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三章(4)
第三章(4) 文 / 梅剑飞 更新时间:2011-9-13 11:59:08
 

14

肝肠寸断的伤痛让我恍惚。

我火速打车赶往步行街。正下车时,肖月舍友给我打电话说,找到肖月了,我们又在一起了。你放心吧!

而我已经悄然来到她们所说的地点。当我碰到肖月时——她们说我疑神疑鬼。请问这为何就叫疑神疑鬼?我想我真的快要疯了。我思维在混乱,意识在模糊,我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了。

我想,刚才肖月怎么就陡然消失了。是不是中途找机会甩开舍友,和白家阵在哪碰头了?但是根据我后来对肖月手机通讯的查询,在这个时间段没有什么通话或短信往来。唯一的解释是,他们事先约好时间地点,或者肖月使用了公用电话。因为肖月知道我会查她手机通话记录。

肖月没有理由和舍友在逛街的时候忽然消失,如果真有巧合,就是她们在捉弄我!但是我认为,捉弄的可能性不大。是肖月自己个人在捉弄我?……我想得头痛欲裂。我找人打听白家阵下午的行踪,大家都说:没有看到他。……

见我风尘仆仆的模样,肖月说:你跑什么?

我说:听说你失踪了。肖月望望她的舍友,又望望我。

这时候天已微黑。我说,天黑了,回去吧。

三人顺着步行街往前走,去站台等公交车。走到花鸟市场附近,我想起了一家东北饺子馆,可以去吃味美价廉的饺子,以前我经常和肖月周末到这吃饺子。我说:我们去吃饺子吧,肖月。肖月说,要吃我请你们。我说,我请你们。肖月很坚决的样子,那就算了。

我好像受到了侮辱,坐在路边的台阶上不走了。看着肖月和她的舍友在我的眼前模糊。

大约五分钟后,肖月的舍友走了回来,本来她们已经远远走在我前面,甚至近乎消失在我的视线。肖月舍友说:一个大男人,坐路边哭,你不嫌丢人啊。我说:肖月变了,判若两人啊,变化得也太快了吧!她是不是中邪了?

你们都中邪了。肖月舍友拖我起来。我缓慢地走着,忧伤地沉默着。

肖月站在前面,一语不发。我来了,她们又走到一起。我默默无闻地跟在后面,任晚风吹过我湿润的脸庞。我一筹莫展。

上了公交车,人多,我们都站着。肖月一直在和她的舍友窃窃私语。遥想以前,我和肖月亲密无间,可以数清的日子已去,现在我们像是敌人。

下了公交车,我说:去我那坐坐吧,我们聊聊。

肖月说,你想好了?

我说,想好了。

肖月说:那就去聊聊吧!

进屋后,我说:你好像发誓和我不会同在一屋的吧?

肖月说,如果你不碰我。

肖月的舍友去卫生间了,我忽然就想碰肖月了,我一碰,肖月尖叫。

很快,肖月舍友出来了,拉着哭泣的肖月立马开门要走,你不可救药!

我知道,我是拦不住她们了。我也知道,我所做的傻事,以及我的动手动脚并非单纯源自我身体的冲动。

她们下楼了,我听到肖月隐约的哭泣声。我不知道,这哭泣的真假。我只知道,我的忧伤让我打开窗子,而她们早已不知去向。

晚上9点左右,我打电话到肖月宿舍,她舍友接的电话,肖月出去了!

肖月出去了?我隐隐感觉到,肖月肯定不在宿舍,也就是说她确实出去了。但是去了哪里?

我来到肖月楼下,苦苦等待。如果能够等到肖月下楼或者上楼,我会很兴奋。如果我让自己孤零零地在路灯下落寞如小草,是一种寂寞的蹊跷,那谁能分担我的荒凉?我开始疯狂地恨白家阵,怎就好意思不顾丝毫昔日情谊?!

