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5.红 颜
5.红 颜 文 / 迷糊汤 更新时间:2011-9-16 13:37:03
 

5.红  颜

在北京的夜色中,有着江南的清淡,淡绿色的竹帘,透明的玻璃门上漆着大朵莲花,既是美又有着遮掩,这种似是而非的心思让你喝咖啡时就可以随心所欲……

小麦流泪了,往日的小麦是不流泪的,她说流泪就是流猫尿,即使周寂不要她,他也是她哥。今天她却流泪了,“哥,你怎么对大美女比对我感兴趣?”周寂的认错功夫是一流的,于是各种措施全用上,先是亲,接着啃,后来用上无赖的招数才让小麦笑了,这种太熟悉容易疲劳也容易弥合,熟悉对方的各种招数,自然就有解。解了小麦的泪水,就知道了岑冰倩的消息。

岑冰倩要出演的是一部大戏,是明年的贺岁片《地产女皇》,投资就达上亿元。虽然在这部戏里她是女二号,但交际花的角色让她突破了往日的娴静。周寂得到这样的消息还是去了州府,他知道岑冰倩火,也见识过岑冰倩的美,可要说她的演技,他只是在某部大片里惊鸿一瞥,算得上及格水平,不温不火,少亮点。这样的女人戏一定要找演技派,比如张曼玉或者巩俐,这些都是具有票房号召力的实力派,岑冰倩,连周寂都打问号,导演难道不知道?

到了州府他还是点一碗鱼翅捞饭,就坐在岑冰倩的对面。有了上一次的交道,他不再躲闪,甚至还对着她笑了笑。岑冰倩也微笑着,有了岑冰倩的微笑,周寂的这碗饭吃得就快了,往日一节课时间今天变成了几分钟,当他心满意足擦了一下嘴时,服务员笑着走上来说:“先生,您吃好了?”

“吃好了。”

“对不起,先生,请您出去吧。”

“为什么?”

“我们这里是会员制,不接受散客,对不起。”服务员很礼貌,脸上的笑容一点都看不出挤兑。

“我一直在这里消费呀,怎么没有听说过?”

“这个星期刚开始,您这次用餐也是免费的,请——”

这种驱逐让周寂很恼火,可他还是压制住了,笑着问:“会员怎么加入呀?”

“金卡10万元,需要引荐人。”

周寂只能用凉气抵消服务员的热情,他看了一眼低头吃饭的岑冰倩匆忙逃跑。

他开始笑自己,真以为自己吃碗鱼翅捞饭就成了富翁?就上档次了?瞎掰,都是自欺欺人,消费了上万块钱还不是让人家用微笑撵出来?他宁愿被打出来也不愿享受这种微笑,这种微笑是温柔的刀,割了几次之后才见血,如果直接就刺,哪里用得着这么多钱?

无商不奸!

他无心去想岑冰倩,他需要醉,让他所有的尴尬与羞臊在醉中死掉。他去了岑冰倩常去的酒吧,当他喝完几瓶啤酒之后发现这个酒吧真是喝酒的好地方,不闹不燥,悠扬的爵士乐让人很放松,不知不觉就把酒喝掉,不知不觉进入眩晕的状态,这才是酒吧,这才是喝酒。他给自己找着各种理由喝酒,喝完一瓶之后说:“这音乐很好,这样的音乐让人陶醉,如果加上酒,就更让人沉醉。”他又要了一瓶。

“伤自尊了?”

“我有自尊吗?”周寂不愿意睁开眼,这个声音是如此陌生却又感觉熟悉,等他再看时眼前却空无一人。难道自己听错了?难道真的喝多了?

他想一醉之后再也不沾岑冰倩的事。周寂从贾徵道的表情上知道他不愿意别人提起这件事,从马回的话语中,也知道他对自己的提问很有意见,他自己也感觉到后背发凉,可为什么一听小麦说岑冰倩要演戏就去吃“粉丝”?

