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4.消 息
4.消 息 文 / 迷糊汤 更新时间:2011-9-15 10:57:17
 

4.消  息

“消息”一词最早出现于《易经》:“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

周青山的痒还是初期,他的青春早就过了,只有夕阳红,从鱼尾纹上透出的红太阳色彩很浓,却少了动感。他的兴奋更多的是来源于他在台上的挥舞,这种挥舞的兴奋源于台下那种崇拜式的遵从。

秦伊茜的赚钱不是周青山高兴的源头,可秦伊茜听从自己的话去买卖股票让他的心开了花。他甚至恨不得自己掏钱给李老太太止损,李老太太比他还小一两岁,听着他的话却如圣旨,补这样的空比捐款更让他有成就感,除了儿子谁还能这样听话?还有就是顾侃,这个年轻人已经把他的话当回事了,甚至还发现了自己年轻时对领导那种不屑却又不得不按照其意图做事的表情。顾侃现在的所有言行都显得挣扎无力,当听到顾侃举仓杀进红蓝股份时,周青山干脆笑出声来。

他笑得咳嗽了起来,秦伊茜的小手不容分说就在他胸前捋着,嘴里还埋怨着:“老爷子,感冒了?千万要注意身体,多喝水,现在是秋天,虽然还热,可燥了。”周青山也燥了,他看着那双涂着淡粉色蔻丹的小手,圆润的指头肚真好看。他的手就有些抖,顾侃却笑出声来。

不过到了下午开盘,顾侃不笑了,脸上是无限得意。红蓝股份下午发力,直接冲到18块,整整涨了7%。顾侃计算着自己的得失,他吱溜钻出人群,不知从哪里找来个马扎,让周老爷子坐下,笑着说:“老爷子,你难道真有消息?”

“消息”一词最早出现于《易经》:“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意思是说,太阳到了中午就要逐渐西斜,月亮圆了就要逐渐亏缺,天地间的事物,或丰盈或虚弱,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有时消减,有时滋长。由此可见,我国古代就把客观世界的变化,把它们的发生、发展和结局,把它们的枯荣、聚散、沉浮、升降、兴衰、动静、得失等等变化中的事实称之为“消息”。 “消息”到了近代才逐渐成为一种固定的新闻体载,所以“消息”又叫新闻。可在证券公司大厅里的消息却不是新闻,恰恰相反,在证券大厅的“消息”是秘闻,是少数人或者只有一个人知道的事情,是从庄家或者某一机构那里传出来的秘闻,或者内幕。在大厅里嘴上持有“消息”的人很多,大多是圈子的领袖人物,他们满嘴的“消息”,也是满嘴的虚言,不过他们总能把虚言与“消息”很好地结合在一起,成为这个圈子的谈资。大家聚在一起就是为了图个心里踏实,股票上亏本不能天天念着,要有个替代,这种替代有两种,一种就是希望,就是“消息”。他们小心地筛选着“消息”,希望从“消息”里找出挣钱的捷径;另一种就是娱乐,如果赔钱还不开心,岂不冤枉死?这种娱乐就是圈子里的意见领袖带来的,可以听故事,就如的哥听单田芳的评书,也可以讥讽,听着满嘴虚言的人大谈特谈,嘴上应着,心里却笑着,说如果这样也算“消息”,那门口卖盒饭的嘴里就全是内幕了。

门口那些卖盒饭的小贩本身就是专业的股评家,虽然他们从来不去看大屏幕,可手中过期的报纸不仅是包裹盒饭用的,也是他们的新闻窗口。他们在间歇中从开始的填补无聊到后来的逐渐上手,让他们从口中吐出的就不仅是“盒饭,10块”,还有着“今天利好,大盘已经调整好了,要不要加个卤蛋”。这样的卖盒饭小贩,你还敢小看他吗?

