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7.关 系
7.关 系 文 / 迷糊汤 更新时间:2011-9-19 14:41:03
 

7.关  系

贾徵道要在岑冰倩与自己之间寻找关系,如果没有关系,那“粉丝”钱就太尴尬了。

让周寂最害怕的是关系。

处理岑冰倩与他的关系很容易,只要忘掉她就能彻底走出恐惧。但是他开始恐惧爱,他怕他由“知己”上升到“红颜知己”,若再上升就难以想象了。

第二天的《中国A股走向》比预期的还具有轰动性,全部售罄不说,编辑部的电话也被打爆了,都是发行公司打来的电话。这让马回的脸上不仅有喜还有更多无奈,他一方面说着对不起,另一方面还讲着价:“从今天开始预定下半年的,这次你要多少?”“马总,半年一出了?”马回笑着说:“本来这件事不由我说了算,都是发行的事情,可没办法,现在缺人,发行我也管,只好勉为其难,如果这次你多预定,那半年以后就不用这样了。”

周寂也开心,开心的是马回特意让电视台采访了他。这种事对一个记者来说绝对是好事,但周寂在开心之余却有些怕,是马回这种态度让他怕,像这种事情都是他亲自操刀的,上电视这种事很少轮到像周寂这样的记者,真的轮上了不由他猜测重重。

马回说:“小周呀,这次的十年股市对比可是你的主意,资料也是你整理的,观点也是你采访的,你不上电视谁上?”

周寂说:“大海航行靠舵手,马总,不要为难我了,看见话筒我就说不出话了。”

周寂到底还是上了电视,不只获得了报社优秀记者奖,还得了一万块钱的奖金。马回拍着他的肩膀说:“小周呀,没想到你与大宏达的贾总关系很好,他很赏识你。”

周寂说:“只是有过采访,但没什么交往。”

马回笑着说:“谦虚、绝对的谦虚,这次贾总赞助了200万,可都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关系不一般呀。”

很快周寂就知道了这种关系的厉害性,当马回笑呵呵递给他一个大大的牛皮纸信封时,周寂毫不犹豫就打开看,结果看了就张大嘴巴,因为里面全是钱。马回说:“这是你的‘粉丝’费用,贾总说了,让你这样的记者追星还是大材小用的,说你一个记者收入不多,就把州府的‘粉丝’钱给你报销了。”

周寂彻底晕菜了,他接信封的手有些抖,抖得马回又笑了起来:“小周呀,贾总赏识你,你就不要推脱了。再说,贾总人也很好,我也知道你并没有做捧庄的新闻,好好干吧。”

马回还是笑,不过他的笑有些深意,周寂说不清楚那是什么内容,但他直接感觉到马回与贾徵道应该是穿一条裤子的。他知道接过这笔钱意味着什么,攻守同盟?可攻什么、守什么呢?如果红蓝股份没有内幕,那就没有什么可攻守的,可如果红蓝股份真的有内幕,自己的一条腿就已经趟入这浑水。

他还是拒绝了这个信封,说:“马总,吃饭是需要花钱的,再说看美女做粉丝也必须要有代价。”他故意做出男人常有的色迷迷神态,也天真地表演着对偶像的虔诚。马回笑了,他看出周寂的心思,不过让马回不明白的是周寂到底为什么这样做,一个小记者与贾徵道这样的大亨抗衡是绝对危险的,可一个记者会成为明星的粉丝又让他难以相信。

当晚,周寂就被几个穿黑西服的人拦在了一个胡同里,他们很有礼貌,只是不容分说就把周寂的电脑给抢了过去,另外一个又把相机夺在手中。这本是惊心动魄的一刻,周寂差点尿了裤子,电影般的情节发生在他身上,开始的兴奋很快就被恐惧所取代了,他所有的质问都是颤抖而毫无气力的,他的所有反抗在两个大汉的有力胳膊下显得软弱无力,他只能看着这一切,然后大声喊。

