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1.醉 钱
1.醉 钱 文 / 迷糊汤 更新时间:2011-9-15 10:56:16
 

1.醉  钱

那不是迷人的酒窝,那是迷钱的,如果没有钱,酒窝里的酒就不醉人了。

北京城什么都不缺,更不缺故事。这是北京人最引以自豪的,也是经常挂在嘴边的,说皇城根下,啥没有?文化有故宫和长城,科技有中关村。故事?谁的故事有权力、金钱和美女一起交织的诱惑吸引人?再说北京那叫文化之都,金钱美女只不过是牙祭。

“首富榜上有几个是北京人?”

“首富榜上的富豪都到北京来挣钱,如果北京人钱包不鼓,他来做什么?”

“那股市呢?股市上有多少钱?一天就是上千亿,可都在上海和深圳,与北京不沾边。”

“兄弟,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证券市场可是咱北京人弄起来的。”

“老哥,杨百万是北京人吗?”

“杨百万才不过百万,再说他算什么?”

“我说的是杨德康。”

“杨德康怎么了?”

“跳楼了。”

“啊?”

杨德康这一跳,绝对是北京城有影响力的一跳。他的一跳立刻让红蓝股份跳水,当天就是一个跌停。红蓝股份立刻召开董事会,还有很多神秘的电话都打给了董秘毛千千。这些电话无一不是重要角色,没有一个不让毛千千紧张,说的每一句话却都是那么圆滑,好像含意众多又好像什么意思都没有。她只有把每一句话都记住,不敢漏听一个字,又不能多添一个字,就像硬盘,不停地说着“好的,好的”,却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杨德康跳楼立刻成了所有财经媒体的头号新闻,第二天就上了所有财经类报纸的头条,可除了那张血糊糊的照片之外,根由却是个未知数,这杨德康为什么跳楼呢?

跟踪杨德康的跳楼事件的确是周寂的本职工作,可大明星岑冰倩的生活却属于娱乐新闻,与财经不沾边,不仅不沾边,而且风马牛不相及。就是这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总编却偏要周寂跟,不仅要跟,还必须24小时盯守,这不成狗仔队了吗?周寂有些烦,他骂骂咧咧却不敢出声,忍在肚子里又憋屈得慌,就用表情骂,把脸部肌肉都丰富了,顺着每一个表情把对总编的不满都写出来,光写不行,还必须要人看见,就对着同事表演,夸张的表情让同事发笑。看着同事不理解,他干脆到了厕所对着镜子,看自己一笔一画写着骂总编的话,就嘿嘿笑,厕所里却传来总编的声音:“小周呀,笑什么,还不赶紧去准备?”

作为一名财经记者,周寂的目标就是想做创办《财经》杂志的胡舒立、《21世纪经济报道》的刘洲伟以及央视的芮成钢。作为著名大学财经学院的硕士,周寂不仅有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还能说德语和西班牙语,他不仅专业全优,文字功底也是出类拔萃,初出茅庐就以一篇《中国证券市场该往何处去》成为《中国大财经》年度最佳新人。这个奖项是内部的,也是《中国大财经》所有新人都要经历的考验。他的成绩很好,可离《基金黑幕》与《吕梁坐庄》这样的稿子还是有距离。他一直努力着,把车子都换成了翼虎,把相机换成了莱卡,这样的机会却还是没有轮到他。

杨德康的跳楼一定会有故事,更可能拔出萝卜带出泥。周寂的眼睛都红了,总编的一句话却让他成为狗仔队,他能不骂吗?

作为总编的马回不会看不出周寂脸上的内容,他微笑着说:“小周,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周寂还是回家做起了准备,他有狗仔队的朋友,就询问了必备的一切要素,相机有,可摄像机却是家用的,听朋友说还要准备干粮却不能准备水的时候,他差点再次骂出来,朋友却说:“如果撒尿的时候,明星出来怎么办?”

