛林”买了一小块地,也在信封背面草草涂写盖环保屋的计划。我们又看书又翻杂志,想知道怎样不花一毛钱用石头、泥巴和干草捆,整根的原木和对剖的原木,甚至是旧轮胎这些材料,就能盖一间房子。我们学会用酒瓶做窗户,帮旧水槽铺新的衬里,用牛血涂封泥地裂缝(首先,得抓到你的牛)。我们一天到晚光顾拆屋工人的院子搜寻旧门窗,去上课学干石造墙法,只要找得到讲泥砖制作方法的任何信息,我们都会研读。我甚至还去上彩绘玻璃的课,做了一个彩绘玻璃的小窗。那个窗让我自豪不已,即使当时我连一面装窗的墙都没有。 城里的朋友当我们两个是先锋。他们羡慕我们的勇气,佩服我们的远见,但可能也认为我们已经彻底疯了。 夏天,他们来露营。我们这儿干净的空气、星光闪耀的夜空、平和安详的生活令他们惊喜不已;我们这儿的“堆肥厕所”和简朴的户外冲澡设备,他们觉得新奇,所以也很享受(他们自己是这样说的)。我们用自己栽种的新鲜蔬果给他们吃,骄傲地带他们参观灌溉系统,这个系统可是我们自己盖的,它可以把水坝里的水引到我们新造的花园和果园。 回顾那些年,我们天真得有些可笑。我们种了好几百棵树,其中有一些,像当地原生的尤佳利树和相思树,勉强撑过那几年的干旱存活了下来。但是,果树到最后大部分都成了槁木,因为一年又一年过去,雨还是不下,地慢慢干裂。我们拥有一座茂密绿洲的梦想果然只是个“梦想”——在一个英国女人和一个美国男人心里的一个梦想,而这两个人对于澳洲丛林的真实情况一点概念都没有。 澳洲原住民在白人来之前已在那片大陆住了五万五千年,他们知道怎样观察、倾听和融入。他们熟悉这块土地的规矩,并且改变自己的生活来适应它。欧洲人却想要带着欧洲一起来,他们设法强迫这片土地接受隔着半个世界之遥的地方发展出来的想法和方式——在那里雨常下,表土层又厚又肥沃。澳洲的表土层却又薄又脆弱,而且气候严酷。早年那些殖民者犯的所有错误,历史都告诉我们了。可是大家还是照犯不误。我们犯的错只不过是众多错误之中的一个。 不过,那倒是个美好的经验:在枯草、矮树和荆棘丛生的三十公亩土地上,缔造一个家园。用自己的双手盖一间泥砖屋,这种事我绝对不愿错过。住在贴近大自然的地方,是令人难忘的恩宠,就像当年那样,有袋鼠整晚在离我们床铺不到十公尺的地方大声嚼草,笑翠鸟粗嘎的叫声在拂晓的时候唤醒我们,蜥蜴在我们的脚边疾走(更别提住在地板下面那条褐色的蛇了,它的存在让人提心吊胆)。 但是,我们若以为自己的“简单生活”实验,是在为地球效劳,那就是自欺欺人。就算最后终于盖好的房子所使用的建材,是从它的所在地挖出来的泥土,但我们带进来的很多东西,却远从数百里之外而来。如果你把创造这座家园所投注的一切能源和资源,比方说一码又一码的灌溉水管、太阳能反射板、电池、电压转换器、帮浦、水槽、发电机等等——这份清单永无止尽——全部加起来,你会发现,用新种的几百棵树和一小片改良过的土壤,远远不能回报我们向地球索取的东西。 过去在城里,我们住的是一排一百五十岁高龄的连栋住宅的一间小屋。我们可以走路、骑脚踏车或是搭乘大众运输工具,到任何想去的地方,所以不需要车。房子虽然老旧,但是在一排连栋房屋的中间,所以冬暖夏凉,燃料的使用量很少。我并没有算出确定的数字,不过我非常确定,要是能够测量的话,我们会发现,相较于丛林里那几年所谓的“简单生活”,我们在城里留下的“生态足迹”小得多了。 虽然如此,我也不想改变它。因为生活中的每一个经验,都蕴含着属于它自己的宝藏;而那个经验充满了我可能无法用别的方式得到的教训、洞见和发现。 在这些经验中最大的发现就是,我了解到“简单生活”不一定要住在澳洲的内陆,或其实是任何地方的内陆。在城市里也可以像在乡下那样过简单的生活。住郊区的房子、市区的公寓、船屋、旅社或任何你选择的地方,你都可以简单过生活。现在回想起来,这好像再明显不过了,我为自己的无知感到汗颜。但就像我之前说的,绝大多数人都是“事后诸葛亮”,我也一样。 和很多人一样,我们在思考逃离“老鼠赛跑”的激烈竞争,过得比较简单的时候,也是从错误的起点开始做计划、做决定。