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三章(2)
第三章(2) 文 / 梅剑飞 更新时间:2011-9-13 11:56:02
 

8

本来我所设想在南京实习,是计划有机会就此留在南京工作的。但是后来这一切原本设计的美好都变得虚无了。工作可以找,肖月可能永远只有一个吧。当我对肖月说,要提前即12月1日回到昆明时,肖月所表达的是欣喜——现在看来似乎是假装的。

肖月所流露出的气息,是想让我回昆明去。我也就此把这气息化作我思念昆明的急切,这种急切让我迫不及待想结束在南京的11月底的漫长时光,这可谓是度日如年啊。

11月底,南京开始寒冷了。11月20日,我决定一周后回昆明。这决定让我欣喜、激动、急躁。带我实习的领导说坚持住或许有机会留下工作。我说回学校考试了,不回来了,有机会以后再说吧(是的,这一切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尽管当初来南京的奋斗初衷就是为了这个)。我的毅然为什么不在当初计划来南京实习之前就有呢,那时候要想到不去南京实习,或许就不会横生这么多破事。

离开南京前一天,我买了很多东西回昆明带给朋友们。盐水鸭、雨花石等等。临行前一天,南京下大雨。我身上全被淋湿了,但想到几十个小时后就能见到肖月,忍不住浑身燥热,哪还记得冷呢!

长话短说。第二日一早,我打了辆车到南京火车西站。行李很多,我不知道这么多东西是怎么被我弄上火车的。在火车上坐稳后,我累得浑身疲软、汗流浃背。火车缓缓开动了,我给肖月发个短信说,56个小时后我就到昆明了。我还喊了几个哥们儿儿到时候也去接我,行李太多。我没有喊白家阵。我已经对白家阵有想法了,这种想法来得突然却充满理由——单从肖月一与我吵架,就去找白家阵。她的朋友都死光了么?

坐火车很累,尤其是这种长途火车。但我一直想着肖月,也就有了坐火车的力气。火车到昆明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奇怪的心颤动不已。

在我所坐的车厢外,几个哥们儿儿都到了。肖月也在。我兴奋地冲下火车,哥们儿儿上火车搬东西。这时候,正是昆明的冬季,昆明一点儿都不冷,还是那么清爽。肖月穿着裙子、皮靴,是我喜欢的装束,基本上楚楚动人,让人油然生爱。我再一次为自己选择放弃在南京的实习回到昆明而感到欣慰——有这么好看的女子陪着,有什么理由要孤零零跑遥远的南京去呢?

冲下火车,我抱着肖月,亲了她几下。肖月却没有我在南京将回昆明时对我的热切了。

肖月似乎很冷很冷。

事后,去接我的钱程远说:肖月在等你到站的两个小时中,不断发短信。

我寻思了,我要到站的两个小时,并没有和肖月发多少短信。我想到了,肯定是白家阵。我的多疑也并非莫名其妙。多少个日子后,我明白了这一切,源自一个阴谋。

从火车站回学校的公交车上,肖月竟然不与我说话,紧盯车上的电视机看着云南富源11·25特大瓦斯爆炸事故死亡32人的回顾报道。我的心坠入了冰窖,肖月变了!跟她找话题,她只应付我几下。我感到了深深的不安。

晚上,我回来的消息不胫而走。一帮哥们儿儿为我接风。白家阵也被喊来了。大家吃吃喝喝,白家阵说好要买单的,但是中途他突然跑了,不知道去哪了。于是我买了单(我怀疑是肖月让白家阵溜的,如果是这样,肖月就太伤我了)。

肖月已经租好了一个房子。我说晚上一起睡。肖月说要回宿舍住。我不同意,跟肖月回宿舍抱来被子。肖月出奇的冷让我回昆明、到昆明时的激动荡然无存。

晚上,肖月不让我碰。那种坚决让我毫无办法。即使我强行都没有成功。肖月在哭,我在踌躇。

这一切只是肖月与白家阵阴谋的开始。时间为2006年12月1日,我刚回到昆明的第一个晚上。9月底我从昆明去南京,满打满算我们分别才两个月。两个月却足以摧毁一段感情了。直到后来我才全部明白,准确点说——直到如今——我才能得以把这对男女的恶毒阴谋的来龙去脉理清。我太傻了,尽管我也足够可恨。