不是鬼迷心窍,是色迷心窍,周寂给自己下着定义,然后接着笑自己。笑自己的同时也在安慰着自己,我只是一个小记者,小记者也是人,还是俗人,俗人就脱不了俗气,好色也没有到猥琐的地步,只是欣赏远观,并没有亵玩,要是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就没有必要了。这个会员制真好,他开始对州府的策略有了好感,这个策略一是让自己少花钱,二是可以打消对岑冰倩的探秘想法,既省钱又少惹麻烦,这州府简直就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谢谢呀——

他学着范伟的声调说出这句话,哑然失笑之后就走出酒吧。他想一切都要继续,明天还要生活,今晚一定要敲小麦的门,三长一短。

周寂虽然有些摇晃,但还是走得很快,坐上出租车时还说着笑话。“一个年轻女孩上了出租车,坐在前排座位,顺手把数码相机放在了车前面。下车以后,忘了拿相机了。出租车司机连忙说,你相机!你相机!那个女孩一脸严肃地看着他说,你还像鸭呢!出租车司机很气愤地开车就走了。等那个女孩反应过来了,连忙边追边喊,我相机!我相机!”

“好笑吗?”

的哥说:“好笑,你的手机。”

“你的相机。”周寂故意笑着,的哥又说:“你的手机响了。”周寂说:“你才像鸡。”的哥急了,说:“你的手机真的响了。”周寂这才从玩笑中回过神,摸起手机就听,半天也不见动静,的哥说:“让你接电话你不接。”周寂笑着说:“短信来了。”

“你能到莲花咖啡吧吗?粉丝。”周寂小声念出来,“还粉丝,还钢丝呢!”的哥说:“看不出你是明星偶像呀?”周寂忽然精神了,浑身都颤抖起来,嘴里不停地念着:“粉丝,粉丝,是她?”

“掉头,去莲花咖啡。”

的哥一路还在开玩笑,周寂却没有了心情,再好笑的段子也不能让他放松。

莲花咖啡不仅有咖啡,还有酒。莲花咖啡的出名在于它的静,年轻人不愿意来,不够热闹,来的人喜欢的就是这份静。音乐是丝竹,与莲花的名字相配,脚下是地毯,店主似乎不愿意除音乐外多出一点的动静,连最起码的欢迎都省了。

这次岑冰倩要的是包间,莲花的包间不是很大,却布置得很雅致,在北京的夜色中,有着江南的清淡,淡绿色的竹帘,透明的玻璃门上漆着大朵莲花,既是美又有着遮掩,这种似是而非的心思让你喝咖啡时就可以随心所欲,躺着喝,坐着喝,任凭你在里面怎么喝。岑冰倩就是把一双腿都蜷缩在藤椅上,大大的藤椅让她娇小的身子像猫,尤其是看着周寂的眼神,半眯着,有点猫捉耗子的意思。

周寂无法像岑冰倩那样把身子缩在椅子上,他也不是端坐着,如果端坐就不协调了,他歪着身子不说话,可这次他的眼睛却直盯着她。

“看够了?”

“没看够。”周寂听着岑冰倩的玩笑干脆也就玩笑起来,他也只有用这种玩笑来掩饰自己的激动。已经快而立之年的人,看着美女还如此激动本来就不该,再这样看着就有些唐突,古人有唐突佳人的词,用在此刻周寂的身上恰好。

“谢谢上次你的帮助。”

“那是我的荣幸。”周寂笑了,他早就下定决心把关于杨德康与岑冰倩的事情都忘掉,让他下定决心忘掉的原因就是贾徵道的那种冷,他害怕。可现在看见了岑冰倩,他却有些蠢蠢欲动,不是色心,而是好奇,又不是完全好奇,而是职业上的那种撩拨。作为职业记者,写出一篇有分量的稿子是天职,就如岑冰倩要在演艺事业上得个什么奖项一样。

“你是记者,可为什么没有发关于我的消息?”

“我为什么要发?”

“那你跟踪我这么长时间为什么?难道仅仅因为是粉丝?”

