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6
6 文 / 今野敏 Kno Bin 更新时间:2011-9-21 9:24:48
 
6
十二月一日 十四点
赤坂 津久茂兴业
兵藤茫然地回忆着星期一晚上的事。当时已经过了凌晨十二点,所以准确地说是星期二。
津久茂从碧良斯卡带出了叶琳娜和康妮,吃了烤肉后,一起去了全日空饭店。兵藤的女人是康妮。
这是一个皮肤白皙的大胸脯女人,她说自己不是来自俄罗斯,而是瑞典。她不只胸脯大,本身就是个高个子,身高大约一米七,身上香水味浓郁。
津久茂和叶琳娜进了一间双人房,兵藤和康妮进了旁边的房间。一进房间,康妮就去浴室洗澡。反正语言不通,说话也说不了什么。
兵藤也迅速地洗了澡,两个人就上床了。康妮在上位,把兵藤伺候得很舒服。像体育运动一样的性交。
兵藤怎么也到不了高潮。
他从下面看着呻吟的康妮。她头发凌乱,身体雪白,硕大的乳房摇晃着。这时,从隔壁房间隐约传来一声尖叫。
是叶琳娜近乎惨叫的声音。他们在做什么?
肚子鼓起、头发稀少的津久茂正在肆意地享受,或者凌辱叶琳娜白皙窈窕的身体。
用手指﹑舌头……那张像洋娃娃一样端正的脸,正因为痛苦和兴奋而扭曲吧。
想到这里,兵藤情欲高涨。康妮发出快乐的叫声后,兵藤很快就射精了。
完事后,康妮显得很满足。当然,不是满足于刚才的性交,而是满足于从津久茂那里拿到的钱。
真想和叶琳娜上床,随心所欲地享受她的一切,让她为之发狂。
看着康妮往浴室走去的背影,兵藤沉浸在这样的想象中。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兵藤从白日梦中清醒过来。
兵藤正坐在会客沙发上。
叫兵藤的是八重。
“社长叫你。”
兵藤没有回答,哼了一声站起来。打开社长室的门后,正面是一个大神龛。
津久茂的桌子在右首的窗边,但是从外面看不见这个位置,这是为了防止有人从外面开枪袭击。
兵藤走到津久茂的桌边。
津久茂紧绷着脸,怫然不悦。
“有人想要我的命。”
兵藤并不惊讶,这种事在黑社会很常见。
“什么人?”
“不知道。有人提供了这样一个情报,但是没说是什么人,只让我小心身边。”
“正好,八重这个家伙每天说节约经费什么的,烦死人了……晚上的活动暂停一段时间吗?”
“黑社会不享乐还算什么黑社会!我是想让你最近盯紧一点。”
兵藤点点头。这个任务远比让他学做上班族容易。
“反正要杀我的无非是急于立功﹑年轻气盛的杀手,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请江田本组的老大给我准备了手枪,你去拿过来,以后随身带着。”
“知道了。”
“听明白了吗?不要掉以轻心。”
兵藤走出社长室,八重看着兵藤似乎有话要说,也许想知道兵藤和社长说了什么。
哼,小气量的家伙。
兵藤对他视而不见。
津久茂兴业的上层团体江田本组的事务所位于赤坂九丁目。以前的防卫厅后面有一个桧町公园,附近一栋四层办公楼的二楼以上都归江田本组。
这是一栋旧办公楼,一楼有一个受江田本组控制的报纸促销部。《暴力团对策法》实施以来,外面不能挂出组的招牌,江田本组打的旗号是“江田本企画”。
对兵藤而言,这里是自己老板的老板,所以走进事务所后不免紧张起来。
兵藤一露面,认识他的年轻人一起大声问候:“辛苦了。”
一位大哥级的组员笑着招呼兵藤。他叫远山,比兵藤稍许年长。
“啊,兵藤。我听说你们的事了。到这边来。”
被观叶植物挡住视线的另一边是会客区。远山把兵藤带到这里后,两人隔着桌子坐下来。
“就是这个家伙。”远山拿出一个小型合金公文包放在桌上。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把用沾有油渍的布包裹的手枪。
拿开布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把不锈钢自动手枪。远山就像一个孩子看见喜欢的玩具一样,打开枪栓后固定住,满脸喜悦地盯着这把枪。
“这是SIG-SAUER P220,和自卫队用的枪一样,是把好枪。你用过手枪吗?”
“用过。以前老大带我去过关岛……”
“好像没什么把握啊。我每年三次去台湾或者菲律宾都带这种枪。它很好用,没有手动保险装置,因为击针始终被保险卡锁住,只要你不扣扳机,就不会走火;一扣扳机安全装置就会解除。”
远山是个枪迷。
这段安全装置的说明,兵藤听得一头雾水。但是无关紧要,到了关键时候,打开枪栓扣动扳机就行了,这点知识还是有的。这就足够了。
“你试试,把弹匣装进去。”
远山把枪和弹匣递给兵藤。兵藤使劲把弹匣从枪柄下推了进去。
“不用这么用力,轻一点。现在你拔出弹匣试试看。”
兵藤一时手足无措。
“就是那个,按一下弹匣卡榫。”
兵藤按远山说的,按了一下弹匣卡榫,弹匣就滑落出来。卡在枪膛里的弹匣掉在桌上,发出很大的声音。
兵藤一惊,远山却笑起来。
“我本来想教你怎么分解和清洁手枪,但是没时间。”
“对不起,我要保护老板……”
远山点点头。“我知道。”
他从兵藤手里拿过枪,又用布包了起来。
“里面有两个弹匣,每个弹匣里有九发子弹,应该够了吧。”
“多谢。”
“连我们老大也没办法拒绝你们家大叔的要求。”
远山合上公文包后递给兵藤。兵藤毕恭毕敬地接过来放在旁边。
“对了,兵藤。”远山靠在椅背上,语气更亲近了。
“是。”
“你多少岁了?”
“三十九。”
“在事务所还是那帮年轻家伙的大哥?”
兵藤苦笑起来。“头衔是营业部长。”
“负责财务的是八重。也就是说被新来的人抢去了财务总监的位子。”
“八重是董事之一……”
“你也是该考虑考虑的时候了。”
“考虑?”
“黑社会也讲究出人头地,竞争失败的人日子就不好过。很多人只能在乡下收取一点可怜的保护费紧巴巴地过日子,也有人到死都靠赌博为生到处流浪。豁出命去干是不错,年纪大了就要受苦了。”