能怎么办?周寂想到马回的笑容,只能叹口气。

他气哼哼地刚把十几公斤重的双肩背打好,老爷子就沉着脸回来了,看见他也不说话,气鼓鼓像是谁都欠了他的钱,还不是小数字,都是成千上万,还赖着不还的。周寂说:“爸,今晚我不回家。”

“爱回不回。”

老爷子生气了,周寂立马赔着笑脸,老爷子却不领情,拿起那个搪瓷缸子就喝。搪瓷缸子的茶垢已经很厚,再冲进热水时就飘出茉莉花香。周寂说:“爸,谁又惹你了?”

“谁?还有谁?不是你吗?”

“我怎么惹你了?”

“你上个星期给我说的股票,今儿就来个跌停,损失点钱没什么,你让我在人面前丢尽了面子,还财经记者呢!”

“哪只股票呀?”

“红蓝股份,你说你点的那只破股票,还有那个老总,早不跳楼晚不跳楼,非要这几天跳楼,他想死就去死,为什么选跳楼呢?”

“你是说杨百万?”

老爷子哼了一声就喝茶,周寂太了解自己的父亲,这个时候就是天大的喜事也不能让他阴转晴,于是招呼一声就溜了。

周寂出门时还是有些茫然,毕竟头一次做狗仔,还不知道自己要挖掘这个大明星什么,可他真的幸运,刚到阑珊别墅就看到了岑冰倩,看到岑冰倩他的眼睛就直了。

他终于知道狗仔队的动力在哪里了,就在岑冰倩的酒窝里。岑冰倩的酒窝一笑起来就盛满了酒。这是个成熟的女人,已经熟透了,年届二十有八的周寂对女人已经不陌生,也曾经在恋爱时尝过禁果,平日里对女人也有指手画脚的点评,可当看见岑冰倩真人的时候,除了酒他就再也没有别的形容词。

他不是一个词汇贫乏的人,在他的脑子里有着太多的词汇:大盘回落、抄底建仓、W底、M头、箱体理论……更不要说爱恨理论、地狱天堂,可他看见岑冰倩的时候就只想起一个字:酒。

岑冰倩是个能醉人的女人。第一次做狗仔就能盯梢一个能醉人的女人也不错,周寂安慰着自己。但毕竟能醉人的女人不能醉自己,盯了半天也没有盯出子丑寅卯,回到家已经是深夜11点,他还是有些兴奋,从来都不看娱乐新闻的周寂看着明星在屏幕上搔首弄姿也来了兴趣,眼睛瞅了一会儿觉得审美疲劳了,就胡乱翻着今天才买的报纸,一眼就看见了岑冰倩的名字,同时也听见了岑冰倩的名字。屏幕上的岑冰倩有些慌乱,就如报纸上她的手,遮住了脸却把头发弄乱了,又见电视上的醉人女人说着无可奉告却神色慌乱,周寂就笑,可很快就笑不出来,他听见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名字——杨德康。

周寂笑了,是得意的笑,笑得他招来了老爷子的责怪,可他高兴,高兴得立刻就打开电脑。关于杨德康的资料他已经整理了一大堆,可为什么忽略了他的绯闻?醉人的女明星与跳楼的老板,这样的桥一搭上故事就有了,有了故事很快就会有吸引力,可这种吸引力很快又让周寂泄气了:财经毕竟不是娱乐新闻,绯闻是娱乐记者的事情,财经记者的特长不是挖隐私,是挖黑幕,难道杨德康的跳楼就挖不出《基金黑幕》一样的内幕?

周寂总是感觉杨德康身上有黑幕,红蓝股份的业绩很好,这也是周寂给老爷子推荐的理由,市盈率低,股价也不是很高,只有十几块钱,上升的潜力空间很大,而且就在杨德康跳楼前,红蓝股份还连着三个涨停板,这杨德康为什么跳楼呢?

这里面的疑问让周寂想了很久,从杨德康跳楼开始就想,一直想到现在,他还是没有想明白。周寂很少在个股上下脑筋,他更关注基金或者板块,个股的跌宕起伏是股评家的事情,作为财经记者,他要的是趋势,要的是行业内幕,要的是大盘的走向,而不是一时得失。之所以给老爷子推荐红蓝股份也是因为名嘴房天晓,房天晓说:“周寂,你要炒股就炒红蓝股份。”周寂不问为什么,他不炒股,可老爷子回家就跟他唠叨,他就随口说了,看着开始时老爷子的笑脸,他知道红蓝股份肯定涨了,可股票涨了,总裁却从楼上跳下来,为什么呢?

