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10.台 前
10.台 前 文 / 迷糊汤 更新时间:2011-9-19 14:42:25
 

10.台  前

毛千千笑了,这种笑是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但这种成熟并不是发自内心,而是一种历练的结果。

贾徵道千算万算就没有算计到他与毛铅华吃饭的时候让周寂看见了。周寂与毛千千经常见面,这种见面都是毛千千主动的。毛千千的主动让周寂无可奈何却又有着一股吸引力,那就是她经常从嘴里吐出关于红蓝股份的事。周寂不敢追问,毛千千也不多说,就好像有着默契一样,每次都是到了关键的地方戛然而止。到了这样的关键地方,周寂本应该继续追问,可追问就容易让人发现自己的好奇心,可能让人提防,不问又与情景不对,他就总是找个话题岔开,后来实在找不着就问毛千千的爱情,说你的男朋友天天见你和别人吃饭他吃不吃醋。毛千千笑着说:“我还不至于成为剩女。”

吃饭的地方是毛千千选的,如果不是毛千千选,周寂也不敢到这种地方吃饭。去州府吃碗鱼翅捞饭已经够疯狂的了,这种地方虽然不如州府贵,可如果没有毛千千埋单,打死他也不会去的。毛千千选择的地方总是优雅的,是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当然也正符合贾徵道的选择,这边两个人刚坐好,周寂就看见了贾徵道。他毫不犹豫拉着毛千千就溜出来,这是他第一次拉毛千千的手。他走得急又躲躲闪闪,到门口时毛千千已经娇喘吁吁,此时她的矜持不见了、睿智不见了,只有一颗心跳得厉害。

他拉我的手了。

这是毛千千第一个念头。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两个人的争吵淹没了。毛千千虽然不俗气,但周寂带她去吃的小饭店还是让她很不是滋味。环境虽然干净,服务员打扮却看着有些脏,她小声嘀咕着:“碗筷都收拾好了,怎么门面不收拾一下?”

周寂笑着说:“这和你们上市公司不同,你们上市公司知道收拾脸面,这碗筷的工作就做得一塌糊涂,脏不脏只有你们自己知道,只给股民脸色看。这脸色好不好还要由你们决定,表面上都冠冕堂皇,利润虽低,却也坚持分红,这些还要看庄家的心情。当然庄家也是做给股民看的,想升就升,想跌就跌,把股民玩够了才突然露出本质。”

“什么本质?”周寂真的没有想到毛千千并不生气,还有着浅浅的笑容。

“赤裸裸的金钱本质。”

“那你说股民投资为什么?”

“你已经说了,是投资。”

“投资不是为了赚钱?”

这样的斗嘴是没有结果的,周寂之所以和毛千千斗嘴是因为他看见了贾徵道与毛铅华在一起,而自己又与毛千千一起吃饭。周寂相信如果贾徵道看见他与毛千千一起吃饭,正好他也与毛铅华一起,也会像他这样逃脱。周寂虽然不认识毛铅华,但从贾徵道那种小心翼翼的样子中,可以看出这个女人不简单,不简单的女人与贾徵道在一起,肯定有更不简单的原因,周寂只有逃。

可逃到这个小饭店时,他与毛千千的斗嘴就成了调剂。

“毛千千,我有个问题一直不明白,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毛千千小手一伸,好像不愿意再与他吵。

“上市公司已经从一级市场得到了钱,还是很多钱,为什么偏偏不做好自己的主业还要掺和到二级市场?这岂不是拿着股民的钱再去与股民博弈?如果从股民的立场上看,岂不是左右手的博弈?”

毛千千笑了,这种笑是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但这种成熟并不是发自内心,而是一种历练的结果。“其实这也是企业发展的需要,并不是所有的公司在发行股票时就已经想好了每一分钱的用处,即使想好了用处也可能一时用不了这些资金,可资金总不能就躺在银行里,你说怎么办?”

“如果企业在二级市场亏损怎么办?”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所以很多企业都是操作别的公司。”

“那岂不是自己看不上自己?”

