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3.钱 味
3.钱 味 文 / 迷糊汤 更新时间:2011-9-15 10:56:59
 

3.钱  味

股市中流传的“127定律”(10%的人赚钱,20%的人平,70%的人赔钱)是有一定的概率的。

随着钱包的瘪,周寂的州府之行也就少了,他没有必要跟自己的钱包置气,更何况他既要温习功课,又要面对马回布置的任务。

周寂一走进办公室,马回就笑了。周寂不喜欢马回的笑,马回如果笑肯定又是难啃的骨头来了。马回的年龄不大,却是财经圈里数得着的人物。在财经记者的行当里,有着南张北马之说,南张说的是财经大记者张宏声,在江南一带,张宏声的声音几乎代表着一种趋势,这种趋势谁也看不见,可只要他说话就会带动一种趋势,这种看不清的趋势有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效果。虽然这种效果没有人认可,但对于广大股民来讲却有着《圣经》的味道。而北马指的就是马回。

《中国大财经》是家新媒体,与七报一刊比起来还很年轻,可有了马回就不一样了,马回在北方的影响力就如张宏声在南方的影响力,这个在中国几大财经媒体混过的大记者不仅有着名牌大学的硕士学历,还因为主持每年一次的《中国A股走向》受到广大散户的拥趸。马回比张宏声更加出彩的地方就是《中国A股走向》,每到年末,《中国大财经》就成了抢手货,甚至出现打印的白皮书。马回说:“《中国A股走向》要的就是公正公开,要的就是给股民提供一个科学翔实的投资参考,不偏不倚,要在信息不对称的今天给股民一个有价值的数据。”马回每次说这段话脸都是红的,脸上的粉刺都冒出白色的点,恨不得立刻钻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

所以“马粪瘤”自然就成了他的绰号,当然这个绰号还源于他对报社老板的溜须拍马。这样的大记者本来在周寂这种小记者心里应该是一个耿直的形象,可马回对上司的表现却恰好相反,马回从来不反驳领导意图,即使领导的意思与财经无关也点头,嘴里不停地说好。有了著名记者的认可,领导自然就有了自信,说起话来更加头头是道,对马回的信任也就加了砝码。从记者升到总编,可是许多做记者的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这不仅是能力的证明,更是对自己专业的最高追求。马回做到了,他不仅有着“南张北马”的一席之地,还有着《中国大财经》总编的头衔,这样的位置还这样精通拍马,“马粪瘤”这个绰号,不戴在他头上才怪呢。

周寂想不明白为什么马回对领导这样点头哈腰,尤其他对下属同样是点头哈腰,不仅谦恭,还关怀备至。马回给周寂布置任务时总是笑容可掬,开始时周寂有些毛骨悚然地接受着,习惯之后还是觉得心里发慌。“小周呀,这次对十大名嘴的采访是《中国A股走向》的重头戏,你的担子可是不轻呀。”

“是不是补助就多了?”

“跟着马回,你就不要担心自己的钱。”这是《中国大财经》的人都知道的一句口头禅,马回还是重复了一遍。有了这句话,周寂干劲十足,立刻直奔上海,他第一个要采访的当然就是“南张北马”中的另一个人——张宏声。

采访张宏声相当顺利,这是周寂没有想到的。都说同行是冤家,可见到张宏声时,虽然他脸色清冷,但有问必答,对周寂的招待也颇热情。这种热情让周寂都感觉到不适应,更让周寂尝到了自从做财经记者以来的首次“甜头”。

这“甜头”是一个红包,采访名嘴还有红包,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天方夜谭却发生在了周寂头上。张宏声说:“小周呀,马回我们很熟,你千万不要客气。”

周寂就坡下驴,说:“马总编经常提起您,说您是我们的榜样。”周寂想吐,马回真的没有说过这种话,他更是不知道马回与张宏声很熟,可张宏声的热情使他必须这样应付。让周寂感到困惑的是张宏声的脸上不笑,即使话语都沸腾了,脸还是冷的,他就更加琢磨不透。他只好笑着说:“张老师,你看什么时候咱们工作?”