周寂笑了,从包里取出卡片相机一晃,说:“这个说明我就是你的粉丝。”

“别逗了,你这个年龄已经错过了当粉丝的季节,你只会取笑那些粉丝,怎么可能加盟到粉丝的队伍里?更何况对象是我?”

“为什么?”

“你的学历、你的年龄以及你的工作,即使有偶像也是陈道明、王志文或者斯皮尔伯格,要不就是巴菲特或者比尔·盖茨,这样才能凸显你的成熟,而我在你们这样的白领眼里只是一朵花。”

眼前这个女人有着这样的见解,就与她这一段时间的淡然表现相符了。有了铺垫,周寂也稍微放松下来,他笑着说:“你在任何人眼里都是一朵花。”

“你是好人。”

“好人有盯着美女不放松的吗?”

岑冰倩笑了:“你是否还关注杨德康?”周寂立刻紧张起来,可很快又释然了,自己这点秘密全世界人都知道了,何必再隐瞒呢?他说:“岑小姐,开始是的。”

“现在呢?”

“多少有点粉丝的味道。”

岑冰倩笑得很满足。

“你对杨德康的死难道一点疑惑都没有?”

“现场勘查、法医出具的报告以及最后的结果,这些能让我有疑问吗?”

“可杨德康有钱还有你这样的美丽女孩儿,为什么要跳楼?”

岑冰倩摇着头说:“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他没了,在我的世界里已经消失了。”

“可是你心里藏着很多疑问。”

“为什么这样说?”

“从杨德康的死一直到现在,你太淡然,就如杨德康与你毫无关系。”

“这说明我已经忘记了他,也表明我们关系不是很密切。”

周寂笑了,岑冰倩也笑了。

暗潮汹涌说的就是这种平静,冰山一角讲的也是这种表面,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周寂本不想搞清楚杨德康与岑冰倩的关系,可这种关系就在眼前摆着,同时岑冰倩想和杨德康之间脱清干系也不是容易的事。虽然没有了新闻,少了绯闻,但发生的事情就是发生了,想抹掉一切痕迹是不可能的。

“哈哈,忘了恭喜你出演《地产女皇》。恭喜恭喜!”

岑冰倩的笑有点苦涩了,周寂又说:“这可是贺岁片,你难道不想演?”

“你知道什么样的人才能保守秘密?”岑冰倩突然问出这样一句话,让周寂心里开始忐忑,难道她会?

“不是死人,也不是哑巴,而是名人,越是风光的人越容易保守秘密。”

“可黑社会让人保守秘密就是杀人。”

“那是最低级的做法,还违法。一个名人,有着太多的光环之后就如孔雀般爱惜自己的羽毛,每掉一根都心疼,或者习惯了光环之后少了温度就感觉冷,所以你要是能给他光环、给他温度,他就会一切按照你的意思去办。这种保守秘密的方法是不是很高级?”

“不是高级,倒像政治。”

两个人聊着,让周寂很兴奋的是终于可以和岑冰倩聊到杨德康,虽然只是一闪而过,总算是接触到杨德康事件的内部,这种内部消息除了岑冰倩这里还能从哪找到?贾徵道绝对不是简单的收购,他不愿意说,自然有他的道理,可岑冰倩这种闪烁其词不仅没有让周寂失望,反而再一次调动起他浑身的积极性。

他想从股市与地产上进行突破,可岑冰倩既不懂股市也不懂地产,这种预谋很快就被岑冰倩的微笑击破。“周寂,我还是叫你周寂吧,这样称呼起来不别扭。”周寂很赞同她这样称呼,他也想称呼她“岑冰倩”,最好是“冰倩”,这种心思被岑冰倩察觉了,她笑着说:“你也叫我名字吧,叫小姐听起来还挺别扭。”

改了称呼,其实就把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些,但周寂知道自己与岑冰倩的距离绝对不是一杯咖啡可以拉近的,他与岑冰倩之间的距离可谓天差地别,即使她的美也在拉开这种距离。

