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6
6 文 / 森见登美彦 更新时间:2011-9-3 13:39:28
 
六月十三日   敬启。有件急事我不得不开门见山地说明。 森见先生,你信写的太多了。 又不是小白羊,不要看也不看就写。 你有考虑过短短两日之内从同一个人那里收到三封信的人的感受吗?如果是女朋友的迸发着热爱的信的话另当别论,可森见先生你的牢骚实在是让人连觉都没法睡。还让我差点误了电车。 你连粉丝信都舍不得回,为什么对后辈发牢骚时创作意愿这么旺盛呢?像你这样写信的话,肯定赶不上截稿日。这简单的道理连小学一年级学生都明白,为什么你就是不懂呢? 读着你的信,那个连粉丝信和情书之间纤细而纵深的鸿沟都分别不清而兴奋不已的森见先生的形象在我脑海里栩栩如生。你明明应该扮演单枪匹马的孤高角色,可竟然嗜粉丝信为命,并且还错将粉丝信当做情书而兴奋不已,如果这种事传到世间,无异于自扫门面。过于兴奋的话就会在人生中有所损失。失去的人生毫无价值。切切注意。 你来找我商量人生和小说的方向我也十分为难。 我的朋友小松崎因后辈的女生而失去了魂魄,离人人喊打的跟踪狂仅有一步之遥。事态紧急。阻止他用犯罪的手法迂回进攻的任务我责无旁贷。但是和友人的危机同时爆发的还有我学生生活的危机。在这最近一个月的实验成果将通通化为乌有的关键时刻,我还肩负拯救我的未来的重任。 所以我无暇顾及森见先生你的那些烦恼。什么截稿日临近啊,腹稿打不出来啊,左边的牙很像虫牙啊,和我都毫无关系。请咬紧牙关,像从皱皱巴巴的牙膏筒里挤出牙膏一样挤出文章,还有,虫牙的话请赶紧去找牙医。 真不可思议,我明明是你的弟子,却开始有了为人师表的样子。 站在很多交叉点上的守田一郎 致森见登美彦先生 六月二十一日 感谢来信。 能登的天空灰暗一片,每天行驶在能登铁路上从车窗里看出去的景色也阴郁异常。这里梅雨季节的阴沉有点与众不同呢。渐渐觉得自己的过去和未来都染上了一层灰色,于是去水族馆找海豚谈心,跨过了精神危机。生机勃勃的只有紫阳花和鼻涕虫。 确实如森见先生所说,我的上一封信有点过分了。实在抱歉。我在精神上还没有达到圆熟的境界。可是照此趋势,在达到圆熟之前必定已经破裂不堪了。我就是那在能登的海边孤独地精神破裂的前卫艺术家——守田一郎。 但无论如何,因恋爱和工作而超级忙碌的森见先生比谁都更频繁地写信这件事还是有蹊跷。就算将给后辈的信反复推敲成一篇成熟的作品,也只会让编辑落泪,让森见先生自身落泪,让我落泪,没有任何一个人得到幸福。这简单的道理,您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我也因为实验不能如愿进行而对于拜读森见先生的长长来信并作出回应而感到痛苦。互相写下庞大的书信,互相侵蚀对方的时间直到自灭——这和那个在社团公用的笔记本上以互相比赛揭丑,用失去很多重要的东西来换取微薄的一点赞赏的时代又有何不同?受了森见先生的熏陶,在用言语戏弄他人为乐的同时不经意间自己也成了他人戏弄的对象,从而忽略掉了人生的很多重要方面。私以为责任都在森见先生身上,不知意下如何? 我现在在实验所给您写回信,还能听到谷口先生一边谈着曼陀林一边用令人作呕的假声在唱着什么。他一定是谜之精力增强剂喝得过多以至于无处发泄。房间角落的荧光灯一闪一闪地让我的眼睛很是疲劳。窗外是一片日落西山后的七尾湾景色。唯一和能登岛连接着的一条细细的光路是双子桥。啊,想起来我还真是来到了很远的地方。 