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六章 被爱而爱(2)
第六章 被爱而爱(2) 文 / 张雅妤 更新时间:2011-9-13 11:46:50
 

(四)

我到办事处上班了。

韩勇尽心尽责地扮演我的未婚夫的角色,每天下班,不管我加班到多晚,他必定等在门口。我下班后,走到哪,他就跟到哪。他说他必须每时每刻都要知道我的行踪,除了上班和晚上回家睡觉,其他时间他都必须和我在一起。

“我是你的一条忠实的狗,看好你是我的责任。”对于他这种孩子气的霸道,我无奈,心里也有些甜蜜。被一个男人霸道地爱着,会让一个女人产生认命的念头。

就是他了吧。他这么爱我。

他的派出所离我们单位不远,有时上班时间他也过来,拿来一个大西瓜或几罐清凉饮料,若碰到我们工作不忙的时候,他就进来和同事们打招呼,他每次来,同事们都很高兴的,因为不仅有东西吃,还可以和他开开玩笑。

韩勇用他的爽朗大方和风趣幽默,很快赢得同事们的好感,没几天,全办事处的人都知道了,韩勇是我的男朋友。

王霞过来问我:“韩副所长真的是你的男朋友?”

“嗯。不相信吗?”我问。

“你回来那天,他来问我你的车次,那时还不是吧?”王霞问。

“第二天就是了。”我答。自己也觉得有点滑稽,男女之间的界限一旦越过,就会进展神速。

“你们发展还挺快的哈。看得出韩所长对你很好,女人能找到一个懂得疼惜自己的男人也不错。”王霞体惜地说。

“是的,我对男朋友要求不高,只求他真心对我好。”我低声答道。

“你妈妈知道吗?”王霞又问。

“还没跟家里人说呢。你见了我妈妈,也先别跟她说,好吗?”我对她说。

“嗯,我知道了,我保证要是王行长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不是从我这里听说的。”王霞拍拍我的手,说。

其实,我知道这件事也瞒不了妈妈多久的,韩勇迟早要出现在我家里,接受我父母的检阅。

没等我考虑好怎么跟家里说,韩勇的父母就已经对我发出了邀请。

那天,下午下班的时候,下起了大雨,我一出办事处的门,就看到韩勇拿着一把伞站在门口,心里一暖,笑着钻到他的伞下,挎着他的胳膊向前走。

他几乎把整个伞都倾斜到我这边,不久自己的肩膀就全湿了,我把伞推过去一点,他又移过来。

“我湿一点算什么,只要别让你淋湿了就好了。你要是淋雨感冒了,我这个护花使者不就失职了吗?”他搂着我的胳膊,在我耳边说。

“韩勇,你不要对我太好了,会把我宠坏的。”我甜蜜地笑了。

“宠你也是我的责任,把你宠坏了才好呢,谁都受不了你,你只好乖乖做我老婆了。”韩勇扭扭我的脸颊,笑着说。

“你的用心原来这么险恶啊,我再也不上你的当了!”我假意推开他。

他用力把我搂过来:“老婆,你的公公婆婆想见你。”

“谁是我的公公婆婆啊?”我竟然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的父母不就是你的公公婆婆吗?连这都不懂?”韩勇用手指在我脑门轻轻弹了一下。

“他们为什么要见我?”虽然已经答应韩勇的求婚,但其实自己内心并没有准备好,婚姻不过是纸上的蓝图,上面的公公婆婆,大姑子,小叔子对我来说是那么遥远,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们会和我发生联系。

“他们的儿子都快结婚了,却连媳妇是谁还不知道,这合理吗?”韩勇说。

我低下头,不知说什么才能拒绝。

“海棠,你是不是不敢去呀?别担心,我父母都很和气很开明的,特别是我的母亲,更是个善良热情的人,她见我给她领回一个这么漂亮的媳妇,不知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呢!”