9

12月1日的夜晚对于我而言比一年都要漫长。

肖月脱了外衣,但不肯再脱了。我以为她是在开玩笑。但是最后,我发现了肖月不是在玩笑。但是我还是连哄带骗着强硬脱了她仅剩的内衣。

只是肖月死也不让我触碰。我太冲动了,抱着熟悉的身体却无法随心所欲。

……

漫长的一夜,肖月还间有哭泣。肖月说,我们分手吧。

我说,回来之前那些天你不是情绪很高涨么?骗我回来分手的?我怎么就想得出,两个月前去了南京呢!肖月,我们的裂缝真的就不能缝补吗?我千里迢迢地走,我是错的,我长途漫漫地回,也是错的?

肖月说,我不想和你过了。

我说,我回来之前你怎么没有透露出我们要分手的打算呢?早说的话,我就不回来了,继续实习就能得到我心仪已久的工作了。

肖月说,你自己要这样选择的。

我们断断续续着说话,肖月躺在我怀里,像是温情不已、小鸟依人,却是同床异梦了吧。我更加相信,肖月或许在我回来之前的某个时刻已经背叛了我。并且在那位王博士之外。我的多疑或许充满灰暗,但现实可能更灰暗。

12月2日,天亮了。我蓬头垢面进了卫生间,肖月的手机铃声响了。我出来时,她还在把玩着手机,给我造成的感觉是她一直在调整手机铃声。而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她在与白家阵发短信。

肖月装着对我很体贴的样子,我们去吃饭,然后她去学校。中午我等肖月放学,一起吃饭。吃完饭,我们在校园散步。我说回去午休吧。肖月说,想先回下宿舍,你先回吧。

我真的以为肖月是回宿舍了。我现在只记得,那个中午,12月的昆明,阳光灿烂,风和日丽,没有寒冷,全是春风。太美了,美得我心花怒放回到住处,肖月并没有回宿舍……

晚上我才知道,她是去见白家阵了。就在我离开校园先回住处后。

干脆从晚上说起。晚上,我借用了肖月的手机,我要去见几位老师。在我兴高采烈地从一位老师家出来后,正是晚上8点20分左右。肖月给我来了短信,我一看,是白家阵,他说:我中午在那等你。

我脑子一下子大了。

遗憾的是我一直非常冲动。当时我冲上楼,把还在上选修课的肖月从教室喊了出来。肖月说:下课再说。我在等,要等到肖月放学。

我并且在给白家阵回短信,这厮说着说着就感觉出来是我。我就质问他,白家阵你是兄弟吧,够意思啊。白家阵说,你多想了,我和肖月什么事都没有。

我说,有没有等下说吧。

下课铃声像闪电,照亮了整个校园。肖月从教学楼上走下来,轻衣飘飘。

我的怒火实在压不住了。

肖月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紧张。反过来我倒是像迷路的羔羊。

我说,肖月,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样对我,和白家阵是怎么回事?

我本来想听到肖月说没有什么事。但是肖月说:既然你都知道了,就一起去见他吧。

肖月夺过手机,给白家阵打电话,让白家阵过来。白家阵说忙,没有时间过来。

大概白家阵做贼心虚吧。我们等了一会儿也没有等到他。

我让肖月跟我回去,肖月不肯,我要回宿舍,不跟你去了。

我抱起肖月。肖月大声哭叫。校园里的目光都积聚过来了。所有在四周的人都看着我们。我还发现了,不远处,白家阵拿着手机装着发短信但分明是在盯着我们。

忧伤、悲伤、哀伤,所有的伤都涌上心头。我不能自已,语言充满着哀求与嘶哑,我说肖月我刚回来你就这样对我,你早说,我干脆就不回来了,你跟我回去吧,有什么明天再说行吗?