“啊……”
远山叹了口气,似乎拿兵藤没办法。
“你都三十九岁了,自立门户也不足为奇。”
“我没有那个能力,只能跟在老大后面。反正已经死过一次……”
“已经死过一次……你以前是棒球选拔赛的第一名啊。”
兵藤低下头没有说话。
“我还记得你在甲子园的时候很活跃,你的击球让人眼前一亮。多亏你,有你出场的比赛没人赌球,谁都不想押对方球队。”
“那是以前的事。”
“确实是以前的事。但是,你并没有死。”
兵藤轻轻地摇了摇头。
“不,和死了一样。我这条命是老大捡回来的,已经不是我自己的命了。”
“你对津久茂老大感恩是件好事。但是,你就是你自己。”
“我什么也做不了……八重把公司经营得很好……”
“你没必要用这个做托词。”
“那种打算……”
“你那里有一个大木先生托付的年轻人吧?”
“我在教他规矩。”
“这也是一招。”
“一招……”
“有些人从暴走族那里收取进贡,打着照看那帮兔崽子的名义收钱,而且,吸收有前途的年轻人做自己的手下,发展自己的势力。”
“我没这个想法。”
远山又叹了口气说:“是吗?算了。不过,你不年轻了,为自己的将来考虑考虑。”
“是。”
兵藤道谢后离开了事务所,背后传来那帮年轻人 “您辛苦了” 的问候声。
考虑将来?
黑社会考虑将来又能怎么样?
远山刚才说黑社会里也有竞争。这一行,不好好干,也会混不下去。
兵藤的脸上浮起嘲笑般的神情——对自己的嘲笑。
将来的事情考虑得了吗?我已经不像活人了,没有任何希望,到了晚上就陪着老大喝花酒玩女人。
这种空虚的将来什么也不会有。
在乡下收取保护费?这也不错。托词?就算是托词也很不错……
十二月一日 二十二点
六本木 碧良斯卡
腰上有东西顶着,不方便坐下去,因为兵藤把手枪别在了腰间。这种感觉很不好受,腰部很痛。
刚才去卫生间的时候看了一下,被枪顶住的地方已经发红了。再加上因为没有枪套,直接把枪夹在皮带上,所以衬衫﹑裤子,甚至西装上都沾了油渍。
明天让阿良去买枪套。仿真枪的枪套就足够了,去模型玩具店应该能买到。
和往常一样,津久茂的身边坐着叶琳娜。兵藤尽量少喝酒,因为老大让他多加小心。在黑社会,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就会有人来袭击。外面埋伏了好几个护卫队员。
喧闹声,撒娇声,笑声。在夜总会不能喝酒真令人扫兴。津久茂的情绪越高涨,兵藤的情绪就越低落。今天身边的女人不是康妮,而是一个不常见的英国红发女人,打扮得土里土气,令兵藤更加沮丧。
兵藤时不时瞟几眼叶琳娜,不知为何,总觉得叶琳娜也在看自己。
白天的妄想再次涌上心头。
真想肆意凌辱叶琳娜,让这张绝世美丽的脸扭曲。
兵藤情欲高涨,活到这么大年纪,居然这样想着就勃起了。现在只能寄情于这种刹那间的意淫。
想象着和自己绝对不能到手的女人的关系,兵藤暂时沉浸在自虐的喜悦中。不仅是把叶琳娜抢过来就结束了,之后可能会被津久茂知道,自己被他折磨致死。
想到这里,兵藤越发兴奋了。
最近,这样妄想的频率越来越高,尤其喜欢自己被津久茂折磨致死那一段。在想象中,那个时候叶琳娜一定会大声哭叫。
兵藤和叶琳娜再次对视了一眼。黑褐色的眼睛。兵藤从来没有看过这种眼神,可以说是深谋远虑的眼神吧,并不让人觉得她狡黠,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她的眼神中能感觉到执著。
叶琳娜随即移开了视线,这种姿势给人纯洁无瑕的印象。虽然兵藤认为在夜总会工作、被津久茂玩弄的女人不可能纯洁无瑕,然而,叶琳娜身上确实有一种清纯。
兵藤把这归结为她年轻的缘故,反正和自己生活的世界没有关系。
现在再清新,过了半年也会沾染上夜生活的印记。
兵藤忍受不了这样干坐着,走过去对津久茂说:“我去下面看看。”
“哦,辛苦了。”
兵藤来到店外,走到车边。坐在驾驶座上的阿良一看到兵藤,赶紧下车。
“没事吧?”
“没事。”
兵藤扫视了一下四周,安插在这里的组员都显得百无聊赖,有人耐不住寒冷而不住跺脚。
照旧,街角聚集着非洲和拉丁国家的人。店门口有两个非洲男人在说着什么,可能是在招揽客人,也可能在做毒品交易。
最近在六本木,毒品交易增加,或许比新宿更盛行,目标是那些普通的年轻人。如果毒品交易被当场抓住可就麻烦了。
津久茂兴业也做毒品生意。津久茂不会放过兴奋剂这块赢利丰厚的肥肉。只要能赚钱,他什么都做。
虽然八重很在意公司的业绩,但是津久茂有这样的黑色收入,就算有一些赤字和债务也不必放在心上。
说不定他给叶琳娜也注射了兴奋剂。在酒店里,叶琳娜发出那么兴奋的叫声,说明有这个可能。
沉溺于毒品的女人,前途堪忧,最终将落到被抛弃的下场。
兵藤对自己心里涌起的空虚感到困惑。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情呢?是因为叶琳娜吗?不可能……
“喂。”兵藤对阿良说,“你先去吃饭。”
“但是,车……”
“没关系,我来看车。”
阿良不知所措,因为已经习惯了兵藤平时的严厉。兵藤对他的顾虑感到烦躁。
“快去!”
“那我去那边的麦当劳买个汉堡。”
没必要一一汇报。兵藤心里想着,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阿良惴惴不安地跑开了。
兵藤靠在车上,掏出烟,用卡帝乐的打火机点燃。其实他更喜欢芝宝的油味,但是以前津久茂教导说黑社会要讲究随身用的东西,用来撑门面。
说实话,从津久茂兴业拿到的收入还算不错,生活没有问题。八重这个家伙事先从工资里扣了税。黑社会的日子也不好过。
兵藤深深地吸了口烟,心情稍许平静下来。腰间的枪让他不舒服。
白天天气晴好,现在却阴沉沉的。在大城市的中心,并不关心天气如何变化。冷风吹进巷子,被人丢弃的广告传单满天飞舞。
