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5
5 文 / 雫井脩介 更新时间:2011-9-6 9:19:53
 
卷岛数年前曾在一起刑事案件中亲眼目睹过一位被害人被刺后倒在地上、浑身痉挛的情景,那幅光景至今仍旧经常浮现在眼前。由于印象过于深刻,每当别人提起身体痉挛时,卷岛便仿佛闻到死亡气息一般浑身冰凉,甚至很难再心平气和地听下去。 “于是我们又对她做了一次X光检查,发现心脏体积比起以前有所扩大,并伴有衰竭症状。心脏越大,收缩程度就越不理想,简单来说就是功能下降了。已经基本可以确定,是因为分娩增加了心脏的负担,从而引起病情的突然恶化。 “泉子这类心脏病患者原本就要在生育问题上格外慎重,不过这些话现在再说也已经晚了……” 泉子还是个孩子时,为她动过心脏手术的大夫曾经打过包票,说以后生孩子不会受什么影响。那时医生说的话多少带有些良好的主观愿望,如今面对既成事实,再追究也没什么意义了。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人在根治以后还能生育孩子的先例并不少见……这些话从泉子口中说出,恰好证明她自己心里也怀有深深的不安。思想上的巨大压力反过来进一步加重了身体上的负担。确实,现在再想这些已经来不及了,长期担心的事情如今成了现实,对此除了坦然接受外,已无其他好办法了。 “刚才我们又给她注射了一针强心剂,强迫维持她的心脏跳动,现在命算是勉强保住了。只能指望着她的心脏衰竭是暂时性的,这一段过去以后就能把潜在的力量充分发挥出来,恢复正常。但如果一直不见好转的话,后果就很严重了。” “大夫……您觉得危险期大概还有多长时间?” 卷岛勉强挤出这么一句话。 “现在还不清楚,或许只有一两天,也可能是一星期甚至一个月,现在还说不好。心脏上的问题很难保证是突然发作还是长期积累,不过,时间拖得越久,强心剂能起的作用就越小,这是肯定的。” 看来佐藤医生对愈后效果也持悲观态度,卷岛顿觉眼前发黑,几乎站不稳。 他恳求道:“大夫,就不能想想别的法子救救她吗?” 佐藤医生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该想的办法都已经想过了。 停了停,佐藤医生又补充道:“利尿剂及血管扩张剂这些能够减轻心脏负担的措施我们都尝试过了,效果均不明显,最多也就只能试试变换强心剂种类这类措施了。剩下的全凭她本人的生命力,看看能不能坚持下来了。” “这样啊……” “另外,痉挛出现后一度有所好转,但后来又发作了一回。我们只得继续采取一些抑制措施,比如注射药物,但这么做实际上又会加重她的心脏负担,可不采取措施又太危险。只希望痉挛不要再发作了。” 听这到里,卷岛已经有些胆战心惊了,他有气无力地低头向医生行了个礼。佐藤医生微微点头作为回应,病情说明至此结束。 三人慢慢靠近泉子躺着的病床。 泉子紧闭着双眼,嘴巴在氧气罩下大口大口贪婪地吸着氧气,然后再重重地吐出来,发出沉闷的声音。胸部配合着呼吸剧烈地一起一伏,似乎用尽了全力。卷岛看在眼里,感觉胸口堵得喘不过气来。 床边的监控显示屏上闪动着一条心电图显示波,可以看出泉子的心跳异常快。心脏每跳动一次仪器便会发出一声响,指示灯也会微微闪一次,实时测得的脉搏跳动次数一直保持在每分钟一百二十至一百三十次,这些状况全都说明,泉子虽然只是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实际上却在紧张地与死神进行着殊死搏斗。 坚持下去啊,女儿!卷岛只能在心里暗暗呼喊为女儿鼓劲,他为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懊恼,可除了反反复复在心里念叨这句话外,也实在别无他法。 三个人久久地站在床边默默无语,园子接过护士递过来的热毛巾,轻轻擦了擦泉子的眼睛和双颊。急救室里的家属探视时间有着严格的规定,看来泉子一时半会儿苏醒不过来,为了不影响其他病人,三个人只得悄悄退出了急救室。 “你们先走吧,我去附近转转买点生活必需品,然后再过来看看。”园子似乎为了打破笼罩在三人头上的沉闷气息,故作轻松地说道。 “那我就在这里等。”丈弘说道。 “我说,刚才给你手机打电话没有影响到你吧?” 卷岛的思绪瞬间被园子的问话拉了回来,马上新的顾虑又悄然浮上心头。