肖月死死地挣扎着,我紧紧抓住她的手。

就这样耗着。过了一会儿,肖月宿舍的一女生过来,拉着肖月要回宿舍,骂我混蛋。

我说,不把与白家阵的事说清就别走。肖月的舍友说,真要与白家阵有事,也是你没有本事,自己的女人都看不好。

这句话杀伤力很大,让我蓦然间心如刀割,身轻如烟。我眼睁睁看着肖月哭哭啼啼的被其舍友拉着走向宿舍。我紧跟其后,肖月舍友让我回去。夜空沉积着恐怖的黑色,我的耳边响起一首绝望的歌,我亲爱的你在哪里……我突然一阵昏厥,栽倒在地上,浑身疲软,无比的心碎。肖月突然站着不走了,其舍友转身过来看看我。我像个深沉的病人,颤颤悠悠爬起来。

我去找白家阵,你们走吧,去他妈的,我要杀了这个杂种。

我转身,已经找不到白家阵了。

于是我跟着肖月走,走到肖月楼下的时候。肖月舍友又转身,问我为何还不走。我下意识回了一下头,发现白家阵又到不远处了。

晚风像风暴,夹杂着昆明夜晚的荒凉与冰凉的刺鼻。校园里情侣往来,到处是潜伏的窃窃私语,这些两个月前也属于我的时光,在我去了南京一趟回来后已经变得凄厉。毫无美感可言,所有的悲伤已经把我深刻地摧残。我只感到我一下子衰老了,呼吸都变得艰难了。

我黯然地盯着白家阵,揉揉眼睛,这人又脱离了我的视野。妈的,这是人是鬼啊,我真恨不得能冲上去抓住这狗杂种一刀剁了他。

我给白家阵发短信,他坚称:和肖月真的没有什么事。

那你老跟着我干什么?

是怕你们出什么事!

去你妈的,我实在忍不住了,我短信说:你现在要是在我面前我一刀剁了你。

如果是上天故意要彻底摧毁我和肖月关系的,一点也不为过。本来晚上我已经把肖月又拉回了校外,但是最后被另外两个人给毁了。

——最终在动之以情的电话讲述中,肖月答应出去睡,但有个条件:舍友跟她一起。我想了想,同意了。然后肖月与她舍友收拾东西一起跟我去校外的租房。

介绍一下我要回昆明前,肖月为我们租的房子。因为一时房子难找,也就租了一间旅馆的房子。条件还蛮好。

终于把肖月缠回了出租房里。肖月的舍友也在。我坐下,三个人准备好好谈谈。

我说:与白家阵是怎么回事?只要你断绝与他的联系,我什么都答应你。

肖月说,好。肖月舍友也说:怎么又插入了一个白家阵,感觉那人不像好人。

对于肖月舍友的这话,我表示赞同,我温和地说:肖月,我承认我可能因为多疑伤害了你,但是你要是跟白家阵这样,我不只是感情上无法接受。

肖月从哭哭啼啼直至心平气和,跟白家阵没有什么。

我们沉默了片刻,忽然说:是发生在我回昆明之前不久吧?拉手了没有?

肖月说,就拉拉手……其实也不是,只是走在一起手跟手碰一起了……

我的怒火直烧全身,但肖月舍友在,我强忍住我的情绪,只要断绝关系,从现在起断绝,过去的事我只字不提。你跟谁都行,但跟白家阵,这对我太残忍了吧,我不会放过这个杂种的。

肖月似乎在沉思,可能她在想,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肖月说,晚上怎么睡?我说:你和你姐妹盖一床被,我盖另外一床被,睡床里面,这床大,有你姐妹保护你,我碰不到你,你就放心吧。

我的这个说法得到了她们俩的一致认可。肖月起身收拾床。

这时候肖月手机响了,肖月接听,是找我的。原来是我的哥们儿儿钱程远和刘志杰。

我这两兄弟是好心好意来看我的,但后来却把在屋里的肖月与其舍友给看走了。我现在来想想,这一切似乎真的是天意。上帝是特意要逼肖月彻底离开我,甚至还有些马不停蹄的味道。