我对肖月的恨源自我自己的过错。我最恨自己的无能,我明白自己可能将会把事情一步步推向深渊。但我忍不住,我欲罢不能,只能任由自己不知所措地糟蹋自己。

我等了好久,有些冷,有些饿。我等不到肖月的半点身影。

如果肖月能够和我和好,我想,我肯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侥幸地构思着肖月和我和好的情景。我以为肖月会念些旧情。只是,我的幼稚和荒唐,最终让我一败涂地。

我害怕一败涂地。

整整等到夜里11点,我有点将要昏厥的慌张。

钱程远找到了我,把我从寒冷中拉走,带我去吃东西。我在咀嚼着伤痛。我在想,这样下去我会不会死掉。

兄弟们都来看我了,说我已经逐渐走向失败的最终边缘,你的狼狈注定你彻底完蛋,你们朋友都做不了,如果现在你收手那还有机会。

我怎么收手?我在明知故问,我知道自己收不了,我无能为力。

你该干吗干吗,轻描淡写,轻松自在,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那肖月不就彻底……跟我没有戏了吗?

不一定。但是呢,你要是洒脱的话,对你们都有好处。

大家很懂生存哲学。我像个正在接受教育的学生。我理屈词穷,但我还是我行我素。

这真是我的悲哀。

夜里1点多,大伙散去。钱程远还在陪我,这也是大家的意思。大伙已经深刻感觉到我情绪的不断波动,我像是要疯了。

我唉声叹气一夜。

12月7日早晨,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我睡得太沉了,我一直睡到9点多。这几天,我刚回到昆明的这些日子,我极度的心力交瘁。

洗漱后,我赶紧去学校,我又来到了肖月的宿舍楼下。

我真的不可救药了吗?

15

我打电话到肖月宿舍,没有人接。打手机,关机。

肖月是在上课么?我短信问了肖月的同班同学,说肖月正在教室里。我发现我有些迷糊。

找个地方吃些东西,我正在疯狂地消瘦。

我唯一的理想,就是想随时见到肖月。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打死我我也不去南京实习。

在校园里游荡,白天的校园,在阳光下一览无余,没有什么秘密。或许夜晚的时候,肖月在某个角落和别人在亲密无间——比如说昨晚,肖月出去了,到底去干什么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和白家阵在一起。我的多疑有时候来如狂风,有时候来得怪异,我的意识里全是假设。可我空口无凭,我就此决定,开始跟踪肖月。

我突然想起,怎么不去查查肖月的手机通讯记录呢?赶紧去查。我一查,立马就验证了我的多疑,果不其然,和白家阵有短信往来。肖月的柔肠彻底转移了?想到这里,我的内心苦涩不已,比撕裂来得更沉痛。

中午时,我见到了肖月。当肖月就在眼前,我抬头望望天,昨天有些阴冷,今日风和日丽。12月的昆明,有阳光的日子,总是温情不已和风徐徐。美丽的日子,忧伤的人。我的眼泪忍不住滴了下来,见到肖月的瞬间,我擦干眼泪,微笑了一下,我的低迷是因为生活的落差把我颠覆得凄惨不堪。

我说,肖月,我们能和好吗?不分手好不好。

肖月先是停下脚步,看着我的忧郁,笑了一下,叹息一声,你好好冷静冷静吧!

我是多么想和肖月继续聊聊,但是肖月没有这个意思,我累了,想回宿舍休息。

简直是让我不堪忍受的琢磨,我像是哀求,不吃饭吗?一起吃饭吧!

让我意外的是肖月答应了,肖月总是给我意外惊喜

肖月要去宿舍拿饭盒。两个月前,我去南京,我的东西基本都放在肖月宿舍。

在肖月宿舍楼下等待,我像是回到了和她恋爱的往昔。大约10分钟后,肖月才下楼,拿着两个饭盒,筷子和勺子。饭盒洗得很干净,上面有新鲜的水珠不时滴向地面,世界是如此的安静。我走在肖月的身旁,像是无比默契,我们都在沉默,给人一种错觉,我们不像是正在闹分手的男女(而此时女方去意已决)。