小麦也很美,可与岑冰倩的美还是有距离的。如果从五官上看,这种距离只是分毫之间,小麦的皮肤比岑冰倩的结实,但不如岑冰倩细腻;小麦没有酒窝,可小麦的眉眼却是清纯的,就如没有玻璃的窗。岑冰倩这扇上了玻璃的窗虽然通透,多少也有些朦胧,有了深度,在周寂眼里,这种深度不仅仅是藏,还有着故事,有着故事的女人才迷人。

小麦如果是孔雀开屏的话,那岑冰倩就是凤凰还巢,一个是现实,一个是虚幻,这就是距离。

身为北京男人的周寂,在胡同里长大,却没有染上胡同串子的味道。他的沉稳和内敛让他爹都有些得意,学习上不用人操心,生活中也没有出幺蛾子,对人礼貌有加,出言幽默,有些圆滑,圆滑中却还多了一种雅致。这恐怕和他已过世的母亲让他学弹琴画画有关,因为沾染了艺术气息,就让他的一举一动里,透出不自觉的雅。

这样的男人不让人抗拒。但即使这样,周寂还是很自觉地与岑冰倩保持着距离,他很清醒,他知道如果与岑冰倩这样的美女在一起很容易晕头转向。如果晕头转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这可不是他希望的,他现在最想弄清楚的还是杨德康与红蓝股份,还是在琢磨这样一个有着各种题材的公司老板怎么会说跳楼就跳楼呢?

“中国的证券市场,看一只股票就知道全部了。”这是周寂的导师给他的话,做了六七年的财经记者,如果真能从一只股票窥探到证券市场的全局那就是周寂的幸运。

红蓝股份就是这只股票,而岑冰倩恰恰又是周寂能够认清红蓝股份的唯一人选。

“周寂,我美吗?”

周寂只能笑,岑冰倩的美不用他说。

“周寂,我可怜吗?”

这句话也不能回答,如果从钱与风光上来讲,周寂才是可怜虫,他刚从州府被驱赶出来。可如果从爱从情上讲,演艺圈的女人似乎都是可怜兮兮的,即使做到了“一姐”、“一哥”的份上,也有着说不清楚的可怜,更何况传闻被人包养?

“周寂,你说我们能成为朋友吗?”

“能。”周寂说得很快,“但不取决于我。”

与岑冰倩这样的大美女交朋友其决定权不在周寂,其实与美女恋爱成功与否都不取决于男人。周寂与岑冰倩的友情能不能产生即使是当事人恐怕也不清楚。不过周寂很快就收到了他与岑冰倩单线联系的手机短信:“周寂,以后不要跟踪我,你要小心。”

周寂只是浏览一眼,立刻删掉,他直接去了厕所,蹲在马桶上开始吸烟。他有些后悔,从岑冰倩发来的简单几句话中,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发凉。

他换双卡手机的时候,小麦还笑他,说:“你不会还有其他猫腻吧?”周寂知道小麦说的是什么,笑着说:“即使有你在意吗?”

小麦说:“如果我喜欢的人没有人喜欢,我就该失望了。”

这就是熟悉的爱,这种熟悉可以让两个人不累,不用探索,不用摸着石头过河,不用先从优点开始恋爱,再从缺点上离婚,这种熟悉虽然少了神秘,却多了空间。

周寂有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想法,虽然他感觉自己在玩火,可是面前有了岑冰倩这样一个美女,这种玩火就多了很多乐趣。

都说老子英雄儿好汉,可倒过来也一样。红蓝股份的发力让周青山在大厅里成了人物,他没想到自己在退休之后还能有这样的风采。有人已经开始记录他说的话,甚至顾侃这样的大学生股民也屁颠屁颠在后面喊着:“老爷子、老爷子,你慢着点,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有意思,当初他屁颠屁颠跟在领导后就追问着那种模棱两可的意思,可直到退休也没有搞清领导的意图。登上交易部大厅的舞台只有几十天,他已经尝试开始打太极,几十年的工作经验,此时拿出来不过牛刀小试。他天天看股评家的文章,开始时还是虚心学习,每个术语、每个经济函数,甚至每个字都仔细地琢磨,现在看却只是一览而过。这一览已经让他笑了,他笑这些著名分析师说出的话等于没说,从开始到结束都是废话,这种自圆自说的太极对于周青山来讲太小儿科,他已经不用背诵,张口就来,说得比分析师还头头是道,说得圈子里的人目瞪口呆。