黑西服说:“你再喊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周寂只能眼睁睁看着相机与笔记本都被抢走,还有钱包。这样礼貌的抢劫有些出乎他的意外,除了腹部一拳是教训他不要反抗之外,其他毫发未损。周寂回到家时,正遇上小麦笑说着元旦时的活动,看样子她玩得很开心。这种开心很快就把周寂给感染了,他想起已经好久都没和小麦亲热了。

他们不是夫妻,却如夫妻一样生活着。周青山的房子是正房三间,麦大林的房子是西厢房三间,东厢房住的是郭家。郭家的儿女都大了,都在外面有了房子,只剩下郭老太太留在院子里。两间几步就能跨过去的屋子是没有距离的,当几位老人都默认他们的关系时,剩下的就不过是掩人耳目。周寂随时能进入小麦的房间,小麦也随时能进入周寂的房间,周青山不说,麦大林不说,麦妈妈不说,郭老太太更不会去说,说话的只是周寂与小麦自己。

小麦很兴奋,一定是单位的元旦晚会上有惊喜,她显得比往日急切,让周寂面对这种疾风骤雨还真有些不适应。说来奇怪,在以往无数次交锋中,小麦总是打不过周寂,各种招数都用上也无法让周寂再表现出初时那种迫不及待,不过今天,周寂连冲锋都还没有使出,小麦就已经软绵绵了。

小麦说:“我最讨厌你这种假装的少年老成,你怎么就不把口水流出来?”

“还要怎么流?一身都是汗。”

“那是暖气足,不是你用力的关系。”

周寂说:“小麦,我……”他想告诉她今晚他遇到了抢劫,可又忍住了,他怕她担心。

“吞吞吐吐,有什么幺蛾子?”

“没什么,我只是想亲亲你。”

这种甜言蜜语比任何炮弹都管用,小麦喜欢,可小麦同时又感觉少了什么。元旦晚会上她第一次有了明星的感觉,好多男同事找她跳舞,跳出一身汗也不觉得累。她特意穿丝袜,特意买了最薄的羊绒衫,还特意把胸前垫了两块海绵。小麦不是干瘪的,她的丰满让周寂夸了好久,也欢喜了好久,可小麦这次要更突出这一点。当她亭亭玉立站在舞池边上的时候,听到了一阵嘘声,她左右看看,不相信这嘘声是因为自己,因为这个舞池中有太多的明星主持,她也知道这嘘声不是嘲笑,应该是惊讶和赞叹。

十公分的高跟靴与透明丝袜在北京的冬天就是一道风景,电视台的男人眼睛比普通人更亮,一下子十几双手都伸过来,让小麦有些飘飘然,还飘了一个晚上。小麦独享着这种飘飘然,到第二天都没换这身衣服。她躺在自己的标致207里,这车虽然小,空调却很好用,光着小腿也不觉得冷。

她的思绪还在舞会上,在舞会上她引吭高歌,大家都说她唱得好听,夸她嗓音就跟张靓颖一样。她知道自己唱得好,也知道自己的舞姿算不上优美,可男同事偏偏喜欢请她跳舞,她没办法拒绝这种热情,听着他们夸奖,她觉得自己身体更轻了,感觉像羽毛一样要飞起来。这种感觉让她喜欢自己的这种装扮,让人浮想联翩。

她开始想自己与周寂的关系,这样的爱情真是她想要的吗?

周寂的答案让小麦不满意,他是那样稳当,稳当得让她心烦,她恨不得周寂狠狠地打自己屁股,让自己痛,周寂却依旧态度亲昵。

周寂这种沉稳也让贾徵道有些藏不住了,他直接邀请周寂吃饭,地点就选在州府。当他看到周寂电脑里除了岑冰倩的照片之外,并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时,他失望得开始笑了。他笑自己的敏感,更笑自己的猜测多余。看着眼前一张张岑冰倩的照片,他发现这个女人还真迷人,尤其是那两个酒窝。李奇章曾说过有着迷人酒窝的女人一定会让男人更销魂,现在这对迷人酒窝已经献给了李奇章,他只能咬着牙根看。看了一张又一张,他笑了,这层皮囊背后还不是与自己老婆一样的躯体?

