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10
10 文 / 伊恩·兰金 更新时间:2011-9-21 13:37:41
 

10

车驶入雅顿街后,他看到自己住所的正门外面站着一群人。他们不停地跺着脚,同时相互开着玩笑,尽量让自己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有一两个正吃着炸薯条,那油腻的东西包在报纸里——真是绝妙的讽刺,因为他们个个都像是报社的记者。
“他妈的!”
雷布思将车从他们的身边开过去。车继续往前移动,雷布思透过后视镜观察他们的举动。然而这里没有地方可以停车,于是他在路口向右转去,紧接着又是一个左转,最后将车停在瑟莱斯坦洗浴中心外面的一个停车场里。他熄了火,用拳头猛地捶了几下方向盘。他在任何时候都可以离开这里,驱车朝M90高速公路驶去,快速前往敦提再返回,但是此刻他不想这样做。他做了几下深呼吸,感觉血液在体内翻腾,像要喷涌而出,耳朵里响起一阵嗡嗡的噪声。
“来吧。”他自言自语,说着便下了车。他沿着曼彻蒙特街角转弯,来到他常去的那家炸薯条店,然后朝家的方向折回。热油的温度透过包装纸传到手掌上,他感到手心发烫。他不紧不慢地沿着雅顿街往前走。那些记者根本就没想到雷布思竟然会步行回来,在被人认出之前,他差不多已经来到了他们跟前。
雷布思看到人群中也有一组来自雷德高特里特电视台的电视摄像人员,包括摄像师、凯莉伯吉斯,还有埃蒙布里。雷布思的出现令布里有些措手不及,赶快将刚才还在吸的那支烟弹到路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麦克风。摄像机的聚光灯总是使人不得不眯起眼睛,看上去像是心虚似的。因此雷布思尽量将眼睛睁得大大的。
有个记者率先向雷布思抛出了问题。
“警督,对于斯帕文案件的调查,你作何评论?”
“那件案子会重新展开调查,这是真的吗?”
“当你听到劳森格迪斯自杀的消息的时候有什么感受?”
听到这个问题,雷布思朝凯莉伯吉斯瞥了一眼,后者正低头若无其事地看着人行道的路面。雷布思已经走到了中途,离他公寓的正门只有几步远,然而此时他被记者们团团包围,感觉就如同在浓汤里艰难跋涉一般,怎么也迈不动步子。雷布思索性停下脚步,把脸转向他们。
“新闻界的女士们和先生们,我有一段简短的话要对大家说。”
记者们面面相觑,纷纷流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过他们随即就反应过来,赶快拿出磁带录音机。几个年长一些的雇用文人站在后面,他们曾多次来过这里,已经对此失去了兴趣,但此刻他们也准备好了笔和记事本。
骚动渐渐平息下来。雷布思将那个包装袋高高举起。
“我想代表全苏格兰的炸薯条顾客,感谢你们每天晚上给我们提供包装纸。”
在他们还没有回过神来之前,雷布思就转身闪进了门。
他没有开公寓里的灯,而是直接走到客厅的窗户前,在那里观望记者们的反应和举动。有些记者一边不停地摇着脑袋,一边按着手机按键,询问他们能不能下班回家。还有一两个人已经离开了刚才所在的地方,朝他们的车走去。埃蒙布里正在对着摄像机讲话,看起来依然像平常那样自以为是。有个较为年轻的记者在布里的头顶竖起两根手指,形状颇像兔子的耳朵。
在不远处的道路上,雷布思看到有个男人靠在一辆汽车上,双臂抱在胸前。那个人仰着头,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雷布思身前的这扇窗户,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他放下手臂,送给雷布思一阵无声的鼓掌,然后便上车离开了。
是吉姆史蒂文斯。
雷布思转身回到客厅,打开那盏安格尔波伊兹台灯①,然后坐到椅子上,开始吃刚才买来的炸薯条。但是他依然觉得没有食欲,心中充满了疑惑。到底是谁将消息泄露给这群秃鹫的呢?卡斯韦尔仅仅是今天下午才告诉他的,而他也只告诉了布赖恩霍尔姆斯和吉尔坦普勒。除此之外,他对谁也没说。电话答录机的信号灯猛地闪了几下:来了四条信息。他没有求助说明书,自己动手就让机器正确运转了起来,这让他着实欣喜了一番。然而当他听到那个格拉斯哥人的留言时,喜悦之情瞬间就消失了。
①安格尔波伊兹台灯是英国汽车设计师乔治卡瓦迪于一九七二年设计的一款灯具,可随意调节照明方向。