“不忙,先吃饭,咱边吃边聊。”

张宏声让他的秘书准备着资料,带着周寂去了一家餐厅。餐厅是老上海的调子,周璇的《四季歌》咿呀唱着,走进包房里还旋律缠绵,在这样的环境里吃喝倒有些穿越的感觉。张宏声要的都是老上海的经典菜品,周寂吃着就不停地夸,可嘴里却没有滋味儿。老北京都是重口味,吃鱼喜欢松鼠鱼,吃菜喜欢多放盐,即使现在流行麻辣,那也是嘬着牙花子的浓重。上海菜清淡,淡出个鸟来,周寂不停口,夸的时间比吃的时间长。

一瓶红酒差不多下肚,张宏声开始了他的演讲。他的脸还是冷着,语言却多了色彩,说实话张宏声演讲水平比马回高,马回的语调无论多笑都感觉硬,张宏声的脸无论多冷却都感觉柔,这柔声细语就让人感觉暖。周寂的录音笔放在桌子上,笔却不停,录音是必须的,而动笔却是最尊重的。张宏声说:“小周呀,不用记,我会给你资料的。”这样的突然采访也有准备?周寂不得不佩服马回,难道自己首先采访张宏声他都提前预料到了?

张宏声除了大盘,还着重讲了证券板块,说证券板块是新兴的,也是中国股市成熟的一种表现。如果一个成熟的证券市场都没有一只证券行业的股票岂不是笑话?那简直就是自己都不认可自己,现在证券板块的兴起恰恰就是证明中国证券市场的逐步成熟,不仅是对证券公司的认可,更是对财经记者的认可。

张宏声说得精彩,可脸色还是冷淡。他继续讲各个板块的趋势,周寂听来觉得还是有些新意,他开始记录重点。张宏声说:“小周呀,你很认真,前途无量呀。”其实张宏声年龄与马回差不多,四十多岁的语重心长多少有些勉强,但被这样的前辈夸着,周寂心里很舒服,更让周寂舒服的是张宏声秘书的到来,她不仅给了周寂一沓子资料,还有一个厚厚的信封。

这些东西张宏声没有让周寂在饭桌上看,甚至带着些命令的口吻,周寂很无奈,可采访依旧顺利,而且是从未有过的顺利。他一口一个老师,一口一声谢谢,等回到宾馆以后,还是大吃一惊,信封里是整整一万块人民币,他毫不犹豫地给张宏声打了电话。张宏声这次是笑着的,说话的语气也更加软了:“小周呀,出差不易,就当我们交个朋友。”可朋友也不是用钱买来的,张宏声就有了另外一种解释:“小周呀,我知道你们出差的花费高,再说你们的《中国A股走向》发行量很大,也是给我做宣传,就当是车马费好了。”

记者拿企业的车马费已经是公开秘密,从任何一个企业的发布会上都会拿到一个信封,这个信封里装的就是车马费,多的几千,少的几百,给的不说,接的心知肚明。这样的信封周寂不是没有拿过,可一下就是上万,还是同行给的就是头一次了。

“小周呀,我现在是工作室,你的宣传我是有赚头的,不感谢你感谢谁?”

“可马总编那里……”

“他是一个大忙人,怎么会关心这样的事情?再说了谁采访不拿些车马费?哦,对了,关于证券板块的趋势,红蓝股份的功劳是不可小觑的,这可是民营的证券公司,必须有更多民营公司的加入才会有更美好的证券市场的未来。这些资料里都有,你仔细看看。”

周寂忽然来了精神,立刻拿起资料就看,当看到关于红蓝股份的表述时,他的心跳不规律了,是激动,这种激动是莫名的。红蓝股份与他已毫无干系了,它在市场上已平常得不能再平常,杨德康的跳楼新闻已经偃旗息鼓,杨德康包养岑冰倩的新闻在网上搜索都有些费劲了。可这个大名鼎鼎的张宏声却再一次提起了红蓝股份,不仅提起,还大书特书,在证券板块这个趋势总结与预测上,把红蓝股份提到了重中之重的位置,这不能不让周寂对红蓝股份再次感兴趣。

如果不是红蓝股份,那信封里会有一万块钱吗?一万块钱有没有别的意思?