其实,我们应该效法瑞典一位聪明的医师,他叫作卡尔•亨利克•洛贝特(Karl-Henrik Robt)。接下来,我要谈的就是洛贝特和他的点子,他和他的点子提供了一个看待这个主题的方法,我想你会发现这个方法非常有用。 第二步脱离枝枝节节 和大部分的新计划一样,为你自己创造更简单的生活,你会体验到“学习曲线”的效应,像我自己就真的是这样。 这有点像开车。看起来很简单:同时间一面松开离合器一面踩油门,你想去哪儿,方向盘就往哪儿转,对不对?可是对大部分的人来说,第一堂驾驶课却是一堂震撼教育。学习排档的触感、转弯、上坡起步、停车、注意车流、背交通规则,同时进行这一切之余,还要记得检查后视镜,免得撞上行人、狗狗、骑脚踏车的小孩……一切似乎突然复杂起来。 一旦练熟了,你会觉得沾沾自喜,直到你第一次差点出事,或者更糟——真的出了事为止。之后,你的洞察力又更上一层楼。接着,还有你第一次在结冰的路上打滑,深切地学到那可怕的一刻带来的教训,这个教训在书上绝对学不到。 最后,你终于接近那条学习曲线的最高点,这时你不仅得到信息、培养出特定的技巧,还进入一种全新的存在方式。你和你的运输工具建立了如此深入的关系,以至于在你掌握方向盘的时候,感觉仿佛是人车一体。你感觉到车子引擎的状态,感受到车况最细微的变化,也了解它的性能。 很讽刺,不是吗?我们当中有很多人殷勤照顾爱车的福祉,但是用车的方式却让我们看不到另一个运输工具——身体的福祉;我们仰赖它来行动和生活,它比车子更加不可或缺。走路就可轻易到达的地方,我们也要开车去,不让身体有机会运动;还用车子来增加我们生病的几率:以身体绝不应该体验的速度在车道上呼啸奔驰,吸入废气,紧绷地坐在堵塞的车流里,用离子化的空气粒子轰炸自己,削弱我们的能量、造成我们头痛……如此这般,没完没了。 集体而言,我们现在拥有一大堆知识,了解地球的生态系统如何自给自足,了解这小小一颗我们称之为家的蓝色星球要健康运作的必要条件,也了解属于地球一份子的各种形态的生命,但是,人类却不断地毁灭这一切。这不只是讽刺,更是一个荒唐的悲剧。 愈来愈明显的是,如果人类——尤其是在富裕的工业化国家,必须为过度消耗和污染的双重问题负起主要责任的那些人——不学习新的存在方式,不现在就马上采用那些方式,那么地球上各种形态的生命大部分将会走向灭绝。从我们此时所在的位置,到我们为了永续生存而必须前往的目标,人类这个物种面对的是有史以来最为陡峭的“学习曲线”。人们站在那里摇着头,该从哪里开始才好呢? 对每一个人来说,应该从自己开始做起。开始的方法则是,让我们的思想彻底回归基本面:如果要永续生存,非达成不可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瑞典一位名叫卡尔•亨利克•洛贝特的肿瘤学家,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面临了这个问题。洛贝特是一位细胞专家,他的专业生涯大部分耗费在盯着显微镜看,对于恶性肿瘤他无所不知——癌细胞如何失控地扩散,最终杀死宿主。此外,他也是个自然界的爱好者,同时也是个父亲。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他愈来愈关切生态议题。 洛贝特知道,不管在动物或植物身上,细胞是构成每一个生物的基本单位,生命若要继续维持下去,细胞的某些需求就必须得到满足。在他的自传《自然之道》(The Natural Step)里,他说: “我们没办法跟细胞讨论政治或意识形态,因为它们只关心生命的维系和繁衍所需的条件。它们也提醒我们,我们是自然的一份子,这是无可避免的事实。” 他也指出,你必须深入分子层,才能分辨人类的细胞和海豹或老鹰的细胞有何差异。甚至在那样的分子层,人类的基因与黑猩猩的基因也有百分之九十八完全相同。所以说,只要对活细胞有益的,就对人类(以及对地球上的所有生命)有益;对细胞有害的,也会为所有人以及为整个世界惹来麻烦。 “很显然,”洛贝特说,“……如果细胞的必要条件没有得到满足,物种就会灭绝,而最先进的物种,亦即演化过程中最复杂也最脆弱的初到者,蒙受的损失最大。如果我们的生存环境继续污染和恶化下去,最后就会变成草地、微生物和昆虫的共和国。” 有了这个想法,他便把身边看到的众多环境问题浓缩成一个根本的原理——只要能维持健康细胞的健康,就是好的;只要会伤害健康细胞的健康,就是不好的。 他有一股强大而无法抑制的冲动,想把这些洞见告诉每一个他认识的人。他想象自己冲进广播电台,从吓了一大跳的主持人手中一把抢过麦克风,大声向全国说出他发现的真相。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反倒是集结他身边一群声名卓著的科学家,与这些不同领域的专家一起辛苦创作出一份文献,这份文献列出对活细胞的健康不可或缺的根本科学要件。然后在瑞典政府和国王的支持下,他募集了足够的款项,将刊载这份文献的小册子邮寄给全国各地的每一户人家。从那里开始,他继续往前进,创造了“自然步伐”运动。这个运动的目标就是说服各厂商(尤其是制造厂)回归基本面,然后从基本面开始,研究出如何以及多快能够达成必要改变的种种细节,藉此“绿化”他们的生产方法(第一家跨出“自然步伐”的是家具制造商IKEA,接着很多高知名度的公司也跟进)。 不管怎样,再回来谈谈洛贝特吧。向别人说明个人想法的时机一到,他想到的比喻是:一棵树。 基本原则——活细胞健康运作的各个要件——形成树干。将这些原则应用在生活当中的每一个面向,你就会发现自己朝着各个不同的树枝往外延伸;身体的健康、心理的健康、情绪的健康、大众的健康、土壤的健康、森林……等等,这一切都是从主干延伸出去的树枝。每一根树枝都可以再延伸出去,变成更小的分枝。比如说称为“身体健康”的那根树枝,就通往健康的肺部、健康的心脏、健康的牙齿等等这类事物。从那里你来到小分枝:戒烟、多运动、使用牙线清洁牙缝……,这些小分枝挂着你的各个决定,像“从现在开始,我一天要喝两千毫升的水……我每天早上要快走三点二公里……一定要给自己买根较好的牙刷……改吃有机蔬菜……”这些就是树叶。 对我来说,这是做决定的一个绝佳依据。要迷失在层层树叶里,实在太容易了;但若你先到树干去,然后再慢慢往一根树枝移动,一切就会清晰很多。同样的,如果你发现自己在想一片特定的树叶,那就顺着它往回找,直到你找到它是从哪一根树枝冒出来为止。这样一来,它对你就会更有意义(使用牙线清洁牙缝这件事,单独来看,似乎就只是讨厌的例行公事而已,但事实上,如果定期实行的话,就能改善口腔健康,进而提高抵抗感染的能力,如此一来,你整体的健康和生命力会跟着提升,你所有的细胞也会运作得更有效率)。 这个“大树原理”提供了一个着手处理“简单”议题的绝佳方法。我们当中很多人一旦和想要生活更简单的渴望取得联系,就会一头栽进一堆树叶里,而不是坐下来好好分析一下,我们的生活到底是怎么了?我们为什么想要简化它? 《简单和成功》(Simplicity and Success)的作者布鲁斯•艾尔金(Bruce Elkin)形容自己是想要简化生活者的“个人、专业、顶级教练”,在他的这本书中,他举了几个这种现象的例子。他说,很多想当简化族的人,不先仔细思考这件事,反而迫不及待投入一下子大幅简化的生活方式之中,等到后来新鲜感消退了才发现,这种生活并不像先前他们希望的那么令人满意。这通常是因为:一、他们的焦点是负面事物(他们生活中不想要的事物),而不是正面事物(他们自己想要过的那种生活);二、他们没能深入检视自己的需求,也就是带给他们乐趣与满足的事情和活动,因此在一股自我牺牲的狂热冲动下,把其中一些给丢弃掉了。 艾尔金提到一对伴侣的例子。这对伴侣因为预算的缘故,判定自己再也买不起任何一本书。可是阅读一直都是他们主要的生活乐趣之一。如果他们正确地规划自己的简化方式,最不会被割舍的应该是书才对。 当然,如果我们降低收入,势必得删减预算。但是,我们的删减方法要高明一点,别一笔抹杀为我们的生命带来最大乐趣和意义的那些事物。