我依然不做声,用沉默抗拒着。

“老婆,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嘛,何况你又不丑,怕什么?从海边回来,我就告诉他们,我要结婚了!他们就急着要见你,我想给你一点时间,太快了怕你接受不了。他们天天催,我推不过去了,只好把你领回家了。”韩勇耐心地做着我的思想工作。

“我,我什么也没准备。”我嗫嚅道。他说得在情在理,我找不出理由拒绝。

“你什么也不用准备。家里都准备好了,妈妈今天调休,在家准备了一天呢。”韩勇不容我再犹豫,拉着我就走。

我坚持要去商场给他父母买些礼物,即使韩勇说了一百遍没必要,我也不能在第一次登门的时候就失礼。

在路上,我第一次听韩勇介绍自己的家庭。他们家祖籍山东,父亲也是部队转业回龙城的,现在一家外贸公司当经理,母亲在龙城商厦做会计,上面有一个姐姐在小学当老师,已经结婚。

我听了,暗暗松了一口气。他的家人都是清白正派的人,家庭成员也不太复杂,比较符合自己的要求。虽说自己并不看重家庭条件,但总是希望对方家世清白,至少将来不会成为自己的负担。

进了他家门,看到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热情地迎上来,便知是韩勇的父母了,于是叫了声:“伯父,伯母,你们好。”

“好!好!你是海棠吧,快请进,快请进!”他父母点头答应,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尤其是他母亲更是笑得脸上成了一朵菊花。

我小心地在他们家客厅的沙发坐下,把刚才买的营养品放到茶几上。

“哟,海棠,来玩就来了,还买什么东西呢,太见外了。”他母亲和我并排坐下,给我倒了一杯橙汁。韩勇的母亲比我母亲年长一些,也比我母亲胖得多,齐耳的短发,胖乎乎的圆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一看就知是那种爱孩子爱到骨髓里,对孩子无限纵容的慈母。

“第一次拜见伯父伯母,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我也客气地说。

“韩勇那天跟我们说他要结婚了,把我们吓了一跳,从来没听他说过有女朋友,怎么现在突然要结婚呢!听他介绍了你的情况,我们才放下心来,天天催他带你来家里,今天总算把你给盼来了!没想到,韩勇这个傻小子这么有本事,找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又是个大学生,还是在银行那样的好单位上班的!”他母亲笑容可掬地说,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拿起一个苹果削起来。

“哈哈,就是,没想到韩勇这小子闷声不响地就找了个这么好的女朋友。”他父亲也乐呵呵地说。韩勇的父亲身高至少也有180厘米,和韩勇像是从一个模具里铸出来的,可以预见三十年后的韩勇就是这副模样。但他们父子虽然五官长得相像,气质却不相同,韩勇看上去很粗犷,一副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而他父亲就严谨得多,和气中又不乏精明。

我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韩勇坐到我身边,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怎么样?我给你们找的媳妇不错吧?以后海棠成了我们家的人,你们要好好对她哟!”

韩勇的话让我更加尴尬起来,我红着脸不知说什么才好。

“当然,当然,海棠进了我们家,我们一定把她当女儿看!”她母亲拉着我的手,把削好的苹果递给我。

他父母去厨房准备晚餐了,我这才松了一口,对韩勇责备道:“看你刚才胡说什么,让我多不好意思!”

“怕什么,我在我们家有着绝对的主导地位,你做了我老婆,他们一定会像爱我一样爱你的。”

我没作声。对做韩勇的老婆,成为这一家的儿媳妇,我真的还没有准备好。

我开始打量韩勇的家。三室两厅的房子看得出是经过精心收拾过的,窗明几净,一尘不染,难怪韩勇说他母亲今天准备了一天了。从这点也可看出他父母对我今天的造访的重视程度。他家是按照当时龙城最流行的样子装修的,天花板上全部装上了吊顶和繁复的石膏花边,玄关进客厅的地方立着两根罗马柱,地上铺的是花岗岩的地板。客厅摆着34寸的彩电、VCD和组合音响。此刻他妈妈把所有的灯开了,客厅被粉红色和天蓝色的灯光笼罩着,显出喜气和隆重的气氛。

