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6
6 文 / 雫井脩介 更新时间:2011-9-6 9:20:16
 
“那你们为什么不对他进行身份盘查呢?” “此人直到焰火表演结束也未主动上前与当事人接触,之后便随着返回的人潮离开了。途中我们几位警员一直对其进行跟踪,不巧的是中途收到指挥部通报,说发现一名男子主动与当事人接触,因此我们才中断了跟踪。我想上午搜查一课课长在记者招待会上已做过说明了,后来查明,与当事人接触的那名男子事实上与绑架案毫无关系。” “已经派出跟踪嫌犯的警员难道还要返回增援吗?为什么只派那么少的人手在现场布控?我想警方早该料到当天要举办焰火晚会,现场会乱哄哄的啊。” 这位第一电视台的记者冷静的语气里已明显流露出一种打算紧追不放的执著。 “并不是因为当天现场的人手不够,当时我们认为有人主动与当事人接触,这个问题更严重一些。” “即使当事人这边有情况,可难道负责跟踪的人不该留下几个继续盯紧嫌疑人吗?” “由于我们跟踪的嫌疑人在现场并没有与当事人接触的举动,如果过于草率地上前对其进行盘问,很容易引起纠纷。另外,如果我们在人群中亮明身份,就暴露了警方的行动,万一既没查出结果又导致行动失败,就更得不偿失了。” “当时的情况真的是那样吗?”那位记者不信任地看着卷岛反问道,“如果当时孩子母亲的确又收到绑匪的纸条,你们放弃跟踪倒还可以理解,可只是有个人过来和她说了几句话,你们怎么就能认定此人就是绑匪?并在情况还不明确的时候把正跟踪着的嫌疑人放跑了,这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吧?另外,如果你们担心打草惊蛇,完全可以采取不亮明身份的方式进行盘查,只要弄清此人的个人信息,为什么这时候来这里,不就行了吗?” 面对记者们穷追不舍的提问,卷岛显然有些招架不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记者们却得理不饶人,一波接一波的问题排山倒海般地朝卷岛压了过来。 “事情真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吗?” “我是完全按照实际情况向各位报告的。” 记者们个个瞪大了眼睛追问道:“事实上是由于你们一时疏忽,才让他跑掉的吧?快把实话告诉我们!” “……” “赶快老实回答,管理官!”记者们群情激昂,大声叫嚷了起来。 “确实,嫌疑人趁我们一时分心,一下子不见了踪影,不知去向,我们只得放弃跟踪。” 记者席上一片哗然。 卷岛只得尴尬地继续解释道:“当然,对方是不是故意逃走,还有待进一步分析调查才能下结论。” “可已有不少市民证实,当天晚上山下公园门口附近发生过追逐闹剧。事情的经过我们已经全掌握了,请实话实说。” “我必须强调一下,我们并没有放弃追查那位嫌疑人,目前还在努力查找。” 卷岛自己也意识到,虽然并没有明确承认,但谁都听得出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嫌疑人逃跑了”,此外不可能有其他解释。 记者们仍在追问:“那么,据你本人判断,逃走的嫌疑人就是凶手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 这个问题不在拟定的范围内,但因为属于个人见解,卷岛要想回答还是可能应付过去的。不过记者提这个问题的目的也可能在于考验警方的判断力,不能回答得太随意。当然,根据卷岛自己的判断,早就认定此人是凶手无疑了。要让他在媒体面前装糊涂,又实在做不出来。思来想去,他只好含糊地回答道:“可能性有多大还不好说,只能说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要是曾根他们正通过监控屏观看着这场招待会的话,此时一定脸都气歪了。卷岛虽然有此担心,但也知道话已出口,没办法搪塞过去了,不如随便好了。这么一想,反倒有一种卸下包袱后的轻松感觉。 “难道这还不算警方在行动过程中的重大失误吗?!”《新都新闻报》的一位年轻记者厉声质问道。 “我们并不这样认为。当时手中并未掌握充分的证据,就这样逮捕嫌疑人太鲁莽。而当事人身边的突发情况必须优先处理,因此警方当晚所采取的措施是完全正确的。” 