夏天的街道充满了腐烂的味道和汗臭,正因为冬天没有这股气味,兵藤喜欢冬天。
夏天没有令人开心的回忆。不能好好练习棒球,连日的比赛让人透不过气。浑身大汗,到处尘土飞扬,让人头昏脑胀。然而,回忆起来的却全是夏天的事情,因此,兵藤讨厌夏天。
在寒冷的北风里,指尖和鼻头都变得冰冷。这时,阿良跑回来了,嘴里还在嚼东西,想必是匆忙地把汉堡塞进嘴里,来不及品尝就跑了回来吧。
兵藤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了。
“喂,阿良。明天去卖仿真枪的店,买个枪套。”
“枪套?”
“你知道吧,就是放枪的套子。”
“您要什么样的?”
“什么样?”
“挂在旁边的,或者别在皮带上的……”
“你觉得哪种好?”
兵藤只是随意地问了一句,阿良却立刻满脸紧张,以为兵藤在考自己。
“这个……我不知道……”
兵藤又烦躁起来。
“那你就去问问店里的人。我要整天带枪,别在皮带上不方便吧。”
“明白了。”
兵藤突然有一种想痛打阿良的冲动。没有理由,只是因为心情烦躁。并不是对阿良不满,而是没有别的发泄方式。
就在这个时候,兵藤忽然注意到了街角的骚动。有两个人在窥探这边。看到他们充满敌意的眼神,兵藤意识到他们无论如何也不是普通人。
他立即明白了缘由。
大楼黑暗处有一个小伙子在窥视这边,他脸庞肿胀,眼眶周围一圈青紫,正是前几天被兵藤狠狠揍了一顿的金发男。
兵藤咂了一下嘴。那两个人显然是黑帮分子,情形和教训那几个“半条腿”不同,处理不妥当的话会惹大麻烦,一不小心就可能发展成为两组之间的火并。
那两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梳着整整齐齐的背头,发线剃得很高,似乎还剃了眉毛,穿着黑色西装,配一条大尺寸的裤子,地道的黑社会打扮。
另外一个是现在少见的卷发。他穿的西装是亮茶色,给人品位很差的印象,里面是黑衬衫,没打领带。
眼眶淤青的金发男藏身于这两个人之后,也走了过来。
这两个人大概二十多岁,却已经具备了黑社会的气势。
兵藤的其他组员察觉了事态,神态紧张地往这边走来。兵藤对他们摇摇头,示意他们没必要过来,别离开自己负责的范围。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背头黑西装男的语气恭敬得过分,“前几天出了点事……能问您几句吗?”
兵藤哼笑一声。“不好意思,现在手头忙,走不开。”
背头男略微板起了脸。兵藤猜测他一定感觉到了异样的威严。
“您别这么说,能不能请您一起来一下?很快就好。”
“有话在这里说就行了。”
“可能有点复杂,您到这边来一下……”
他们想把兵藤带到没人的巷子里,不仅如此,碧良斯卡这栋大楼的前面错综复杂地划分着各个组的势力范围,他们是想把兵藤带到自己的势力范围。
兵藤盯着这两个人身后的金发男,对方一脸旗开得胜的骄傲。黑道出面了,而且是二对一,他一定觉得胜券在握。
去对方的地盘不是明智之举。然而兵藤无所谓,他想把满腔的烦躁发泄在这两个人身上。
“那就去吧。”兵藤小声说。
背头男哧哧地笑了起来,可能以为兵藤做好了思想准备,说不定准备向兵藤狠狠地敲诈一笔。
拐了好几条小巷子,在墓地附近已经完全没有人的行踪。六本木一带居然有这样的地方。
背头男冷不防地把兵藤推在墙上,把脸靠上来说:“听说你对我们手下的几个人很关照?”
兵藤默不做声地移开视线,他的眼睛里映着昏暗的水银灯光。
“他们不是报了我们组的名字吗?你却大打出手,可怜他们几个都受了重伤,要两个月才能治好。”
兵藤缓缓地把视线移回来,目不转睛地盯着背头男的眼睛。背头男似乎有点打怵。
“不错,他们是报了家门,所以我才教他们要考虑时间和对手。”
背头男眉头紧皱。
兵藤镇定自若地说:“你们也明白这里面的区别吧?如果我现在自报家门会怎么样……相互自报家门后,小打小闹可收不了场。”
背头男显然惊慌起来,兵藤猛推了他一把。背头男踉踉跄跄倒退几步后和卷发男面面相觑,接着问金发男:“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似乎终于明白了兵藤的来头。或许一开始就有所察觉,但是在小青年儿面前下不来台,也可能是对自家的招牌太过自信。
金发男脸色惨变,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蠢事,无言以对。
兵藤开口说道:“反正这帮小崽子不过是向你们进贡,在外面打着你们的旗号。暴走族和小流氓的摩擦或许可以就这样算了,你们对我动了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背头男悚然一惊,看着兵藤。“不,这个搞错了,是我们不对……”
兵藤自顾自地往下说:“既然你们有这个想法,我也必须自报家门。”
“不,不是的,拜托您,别说了……”
“我是坂东联合·江田本组·津久茂组的兵藤。给我记住!”
“拜托您,刚才的事就当做没发生。我也没听见您刚才说的话。”
兵藤往前跨出一步,背头男连连往后退。
“来,打我!”兵藤说,“你们就是要打我才把带到这里来的吧?”
“不,不,只是想跟您说几句话……”
兵藤笑了起来。“我告诉了你们有什么话在停车的地方就能说,你们却一定要把我带来这里。不用害怕,这里是你们的地盘,对吧?”
“钱、钱可以解决的话,我们会想办法……”
“不是这回事,我是让你们打我。真奇怪,你们本来就想打我,对吧?想要我的一条手臂?”
“饶、饶了我们吧!”
兵藤又往前一步,背头男和卷发男一起连连后退。
“你们没胆量把组牵扯进来?”
“谁都没胆量吧……”
兵藤呸地吐了口唾沫,把手放到腰间,拔出了手枪。
看到枪,背头男和卷发男都瞠目结舌。大概平时的对手都是小流氓,肯定没和真正的黑社会交锋过。
堕落……
