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8.裸 钱
8.裸 钱 文 / 迷糊汤 更新时间:2011-9-19 14:41:29
 
8.裸  钱
闲钱,就是“裸钱”,就是满足了吃喝拉撒之后的钱,没用了,投资到股市,一来支援国家建设,二来还能让钱生钱。
周青山的失落并没有影响周寂的兴奋。周寂在完成《中国A股走向》之后,从数据中发现了一个本来就显而易见的问题。这个问题却让他提出了“裸钱”的概念。
“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这句话任何媒体、任何机构都在说,说有了闲钱可以炒股,千万不要拿养老钱去投入股市。闲钱,就是“裸钱”,就是满足了吃喝拉撒之后的钱,没用了,投资到股市,一来支援国家建设,二来还能让钱生钱。中国有句老话说:“人挣钱,难上难;钱挣钱,不犯难。”尤其是这种“裸钱”。
企业缺少资金扩大再生产,就要融资;老百姓手中有闲钱,就购买企业的股票,这就是股市最简单的逻辑。应该说老百姓买了股票,钱就到了企业手中,就应该去生产了,如果按照这个理论,股市上就没有钱了,可偏偏股市里的钱比到企业手中的钱要多得多,这些钱岂不是“裸钱”?
上市公司有多少钱真的投入到实体中,老百姓的钱有多少是看中了企业的发展,银行贷款又有多少流入了股市,这些问题都让周寂在《中国A股走向》完成之后有了思考。这样的思考本来是经济学家的事情,与周寂这样的小记者无关,可“双子座”的机智与好奇让他乐此不疲。他从很多上市公司的数据上看,都看到了一笔可观的利益,那就是二级市场的投资效益。周寂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去本求末,他查找了大量的资料,发现美国通用公司也存在这样的现象,通用汽车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可该公司虽然有6大业务,但其投资业务和金融服务业务两项相加,占总收入的比重却超过了70%,可以这样说,通用电气实际上是一家金融公司。周寂这下糊涂了,他找到了房天晓。
房天晓笑得前仰后合,拍着周寂的肩膀说:“你知道现代公司的九字真言吗?”
周寂摇摇头。
“‘产供销、投融资、加减法’,投融资已经是现代企业必须的,周寂,这些经济学的问题如何入了你无冕之王的法眼?”
“难道说他们从老百姓手中拿了钱再去赚老百姓的钱?”
“如果卖一台电视机的利润高于炒股的利润,企业绝对不会炒股,肯定是大力生产电视机。”
“乱了、乱了,老房,让我整理一下。”周寂拍着自己的脑袋,他忽然发现自己做了四五年的财经竟然还是个雏儿,他的脑子真的乱了。
“周寂,其实两种行为是不被鼓励的,一是用在二级市场上融资来的资金去投资二级市场,这种行为就是与民争利;二是完全放弃主业,甚至几乎可以把主营淡化掉,主要精力完全放在投资上,而且投资主要集中于二级投资,这种模式说明管理层不务正业。但是,如果当一个企业建立起一个比较完善的运营架构,就必须在企业集团化的过程中有两个杠杆——经营杠杆与投资杠杆;两支团队——经营团队与投资团队,这是现代企业集团化背景下形成的一个标准。”
“也就是说拿着老百姓的钱再与老百姓在股市上博弈?”
房天晓微笑着。
“这岂不是稳赚不赔?这岂不是特冠冕堂皇地从老百姓口袋里掏出钱之后再说,来,咱们玩一把?”
房天晓说:“也不能这样说,还是有很多钱流入生产线上。”
“如果这样,上市公司岂不就成了基金?”
“我不是说过还有一部分到了生产线上吗?”
“那有区别吗?只不过是一块遮羞布,就如妓女跟嫖客谈恋爱,只是幌子,好看而已。”
“还是有很多企业,拿着融来的钱做实事的。”
“资本太可耻了,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剥削。”
“如果不这样,那闲钱该如何处理呢?”
“那就拿着老百姓的钱坐庄,操纵股票,然后还美其名曰投资?你们这些股评家难道就不声讨?”
“我们不管这些,我们只管投资价值,从数字上看本质。”
周寂急了,不顾房天晓的神色有些不悦:“你看到什么本质?就是曲线、就是涨跌,可这些是真的吗?”
“怎么不是真的,前些日子我推荐的‘风达华股份’不就连续涨停?”
周寂笑了,说:“你的股评我可是天天看,难道就没有捧庄的嫌疑?”
