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四章(2)
第四章(2) 文 / 梅剑飞 更新时间:2011-9-13 12:00:39
 

4

黄昏时,天空一片阴沉。昆明的天气,只要有太阳出现,再冷的寒冬也是春意盎然。反之只要是阴天,就能冷入骨髓。而对于我,只有阴天。

黄昏时,我一个人走在校园,寒意逼人。我是暗影在游荡,浑身上下只剩冰凉。风轻轻吹,我悄悄落泪。

我知道,很多人会嘲笑我的这种没有男子汉刚硬之气的懦弱。惭愧,现在回想起来,我不知道当初这一步步是怎么走过来的。一个男人,大学要毕业的最后一年,那么无助、无力、无奈,苍白如雪的冷,冷得苍白如骨。

我在以前和肖月常在的草坪上小坐,在我们常走的地方徘徊。这家伙好像是个疯子!我几乎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对我窃窃私语。是啊,我是个疯子,我想倾其所有把一切都给肖月,只是她不给我机会了。我回想起与肖月的往事点滴,我琢磨着,其实我是个疏忽大意的人——特指和肖月在一起的时光,我的疏忽大意有待肖月不周之嫌。比如肖月怀孕,她想吐的那个瞬间,我有的是怎样打胎之想——却没有多想在风中捂着嘴颤抖的肖月心里或许很害怕。

我又何尝不在乎肖月,我不在乎的话就不会那么悲痛欲绝——请别说我这是马后炮。当初享受着与肖月的甜甜蜜蜜,我天真浪漫地幻想着,这一生,我的另一半就是肖月了。

晚上,我饥寒交迫,发抖。我在肖月宿舍楼下,钱程远把我拖着,真他妈想踢你!丢人丢到女生楼下了,整栋楼那么多窗口都看着你啊!

我也想踢自己,我甚至想让自己悄悄死去,以洗刷自己的过失与过错,以唤回肖月对我的微笑。我也在拷问自己的灵魂,我恨自己就像恨一条让人生厌的狗。我又无比地同情自己,像同情一条让人怜爱的狗。

我说我想找个地方吃狗肉,钱程远说我疯了。

最后我们到食堂吃炒面,五块钱一大碗的炒面。以前和肖月在一起,如果来吃这面,我能狼吞虎咽五分钟就给吃了。现在我虽然饿、狂热的饿,却是难以下咽一点食物。看着钱程远稀里哗啦地吃着,我几乎要反胃。我闻着面里的鸡蛋香,挑出碗里的生菜叶,我只把菜梗吃下,生菜的叶子都吐在了桌子上。钱程远说我是真疯了。

钱程远吃完后开始抹嘴。我还是只吃了一点点。再喝了点饮料,我像是恢复了几丝生机。钱程远说,你回去照照镜子吧,简直是一个幽灵、魔鬼。

料你也没有什么出息,不敢想象你以后会混成什么熊样!这个破事就让你这样!让你做自己的事,忍住,把这个放放,你偏不听。是你的跑不了,不是你的,就是你杀了肖月,到阴间她还不是你的。你为什么就不听呢,这点做不到,以后你还能干什么啊!我的大哥!!

钱程远苦口婆心。我心不在焉。

话说回来,我怎么舍得肖月。我怕我一放下来,肖月真的就像小鸟一去不回来了。

但是你试图去抓,那小鸟想飞回来看看的可能性也是没有的!钱程远就像什么都懂。

是的,我可悲,我像畜生一样可悲。除了这样仇恨自己,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晚上我实在是累了,不想再去肖月楼下埋伏。