这样的皮囊与大盘K线比起来太缺少魅力,从地产转向股市,开始他还是不很情愿的。如果不是毛铅华,他不会掺和这趟浑水。地产界的浑水已经让他有些局促,越来越贵的地价,越来越强的竞争,都让他有些疲惫,他想歇歇。他给自己定了目标,一到了目标就退休,找个好山好水的地方颐养天年。他没有声色犬马的梦,却喜欢钓鱼,看着挣扎的鱼儿,他的心就开始激动,这种激动让他呼吸急促、手舞足蹈,如果你在钓鱼塘边看见一个手舞足蹈的垂钓者,八九不离十他就是贾徵道。

只有在钓鱼时才手舞足蹈的贾徵道,握着周寂的手时笑容满面,他挥挥手就让手下都退出去了。他没有说话,仔细地上下打量着周寂,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年轻人何以如此冷静。

“周寂,我们算是熟人了,都说80后的人喜欢钱,可你是例外。”

“贾总,其实我也喜欢钱。”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贾总,可惜我没有道。”

贾徵道开始有些讨厌眼前的年轻人,现在很少有人敢这样顶撞他,虽然周寂并未出言不逊,但其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否定他,这让他很不舒服,可他还是微笑着。

“我喜欢你的直爽,尤其是上次你的采访,让我看到一个年轻人的活力,我很喜欢。”贾徵道忽然发现自己请周寂吃饭的目的没有了,本来他是带着要挟来的,要周寂不要再探听红蓝股份的事情。可从周寂的笔记本上看,根本就没有红蓝股份的任何信息,不过是琐碎的财经采访,图片也都是岑冰倩的照片,有艳照也有写真,就是没有什么偷拍的内容。从各方面了解,周寂都已经停止了红蓝股份的采访,如果自己再提红蓝股份简直是不打自招。

他想说岑冰倩的事情,可岑冰倩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一个是明星,一个是企业老总,既没有绯闻也没有联系,如果再提起岑冰倩多少都要带上红蓝股份、带上杨德康,这样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可他给周寂的“粉丝”钱却是他的心病,他不能原谅自己的草率,让周寂抓住了这样的把柄,如何才能让这个把柄自然消失呢?这才是他的目标,这个目标却很难说出口,他开始在谈天说地中寻找着途径。

其实两个人的话题少得可怜,更多的是说吃,州府的吃食都很讲究,都有来头,哪一道菜是怎么来的,哪一位名人曾经对哪一道菜有过点评,这些都是话题。可说着这样的话题就与目标远了,远了再绕回来,绕回来却发现还不如说吃。

贾徵道要在岑冰倩与自己之间寻找关系,如果没有关系,那笔“粉丝”钱就太尴尬了。他一直思考着这件事。

“大宏达更名还需要你多多关注,上次的采访我已经在《中国A股走向》看到了,对公司很有利,谢谢。”

周寂说:“都是我应该做的,马回总编已经知会我了,从某种意义上讲,您可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还有美琪时尚赞助了《地产女皇》,我不想因为岑冰倩的绯闻让影片受到影响。”贾徵道终于松了一口气,这个累啊,绕了一圈才说到正题,而这个正题与他最初的目的却大相径庭。

“我只是一个粉丝。”

“上次你与岑冰倩在这里吃饭,我耍了你,在这里我向你道歉。”贾徵道知道即使自己不说,那样的事情也不难让人猜出,尤其是今天这样面对着周寂。他现在已经很少给人道歉,但这次道歉让他既有面子又不失身份,既能让周寂感觉自己的真诚又可以彰显自己的风度。这种一举两得的事情是他最拿手的,用起来也轻车熟路,他拉着周寂的手,因为不能让周寂用一句“我只是一个粉丝”来了结今天的饭局,他要让周寂感动。

周寂确实感动了,他真没想到贾徵道会对自己这么坦白,这样一个坦白的人会有猫腻吗?