“也不是,这是一种腾挪,也是一种危机转嫁,还是一种平衡。”

“也就是说一级市场上融来的钱也并没有如期使用到实体上。”

“世界上本来就没有按部就班的事,变化是永恒的,静止是相对的,这个哲学问题不用我给你解释吧。”

周寂很讨厌毛千千这种“装”,一个少年老成的男孩子可能会让人眼前一亮,可一个本该少不更事的花季少女,耍着老女人的奸猾就让人讨厌了。

毛千千说着说着就有了这种表现,虽然她对证券市场还不是门儿清,但毕竟身在一线,就是听也能听出子丑寅卯,更何况她的专业就是经济学,就是围着钱转,这让她和周寂的探讨很快就有了火药味儿。

“其实上市公司这种在二级市场的操作猫腻,最大的缘由就是趋利,而其实体产品只不过是前台的一个幌子。真正目的是圈来钱再去博。”

“学弟,你是学经济的,为什么在这个方面就转不开?这可不应该。”

“毛千千,我只是想看到一种现象的本质,这也是我博士论文要研究的。”

面对周寂这样的态度,毛千千不再拿着了,她忽然发现周寂远比她想象的要深刻,这男人一深刻,风度就出来了,毛千千看了他好半天才说:“周寂,你不是一个俗人。”

“我就是一个俗人,并且俗不可耐。”

春节后,在全球股市强劲反弹的支撑下,上证综指首日高开并一举站稳2000点。在一系列宏观经济刺激政策以及流动性前所未有充沛的推动下,大盘快速展开了单边反弹。这让营业部大厅里的内容也丰富了。经历了去年的颓废之后,股民们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当然这笑容里也有秦伊茜与李老太太,不过最开心的人却是顾侃。

在最熊的市场里也有人赚钱,在最牛的股市里也有人赔钱,这就是股市的魅力。这种魅力最耀眼的莫过于能在熊市赚钱的人。顾侃脸上的笑容让周青山心里很不自在,自从进入股市,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他自己的一席之地,这本是解闷的活动,周青山一直在圈子外面看着,他没成想自己会有了话语权,而且还站在台上。这种台前的风光让他的腰背都直了很多,甚至多年的腰肌劳损都痊愈了,可如今再站在圈子外听着顾侃演讲,心里就不快活了。

他拉过秦伊茜,小声说:“小秦,全力杀入风达华。”秦伊茜应了一声,耳朵和眼睛却还停在顾侃身上。周青山又说了一次,秦伊茜就不耐烦了,嘟囔着还把身子一扭。周青山只好跟李老太太说,李老太太说:“老周,靠谱吗?”周青山刚要讲解,李老太太却已经钻进人群了。周青山这个生气,他到了交易机前,把自己那点钱全部杀入风达华。

顾侃推荐的两只股票从节前到今天还真涨了一些,虽然幅度小,但毕竟挣钱了,他说话的分量就足了不少,听的人也越来越多。他现在已经鸟枪换炮了,不再滔滔不绝,而是打印了自己的一些讲解词,一人发一张,让大家看,看完再提问。顾侃也递给周青山一张,周青山顺手就团了,直接扔进垃圾篓,一个人坐在边上不说话。

他的背又有些驼了,秦伊茜看着不好意思了,毕竟周青山让她赚过钱,赚得比顾侃说的那两只要多得多,她就走过来聊天,可心思还都在顾侃那里,跟周青山说起话来耳朵还不停地往顾侃那边探。周青山又说了风达华,这次他说得有些生气,也有些神秘。“小秦呀,我是看着你带着孩子不容易才告诉你,如果你不买风达华后悔不要怨我。”

秦伊茜看见他跟李老太太也说了,却没有揭穿,还是应付着他,周青山说:“我已经满仓了,都是风达华,你多少买点儿。”

秦伊茜不是好面子的人,看在周青山让她赚了钱的分上,给了他一个面子,可5手的量直接把周青山气回了家。他一个星期都没去营业部,就在家里憋屈着。麦大林找他喝酒也不喝,麦妈妈包了饺子叫他也不吃,一个人生闷气。不过周青山还是天天看股票,他已经用上了电脑,都是周寂给他拾掇的,他天天盯着风达华,这股票连着几天的调整,根本就不开晴,他想找周寂算账,周寂却早出晚归,根本就没有给他骂人的时间。他只好骂股市,骂着骂着他不骂了,看着风达华第一个涨停板的时候,他屁颠屁颠就到了营业部。

到了营业部前,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先去买了一盒烟,又买了一瓶可乐,他从来不喝这种东西的,可今天高兴,要找点新的刺激,看着年轻人都喝,自己也要尝试一下,打开就喝,却弄了一脸的泡沫,抹一把才走进营业部大厅。看着大厅里很多人还围着顾侃,就故意大声咳嗽,不过这个声音比起顾侃的演讲显得太微不足道,也只有秦伊茜听得见。