卖盒饭的小贩都看出了周青山的开心,周青山一般是不在门口吃盒饭的,可秦伊茜说要孝敬他,加上她嗲得酥人的吴音(顾侃就是这样形容的),周青山吃着盒饭眉眼间也有了神采,眉飞色舞一般都是形容年轻人,此时用在周青山的身上却一点都不过分,他不停地夸盒饭好吃。顾侃说:“我看还是花钱的人好。”

很多事就怕这种点破,事物如果朦胧着,那种念头就是酿酒的窖,蒙着盖着都是为了那股香,可真的敞开了,就只能喝了。顾侃的调侃就是针,刺破了气球就听见响,秦伊茜上前就去揪他的耳朵,多疼顾侃都不喊。秦伊茜就用力,自己都累了,还是不见顾侃叫,就开始心疼了,揉着他的耳朵就吹起来,顾侃说:“多疼都不疼,就为姐姐这口气。”

顾侃用疼掩饰了刚才的尴尬,接着他用虔诚来讨好周青山,他是个标准的北京人,说话都是京腔京韵,胡同里的圆滑从小就浸染了他的脑子,他不爱那种朝九晚五的规矩,大学毕业就拿着老爸的拆迁款开始做股民。他表现的虔诚还是很动人的,虽然他不是那种老人眼里的踏实人,可他心眼不坏,对不小心溜出嘴的话也会后悔。他把媚眼给了秦伊茜,还必须讨好另一个当事人:“周老爷子,你是不是真有消息?”

还是那句周青山没有回答的话,却引来了圈子外的人。就在顾侃和秦伊茜嬉闹的时候,身边不知不觉就围了一圈人。不知名的人对“消息”的兴趣绝对比男女关系兴趣大,耳朵都伸长了,就等着眼前这个老爷子的答案。

股市的圈子本来就是松散的,都是窜来窜去,合则聚,不合则散。看着人多了,周青山嗓门也大了,他没有回答“消息”,只是对大盘开始了说道。有了顾侃那句问话,听众绝对不感觉枯燥与重复,再次听着周青山的说道时还真把自己的想法拿出来对比一下,耳朵听着,心里不落空,对比着,想着,然后就开始提问。无外乎就是问大盘、问政策,还有几个是问个股的。大盘政策对周青山来说不在话下,都是备好功课的,可轮到个股就成了顾侃的天下。顾侃是在周青山打磕巴时接过话头的,他看到了周青山的感激,所以他的演讲就等于得到了周青山的肯定,在这种基础上,顾侃的发挥就有了市场,很快就积聚了人气,就在这一天,这个圈子成了大厅里最活跃的圈子。

周寂远没有他老爹那么幸运,老爷子从他口中得到“消息”,周寂想要的“消息”却总是似有似无。“十大名嘴”采访到第五个时,却不见了红蓝股份的消息,除了“南张”与房天晓,其余三人对证券板块都不看好,说到证券板块还是因为周寂的提问。证券板块靠“天”吃饭是最大的弊病,“天”就是大盘、就是股民,如果“天”色不好,只能喝粥,甚至粥都喝不上。1996年,从41日到129日,上证综合指数涨幅达120%,深证成份指数涨幅达340%,当证监会连续发布了后来被称作“12道金牌”的各种规定和通知,意图降温时,行情却仍在节节攀高。1216日《人民日报》发表的特约评论员文章《正确认识当前股票市场》,给股市定了性:“最近一个时期的暴涨是不正常和非理性的”。股市的涨势终于被遏止。上证指数开盘就到达跌停位置,除个别小盘股外,全日封死跌停,次日仍然跌停,全体持仓股民三天前的纸上富贵全部蒸发。从那时起,证券公司就是门前冷落车马稀,一直持续到1999519日,如果没有“519”行情,证券公司恐怕粥都喝不上。还有如果证券公司大部分不是国有,恐怕关门的不在少数。最近的一次就是2001年, 726日,国有股减持在新股发行中正式开始,股市暴跌,沪指跌32.55点,到1019日,沪指已从614日的2245点猛跌至1514点,50多只股票跌停。当年有80%的投资者被套牢,基金净值缩水了40%,而券商佣金收入下降30%。随后而来的四年“熊市”让证券公司只能喝西北风,单一的投资产品不仅让投资者毫无规避风险的能力,也让证券公司无法抗拒“老天爷”,这样的板块如何被人看好?