虽然女儿的病情令人揪心,但待在这里确实无法解决太多问题,而且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警局留下的那摊事也没办法置之不理,必须面对现实。 “我那边正好还有事没办完,处理完了再过来,有什么情况只管随时打我电话。” 园子和丈弘两人都未因为自己的半途离开而显露出任何不满情绪,这让卷岛稍稍松了口气,赶紧离开了医院。 卷岛回到县警本部时已经快五点了。他在医院停车场时就用手机给本田打了个电话,得知所有干部正集中在小会议室里开会。于是卷岛先急匆匆赶往会议室。 藤原课长抬头看见卷岛进来,连忙哭丧着脸起身说道:“哎哟,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躲起来不想露面了呢!” 听到对方这种半开玩笑的认真话,又眼瞅着众人脸上挂着的悲壮表情,卷岛只得挤出个笑容,什么都没说。 “这傻小子要是真躲起来,咱们还真不好办了呢。”坐在圆桌后头的曾根部长挑衅似的瞥了卷岛一眼,慢悠悠地说道,“上台作报告心里肯定不好受,可谁让你把事情搞砸了的?” 卷岛不满地回看了曾根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这时藤原递过来几张纸,卷岛扫了几眼。 上面写着一些拟定问题和针对这些问题的标准回答。详细到该从哪几个方面说起,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比如,当有记者问到“你对樱川健儿的遇害有何评论”这个问题时,上面给出的回答是:“本人对被绑儿童的遇害深感痛心,我们警方今后一定会努力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后面还加了括号注明,此处切忌提到“歉疚”或“对此事负有一定责任”,甚至不能说“感到遗憾”和“自责”,因为此类说法容易产生负面联想。 卷岛仔细看了看,上面罗列的问题可谓应有尽有,考虑得十分周到。总的原则就一条:必须站在警方的立场上,在完全撇清责任的前提下把过程说清楚,以积极、正面的态度委婉地回答各种提问。 “可是,假如所有问题都回答得如此强硬,我担心会引发媒体的反感,反而对我们的形象不利。”卷岛轻轻嘟囔了一句,像是在自言自语。 “你这种看法太片面了,难道说‘我们的确做得不好,都是我们的错’,社会舆论就会给我们积极的评价了吗?”曾根说完,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冷笑,并故意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赶快丢弃你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即使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公众也未必会接受。你想啊,卑躬屈膝的警察谁会看得起?” 又挨了当头一棒,卷岛只得把还没说出口的意见吞回肚里。可是,他的内心怎么都无法接受这种意见。若是在几个小时之前听到这些话,也许他什么都不会想,只会默默地接受上司的委派,把事情对付过去就算了。可在见过泉子那气若游丝的样子后,卷岛的内心便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为明哲保身推脱责任的做法让他产生一种深深的罪恶感。 难道真是由于我的过失,才带给泉子如此不公平的报应吗? 虽说这种想法不过是种自虐般的迷信,但卷岛确实对泉子正在遭受苦痛折磨时自己不能把事情考虑得更周到而感到深深的自责。 可是,上头已经定下了这个调子,自己又怎能不遵照指示办呢?卷岛只得狠下心,全盘接受上司的意见,准备一条一条地背下上级拟定的标准答案。 刚过五点十五分,卷岛便来到了记者招待会现场。 平生头一回出席如此大型的记者招待会,卷岛刚一进屋就嗅出空气中的火药味。刚在层层叠叠架满麦克风的中间桌子边落座,就已清楚感觉到对面三十多名摩拳擦掌的记者们投来的冰冷的目光。对于出席招待会的并非藤原课长的深深失望,迅速成为杀气腾腾、要给警方难堪的动因。 记者身后便是各家电视台的摄像机,代表全国观众千万双眼睛的镜头正冷冷地对着自己,让人感觉极不自在。