兵藤心想,这个社会的外表堕落了,里面也堕落了,所有的一切都堕落了,没有任何正经东西。
“来,打我。”兵藤把枪塞给背头男,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接下来怒吼起来:“我叫你打我!还是说,你要我开枪打死你?”
背头男呻吟一声,哭丧着脸。
“打我。”兵藤咬牙切齿地又说了一遍后,惊慌失措的卷发男抽泣着打了兵藤一巴掌。
兵藤用左手摸着脸说:“光这样,你后面的好朋友会满意吗?”
背头男闭上眼睛,拳头打在兵藤的脸上。
“打完了吗?”兵藤又往前一步。背头男一边后退,一边对着兵藤的脸又打了一拳。
兵藤眼冒金星,嘴里破了,涌上来一股血的味道。
颧骨一阵疼痛,不过,仅此而已。
“就这样吗?”兵藤吐了一口血水。
“浑蛋!”卷发男突然吼叫起来,“欺人太甚!”
看来他发作了。
一记重重的勾拳迎面而来。兵藤闭着嘴,正面受了这一拳。这是一记好拳,兵藤的膝盖几乎站不住。他摇摇头,甩掉眼前的金星。
背头男慌忙拦住卷发男。
兵藤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嘴角。
身体内渐渐涌上来一股危险的冲动。血往上涌,与此同时,头脑却无比清醒。他感受到了生理上的喜悦。
“接下来是谁?”
背头男开口求道:“拜托,这件事就算了吧。我给你下跪。”
“黑社会下跪?”兵藤问,嘴里的血让他的身体更加燥热,“开什么玩笑,你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
“饶了我们吧。是我们错了。这样好了吧?”
“是吗?”兵藤点头说,“你们那边好了?那下面轮到我了。”
兵藤冷不防地用膝盖抵住对方的心窝,重重地顶在对方肋骨之间柔软的部位上。
背头男“呃”的一声发出怪叫,张大嘴喘气。兵藤用左手拽住背头男要倒下去的身体。
卷发男想跑。
兵藤把枪对准他。
“想死吗?”
卷发男顿时僵住。
背头男睁大了眼睛和嘴,口水滴落,气息凌乱,就像一条上钩的鲤鱼。
然后,兵藤对准背头男的喉咙打了一拳。背头男忍不住咳嗽,可是因为肺部没有空气,只能抓着喉咙,虚弱地发出“呃呃”的声音,眼珠上翻。
他已经陷入了极度的恐慌,方寸大乱。仓岛往他的裤裆踹了一脚,背头男的喉咙深处发出“咕”的一声,无力地倒在地上,手脚不断抽搐。
兵藤冷冷地俯视着背头男。不久,听见背头男深吸了一口气,看来横膈膜受到的创伤恢复了。
深吸气的同时,唾液一起进入了气管,背头男剧烈地咳嗽起来。兵藤心想,全身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想必阴茎根部也很痛吧。
背头男一直咳嗽。兵藤用鞋尖对着他的心窝又踢了一脚后,背头男再次喘不上气来了。他刚才剧烈的咳嗽,想必对横膈膜造成了伤害。他再度陷入恐慌,随即失禁了。
兵藤对痛苦不堪的背头男又踢了一脚,掉头转向卷发男。卷发男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你的眼神不错,作为黑社会,就应该这样。”
卷发男摆好架势,似乎做好了应对一切攻击的准备。确实,他摆出这样一副架势,仅仅打他的肚子还不够。
兵藤一拳劈中他的颈动脉。
卷发男“啊”地叫起来,兵藤顺势把枪塞进他的嘴里。
“我一扣扳机,你的脑浆就会爆裂,死后会被乌鸦吃掉。”
卷发男眼睛里的愤怒被绝望取代了。
兵藤的后背涌起一阵快感。他把枪用力在卷发男嘴里上下搅动,上面的门牙断了。
卷发男发出惨叫,嘴里涌出鲜血。兵藤再一用力,在杠杆原理的作用下,卷发男的下颚被推出去,脱臼了。
“啊啊啊啊啊……”卷发男的四肢拼命挥舞,肯定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痛苦。
兵藤拔出枪,用卷发男的衣服擦干净血和唾沫。卷发男捂着嘴痛苦地挣扎。
“你小子的眼神让我不舒服。”
兵藤用枪柄打在卷发男的颈外侧。
卷发男嘴里发出“咯”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他似乎昏倒了,头先着地,重重地撞在柏油路面上,有可能因此送命,但是兵藤对此无动于衷。
他看着金发男。
金发男惊恐万状,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兵藤把枪口对准了他。
这小子发出悲惨的叫声,抱住头。
“喂,别忘了,专业和业余是不同的。不要再在六本木露面,下次让我看见你,一定杀了你。”
小青年儿的头不断地上下晃动,分不清是点头还是发抖。
兵藤哼了一声,看了看背头男和卷发男。背头男斗志尽失,眼神空虚。卷发男仍然倒在地上,像个摔坏的人偶玩具。
兵藤把枪插进皮带,刚才那股残忍的快感完全消失了。嘴里涌出一股苦涩的味道,兵藤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来到拐角处,看到阿良紧张地站在那里。
“你都看到了?”
“是。”
“看了黑社会的打斗,怎么想?”
“受益匪浅。”
什么受益……
兵藤用力拍了一下阿良的头,往碧良斯卡走去。
刺骨的寒风吹过来,一下子把西装的两片前襟合在了一起。
那天晚上,兵藤在酒店里和那个英国女人上床。他一边想象着凌辱叶琳娜的场景,一边折磨这个英国女人。射精后,心里又像有股北风吹过一般。
我就像死了一样。
躺在床上,在昏暗的房间里看着天花板,兵藤沉浸在这样的想法里。, ; mso-spacerun: 'yes'">那两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梳着整整齐齐的背头,发线剃得很高,似乎还剃了眉毛,穿着黑色西装,配一条大尺寸的裤子,地道的黑社会打扮。

