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五 又是狗仔队·1
五 又是狗仔队·1 文 / 迷糊汤 更新时间:2011-9-13 17:04:43
 

5     又是狗仔队

1

左筱妃重新回来让马虹很高兴,最主要的是王虎才的合同款也打过来了,500万先到账300万,其余在111日演唱会之前到账。这虽然是开心的事情,但让马虹睡不着的却是王虎才本人。

马虹甚至对开始用宫小莉色诱王虎才的计策也感觉是最大的失误。宫小莉不是省油的灯,那是见着腥就上的主儿,如果王虎才稍微敞开一下自己的衣襟,她就能立刻把脸贴上去。

现在宫小莉如愿了,150万到手了,以后还可能要天天和王虎才打交道,左筱妃呢?

胡思乱想着,想到还有临湖县委的公关,马虹才开始沉入了梦乡。马虹面如桃花地睁开美丽的眼睛,看着照进卧室的阳光,偷偷地笑了。戌葛桦,这个让她既爱又有些烦的男人竟然会在这样美好的夜晚进入自己的梦里。马虹想把梦里的情景顺手就挥去,但无论怎么摆手,那情景不仅越来越清晰,而且就如眼前。

马虹的面如桃花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一进办公室,小苏就笑着说:“虹姐,今天你真漂亮。”

“以前就不漂亮吗?”马虹两条纤腿自然就有了韵律,身体都感觉飘起来了。

看着左筱妃诡秘地笑着,马虹也忍不住笑,“小美女,过来,我们说点事。”坐在椅子上,看着左筱妃给自己沏了一杯茶,开心地说:“筱妃,王虎才的钱到账了,现在已经是九月份了,只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可要抓紧呀。”

左筱妃说:“万事俱备,器材、场地、音响以及工作人员都已经到位,包括票务公司和广告,就剩下未确定的人员了。”

“还有谁呀?”

“大牌歌星几乎都到位了,四小花旦,四小生,还有超女快男都没有问题了,可最后的演出时间在合同上没有,这要一一电话确定。”左筱妃安排得井井有条,让马虹十分开心。心里说王虎才真是有眼光,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演唱会,只有这一次是自己最轻松的,也是赚钱最多的,怪不得说21世纪最贵的是人才呀。

“这次如果门票售罄,能够筹集多少善款?”马虹有了王虎才的几百万赞助和1000万的合约,公益心也来了。

“座位是50000左右,贵宾席有500,票的档次是四个,1002003001000,这样算起来差不多是800万左右,场地通过公关,只需要付电费水费等,需要10万,人员的接送和住宿差不多要100万,各种器材和场地搭建需要100万,如果没有意外的情况能够筹集到600万的善款。”

从左筱妃这个小美人的嘴里说出这么头头是道的经济账,真让马虹吃惊,她在心里再一次印证王虎才的眼力太厉害了。

“宫小莉的公益大使的招贴做好了吗?”

“宫小莉?”随着声音,推门进来一个人,马虹一看就惊呆了,“你?”

“怎么这样的表情?我可是演唱会的承办人,我来看你还觉得奇怪?”

“戌少?”左筱妃也站起来。

“你认识他?”马虹很吃惊。

“也是昨天才认识的。”左筱妃赶紧让戌少刚坐下,又出去倒水,回来的时候,看见戌少刚和马虹的表情怪怪的,就识趣地说,“虹姐,没事我就出去了?”

马虹还没说话,戌少刚就说:“不用,我就是找你来的,当然也顺便看一下虹姐。”

“少刚,你不是去了夏威夷吗?怎么回来了?”