我们去了校园里最大的食堂,我们并肩打饭。肖月买了爱吃的猪肝,我买了回锅肉。我们找个地方坐了下来,我像是很享受我们这种并肩吃饭的美好——或将一去永不返——而两个月前我们一直这样共同度过。

肖月喜欢吃菜叶,因为她的喜欢,我便喜欢吃菜梗。这个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了……我看着肖月把饭盒里的菜梗捡到一边,我以习惯性动作去夹菜梗。肖月阻挡了一下,她又望了我一眼,可能我的眼神正极度忧伤,最后她默许了我哽咽着吃她捡剩下的菜梗。

吃菜梗的感觉,是多么美妙。那喷香的菜梗,没有回锅肉的腻,没有猪肝的面,简直就是这个世间最美的食物。

我们相伴无声,肖月不停吃饭。我吃了一半,忽然就吃不下了。我们的身边不时有同学经过,钱程远竟然也看到了我们。我装着没有看到他们。事后,钱程远说:回光返照的一餐!我同意了钱程远的判断。

终于,肖月把饭盒里的饭都吃完了。我还是只吃了一半。我想让时间停滞,如果不能停滞也请过得慢一点。肖月让我快吃。我愣了一下,说不想吃了。肖月说,不吃就走吧。

我把饭菜倒掉。我们走出食堂。我像往常一样,把饭盒递给肖月。肖月说,以后你的饭盒自己拿着吧……

仿佛是注定的,注定是苦涩的。我能说什么呢?

把肖月送到宿舍楼下,肖月平静地说:回去吧,我们真的不可能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冷静想想?

我笑了一下,眼泪掉在饭盒上,嘀嗒一声。而肖月早已上了楼。

拿着饭盒,我像迷失的小羊羔,孤独、慌乱、脆弱地在校园里走着,我喊钱程远陪陪我。钱程远来到我身边的时候,看着我,发出几声嘲笑,回光返照的一餐?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我决定下午提着刀去找白家阵。

钱程远不赞同我直接去找白家阵。钱程远的分析是:一、要是肖月和白家阵确实没有什么,那你这样折腾说不定真能捣鼓出事;二、真要是有事,你找白家阵于事无补,打几下?再喊几个人?三、问题关键还在于你和肖月的感情基础。

所以,钱程远认为肖月和我的感情经不起推敲,并且我们的缘分已尽。归根结底,大家的意思都是让我放松、冷静。

全世界都在让我冷静。我却只有冷,无法静。

下午,钱程远去见了白家阵。我焦急等待钱程远从白家阵那能挖掘些什么。

我一直等到晚上。钱程远喊我出来一起吃饭。我没有想到,钱程远还去见了肖月。

钱程远说:你和肖月认识是我搭的桥,我算是在给你们调解了。但是我跟肖月谈了一下午……嗯,她和白家阵如出一辙,都说彼此没有什么。我看这俩人不像在说假话。

我问,白家阵下午在干什么。钱程远称,白家阵今天几乎发誓了,说确实和肖月有联系,但基本都是肖月先给他发短信的。钱程远说: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和白家阵谈了许多,他表示坚决不再和肖月联系。

一种深沉的羞辱感冲击着我朦胧的羞愧。肖月是在扮演着狐狸的角色?肖月是以此刺激着我们加快分手?肖月为何就不能选择别人来刺激我,非得选我的哥们儿?白家阵是否和肖月发生了什么,尝到了甜头,所以这俩人才以誓死否认彼此有什么

我渴望肖月和白家阵真的没有什么。我渴望我的多疑都是空穴来风。

我一边加紧查看肖月的手机通话记录,一边做好吃苦耐劳的准备:我要好好跟踪肖月。

不久后,我第一次正式的跟踪以我的冲动而宣告失败。

12月10日,我一觉起来已经是中午,给肖月打电话,关机。宿舍没有人接。我来到肖月的宿舍楼旁,选择了一个能隐蔽的地点,死死盯住肖月来往宿舍的必经之路。

昆明的天气很奇怪,一旦没有太阳,就阴冷。我被冷风吹得极度不适,很想回屋,躺床上,打开电脑,放点音乐,看看书,和人聊天——哦,这不是我以前的生活么?禁不住一阵伤感涌上心头,感伤连连,我忘却了寒冷。企盼以此守候,能看到些什么——甚至能让肖月感受到我对她的在乎。