直到这时卷岛才深切理解藤原课长为何躲在后方,把自己推到前面来。 “各位,下面我们将要举行相模原幼童绑架遇害案的记者招待会。我是当天担任现场指挥的搜查一课管理官卷岛。” 卷岛首先语气平淡地说出开场白。 “下面我先介绍一下上午搜查一课的藤原课长在召开完记者招待会以后,事件的进展情况。之后如果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可以提问让我进行补充说明。我作为当天赎金交付现场的负责人,将全权代表县警署回答大家的问题。” 在一片近乎萧杀的气氛中只听卷岛接着说道:“下面由我来介绍一下案件目前的状况。我们已在相模原南警署设立了案件调查指挥部,并专门抽调出将近一百五十名警员参与此案的侦破。这些警员已被派往现场周围,进行广泛的走访、调查,希望能找出目击者或凶手遗留下的物品。虽然至今尚未获得任何可指明凶手身份的有价值线索,但我们决心,即使要动用县警所有力量,也要争取早日逮捕案犯。为此我们不惜付出最大努力。” 卷岛看了看对面的记者席,这番毫无内容的官方论调完全无人在意,反应平平。于是他伸手抽出压在胳膊下的复印纸,郑重其事地向下扫了几眼,暗暗定了定神。他知道,这张纸上的内容一旦公布出去,记者们肯定会一下子炸开了锅。 “下面我打算宣读一下凶手遗留在杀害幼童现场的一份声明。我手里拿的就是声明的复印件。” 说着,卷岛扬了扬手里的复印纸。果然不出所料,记者们就像终于等到了食物的动物一样,一窝蜂地挤了过来,争先恐后地想从卷岛手中把纸抢过去。 “从凶手的声明来看,案犯为了逃避自己犯下的罪行,故意颠倒是非,把责任完全转嫁到被害儿童家属和警察身上,力图表示自己杀害幼童是被逼无奈的选择。这完全是诡辩,是对整个社会极其卑鄙的挑衅。我们全体警察都对这一罕见的凶残犯罪行为表示极大的愤慨,决心布下天罗地网,一定要把凶手捉到,将他绳之于法。经鉴定,这份声明书所使用的纸张和笔均和留在赎金交付现场的两张纸条完全相同。至于其他方面的线索,相关部门正在加紧调查中。” “等一下,我有一个问题。” 坐在记者席正中间的一个人突然大声喊了一句,卷岛定睛一看,原来正是昨晚在大厅里与自己说过话的那位《大日新闻报》的记者。 “根据这份声明来看,似乎昨晚凶手确实来过约定的赎金交付现场,对警方的现场布控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也正因知道有警察在场,才临时决定放弃与当事人接触而直接逃走,并在此后残忍地杀害了健儿。请问警方对此有何说法?” “我们认为这是凶手为了掩盖自己的犯罪行为,而故意编造出来、为自己开脱的说法。对此我们表示强烈的愤慨。” “我想问的不是这方面的问题,我想证实一下昨晚警方在行动中是否存在疏忽,希望你能明确地回答我,有,还是没有?” 平时为了探听一点内部消息,这家伙总是一副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的样子,今天却像换了个人似的,说话毫不客气,咄咄逼人的双眼直视着卷岛。 “我可以非常肯定地回答你这个问题,警方在整个行动中不存在任何疏忽和过失,也未出现过会导致行动暴露,引起对方怀疑的破绽。” “可是,凶手不是已经写得清清楚楚了吗?事实也证明,对方的确对警方的行动有所察觉。我说得没错吧?” “绑匪在赎金交付现场都会十分小心,唯恐落入警方的包围圈,这是常识。我们认为,案犯所说的察觉到警方的动向,并不一定是因为在场的警员暴露而引起的,许多情况下只是由于案犯自己多疑。对方怎么判断对方是不是警察?昨晚的行动组织得十分完善,各位到场警员全都尽职尽责,未出现任何疏失。” 一阵交头接耳的说话声顿时充斥了整个房间。 “我看这种解释是警方故意为自己开脱责任吧?” “今天我在这里讲的全是事实,排除了一切推测和主观判断。案件侦破过程无任何失误,警方没有过失。” “目前遇害家属已公开对警方的不诚实态度表示了不满,请问,对于这件事警方有何评论?” 别的记者也纷纷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来。 “我不明白你到底指的是哪方面。” “据说凶手最初指定的赎金交付地点在新宿,后来改为原宿,最后又改到了山下公园。而警方人员行动迟缓,拖了很长时间还没到位。