我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为什么会在写这种信? 嘀铃铃的曼陀林音声让我想起了那个下鸭幽水庄的寒气四溢满是尘埃的走廊。我还想起了丹波学长一边在我的衣柜里弹着曼陀林一边唱着“将这无趣的人世变得有趣”的身姿。丹波学长是将毫无特色的暖桌命名为“飞毛腿暖桌”,在宿舍内纵横无尽飞速移动的怪人。正因为和那种人打成了一团,我才一直在过着priceless的人生。 您终于肯给粉丝回信了,我觉得这很好,但我认为您烦恼于“应该给哪一封回信”也无济于事。不如干脆选出一个文章写得最好的给予回信,这样心情不会也畅快一些吗? 看您那样子很可能工作上也毫无进展。“想做点没什么实际意义的事”,说着这种仙人一样的任性话而逃避现实是不行的。将眼前的工作毫无怨言地收拾掉才能得到“能干的好男人”的称号。 不过,我再次确认一下,您真没有用书信将女性笼络的奥义吗?请无论如何不吝赐教。 守田一郎 致森见登美彦 追记:“东华菜馆”这家店您去过吗?在四条大桥的西边。伊吹同学似乎去过。那是什么地方?是适合男女约会的时尚场所吗? 七月五日   敬启。 来信拜读。小生因数度实验失败而被逼入绝境。因压力累积,甚至做起了在右后脑处生出神秘圆圈,UFO在此着陆,背着鲤鱼旗的棉花糖人似的外星人鱼贯而出嘟哝着“朕要在此就寝”的梦来,惊醒时不知为何枕边恰有一苹果。口渴难忍于是在迷糊中大口咬去,竟然是我妹妹为了祝我达成愿望(=毕业)而送我的不倒翁。啊,哀哉守田一郎。这不倒翁竟然和苹果令人可憎地极其相似。 读着您第一次在“三嶋亭”吃日式火锅的喋喋不休的自满文章,我的口水止不住滴滴答答地往下流。罢了,我就算享受不到三嶋亭也还有天狗火腿。您有像可怜兮兮的后辈写信细致入微地描写煮肉场面的时间的话,不如去构思一下下一部作品更为有意义。 给粉丝写了回信,马上就又收到了回信,并因此而兴奋不已,这情形都不出我的所料。 如果是森见先生的话一定知道如何用书信掌控人心的技巧。 这可能是我的误解。 看您这样子是不可能通过粉丝信而展开爱情的玩火游戏的。现在只有放弃从森见先生那里偷师,由我自己来独立开发这种技巧了。如果开发了能让任何少女都瞬间被攻陷的“情书的技巧”,我一定教给森见先生你(需支付一百万)。 我过于繁忙而疲劳困顿。实验也是失败不停。妹妹处又收到了过往的借款督促状。还被谷口先生问“尚青春否”。哎呀哎呀。 书信技术研究家守田一郎 致意外地不擅写信的登美彦先生 追记:感谢您教给我治理鼻涕虫的技术。我马上就试用了一下,结果数量庞大的鼻涕虫聚集在了一起,令我实在过于恶心以至于无法处理,就那么搁置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七月十三日 因实验失败而心烦意乱的时候就大声呼喊“我是男人的国际标准”,结果更加难堪。这就是现在的我。 森见先生也因为被截稿日催促驾驶证失效创作意欲衰竭等而想沉迷在“不倒翁和天狗”里,似乎也很有一番苦楚的样子。你我双方都是自己的责任。一起咬紧牙关吧。您去看牙医了吗? 我的友人小松崎给女性吃了名为“泡泡粽”的奇怪物品,酿出了弄坏人家肚子的悲剧。“我该怎么办?”穷途末路的他问我,于是我就将之前森见先生教给我的“带着花去”的建议提给了他。感激不尽。森见先生以成为巧立名目向少女送花的nice大叔为目标吗?可是成为了大叔了再nice,实在是无可挽回的时代错误。我可等不到那时候。 森见先生恋爱上的手腕如何?是说都浪费在了和编辑讨价还价上吗? 