贾徵道要的就是这种感动,他给了周寂一张州府的会员卡,他知道周寂会拒绝,可出门的时候,他还是对州府的经理说:“以后周记者来就是我来。”

贾徵道说出这句话后大大松了一口气,他没有太多的时间来关注一个小记者。如果不是因为岑冰倩与杨德康,像周寂这样的记者他是不关心的,不要说时间,表情都浪费不起,不过面对毛铅华他就要笑脸相迎,因为毛铅华这个人他得罪不起,可以说他入主红蓝股份就是因为毛铅华。

如果从职务上讲,毛铅华只不过是一个处级干部,自己大小也是公司董事长,怎么算也是个局级;从相貌上讲,毛铅华只能用风韵犹存来形容,姿色中等,优点就是白。古话说得好,一白遮百丑,可这对贾徵道来讲都不值一提。那些大小明星都争着和他交往,她们既年轻,也能歌善舞,而毛铅华连两步舞都跳得一团糟,但她这个结算中心主任的头衔却是货真价实的。还有毛铅华的顶头上司,尽管不出名,还是个糟老头子,可他却是科技界鼎鼎有名的角色,和他扯上关系的都是大人物,这不得不让贾徵道起敬。其实贾徵道更敬重的是毛铅华手中的资金,她手里过的钱不计其数。

这样的人物,贾徵道本来八竿子打不着,可因为一次酒会上李奇章的介绍,他们却认识了。李奇章说:“哥哥,缺钱不能总是盯着银行,银行的钱是国家的,我的权利是贷款,贷款是要还的。”贾徵道在这方面要听李奇章的意见,毕竟这是他的专业,由此,他才认识了毛铅华。他虚心地请教李奇章,李奇章就得意地说:“国家的钱有一部分不在银行,而是下拨到企业,到了企业是要花的,可花不了怎么办?”

“怎么办?”

“既不能炒股也不能投资,是真正的裸钱,不过可以拆借。”

李奇章的话让贾徵道茅塞顿开,他有一处地产项目正需要启动资金,在李奇章的引荐下,他认识了毛铅华。

毛铅华的一本正经让贾徵道还是吃过苦头,贾徵道与毛铅华年龄相仿,可男人春风得意的时候就显得年轻了,加上老板的派头愈发潇洒,要不怎么说钱可以让人帅?几次的饭局让贾徵道感觉出毛铅华的醉翁之意,这个女人的名字有着铅华洗净的意思,她不施脂粉,40岁年纪闪着饱满的风韵。她在饭局上就开始撩人,这种撩人是不经意的,言语也是经过掂量的,朦朦胧胧让贾徵道开始不知所措了。

李奇章一听就笑了,说:“你丫怎么这么不开面,人家要你就是给你钱,你还亏了?”

贾徵道苦笑着,李奇章说:“不要用英俊小生打发人家,人家不缺这个,缺的是你这样有地位的老板,要的就是这个派,便宜都让你赚了,你要不顺水推舟的话,千万别后悔。”

贾徵道没有后悔,当他拿着资金启动了项目之后,他再见毛铅华就已经不称呼毛主任,而是亲切地叫她“铅华”。不过这种蜜月期的合作很快就结束了,当人财两收的毛铅华逐渐淡出贾徵道的世界时,贾徵道已经成为房地产业的领军人物,但他却得了一个毛病,看见半老徐娘就躲,除了老妈,他几乎不见40岁以上的女人。

可现在不见毛铅华绝对不行,此时的毛铅华不仅与宏达实业有交情,并且贾徵道入主红蓝股份可以说完全是毛铅华的操作。

毛铅华还是老样子,都说女人到40岁就停止了年龄增长,皮肤的松弛可以用衣服遮掩,脸上的岁月更有高科技来整理,毛铅华笑得有些严肃,她越是笑,贾徵道心里就越发毛,他现在开始害怕毛铅华了。

“红蓝股份更名得好,不过过去的数据最好清空。”

“可红蓝股份是上市公司,不可能不留痕迹。”

“想办法。”

“好。”

贾徵道像小兄弟一样,此时他宁愿毛铅华称呼他“小贾”。称呼他“小贾”的时候,她是最温柔的,温柔得可以融化任何男人。他真无法想象这样一个对金钱有着追求的女人是如何似水的,她拿着几百万现金的时候连看都不看,开一张支票上千万都不动容,这样的女人为何看见大床后就化成水了呢。

“小贾。”毛铅华终于叫他小贾了,“从院里打给你购并红蓝股份的一个亿要还了,上面已经派人查了。”

贾徵道宁愿她不称呼自己小贾:“铅华,可这笔钱在股市里,正是要核钱的时候,抽出来我怎么办?”