躺在床上,钱程远在我旁边玩电脑。我的笔记本电脑里有很多和肖月在一起的照片,太多肖月喜欢的音乐。听着这些音乐我会抽搐。

我想我得筹划点什么活动,让肖月来参加。

对,过生日。我为我这个想法而欣喜。

12月,腊月,就21日吧,把21日当生日过。

我以若无其事的口气对钱程远说:兄弟,21日,我生日,过一下吧。钱程远笑了一声说,想过,那就过吧。

脑海中一番构思,我开始给我的朋友们发短信。我社会上的好友——就叫他永大哥吧——肖月也喊他永哥。永大哥早就得知我和肖月在闹腾了,之前教育我、开导我,我却置若罔闻,我是控制不了我的悲伤。

我说,大哥,我明天过生日,来参加下吧,我没有钱了,带点钱来。晚上约肖月,也是你去约了,肖月……我喊不动……在电话里我声音忽然就变了……

永大哥说,别他妈的这熊样,你得强大起来,像个男人,我明天去,你安心睡觉吧,我负责把肖月带出来。

肖月知道我的生日,2005年,我们刚相识不久,12月,肖月去买《平凡的世界》送我,当生日礼物。三本装,64元。肖月是把积蓄在攒钱罐(瓷猪)里的硬币都拿出来了。那日,肖月和我在小西门,她让我在小西门等她——她让我不要跟着。15分钟后肖月回来了。我非得要看她买的是什么,但她不肯。后来我硬要看,肖月被我的执意弄得流了泪。不久后,我终于知道,是这样的:肖月离开我,让我在小西门等她,她到了书城,把64个一元硬币,倒在了收银员柜台上,书城收银员和肖月数了一会儿后,书店工作人员说:姑娘,给你一张卡吧,下次买书能打折”——我想,书店工作人员或许被肖月用64个一元硬币买《平凡的世界》打动了。这三本精装的《平凡的世界》我从此一直带着,直到现在,我还给包了封面——上、中、下三本上都有肖月用铅笔写下的几句话——肖月喜欢《平凡的世界》。

我想,即便肖月和我在一起,她不爱我——但这早已不重要,我们有过的美好也非常多。

把21日当生日过,肖月不会多疑,因为我的生日有含糊其辞几个日子,倘若照不同的推算方法能算出几个生辰

因为12月21日要过生日,我甚至看到肖月就要坐在我的身边跟我说话!我是多么激动,我相信永大哥能把肖月带到我的面前,让肖月跟我对话,而不执意要走。

5

2006年的12月21日。天还没有亮我就醒了。看看窗外,外面很安静。

我想起,有一次和肖月吵架,也是这样的凌晨。肖月在收拾东西,把衣服装进几个袋子,然后地把门带上,接着是她下楼的皮鞋声。我不想和你过了!这是她关门的瞬间再次重复的一句话。

天还没有亮,昆明凌晨青涩的冷让人冷不防就能打起寒战。我被肖月闹了一夜,实在是疲倦,准备起身去给她追回来,但一睁眼又睡迷糊了。是的,我一夜没有睡,肖月不让我睡,她也没有睡,闹到天要亮,她便走了。上午我睡醒后,买了点吃的去肖月宿舍,哄了半天,肖月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然后就大包小包地拎着跟我回来了。

在此般的凌晨时分,一切让我恍然若梦。往事历历在目,我一筹莫展。一阵风吹过窗子,顿时让我泪水湿面。我陷入了深深的痛苦,肖月,很多时候像个妹妹。尽管现在肖月在颠覆着我们的一切所谓感情积累,但是我更恨自己。

躺床上等天亮,怎么也无法入眠。索性起床。无端的孤独感让我像风中的小草,孤零零,一吹即倒。钱程远躺在床上,迷糊着问我要干什么去。我说,出去走走。钱程远说,又发神经了。昨夜钱程远一直在教导我,一定要冷静、清醒,不要再糊涂折腾了,这事叫谁都悲伤,处理不好更伤悲。