卷岛心里很明白,无论自己如何辩解、否认,媒体方面已经得出了自己的结论,他们认定警方在行动中存在严重过失,再继续解释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了。之所以卷岛还一口咬定警方没错,与其说是为了维护警察的面子,倒不如说是记者们咄咄逼人的攻势彻底激发了他的反抗本能,无论如何不愿服输才会这样说。对方显然已经把自己放在敌人的立场上进行攻击了。 这些记者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摆出一副替被害儿童家属报仇似的姿态指责我们?聚在一起互相打气壮胆,变得不知天高地厚,一遇到事情就翻脸不认人,动不动就歇斯底里地质问,这种态度自然会引起卷岛的反感。 “刚才你不是说过,为了把现场安排得更完善,必须多花些时间。可从事情的结果来看,我们不得不对现场投入的人手是否充足表示怀疑。你们不认为和当晚的游客数相比,警方的人太少了吗?” 《大日新闻报》的记者瞪大双眼,以责备的语气问道。往日总喜欢用棒球术语转着圈向自己套消息的亲密模样突然烟消云散了。 “我们认为当天布置在现场的人手已经十分充足了。” “听说赎金交付现场挪到山下公园以后,你们主动拒绝了警视厅方面的人力支持。你们不觉得,正是这个原因才使现场布控网出现了大缺口吗?” “我认为这对当天的布控毫无影响。” “你怎么能把话说得这么绝对?任何人都能想到,缺少了警视厅的支持,山下公园里的警力一定会受到影响。既然他们已经参与到这起绑架案的侦破过程中了,为什么中途又让他们撤走呢?难道不正是由于盲目乐观、麻痹大意,才导致了最终的失败吗?” “这桩绑架案原本就发生在我们辖区内,由于接头地点在东京才需要警视厅的协助。后来赎金交付地点出了东京范围,警视厅的人撤回去也很自然,这是情况变化后的必然结果。当然,之后我们又对人手进行了补充。因此可以非常肯定地说没有警视厅的人,对侦破工作毫无影响。” “情况真像你说的这样吗?不是你们强迫他们撤走的吗?” 《大日新闻报》的记者歪着脑袋,注视着卷岛怀疑地问道。 卷岛此时已经相当不耐烦了,只是“嗯”的应了一声。没想到记者们却好像发现了猎物的狗,恨不得围起卷岛穷追猛打一番。 《大日新闻报》的记者又继续盘问道:“我们听到的消息可不是这样,据说,你们当时主动拜托他们撤走,理由是想借机立功……管理官,我还听说就是你对警视厅负责人说这些话的。此消息是否属实?请您诚实作答!” 卷岛实在无法作答。 肯定是后藤那家伙捅出去的……一股无名怒火顿时冲上卷岛的脑门,可又不能发作。 听到这个惊人的内幕消息,其他尚不知情的记者纷纷将惊讶万分的目光投向《大日新闻报》的记者。虽说那几句话也算不上多大的罪,但在这个场合下披露,无疑具有和子弹同等的杀伤力,仿佛一把尖刀,深深扎进卷岛腹部,并搅动了几下。 “怎么,是不想承认吗?案子还没查出眉目,你们就想着要立功了啊?还以这个理由把警视厅的人撵走,想独揽功劳。这就是事实吧?” “我们神奈川警方为什么要单独办理此案,原因我之前已经说过了。”卷岛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清。 “那你们在和警视厅谈判时,有没有提过立功之类的事?请你说实话!” “我方与警视厅之间关于办案分工的协商属于高度机密,我不能公开,请原谅。” “这算什么机密?”记者们纷纷摇晃着手中的笔,声嘶力竭地喊道,“我们想立功!这句话到底有没有说过?有还是没有!” “具体某句话有没有说过我怎么能记得住?” 明知这句话一说出口,就等于承认了这件事,卷岛还是像国会里受质询的人似的,说了这么句辩解的话。 “你这么说不觉得太可笑了吗?说过没说过不就一句话?到底说没说过?” 卷岛被逼问得实在没有办法,他真想撕破脸和他们大吵一架,想了想又忍住了没吭声。总这么追问也欺人太甚了,我想说什么,你们也该猜得差不多了吧? 卷岛不知道,这些记者的处事风格往往与常人相反。只要对方稍一示弱,他们便会变本加厉,交情什么的通通扔到一边,不依不饶,落井下石,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此时的卷岛已俨然成为他们案板上的肉,任宰任杀,毫无还手之力。 卷岛只得强撑着说:“我真的记不大清楚了,没法给你们一个确定的回答。” 一看卷岛居然事到如今还这么嘴硬,《大日新闻报》的这位记者马上坐不住了,他红着脸,扯着脖子粗声嚷叫着:“这些话又不是平常的闲聊,怎么会记不住?