周寂把张宏声关于红蓝股份的描述仔细斟酌了好久,才敢让自己的思绪进入遐想,从张宏声的文字里,他首先想到的就是杨德康的钱哪里去了。杨德康所有的资料都是一个人,即使是他的葬礼也只有岑冰倩出现,他的家人呢?难道他是孤儿?即使是孤儿,他的遗产该如何处理呢?宏达实业进入红蓝股份主要是购买了杨德康的股权,这种交易速度之快是前无古人的,这样的交易速度又是在杨德康死后完成,各种猫腻不言自明,但为什么所有的消息都没有说?

如果其中有内幕,为什么张宏声要这样大树红蓝股份的旗帜?对于枪打出头鸟这样的道理,张宏声这样的大记者不会不懂,难道张宏声也要借此机会来揭示红蓝股份的内幕?可从文字上看不像,反而是对红蓝股份的赞歌,唱这种赞歌的人肯定是有好处的,好处绝对不是一个苹果平板电脑,更不会是区区一万块,究竟什么样的数字才能让张宏声这样的大记者嘴里吐出这样的象牙?

想要了解这些,绝对不是周寂所能办到的,周寂有这份自知之明,他回到北京立刻向马回作了汇报。周寂的汇报只是表面上的,他心里想的只能藏着。马回听了微微一笑,说:“小周呀,很好,张宏声已经给我说了,你的采访很成功,接下来九大名嘴的采访任务还很紧张,加油!”

周寂接下来要采访的对象就是老朋友房天晓。房天晓的名气很大,比“南张北马”不差,只是少了“南张北马”的称号。不过作为大证券公司研究所的首席分析师,房天晓的名气甚至超过“南张北马”,只不过他年龄更轻,只有三十几岁,可博士头衔却让他少年老成。房天晓的老成与他的戏谑是矛盾的,他工作的时候老成,生活上却戏谑,用老北京话来说就是胡同串子。不过房天晓是博士胡同串子,多少都带着学问,和他熟的人都说房天晓是个真实的人,同事却说他是个严谨的人。周寂眼中的房天晓就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嘴皮子,对朋友也不错,尤其是对周寂。

周寂与房天晓的交情源于一次股评会,那是在首体举行的一个大型股评会,是由很知名的一家证券公司组织的。这样的会正是周寂这种刚出道的小记者必须要去的,这种会不会有很多车马费,却让周寂认识了房天晓。房天晓从厕所出来时滑了一跤,哪里都没有伤,只是西装脏了,弄得浑身污渍。可接下来就该到他演讲,眼看大红领带上沾着地面上的污渍,西装上大面积的水痕更是难以见人,这让房天晓左右为难,正好周寂这时也去了厕所,他毫不犹豫就把自己的西装领带都换给他。这是一次很成功的演讲,可就是领带不够红,这是过后房天晓说的。他走下主讲台拉着周寂就到了赛特,说:“兄弟,你随便挑。”周寂说:“房老师,不要谢我,要谢运气,说实在的,如果不是我们身材差不多,如果不是我特意穿了西服,也帮不上你,是老天帮你。”

面对这样实在的小兄弟,房天晓除了把自己知道的说给他之外,还一起喝了酒。以后他们就成了朋友,几乎无话不谈,这样的交往才让周寂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进入了错综复杂的证券市场。

周寂发房天晓的稿子次数很多,可这样一本正经的采访还是头一次,刚坐下就笑了,说:“这样采访我怎么感觉都别扭,老哥,你就随便说吧。”

“你丫的就是事多,你给我个提纲不就得了,还用这形式?”

“老哥,这可是我第一次主编《中国A股走向》,尊重我自己才能尊重股民。”

“好,你尊重,说吧,哥哥我绝对配合。”

周寂咳嗽一声,说:“中国证券市场走了这么多年,你认为中国证券市场是已经成熟了还是仍需假以时日?”

房天晓“扑哧”笑出来,说:“兄弟,你要的是实话还是官话?”

“哥哥,当然是实话,这可是《中国A股走向》,一年一次,现在已经是10月,访完你们10个,也就差不多了,我必须在元旦发行。”

“说实话?”房天晓长叹一声,“实话就说给你听,你也就是听,你可以听完之后掺在官话里面,不许录音,不许记录。”

“哥哥,你只是一个分析师,怎么还来了政治?”