这样的“消息”不仅让周寂本人纠结,也让他的采访纠结,一个说好,一个说不好,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就让周寂对红蓝股份更加有了兴趣。因为他认为后来的名嘴对证券板块分析的道理更现实,更加看得见。

周寂提到红蓝股份,三位名嘴都不看好,利空的主要原因都是杨德康的跳楼。为什么一个老板要跳楼?原因无外乎有三,一是疾病折磨,生不如死,这一条显然不是,各种资料显示杨德康的身体极佳;二是破产,这也不可能,就在他跳楼的前一天红蓝股份还是涨停;三就是有人要挟,可他无牵无挂,如何要挟?在这些都不成立的情况下,他为什么跳楼,这里面一定有猫腻,有了猫腻的企业,它的股票自然就利空多。

这样的分析在任何人面前都说得通,更不要说无冕之王的周寂。周寂心里又把红蓝股份翻腾出来,可如何理顺却让他头痛。他把红蓝股份的F10资料看了不知道多少遍,想要从各个细节找出问题,以至差点忘记了采访其他五位名嘴,可显示给他的结果却是毫无破绽,他长叹一声,手中的笔不自觉写下了“岑冰倩”三个字。

从岑冰倩身上找出端倪无异于虎穴探秘,不要说别的,就是每个星期的州府那顿饭就让周寂吃不消,可不去州府又在哪里才能见到岑冰倩呢?想到这里周寂还真的感谢州府,他自言自语说:“如果真的找到这个秘密,我就在州府大吃三天。”

说到州府,周寂的肝儿还是颤的。现在他消费的数字必须在百元左右,这样的数字只能吃一碗鱼翅捞饭,多少沾点海鲜。这样的消费虽然让人脸红,可不会让钱包出现赤字,他无法与岑冰倩比优雅。

周寂吃这碗鱼翅捞饭,如果在四合院里一定会惹来讥讽的羡慕:“吃一碗鱼翅捞饭就这样,如果吃一窝鱼翅还不钻进深海里?”人们的这种讥讽是肯定的,但同时这句话里也会流着口水。周寂这碗饭不能吃得太快,太快了就不能与岑冰倩的时间合拍,可吃得太慢了,也就凉了。一碗饭吃一个小时总会让服务员笑,这种微笑很具有杀伤力,既是服务又是讥讽,就比四合院里的那句话锋利多了:“先生,您还需要什么吗?”多体贴的服务,周寂每次都在心里喊着家常菜馆为什么就没有这样的温柔?

无论周寂多么讨厌服务员那句话,还是必须享受这种温柔。后来他学乖了,那就是不看服务员,把那一根根“粉丝”在嘴里咂够了滋味儿才慢慢下咽,咽的过程中就如吃着黄连,这样就可以让时间在一根根“粉丝”的下咽过程中慢慢溜走,再偷偷欣赏一下岑冰倩的优雅当小菜。度过这难熬的一节课之后,他只能落荒而逃。

他也逐渐习惯这种落荒而逃,逃着逃着心更慌了,说不清的一种滋味儿让他的心中生涩,到了那里心就不顺滑,总要停滞一下,用点力才能过去,一过去他的心就更慌了。

不过这种涩他很快就习惯了,周寂也是快而立之年的人,思想已经成熟了,差的只是火候。想到年龄时,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年龄比岑冰倩大,却是同一个星座,双子座。他的“涩”开始了遐想,可怎么想都不成形,都是零乱无绪。

周寂眼看岑冰倩钻进了出租车,他的慌乱立刻就停止了。当他跟着她来到再熟悉不过的酒吧时,看到的是一个女人正买醉的场面。岑冰倩绝对是买醉,眼神已经迷离,可一看见周寂却笑了,本来安静的酒吧回响起她的笑声,一句“你又来了”,已让周寂的心开始不规则地跳动。

他不敢相信岑冰倩是对自己说话,可这里只有自己站着。他手里的酒瓶停在离嘴不到两寸的地方,嘴角抖了抖,怯懦地指了指自己。他不敢说话,他还没有那种勇气,但当他看到岑冰倩点头的时候,身体就不由自主,像个小学生一样规规矩矩坐下,看一眼她就把脸压在胸前。