你以为嘴硬不承认,我们就拿你没办法了吗?” “要是你没说过,干干脆脆地说一句‘我没说过’就完了。用得着在这里打官腔吗?”《新都新闻报》的记者用好战的口吻在一旁帮腔道,“你要是不敢说‘我没说过’,就证明你说了!” “你要想这么理解,随你的便好了。”卷岛板起面孔,愤然回应道。 “你居然用这种态度跟我们说话?”记者群中响起一阵义愤填膺的不平声。 此时卷岛已完全丧失了自制力,他声嘶力竭地大声喊道:“你们又做了些什么呢?不就只会在这里千方百计地找碴儿吗?该做的事我们全做了,只不过很遗憾结果不太理想……” “你说一句‘遗憾’就够了吗?一个小孩被人杀害了啊!一条小生命啊!”《新都新闻报》的记者也不顾一切地大叫大嚷了起来,声音大得几乎能震破人的耳膜。 “这事不用你提醒!”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警察也不是万能的,况且此案最终变成这样也不能全怪我们。要是孩子刚被绑架时当事人就向我们报案,我们就能早点儿想出办法解决问题。然而,事实上我们是在没有任何线索、对绑匪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直接参与最后的赎金交付过程。但即使这样,我们还是尽了一切努力,在炎炎烈日下混在人堆里、大气都不敢出地蹲守了大半天。布下天罗地网,只要绑匪一露面就能把他逮捕归案。只不过绑匪最终没有露面,对此我们也无能为力。” 虽然事前给卷岛的拟定答案中有“因被害人家属未能及时报警,延误了破案时机”这类话,但并未打算在这种场合、以这种方式提出。只能怪卷岛一时失去了冷静,没管住自己的嘴巴。 果然不出所料,记者们听了个个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愣愣地望着卷岛。 过了半晌,才有人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想说被害人家属也有错,也该负有一定责任吗?” “我并没有这么说。” “不一样吗?你是说,被害人家属没有立即报警,才导致了案件侦破的失败,你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我再说一遍,我并没有这么说。不要歪曲我的意思。我只是说,在此案的侦破上警方已经尽力了,只是结果不像我们设想的那样就是了。对于这个结果我感到很遗憾。” “管理官!”《新都新闻报》的记者腾地站起身来,叫了卷岛一声后说道,“听你的语气,好像根本没把孩子的命当一回事,跟你完全没关系似的。面对这样的结果,你完全没有半点反省的意思。对于被害人家属的感受,你们一丝一毫都未顾及。实话告诉你,我们要把神奈川县警方的这种丑恶姿态在全国人民面前来个大曝光!” “你们这样做难道不算偏离客观的报道立场吗?”卷岛毫不退缩,也站起身来,心想,这么个毛头小子,居然敢这么狂妄地说话?!他义正词严、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给我听好了,我没说过半句不重视这桩案子的话,我们如此费力地开展侦破工作,怎么会无视被害人家属的感情?我警告你,不要胡乱栽赃攻击警方,捏造事实满足采访需要。” “什么?”《大日新闻报》的记者也站了出来,情绪激动地嚷叫起来,“我们可没有捏造事实胡乱攻击你们。说你们无视被害人家属的感情,是有根有据的。就说你吧,还记得你都说过些什么吗?我们已经知道了,昨晚在山下公园,你明知孩子父亲心里牵挂儿子的安危,居然还劝他去看焰火表演,这像什么话!难怪孩子的父亲会十分反感,并亲口把这些告诉我们。管理官!昨天晚上就在这幢大楼的大厅里,我也曾亲耳听见你说过同样的话。你当时的态度满不在乎,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紧张感。我看正是因为你们把问题想得过于简单,才会导致这个不幸的结果。如此重大的责任难道不该受到追究吗?” 面对这样的质问,卷岛完全无法应对。他确实说过那些话,可当时谁会料想到这些话会成为记者无理找碴儿的理由。当初劝樱川夕起也去看焰火,当然不是无视他的感情,对记者说那些话也绝非满不在乎。 不过,的确考虑欠周…… “怎么不说话了,管理官?你就是这么对孩子父亲说的吧?还不承认?” “……我确实说过。”卷岛毫不迟疑地坦率承认,“如果这句话对樱川夕起也先生造成了伤害,我表示十分抱歉。