“还需要多长时间?”

“再给我半年行吗?铅华。”贾徵道尽量把“铅华”叫得亲,可毛铅华一脸冷淡地说:“小贾,半年可以,一天都不能差。”

贾徵道心里这个生气,心说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要你的钱?是你要我入主红蓝股份,现在又来抽水,简直就是六亲不认。当初开口就是1000万,1000万,压死你都够了,还要我这个老爷们儿?

贾徵道开始骂李奇章,如果不是当初他出的这种鬼主意,自己怎么会趴在毛铅华的肚皮上?

这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周寂没有这种好事情,他的报告成功了,马回对他的表现很满意,还在大会上表扬了他。其实这些都不是他想要的,现在报社里传的最多的就是周寂成了马回的人,是靠着马回才有了今天的成绩,他成了“吃软饭”的,只不过吃的不是女人的软饭,而是讨好上司得来的荣誉。所以这荣誉并没让周寂开心,他现在必须写出一份有分量的稿子。

再见岑冰倩时,她已经确立了两人间的关系——“知己”,他看着岑冰倩在自己面前流泪、在自己面前微笑还有痛诉,感觉做知己真好。他也开始说自己的故事,从小麦开始,他给岑冰倩讲小麦,一说到小麦,岑冰倩就笑,说:“熟悉得就如床头书一样,每一页都知道内容,却还是不停地翻阅,这就是味道。”

“什么味道?”

“嚼不烂的爱的味道。”

“你有过这种味道?”

周寂这话说出来就后悔了,岑冰倩的爱其实是伤痛的,至少周寂这样认为。作为明星,她无疑是成功的,可作为女人,她跟杨德康之间,是否有爱可能连岑冰倩自己都说不清楚,可跟了李奇章呢?岑冰倩只说他们是好朋友,但周寂也知道“好”字是分开的,就是“女子”朋友,就是可以上床,也可以清淡如水的关系。这样的爱如何嚼不烂?一分钟就拆得七零八落,一分钟就可以说得赤裸裸,不用牙咬就可以出血。

“周寂,没事的,你以后不用在意我的感触,我已经习惯了,我是不配谈爱,也羡慕你的‘太熟悉’。”

这样一个冰雪聪明的姑娘说自己不配谈爱就是煞风景。当一个人面对另一个人说自己不配谈爱的时候,其实就加了一道墙。已经谈爱了,墙就薄了;可是说不配的时候,就有了主动加厚的意思。如果从年龄上说,周寂与岑冰倩相仿,可在爱情方面,岑冰倩显然比周寂要有经验得多。

哪个少女不怀春?岑冰倩自然有过花季的爱情,那种爱不由你想不想,花开了就自会来。岑冰倩的爱情与她的花季一样如期来临,却被她自己消灭了,就消灭在萌芽中。这种消灭源于她的自卑,当她只能在酒吧驻唱时,她的歌声就是赚钱工具,她的容貌是赚钱的饰品,正因她有一副好歌喉和一个好容貌,才让杨德康喜欢上她。

岑冰倩选择杨德康而没有选择初恋,是因为杨德康对她说:“倩儿,我要让你做明星,并且红得发紫。”就是这句话让她冲动了,这种冲动很快就让她尝到了滋味儿,失恋的滋味和受宠的滋味,两者相伴相随。没有喜欢就不可能爱,没有爱就不可能失恋,而当她依偎在杨德康怀里时,也正是她感受失恋的时候。

她对周寂讲了她与杨德康之间的感情,她同样没有用爱情这个词,周寂却感觉她对杨德康有爱,这爱就藏在她的眼里。因为说到杨德康时,她是激动的,眼里无泪却有花,是盛开的玫瑰,红色白色,交相呼应,这种花是不作假的,是真诚的,这不得不让周寂羡慕起杨德康来。