到原宿时超过凶手指定时间三十分钟,到山下公园时甚至晚了一个钟头以上,健儿的母亲长时间在附近等待。这些在藤原课长主持的记者招待会上根本只字未提,请问以上情况是否属实?” “不错,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基本属实。” 卷岛面无愧色地镇定作答,记者群中并未发出任何惊叹声,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按快门的嚓嚓声,似乎在透过这种声音表达他们的不满。 “导致抵达时间大幅推迟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为使赎金交付现场的布控更加严密可靠,确实需要花费较长的时间。警察已经竭尽所能,利用最短的时间加紧安排警力,晚于凶手指定时间到达也是不得已的事。” “仅从原宿调到山下公园就花了近两个小时,而且人员基本到位后又白白等待了很长时间不让家属露面,这又是为什么?换个地方要花这么长时间吗?请你告诉我,一共动用了多少警员,现场到底是如何布置的?” “有关现场动用了多少警力,以及具体如何布控,考虑到将来可能还会有同类事件发生,在此不便公开。不过,我可以告诉大家,如果为赶凶手指定的时间,而在未完成布控的情况下便匆忙让当事人露面与绑匪接触,那才是最不理想的状况。很有可能会出现赎金落入对方之手却未能将案犯逮捕归案的结果。我们正是为了避免此类情况的发生,才会如此慎重地安排,做好一切必要的准备。” “这是你们警方的理解,我们认为保住被绑儿童生命才是第一位的,案犯是否逮捕归案只在次要位置,你不觉得吗?” “如果赎金已落入绑匪手中,谁能保证人质不被撕票?” “凶手不是事前就说过吗?只要赎金到手一定按时放人。” 这位把结果作前提、事后大谈策略的记者,明明毫无道理却也敢跑出来指责警方。看他顶多不过三十出头,却摆出一副守卫真理似的态度,义正词严地在此大放厥词,卷岛感觉十分反感,却又无法显露在脸上。 “绑匪通常都这么说。哪怕早就做好了撕票的打算也会这么说。最终逮住案犯才是对人质生命的最有力保障。这点毫无疑问。” “可事实上你们并未逮住绑匪,反而造成被绑儿童被害。难道你们警方不认为两次超过绑匪指定时间抵达赎金交付场更容易引起凶手的注意吗?我想这也是导致对方发现警方在场的原因之一吧?凶手在声明中提到的‘傻瓜’难道指的不就是你们吗?” “案犯究竟怎么想的我们无从得知,但如果仅从当事人迟到就立刻联想到附近有警方的布控,我看是不是太简单了?况且昨晚最终的赎金交付现场周围情况十分复杂,当事人没有按时到达并不算意外,凶手光凭这个就放弃接触,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卷岛心里觉得要把这件事情圆过去已经越来越不容易,却还是坚持补充道:“这是我作为当时在场的警员得出的看法。” “既然你说自己当时就在现场,那我再问你几个问题。” 原本只是冷冷听着双方交锋的第一电视台的记者举了举手,说道:“搜查一课课长曾在记者会上说,警方曾在人丛中发现一位行动相当可疑的男子,但由于缺乏明确证据证明此人就是绑匪,最终未对其进行盘查而让此人乘机逃脱。事情的详细经过能否请您说明一下?你们是如何认定他就是嫌疑人的?明知他是嫌疑人又为什么不对其进行盘查?你作为身处现场的管理官对此有何感想?那名男子到底哪里可疑?请详细给予回答。” 说到这里,警方最担心被追问的问题——为何未按凶手指定时间抵达现场——好歹算是搪塞过去了,卷岛心里稍稍轻松了一些,起码上级的基本要求达到了。剩下的就是解释一些现场发生的细节,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怎么样都会比较容易回答。想到这里,卷岛说道:“那名男子是我最早注意上的。至于为何会单单盯上他,主要疑点有这么几个。首先,他是独自一人来看焰火表演的;其次,天上的焰火放得最热闹的时候,他却反倒往四周看。另外……我在察看在新宿现场拍摄的录像带时,发现从被害儿童母亲身边经过的一个人的鞋子特征十分明显,而在山下公园发现的这名嫌疑人脚上的鞋子也具备相同的特征。”
 
上篇:4 返回目录 下篇:6
点击人数(451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