“周寂,你过分了。”
周寂知道自己过分了,他的情绪被刚才的论断弄得有些激昂,他毕竟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四五年,他知道任何时候都不能越过底线,抄人家老底就是把人家的尿不湿脱掉,这样不好,看见人家的屁股自己也会弄得一手脏。
“老房,不说了,不过,你必须给我推荐一只股票,老爷子已经急了,赚点钱都赔进去了,他要骂人了。”
《裸钱,你到底与谁博弈?》这样一篇稿子是周寂连续一个星期的奋战结果,摆在马回面前的时候,周寂看到他不停地点头。他没给马回发电子邮件,就是要直面他,看他的反应,马回的反应与周寂估计的一样。
“好,太好了,不过这样写是不是得罪了上市公司?”
“马总,我们的报纸是为上市公司办的?”
“小周呀,不能这样说,不过上市公司也是我们的衣食父母,都是爹妈,谁也不能得罪呀。”
“可这是实际情况,现在的上市公司不务正业,拿着股民的钱再去赚股民的钱,这就是老北京常说的不地道,这样的事情应该让老百姓知道。”
“我知道应该让股民知道,可我不想让上市公司知道。”
“我们的宗旨可是公正公开,难道……”
“周寂,你说的也对,不过能不能让我考虑一下?”马回能这样说出乎周寂的意料,他本意是要与马回针锋相对的,如果马回不肯发,他就发到网上。
刚吃过午饭,马回就给了周寂答案。
“发,还要发头条。周寂呀,真没想到你不仅文笔好,还很有经济头脑。”
周寂听得一头雾水。
“我思考了很久,你这可是一招敲山震虎的棋,要让上市公司知道我们报纸的厉害,如果我们不是从概念上说出这样的事,而是点名批评,恐怕有这样事情的公司就坐不住了。周寂,我又该给你记一大功,年底的奖金肯定少不了你的。”
周寂还是迷糊着,马回前后不同的口吻让他摸不着头脑,不过春节前的奖金着实让他大吃一惊,整整10万块,同时在总结会上,春节前一周的广告收入竟然达到了空前的火暴程度,仅仅预定就完成了全年的一半发行量还多。
周寂很快就明白了敲山震虎的意思,也就是说如果某些公司不给报社广告,接下来恐怕就是被点名,谁都怕这种无事生非的点名,广告倾斜程度当然可想而知。周寂想明白了,却得意不起来,这简直就是在合法敲诈。
不过周寂的春节过得还是开心的,他从没指望做记者会发财,不过这10万块还是让他在消费上游刃有余,他当即就给小麦买了她最喜欢的钻戒,小麦说:“哥,你这是求婚还是抛媚眼?”
周寂说:“求婚你愿意吗?”
小麦说:“你说呢?”
“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喜欢这个。”
“我还喜欢你,你干脆定个价,直接卖到我的床上。”
就这样玩笑延伸到床上,周寂这次让小麦满意了,他一想起钻戒就忽然有了第一次的激动,小麦的声音让麦妈妈都在院子里直咳嗽。小麦不管,还是大呼小叫,周寂也不管,用足了力气,也让汗流得酣畅淋漓。
“这才是要过节的感觉,哥,这是我要过的春节。”
小麦毫不掩饰她的兴奋,她在周寂身上来回摸索时,周寂却累了。明天就是除夕,报社也放假了,他要好好休息,看着窗外飘了雪花,他干脆就躺在床上,甚至还在小麦的屁股上拍两下。
电视台在春节是最忙的,第二天小麦起床很早,可她还是调皮地把雪花塞进了周寂的腋窝,让他不得不搔小麦的痒痒才打发她出门。小麦出门了,他立刻想起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自己今年要读博,老师是必须要拜访的。于是他买了大包小包,没有预约就直奔汪之翰家。
他一进屋就愣住了,他的惊讶让汪之翰也有些吃惊,看着周寂与贾徵道面面相觑,汪之翰笑了,说:“你们认识?”