我们家是按照父亲的品味布置的,他绝不允许家里出现任何花哨而不实用的东西。六年前我们家搬进行长楼时,因为行里已经替我们做好了基础装修,我们家没做任何改动就直接搬进去住了,只是买了一套很厚重的实木家具。去年,妈妈有意向把房子重新装修一下,但因为父亲的强烈反对而作罢。

第一次造访我们家的客人,对我们家简朴的布置都会感到有些意外。连晓君都说,你们家除了面积大点,有几样电器外,和80年代的家庭没什么区别。

吃饭的时候,他妈妈一个劲地往我的碗里夹菜,我的碗堆得都快装不下了。这个未来婆婆的热情让我有些招架不住,不知怎么应付才好。

“韩勇明年一月份就满二十五岁了,你们的婚礼就定在春节吧。我明年底就退休了,可以给你们带孩子。”他母亲又往我碗里夹了一块扣肉。韩勇因为从少年体校转学到龙城一中时留了一级,所以比我大一岁多。

我跟不上她跳跃得太快的思维,不知如何回答,求救似地看了一眼韩勇。

“妈妈,婚事我们自己商量吧,商量好了再告诉你们。”韩勇替我解了围。

送我出门的时候,他母亲约我有空去她工作的商场逛逛,看看最新的家居用品和家用电器。我答应了。

去了韩勇家,拜见了未来的公公婆婆,这门婚事就算定下一半了。

而我的父母对此还一无所知。

我知道就是想瞒也瞒不了多久了,母亲若是从别人那里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更生气,不如自己向她坦白。

一天晚上,我看母亲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心情不错的样子,便过去挨着她坐下。为了给她一个适应的过程,我只是说自己有男朋友了。

“你有男朋友了?是谁?”母亲吃了一惊,立即放下报纸,神情专注起来。

“他叫韩勇,是我的高中同学,现在城中派出所工作。”我简单的介绍了韩勇的情况。

母亲的表情有些意外:“你的高中同学?你们谈了多久了?”

“高中时他就对我有好感,我参加工作后,我们也一直来往,有好几年了。”我当然不能告诉母亲我们一个月前还是普通朋友。

“他是什么学历,家庭情况怎么样?”母亲接着问。

“他是警校毕业的,只是中专学历,但在警察这个行业里看的并不是文凭。”我答道。他的家庭情况我也一一向母亲汇报了。

母亲仔细听完我的介绍,沉默了一会,然后抬头看着我:“海棠,你让我有些意外。不过这是你第一次向家里提起的男孩子,我们要好好看看,哪天你把他带到家里来吧。”

于是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韩勇来到我们家。他穿着警服,一改平时大大咧咧的模样,表情严肃,举止端庄,对我父母的问题有问必答,态度恭敬。我父母也挑不出他什么毛病,这关也算过去了。

母亲本来有些不满意的,这源于她对女婿有过太多的想象。韩勇离她的想象差得太远,简直可以说是南辕北辙,她心中的失落是可以理解的。

但她不满意的理由被我父亲一一批驳。

母亲嫌韩勇长得太粗犷,不够斯文。父亲说这正是他的优点,历史证明小白脸从来靠不住。

母亲嫌韩勇的学历没有我高。父亲反驳的理由和我一样,在警察这个行业里看的是业绩,而不是学历。

母亲对韩勇的家庭的遗憾也被父亲的一席话打掉了。父亲说:“像我们这样家庭,亲家绝不能也是在仕途上走的,这种裙带关系是作茧自缚,后患无穷。我们也不需要亲家来提携。将来爱国找对象也是一样,最好找平民百姓家庭的子女。韩勇的父亲还是个经理,在我看来是个工人更好。不过他父亲和我们不是一条线的,工作上不会有什么往来,所以没什么关系。”

父亲的话让我有些意外,没想到韩勇会这么中父亲的意。后来我才明白,父亲说这番话,并不是他有多么喜欢韩勇,这是父亲按照自己的思维得出的结论,他认为婚姻是我自己的事,只要这个未来的女婿和他的家庭不会给我们家带来负面影响他就不会反对。

母亲问我:“海棠,你真的爱韩勇吗?”