但是说心里话,我建议他去欣赏焰火并非是忽略对方的感情,或麻痹大意。是因为夕起也先生一直十分焦躁,我担心他在场会影响我们的侦破工作,希望他能和我们保持适当的距离才那么说的。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有特别的意思。也确实因为情况紧急,考虑不周,不过说到底还是为了使侦破工作能顺利展开,希望各位能够谅解。” 这实在太可怕了,记者招待会从召开到现在并没有太长时间,卷岛十分小心地斟酌每一句话,力图讲得滴水不漏,生怕出现一丁点漏洞而被人钻了空子。而面对虎视眈眈、千方百计想从自己的话里寻找出可乘之机的记者们,卷岛觉得仿佛钻进了一个死胡同,光靠坦诚是出不去了。 虽然硬着头皮把话说出去了,心里的滋味却并不好受。对方似乎又抓到了小辫子,再次一窝蜂地围了上来。 “听你这么说,似乎被害儿童的父亲在这次行动中没起到什么作用,反倒影响了侦破行动,也该承担一些责任,是这个意思吗?” “我没这么说!” 被人毫不留情地刺到痛处,卷岛说话的语调不由自主地高了起来。然而记者们却并不想就此罢休,又甩出了更厉害的话。 “你就不能好好体会一下被害人家属现在的心情吗?你们把事情办砸了,造成了这么严重的后果,照常理难道不该为失误向公众好好谢罪吗?” 可是卷岛现在代表着神奈川县警署,不能光凭自己的判断就向公众公开道歉。即使可以,面对目前这种气氛他也没这个打算。只要稍稍一低头,这帮记者就会将此理解为警方公开道歉了。 他只能回答道:“对于樱川健儿的遇害,我作为案件侦破小组的成员感到非常遗憾,并会牢牢记在心里。我们警方只能争取早日破案,抓住凶手以告慰死者,我们会竭尽全力侦破此案的。” 这套公务式的回答卷岛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说出来不会有任何毛病可寻,却没料到此时说出来,时机极不合适。卷岛之所以如此急于把这套话说出去,也是出于身处这种充满火药味的气氛下实在不怎么舒坦,急于想摆脱的心理。说话的语调也像背台词似的,十分呆板。 平常看电视时,一看到那些大公司高管或身居要职的政府干部在面对新闻媒体的追问时丑态百出的样子,卷岛都会打从心底觉得这些人蠢透了。没想到如今轮到自己了。看了这场记者招待会的转播后,估计就没人会同情神奈川警方了吧。卷岛一方面对自己极不诚实的表演感到惭愧,一方面又觉得没什么不妥,只是一心盼着能早点儿把这件事应付过去。 于是他急急忙忙站起身来宣布道:“那么,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就开到这里吧。” “慢着,慢着!我们还有问题要问!” 记者们纷纷站起身来阻拦道。 “管理官!管理官!不能结束!管理官,我们有话要说!管理官!” “就这么结束了不是糊弄人吗?我们决不能轻饶了他们!” “我已经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卷岛边说边伸出双手,手掌向下压了压,似乎想借此动作阻拦住记者们的怒气和不满。接着便转身快步朝着门口走去了。 只听见《新都新闻报》的那位记者扯着嗓门喊道:“管理官!你就这么逃跑了吗?” 卷岛转过身来,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想平常摆出一副好朋友的样子,怎么一遇到事情竟一点面子都不给?会场上说的话近乎无礼,简直就是在侮辱人。 “喂,你脑子有毛病吧?”卷岛恶狠狠地回了他一句。 一听这话,那位小伙子猛地冲到卷岛面前,挡住他的去路,似乎觉得自己代表了所有媒体。 “别让他逃了!”其余几位记者的脸上显露出得意的胜利者的笑容,纷纷站起来反击。“你这么做不就是为了保护自己吗?” “作为一名记者,说话可得负责任!”卷岛厉声说道。 “你才该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任呢!一条活生生的命没有了,你到底知道吗?” “这件事不用你来强调!” “哦,你居然就草草地用‘这件事’带过……” 这时,卷岛上衣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卷岛一愣,身体像冻住了似的僵住了,身旁记者们乱哄哄的抗议声都听不见了。 卷岛明白,这时打来电话的肯定不会是同事。 一定是园子打来的。