本来我已经尝试冷静了几天,这些天只偶尔给肖月发个短信。这也是哥们儿儿教我的,欲擒故纵,静观其变,看看肖月究竟在干些什么。

我冷静了三天。终于忍不住了——我要跟踪。

下午1点左右,我心跳突然加快。正如我所料,肖月缓慢地往宿舍楼走去。穿着一套牛仔服的肖月像是若有所思。难道昨晚她没有在宿舍?

我继续埋伏在隐蔽的地方。大概半小时后,肖月下楼了。

我心跳继续加速。慢慢跟随。

走出校门,肖月一直没有发现我,但她似乎有些警觉。

肖月在买西安肉夹馍的时候,我走了过去。我装着很偶然的样子。我说:你很疲倦嘛,一直……都干什么了?肖月在笑容中说,吃么,给你也买一个。

我说,吃,买一个吧。吃了一个肉夹馍后,我深情地说:我们到校园走走吧。

肖月说:累了,想回宿舍休息,请你不要打扰我了。

(肖月从来都是累了。)

黯然神伤的我,装着很随意的样子,好吧,你好好回去休息,看你像是很累,我下午要去做毕业论文了。肖月说:那你好好准备吧。

我很快就消失了。当然,我绕了一圈,还是绕到了肖月的后面。肖月确实是在回宿舍,我竟然也真的相信她确实是要回宿舍休息。

甚至,我都打消了下午继续跟踪的计划。

就在我准备放弃埋伏的时候,肖月又下楼了。这时候,我感觉到,她肯定和谁有约。我无法平静。

再一次跟踪肖月出了校园。肖月不时东张西望。

直到我发现,肖月拐进了一家面包房,她是在给谁买吃的吧?

我忽然想到,白家阵以前总是买面包吃。我又希望肖月买好面包后,能够回宿舍。但是我的希望落空了。肖月买好面包后,往一片旅馆区走去。

现在我最后悔的是,我当时没有将跟踪进行到底。就在肖月准备在一个路口拐弯的时候,我快步上前截住了她,我的怒火猛然爆发,你给谁送吃的?估计昨晚也在一起了吧?

肖月望望我,愤愤地说:跟踪?

我点点头说是的,跟踪。

肖月说:我去看朋友,请你不要跟着我。我说:哪个朋友?现在你朋友一下子多了吗!

肖月说:不要你管,你要再跟着我,我们朋友都没得做。

我强压住怒火,肖月,你别逼我了。

肖月的怒火倒是出来了,谁逼谁?请你别逼我了!

我咬咬牙,低吟着:去吧,该给谁送就送去吧,我不逼你了。

当我转身离开的时候,我满面泪水。蹒跚了几步,我回过头去,肖月已经不见了。我本想再跟上去,但是放弃了。今日想来,这次跟踪,我表演得太差:一、不该两次忍不住冲出来截住肖月;二、没有把跟踪的真谛彻底领会;三、或许我害怕我的跟踪太顺利,我藏得太深,可能看到的会太沉重——所以我的潜意识阻止了我的跟踪。

可能是我太懦弱了。而我当初确实懦弱。尽管我近乎歇斯底里的疯狂貌似强大,而那种少年的冲动衬托出的坚硬,终归是不堪一击。

我绝望了,回到住处,悲伤地看着窗外。昆明的冬季为什么这么寒冷啊。

16

我喊来钱程远。刘志杰等一帮人也来了。

因为刚才我与肖月的短暂碰撞让我倍感惭愧,我没有跟大伙全盘托出我的心痛,只事先跟钱程远说了。大伙都是来看我的,知道我快要崩溃。而我真的要崩溃了,我几乎不知道我一直都在干些什么。我在大伙面前,忍不住痛哭,把一个男人最柔软、最柔弱的一面彻底给展现出来了,我的眼泪换来的是大伙对我的怒骂,骂我为何就不能像个男人。