其实在顾侃的周围已经不是追捧了,更多的是声讨,他推荐的两只股票都跌了,把节前涨的那点都跌了回去不说,还差点就跌停。顾侃还是顾侃,他振振有词,说这就是调整,听他的没错,他又拿出自己早就打印好的趋势分析,可大家再看就少了往日的兴趣,随便一浏览就扔在地上。

秦伊茜其实一直盯着大厅的门口,一看见周青山进来就已经飘过来,直接就挽着他的胳膊到了一个角落,嘴都贴在周青山耳朵上,不顾众人的目光,小声地说:“老周,你说还能买入风达华吗?”

周青山的骨头都酥了,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立刻买入,不过星期五之前必须卖掉。”他的腰板还没有挺直,秦伊茜已经风一样冲向了交易柜台机。

周青山用年轻人风风火火来掩饰着自己的尴尬,他现在不想说话了,他只想跟秦伊茜说话,刚才秦伊茜吹的耳边风还在,他还回味时,秦伊茜已经又站在他身边了。

秦伊茜的手偶尔碰着周青山的手,这种暧昧随着时间的推进频次也越来越多,周青山偶尔也在圈子里说几句,不过他现在已经不用挥手了,而是背着手,他一句话就顶以前的一大段,听众虽然少了,但那种注意力让周青山很满意。顾侃却截然相反,他推荐的股票又跌了,直接就是一个跌停,被跌停的还有李老太太,李老太太看到自己的股票跌停后,直接晕倒在大厅里,忙得大家又是掐人中,又是打120,一阵子忙乎,等把李老太太送进医院时,风达华已经涨停了。

秦伊茜这个喜,趁着没人的时候,她一个偷吻让周青山直接坐在椅子上。“谢谢你,我替我女儿和我老公谢谢你。老周,你真好。”她一块红布似的脸上写着谢谢,一张小嘴也说个不停,这种称呼的改变,让周青山简直心花怒放了。称老爷子是尊重,叫周老爷子也是尊重,可从周老爷子改到老周的时候,关系就变了。称呼周老爷子是隔着辈分的,叫老周就平等了,平等了就容易亲近了,而老周与小秦就可能发生点什么了。

这种称呼的改变让周青山毫不犹豫就开始幻想,他的幻想让他有了冲劲儿,他甚至说:“小秦呀,什么时候还能吃上你的扬州菜呀?”

周寂与毛千千自从那次斗嘴之后见面就少了。周寂现在忙,一方面他有着正常的采访,一方面马回要他关注网上一个叫做“藐庄”的博客。这个博客如今是炙手可热,想进去看看都难,因为每天的点击都是几十万,单日的点击量甚至超过天下第一博的徐静蕾。徐静蕾是不需要周寂关心的,而“藐庄”却必须关心,因为他的博客都是关于炒股的,粉丝全是股民,据说他的粉丝人数已经超过百万。最让周寂感兴趣的是他之所以能有今天,是对红蓝股份的准确判断,就在红蓝股份最初都不看好的时候,杨德康跳楼的利空与宏达实业的进驻让投资者止步不前的时候,他在博客上写下了红蓝股份必涨,而且至少有10个涨停板。这篇不足500字的博客,让“藐庄”瞬间红遍了网络。

“藐庄”的经历也很有意思,网名叫“不是侃”,自称真名李桦正,1975年出生于北京市一个高级干部家庭,某大学毕业后在人民日报某月刊任职。1995年去上海,进入万国证券,先后做过大户管理员、操作员、分析师、操盘手和主操盘手。1998年,个人资产达到最高峰1000万元,但因“327”国债事件输得倾家荡产。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失败,这让周寂很佩服,也让他产生疑惑,这样的背景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可这样写博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好玩?当他看到这个“藐庄”“于2005年大盘跌破1000点再次进入股市之后又赚钱,个人资产超过500万元”的时候,他笑了。

好传奇的经历,这样的经历就是财富。周寂看过这样的经历也就对“不是侃”看得淡了。股市这样的故事很多,几乎每个操盘手都有这样的故事。房天晓给他讲过他的经历,也是一波三折,还有很多名嘴,还有几个操盘手,讲了惊心动魄的操盘过程,还讲了“老鼠仓”,操盘手如果自己做“老鼠仓”,一年赚个千八百万不成问题,不过那可是拼着身家性命。这样的故事对于普通股民来说是传奇的,而对于周寂这样的记者来说实在太多了,他有些笑马回小题大做,网络上天天都在上演着传奇,从“芙蓉姐姐”到“凤姐”,从“犀利哥”到“荣哥”,包括现在的“非诚勿扰”,哪一个不是传奇,可哪一个又能搅起浪头来?