另外一个是现在少见的卷发。他穿的西装是亮茶色,给人品位很差的印象,里面是黑衬衫,没打领带。

眼眶淤青的金发男藏身于这两个人之后,也走了过来。

这两个人大概二十多岁,却已经具备了黑社会的气势。

兵藤的其他组员察觉了事态,神态紧张地往这边走来。兵藤对他们摇摇头,示意他们没必要过来,别离开自己负责的范围。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背头黑西装男的语气恭敬得过分,“前几天出了点事……能问您几句吗?”

兵藤哼笑一声。“不好意思,现在手头忙,走不开。”

背头男略微板起了脸。兵藤猜测他一定感觉到了异样的威严。

“您别这么说,能不能请您一起来一下?很快就好。”

“有话在这里说就行了。”

“可能有点复杂,您到这边来一下……”

他们想把兵藤带到没人的巷子里,不仅如此,碧良斯卡这栋大楼的前面错综复杂地划分着各个组的势力范围,他们是想把兵藤带到自己的势力范围。

兵藤盯着这两个人身后的金发男,对方一脸旗开得胜的骄傲。黑道出面了,而且是二对一,他一定觉得胜券在握。

去对方的地盘不是明智之举。然而兵藤无所谓,他想把满腔的烦躁发泄在这两个人身上。

“那就去吧。”兵藤小声说。

背头男哧哧地笑了起来,可能以为兵藤做好了思想准备,说不定准备向兵藤狠狠地敲诈一笔。

拐了好几条小巷子,在墓地附近已经完全没有人的行踪。六本木一带居然有这样的地方。

背头男冷不防地把兵藤推在墙上,把脸靠上来说:“听说你对我们手下的几个人很关照?”

兵藤默不做声地移开视线,他的眼睛里映着昏暗的水银灯光。

“他们不是报了我们组的名字吗?你却大打出手,可怜他们几个都受了重伤,要两个月才能治好。”

兵藤缓缓地把视线移回来,目不转睛地盯着背头男的眼睛。背头男似乎有点打怵。

“不错,他们是报了家门,所以我才教他们要考虑时间和对手。”

背头男眉头紧皱。

兵藤镇定自若地说:“你们也明白这里面的区别吧?如果我现在自报家门会怎么样……相互自报家门后,小打小闹可收不了场。”

背头男显然惊慌起来,兵藤猛推了他一把。背头男踉踉跄跄倒退几步后和卷发男面面相觑,接着问金发男:“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似乎终于明白了兵藤的来头。或许一开始就有所察觉,但是在小青年儿面前下不来台,也可能是对自家的招牌太过自信。

金发男脸色惨变,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蠢事,无言以对。

兵藤开口说道:“反正这帮小崽子不过是向你们进贡,在外面打着你们的旗号。暴走族和小流氓的摩擦或许可以就这样算了,你们对我动了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背头男悚然一惊,看着兵藤。“不,这个搞错了,是我们不对……”

兵藤自顾自地往下说:“既然你们有这个想法,我也必须自报家门。”

“不,不是的,拜托您,别说了……”

“我是坂东联合·江田本组·津久茂组的兵藤。给我记住!”