这绝对不是跟踪被人发现的警匪片,那样警察会装模作样地走开,周寂走不开,留给他的只有尴尬,脖子瞬间粗了一圈,本来还算得上伶牙俐齿的人开始口吃了。

“对……不……起。”这种磕巴让岑冰倩“扑哧”笑出来,感染得周寂也笑了。

“我知道你不是我的粉丝,不过你吃了不少的‘粉丝’。”

周寂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跟踪原来早就被人发现,他如何讪笑都无法阻挡窘迫已写在脸上。他只有说着对不起,却不知道到底对不起什么。他想装作粉丝却被人点破,他该扮演什么角色呢?

酒鬼。

只有酒鬼才能陪买醉的女人喝酒,他除了对不起还没说出第二句话时,已经陪她喝了一打酒。这打酒让岑冰倩有些摇晃,在朦胧的光线下,她姣好的身姿摇曳着醉人的色彩,更显得楚楚动人。

周寂也有些醉意,不过他还是有些兴奋,在酒精的作用下,他有些自鸣得意,终于进入了岑冰倩的世界,也许就可以知道杨德康的一些底细。英雄救美的周寂只是把岑冰倩送到了阑珊别墅的门口就再也进不去了,岑冰倩挥手说再见的时候,门口保安的狐疑眼神让周寂感觉有些冷。

这种冷让他有些清醒,她为什么买醉?看得出她不开心,可为什么前一段时间她却是那样淡然?

周寂一宿未眠,睁开眼是岑冰倩的身影,闭上眼也躲不过她。岑冰倩这样的美女是值得回味的,周寂的回味不仅在她的美,还有她这一段时间的所有表情。本该是伤痛欲绝的时候她却平静似水,本应该惆怅彷徨的时候她却恬淡自然,这种艰难时期过去后她却心痛了,如果不痛,她就不会这样买醉。

谜一样的女人。

周寂红着眼到了单位,马回笑呵呵过来对他说:“小周呀,你上交的材料我看了,不错,今年的《中国A股走向》交给你我算是放心了,你不仅打破了往年的常规,而且在‘十大名嘴’采访这一块,就已让人看得热血沸腾。”

周寂谦虚着,马回又说:“小周呀,在板块这一块你要好好学学张宏声与房天晓,这两个人可是股评家的头面人物,尤其房天晓,还是你的朋友,要多多挖掘。”

周寂说:“一定,不过总编我有个问题还不明白。”

马回做了一个你请的姿势,周寂真想笑,因为马回的表情让他脸上的粉刺都夸张了,白色粉刺的头就如雨后春笋,挣扎着往出冒,把一脸的好表情都弄乱了。

“张宏声与房天晓关于证券板块的论述与后面三位的论调恰好相反,您说主推哪一个论调呢?”

马回没有立刻回答,他沉思了片刻才说:“先都保留,如果从名气上说我肯定是首推张宏声与房天晓,可从百家争鸣的角度上说我愿意让读者自己选择。”

周寂心里骂着,真是老油条,都说驴粪蛋表面光,这“马粪瘤”也是先把自己弄得光鲜,百家争鸣,我看就是你自己争鸣。周寂没有太多时间去骂“马粪瘤”,他还要完成“马粪瘤”的任务,“十大名嘴”只是一个主题,接下来还有“十大证券公司”和“十大证券软件”,用“马粪瘤”的话来说这是收入,而“十大名嘴”只不过是招牌。

马回给周寂计算过《中国A股走向》的收入,每家证券公司收10万是100万,每家证券软件公司收10万也是100万,这些就够成本了,加上广告的收入,每年《中国A股走向》的收入都在500万以上。周寂就问:“股民收获在哪里?”