我点点头。其实心里有些茫然。

“我虽然觉得韩勇和你不太般配,认为你完全可以找到比他更优秀的对象。但婚姻讲的是缘分,你和韩勇是高中同学,感情基础比较好,韩勇也有韩勇的长处,虽然不够优秀,但看得出来他对你一片痴情,女人很容易被这种痴情打动,这也是一种幸福吧。既然你爸爸没意见,我也不反对了。婚姻问题,父母的意见只供参考,最后的主意还得你自己拿。”

(五)

1995年春节一过,我迎来了生命中的第二个本命年。在韩勇及他父母的催促下,我和韩勇在节后上班的第一天就去领了结婚证。

凭着结婚证,我立即在行里分到一套两房一厅的房子,当时我因为工作忙,加上婆婆的主动请缨,就将装修事宜全权委托给她了。婆婆通过熟人介绍,请了一个装修队,在我们的新居忙了一个多月,就大功告成。我只在施工的过程中去了几次,将吊顶从图纸中取消,确定把墙壁涂成豆蔻色,家具刷成乳白色,地板选了淡青色的瓷砖。

当时人人都以买日本进口的电器为荣,我们也不能免俗,于是电视机、电冰箱、VCD、音响、洗衣机、空调买的都是日货,而且都是最新的款式。不足60平方米的空间被家具和家电塞得满满当当,卧室只剩下一条窄窄的过道。

我和韩勇都是几乎没有储蓄的人,所有这一切都是两家的父母赞助的,我自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对韩勇说:“这些钱就算是我们向父母借的吧,等将来我们有了钱就还给他们。”

韩勇不屑地说:“你若是跟我妈提还钱,她一定要生气的,这是她的心意,我们照领就是了。等他们老了,我们好好孝顺他们就行了。”

我一时无语。将儿子的新房布置成当时龙城一流的水准,是他母亲坚持的结果。新房布置好后,她母亲几乎把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带来参观过,这套新房连同我这个新媳妇都是她炫耀的对象。

虽然应付这些七大姑八大姨是一件很累的事,但我每次都尽量保持亲切温和的笑容,来接受他们翻来覆去的提问。对我工作的提问,对我家庭的提问,对我的工资福利的提问。然后接受他们带着羡慕的祝福。

对新房的装修和摆设我把功劳全部都记在婆婆身上,虽然,我父母也出了一半钱。但这几个月来婆婆几乎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我们这套新房的建设上来,比我和韩勇都要热心,从装修监工到家具家电的采买,事无巨细,样样操心,出钱又出力,体重都降了好几斤。她图什么呢?除了因为爱自己的儿子,不就是等着这一天听别人的好话吗?

人的一生有几次这样炫耀的机会呢?看到别人羡慕得咂吧嘴,听到别人用天下最吉祥最好听的话奉承自己,婆婆的脸上笑开了花。

每次看到婆婆那拼命掩饰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的得意之色,我在好笑之余,也有一点感动。

婚礼定在1995年的5月2日举行。

晓君特地从省城回来担当我的伴娘。她一见我就抱着我转了一圈:“海棠,接到你的信我吓了一跳,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结婚了!”

“我也没想到会在你和许志军之前结婚。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我问。

“我们没有房子啊,我和他现在都住在单身宿舍里,不知道要等到哪年才能分到房子。哪像你们银行福利这么好,一结婚马上就能分到这么好房子。”晓
君说。

我带晓君参观我的新房,她羡慕完后,悄悄问我:“海棠,我总觉得你这婚结得有些匆忙,你真的爱韩勇吗?”

“晓君,西方有句谚语,为爱而爱是神,为被爱而爱是人。我做不了神,至少可以做个人吧?韩勇很爱我,我想我也会慢慢爱上他的。”我缓缓地说。

“海棠,你说得有道理,我知道韩勇很爱你,他其实也是个很好的人,祝你们白头偕老,永远幸福。”晓君拉着我的手,给了真诚的祝福。

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为婚礼做准备,布置新房,订购礼服,照婚纱照,为了在婚礼那天更加光彩照人,每星期还坚持去美容院做皮肤护理。但当婚礼一天天临近时,我也日益恐慌,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演出,不是一场游戏,而是一桩由法律保证的婚姻。

这种恐慌让我不安。我不敢深思,只是用加倍的热情去做着该做的工作,在所有的人眼里我都是一个快乐的新娘,没有人知道夜晚自己是怎样的辗转难眠。

这种不安,我不敢跟任何人提起,就是面对晓君也无法启齿。

婚礼如期举行了。

那天是多么紧张又忙乱的日子!