“雷布思警督,我是安科拉姆总督察。”声音听起来非常生硬,有点公事公办的意思,“我只是想通知你,我大概会明天到达爱丁堡,然后展开调查。对于我们来说,开始得越早,结束得也越早。这样对大家都好,对不对?我在克雷格米拉给你留了个言,希望你给我回个电话,但是看起来你似乎不在警局。”
“多谢了,晚安!”雷布思冲电话答录机大吼了一声。
嘟嘟嘟……第二条信息。
“警督,又是我。我很想知道你下一周大致的行动计划,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想最大限度地把时间利用起来。如果你能将行程一条一条写下来的话,我就感激不尽了。”
“他妈的,老子现在都快被撕成一条一条了。”
他重新走到窗户跟前,那些记者已经陆续离开了。雷德高特里特电视台的那架摄像机正被装进一辆旅行车内。紧接着,第三条信息的提示音响了。雷布思猛地扭过头望着电话答录机。
“警督,调查办公室设在费蒂斯。我的一个下属可能会随我一同前往。除此之外,我将会启用费蒂斯的警官和文职人员。所以,从明天早上起,你就可以联系我。”
雷布思走到电话答录机跟前,低下头瞪着它:有种你再留一条……有种你……
又是一阵嘟嘟嘟的声音。这是第四条信息。
“警督,明天下午两点是我们首次见面的时间。我想知道这是否——”
雷布思一把抓起电话答录机,猛的一下朝墙上扔去。机盒被摔了开来,里面的磁带也弹到了地上。
这时候,门铃响了。
雷布思将眼睛凑到窥视孔前。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还是一把将门敞开。
凯莉伯吉斯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老天,你的样子看上去非常可怕。”
“我现在正在气头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她把一只手从背后伸到前面,亮出一瓶马卡兰威士忌①。“略表我对你的歉意。”她说。
①马卡兰威士忌是一种纯麦芽苏格兰威士忌酒。
雷布思先是瞧了一下那瓶酒,接着又看了看伯吉斯。“这该不会是你设的陷阱吧?”
“你放心,绝对不是。”
“你是不是随身带着麦克风和摄像机?”
伯吉斯摇摇头。几缕棕色的鬈发滑落到她脸颊两侧,眼睛旁边。雷布思退回到前厅。
“算你走运,我正想喝酒呢。”雷布思说。
她走在雷布思的前面,先一步来到客厅。这倒给了雷布思一个仔细观察她的绝佳机会。她看起来与胆小鬼费吉的屋子一样整洁干净。
“听着,”他说,“对于你的磁带录音机,我感到很抱歉。把购买单据寄给我,我是认真的。”
伯吉斯耸了耸肩膀。就在这时,她注意到了雷布思的电话答录机。“你为什么总是和机器过不去呢?”
“还没用十秒钟,就接二连三地出问题。在这儿稍等一下,我去拿玻璃杯。”他走进厨房,顺手关上身后的门,然后赶快将餐桌上的新闻剪报和报纸收拾起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一股脑扔进橱柜里。他洗好两个杯子,然后慢条斯理地把它们擦干,同时盯着水槽上方的墙壁。她想要什么呢?内幕消息,这是毫无疑问的。这时,吉尔的脸庞映入他的脑海。她请他帮忙,结果有个人死了。至于凯莉伯吉斯,也许她也应该为格迪斯的自杀负责。他拿着杯子走出厨房。她蹲在音响前面,专心致志地看着唱片的名字。
“我从没拥有过电唱机。”她说。
“我听说电唱机是将来的主导产品。”雷布思打开那瓶马卡兰酒,往两个杯子里各倒了一杯。“我这里没有冰块,不过我也许可以考虑从冰箱里切一块霜。”
她站起来,从雷布思的手中接过酒杯。“不加冰块也很好啊。”
她穿着一条黑色的紧身牛仔裤,臀部和膝盖部位有些退色,牛仔上衣衬着羊毛里子。雷布思注意到,她的眼睛稍微有点向外凸,眉毛向上弯成拱形——看上去很自然,应该不是修整成那样的,他暗暗琢磨。她的颧骨也如同雕塑一般立体。
“请坐。”他说。
她坐在沙发上,双腿稍稍分开,胳膊肘撑在膝盖上,酒杯举到和脸齐平的位置。
“这不是你今天的第一杯酒,对不对?”她问雷布思。
他抿抿嘴唇,把杯子放到椅子扶手上。“只要我想,任何时候都可以不喝。”说着他张开双臂,“看到了吧?”
她微微一笑,把酒杯递到嘴边,喝了一口,同时目光穿过酒杯的上沿向雷布思瞟去。雷布思在绞尽脑汁解读对方的一言一行:卖弄风情的女人、轻佻的女子、没有拘束感、目光犀利、精于算计、开心……
“是谁告诉你调查的消息的?”他问。
“你指的是谁透露给媒体的,还是谁告诉我本人的?”