会是什么消息呢?卷岛开始担心起来,一个答案浮上心头。 离开医院还不到两个小时,这会儿急匆匆地打电话来,难道……难道泉子的情况不妙…… 卷岛开始不由自主地胡乱猜测了起来,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极大的结果,顿时觉得不寒而栗。 “等等,让我接个电话!”卷岛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低声说了一句,便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难道真的是报应吗? 难道因为父亲做了错事,女儿就成了牺牲品? “等会儿接不行吗?”见到卷岛掏出手机,《新都新闻报》的记者侧过身阻拦道,“这么要紧的时候你还打电话,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办事不负责也要差不多点儿吧!” “什么叫办事不负责?”卷岛已忍无可忍,扭过头对记者怒吼起来。与其说是受到了这句话的刺激,不如说是不安、焦躁和负罪感等各种复杂的情感交杂在一起,一股脑儿爆发了。不管用什么方法,总之要想办法发泄出来。 “难道你这也算负责?案件的记者招待会还没开完就忙着接电话?” “并不是这样的,我女儿生病在住院,我放心不下。” 任凭卷岛如何解释,记者们还是听不进去,全部围上来七嘴八舌地指责。 “你自己的女儿要紧,别人家的孩子就不要紧了,是吧?健儿的生命难道就不重要吗?” “我担心自己的女儿难道不应该吗?”卷岛干脆不说那么多大道理,将自己心里最真实的想法直截了当地说了出来。 他甚至想挥拳头打断这些伪善的家伙的鼻梁骨,他什么都顾不上了。 “你……你竟敢这么说话!” “你不也一样,写完这篇稿子,就要上哪儿喝上一杯了吧?” “你胡说什么?”记者们红了眼,恶狠狠地大声嚷嚷着。 “不管怎样,先让我接个电话吧……” “就你担心自己女儿?我家还有个四岁的儿子正发烧躺着呢!”一位记者涨红了脸贴近卷岛说道,“光顾着自己家孩子,算什么负责?” 卷岛叹了口气,直勾勾地看着面前这位满脸正义感的记者,说道:“那你还在这儿忙乎什么?还不快点回家照顾孩子去?” “你……你竟敢……” 卷岛不再理会对方没完没了的抬杠,转身按下了手机通话键。刚把手机拿到耳边,就看见身后照相机的闪光灯亮成一片,镜头全部对准他接电话的身影。 “不许拍!”卷岛高声说道,下意识地伸手企图挡住镜头,同时扭头避开闪光灯。 “管理官,转过头来!管理官!管理官!” 卷岛用手掩住另一边耳朵,对着电话“喂喂”地喊了几声。 “喂……喂……”耳边响起园子的声音,果然是她打来的。 听到与会场内的喧闹形成巨大反差的园子的柔弱的声音,卷岛的心不由得揪紧了,他急忙问道:“怎么了?” “你现在方便说话吗?” 不可思议的,会场里的喧闹声仿佛瞬间消失了,只能听见自己咚咚的心跳声急促地响着。 不会有报应吧…… “哦,方便,你说吧。泉子她怎么样?” 卷岛能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这样的,今天晚上亲家会来医院看泉子,我想你要是能抽出点时间,就一起和人家吃顿饭,你看怎么样?” “哦……是这件事啊。” 是女婿丈弘的双亲要从老家高崎来。 “泉子她怎么样?” “目前还没什么大变化。” “哦……”卷岛稍稍放了些心,一下子松快了许多,刚接起电话时紧绷的后背也稍稍放松了下来。“好,我知道了。我会尽量想办法赶回去的,过会儿再跟你联系。”卷岛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重新回到眼前的现实中,乱哄哄的情景依旧,没有丝毫减弱。刚刚放松了一些的心绪再一次被烦闷笼罩,让人难堪的状况没有任何好转的苗头。他突然意识到,今天自己恐怕很难从旋涡中脱身了。 强忍着心头的不快,卷岛鼓起勇气重新面对这帮记者。 然而,令他完全没想到的是,没有人冲上来口沫横飞地提问题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双圆睁的眼睛和尖刀般刺人的眼神。
 
上篇:5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17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