因为抑郁。第二天,红蓝股份新闻发布会一说出来就明白了,老板得了抑郁症,抑郁得跳了楼,这顺理成章,更有些天经地义的味道,好像人要是抑郁了不跳楼就不合理了,接着总编马回也不让他再去盯什么大美女岑冰倩了,好像这个跳楼事件就要盖棺定论了。

“这不是开玩笑吗?”

房天晓笑着说:“不是玩笑,是交易。”

交易?周寂有些疑虑,想再问房天晓,房天晓却开始打太极了,左一圈右一圈,搅得周寂脑子都迷糊了,也没有想明白这玩笑与交易的概念。倒是周老爷子明白了,他见了周寂就笑,说:“你小子还真行,这红蓝股份老板跳楼了,股价还真的就升天了,好小子,这次爸算是有面子了。”

本想在杨德康身上挖出黑幕的周寂确实有些不甘心,这所有的要素都证明这里面有着猫腻,还有了讲故事的题材:老板跳楼、醉人的大明星、红蓝股份,这些要素每一个都赚人眼球,却在一个抑郁症上就做了了结,结束得突然又自然,尤其是马回的两天两个决定,更是让周寂摸不着头脑,这样结束让他有些郁闷。

可当红蓝股份发布公告时,宏达实业的介入又让周寂来了兴趣。宏达实业是地产行业,而红蓝股份却是证券,红蓝股份虽然盘子小,可在民营证券公司里还是首屈一指的,证券行业与地产行业的媾和不能不让盯着这个板块的周寂动心,尤其是宏达实业的低调进入更是让他怀疑,这应该是拉升股价的好机会,为什么却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告,而不是大张旗鼓的宣扬呢?

带着这个疑问,周寂找到了自己的导师汪之翰,他现在已经准备读博,还是读自己导师的博士。汪之翰笑着说:“金融圈不仅仅是经济圈,更有着政治的味道,操纵钱与操纵产品的最大区别就是一个看得见,一个摸不着。”

周寂问:“老师,可我如何才能写出《基金黑幕》那样的稿子呢?”

汪之翰说:“《基金黑幕》是从大处着手,其实这也是机缘巧合,很多事情都是从冰山一角开始的,这样从微观到宏观才更能看清楚。中国的证券市场,看一只股票就看见全部了。”

周寂并不笨,可汪之翰的话还是让他咂摸了好多天。他对汪之翰是崇拜的,这个挂着好多国家级头衔的教授在经济圈绝对是个角色,其影响力十分深远。汪之翰的话让周寂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拿出一篇轰动证券市场乃至经济圈的稿子。

那就从杨德康的红蓝股份下手。

可摆在周寂面前的资料却少得可怜:杨德康,性别男,生于196238日,毕业于七台河财务学校(现已解散),后函授某大学成人教育,获本科学历。卖过水果,后成立公司与俄罗斯进行贸易发家,成立红蓝公司。1991年成为股民,专业炒股,在某证券为百万级大客户,由于炒股发财成立红蓝财经咨询中心,自任总经理……1996年入资某证券,盘活该公司资产,成为该证券第一大股东,并更名红蓝证券。

杨德康的资料就是这些,他的低调与其他企业家大相径庭,周寂在网上搜了半天也不见杨德康的任何新闻,只有在红蓝股份的公告上有着几行字。这样一个低调的人患上抑郁症能够让人理解,他太低调,低调的人不发泄出来,就容易患上抑郁症,可一个身价亿万的富翁有什么可抑郁的呢?