“不论哪个。”
“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最初是从谁的口中传出来的,可是一旦某个记者告诉另一个记者,事情就传开了。我的一个朋友在《苏格兰星期日报》工作,是她打电话告诉我的。她知道我们先前就一直在追踪和报道斯帕文案件。”
雷布思想起来了,是吉姆史蒂文斯。他刚才就站在那里,一副旁观者的样子,那派头就仿佛他是那群人的领导。史蒂文斯在格拉斯哥工作。切克安科拉姆也在格拉斯哥工作。安科拉姆知道雷布思和史蒂文斯是死对头,于是便告诉了史蒂文斯……
浑蛋!难怪他一直没有开口让雷布思叫他切克。
“我几乎可以听到你大脑里的齿轮转动的声音。”
雷布思淡淡一笑:“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伸手拿起酒瓶。酒瓶正好放在手臂可以够得着的范围内。凯莉伯吉斯靠在沙发的靠背上,双腿晃来晃去,时不时朝四下看看。
“房子布置得很漂亮,而且非常宽敞。”
“得重新装修一下。”
她点了点头。“房檐处确实需要修整了,或许窗户周围也得装饰装饰。换作是我的话,就会把它扔掉。”她说的是壁炉上方的一幅油画,画中是停泊在港口的一条渔船,“那是什么地方?”
雷布思耸耸肩。“一个不存在的地方。”其实他也不喜欢那幅油画,但是他没有想过要把它扔出去。
“你可以拆掉那扇门,”她继续发表自己的高见,“那样看起来会舒服一些。”她看了看他的表情,“我刚刚在格拉斯哥买了一套房子。”
“这是好事啊。”
“天花板太高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不过——”这时,她被雷布思的声音打断了。
“不好意思,”雷布思说,“我对唧唧喳喳的闲聊不是很感兴趣。”
“你倒挺会讽刺。”
“这是因为我经常练习。节目进行得怎么样了?”
“我以为你并不想和我探讨节目的话题。”
雷布思又耸了耸肩膀。“这总比自己动手装修房子有趣得多。”他站起身来,给她又倒了一杯。
“进行得还算顺利。”她抬头看了一眼雷布思,而雷布思正聚精会神地盯着她的酒杯。“要是你同意接受采访的话,就更好了。”
“我是不会接受采访的。”说罢,他坐回到椅子上。
“不会接受。”这四个字在她的嘴里重复了一遍,“要知道,无论你接不接受采访,节目依然会照常播出。播出的日期也已经定好了。你读过斯帕文先生的书吗?”
“我对小说不怎么感兴趣。”
伯吉斯将目光转向音响旁边的几摞书,它们无声地证明了他在说谎。
“我所见过的囚犯几乎每个人都声称自己是清白的,”雷布思接着说道,“这是一种生存的手段。”
“你没有遇到过审判不公的情况,是吗?”
“你说错了,我见过的不计其数。但是问题在于,审判不公通常指的是那些罪犯侥幸逃脱了惩罚。整个司法制度本身就是一种审判不公的产物。”
“我能不能引述你的这几句话?”
“这样的谈话只能在私底下说说,绝对不可以拿去引述。”
“你应该在说之前就把这解释清楚。”
他竖起一根手指,对伯吉斯摆了摆。“不行。”
她点点头,接着拿起酒杯,向雷布思示意干杯。“这杯酒就算是我对此的承诺。”
雷布思把杯子举到嘴边,但是没有喝。在威士忌的作用下,他说起话来竟然无所顾忌。而且此刻他感到非常疲惫,大脑似乎快要爆炸了。这是暗含危险的鸡尾酒。他意识到自己应该更加小心谨慎一些,而且得立刻提高警觉。
“想听音乐吗?”他问。
“这算不算是巧妙地转移话题呢?”
“有什么问题就直说。”他走到音响跟前,把一盒名为《多管闲事》的录音带放了进去。
“是哪个乐队的专辑?”她问到。
“平克弗洛伊德①。”
“呀!我喜欢他们。是新歌吗?”
“不算是。”
他把话题引向她的工作。她告诉雷布思她是如何进入电视台的,并且顺着思绪回溯到她的童年生活。她不时询问雷布思的过去,对此雷布思只是摇摇头,示意她接着讲下去。
在他看来,她需要暂时停一停,休息一下。然而她似乎说上了瘾。也许这就是她允许自己休息的方式:和雷布思交谈,同时也等于是在工作。这又是罪恶感造成的,确切地说是罪恶感和职业道德的共同作用。雷布思不由得想起一则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逸闻:时值圣诞节期间,对立的双方从战壕里走出来一一握手,踢一场足球比赛,然后返回战壕,重新架起枪炮……
在一个小时内,她喝了四杯威士忌。此时她躺在沙发上,一只手垫在脑后,另一只手则搁在腹部。她刚才脱掉了上衣,露出一件白色的圆领长袖运动衫。她把袖子卷起来,手臂上的汗毛在灯光照射下显出金色的光芒。
“最好帮我叫一辆出租车……”她轻声说,这时身后的音响里开始播放《管钟》②这张专辑,“这又是哪个歌手?”