“兄弟,也就是你,我才说实话,你看过哪个分析师说实话?”

“难道那些分析与荐股都是假的?”

“哈哈哈哈……”房天晓笑得前仰后合,“你会把挣钱的招数告诉给别人?如果你知道哪只股票涨,你为什么不自己买?你可是在这行业五六年了,怎么还问这个幼儿园的问题?”

周寂不是不知道,可他还是相信分析是有科学道理的,他讪讪笑着说:“那你们主要分析什么?”

“味道。”

“味道?”

“钱的味道。”

“钱的味道?钱也有味道?”

“就是嗅出钱的味道,然后把这种味道做成一盘菜,却放在文字上,让你看得见、闻得着,却吃不下。”

“太极?”

“还不仅仅是太极,再过5年,你就知道了。”

周寂笑了,他知道这种说不出的道理是需要时间也需要实践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到了证券市场是否就延伸了?”

“兄弟,不说这个了,说市场。这个不许录音记录,我今儿就给你说说实话。”房天晓重新换了两杯茶,都是那种青山绿水的,茶叶在玻璃杯里很快就舒展开,淡绿色染了水也染了杯,却看得清清楚楚。

“从年头上计算,中国股市已经20多年,用人的生命痕迹计算是已经成年了,可从发达国家的证券市场计算,它还只是婴儿。不要说美国的证券市场有着200年左右的历史,即使是我们邻居韩国,也比我们早得多,你说中国证券市场是成熟的吗?抛开年龄不说,单说上市公司,仅仅2002年纽约证券交易所一家就有挂牌交易的上市公司2783家,发行总股本3499亿股,市价总值为13.4万亿美元。今天的中国证券市场,A股公司不过2000多家,市值不过30万亿人民币。再说投资品种与融资渠道,中国证券市场可以说还是单一的,投资产品更是少得可怜,这与美国这种发达市场比起来只能说刚起步,说得不客气的话就是蹒跚学步。”

“可是今天最流行的话就是不差钱,难道这还不足以证明中国证券市场的成熟?”

“兄弟,你错了,你能说一个幼儿园的孩子拿着十亿百亿的钱就说明他成熟了?”

“可是广大投资者该怎么办?”

“中国的投资者是最可怜也是最善良的。他们无怨无悔地支持着中国证券市场的发展,也毫无怨言地支持着企业的发展,却受到各种不公平的待遇。股市中流传的‘127定律’(10%的人赚钱,20%的人平,70%的人赔钱)是有一定的概率的,可就是这样毫无悬念的赔钱还是让中国的股民数量有着惊人的数字,一个亿,相当于美国人的一半,早就超过了美国投资者的数量,其实证券市场的规范与科学管理已经不仅仅是经济学的概念,更是一个社会问题。”

周寂真的没有总结过这些,他不得不佩服房天晓,这样的话可以从任何人嘴里听到,可说得比他愤世嫉俗的有,说得这样平淡的就少了,房天晓就是这样平淡道来,严肃中带着点嬉笑,嬉笑中却又让你感觉严肃。

关于中国证券市场的成熟问题房天晓并没有答案,他说:“接下来你就可以录音了。”他开始说中国股市,“你可以用《一个资本大国的诞生》来做标题,兄弟,20年来,中国证券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无序到有序,在规范中发展、在发展中规范,不仅在规模上急剧扩张,而且实现了质量的升华。”

房天晓说起这些不用草稿,不仅头头是道,更是有条不紊、条理清晰。他从王波明、高西庆等专家一起起草白皮书《中国证券市场创办与管理的设想》到中国第一股飞乐音响的诞生,从前总理朱镕基拍板成立上交所到今天的创业板,既抓住了要点又把中国证券市场前进的每一步讲得很清晰。

“兄弟,这就是中国证券市场,一个朝气蓬勃具有着无限潜力的市场。”

“那你说说中国A股的明年走势好吗?”

“明年的看点在医药健康与金融板块上,医疗改革是重点,也是涉及民生的问题;而金融改革则是国家持续发展的重中之重。这两个板块的发展决定了中国的经济发展,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重点也就是证券市场表现的重点,比如,金融改革,外资与民营企业的进入绝对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是一个信号,比如说红蓝股份。”

说了这么多,房天晓还是提到了红蓝股份,周寂一怔,两大名嘴都提到红蓝股份,还都这样重视,难道会是巧合?