我都用在了谷口先生和实验数据上。 捏造是最后的手段,或者说禁忌。可是我却因这禁忌的甘甜诱惑而日夜烦恼。不得不捏造实验数据。不仅如此,所有的东西我都想捏造。银行账户的余额,高中时代的初恋,现在全都捏造不就好了?如果这能让大家都幸福的话,又有何不可?和伊吹同学的幸福回忆,toeic的成绩,学生时代的体育成绩以及志愿者活动,给企业的简历,全都捏造不就好了? 这话我只和您说,其实就算是我也开始考虑就业的问题了。当然我还是会强力断言“根本不想就业”。但是“就算想也无法就业”的情况也清楚地想象得到。不过就算这样待在能登鹿岛临海实验所也无法看到未来。我虽然进行着水母的研究,但细想起来我对水母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那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东西!甚至这样憎恨水母。怎么办。要被教授和谷口先生沉进七尾湾了。 “或者诗人,或者高等游民,要不就什么都不想干。” 这不是我的话。是从前森见先生在今出川路的咖啡馆里抱着头发出的灵魂呐喊。那时候森见先生整天这样。 当时您的心情,现在我终于有所体会了。 下等游民守田一郎 致高等游民森见登美彦 七月二十三日   敬启。感谢来信。 不要因为我写了高等游民云云的话就焦躁不安暴露你狭小的心胸。我喜欢更加泰然自若地摆出高姿态将我的挑衅似的话接受的森见先生。超级喜欢。 不过我的笨友小松崎陷入了极度莫名其妙的事态中。 前几日,我将森见先生直传的建议“带花去探望”转达给他之后,这家伙竟然带着母亲节用的康乃馨去探望对方,引起了人家的过敏。这样一来对方肯与他在袛园祭的宵山相会本就奇怪,他竟然又在那做出了什么蠢事,以至于对日本社会失去了希望想要逃亡印度。作为一直教导指引他的我来说,实在担心不已。傻瓜去了印度又能怎样? 顺便一提,这个康乃馨过敏的女性是森见先生的读者。您还记得之前的那封恐吓书吗?和写下那封信的小学生的家庭教师是同一个人。世界真小。现在小松崎君和这个小学生围绕着麻里老师正在争风吃醋。不过这个小学生倒是个人才。 森见先生在袛园祭的前前前夜能外出逛街,我真是艳羡不已。在室町街的意大利餐厅和拥有一头光润美丽的黑发的美女相对而坐,简直恍若梦幻。按我所想,那一定就是梦。 我认为现在不是将夏休浪费在给粉丝信写回信的时候。这样一来又会陷入休假结束前一晚彻夜赶工的境地。您的自我管理能力缺失的程度让我从旁看到直出冷汗。如果您雇用我,森见先生的人生一定会从根本上得到管理……我建议您不要转身离开眼前迫近的工作而沉迷于写信游戏中。就算对方是亲切的黑发少女,也不可误入歧途。千万不要一时冲动将著作权作为礼物送给少女。 我根本没有夏休。 我最近经常反思将priceless的青春全部献给学习和实验的那份献身精神。果然学生就该如此。如果我也有夏休的话,不如就干脆也对这个没有什么熟人的日本社会早早断念,与恋情破灭的小松崎君手牵手奔赴印度方才痛快(虽然对方是男人,很是遗憾)。然后色迷迷地抚摸印度象那出人意料地粗糙而暴力的屁股,弄得手掌流血、细菌侵入,演变成不可收拾的事态,再次痛切体会在印度等着我们的严酷现实,垂头丧气地想回日本。如果能让人感受到起初自暴自弃地逃脱遇到挫折后直到回国为止详细地制定逃亡计划的我那世所罕见的自我管理能力的话,那将不胜荣幸。 可是我并没有逃到国外的度量。英文也只能查着词典读,完全不会说。