即使在杨德康的世界里,岑冰倩的爱情之花还是照样开。青春的悸动与爱情都能透过肌体跳出来,只要跳出来就有空间施展。经常有爱慕她的男人,也有她喜欢的男人,在饭局或者片场的一回眸中,产生悸动。然而看一眼就够了,够了就没有必要再去品尝,她必须要回去陪着杨德康。

杨德康的大餐很甜美,让她一举成名也让她享受女人应该享受的一切。当时的梦想与现在比起来就是井底观天,同样的圆,一个可以看到头,一个却只能看见天。

这样的历练绝对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清的,在金钱浮躁的世界里,杨德康的钱足够让她唱而优则演,也让她的心在波风波谷之间跌宕起伏。所以在岑冰倩的感情历练中,她比周寂更有话语权,她经历的,周寂不一定经历过,而周寂经历的,却早就在她的故事里发生。

所以,岑冰倩在周寂面前的无遮拦也是顺理成章的。周寂听着她的故事像天书,在岑冰倩的世界里却是那样平常,包括最初的时候,岑冰倩不得不陪导演吃饭,她都说得那样坦然。

其实周寂与岑冰倩谈情说爱是不公平的,但还有一个话题是公平的,那就是股市。说到股市,就必须说到杨德康,杨德康不仅经营证券公司,也是庄家,这种故事也是周寂最感兴趣的,却是最伤岑冰倩心的,两个人都知道这点,都怕谁先开头来玩这种伤害,所以都忍着。

忍就是拿刀扎在心上,无论是温柔还是用力,无论是刺痒还是疼。

这种关系让周寂很难受,纠结得他看见小麦都有些提不起精神。这一段时间周青山却精神百倍,他自从红蓝股份一炮走红之后,在证券公司的大厅已经是个角色。这个圈子已经达到四五十人,每天都有人在他身边听他演讲,他现在的语言和手势与电视上那些股评家不相上下,该加重语气的一定要加重,该放缓的地方则平稳,手势也要配合好,这样才有气势。可光说不练是不行的,总不能拿着一个红蓝股份耍天下,市场上的股票有2000只,红蓝股份也不是天天涨,已经赚钱的秦伊茜已经开始梦想她的目标,以周青山这样的姿态是绝对不能让她满意的。

她一直空仓着,也没有把房子钱还给银行,她的仓位有足够资金让她再博一把。她看好了周青山,等着周青山给她说去买某某股票,或者说出一串数字,可周青山的话题更多集中在大盘和板块,个股中除了红蓝股份就再没有说出另外一只来。这样的意见不但不能让秦伊茜满意,连顾侃也有了话题。

秦伊茜不能先向周青山质疑,因为这个圈子只有她与李老太太赚钱了,而且是在红蓝股份上赚钱了,而顾侃只是赶了一个尾巴。顾侃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毫不犹豫就想要取代周青山。

“老爷子,你说了半天,能不能给我们推荐一只股票?”

周青山已经不是以前的周青山,他摇着头说:“不能,现在不是时候,大盘这样的震荡,也没有太稳定的板块,就不容易判断个股。”

“房天晓昨天推荐的股票今天可是涨停。”

“那昨天你为什么不买?”

“还不是你说的,股评家说的话都是模棱两可,今天涨明天就跌。”

“那你倒是试试呀?”

“哈哈,老爷子,就在涨停前我已经拿下一百手。”

周青山不言语了,顾侃却直接接过话头,他趁周青山尴尬时已经接力似的走到前面,一挥手下面就静了,他却笑起来,笑了好长时间,才开始自己的表演。

顾侃首先推荐了两只股票,都是互联网题材的,同时也分析了房天晓的股评,不过这次他对房天晓的股评不是分析,而是痛斥,甚至是骂娘:“要说这些股评家,一到成了这个‘家’,就开始胡说八道,就开始捧庄。昨天推荐的股票今天涨停,说得准不准?准,可你有机会买吗?没有机会,这就是技巧。说得准,却又让你没机会买,这就是高手、就是捧庄,要不你看看,明天他还是推荐这只股票。”

顾侃还真的说准了,第二天房天晓还是大力推荐这只股票,还是刚上来就涨停,顾侃再也不给周青山机会了,直接就跳上舞台。“看看我说准了吧?再看看我昨天推荐的两只,虽然不是涨停却也有5%的涨幅。现在我们还能相信谁?”