“虹姐,那都是哪辈子的事情了?回来快两个星期了,这是我给你的礼物。”戌少刚说着就拿出了一个礼盒,“夏威夷特产,‘慕慕’。”

“‘慕慕’?”马虹去了夏威夷很多次,仅是慕慕不知道带回多少,可左筱妃却是头一次听说。

“‘慕慕’就是夏威夷土著人穿的衣服。”戌少刚笑着说。

“要是你喜欢就给你。”马虹连包装都没有打开,直接推到左筱妃的面前。左筱妃赶忙说:“虹姐,这可是戌少对你的情谊,我可是不敢越俎代庖。”

都“戌少”了,叫“戌少”的人很多,认识一天就叫,马虹斜眼看着左筱妃,心里“嘿嘿”地笑着。

“虹姐,我自然有礼物送给左小姐的。”说着就拿出一个盒子,精致之极,上面打着兰花结,还撒着淡淡的香水。

马虹的眼睛放出淡淡的醋意,一看这个包装就知道很贵重,比起那个什么“慕慕”肯定更好。左筱妃却推给戌少刚,说:“戌少,我可不敢要你的礼物,看着包装就很贵重,不好意思。”

“吆吆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妹妹,他给就要,不要白不要,戌少很大方,省得他送给不着四六的人。”马虹的话让戌少刚很反感,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戌少刚恨不得给她一个嘴巴。

“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戌少刚再一次推到左筱妃面前,左筱妃看了看马虹,又看戌少刚,无奈地说:“欣赏可以,但我不能收。”

“好,看看再说。”戌少刚看着左筱妃的小手小心翼翼地打开兰花结,轻轻地掀开包装盒,就直看着她的眼睛。

没有人看见一颗直径足有两厘米的珍珠不兴奋的,虽然那是假的,但价格也是不菲。这串珍珠项链是戌少刚在上海珍珠节上花了30000元买的,虽然不是很贵,但一直舍不得送人。他喜欢这颗珍珠的圆润,虽然是再加工,可都是纯天然的珍珠粉,再加上打磨抛光,就如真的一样。 

左筱妃的眼睛闪了一下,很快就淡淡地说:“太美了!戌少,谢谢让我欣赏。”

当左筱妃再一次把盒子推到戌少刚的面前时,戌少刚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左筱妃搞到手。

戌少刚也观察了马虹,马虹的眼都放着贼光,恨不得吞下去,可左筱妃只是一闪而已,这个女子太不平常了。

他哪里知道左筱妃心跳得厉害。这样的珍珠左筱妃和于得水在珠宝店见过,比这个小一点,她见了就忍不住试戴,刚一挂在脖子上,就欢喜不已,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女不爱美?

左筱妃也爱,可是为了于得水的长镜头,她狠狠心又放回了服务小姐的手里。

如果是于得水给自己,左筱妃一定会跳到天上。戌少刚的大款行为让她恶心,想着一颗珍珠就能要一个女人,还是回到唐朝去吧。

戌少刚一点也不在意,收起了盒子笑着说:“左小姐真是不简单呀,自古宝刀赠英雄,红粉送佳人,左筱妃却对珍珠不假于眼,真是女中豪杰。”

左筱妃讪讪笑了笑,说:“你们聊,我还有事。”

看着戌少刚目送左筱妃走出门口,马虹说:“是不是又看上人家了?”

“虹姐,这次不是普通的看上,我真的喜欢她。”

“我说你的消息够灵的,怎么知道我这里有美女了?”马虹有些气恼地说。

“哈哈,这可是秘密,不能告诉你。”

“不说就算了,以后不要求我帮忙。”马虹转身倒茶,戌少刚一把拉着马虹的手说:“虹姐,算我服了你,好,我说。”就把自己认识李志力的事情说了,还绘声绘色地描述了昨晚的聊天情况。

戌少刚的眉开眼笑让马虹也温柔起来。戌少刚知道马虹和自己老爷子的关系,在很多事情上,马虹说话比自己还好使。马虹自然知道戌少刚也不能得罪,否则去戌葛桦那里也尴尬。

“玩腻了小演员,开始追小白领,真不知道你要什么。”马虹很自然拿出一副长辈的口吻。

“我要什么你还不知道?”戌少刚嬉笑着。

“我怎么知道?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马虹没有好气。

戌少刚拉着马虹的手还不撒开,马虹就生气了,说:“松开你的手,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没大没小的。”

戌少刚就喜欢逗马虹。他对马虹一点意思也没有,他知道马虹是老爷子的,他可不想搞什么那种涉及到伦理的情感,只是他真的喜欢马虹,马虹虽然只是比自己大几岁,有时候还真的像妈妈一样关心自己。

“好了,虹姐,我就是逗你玩,看你还生气。”戌少刚的嬉皮笑脸马虹见多了,就坐下说:“你以后就少贫嘴,多办实事。”

“我还不办实事?这次演唱会还不是我办的?”