10

钱程远电话中说,刚才在学校里怎么回事?我瞅了一眼正在收拾床的肖月,笑着说,早已风平浪静。

我还以为钱程远在学校,钱程远却说:你那点破事全世界都知道了,靠,还说没事。我们到你这了,你下楼还是我们上去。

想了想,我说,我下来吧。

如今想来,我不该下楼的。因为我一下楼,好不容易被我劝来的肖月会不会趁机走掉?我的疑虑来得太迟,当时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我对肖月说,钱程远刘志杰找我有事,我下去一会儿。肖月和其舍友也没有说什么。我下楼了。

刘志杰迎头就说,妈的,你们怎么回事啊,在学校里闹得鸡飞狗跳的,丢人不嫌够啊,你知道多少人看到吗,差不多是今晚学校的新闻了,连宿舍打游戏的人都知道了,我被人喊去看,没有想到会是你们。

我苦笑着说,我也没有想到,你们看到了?

钱程远说,看到白家阵在旁边,要是打架了我们就上了,但是那场景我们就是看到又能怎么样?怎么上去你说?只能眼睁睁看着你狗一样的丢人现眼。

我说,还是你们狠,看着我狗一样的丢脸,我刚回到昆明就这样被自己同学涮了一把,从白家阵开始,你们也参与了吧?

你死去吧你!钱程远、刘志杰异口同声。

刘志杰说:你跑南京去,大包小包地去,现在大包小包又回来了,你来回折腾干什么呢?有点出息好不好。当初要是不去南京也就罢了,兄弟,为了一个女人值吗?

钱程远说:肖月有点不上路子,你回来之前一个月我就感觉出来了,老和白家阵走在一起。说真的,兄弟,真不行就算了,跑南京实习,怎么样了?要不你马上弄完期末考试再去南京吧。不然这样折腾到最后你什么得不到,竹篮打水,不信你等着。

今晚的事沸沸扬扬了,根据我们俩分析,肖月去意已定,其实你刚回来我们大伙一起吃饭我们就发现了。还有很多事没有跟你说,都是你在南京时发生的。

有些事你还是别知道了吧,肖月有些不值得了。

我要有这样的女人,扇她一巴掌,然后立马让她滚蛋。

你还能出息点啊,刚才问白家阵,他说肖月跟你回来了。

白家阵他妈的也够味,当初与他女友分手就经常和你们在一起玩是吧。还经常请你们吃饭是吧,你吃吧,没有免费的午餐,现在吃到家了吧。这就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你不要埋怨了。也不要都怪白家阵,你家肖月要是出淤泥而不染,能这样?

钱程远与刘志杰就像俩演说家,都说些我轻易就能明白的道理,只是这些道理走进不了我的内心。我说:已经丢人了,怎么弄呢?总不能彻底丢到底吧?我想恢复和肖月的关系。

两声嗤笑,钱程远说:我敢打赌不可能了。我给你分析了一个月,甚至从你去南京开始,以及你中途吵架坐飞机回来,她的夜不归宿就是第一次背叛你,她到底和白家阵发生了什么没有,我们都不知道,但是她永远都不会告诉你真相。你等死吧!

我们都在口若悬河。

这时候,肖月与她的舍友提着包下楼了。我一愣,干什么去?肖月说:回宿舍。

我心一下抽紧了。我说,不是说好的吗,要不你们在这睡,我不上去了。

肖月舍友说,不用了,你不是很忙嘛。

刘志杰突然说:忙什么关你鸟事,你们这些女人都什么玩意儿?

肖月舍友突然就骂开了:你们都什么玩意儿。

钱程远说,你再给我叫我抽你。肖月过来了,拉过她舍友对我说,你们抽吧,我们走。

我变成一根木桩,呆了。

事情怎么会这样?

 
上篇:第三章(1)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3)
点击人数(263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