顾侃这句话让秦伊茜看周青山的眼神都变了,她凑近顾侃笑着说:“顾侃,你说你推荐的那两只股票明天会怎么样?”

“具体涨到什么程度不知道,我也不是神,不过我知道能涨。”

顾侃再回头已经看不见秦伊茜,他笑了,从内心上讲,他还真有些喜欢这个大姐。秦伊茜年龄大心却年轻,在这个大厅里比那些姑娘还有味道。顾侃就这样和他那些朋友提过,还说了秦伊茜与周青山的故事,说得绘声绘色。

“那你能不能再推荐几只?”

“两只还不够你满仓?”顾侃笑着,“有怀疑很正常,这年头谁无利起早?不过时间可以验证一切。”

时间真的验证了一切,顾侃推荐的股票还是涨,虽只是小幅度上升。而房天晓推荐的股评却经过几天的上涨之后就开始震荡,忽上忽下开始了摇晃。顾侃更有话说了:“看看我说对了吧,再看看咱推荐的股票走势。”他干脆打开笔记本电脑,在他花了钱的著名证券软件上开始对房天晓推荐的股票进行分析。

“从技术图形上看,它上升的空间已经突破五日线,这样的趋势应该是调整的,是符合规律的,这也是房天晓的聪明之处,他这几天对这只股票的评论也是如此,不过再过几天他肯定还是大力推荐它。”

“为什么?”

“庄家开始出货了,自然需要推荐,少了抬轿子的散户,庄家上哪里挣钱?谁不想在春节之前搞个开门红?”

“可是这新的一年才刚刚开始,庄家就出货?”

“不是出货,你看大部分的庄家都还没动静,一是年终盘点,二是要想想今年该怎么做,可为什么房天晓推荐的股票就偏偏这样?”顾侃停顿一下,下面立刻静了,“还把曲线做得这样好,就是为了出货,因为庄家可能要转移仓位,不做了,或者有其他更大的动作。”

接下来的行情就如顾侃说的一样,圈子里的人已经开始向他讨教如何操作了。这次对顾侃的拥趸比以前还热烈,尤其是顾侃推荐的两只股票,虽然还是小幅上涨,但毕竟是在涨,秦伊茜更成为顾侃最亲密的拥趸者。她用以前看周青山的眼神看着顾侃,一步不离他左右,耳朵就跟着顾侃的嘴移动,但她很快发现顾侃不仅在圈子里这样说,还经常在他的博客上推荐那两只股票,她发现顾侃还给别人操作股票,这让她动了心思。

不仅是秦伊茜动了这种心思,圈子里的人好多都开始动了,说:“顾侃,干脆你领着大家炒股,赚了钱给你分成。”

顾侃摇着头笑了,说:“不成,怎么操作?要你们买你们不买,要你们卖你们不卖,我不是白费工夫?”

“那你说怎么办?”

顾侃不说话,开始在网上聊天。秦伊茜眼尖,大声说:“顾侃,他们就这样相信你,直接把钱打到你的账上?”

“都是朋友,再说了,这账号是公用的,大家都可以看,只是操作必须由我执行,赚了钱也是大家的,我只是分一杯羹。”

“顾侃,你这可是犯法的事。”周青山终于说话了,不过他的话让大家都笑了,谁也没有理他,他急了,拉着秦伊茜就到了一边,诚恳地说,“小秦,这样的事情不靠谱,把钱交给他,如果都赔了算谁的?”

秦伊茜挣脱开周青山,笑着说:“老爷子,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您就不要太操心了。”

周青山无精打采地往家走,秦伊茜刚才的话让两个人的关系瞬间就远了,也让老爷子的心顿时空了。

 
上篇: 6.知 己 返回目录 下篇: 8.裸 钱
点击人数(2602)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