让我们仔细瞧瞧,该用什么方法才能为生活带来更多、而不是更少的乐趣和喜悦。拜托,要是你读了这本书之后什么也记不住,至少请你记得: 简单并不是——而且永远也不会是——专找苦头吃。 简单不过是拥抱新的快乐罢了。 如果你喜欢针对一件事作出讨论,你现在可能会回过头来问我:“可是,万一‘为我们的生命带来最大乐趣和意义的那些事物’是酗酒、吸毒、暴饮暴食、疯狂血拼、开着猛灌汽油的休旅车趴趴走而家里的车库另外还有三辆车,那怎么办?” 首先,要是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你可能不会正在读这本书了。不过言归正传,我们来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同样用一棵树作比喻。酗酒、嗑药、血拼、名车,都是另一种树的枝枝叶叶。如果回溯酗酒这件事,找到它的主要树枝,可能会发现那里有的不是乐趣而是别的——很可能是逃避情绪的痛苦、需要“归属感”,或是生理上的酒瘾。同样的,买东西的冲动也可能有类似的根源,像英语就有一句流行话叫作“购物治疗”(译注:retail therapy,借由购物达到减压的目的或得到一时的满足)。 很多瘾,尤其是酒瘾,一开始是企图自我医治忧郁的行为,而购物往往也是想要达到同样的目的。暴饮暴食亦是如此。渴望拥有马力十足的越野车,常常是因为觉得自己不中用或是恐惧自己性无能,需要教别人刮目相看,以撑起个人的自尊。所以,我们想象这些事物带给我们的是乐趣,其实它们真正带来的乐趣并不多,反而只是切断内心的痛苦或某一种渴求罢了。它们只是填补我们内在某一种坑洞的方法而已。(稍后我会多谈一下这种坑洞,因为了解每个人可能有什么样的坑洞,是简单过生活的主要步骤之一。) 以前我是个健康教育工作者,在发表有关营养学的演讲时,常常会面对类似的问题:若是依赖自己的感觉来告诉自己什么对我们有益的话,那该如何辨别有益健康的事物,比方说,是一颗有机栽培的苹果、一杯可可,还是一杯咖啡呢? 对我来说,答案很简单。等几个小时之后再检查一次就行了。你的身体是不是一样畅快?虽然嚼着多汁的苹果、喝着甜美的饮料,或是感觉咖啡里的咖啡因让你精神为之一振,这个时候,这些东西那些对我们有益可能不是那么容易分辨;但是,会令人上瘾的东西(包括糖和咖啡)一开始让你情绪高昂,接下来就会使你情绪低落。反之,苹果就不会有那样的副作用。 努力想要填补我们内在那些无法填补的洞,虽然短期可能奏效(就像喝下一杯可乐,短期内可能感觉很好),但长期下来就行不通。空虚的感觉——或者需要更多酒精、毒品,以及买下更多东西的不足或渴望——一定会再回来。 所以,为了追求更简单的生活而踏出的第二步非常重要,而这一步跟预算,跟搬到乡下去盖一间干草屋,让孩子在家自学,或是把我们的艾斯顿•马丁(译注:Aston Martin,经常出现在007系列电影中的英国高档名车)换成脚踏车,一点关联都没有。甚至连清理阁楼,把淘汰的东西送去乐施会(译注:The Oxford Committee for Famine Relief,原名缩写为Oxfam。此一非营利组织最初是在一九四二年于英国成立,目的是协助解决世界各地的饥荒和贫穷问题。全球各乐施会于一九九五年组成了国际乐施会,现有十一个成员组织)也没有一点关系。跟它大有关系的是,深思自己是什么样的人、真的希望自己过什么样的生活——这种生活不是那种从外表看来会是什么样子的生活,也不是别人会怎么看它,而是它过起来的感觉究竟是什么。 这一步的重要之处在于,你一定要让自己远离枝枝节节。直接下探到根部和树干,了解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以及要有哪些基本条件,你才能够过那种简单、愉快、有趣又让人深感满足的生活。 如果你研究过心理学,可能会记得亚伯拉罕•马斯洛(译注:Abraham Maslow 1908-1970,美国人本主义学家)著名的金字塔图。