贾徵道笑着站起来说:“老朋友,他是财经记者,我是上市公司老总。”
“千千,你们呢?你可是上市公司的董秘。”
“老师,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他是……”
“你们是同学呀,周寂,千千是我的学生,也要读博,你们这次可能就在一起上课了。”
真是无巧不成书,大宏达的董秘,也就是红蓝股份的董秘竟然与周寂是同门师兄妹,这不得不让汪之翰的吃惊变成了惊喜,更让贾徵道心里偷笑。
毛千千很大方,这个高挑的姑娘伸出手说:“我是学姐,你要称姐姐的。”
汪之翰笑着说:“千千,不要胡闹,你的年龄比周寂要小。”
“我毕业却早,先入为长,自然就是学姐了。”
毛千千是汪之翰的得意弟子。一般人在毛千千这个年龄也就是本科毕业,而毛千千不仅硕士早就毕业,还成为了上市公司的董秘,这个女孩简直是天才。毛千千小学读了两年就毕业,初中只读了一年就跳级,高考的时候才12岁,读完本科也不过16岁,加上读完硕士才19岁。可这样的女孩子即便是天才,又如何能坐上红蓝股份的董秘位置呢?周寂想不通。
汪之翰不想错过施展自己厨艺的机会,就强留着三个人吃午饭。“虽然老婆子不在,可老头子的厨艺也不简单,你们就请好吧。”汪之翰让毛千千陪大家说话,自己就钻进了厨房。周寂哪里还能坐得住,便陪着老师下厨,他的厨艺很糟糕,只能打打下手;毛千千却拿出不仅进得厅堂还能入得厨房的表现,根本用不着汪之翰操作,直接把他推到贾徵道的座位旁,说:“老师,这样的事情还是由我们小一辈做吧。”
这顿饭吃得周寂很别扭,他只能小声说话,满脸赔笑,倒是毛千千成了主角。她不仅饭菜做得好,说话也深谙汪之翰的心思,每一句话都让老爷子开心大笑,也让贾徵道一脸春风。他们的谈话主题从春节开始,从传统到现代,把过去的老礼都拆解一遍,合理或不合理的,推崇或应该抛弃的,都在谈笑中过一遍。接着谈国家大事,北京人说起时事就像家常便饭,教授说起来更头头是道,从国内到国际都进行了总结,最后才说到股市、说到财经。这本是周寂的本行,可与毛千千比起来他却显嫩了,他真不明白这样一个年轻的姑娘怎么会说出那样的官话,这个年龄的姑娘又如何探触到汪之翰的心思,每次总能说到点上,每次都能让汪之翰点头。
周寂整个午饭时间都是在疑问中度过的,回到家时他还是不明白,贾徵道拜访自己的老师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除夕的鞭炮声让周寂停止思考,老爸到今天脸还耷拉着,他知道还是股票闹的,就小声在周青山耳边说:“老爸,春节过后开市的时候,你可以全力买入风达华股份,过一个月卖掉。”
周青山脸上立刻乐开了花,根本不回答周寂什么,拿起两瓶茅台就跑到麦大林的屋里,进门就喊:“兄弟,过年了,喝点好酒。”
两位老爷子有麦妈妈的下酒菜,喝起酒来就顾不上周寂了。周寂只能盼着小麦赶快回家,越是过年越是庆祝,人的心就越空,就越想聚聚。所有人都聚在家,开始谈天说地,没有对手的周寂只能想小麦。
想了一晚上,周青山与麦大林的酒都喝得已经微醺,小麦还是没有回来。麦妈妈说:“周寂,小麦不会又加班吧?”
“按说不会,她只是编辑,一个娱乐节目的编辑在春节时,工作应该轻省不少。”
“我就怕她凑热闹,每年她总是留在台里看节目,你说看看中央台的多好,偏偏在自己台里。”
“再晚吃饺子的时候也会回来的。”
周寂安慰着麦妈妈,其实也是安慰着自己。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浮躁了。电视节目内容除了笑就是怎样逗你笑,恨不得去搔你的痒痒,主持人也放下矜持,都笑着说起了吉利话,谈着收获,笑是中国年最多的礼物。
往日的浮躁是被人鄙视的,是贬义词,除夕的浮躁则是热情的,热得让全国人民一起笑,即使你不想笑,也有人让你笑。你吃不上饺子没事,会有人给你送,送给你饺子吃不说,还让你有机会上电视和报纸,不过你必须笑,还要表示感谢。
这样的节日也应该表示感谢。人人说着前言不搭后语的感谢,感谢完一圈之后才想起自己的父母,此时就涌出了泪水,这样的泪水难道不是浮躁?此时流泪是因为别人提醒还是发自内心?
不管,此时人们都不再挑刺,看见什么都喜庆了,这才是中国年,热热闹闹的过年。
在周寂的院子里,只有周青山与麦大林在笑。郭老太太已经被儿子接走了,麦妈妈忙着年夜饭,两家人在一起过年已经有年头了,已经不用再招呼,也不用矜持,自然就融为一个家庭。只有周寂坐在电视机前等着中央电视台的晚会。
也只有这台晚会能让他有个盼头,小麦呢?你还回来吗?他还是忍不住打了她的电话,没有人接听,她肯定又在现场了,除了小麦,他还能给谁打电话呢?