可小麦的改变就不能不让他重视。

小麦对周寂的称呼还是没有改变,还是“哥哥、哥哥”地叫,小麦的服饰却让他越来越受不了。现在周寂对小麦的衣着评价就是一个词:夸张。

小麦头发顺溜了,衣服却乱了:经常是那种一绺一绺的流苏,各种色彩杂乱无章,有时亮片很亮,却太耀眼,本来好好的衣服偏偏搞几个洞。脸上涂了脂粉,衣服却更少了,几乎衣不遮体。衣服乱了周寂也能接受,可这衣不遮体就让他不得不说了。还不到夏天,小麦就已经穿了一撅屁股露屁股,不用挺胸就露胸的衣服,这与往日那个毫不在意衣着的小麦大相径庭。这种变化没有丝毫的预感,也让麦妈妈吃不消,她对周寂说:“你说说小婷,这也太不像话了。”

妈妈都这样说,周寂这个男朋友就不得不站出来,小麦却不以为然,说:“我这样穿是有伤大雅还是挡了别人的眼?”

周寂不能说有伤大雅,但的确让一般人看不惯。“我喜欢,我的地盘我做主。”小麦捯饬的就是她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头发和自己的脸,身体也是自己的,可这样的打扮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春节的事情?

周寂想到除夕之夜自己做的事,他有些内疚,但当小麦说出理由时,他更吃惊了。“哥,我已经不做幕后了,我现在是台前,是外景记者。”

“你怎么做了外景记者?”

“我怎么就不能做外景记者?”

这样的对话只能引起争吵,周寂不想和小麦吵,就说:“外景记者更应该注重着装。”

“上镜的时候我会换衣服的,我还不想让大众白白看我的清凉。”

夜幕降临时,周寂却没有推开小麦的门,这扇门原本一直为他敞开的,现在他只能再次使用“三长一短”的暗号。小麦让他进去,却并不显得冷淡,她没有遮挡自己,就披着一件短外套坐在床上看电视,还拉过周寂坐在自己身边,催促他赶紧把外衣脱掉。

这些都很自然,往日两个人就这样,既肆无忌惮,又好像顺理成章,无论是否衣着整齐还是赤身相见,都没有那种偷偷摸摸的激动了。

可周寂把手圈在小麦腰上时,一下就摸到了一块冰凉的东西,低头一看是块玉,很精致,系在小麦腰上显得更加诱惑。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手也不老实起来,小麦却还是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

这种表演还是需要配合的,周寂一个人无论怎么施展手段都显得尴尬,小麦就笑了,说:“哥,你想了?”

周寂的确想了,自从除夕之后,他与小麦还是第一次这样,他的呼吸已经回答了小麦,小麦却说:“哥,这个电视挺有意思,我先看会儿。”

一个全神贯注看电视,一个却蠢蠢欲动,这样的情形实在是让周寂进入不了剧情,他只好陪着小麦看电视。等小麦的电视剧开始唱片尾曲时,她忽然就把周寂压到身下,小声说:“这次该我了。”

等轮到小麦时,周寂的心情已经不在这方面了,他所有的行为都是为了配合,这种配合让他很长时间不能入戏,而等到他入戏时,小麦已经结束了她的演出。听着小麦满足的呼吸,周寂也似乎找到了感觉,他刚要来个秋后算账,小麦却幽幽地说:“哥,你说我们能成为两口子吗?”

“能。”在这个时候,周寂的回答是毫不犹豫的。

“哥,以后我们先当朋友好吗?”

这次周寂的回答就不利索了,他所有紧张的肌肉都松开然后进入另外一种紧张。

“为什么?”

“能不能先让我找到那种恋爱的感觉?”

“我们不是正在恋爱吗?”

“恋爱有这样直接的吗?有这样不等情意绵绵就已经把对方的零部件都搞清楚的吗?”