我清晨6点钟就被叫起来化妆,经过婚庆公司派来的女化妆师两个小时的涂抹勾画,这新娘妆才算完成。我穿上纯白的婚纱,然后又由发型师上阵,把我的长发高高地盘起来,发梢扭成一个个小圈,像一朵朵的云堆在头上,然后在头顶插上两朵百合,再戴上头纱,手里捧着一束花球。我便变成一个标准的新娘。

我站在穿衣镜前,镜子里那个披着雾一样的轻纱,穿着缀满亮片的白色礼服,带着亮晶晶的耳环和项圈的女子,是多么的美丽,但这美丽让我感到陌生。好一会儿,我不敢相信镜子里这个新娘就是自己。透过这个浓妆的新娘,我依稀看到十六岁时自己第一次全裸,在镜子前观察自己刚发育的身体;看到第一次参加舞会自己在镜子前的神采飞扬;看到献出初吻后的那个早晨眼睛漾着盈盈春水的海棠……

一层轻雾蒙上了我的眼睛,我定了定神,问妈妈:“这妆是不是太浓了?”

妈妈在旁边看了看:“新娘妆都是这样的,这样才显出喜庆。”妈妈穿了一套玫瑰红的西服裙,化了淡妆,更显得端庄秀丽。

晓君过来拥抱了一下我:“噢,海棠,你今天美得像仙女下凡。”晓君穿上了为伴娘特制的粉红色小礼服,脸上也被化妆师精心勾画了一番,比平时更加妩媚动人。

我整理了一下婚纱,觉得浑身燥热。今年天气热得早,才五月初,就热得好像盛夏,听天气预报说,今天的气温最高达到32°呢。此刻满屋子都是人,大舅妈、小舅妈、小姨、从湖南老家赶来的婶婶、姑妈、表妹、堂妹,以及其他各种亲眷,把我们家客厅挤得水泄不通,还有小孩子在旁边窜来窜去,他们的大呼小叫让我的头都快晕了。

门开了,爱国伸头进来(难为他特地坐飞机回来参加我的婚礼),大声说:“摄影师来了,迎亲的车队也快到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快了,快了!”妈妈答应着,拍了拍手,提醒喧闹的人们注意,开始指挥大家排队。

“大家排好队,海棠,你抱好捧花,站在中间,老岳你站在我旁边,爱国站在你姐姐的旁边,其他人自己找好位置站好,摄影师,先给我们这里照几张。来,大家一起喊‘田七’!”

照完集体照,我又和父母弟弟单独照了几张,和晓君及几个好朋友照了几张,和各种亲眷照了几张。镁光灯不住地闪烁,不停的闪烁,闪得我眼睛都花了,旁边还有人拿着摄像机,在跟着我不停地摄像。

一阵喧闹声传来,其中夹杂着喜悦的叫嚷:

“迎亲的喜车队来了!”

“新郎来了!快让开,快让开!”

韩勇穿着一套黑色的礼服出现在我们家门口。他显然很不适应这种过于正式的服装,全身不自在,一会耸耸肩,一会拉拉袖子,但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

我们一起跪拜了我的父母,父亲和母亲端坐在沙发上,喝了我们敬上的离别茶。父亲那天特地去理了发,换上那套登喜路西服,看上去年轻了几岁。

喝完茶,我就该上喜车了,爸爸妈妈送我们到门口。看着父母的模样,我突然难过起来。我知道出了这个门,我就是嫁出去的女儿,虽说可以随时回来,但意义不同了。

我不再是岳小姐,而成为韩家的媳妇。我的婚姻前途未卜。

我拉住爸爸妈妈的手,突然哭起来。

妈妈抱住我,轻轻拍打着我的背,眼睛也湿润了。

父亲在旁边说:“好了,海棠,结婚以后你就是大人了,要学会独自思考和处理问题。和韩勇互相谦让,和他的家人和睦相处。不要再任性耍性子了,
懂吗?”