“拜托您,刚才的事就当做没发生。我也没听见您刚才说的话。”

兵藤往前跨出一步,背头男连连往后退。

“来,打我!”兵藤说,“你们就是要打我才把带到这里来的吧?”

“不,不,只是想跟您说几句话……”

兵藤笑了起来。“我告诉了你们有什么话在停车的地方就能说,你们却一定要把我带来这里。不用害怕,这里是你们的地盘,对吧?”

“钱、钱可以解决的话,我们会想办法……”

“不是这回事,我是让你们打我。真奇怪,你们本来就想打我,对吧?想要我的一条手臂?”

“饶、饶了我们吧!”

兵藤又往前一步,背头男和卷发男一起连连后退。

“你们没胆量把组牵扯进来?”

“谁都没胆量吧……”

兵藤呸地吐了口唾沫,把手放到腰间,拔出了手枪。

看到枪,背头男和卷发男都瞠目结舌。大概平时的对手都是小流氓,肯定没和真正的黑社会交锋过。

堕落……

兵藤心想,这个社会的外表堕落了,里面也堕落了,所有的一切都堕落了,没有任何正经东西。

“来,打我。”兵藤把枪塞给背头男,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接下来怒吼起来:“我叫你打我!还是说,你要我开枪打死你?”

背头男呻吟一声,哭丧着脸。

“打我。”兵藤咬牙切齿地又说了一遍后,惊慌失措的卷发男抽泣着打了兵藤一巴掌。

兵藤用左手摸着脸说:“光这样,你后面的好朋友会满意吗?”

背头男闭上眼睛,拳头打在兵藤的脸上。

“打完了吗?”兵藤又往前一步。背头男一边后退,一边对着兵藤的脸又打了一拳。

兵藤眼冒金星,嘴里破了,涌上来一股血的味道。

颧骨一阵疼痛,不过,仅此而已。

“就这样吗?”兵藤吐了一口血水。

“浑蛋!”卷发男突然吼叫起来,“欺人太甚!”

看来他发作了。

一记重重的勾拳迎面而来。兵藤闭着嘴,正面受了这一拳。这是一记好拳,兵藤的膝盖几乎站不住。他摇摇头,甩掉眼前的金星。

背头男慌忙拦住卷发男。

兵藤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嘴角。

身体内渐渐涌上来一股危险的冲动。血往上涌,与此同时,头脑却无比清醒。他感受到了生理上的喜悦。

“接下来是谁?”

背头男开口求道:“拜托,这件事就算了吧。我给你下跪。”

“黑社会下跪?”兵藤问,嘴里的血让他的身体更加燥热,“开什么玩笑,你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

“饶了我们吧。是我们错了。这样好了吧?”

“是吗?”兵藤点头说,“你们那边好了?那下面轮到我了。”

兵藤冷不防地用膝盖抵住对方的心窝,重重地顶在对方肋骨之间柔软的部位上。

背头男“呃”的一声发出怪叫,张大嘴喘气。兵藤用左手拽住背头男要倒下去的身体。

卷发男想跑。

兵藤把枪对准他。

“想死吗?”

卷发男顿时僵住。

背头男睁大了眼睛和嘴,口水滴落,气息凌乱,就像一条上钩的鲤鱼。

然后,兵藤对准背头男的喉咙打了一拳。背头男忍不住咳嗽,可是因为肺部没有空气,只能抓着喉咙,虚弱地发出“呃呃”的声音,眼珠上翻。

他已经陷入了极度的恐慌,方寸大乱。仓岛往他的裤裆踹了一脚,背头男的喉咙深处发出“咕”的一声,无力地倒在地上,手脚不断抽搐。

兵藤冷冷地俯视着背头男。不久,听见背头男深吸了一口气,看来横膈膜受到的创伤恢复了。

深吸气的同时,唾液一起进入了气管,背头男剧烈地咳嗽起来。兵藤心想,全身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想必阴茎根部也很痛吧。

背头男一直咳嗽。兵藤用鞋尖对着他的心窝又踢了一脚后,背头男再次喘不上气来了。他刚才剧烈的咳嗽,想必对横膈膜造成了伤害。他再度陷入恐慌,随即失禁了。

兵藤对痛苦不堪的背头男又踢了一脚,掉头转向卷发男。卷发男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你的眼神不错,作为黑社会,就应该这样。”

卷发男摆好架势,似乎做好了应对一切攻击的准备。确实,他摆出这样一副架势,仅仅打他的肚子还不够。

兵藤一拳劈中他的颈动脉。

卷发男“啊”地叫起来,兵藤顺势把枪塞进他的嘴里。

“我一扣扳机,你的脑浆就会爆裂,死后会被乌鸦吃掉。”

卷发男眼睛里的愤怒被绝望取代了。

兵藤的后背涌起一阵快感。他把枪用力在卷发男嘴里上下搅动,上面的门牙断了。

卷发男发出惨叫,嘴里涌出鲜血。兵藤再一用力,在杠杆原理的作用下,卷发男的下颚被推出去,脱臼了。

“啊啊啊啊啊……”卷发男的四肢拼命挥舞,肯定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痛苦。

兵藤拔出枪,用卷发男的衣服擦干净血和唾沫。卷发男捂着嘴痛苦地挣扎。

“你小子的眼神让我不舒服。”

兵藤用枪柄打在卷发男的颈外侧。

卷发男嘴里发出“咯”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他似乎昏倒了,头先着地,重重地撞在柏油路面上,有可能因此送命,但是兵藤对此无动于衷。

他看着金发男。

金发男惊恐万状,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兵藤把枪口对准了他。

这小子发出悲惨的叫声,抱住头。

“喂,别忘了,专业和业余是不同的。不要再在六本木露面,下次让我看见你,一定杀了你。”

小青年儿的头不断地上下晃动,分不清是点头还是发抖。

兵藤哼了一声,看了看背头男和卷发男。背头男斗志尽失,眼神空虚。卷发男仍然倒在地上,像个摔坏的人偶玩具。

兵藤把枪插进皮带,刚才那股残忍的快感完全消失了。嘴里涌出一股苦涩的味道,兵藤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来到拐角处,看到阿良紧张地站在那里。

“你都看到了?”