我知道,这一下,我可能真的是失去了肖月。

丧失之痛,让我哀怨。滴水藏海,点泪含伤,我是真的受伤了。煎熬把我摧毁,巨大的煎熬让我埋怨自己生存的意义。

当着众人的面,我把不久前买好的刀拿出来,我声嘶力竭,先砍死肖月,我再砍死自己。

刘志杰说我疯了,大伙冲上来夺走我的刀(最后,这把刀不知道被谁带走了)。

晚上,大伙一起去吃饭。我连酒都不想喝,最后想借酒消愁,酒不醉人人自醉,一小杯啤酒就喝得我狼狈不堪。在饭桌上我泣不成声,兄弟们骂:你他妈的像个男人行不!

吃完晚饭,我向大伙承诺,加快忘记这一切,我要回去睡一觉。

大伙看我过分伤痛,甚至有些吐字不清,委托钱程远晚上陪我睡。钱程远说:都全陪了,天天陪。要是这样闹上一年,还不完了。

回到住处,我翻看肖月的照片。把笔记本打开,听着肖月最喜欢听的音乐。我想让自己陷入幻觉,如果这是场梦,我想永远不再醒来。

钱程远一边看书一边说:期末还有两门课呢,你翻翻书吧。我说:见鬼去吧。

钱程远说,你想自杀告诉我一声,我好准备救你。

我没有吱声,在发呆中想让自己悄悄睡去。如果能在梦中见到肖月,我希望这梦永恒。

我一觉睡到12月11日早晨。

是钱程远喊我起床的,钱程远说:一夜梦话,打打杀杀,受不了你。

我摸摸眼角,竟然湿漉一片。

又是一天,我看到了白天,就心慌。无所事事的我构思了一会儿,今日该干些什么?想了想,我决定继续跟踪。

除了跟踪,我的生活一片空白。除了肖月,我的空间全是幽暗。

支走了钱程远,我换了套衣服。我翻箱倒柜没有找到刀,干脆就空手吧,孤身下楼。外面阴霾一片。去学校,先到肖月楼下埋伏起来。

这是我第二次跟踪。我的跟踪最深的渴望是想看到肖月并未与异性有染,如果是这样,我们分手,我反倒好受些。我企盼我跟踪再苦再累,只要一无所获就行。我悄然埋伏在肖月楼下的一个隐蔽处,给我高中几个哥们儿儿发短信,还询问了学法律的同学,问杀人会怎么判。很快,几个分散在各省的高中哥们儿儿不断往我手机上打,我不停挂断,大家不停发短信过来。冬风阵阵,我不断发抖。一阵风吹得我悄然哭泣,我的默默流泪很快变成小声的抽泣。

我的声音吸引来了几个人,我感觉身后有人,回头一看,模糊中发现是钱程远、刘志杰几个人。

大伙把我拉起,小声骂我没有出息。我被大伙拉回屋,一路垂首抹泪。

大伙又给我开会了,教训我、开导我。我找刀找不到,一直闹到了上午11点多,忽然有人敲门。钱程远去开门。我一抬头,系主任进屋了。

祝贺你,这下全世界都知道了你的壮举。

分管学生工作的系副主任是位中年女性,她一脸平静地看着我的声嘶力竭泪如雨下。

我想,我已足够斯文扫地。我想,我终于丧失了作为男性的起码刚毅。

我说,我要杀了她,他妈的。大伙惊奇地在我的枕头下面搜出了一把刀,大家骂道:你他妈的买多少刀啊,开刀铺了啊!你疯啦!大家继续搜!