周寂摇着头,想着如果自己有亿万身价才不会抑郁,就天天花,买自己早就中意的悍马,买郊区的农场,在那里再建个泳池,就像美国大片里一样,再找个美女……想到美女,周寂立刻开始在网上搜岑冰倩。

他真的承认了小麦对自己的说法——只顾一头扎进钱眼儿里,外面的事什么都看不见。岑冰倩这样一个大明星,自己竟然一点都不了解,这个红得发紫的女明星在互联网上一搜就是几百万条信息:主演《将就爱》一举成名、演唱《我自爱美丽》一曲成名,既是国际化妆品公司的代言人,又是国内很多厂商广告的追捧对象,尤其她的绯闻更是火暴。说岑冰倩醉人(原来这个词不是周寂发明的),凡是与她交往的男人都被醉倒,要不就醉进牢里,要不就倾家荡产,可还是很多人抢着被她醉。还说她的酒窝就是销金窝,一口小酒100万,少了100万连吃饭都轮不上。那不是迷人的酒窝,那是迷钱的,如果没有钱,酒窝里的酒就不醉人了。周寂看着就笑,想着自己如果有100万才不愿意喝这杯酒,建个酿酒厂才好呢。看到最近的新闻他突然来了兴趣:“传闻岑冰倩被包养,包养人就是杨德康”,周寂立刻有了精神,一条条仔细看着,可看了半天又泄气了,只是传闻,毫无根据,如果说因为杨德康投资《将就爱》就包养岑冰倩,那岂不是所有大明星都被包养?

低调的杨德康已经死了,如果想挖出黑幕,只有从调查岑冰倩开始。周寂被网上关于岑冰倩的绯闻勾起了兴趣,他完全忽略了他做人的操守,甚至把财经与娱乐的风马牛不相及都忽略了,他只想知道岑冰倩与杨德康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脑子里完全是醉人的大明星与亿万富翁的故事,他忘记了这不是他要的黑幕线索,更不是他要的有价值的稿子。

周寂再见岑冰倩时就是近距离了,他是嘬着牙花子走进州府的,州府不是周府,不是周寂的家,是一家饭店。州府的出名源于两点,最让人津津乐道的不是它的口味,而是其价格之贵:一碟水煮菜心也要几百块,佛跳墙更是标价2880元,而女人最喜欢的是木瓜鲜蛤,这道在普通饭店只要几十块钱的菜在州府的价格却是480元,就这个价还要预定,因为这道菜是女客们的必点菜品。这道菜也因为岑冰倩爱吃而名声大振。岑冰倩不仅有两个迷人酒窝,还有丰满的身材,她吃这道菜就有了名堂,和《本草纲目》都拉上了关系。木瓜丰乳人尽皆知,可鲜蛤滋阴却少人知晓,《本草经疏》里说:“蛤蜊其性滋润而助津液,故能润五脏,止消渴,开胃也。咸能入血软坚,故主妇人血块及老癖为寒热也。”女人要丰满,就多吃木瓜,可女人又是水做的,滋阴就是滋水,软坚则是让女人最怕的斑点沉积在美味中烟消云散,这就是木瓜鲜蛤大热的原因。岑冰倩既是丰满的女人,又是水做的女人,她就说:“女人必须要懂吃,不会吃的女人就少了做女人的资本。”

民以食为天,食又是女人的拿手好戏,周寂就坐在岑冰倩的对面,只是隔着一张桌子,他再一次被这个醉人的女人迷住了。

岑冰倩真是一个能醉人的女人,她不夸张自己的优势,丰满的遮起一半,白皙的蒙上一层,让人看得既清晰又朦胧。岑冰倩深谙露的尺度,这本是豪放女最难拿捏的地方,她却做得恰到好处。粉纱不是那种密织的,而是如渔网的丝上配了几朵花,挡住了少许肌肤,却多了些层次,让人养眼却含而不露。她从不戴胸罩,这也是她在娱乐圈里的一个噱头,她的领口是斜的,却在锁骨处拐了一个弯,看见诱惑的峰谷也看见白皙肌肤下的锁骨。这种软硬兼施的露必须拿捏准确,要妖却不能艳,要媚却不能俗,就如一个大导演说的:“岑冰倩就是一锅高汤,你味道尝了,营养有了,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周寂却什么都看见了,他看见了一个女人的迷人酒窝,也看见了她的白皙肌肤,还看见了其间的丰满诱惑。在躲躲闪闪之间,周寂把男人的好色本能发挥到极致,眼睛把岑冰倩这个水做的女人上下左右都看个清楚,除了醉人还真没有看出别的什么来。他真佩服人家大导演,就冲着这一句话,绝没白长脑细胞,而且人家的细胞都是艺术的、文化的。