“是。”

“看了黑社会的打斗,怎么想?”

“受益匪浅。”

什么受益……

兵藤用力拍了一下阿良的头,往碧良斯卡走去。

刺骨的寒风吹过来,一下子把西装的两片前襟合在了一起。

那天晚上,兵藤在酒店里和那个英国女人上床。他一边想象着凌辱叶琳娜的场景,一边折磨这个英国女人。射精后,心里又像有股北风吹过一般。

我就像死了一样。

躺在床上,在昏暗的房间里看着天花板,兵藤沉浸在这样的想法里。

, ; mso-spacerun: 'yes'">那两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梳着整整齐齐的背头,发线剃得很高,似乎还剃了眉毛,穿着黑色西装,配一条大尺寸的裤子,地道的黑社会打扮。

另外一个是现在少见的卷发。他穿的西装是亮茶色,给人品位很差的印象,里面是黑衬衫,没打领带。

眼眶淤青的金发男藏身于这两个人之后,也走了过来。

这两个人大概二十多岁,却已经具备了黑社会的气势。

兵藤的其他组员察觉了事态,神态紧张地往这边走来。兵藤对他们摇摇头,示意他们没必要过来,别离开自己负责的范围。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背头黑西装男的语气恭敬得过分,“前几天出了点事……能问您几句吗?”

兵藤哼笑一声。“不好意思,现在手头忙,走不开。”

背头男略微板起了脸。兵藤猜测他一定感觉到了异样的威严。

“您别这么说,能不能请您一起来一下?很快就好。”

“有话在这里说就行了。”

“可能有点复杂,您到这边来一下……”

他们想把兵藤带到没人的巷子里,不仅如此,碧良斯卡这栋大楼的前面错综复杂地划分着各个组的势力范围,他们是想把兵藤带到自己的势力范围。

兵藤盯着这两个人身后的金发男,对方一脸旗开得胜的骄傲。黑道出面了,而且是二对一,他一定觉得胜券在握。

去对方的地盘不是明智之举。然而兵藤无所谓,他想把满腔的烦躁发泄在这两个人身上。

“那就去吧。”兵藤小声说。

背头男哧哧地笑了起来,可能以为兵藤做好了思想准备,说不定准备向兵藤狠狠地敲诈一笔。

拐了好几条小巷子,在墓地附近已经完全没有人的行踪。六本木一带居然有这样的地方。

背头男冷不防地把兵藤推在墙上,把脸靠上来说:“听说你对我们手下的几个人很关照?”

兵藤默不做声地移开视线,他的眼睛里映着昏暗的水银灯光。

“他们不是报了我们组的名字吗?你却大打出手,可怜他们几个都受了重伤,要两个月才能治好。”

兵藤缓缓地把视线移回来,目不转睛地盯着背头男的眼睛。背头男似乎有点打怵。

“不错,他们是报了家门,所以我才教他们要考虑时间和对手。”

背头男眉头紧皱。

兵藤镇定自若地说:“你们也明白这里面的区别吧?如果我现在自报家门会怎么样……相互自报家门后,小打小闹可收不了场。”

背头男显然惊慌起来,兵藤猛推了他一把。背头男踉踉跄跄倒退几步后和卷发男面面相觑,接着问金发男:“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似乎终于明白了兵藤的来头。或许一开始就有所察觉,但是在小青年儿面前下不来台,也可能是对自家的招牌太过自信。

金发男脸色惨变,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蠢事,无言以对。

兵藤开口说道:“反正这帮小崽子不过是向你们进贡,在外面打着你们的旗号。暴走族和小流氓的摩擦或许可以就这样算了,你们对我动了手,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背头男悚然一惊,看着兵藤。“不,这个搞错了,是我们不对……”

兵藤自顾自地往下说:“既然你们有这个想法,我也必须自报家门。”

“不,不是的,拜托您,别说了……”

“我是坂东联合·江田本组·津久茂组的兵藤。给我记住!”

“拜托您,刚才的事就当做没发生。我也没听见您刚才说的话。”

兵藤往前跨出一步,背头男连连往后退。

“来,打我!”兵藤说,“你们就是要打我才把带到这里来的吧?”

“不,不,只是想跟您说几句话……”

兵藤笑了起来。“我告诉了你们有什么话在停车的地方就能说,你们却一定要把我带来这里。不用害怕,这里是你们的地盘,对吧?”

“钱、钱可以解决的话,我们会想办法……”

“不是这回事,我是让你们打我。真奇怪,你们本来就想打我,对吧?想要我的一条手臂?”

“饶、饶了我们吧!”

兵藤又往前一步,背头男和卷发男一起连连后退。

“你们没胆量把组牵扯进来?”

“谁都没胆量吧……”

兵藤呸地吐了口唾沫,把手放到腰间,拔出了手枪。

看到枪,背头男和卷发男都瞠目结舌。大概平时的对手都是小流氓,肯定没和真正的黑社会交锋过。

堕落……

兵藤心想,这个社会的外表堕落了,里面也堕落了,所有的一切都堕落了,没有任何正经东西。

“来,打我。”兵藤把枪塞给背头男,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接下来怒吼起来:“我叫你打我!还是说,你要我开枪打死你?”