妈妈用手给我搽了搽眼泪,说:“不用你嘱咐,我们海棠是个懂事的孩子,一定会处理好这些关系的。女孩子临出门,舍不得父母和家里是应当的。海棠,这里永远是你的家,爸爸妈妈和弟弟永远都在这里,你随时都可以回来。”

我哽咽着点头答应。

晓君过来,拿出粉扑给我补妆。我对着镜子,努力做了一个笑容。

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我该高高兴兴的,不是吗?

韩勇笑盈盈地在旁边看着我,问道:“海棠,可以走了吗?”

我点点头。走吧。

他俯下身来。我趴上他的背,用手搂住他的脖子。在一片喧闹声中,我被韩勇背出了家门。

楼下停着八辆由奥迪和宝马组成的迎亲车队,车子被鲜花装饰一新,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终于,我在亲戚朋友的簇拥下,在邻居的围观下,进了喜车。

我端坐在车里,手里紧捧着花束,旁边的韩勇喜滋滋地在我耳旁说:“海棠,你穿上婚纱真漂亮,你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新娘。昨晚休息得好吗?今天你会很辛苦,一整天要应酬很多客人,晚上还要闹洞房。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我昨晚几乎一夜没睡,凌晨刚迷糊一阵,就被叫起来化妆,但今天,无论如何是要坚持住的,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不是吗?我又一次提醒自己。

“你放心好了,我坚持得住。”我轻声答道。

到了新房,韩勇的父母和亲戚早已在那里等着了,老老少少挤满了一屋子。我们进屋的一刹那,人群倏地喧腾起来,掌声、笑声、叫声快把屋顶掀起来,抛过来的彩条彩带红绿纸屑拂了我一身,镁光灯不失时机地在不停地闪烁。

我和韩勇在他父母前跪下,我恭恭敬敬地敬上“媳妇茶”。公公婆婆笑眯眯的受了。

我懵懵懂懂地做着这一切,模糊的领悟到,自己的女孩身份已经结束,从今天起,我将是韩勇的老婆,韩家的媳妇。

我奇怪自己并无喜悦的心情,只有麻木和疲倦。这一定是太累了的缘故。

我们的婚宴定在龙城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龙城大酒店。那天整个酒店被我们包了下来,楼上楼下全部摆满,一共58桌。楼上29桌是韩勇家的客人,楼下29桌是我们家的客人。

这个数字是婆婆和我母亲商定的。29,是希望我们能天长地久,58,又契合了国人要“发”的心理。不论分开还是合起,这婚宴的数字都是吉利无比。

李行长夫妇特地从省城赶来参加我的婚礼,并充当我的证婚人。

“干爹,干妈,谢谢你们这么远特地赶来参加我的婚礼。”我握住他们伸过来的手,感激地说。

“我们的干女儿出嫁,我们能不来吗?”李行长乐呵呵的说。

“恭喜,恭喜!没想到海棠这么快就结婚了!”李夫人过来轻轻的抱了一
下我。

李行长拍着韩勇的肩膀说:“新郎官,你好福气呀,可以把我们这朵海棠花娶回家,今后一定要好好爱护她哟,你可别忘了,她有两个娘家给她撑腰!”

“一定!一定!我们一定会是世界上最恩爱的夫妻!”韩勇笑嘻嘻地答,又恭恭敬敬的叫了声:“谢谢干爹、干妈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我一定不会忘记,我有两个岳父岳母需要孝敬。”

韩勇的话把大家都逗乐了,李夫人笑道:“难怪海棠会看上你呢,嘴巴挺会说的啊!”