系主任在我身边坐下,看着我发疯。我翻出肖月的照片,肆无忌惮地将其撕碎。我嘲笑自己为什么要去南京实习,我嘲笑自己所选择的奋斗历程。我在系主任面前像个孤独的少年,是不是我早就想这样发泄一场了?或者因为系主任是位女性,而我太渴望温情?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痛苦,任眼泪流淌,任嗓音嘶哑。现在回忆起来,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会成那个样子,斯文扫地?可能还不止,完全是视死如归。

系主任动情地劝说我,大家也你一言我一语劝说着我。我逐渐停止了抹泪。我忽然冷静了一些,感到自己有些过分,我说我此生如此活,有何意义。系主任一直像慈母,你冷静,冷静下来,让自己清醒,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你去死了,你就能得到什么了?……你小子怎么回事,刚回昆明才几天?……

中午12点,系主任说,大家一起吃饭去。我不肯动,我想休息一会儿。

系主任说:吃完饭再休息吧,一起走!系主任拉着我出了门。

一伙人浩浩荡荡,系主任一直拉着不断抽搐的我。我像是个迷路的小孩,没有方向,需要别人牵引。我几乎走不动路,几乎需要搀扶。

我们在一家饭店坐下来,系主任让我安静地坐在她旁边。丰盛的菜已上桌,我还在伤情,根本就没有什么胃口。系主任给我夹了很多菜,逼着我吃下去,还逼我吃了一小碗饭。而我已经好久没有像样吃过饭了。我的脸庞正在发疯疾速地消瘦。

大家在饭桌上的话都不多,该说的都一遍又一遍地说了很多。就是我听了不烦,大家也都说得烦了。吃完饭,系主任指定大伙,要轮番陪着我,这个样子,不陪着他不行!

钱程远和刘志杰担负起这个任务,陪我到处走走。我不再流泪了,任凭风吹着我变色的脸颊,我只让自己的思绪到处飘荡。我不想骗自己,我正在疯狂地想念着肖月。同在昆明,我却感觉到我和肖月已经海角天涯天各一方。肖月的人离我很近,而肖月的心已经离我太远,远到我睁开双眼,只剩大雾茫茫。

还是那些话,钱程远、刘志杰左一句劝慰,右一句谩骂。道理已经让我明白,为何我控制不了我的身心?我很痛苦,我痛苦自己的无能与肖月的绝情。甚至她根本就拿我不当一回事,让我对曾经我们彼此的深情充满鄙视。同床共枕的时候,我们卿卿我我。同床异梦的时候,我还在浮想联翩渴望奇迹——而我为何如此荒唐——我被曾经相爱的人忽略不计的时候却如此沉痛不已。我在被动中陷入悲伤,越被动越悲伤。

晚上,我在肖月的楼下埋伏。多么渴望能看见那红红的姑娘!我却没有守候到肖月。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悄然回到住处,孤枕难眠,我喊友人伴我说话。大家可能都烦了,我像祥林嫂么?我终于理解了内心积压不解、苦痛的人是多么需要倾吐。尽管人们都说沉默是金。而我真要是让自己努力沉默,我更会疯掉。

可我真的要疯掉了。

12月12日早晨,我还没有睡醒就被电话吵醒。是钱程远打来的,你还活着吧!通知你一下,马上要考试了,翻翻书,混个及格,年后毕业了。要我给你送资料吗?

一边去吧,看什么书,能毕业就得了。我没有时间,我要跟踪……我确实不想看书,考试已经远远不能让我分神。我的神,都被肖月带到了天空。

我很想知道,现在肖月在哪里,她在干什么呢?我问钱程远,有肖月的消息没有。

钱程远说:还真有,你不问差点给忘了。早晨在食堂,肖月在吃米线,穿着红外套,她也看到我了,但我们没有说话。

我顿时睡意全无,更是挫败感横生。美丽的姑娘,红红的肖月,就在校园里吃饭,而我却不是她身边的了。我将永远失去。我的酸楚就像荒野上孤单的飞鸟。

畏畏缩缩着起身,我忐忑不安地去学校。

我渴望在校园的某个角落埋伏起来,能看到肖月。让我多看看,我就满足了。

 
上篇:第三章(3)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5)
点击人数(231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