马回微微一笑,说:“这就看你的了,如果你挖掘出这些人的精华,股民自然就收获精华,如果你只是浅浅的一锹,自然就是一堆土。”

真不是人,把所有责任都推在别人身上,自己倒干干净净,“马粪瘤”呀“马粪瘤”,你可真是证券市场的“马粪瘤”。周寂骂着,工作却不敢停,他很快就把“十大名嘴”采访完,来不及整理就进入“十大证券公司”的采访。“十大证券公司”马回早就打过招呼,钱都到了账上,周寂要的只是他们的表达,每年的证券公司都是把自己的主营业务说得天花乱坠,说出天花来也无外乎服务,但这些服务都是在对股市的研究与精准预测上下工夫,把自己一年的证券研究成果摆出来,这些研究成果无一不是精确的,即使有着少许差异也是在事实数据上做了“真实性”的修改。其实周寂知道,这些数据背后很多是庄家的操控,甚至券商的广告费也是别人掏的腰包。

他本想第一家就去采访红蓝证券,可他还是忍了,他不想有太多自己的情绪在里面,他想尽量把自己的猜测放在最低处,即使心底的虫儿一直噬咬着他的痒处。

他首先采访的是天达证券公司,看着天达证券公司老总的话他就想笑,装什么孙子,刚在床上数完钱就开始对股市说三道四,还说什么股市的春天立刻就要来了,中国的股市比起美国股市要健康得“一塌糊涂”。美国的次贷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不大,不大怎么一直在3000点上下盘整?

老总笑着说:“盘整就如人累了要休息,休息是为了什么?是积蓄力量,明年的股市将直接进入夏天,而不是春天。”

周寂对这位老总的另外一套说法还是认可的:“中国现在是美国最大的债权国,说明什么?说明中国人有钱了,中国什么人有钱?企业,企业如果没有钱,老百姓就没有钱,既然企业有钱,为什么股市却是这种表现?”

周寂真的没想到这一点,原来老总真不是白当的,更何况这个年薪上百万的老总。

“那就说明其他行业的膨胀已经超过了实体投资。投资股市其实从根本上是投资实体,是投给了企业,是投给了我们看得见的彩电冰箱,投给了汽车,投给了医药,可这些产品的利润却不如投机来得快,在中国的今天,投资什么最赚钱?”

这绝对是个“消息”,周寂像小学生一样聆听着。

“房子,北京的房价从年初到年底增长速度多少?官方说是30%,可实际呢?还有就是目前出现的各种热炒,比如‘豆你玩’,再比如‘蒜你狠’等,当金钱都追逐短期利润的时候,股市出现这种盘整是必须的。”

“可是房子也能拉动经济的增长呀?”

“没错,从房地产涉及的行业来看,可以带动建材、钢铁、化工等行业,可要知道带动经济增长的主力是消费,是老百姓的消费,以现在的房价计算,老百姓一辈子不吃不喝几十年才够买100平方米的房子,那他们拿什么去消费服装?拿什么去看病?拿什么去消费家电?从理论上讲,连吃的钱都没有了。钱都在房子上。房子就拖累了所有行业的增长,你说它是功还是过?”

这个话题太沉重,让周寂不得不对天达证券的老总刮目相看。他开始感谢自己的老爸,如果不是他还有一套房子,自己吃喝可能都成问题。

让周寂不得不去红蓝证券采访的是一个消息,说红蓝证券明年就更名为大宏达证券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这个消息不得不让周寂立刻赶到贾徵道的办公室。

面对周寂时,贾徵道似乎早就知道他的采访,笑着说:“周记者,你们的马总编是证券行业的知名人士,我们有过几面之缘,也算认识,这次我一定好好配合你。”他把红蓝证券研究所的所长与几个高级分析师都叫到会议室,只说让他们要好好配合周寂自己就消失了,这让周寂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些人似乎都知道了采访的题目,按部就班,毫不费力,说完了就拿出电子资料,让周寂录音都省了。这些人主要讲的还是证券公司的服务,服务还是表现在对投资者的服务上,尤其信息服务更是重点,不过红蓝证券说的最多的是即将开始的智能化网上交易,这虽然是个老话题,也是成熟的技术,不过红蓝证券拿出了招商银行做比喻就不得不让周寂上心。

听完了这么多人的讲话,周寂都累了,千篇一律的内容,从不同的侧面论述,车轱辘话翻来覆去,听的人打哈欠,说的人也没有神采。那种小心翼翼的样子,生怕自己说错一个字,讲错一句话,让周寂只好把憋在心里的话寄托在贾徵道身上。

“贾总,红蓝证券想要与其他国有证券公司竞争靠的是什么?”