“是你,功劳算你的。真是上辈子我欠你的。”马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还不是老爷子说了算,你也就是过一道手。

“你可不欠我,要欠也是欠老爷子的,你是我姐,我当然要找你了。”戌少刚上前就抱着马虹,姐姐姐姐叫个不停。马虹无奈地笑了笑说:“左筱妃可不是那些小演员,不仅你看上,看上的人多了。不要以为你有老爷子就畅通无阻,这件事我可是帮不上忙。”马虹叹口气,掰开戌少刚的手,“等演唱会完事,她就是‘华南虎绿色再生能源公司’的分公司总经理了。”

“‘华南虎’?”戌少刚从来没有听说过,脸上一副不屑的神情。

“你可不能胡乱来呀,我可是和‘华南虎’有将近2000万的合同,搞砸了我可饶不了你。”马虹一看戌少刚的表情就知道他要使坏,立刻就说出重点。戌少刚看着马虹非常严肃,笑着说:“虹姐,你要帮我,就这一次,以后再也不麻烦了。”

马虹还从来没有看见戌少刚这样对她哀求,笑着说:“动真情了?”

“动情?”戌少刚一副不屑的样子,可眉眼之间却多少藏着什么,马虹一眼就看出来了,“哈哈,你觉得我会动情吗?”

马虹笑着说:“不知道,谁知道你哪一会儿是真的,哪一会儿是假的?”说着就打开抽屉,又拿出那个“慕慕”,说:“看看,要不是来看左筱妃,是不是这个都没有我的?还当我是你姐呢?”

戌少刚立刻就变了脸色,嬉皮笑脸地说:“虹姐,你永远都是我的姐姐,下次我给你个让你合不拢嘴的好吗?”

马虹说:“怎样合不上我恐怕这次也帮不上你的忙,你知道吗?”马虹一撇嘴,笑了笑,又严肃地说:“王虎才给她50万的年薪,她竟然差一点就不干,她可不是钱就能打动的。再说,王虎才这次和我的生意很大,有可能还要老爷子帮忙,你可千万不能捣乱,你要是想女人,姐姐我给你介绍别人好吗?”马虹看着戌少刚失望的样子,生怕他拿出那种混不吝的脾气。

“虹姐,我不会捣乱的,不过左筱妃我是追定了。”

戌少刚还真的没有捣乱,见到左筱妃也是彬彬有礼。左筱妃马不停蹄地忙着演唱会,真的忙下去才知道一场演唱会并不是想象的那样简单。仅仅是会场布置就让她忙得差一点散了黄,等灯光器材和音响都准备好了,左筱妃这才接触了这些明星们。

大牌的明星很好说话,义演是出名的机会,此时他们早就赚个钵满盆满了,这点小钱已经看不上了。小明星花钱都想露面,央视的直播可是出名的好机会。只有那些二流的,钱不多,还死要面子,想方设法地安排好位子,还要压轴。

左筱妃的忙让于得水感觉到冷淡,可左筱妃干得全是工作,他也说不出什么,每天见着面的时候就是在床上,想亲热一下,左筱妃却躺下就睡着了。于得水心里有些憋屈,就闲着无事去了龙庄别墅,他自从找到偷窥的乐趣后,有时竟不自然就往这个方向走。

10月份的H城还是秋老虎的天下,于得水的短裤T恤一点也不显凉快,小心翼翼爬到王虎才房子的对面,他很失望,屋里连灯光都没有,他坐下来,拿起一支烟,可又怕烟火让人看见,就叼在嘴里转着。

今天月色朦胧,还有些淡淡的雨意。于得水后悔没有带伞,百无聊赖左右看看,还是一点景致都没有,就趴在地上开始吸烟。他吸得还不熟练,不时地呛几口,也不敢咳嗽,憋得很难受,好不容易一支烟吸完,才又往王虎才的房子看,灯亮了,于得水不由得心中暗喜。