他看到人类的需求层次是一个金字塔形式,其中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在底部,像氧气、水、食物、栖身之所、衣物等等。对于活在现代社会的大部分人来说(因为我们不能就这样出去挑一个洞穴、狩猎、剥张熊皮、采集坚果和浆果),食物、栖身之所、衣物等等的需求,已经转变成基本收入的需求,因为我们是用收入来为自己购买这些必需品。 金字塔图的下一组需求涉及到自己和他人的关系,诸如受人照顾、喜欢、尊重、欣赏等等的需求,感觉自己属于某个比我们更大的东西,比方说我们的家庭、我们的朋友圈、我们的部族和社会。 我们知道,一个人的个人身份感在童年时期就打下基础。每一个人当初降临这世界的时候,都是一个容易受影响、灵活有弹性且适应力无限大的小人儿,然后根据身处的家庭状况被塑造成形;影响我们的因素有父母和其他照顾者的感觉、行为、态度及习惯;如果有兄弟姊妹的话,他们的人格和个性也会影响我们;此外还有自家特有的内部“文化”,而这种文化在各方面都受到自家围墙以外更广大的文化的影响。 写这个主题的书有成千上万本,但是大部分都可浓缩成同样的基本组合,陈述的是以下的简单事实: 因为塑造过程有太多变量,也因为每一个人都是带着略有不同的遗传天资来到这个世界,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有机体,连同卵双胞胎也不例外。 因为那种独特性,我们每个人都用自己特定的方式,来满足金字塔图中的所有需求。尽管氧气是最基本的需求,可是我们连呼吸模式都略有差异,而且从金字塔的底部往上升,差异就会变得愈来愈明显。 因为那种独特性,我们每个人都是最清楚如何让自己的需求得到满足的终极专家。 可是—— 因为发展时期那一切的变量,我们的塑造可能会扭曲自己,把自己塞进某种令人相当不舒服的模子里,所以成年以后的生命任务之一就是,了解那些令人不舒服的模子,然后采取必要的矫正行动,让它们变得光滑平坦。 在模塑时经常产生的令人不舒服的犄犄角角之一就是,我们会发展出“需求坑洞”,而这些需求坑洞的所在地,就是童年时期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或是没有全部得到满足的地方。 愈是充分了解和处理我们的需求坑洞,追求更简单过生活的旅程就会愈顺利。因为我们有的任何一种瘾,背后原因很可能都是我们的需求坑洞。即使我们通常不会这样联想,但很多的欲望其实都是从这些需求坑洞冒出来的。 需求坑洞隐藏在那棵树的根部之间,如果你由下往上追溯它们的影响,就会找到很炫的跑车、巧克力蛋糕、工作狂行径和两百四十双鞋(有的还装在原来的鞋盒与袋子里)等等的枝枝叶叶。 一个需求坑洞创造一个心灵的渴望。但是,有谁在三十四岁、四十岁或五十二岁的时候,敢开口说他需要依偎在母亲怀里喝母奶的幸福和甜蜜;他需要慈父的尊重和永不厌烦的耐心关注;他需要一个没有潜伏的恶霸、残酷的嘲弄,也没有永无止尽的竞争,可以高高兴兴玩耍的操场?如果亲密、安全感、肢体上的亲昵、无条件的爱、耐心、关注和成就感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这些需求就会转变成更适龄的欲望:巧克力蛋糕(甜得好幸福喔!)、跑车(现在你会对我行注目礼了吧!)、办公室门上挂的铜制名牌(这下子老爸不肯定我都不行!)等等。 问题是,你可以填补地上的坑洞,却填补不了只存在记忆里的坑洞——一个过去的坑洞。设法填补一个过去的坑洞,就像设法填补一个漏水的桶一样。 环顾一下你身边那些铁定不是过着简单生活和铁定不快乐的每一个人。观察那些生活犹如踩着跑步机的人,他们的工作时间愈来愈长,看起来愈来愈憔悴,血拼愈来愈疯狂,紧抓住名利阶梯往上爬。你看,他们不是很像一群拚命把水倒进漏水的桶,狂热到不可自拔的人? 在别人身上很容易看到这个模式,尤其是在它表现得比较显著时。但事实上,大部分人(或许是我们所有人)在某种程度上都有这样的模式。