大厅圈子里的领袖还不比官场,官场领导说出话来少有人反驳,而股市的意见领袖面对各种咨询其实是被质疑,是随时可能被拉下马的暗力。这一问一答就是唇枪舌剑,你来我往的话语中有时客客气气,有时嬉笑怒骂,但都不是随意的。尤其是像顾侃这种有理想的年轻人,他手中的笔记本随时开着,他已经把周青山的语录随时发布在博客上,他现在的博客点击量已经超过百万,他在大厅里虽然已经走下舞台,可在互联网上,他名字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了房天晓。

“抛,全部抛光。”

简单的五个字对于李老太太与秦伊茜来说就是圣旨,她们立刻从人群中消失,立刻跑到交易机前操作,回来后就是吃惊的表情:“老周,你太神了,我不仅把赔的都赚回来了,还挣了几万块。”周青山不稀罕李老太太的崇拜,他看着秦伊茜,秦伊茜的表情让他的精神立刻振奋起来,那灿烂的笑容让顾侃都惊讶了。

秦伊茜的脸太红润了,这种红润让人忽略了她的年龄,把大厅里的各种议论都感染得更加激烈。尤其是顾侃,他现在已经把股市的相对低迷完全赖在房地产板块上,他说得振振有词:“从操作的角度看,2600点已是市场的价值底部,而2400点则为大盘提供较强的反弹动能。因此目前市场正处于一个合理位置,趋势上仍将保持向上。房地产利空已经透明了,欧洲债务危机也在市场上得到反应,只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导致的银行坏账和银行资金的拨备,影响银行业绩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周青山说:“房地产调控政策已经差不多了,不可能真把房地产搞垮,否则经济也将出问题。”

“可是为什么基金会减仓房地产呢?国投瑞银、东吴行业和华夏优势增长基金都在减仓。”

“可兴业有机增长基金、宝盈核心优势基金与华富策略精选基金都在增持呀?”

……

秦伊茜对这些不感兴趣,她只对周青山口中说出来的个股买卖感兴趣,根本无暇去思考这些宏观的东西。这些浮云一样的东西可以让股市大厅充满生机,却不能让秦伊茜心情荡漾,让她心情荡漾的是周青山。

在收市的时候,她小声说:“老爷子,晚上请你吃饭?”她话说得很轻,说话时把左右都看清楚了,看着顾侃走出了交易部大门,也看清李老太太笑平了褶子的脸再没回头,可她还是小心翼翼的。

“好,还是我请你吃饭,离你们家很近的地方有个烤鸭店,那里的烤鸭不错,价格也公道。”

“还是我请你,我都准备好了,给你烧扬州菜。”

周青山脚步浮了起来,他开始时还是并排与秦伊茜一起走,距离很近,两人的胳膊能够自然碰撞,这种距离绝对是无遮掩、毫无目的的,即使碰撞也是物与物间的碰撞,不带情感。可是走着走着就有了距离,手臂碰不着了,心却想碰,想碰却又故意拉开了距离。这种距离首先是秦伊茜拉开的,开始两人并排,并排之后从隔着10公分到隔开1尺,接着就有了前后,这种前后恰好是一个肩膀,这样即使直线没了距离也碰不着了。

周青山的粉丝队伍已经增加了几十个人,他们向他打着各种招呼,脸上的微笑一直持续到各自回家。等他们走远了,周青山这才说:“小秦,孩子学习好吗?”秦伊茜说:“这不就为明年考电影学院做准备吗?一个表演班就3万块,真是抢钱。”“那其他功课呢?”秦伊茜笑了,她这次笑得很得意:“我女儿其他功课本来就好,如果不是非要考电影学院,考清华北大也能行。”