春晚开始了,周寂认为这样的节目就是浮躁,只看见精美的舞台与豪华的布景以及花枝招展的明星,说着拜年的话逐一上演。变化了舞台,变化了布景,人也变了,却说着同一主题,这就是年,只要到了交子时刻,几乎同样的短信就飞入你的手机,这种吉利你不想接收不行,你不发出这种吉利更不行,这是礼,必须完成的礼。
这礼还包括除夕的饺子。
当然周寂没有等到小麦回来,最失望的是麦妈妈。麦大林与周青山已经没有肚子再吃饺子了,饺子好的时候,他们已经喝醉了,而赵本山的小品也结束了。周寂笑够了,端起饺子就要吃,手机的短信却响了,这种响声不得不让他停下来,这是他与岑冰倩联系的特殊声音,也只有这个拜年短信才能让他看手机。他看了一眼却愣了,片刻之后,就招呼出去,他有些急,披着衣服往出走,嘴里叼的饺子还流着汁儿。他吱溜一口,含糊回答着周青山的醉话,打开门却看见小麦。
小麦好像知道周寂要来开门,她的恶作剧还没有来得及施展,门已经开了。她红扑扑的脸蛋儿还刚兴奋起来,美丽冻人的衣着已让她顺势钻进了周寂的衣服里。
“就知道哥好,哥就知道老婆回来了。”她搂着周寂的腰就往院里走,周寂却抗拒着,说:“我要出去。”
“大年三十的,你去哪里?狐朋狗友不过年?”
“真的有事。”
“什么事?报社都放假了,就你给自己找事?”
“别闹了,我一会儿就回来。”
“难道你找女人不成?”小麦一脸的严肃,周寂都呆了,可小麦“扑哧”又笑了,“小姐也回家过年了,这大过年的,你就让小姐们休息一下吧。”她又推着周寂往回走,周寂想说却真的无法出口,不说心却已经飞了,他一搔小麦的痒痒肉,闪开身就往出跑,嘴里还喊着一会儿就回来,小麦还以为他就是玩笑,就在门口故意生气,跺着脚,跺了半天的脚也不见有人疼,出门一看,周寂的车也不见了,她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
“一起喝酒吧?在阑珊别墅。”
就是这十个字,让周寂就如幽魂一样走出了家门,在中国农历年的除夕到了这个北京豪宅,阑珊别墅。
这栋别墅里有一个女人,一个花一样的女人,一个醉人的女人,但这个女人与周寂无关。可周寂却在这个合家团圆的时候见到她了。
“你来了。”女人的话很淡,但透出的惊喜溢于言表。周寂竟然有些木讷,嘴上应着手脚却有些拘束,要不是女人弯下腰给他脱掉沾着雪的鞋子,他可能忘记外面已经是大雪纷飞。
脱了鞋之后的周寂才有些回到现实,刚才所有的幻觉都让他找不到北,此时却看见这满屋子的温馨。别墅里是过年的装扮,有大大的红色中国结,有两个大红灯笼,还有鲜花。这装扮对于这样的豪宅来说是合适的,对于在四合院过惯了年的周寂来说就有些异样了,尤其是此刻面对岑冰倩。
他经常做梦,梦里有着各种各样的想法,可与岑冰倩一起共度佳节绝对不是他梦里的内容。此时看着岑冰倩穿着大红的中式棉袄,裤子也是七分唐装,露出半截白白的小腿与外面的雪景相得益彰。他笑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语言已是多余的。岑冰倩很善解人意,她没有关掉电视,只是把声音调成背景,此时需要一个背景,这个背景可以让很多尴尬显得自然起来,尤其此时的央视晚会正在播放京剧,那种华丽服饰与优美的唱腔深具艺术性,一板一眼的表演也足够深度,这些话题更高雅,也自然些。
“你喜欢京剧?”