伊吹同学英语十分流利,曾经让因与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留学生对话而陷入失语症的我见识了她从困境中将我救出并上演了畅通无阻的国际交流的好戏。她还每天晚上教我习得英文。神武东征以来,日本有过这么善良的人吗?我不禁想。确实如你所说,我承认我对伊吹同学怀有淡淡的憧憬。不行吗?啊,说出来了。不过算了。反正是森见先生。但是据大冢学姐说,伊吹同学正和在大阪遇见的优秀男友交往。但是就算这样也无所谓。只要她幸福就好。我放手。虽然还没出手但我也会放手,并奔赴印度。从恒河写信。来到能登这种地方无法给她写信,果然还是得去印度才行。 啊,我不得不踏上寻找自我的旅程。曾经受了森见先生的熏陶,根本不把这种事情当一回事。但我现在已顾不得这许多。况且明明森见先生自己就偷偷地徘徊在寻找自我的小路上。我可是清清楚楚地知道哦。 这样的我不是我。 有时我会因我这副样子而怒上心头。 这是同一律的问题哦,不对吗? Ichiro•Morita 致森见•能干的好男人•登美彦 八月朔日 敬启。森见先生,请听我说。对付牢骚就要以牢骚攻牢骚。 堕入人人喊打的跟踪狂魔道持续浪费人生的棉花糖小松崎君似乎成功攫取了对方女孩的心。作为其情敌的小学生在人生中初次体验到了失恋的滋味,以至于从其给我的信的字里行间能嗅出他想用酸奶炸弹报复小松崎君的味道。作为他从前的家庭教师,适时适当地安慰他的重任就落到了我的肩上。另一方面小松崎君却送来了少年不知愁滋味的书信。在这封附有他们在宵山的照片的信里,小松崎君油画般浓墨重彩地描绘了他想和她一起做的又喜又羞的这种那种事,甚至还写下了想和她共赴和仓温泉之类的猥琐的感叹,对于这种刺鼻的幸福味道,我毫不犹豫地写下了绝交书。人只要谈了恋爱就完了。 可是也无所谓了,反正事不关己。 更加令人气愤不已的是大冢绯沙子的恶作剧。之前她绘声绘色地向我描述了伊吹同学交往的对象,将我折磨的甚苦,结果竟然说什么“那都是骗你的”。我十分在意以至于实验都出了问题,大冢学姐却连反省的意思都丝毫没有。不可原谅。我在计划溜进实验室将大冢学姐的实验数据统统消去。 顺便一提,虽然像森见先生这样的圣人君子不用过多担心,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您在这个世界上的哪个地方不经意间和伊吹同学邂逅的话,就算退一万步讲你们谈得兴致勃勃的话,也请千万不要考虑更进一步的近身遭遇战。不要对伊吹同学出手!否则你就要小心你的著作权。 森见先生,感觉如何?这世上到处是魔鬼哦。 我实在过于气愤,于是和谷口先生一起去了和仓温泉,与号称“星期五俱乐部”的一群来历不明的大叔们喝成一团,又唱又跳乐不可支。谷口先生大喊着“跨不跨过我的尸体”与我互相掐着对方的脖子大吵大闹,待我恢复意识时已经在一个叫做加贺屋的奢侈旅馆的最上层迎来了朝阳。以全裸的状态。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竟然遭遇了贞操的危机。如何赔偿我? 完全陷入自暴自弃状态的我只能静静地看着森见先生沉迷于粉丝信中,通过和一个未曾相识的粉丝通信而自取灭亡。我的妹妹似乎也属于森见读者的一个女性组织。明明要参加考试了却来搞这些。她要是考试失败了就全是森见先生的责任。 那么,我的粉丝又在哪里呢? 请告诉我。 自暴自弃的守田 致森见登美彦先生
 
上篇:5 返回目录 下篇:7
点击人数(520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