王虎才,你这个土财主,看看你还有什么花花肠子。于得水心里想着就笑,可又笑不出来了,镜头里出现的既不是宫小莉,也不是左筱妃,而是苏仲爻。

苏仲爻来做什么呢?于得水对这男人一点也不了解,只是看着他很不舒服,举止小心谨慎,脸上表情单一,即使笑起来也是水面微波。真不是男人,于得水想骂,可骂着一个毫不相干的人也没劲儿,就静静地看着。

两个人只是聊天,王虎才有时会笑,有时会挥舞着手中的雪茄,可就是没有于得水想要看的。淡如清水的两个人让于得水索然无味,悻悻地收起相机,刚要走,苏仲爻也出来了,他是开车来的,和王虎才招了招手就走了。

于得水心里很失望,忽然想起了沈炳辉,背上包直奔18号。

18号再次让于得水失望,没有一丝的灯光,更不用说什么桃色新闻,于得水一屁股坐在地上,顺手就拿起一支烟,懊恼地吸着。

月色此时清晰起来,能看见淡淡的烟雾上升。于得水学着喷烟圈,一个个很小,无聊的于得水却显得有滋有味,渐渐地大了,一个个烟圈就如链条般穿在一起。于得水笑了,在别人家的屋檐下喷烟圈也是享受。

他拿着香烟往烟圈穿去,猩红的烟头刚接触到烟圈,圈就散了。于得水毫不气馁,接着喷,接着穿,怎么穿都一碰就散,于得水这次小心谨慎了,拿着香烟头一点点靠近刚刚离开嘴的烟圈,真的穿进去了。于得水高兴得差点叫出来,屁股都离开了地面,忽然听见汽车喇叭声,赶紧隐蔽起来,看着汽车停在18号,于得水心里暗暗高兴,终于让老子没有白等。

于得水此时发现只要自己一坐在龙庄别墅,脏话就多了,心里却开朗了,为什么呢?

他不明白,眼前的景象却让他开心了。终于看见女人了,哈哈,于得水立刻精神了,把镜头直对准18号的门口,渐渐地拉近镜头,就如导演要开戏的时候,只等着一声“action”,大戏就要上演了。

真的从车上下来一个女人,更准确的说是一个女孩才对。女孩披在肩上的秀发切成城墙,看着像学生,又淡淡地透出女人味,这样的女人味真让于得水心动。

洁白的连衣裙,裹着小巧的臀部,最显眼的是头发上的蝴蝶结,还是紫色的,随着微笑一颤一颤的,馋得于得水口水到了嘴边。

这个人他认识,只要是明星,于得水几乎都认识,可能没说过话,可能没见过面,但照片和影像在娱乐部可不是什么稀缺的。周楚楚是明星,于得水也曾经和她说过话,虽然是首映式上的提问,但也是不可多得的。

她来龙庄别墅?哈哈,于得水暗笑起来,这可比洪芷音来这里有戏。谁不知道洪芷音是沈炳辉的人,可周楚楚是星天下头牌一姐世人皆知,来到京谊传媒老板的别墅这本身就是新闻。

于得水不再遥望,直接就按下录像键。于得水曾经笑过自己,一个摄影记者现在用得最多的却是摄像,甚至现在找个图片都不再寻求什么质量和像素,直接就在视频上截取,真是堕落。

解海龙可是于得水的偶像,他不止一次在自己的博客里写道要写出有价值的新闻,要拍出有震撼力的照片,就如谢海龙的“我要上学”渴望读书的大眼睛,他不止一次地寻找苏明娟那样的大眼睛,不止一次地闲暇时往郊区跑,想找到震撼的镜头,可现如今再想找到那么震撼的那么真情的东西太少了,于得水没有找到,千百个记者再也没有出现过“我要上学”的大眼睛。

那些明星的美貌哪一个都比苏明娟好,眼睛也传神,还能声泪俱下地表演,于得水看起来却一点激情都没有。

周楚楚给于得水的印象一直很好,乖乖巧巧,一点也没有风尘的感觉,就如自己家的邻居一样。对,就好像是自己的表妹冯小青,可今天却站在自己的镜头前,她会有什么表演呢?