都是太熟悉惹的祸。

恋爱是渐次地品尝,这种渐次是偶然的吞噬,当一个人吞噬另一个人的时候,不是占有,而是那种对偶然激动的弥补。弥补之后也没个够,就为下一次的吞噬再找理由,比如说接吻,比如说牵手,比如说看电影或者喝咖啡。小麦与周寂的恋爱似乎开始就不是渐次的,而是直接进入了婚姻状态。当恋爱已经毫不避讳家人的时候,就少了恋的感觉,多了爱的稳重,恋爱是恋与爱各占50%的,一方多的时候就容易形成偏差,周寂与小麦就有了这种偏差。

这种偏差在最初的“太熟悉”上寻找陌生时是刺激的,从暗号敲门到推门而入,这个渐次的升级之后就很少能找到平衡了。

这不怨小麦,也不怨周寂,只怪“太熟悉”。

周寂也有过恋爱,在大学时,在工作后,都谈过恋爱,可就少了那种死去活来的感觉,他与小麦的恋爱就是水到渠成。可当小麦真的要恋爱、真的想恋爱的时候,他拿捏不住自己了。他甚至有些气急败坏,但很快又被小麦的泪水淹没了,虽然他知道那泪水绝对不是伤痛欲绝,更不是悲痛,而是对某种欲望的渴求,可这有错吗?

周寂叹了口气,说:“那我就陪你一起恋爱,万一以后你恋的不是我,我就给你送亲。”

这是周寂对小麦说的,小麦却高兴地扑进他怀里。

周寂在他与小麦情感迷茫的时候不得不去上海,这次再采访张宏声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张宏声此时已经不是人人追捧的名嘴,而是“黑嘴”、是“庄托儿”。就在不久前,各大报纸都在显著位置报道:咬定黄华不放松,原来名嘴是庄托。这个报道上最突出的形象就是张宏声。张宏声是“庄托”,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是股市里的大骗子,他成功地骗取了几万人十几个亿的资金流入黄华网络。股市里也盛传有人出10万块要张宏声的一颗门牙,要让他满嘴露风,要他提前进入老年。

这时候去采访无疑是雪上加霜,这种事情一般人是不接受的,更何况还面临着检察院的调查。可张宏声面对周寂的采访却一口就答应了,这让马回开心得不得了,他对周寂说:“小周呀,这次我们可是独家,一定要挖出大新闻。”

张宏声还是很少出镜的,留给公众的都是他的名字。在电视股评多如牛毛的今天,他除了中央媒体之外很少上节目,在纸介媒体上,他的形象更是少得可怜,但如今的张宏声已经是天下皆知,站在西单路口也会有人认出来。但张宏声坐在周寂面前的时候,却坦然得让他吃惊。

张宏声笑着说:“这一切不过是《证券市场操纵行为认定办法》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行为认定办法》的空缺造成的。虽然认定了连续交易、约定交易、自买自卖、蛊惑交易、抢先交易、虚假申报、特定价格、特定时段交易8类行为属于市场操纵行为,但‘信息优势’本身不是法律用语,其内涵与外延不易界定,尤其行为人在作出虚假陈述或误导性陈述后无需‘联合或者连续买卖’,甚至仅仅通过违规的信息披露,即可能形成操纵相关证券的交易价格,因此现行的法律规定仍然存在缺陷。如果不是这种缺陷,我就不可能走到台前。”

“你还没有走到台前?”周寂真的纳闷了,像张宏声这样的名嘴还不是台前人物?

“其实我只是一个鼓吹手。”面对张宏声这样的坦白,周寂都差点忘记此行的目的,他都有些同情这个被吊销执照的风云人物了。

“你的确是吹在点上。”

“不过这也好,至少用我来提醒一下广大的投资者,让他们知道股价是这样涨的,也是这样跌的。”

“张老师,难道说你还是功臣?”

“周寂,不要笑话我,至少我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反面的功臣。在这一段时间我也思考了,如果用我来提醒证券市场,让证券市场成熟起来,不能说是好事,但至少也是亡羊补牢。如果真的因为我让中国股民成熟了,中国证券市场也就成熟了,我就是功臣,但我知道,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为什么?”

“因为我只是沧海一粟,只是一时的新闻,很快就会被淹没,而更多的资本还会沿着这条路走。”

“张老师,那我真的想知道您是如何走上这条路的。”

“哈哈,这条不归路让你知道也好。”

 
上篇: 9.幕 后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37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