“服务。”还是服务,周寂都有些烦了,“我们不能与他们在实体上竞争,他们有着太多的优势,仅凭资金这一块我们就不行,更何况他们比我们经营的时间长,营业部数量也多。”

“那我们凭什么呢?”

“招商银行凭借网上与自动交易让四大银行都不得不佩服,我们只好邯郸学步,不管学得像不像,但我们必须要学,不过我们不仅学,还要针对自己的特点,争取让红蓝证券成为中国第一大网上交易的券商。”

“信息部门以后将成为红蓝证券第一大部门,研究与技术分析将成为红蓝证券主要的竞争手段。更名后的红蓝证券将突出信息服务,网上服务与交易将成为大宏达的亮点。”

“杨德康的跳楼对更名后的大宏达还有影响吗?”

周寂还是忍不住提出这个尴尬的问题,让贾徵道本就沉着的脸有些冷。

“对不起,如果不好回答就算了。”

贾徵道突然一笑,说:“没什么不好回答的,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的红蓝股份和以后的大宏达都与杨德康毫无关系了,你可以看看股权,他的股权早就转到宏达实业的名下。”

“可他的转让是赠与还是购买,如果购买,他的遗产是怎么处理的呢?”

“哼!”贾徵道一转身,“你多事了。”

周寂终于问到他最想知道的事情,得到的却是贾徵道的冷脸和拒绝,他早就知道是这种结果,但还是天真地抱着希望。从贾徵道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他觉得后背发凉,他有些怕贾徵道的眼神,那种冷笑后的眼神让他发毛。

本想直接回家的周寂从红蓝股份出来就被马回招回了办公室,第一句话就让周寂心里更加发毛:“小周呀,我不是说过不要你关心杨德康的跳楼吗?那不是咱财经界的事情,我们要把重心放在股民身上,股民最关心什么?股民才不关心杨德康的跳楼,股民关心的是大盘,关心的是个股涨跌。”

“我只是好奇。”

“好奇害死猫,小周呀,今天贾总很不高兴,如果他不与我们合作,一年损失你知道有多少?”

“可是我们也不能因为收入就失去了新闻的公正呀?”

“没有收入你能天天去吃‘粉丝’?”

啊?

周寂再也不敢说话了,自己的事情原来都在人家的眼皮底下,自己还偷笑,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真是丢死人了。

“谁不喜欢美女?”

周寂只好用男人的好色来应付这种尴尬,看着他的红脸,马回笑着说:“小伙子爱美女我都理解,可听说你的女朋友也很漂亮,不要顾此失彼呀。”

周寂怎么听都有着侦探片的味道,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只是一个小记者,怎么连“马粪瘤”这样的大总编都关心起自己的女朋友来了?

“马粪瘤”的话倒真的提醒了周寂,这一段时间因为岑冰倩,他已经好久没有关心麦诗婷了。

麦诗婷就是周寂的发小,说发小其实比周寂还小几岁,他们从小一块长大,青梅竹马,从小就被麦大林与周青山玩笑着做了娃娃亲,甚至到了上大学时,麦诗婷还玩笑着称呼周寂为老公。麦诗婷的爽朗与周寂的沉稳形成鲜明对比,院子里如果有笑声一定是麦诗婷的,如果笑声停止了,一定是周寂用了招数,如果麦诗婷再笑了,那一定是周寂显示了冷幽默。

周寂称呼麦诗婷为小麦,称呼久了,发现叫小麦比小婷更加亲切,小麦在这个四合院里就代替了小婷。

小麦从黄毛丫头长到亭亭玉立,这种潜移默化的增色并没有给周寂多少惊喜。小麦是学编辑的,毕业后在电视台做幕后工作,加班是很正常的事情。周寂很多时候都去接她,他接小麦时从来就没有想什么,即使小麦的胸紧贴着他的后背,在自行车上摇晃也没有让周寂心神荡漾。上大学的时候,周寂也偶尔去接她,一次偶然的戏耍让小麦成了周寂的女朋友,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