简单之旅的这一步,重点就在这里:找到你自己的漏水的桶、你自己的需求坑洞! 在你那棵欲望之树的根部,藏着什么更深的渴望? 莲叶原则二暂停是必要的:给你自己时间、空间与沉默 在前一章,(但愿)我已经给你很多让你去思考和感受的素材。这样的思考和感受,尤其是涉及到更深层面,像需求坑洞时,除非你在生活中拨出空间和时间,做一点健康的内省功课,否则不可能发生。 我们很多人让自己忙得不可开交,整日陶醉在外界刺激当中——广播、电视、影音产品、报刊杂志、电子邮件、他人、车流噪音、移动电话——几乎没有时间独自安静坐着,面对自己的思绪和感觉。 我是一个终生热爱平静、沉默和独处的人,但我在几年前很诧异地发现,居然有一大堆人怕沉默怕得要死。“要是我沉默地坐着,”有个女人说:“我就会很害怕,怕我会陷入恐怖的思绪当中无法自拔。” “我觉得好害怕,”在我请一群人半小时不要讲话时,另一个说:“我以前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感觉真的很诡异、很吓人。” “要是我觉得没办法适应,”另一个说:“我可能会干脆溜出这个房间,可以吗?” 可是,只有给自己时间,与周遭的喧嚣分道扬镳,带着自己的思绪安静坐着——或一个人出去散散步、骑自行车、游泳也行——我们才能和更深的动向接上线,明白自己的真实样貌,以及自己的真实向往。 对某些人来说,写日记是投入自我发现过程的好方法。对其他人来说,独自整理花园,或是一个人默默地从事某种重复性质的活动,比方说为篱笆上漆、编织等等,比静坐更让他们开心。不管你选择什么方式,关键都在于:脱离,然后深入探索,看看你日常生活的表面之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人之所以发明假期,目的就是想从繁忙的生活抽出一点时间放松,但是到头来,原本要让我们脱离朝九晚五、稍事休息的假期,却常常变得像工作日一样忙碌不堪。如果你不相信,想一想拥挤的马路,机场里等待报到和安检的队伍,拥挤的机舱,误点的火车、飞机和巴士,票价过高的主题乐园,用另一种语言表达自己的挫折感就是:蚊子,不见的营钉,吵闹的邻居,凹凸不平的床,闹脾气的小孩……我不知道你会怎样,我是一定要过好几天才有办法放松,开始度假和补眠。 撇开这一切不谈,假期的确能够振奋我的精神,为我注入新的活力,我想大部分人也都是如此吧!每隔一段时间,我们绝对需要暂停一下。但是对我们来说,简单生活比起在西班牙过两周,或是在乡下度一两次小假,所需的时间更多。要过简单生活,我们必须在一整年当中,将一定程度的时间、空间和独处融入我们的生活里。唯有在为自己创造出这些宁静之岛的时候,我们才会开始欣赏和享受简单的宝藏。“慢食”运动之所以大受欢迎,原因就在这里。没有人能深入品尝或享受一顿狼吞虎咽的快食。 所以,想过更简单的生活,主要的技巧之一就是减速。可是看起来,我们都得重新学习怎样才能慢下来,尤其是当我们身边有许多人像蚱蜢一样还在继续狂奔猛冲。 一行禅师劝人用这种方式来思考:为了心灵和情绪的最佳健康着想,也为了在这世上能够发挥作用,每年应该有几周、每个月应该有几天、每天应该有几分钟(我会建议至少十五分钟,久一点更理想),暂停下来休息、放松、沉思、冥想(或只是安静坐着,远离所有可能分心的事物)。 所以,你可能会想要开始算一下,该怎么重新安排自己的生活,才能配合这些定期休息和更新的时段。 现在,这条简单之路的第二个行动步骤是: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几小时、几天或几周,安排一些时间做本书建议的练习,这样想法和意见才能够渗透。 这么做,你将会量身订做出一套计划,适合你自己的独特需求和愿景。
 
上篇:第一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点击人数(336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