背头男呻吟一声,哭丧着脸。

“打我。”兵藤咬牙切齿地又说了一遍后,惊慌失措的卷发男抽泣着打了兵藤一巴掌。

兵藤用左手摸着脸说:“光这样,你后面的好朋友会满意吗?”

背头男闭上眼睛,拳头打在兵藤的脸上。

“打完了吗?”兵藤又往前一步。背头男一边后退,一边对着兵藤的脸又打了一拳。

兵藤眼冒金星,嘴里破了,涌上来一股血的味道。

颧骨一阵疼痛,不过,仅此而已。

“就这样吗?”兵藤吐了一口血水。

“浑蛋!”卷发男突然吼叫起来,“欺人太甚!”

看来他发作了。

一记重重的勾拳迎面而来。兵藤闭着嘴,正面受了这一拳。这是一记好拳,兵藤的膝盖几乎站不住。他摇摇头,甩掉眼前的金星。

背头男慌忙拦住卷发男。

兵藤用手背擦拭了一下嘴角。

身体内渐渐涌上来一股危险的冲动。血往上涌,与此同时,头脑却无比清醒。他感受到了生理上的喜悦。

“接下来是谁?”

背头男开口求道:“拜托,这件事就算了吧。我给你下跪。”

“黑社会下跪?”兵藤问,嘴里的血让他的身体更加燥热,“开什么玩笑,你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吗?”

“饶了我们吧。是我们错了。这样好了吧?”

“是吗?”兵藤点头说,“你们那边好了?那下面轮到我了。”

兵藤冷不防地用膝盖抵住对方的心窝,重重地顶在对方肋骨之间柔软的部位上。

背头男“呃”的一声发出怪叫,张大嘴喘气。兵藤用左手拽住背头男要倒下去的身体。

卷发男想跑。

兵藤把枪对准他。

“想死吗?”

卷发男顿时僵住。

背头男睁大了眼睛和嘴,口水滴落,气息凌乱,就像一条上钩的鲤鱼。

然后,兵藤对准背头男的喉咙打了一拳。背头男忍不住咳嗽,可是因为肺部没有空气,只能抓着喉咙,虚弱地发出“呃呃”的声音,眼珠上翻。

他已经陷入了极度的恐慌,方寸大乱。仓岛往他的裤裆踹了一脚,背头男的喉咙深处发出“咕”的一声,无力地倒在地上,手脚不断抽搐。

兵藤冷冷地俯视着背头男。不久,听见背头男深吸了一口气,看来横膈膜受到的创伤恢复了。

深吸气的同时,唾液一起进入了气管,背头男剧烈地咳嗽起来。兵藤心想,全身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想必阴茎根部也很痛吧。

背头男一直咳嗽。兵藤用鞋尖对着他的心窝又踢了一脚后,背头男再次喘不上气来了。他刚才剧烈的咳嗽,想必对横膈膜造成了伤害。他再度陷入恐慌,随即失禁了。

兵藤对痛苦不堪的背头男又踢了一脚,掉头转向卷发男。卷发男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

“你的眼神不错,作为黑社会,就应该这样。”

卷发男摆好架势,似乎做好了应对一切攻击的准备。确实,他摆出这样一副架势,仅仅打他的肚子还不够。

兵藤一拳劈中他的颈动脉。

卷发男“啊”地叫起来,兵藤顺势把枪塞进他的嘴里。

“我一扣扳机,你的脑浆就会爆裂,死后会被乌鸦吃掉。”

卷发男眼睛里的愤怒被绝望取代了。

兵藤的后背涌起一阵快感。他把枪用力在卷发男嘴里上下搅动,上面的门牙断了。

卷发男发出惨叫,嘴里涌出鲜血。兵藤再一用力,在杠杆原理的作用下,卷发男的下颚被推出去,脱臼了。

“啊啊啊啊啊……”卷发男的四肢拼命挥舞,肯定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痛苦。

兵藤拔出枪,用卷发男的衣服擦干净血和唾沫。卷发男捂着嘴痛苦地挣扎。

“你小子的眼神让我不舒服。”

兵藤用枪柄打在卷发男的颈外侧。

卷发男嘴里发出“咯”的一声倒在了地上。他似乎昏倒了,头先着地,重重地撞在柏油路面上,有可能因此送命,但是兵藤对此无动于衷。

他看着金发男。

金发男惊恐万状,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兵藤把枪口对准了他。

这小子发出悲惨的叫声,抱住头。

“喂,别忘了,专业和业余是不同的。不要再在六本木露面,下次让我看见你,一定杀了你。”

小青年儿的头不断地上下晃动,分不清是点头还是发抖。

兵藤哼了一声,看了看背头男和卷发男。背头男斗志尽失,眼神空虚。卷发男仍然倒在地上,像个摔坏的人偶玩具。

兵藤把枪插进皮带,刚才那股残忍的快感完全消失了。嘴里涌出一股苦涩的味道,兵藤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来到拐角处,看到阿良紧张地站在那里。

“你都看到了?”

“是。”

“看了黑社会的打斗,怎么想?”

“受益匪浅。”

什么受益……

兵藤用力拍了一下阿良的头,往碧良斯卡走去。

刺骨的寒风吹过来,一下子把西装的两片前襟合在了一起。

那天晚上,兵藤在酒店里和那个英国女人上床。他一边想象着凌辱叶琳娜的场景,一边折磨这个英国女人。射精后,心里又像有股北风吹过一般。

我就像死了一样。

躺在床上,在昏暗的房间里看着天花板,兵藤沉浸在这样的想法里。

 
上篇:5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187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