“杨德康的跳楼难道真的就对红蓝股份没有影响?”

“兄弟,你不要只看有人跳楼,要看红蓝股份在证券行业的进步性标志,我只看数字,而这些转瞬即逝的名字对我来说不过如风般,一扫而过。”

“岑冰倩真的是杨德康包养的女人?或者说是他的女友?”

“哈哈,兄弟什么时候成了狗仔队?”

“杨德康是一个人,无儿无女,没有继承人,他的遗产怎么处理?岑冰倩是否是他的合法继承人?”

“哈哈……”这一次房天晓笑的时间很长,把茶都换了一次才停下,“兄弟,这就不是我的事情了,应该是法院或者红蓝股份内部的问题。”

从房天晓闪烁的言语与表情上看,他多少应该知道一些内幕,周寂再次肯定自己的想法。他离开房天晓的时候,一直想着这个问题,为什么两大名嘴都对红蓝股份这么感兴趣?而为什么他们对杨德康的死又丝毫不放在心上?这可是决定红蓝股份股权的问题,是真的因为红蓝股份的地位重要还是有其他原因?

周寂脑子乱了,出门时他的录音笔还没关掉。

周寂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州府,看到这个雅致的篆刻他笑了,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只是这次他只要了一个龙井虾仁外加一瓶啤酒。他小口呷着,把房天晓今天说的话在口舌之间咀嚼着,像个学者一样,在品尝,也在回味,他下定决心必须读博了。从房天晓的言语中他知道了自己的差距,不仅是学识,还有做人。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做人有些不地道,用北京话来说就是掰不开镊子,不地道是说他轴,一根筋,盯着人家的屁股就不放,无论如何也要告诉人家的臀部上被人吐了一口痰。说自己掰不开镊子,就是都快30了,还混不明白,较什么劲儿?为什么房天晓谈起红蓝股份就那样坦然,为什么房天晓看到的只是数字,从来就不看数字上的含义?

难道数字上真有含义?

他抬起头,不由自主地笑了,他必须笑,岑冰倩的笑感染着他必须笑。她怎么会在今天来了?外面没有粉丝,今天也不是星期二,也没有看见她的保时捷,可百合花束后面的笑脸真的是岑冰倩,而且那眼神似乎正看着他。

周寂赶紧低下头,可他还是忍不住偷窥,他感觉今天岑冰倩的笑容不如往日,往日的笑容很淡却带着甜意,这也是周寂纳闷的地方,刚死了男人的女人笑得这么甜让人很容易想到潘金莲。她今天笑得比往日幅度大了些,酒窝上的酒都快溢出来,但却有一丝惆怅,笑里的惆怅总是让人怜惜,周寂偷窥的目光里就带着这种怜惜。

少了门外的粉丝,再美的女人也会少了光环,少了光环的女人就不是明星,明星什么时候都是闪烁的。此时的岑冰倩不再高不可攀,而是我见犹怜。她今天喝酒了,与周寂一样,只是一瓶啤酒,小口呷着,沾一下唇却丝毫不见酒水变少,脸上却多了红晕。她吃的还是木瓜鲜蛤,吃的速度却变快了,不等周寂一瓶酒喝完,她已经转身走了。

人的名字其实很玄妙,如果说我叫岑冰倩,可能有成千上万个人都叫这个名字,可这个名字加上大明星三个字范围就小了,范围小了,名气却大了。现在的岑冰倩却只是一个名字,她招手打的的样子也就不迷人了,钻进出租车的姿势也不诱惑了,可她却发现了周寂的尾随。

岑冰倩笑了,她在二环转了半圈之后在亚运村下车,到一间小酒吧喝酒,她既不戴墨镜也没有遮挡自己,就坐在吧台边上,似乎人们都没有看出她就是大明星,但她的美还是招来很多男人的眼神。

其中就有周寂。

周寂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她一定知道杨德康跳楼的内幕,一个朝夕相处同床共枕的人,肯定知道对方的秘密,可即使岑冰倩知道这些,他又怎么才能从她口中探出来呢?