周楚楚没有拉着沈炳辉的手,可车里只下来两个人,这就是最好的暧昧。于得水心里笑了,对于自己的亚偶像还是有些酸意,之所以说是亚偶像,是因为于得水看惯了娱乐圈的是是非非,再喜欢都藏着些故事,这就真不起来,只有加个“亚”字。

偷情就是偷,还“亚”个什么劲儿?于得水此时已经不相信什么亚偷情,王虎才和洪芷音偷情一点都不亚,直奔主题,可周楚楚的呢?于得水还真的希望来点“亚”,太清纯的周楚楚,让于得水心里多少有些担心,盯着镜头也仔细了。

周楚楚走进沈炳辉的房子一直没有牵手动作,这样于得水心里稍微舒服点。看着周楚楚坐在沙发上,沈炳辉转身却离开了,周楚楚站起来,似乎打量着屋子的装饰,一幅画吸引了她,她走到墙前,仔细看着。

于得水拉近镜头,墙上的画看不清楚,似乎很古老的画风,有些宋徽宗的味道,周楚楚看了一会儿又坐下,面孔正好对着镜头,于得水赶紧看着她的眼睛。

楚楚的眼睛很透明,没有那种夜生活频繁的迹象,倒像秋日的荷花,露着最浅的色彩,却释放着最浓的神情。

她的神情藏着什么呢?她和沈炳辉是偷情吗?

没等于得水想清楚,沈炳辉就出来了,手里端着两杯酒,看着周楚楚笑盈盈接过来,于得水就急了,心里喊着:“不能喝,不能喝!”就好像里面藏着迷药,就好像看见了洪芷音和王虎才在58号的情景。

两杯酒一碰,于得水的心就哆嗦一下,看着溅出杯外的酒汁,于得水忽然感觉眼前一片血色,瞬间就染了冬日皑皑的白雪,红得艳人。滴血的印记很快就击垮了覆盖在大地上的白色,就如感染一样,整个大地都红了。风也起了,吹气的混着血色的小精灵眯着于得水的眼,一切都要恍惚起来。

周楚楚浅浅地喝着酒,双手捧着杯,这样于得水心里很舒服,看沈炳辉怎么去拉手。

于得水得意着,就如周楚楚的一举一动都是自己的杰作,忍不住就美美地吸了一口烟,可还没有吐出完整的一个烟圈,周楚楚的一只小手就拉着沈炳辉了。

这下可气死于得水了,他最后的幻想都破灭了,难道真的就没有亚偷情?眼前的周楚楚是那样的纯真,原来是装的。于得水心里骂着,手上不敢稍微错过任何一个镜头,就如专业导演一样,紧紧地盯着周楚楚的一举一动。

周楚楚的手在沈炳辉手里很久没动,脸上的笑还是那样的纯净。于得水想不明白这张纯净的脸如果真的和洪芷音一样会是什么样子的。他不希望周楚楚有洪芷音那样娇媚,甚至希望周楚楚被沈炳辉亲吻着也要保持着这份纯净。可如果那样,这份纯净又有什么用呢?

周楚楚笑了,笑得很妩媚,沈炳辉也笑了,也不是那么的猥琐,倒还有些绅士的味道。沈炳辉松开周楚楚的手,还没等于得水喘过气来,又放在她的腰上。

快躲开那只咸猪手!于得水心里喊着,但周楚楚却不听话,好像还很享受的样子,恨得于得水一下就拍在相机上。

三脚架摇晃着,周楚楚也摇晃着,那伸进软玉温香里的手不知是不是也摇晃着。于得水赶紧扶稳相机,他太想看清楚楚的笑是不是摇曳着春情。

楚楚笑得还是那样的纯净,甚至感觉不到那有些微微颤抖的手指在不停地拨弄着琴弦。

于得水心里酸了,他不敢想象,这难道就是娱乐圈的潜规则?难道谁都逃不脱?难道纯净似水的女孩内心也是一片肮脏?

于得水不知道什么心情回到的曙光花园,他没有任何心思欣赏左筱妃的诱惑身体,还有她轻微均匀的呼吸声。他扔掉包,脱了衣服就躺在床上,浑身的汗味儿和额头上继续渗出的汗都让他毫不在意,每次顺势搭在左筱妃腰间的手放在胸膛上,眼睛闭上又睁开,眼前全是周楚楚。

 
上篇:3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40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