婚礼在司仪的主持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在婚礼进行曲中,我挽着父亲的手,缓缓地走向新郎,被父亲交到韩勇的手上。然后便是新郎新娘相对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交换戒指,对父母长辈鞠躬,对征婚人鞠躬,对所有来宾鞠躬,证婚人致辞,主婚人致辞。礼成!酒宴开始……

我换上大红的旗袍,开始在伴娘和伴郎的陪同下,一桌一桌的敬酒。若不是韩勇的姐姐有经验,出门前给我们煮了一碗面,让我们填肚子,那天我一定顶不下来。

我根本没有坐下来吃饭的时间,举着酒杯(其实里面装着的是矿泉水),程序化的一桌桌走下去,不知道时间是怎么度过的,也不知道这酒是怎么敬完的。这些客人大多数我都不认识,有韩勇父母的同事、朋友,韩勇公安局的同事,他的同学、朋友,我父亲的战友、市委的领导、母亲的朋友、同事……每桌客人都敷衍地站起,又敷衍地坐下,只有敬到我的同学、朋友这一桌,我才觉得有些
亲切。

明丽带着她的丈夫邝健也来了,她已于春节时结婚,现在的身份是邝太太。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明丽的丈夫,邝健长得瘦瘦高高的,带着一副度数不浅的眼镜,斯文有礼,有一种儒雅的风度,和健硕开朗的李明浩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明丽还是老样子,活泼俏丽,丝毫看不出已为人妇。

“海棠,恭喜你!祝你们相亲相爱,白头偕老。”明丽笑盈盈地说。

“谢谢,也祝你和邝先生永远幸福!”我笑着回应。毕业还不到一年,却已经物是人非,想起在北京同窗的情景,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走到韩勇的同学和同事那几桌,还有我银行的同事那几桌,就没有这么容易过关了,即使有伴郎和伴娘挡驾,也还是被灌了几杯货真价实的白酒。

这几杯白酒下肚,我和韩勇都面若桃花,更像一对新人了。

58桌走下来,我的腿早已麻木,脸上的笑容也已经僵硬,加上酒精的作用,我都快站立不住了。在休息室,我抱着晓君说:“借你的肩膀给我靠靠。我累极了,像演戏一样。”

“看你婚礼这排场,这架势,我都替你累。我结婚一定不会这么麻烦,去旅行一趟,回来给你们发喜糖就算了。”晓君抱着我,同情地说。

我想说,这一切都不是我的心愿,我就像个木偶,心有不甘,又身不由己。

但这话到底没说出来。

(六)

我们没去度蜜月。韩勇他们派出所的所长胃出血住院了,所里人手不够,因此,婚礼后韩勇只在家待了一天就去上班了。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意思,休息了两天也回单位上班了。

婚后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改变,我也没有成为一个需要操劳很多家务的主妇。我们在自己的小家基本不开伙,轮流回两边的父母家吃饭,吃完饭两人再回家。不用操劳一日三餐,这家务就简单了许多,我负责收拾房间,给阳台上的花浇水,隔日更换餐桌上的鲜花。洗衣服由全自动洗衣机代劳,谁顺手了就把衣服放进洗衣机里,一小时之后,就可以拿到阳台上晾晒。拖地板这种体力活由韩勇承包了,刚结婚那两个月他干劲十足,每天一下班就拖地,看见一根头发丝都要捡起来,后来渐渐懈怠,改为隔天一拖,再后来就变成一星期一拖了。

我对我的婚姻说不上满意,也无所谓不满意,也许婚前就没对韩勇有太高的要求,所以,婚后也没有太大的失望。虽然韩勇的毛病很快就暴露出来了,比如他不爱学习,一摸书本就打瞌睡;比如他不讲卫生,常常在大街上随地吐痰,冬天不洗脚就上床睡觉;比如他粗鲁蛮横,说话常常带粗口,在酒桌上爱讲黄段子……