我又何尝不明白朋友们的苦口婆心。我也为自己的情难自控感到懊丧。

一个人走走,凌晨昆明的微风冰凉、怡人,发甜。哦,多么美好的凌晨,我为何却一个人在风中抽泣。风中的人,孤单的身影,我茫然地盯着学校的方向,肖月在宿舍沉睡么?在这样的凌晨,她的呼吸平静而甜美么?我看看四周一片清寂,怎么还没有人早起呢?我对着太阳升起的地方跪下,默默祈祷,我渴望肖月能回到我身边……

我重新站起身。不远处的路上,有说话声。我默默地走着,一直走到天彻底亮开。我还走进校园,在肖月的宿舍楼下走了一圈。这一切,就像发生在梦里。我真的像是在梦游,我的意识却又告诉我,这根本不是在梦游。

我的生日宴就要进行。

大伙帮我筹划生日宴的具体细节。永大哥说肖月关机……我心一惊。永大哥又说,打了宿舍的,肖月答应了晚上和大哥谈谈。我忍不住一阵欣喜,你说这一惊一乍的,叫谁受得了?

长话短说。直接来说晚上。

傍晚6点多时,永大哥把一堆自己的事简单处理了就直奔我这来了。昆明的天黑较迟,我一下午都在催永大哥快点来。等永大哥到的时候我又催,肖月什么时候来。我的担忧来得似乎理所当然。

大哥说:晚上肖月要不出来以后就别喊我大哥了!真啰唆。

是的,我啰唆,我唠叨,我烦躁。

大哥买了一瓶二锅头,就着一袋花生米,妈的为你这事,我中午都没有时间吃饭,要赶你这来。我催着永大哥快点吃完。吃完后,永大哥就让我等着,我亲自去肖月楼下把她喊下来,再谈谈,谈差不多了,我把她带出来!

生日宴是在一个露天烧烤摊进行的。

几个哥们儿儿都到齐了。我们都在等。

晚上7点40分左右。永大哥从校园里出来了,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永大哥——他是一个人走过来的,肖月呢?永大哥说,肖月回去休息一会儿,等会儿来。

大家坐毕。露天烧烤摊生意非常好。我们点了很多烤肉,我不想吃。大家都在喝酒,清一色喝二锅头。生日快乐!……我差点不知所以然,这叫什么生日……

见肖月迟迟没有来,我让钱程远去楼下喊,并且给接过来。

又喝了一瓶二锅头,永大哥发话了:肖月见到我就从头哭到尾,说实在过不下去了,要你放了她。你的恶迹不少啊!操!我就不列举了。算了吧,生日该过还是过,爱情嘛,只能随缘了。你说你他妈的还查人家通话,又怀疑这又怀疑那!……算了吧,你们差不多了,你该干吗干吗吧……

我的内心荒凉不已……猛一口灌下小半瓶二锅头。我的胃像在燃烧,这种燃烧让我隐隐有着莫名的快感。我就像一团坠入水里的火。

大伙都在议论,实在不行就算了吧,你和肖月,也差不多了!……算啦,你也不亏!……

算什么呢?什么事不发生在自己头上,谁都会说得轻巧。

我只是沉默,不停大口喝酒。永大哥把我的酒瓶夺下,少喝点,肖月马上来,你别借着酒醉丢人!……

钱程远给我发短信,告诉我把肖月带过来了,一会儿就到。我只有心跳。

而我已经喝了一瓶多二锅头(我们喝的是小瓶装),早已头昏眼花。

6

肖月过来了。我有着说不出的茫然。

永大哥警告我:你该吃吃,该喝喝,就跟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记住,一定不要发酸,否则就别怪我们没有帮你,你自找的。大伙也都要我一定要像个坚强的男人,洒脱、豪放,挥洒自如。

肖月穿着黑色的外套,小皮鞋。坐在我旁边,我才把她看清,脸色很白,是那种健康的白皮肤。脖子也很白。长发还是那样飘飘,很香。肖月坐到我旁边的时候就泪如雨下——我倒是愣了,她怎么这么容易就哭了——在座的基本都是我的朋友(尽管有的现在已经不是)。