那时小麦大学刚毕业,这是件必须庆祝的事情,两家人喝完酒后就剩两个年轻人在房间里,小麦嬉笑着叫老公,周寂也笑着称呼老婆,两个人太熟悉了,身体的零部件彼此都一清二楚,可在醉眼中就有了色彩。周寂仔仔细细打量这个一直跟在自己屁股后的小姑娘,小姑娘长大了,眉眼还是那个眉眼,却多了些女人味,脸还是那张干干净净的脸,有了红晕却多了怀春的景致。从来都是匆匆一掠的身材,在这种近距离之下,玲珑得让周寂忍不住把手塞进口中。

小麦笑了,说:“哥,你这样就像没见过我,难道还陌生吗?”

“陌生,傻丫头长大了。”

“还不是你的老婆?”小麦的玩笑就是这样肆无忌惮,抓着他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摸,“摸摸看,是不是老样子?”

周寂不敢,小麦就笑。“以前你还给我洗澡呢,这会儿倒害羞了?”她拉着周寂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摸,周寂一闪,人没闪开却扑在了小麦身上。瞬间两个人都尴尬得立在那里,无论多么熟悉,这样的场景还是让人有些窘,熟悉的呼吸在以前虽然很近,可隔着一尺与隔着十几公分的差别就大了,两个嘴唇很快就挨在一起。

以前北京四合院里这样的爱情很多,从发小成为夫妻顺理成章,可到了21世纪,爱情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柴米油盐,不仅要神秘浪漫,还要距离,小麦与周寂的爱情就在熟悉的零部件中开始找感觉。两家人关系本来就好,小麦的母亲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两个老男人也笑得合不拢嘴,再一起吃饭的次数就更多了。即使两个人不说,大家也心知肚明,看着他们钻进一个房间里,也都只是笑笑。这种事情对于小麦与周寂来说本应该有偷的趣儿,现在反倒没有了,这与明目张胆毫无区别,于是他们就开始了半夜鸡叫,暗号就是三长一短,搞得跟地下党接头似的,这样就多了乐趣。每当周寂在小麦门前敲三长一短的时候,小麦就故意问:“天王盖地虎?”周寂冷静地说:“宝塔镇河妖!”问得柔,回答却铿锵有力,接着就是开门之后的笑。后来不刺激了,小麦主动了,也是三长一短,不过暗号变了,小麦说:“祥子在吗?”周寂说:“祥子只要虎妞。”虎妞就钻进去,开始检查工作,从每个细节上开始寻找过去未曾见过的内容,细致到他脚趾的缝隙,然后夸张地说:“哥,你脚上怎么有个痦子?这么多年都没发现。”周寂也开始找,终于在腋下找到了一个黑痣,就亲,然后故作惊讶地说:“小麦,这个黑麦粒是谁种上去的?”

两个人变着花样消费着爱情,把积攒了二十多年的情都烧透了,火苗就淡了,接着就剩下顺水推舟的婚姻,剩下的就是日子。周寂上班,小麦也上班,他们拉着手也不避人了,几天不见也不再汇报了,就如老夫老妻一样的日子开始了。

周寂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推开小麦的房门,这间房门一直是为他开着的,而小麦却不在,他就躺在床上等她,等小麦回家时已经是夜里12点。

小麦还很兴奋,她在周寂的身上折腾一阵之后才说:“哥,你知道我今天编辑了什么节目?”

小麦兴奋,周寂随着身体的松弛只想睡觉,半睁着眼问:“什么?”

“岑冰倩,就是那个大美女,长着迷人酒窝的大美女,她要演新戏了。”

“岑冰倩?”周寂腾地坐起来。小麦不高兴了:“你怎么一听岑冰倩就来劲儿?”她朝着周寂的要命处狠狠捏去,周寂不耐烦地说:“岑冰倩怎么了?”

 
上篇: 3.钱 味 返回目录 下篇: 5.红 颜
点击人数(345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