但这并不是什么不可容忍的缺点,人无完人,谁还没有一点缺点呢?婚前我就知道他不是一个知识分子,他的爱好是打篮球和看球赛,再说他也不是什么书都不爱看,武侠小说和侦探小说他还是看得津津有味的;中国人的素质本来就有待提高,在大街上吐痰的也不止他一个,不洗脚就上床这个毛病是不好,但在你的催促下,他不也老老实实去洗了吗?说话常常带粗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缺点,他若讲话慢条斯理,文质彬彬,在他工作的环境里就会被视为异类,现在连电视剧里的男主角说话还常常带脏字呢,这叫个性。再说粗话他只是在外面说,回到家里,和我说话他从来没说过,连“我靠”这样的口头禅也只是偶尔激动时才冒出来。当警察的,不粗鲁蛮横点,能镇得住那些坏人吗?黄段子是这几年流行的酒桌上的兴奋剂,我们银行的很多领导不是也喜欢听和讲吗?听说很多高级领导和文人也热衷此道呢。

我尽量放大韩勇的优点,忽略他的缺点。婚姻问题专家告诫说:“婚前要睁大眼睛,婚后要闭上眼睛。”既然我婚前没有睁大眼睛,如果婚后再来挑毛病,那就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了。

这点理性我还是有的。

韩勇的优点还是很多的,他为人仗义,热情豪爽,肯为朋友两肋插刀,外表凶蛮,其实内心善良。而且他是一个没有心机的人,熟悉他的人一眼就能把他的心事看穿。和这样的人生活,其实是很有安全感的,不用担心他有什么事瞒着你,更不用担心被他欺骗或算计。

1997年一个夏日的夜晚,我们去看电影,风靡全球的《泰坦尼克号》。那天我们买票的时候只剩情侣座了,所以我们可以依偎着看电影。看着银幕上演绎的这段惊天动地鬼神的爱情故事,我被深深地震撼了。不仅泪流满面,而且体内有一股热流在涌动。我紧紧抓住韩勇的手,身体生出渴望,渴望一次真正的
交融。

从电影院出来,坐在车上,我还一直沉浸在刚才的氛围里,那首《我心永恒》的旋律一直在耳边回响。我哼着这首歌的旋律,突然温柔地对韩勇说:“我爱你!”

韩勇立即兴奋起来,吻了我一下,用力一踩油门,把车开得飞快。

一回到家,他反手关了房门,就开始拉扯我的衣服,理所当然得有些无耻。这和我的期望有些距离,我希望我们能在沐浴后,舒服地躺在床上,他对我说一些湿漉漉的滋润人心的情话,然后慢慢进入状况。

但这是不能表述的,也来不及表述,他已经把我用力抛到床上,迫不及待地进入了。这次他比平常更来势凶猛,我刚才给他的暗示让他更加雄起。他高昂着头,赤红着眼,紧皱着眉,随着身体的抽动,表情变得痛苦异常,像是一匹暴烈的野马。我不忍多看他那变形的脸相,只有把眼睛紧紧闭上。

预期的高潮没有来临,野马已经奔腾过去,把我留在一片狼藉里。

他翻身下床,拿着裤头到卫生间冲洗去了,几分钟后,他出来,我拿着睡衣进去。站在莲蓬头下,我有些沮丧,意识到我和韩勇的不和谐。我的慢热,他的急进,让我们总不能同时到达目的地,如果真的有那种目的地的话。

我回到卧室,韩勇依然睡着了。是那种满足的、放心的、酣畅的入眠。鼾声此起彼伏,时大时小,不时还吹着气,像在吹口哨。一滴亮晶晶的唾液噙在嘴角,欲滴不滴。

我看着身边这个酣睡的男子,觉得熟悉而又陌生,亲切而又疏离。为排遣睡前的空虚,我拿起一本书来读,是那本永远也读不厌的张爱玲。读着读着,不时转头看看他,一个念头不自觉地升起:我真的爱这个人吗?

此念一起,我立即摇头,要将这个问题挥去。我不敢深究,不敢细想,我害怕自己的答案。

我把书合起,小心地躺下来。睡梦中的韩勇翻身过来,用胳膊搂住我,嘴里呢喃地叫了声:“老婆。”我紧贴着他,闻着他强烈的男性的气息,听着他此起彼伏的鼾声,我以为我会睡不着,但不久,倦意就涌上来,我阖上了眼睛。

 
上篇:第六章 被爱而爱(1)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84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