①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是英国著名摇滚乐团,风格为迷幻和前卫摇滚。前文提到的《多管闲事》(Meddle)是他们的第六张录音室专辑,发行于一九七一年。
②《管钟》(Tubular Bells)是英国音乐家迈克奥德菲尔德(Mike Oldfield)的首张录音唱片,发表于一九七三年,是一张纯器乐专辑。在唱片末尾,维维安斯坦沙尔(Vivian Stanshall)读出了所有参与其中的乐器的介绍。
雷布思没有回答她,也没必要回答,因为她已经睡着了。他可以叫醒她,然后帮她坐上出租车。他也可以自己开车送她回家,晚上这个时候用不了一个小时就能到达格拉斯哥。但是他没有那么做,而是把他的羽绒被盖在她身上,然后调低了音响的音量。声音变得很轻很轻,他刚刚能听到维维安斯坦沙尔的介绍。他在靠近窗户的那把椅子上坐下来,把外套盖在胸前。煤气取暖器的热气逐渐让整个房间变得暖和起来。他决定一直等到她睡醒,那时他再帮她叫一辆出租车,或者由他充当驾驶员。任由她选择就是了。
他有很多问题需要思考,也有很多计划需要制定。关于明天,关于安科拉姆以及针对他的调查,他有自己的想法。他反复琢磨,反复调整,让自己的思绪层次分明……


他醒来时看到路灯还亮着,隐约觉得自己没有睡多久。他看了看沙发,凯莉不在那里。就在他重新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他注意到她的牛仔上衣还原封不动地躺在地板上。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脑袋依然昏昏沉沉的。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得清醒一点。前厅的灯亮着。厨房的门是开着的,而里面的灯也亮着……
伯吉斯就站在餐桌旁边,一只手里拿着扑热息痛药,另一只手端着一杯水。剪报就摆在她的面前。当她看到雷布思走进厨房时,不禁吃了一惊。不过,她随即又将目光转到餐桌上。
“我进来找点咖啡,好让自己尽快清醒过来。咖啡没找着,却看到了这些。”
“办案材料。”雷布思轻描淡写地说。
“我之前并不知道你参与了约翰尼圣经调查案。”
“我没参与。”他一边说,一边把剪报收拾起来,放回橱柜里,“咖啡一点也不剩了,它早就被我喝光了。”
“水也可以。”说罢,她咽下药片。
“有宿醉的反应吗?”
她喝了一大口水,还没有完全咽下去,就摇了摇头。“我想也许我该走了。”她看了看雷布思的表情,“我不是在窥探你的隐私,你的信任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雷布思耸耸肩膀。“倘若你刚才看到的东西出现在节目当中,我们自然就会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你为什么会对约翰尼圣经有这么浓厚的兴趣呢?”
“没有任何原因。”他注意到她对这样的回答显然不能认同,“很难解释清楚。”
“你可以对我说说。”
“我不知道……只能说是纯真年代的尾声。”
他一连喝了好几杯水。伯吉斯一个人回到客厅。不一会儿,她又出现在了厨房门口。雷布思看到她已经穿好了上衣,边走边把头发从衣领下边弄出来。
“我得走了。”
“要我送你一程吗?”她摇了摇头。“那瓶酒呢?”
“也许我们可以另外找个时间把它喝完。”
“我可不敢保证到时候瓶子里面还有酒。”
“没关系,我不会有意见的。”说着,她朝正门走去,刚推开门又转过身来。
“你听说发生在拉索的那起溺死事件了吗?”
“听说了。”他回答说,脸上毫无表情。
“费格斯麦克卢尔,我前不久刚刚采访过他。”
“是吗?”
“他是斯帕文的一个朋友。”
“我倒是不知道这一点。”
“你不知道?这可就怪了,他告诉我在原先那件案子的审判过程中,是你把他抓到警察局进行了一番审问。警督,对此你没有什么话要说吗?”她冷笑了一声,“我想大概没有吧。”
他锁上门,耳边传来伯吉斯下楼的声音。随后他返回客厅,走到窗户跟前,向下凝望。她一个右拐朝草坪公园的方向走去,目光搜寻着街上的出租车。马路对面的一盏路灯亮着,看不到史蒂文斯的车。雷布思转而聚精会神地凝视着自己在玻璃上的影像。伯吉斯知道斯帕文和麦克卢尔之间的关系,也知道雷布思审问过麦克卢尔。而这恰恰是切克安科拉姆所需要的东西。雷布思发现自己的影子睁大了眼睛瞪回来,不动声色的嘲讽。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没有一拳把玻璃砸烂。

 
上篇:9 返回目录 下篇:11
点击人数(633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