岑冰倩小口吃着,先把蛤的嫩肉挑出,放在木瓜汁上蘸了一下,才抿进口中,细嚼慢咽,一点都不怕耽误时间,然后用勺子轻轻在木瓜上刮着。橘色的瓜肉滴着水在粉嫩的唇际一抹,两片薄唇微拢就把橘色的木瓜肉放在唇齿之间,小酒窝开始了工作,在不停蠕动中展开了笑容。

岑冰倩的笑容感染着周寂,周寂也笑了,但他的笑只属于自己,而岑冰倩的笑却是大众的。岑冰倩很少进包房,尤其是一个人吃饭时,就坐在临窗的座位上。只要她来吃饭,外面就会聚集一帮粉丝,她礼貌地招呼一下,就接着吃自己的,不紧不慢,多少双眼睛看着她也是不紧不慢,偶尔还抬头看看,笑一笑接着吃。这也是老板谭明洲最得意之处,他说了,凡是岑小姐吃饭一律免单,随时欢迎。

周寂也被这些粉丝的表现吸引了,他们不吵不闹,最多是挥挥手。岑冰倩抬头时几十双手一起挥舞还真有些气势,他都想跟着挥,可抬起来又放下。他今天的主要任务是看、是听,看是看到了,耳朵却毫无收获。岑冰倩吃饭根本就不说话,也没有人跟她说话,这顿饭吃下来足有一个半小时,她除了吃就是偶尔对粉丝微笑。周寂开始后悔了,一千多块,只吃了两道菜,连口酒都没喝,这不能不让他心疼,他可没有免单的法子,只能灰溜溜结账、灰溜溜出门。

周寂走出了州府就彻底成为岑冰倩的粉丝,他混在人群里举着相机,脖子仰着,很快就发现做记者的行头与粉丝不一样,这相机太沉,手臂都快受不了了,可还没等他缓缓劲,岑冰倩已经走出来。她没有像一般的大明星一样,说着“你们好”,而是站在粉丝前,来回摆了几个姿势。粉丝们都很规矩,不拥不挤,一顿闪光灯之后,就自动散了。看着要走的岑冰倩,周寂倒显得不伦不类起来。

他奇怪,怎么不见狗仔?他四处查看,一个都没有,难道岑冰倩到州府吃饭不是新闻?他正纳闷时,岑冰倩的手机响了,他的机会也终于来了,他紧走几步就到了岑冰倩身边,装作路过的样子,耳朵却伸向了水做的女人。

“金姐,我为什么要见贾徵道?不去,烦都烦死了。”

这句话可是救了周寂的命,这一句话暴露了两个人,一个是金姐,一个是贾徵道。金姐是岑冰倩的经纪人,她手下有很多艺人,这个女人在北京演艺圈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在演艺圈你可以不知道章子怡、赵薇,却不能不知道金姐,金姐今天说你明天就上哪部戏,明天你已经在片场了;金姐说你能行,导演就找你来了。这样的能人有几个?不给金姐面子就是不给自己面子,可岑冰倩今天的表情却很不给面子,还在电话里推托着,但很快就架不住金姐的严肃,她扭着屁股不顾酒窝是否盛满酒就钻进了保时捷。

另一个人名气不如金姐大,钱却比金姐多,周寂也是刚听说这个人,他叫贾徵道,是宏达实业的总裁。他有多少钱谁也不清楚,因为他既没上过富豪榜也很少出镜,可一口气拿下红蓝股份51%的股权,这份财力令人咂舌。周寂笑了,他终于把岑冰倩与贾徵道联系在一起,这也是富豪和美女的故事,多少还与财经挂钩,可贾徵道找岑冰倩这个醉人的女人干什么呢?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 2.钱 绯
点击人数(2602)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