这才是核心问题,周寂却没有去想,他拿了一瓶酒坐在角落里,怕岑冰倩发现自己。他也是有文化的人,这样跟踪大明星绝对不是粉丝的表现,有可能被戴上色狼的帽子,他只能加着十二分的小心。

今天的岑冰倩才是杨德康的女人,周寂心里这样认为。因为今天的岑冰倩既不像是买醉,又不是来寻开心,而是带着惆怅的笑容,笑得自然却多少带着遮掩。自己的男人死了,女人必须嚎啕大哭,就仿佛天塌地陷一般,这是历来的传统。即使两个人吵了一辈子,恨不得离婚,或者女人都给男人戴了绿帽子,在男人离去时也要表演一番。岑冰倩表演得很到位,周寂给她的表情打了满分,名不正言不顺,却又有着事实存在,这样的表演拿捏得恰到好处,高。

岑冰倩走出酒吧时,脚步已有些踉跄,钻进出租车的姿势也不雅观。周寂一直目送她到了阑珊别墅,这种举动让周寂笑起了自己,他的笑不在脸上,在心里,他想自己是喜欢看美女还是真要找红蓝股份的内幕呢?

周青山看周寂回来就问明天的股市状况,周寂说:“爸,你最近怎么这么热衷股市?”周青山笑着说:“臭小子,老爸就不能找个营生?”

“爸,少投点是个营生,投多了就是业症。股市的风险绝对不是你们这些老年人能承受的,再说你的心脏也不好。”

“臭小子,你就少操心,快给我说说红蓝股份,这股票已经调整一周了,下周能涨吗?”

“我也不是股评家,再说股评家也只是说个大概齐,谁能保证说涨就涨?”

“红蓝股份没有利空消息,你上次不是说下周就涨吗?”

“我也不是庄家,爸,我看你干脆找点别的营生,股市真的能糟蹋人,让您这样一个从来不关心钱的人都着了魔。”

“臭小子,干一行爱一行,这就是你老爸我的个性,快给我说红蓝股份。”

红蓝股份能有什么可说的?不过从张宏声与房天晓的采访过程中,周寂的确嗅出红蓝股份的味道,只是这种味道他无法确定是何种信号,可把红蓝股份放在这样一个地位应该在短时间不会差,他满有把握地给老爷子下了利多的定论。

老爷子听了周寂的话差点失眠,第二天证券公司刚开门他就急忙去找秦伊茜,第一句话就是快买红蓝股份。秦伊茜说:“老爷子,红蓝股份还在盘整,能行吗?”周青山很严肃地说:“买,要多买。”然后就去找李老太太,李老太太远远看见周青山就小跑过来,问:“老周,你说这周涨,能吗?”

“把吗去掉,能。”老太太的眼泪都下来了:“老周,我可是听你的了,一直持有,可就这几天,眼看着就折了一成,那可是小两万呀。”

“今天就是你收获的日子了,老太太,不要婆婆妈妈,听我的没错。”

顾侃不知什么时候也凑过来,拿起手机就下了单。秦伊茜说:“小顾,你不是说老爷子都是瞎侃吗?怎么也买红蓝股份?”

顾侃嘻嘻一笑,说:“炒股就是赌,中国股市更是一个超级大赌场,看着周老爷子人热心,是个好人,我今天就跟着好人赌一把。”

这种解释得到所有人的一声啐,顾侃却毫不在意,还给周青山买了一瓶水,拉着他到了这个圈子的根据地——大厅靠门的窗户前,说:“老爷子,你为什么看好红蓝股份?那可是一个利空多于利好的股,你是不是有内幕?”

“你不知道?周老爷子的儿子是记者。”

“记者算什么?你看看门口那几位,拎着一公斤长枪的,都是记者,你怎么不去问问他们?”

“那你还听。”

“说实话,我就是闻到了老爷子身上有钱的味道。”

“老爷子身上有钱的味道?”秦伊茜舞台表演般在周青山身上来回嗅着,“我倒是嗅到了老爷子的汗味。”说着就笑了,笑得周青山心里痒痒的。

 
上篇: 2.钱 绯 返回目录 下篇: 4.消 息
点击人数(2611)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