她把胸挺了起来,走在周青山前面的屁股就翘了,这种连锁反应是她想不到的,挺胸抬头撅屁股,这种姿势使女人显得诱人。

这段路不是很长,周青山却走得很辛苦,这样的距离、这样的诱惑,让这个五十多岁老男人的心开始驿动。

秦伊茜在进入自己半地下室居所的刹那还是不好意思了,她掩饰着说:“我们家是两层楼,为了考什么电影学院只能在北京住个两居室。”她把两居室说得很重,可往地下室走的时候声音就小了,“老爷子,小心脚下。”小手顺势拉着他的胳膊,周青山一个踉跄就滑到了她手上。

这顿饭不用吃就已经有意思了。

这种意思在饭菜上更见功夫:蜜饯捶藕,藕片软糯,食之香甜不腻;琵琶对虾,鲜美香脆,焦嫩无比,加上两碟青菜和一壶花雕,让周青山找不着北了。

秦伊茜也给自己准备了杯子,都是青瓷的,与周青山一碰就抿着。他们不敢看对方,话就少了下去,周青山的眼睛眯了起来。他想不到在这个半地下室里有着如此的江南味道,就连这只见半日阳光的厅里也染着这个女人的细心,一尘不染的客厅里,一盆文竹翠绿欲滴,这也给周青山找到了话题。

谈话的内容就从花开始,可周青山不懂花艺,养鸟也是现学的,谈文竹就不能说该如何伺弄它,只能从郑板桥的竹画区别说起:“文竹虽然纤细,但也不失竹之谦虚刚韧。”

秦伊茜也实在找不到话题,她请周青山吃饭是因为刚才赚的15万。可是,这15万还不够,电影学院是个烧钱的地方,处处都离不开钱。

秦伊茜是个有心计的女人,她计算过,4年大学,每年需要10万,至少需要40万。现在流行“穷养儿子娇养女”,自己的女儿一定要养得娇。她本身就是个娇滴滴的女人,如果不是男人走了,她现在一定是个娇滴滴的少妇,虽然已经错过了少妇的年龄,但也不过刚奔四,她身上的娇柔还在。

她一低着头就显出娇媚,她的发型是专门到给那些电影学院学生理发的师傅那里剪的,显得既有风韵又年轻,随便一撩,眉眼间的娇媚就出来了,看得周青山就直了眼。

她开始说花,说起花她就内行,说得周青山耳朵也直了。他已经知天命,却还是头一次听女人讲花,讲得还这样感情丰富。秦伊茜说起花来就如手中有花,然后还拿着剪刀伺弄着,手也拨弄着即将开的花瓣儿。她就如跟花对语着,根本不像是在跟周青山说话,而像是见了久别的情人,不能没完没了絮叨,就借花诉起无尽相思。

说着,女儿也回来了,她看了一眼周青山,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秦伊茜笑着说:“叫爷爷还是大爷?”

“大爷,大爷,她跟周寂差不了多少。”

秦勤就叫大爷,叫得周青山心花怒放,就如刚才秦伊茜说的花都已经在心中绽放。

女儿叫了大爷,母亲就该称呼哥哥,虽然还没有叫出来,但秦伊茜不再称呼他周老爷子了,他却还是叫她小秦,偶尔也顺口称呼伊茜,不过都是一闪而过,叫小秦的时候多,叫伊茜时,话都是含在嘴里的,不清楚却知道是什么内容。

秦勤的美貌随她妈,但比她妈个子高,十八九岁的年龄,身材还在发育着,眼睛也是纯真的。当她知道是周青山让母亲赚了好多钱时,才从冷淡转变为搂着他的脖子笑,一声声大爷叫得更亲了。

 
上篇: 4.消 息 返回目录 下篇: 6.知 己
点击人数(359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