“我喜欢《贵妃醉酒》。”周寂说的不是实话,但却是心里话。对于中国的“歌剧”,他还享受不了那种咿咿呀呀或者委婉绵长,但他的确喜欢《贵妃醉酒》,甚至能唱上一段,是正宗的梅派。他的嗓音不好,学不来梅派的音,却学了神,就干脆做起派来。岑冰倩笑了,一招手就开始了贵妃的身段,腰一扭就开始了四平调:“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又转东升。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皓月当空,恰便是嫦娥离月宫。”
这一切就都自然了,中式小棉袄的袖子本来就短,露着半截小臂是时尚,此时却如云袖一样飘出去,随着咿呀调子,岑冰倩手中也像有了扇子,屋子里有了微风,还有一个痴痴看着她的人。
岑冰倩的京剧唱得不好,不专业,却动情,这情动了人就生动了,生动得周寂就学起高力士来,一哈腰就开始搭戏。“娘娘千岁”就顺着尾声叫出来,叫得岑冰倩就把手搭他肩膀上,说“平身”的时候身子也晃了。她有些激动,她激动能在这样的夜晚唱《贵妃醉酒》,她更激动周寂能这样配合,她激动得咯咯笑起来,周寂也笑,两个人对着笑,摇头晃脑,不知是否定还是肯定。这样一摇,岑冰倩的头发就飘起来,再一摇头,两张脸不知什么时候就挨着了,嘴也恰好就碰着了,接着两张嘴就对在一起。
笑声停住了,嘴却黏在一起。两个人的手都没有动,还是刚才唱戏的样子,都向各自的后面伸着,生怕拢在前面就犯了忌。就这样持续片刻后,两个人就如喊着口号一样,同时搂住了对方的腰,根本就不需要先缓后急的程序,直接用足了力气,上下都用足了力气,口舌咬在一起,身体也被胳膊捆绑在一起。
这场没有计时的吻让两个人都筋疲力尽之后才结束,结束得是那么自然,几乎是同时松开了胳膊。胳膊松开了,再恋恋不舍的口舌也只好告别,然后拉开距离,两人先是看清对方的脸,然后是身子,看全了就笑,却都是淡淡的。岑冰倩一抿嘴还是那么诱人,周寂的口还在张着,他们几乎同时坐下,几乎同时说:“过年好。”
接下来好像忘了刚才的吻,两个人开始说起中央台的春节晚会,说哪一个好笑,哪一个很经典,可是很快就说到了感情,这才是两个人谈话的主题。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周寂的谈话主题也从红蓝股份转到了情感上。说起情感就是令人伤怀的,尤其是在这个谁都高兴的日子,伤怀就会煞风景,只好说开心的情感。岑冰倩就问小麦,周寂说:“我出来的时候她才回来。”岑冰倩又想问怎么不陪着她过年,可一想是自己要他过来的,就内疚起来,内疚的同时也有些喜悦,至少她今晚有了一个依靠,她又开始恨,为什么周寂能来陪自己,李奇章就不能呢?
可是这种“恨”很快就消失了,她只是他的一个好朋友、一个知己而已,他有自己的家,平日里他可以是自己的,唯独这个日子,他的老婆孩子从美国回来,他的嘴再甜也不敢叫她“小甜心”了。
岑冰倩生动地笑着,这种生动源于她的感激,也源于刚才那个情不自禁的吻。周寂说:“他呢?”
岑冰倩知道他说的“他”是谁,也就不遮挡:“他只是我的朋友。”这句话让周寂明白,也让岑冰倩立刻给李奇章下了定义。
这个定义下得很实在,却看不见条件,他们的关系是交易?他从没给过她钱。是欣赏?他开始的绅士表现很快就被有些掠夺的意味代替了。她即使定义了,还是能感受到李奇章的那种爱,她说不清,可那种掠夺却有些显而易见,近乎癫狂、近乎野兽的,与往日截然相反的表现让她认识他的另一面。
他给她说过两只股票,让她赚了100万;他给她一套房子,现在已经升值了。如果这样计算,他们应该是交易,可岑冰倩总感觉自己不是在与李奇章交易,而是他身后隔着的贾徵道。
“你最近可是很出名,周寂,你的那篇文章写得真好,那个‘裸钱’你是怎么想出来的?简直太传神了。”
岑冰倩终于找到了话题,还情不自禁抿了一下嘴,似是回味刚才的情景,又像寻找下一次的机会。“我是干这个的,天天瞎寻思,乱编的。”
“那你给我们也编个题目?”
“我们?”
“不是吗?”岑冰倩举着酒杯,干脆坐在周寂身边,她要自己放松些,就用大眼看着他,直到把周寂看得低下头,才说:“今晚是除夕,周寂,谢谢你能来陪我。”她说这句话时,头已经轻轻靠在他肩上。
 
上篇: 7.关 系 返回目录 下篇: 9.幕 后
点击人数(316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