永大哥要钱程远去买点热牛奶给肖月喝,肖月说不用,但也不拒绝。一会儿钱程远把热牛奶买过来,给我。我把吸管都备好,递给肖月。肖月接过牛奶……我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那是多么漂亮的一双小手。

接过牛奶肖月也没有喝,只是轻轻给放下。我说,喝点吧……

肖月还在哭。

我的眼泪也就下来了,像是共鸣。

尽管永大哥在向我瞪眼,旁边的钱程远也在掐我,但我忍不住。我看到肖月的痛苦,如果她正在痛苦,我的内心充满痛楚——我不知道怎么我也掉泪了……

——永大哥一声叹息。

但我实在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必须考虑的问题,我想我是在抉择了,我的抉择注定发生在我身上的会是悲剧。如果我真以豁出去的心态,说不定在肖月眼里我会加分不少——至少比肖月后来对我更加不当一回事要好。

我的哽咽声让身边的哥们儿儿唉声叹气。我说:对不起肖月,我知道了自己一路过来对你亏欠很多,或许我是不够格的,至少我有自私的一面……至少我没有保护好你,看到你哭……你……别哭了,大家都在这,我们……好好说说话吧。

肖月没有看我,不怪你,有些事,不怪谁,要怪就怪我们没有命继续走在一起吧。缘分尽了……

我说,好好想想吧,我们相好一场,都不容易,希望我们……还能走下去,我会改变自己的,以前我可能真的让你很失望,而这几个月在我们身上发生的事太多了,我也是刚回昆明不久,这样的打击对我来说,真的是太大了……

肖月说:发生的事……呵,都怪我。

我说,怪不了谁,最多还是怪命吧。

永大哥说话了:你们就别说小话了,今天是生日宴,我们开开心心过生日,过完这个生日,有什么再好好谈。肖月呢,也冷静点,你们相好一场也不容易,多体谅,现在,我们大家干一杯吧!

大伙都举起酒,我摸了摸我的酒瓶,没有摸到,身不由己一歪,歪到了地上。

肖月终于扭身看着我,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但是我还是猛然站起身。而酒精,已经在我的身上起作用了……我真的不知道接下来,我是多么狼狈不堪。我总是不经意盯着肖月看,哦,多熟悉的容颜,多陌生的人。

10点了,大家都在吃吃喝喝,谈生活中的一些美好。肖月只喝了点奶,跟我碰了一下杯,生日快乐!我像是在做梦,而肖月的嗓音陡然间就飘荡到了远方。

快11点时,肖月要回宿舍。我起来要送她。永大哥说,你要醉了就别送了。我说,没事。

一路上我们没有说话。直到快到肖月楼下,我才说:能再给我个机会吗?

肖月说:机会?你还好意思说机会?给你多少机会了?

我说:最后一次!

肖月说:没有最后了!

我说,到你楼下了,能让我抱一下吗?

肖月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我没有上前。

肖月说,回去吧,他们都在那等你。这时候肖月手机响了,是永大哥打过来的,肖月接完电话说:问我们到哪了,让你完事就回去吧。

看着肖月上楼,我站在楼下像一座雕塑。

过了一会儿钱程远跑来了,拉着我,他妈的,就知道你这熊样了,一点出息没有。看你晚上的德性,你到底是什么人啊你,你他妈的叫我们怎么说你。走吧,你还在这丢人不够啊!

我的这生日宴就像是……我真的是对自己彻底绝望了。

回到烧烤摊,永大哥干笑几声,你是没得救了!

悲哀——几个人异口同声——“悲哀,我跟上也脱口而出。我狠狠灌几口二锅头,吃了几口烤肉,在苦笑中竟然不停战栗。

唉……大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你说,你什么时候才能……

我听不见大伙在说些什么,但我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上篇:第四章(1) 返回目录 下篇:第四章(3)
点击人数(296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