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Chapter 5 十一凤凰山的日出
Chapter 5 十一凤凰山的日出 文 / 天如玉 更新时间:2011-9-23 13:19:02
 
Chapter 5  十一凤凰山的日出
在家里又宅了几天之后,陶然正琢磨着要上哪儿去寻点儿野食,阮昕的电话到了。陶然觉得这个电话实在太及时了,因为她正好想到心太软还欠着她一顿大餐。
阮昕没有让她失望,心情愉悦地问她:“这周末有空吗?我带你去吃大餐。”
陶然立即回答:“当然有空了,就等着你这句话呢。”
阮昕在电话那头笑出声来:“好,那我明天来接你,记得穿漂亮点。”
陶然一愣:“明天?”
“是啊,明天是周末啊。”
“……”原来一周过起来是这么快的,陶然惭愧,她真是废柴得可以了。
因为有大餐可以吃了,陶然这一觉睡得相当的神清气爽。一觉醒来立即找衣服找鞋,准备好好打扮一番。
她妈还没见过她这么注重外表,大惊之后就是大喜,连忙追进房里问她:“陶然,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陶然埋首在衣柜里翻衣裳,瓮声瓮气地回答:“妈,您老的想象力越来越丰富了。”
“……”陶母失望地出去了。
选择了半天,陶然最后的形象就是藕色的连衣裙配细高跟。啧啧,美丽真是种折磨啊,不过听昨天心太软的口吻,吃饭的地点可能会很高档,既然是这样,她也就忍耐一下吧。
阮昕一直到下午五点才又打电话给她,陶然已经等得不耐烦了,妆都补了两次了,所以一接到电话就急冲冲的下了楼。临出门之际她妈的殷切眼神被她抛诸脑后。
见到阮昕才发现他也穿得很正式,西装革履的,这可真让陶然开心了,以心太软身上这身衣裳的精致程度来看,这次吃饭的地方肯定是相当的不错。
到了大街上,阮昕拦了辆车,看来地方挺远,陶然这个念头更加强烈了。
车一发动她就迫不及待地问他:“这次我们去哪儿吃饭啊?”
阮昕笑了笑:“去我们公司。”
“啊?”陶然莫名其妙,“你们公司?那儿什么时候成吃饭的地方了啊?”
阮昕依旧笑得温和:“我忘了跟你说了,今天我们公司为了欢迎新进同事举办了酒宴,可以带人参加,所以我叫上了你。”
陶然绝倒:“敢情你说了半天是不花钱的饭啊……”
阮昕无辜地摸了摸鼻子:“我只说请你吃大餐,又没说一定要花钱。”
陶然啧啧感叹:“你这个铁公鸡中的战斗鸡。”
“……”阮昕默默无语地垂头反省去了。
虽然是不花钱的晚宴,陶然在见到这场面的一刻还是觉得来得值得。
举办晚宴的地点设在江氏公司大楼的一层大活动室里。整个大厅被布置得很华丽,正对着大门的墙壁上方拉着横幅,写着“欢迎新同事”的字样。横幅下面设了一个高台,上面还有话筒,看来是要给领导讲话用的。下面除了宽宽的过道就是长条形的桌子,整个空间摆了不下几十桌,瓜果甜品,美食佳肴,白酒红酒,一应俱全。
陶然看着当中来来往往穿梭不息的白领精英们,含笑点了点头,这可真是个有爱的集体啊。她扯了扯身边阮昕的衣袖:“哎,你们公司这么重视你啊,居然还给你安排这么隆重的欢迎晚宴?”
阮昕好笑地看着她:“怎么可能是为我一个人?江氏那么大,里面各个部门都招人了,我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正说着话,一个中年男人走上前台对着话筒开始做开场白:“欢迎今晚到来的各位贵宾,各位新同事,以及新同事的家属们……”
陶然被那句“新同事的家属们”给着实震撼了一把,颤巍巍的转头看了一眼阮昕,“敢情你是打着家属的名号把我给捎来的啊?”
阮昕忍着笑点头:“可不是,我这个铁公鸡中的战斗鸡为了省钱可真是想尽办法了。”
陶然对他赞赏地点了点头:“有时间你跟我妈好好交流一下心得,我敢保证你们会成为铁杆忘年之交的。”
阮昕闷笑了两声。
前方众人突然都开始大力地鼓掌,陶然好奇地看过去,就见那个做开场白的中年男人正一边往旁边退着,一边伸手朝自己右下方做了个请的手势。陶然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江君一一身黑色西装,正朝台上走去。西装剪裁得很合体,于是陶然忍不住又朝他线条优美的腰部看了几眼。
天杀的,便宜了那个脚踩两只船才女人了,真是个尤物啊尤物。
江君一对着话筒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陶然花痴地看了他几眼,就开始在人群里寻找舒晨的身影。
果不其然,舒晨就在下方站着,穿着一袭黑色V领晚礼服,高贵冷艳。身边站着郭阳,黑西装也很合体,只不过他比江君一要瘦些,陶然猥琐的眼神扫过他的腰部,又跟台上的江君一比较了一下,觉得还是江老师比较有料。
像是回应陶然心中的想法一样,江君一的视线忽然扫了过来,看到她时微微愣了愣,随之又迅速地朝她笑了一下,然后继续说完了接下来的话,走下台回到了舒晨的身边。
陶然犯愁了,看他似乎很喜欢舒晨的样子,要是告诉他了,可能会打击到他啊,可是不告诉他,就让他这么蒙在鼓里?
她的视线来回的在三人身上扫过,心里很是迷惘:江君一,我到底是要告诉你呢,还是告诉你呢,还是告诉你呢?
虽然陶然对要不要告诉江君一这件事很纠结,但不管怎么说现在是众目睽睽之下,就算要说也不是时候,所以还是暂时搁置了下来。而且心太软还那么体贴地端了一小盘水果过来,这意味着吃饭时间到了。
这样的饮食方式陶然其实是不喜欢的,看看大家都穿的光鲜亮丽的吧,但谁都不敢敞开肚皮吃。更何况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让她这种穿着细高跟的人倍感压力。她思忖再三,只好悄悄地躲到了最角落的地方,决定为减少粮食浪费做贡献。
阮昕一个不注意就不见了陶然,好不容易找到她,就见她正躲在暗处大块朵颐。他四下看了看,好在没有人发现,赶紧走过去替她挡住别人的视线。
“老陶,你斯文点儿,吓着别人就不好了。”
陶然被他的话噎了一下,咳了好几声:“这可不怪我,我为了吃你这顿大餐故意熬到现在没吃饭,现在能不饿么?”
话刚说完,一只盘子递到了陶然眼前,里面放着块鲜嫩多汁的牛排。陶然顺着那只纤纤玉手视线往上,对上舒晨含笑的眼睛。
“陶小姐,不是饿了么?不要客气,请吧。”
陶然眯了眯眼,小样儿这是要讨好我?
舒晨见陶然不接,又往她面前送了送,笑得十分友善亲和。陶然闻到那股牛排味就难受,刚要开口拒绝,旁边伸出一只手来挡住了那只盘子。
阮昕的手指轻轻抵着盘子边缘,刚要说话,江君一从旁走到了舒晨身边,笑着接过了那盘牛排:“还是算了吧,陶然不喜欢吃牛排的。”
话刚说完,三双眼睛齐齐盯着他。阮昕神色黯淡地收回了手,看了一眼陶然。
陶然心中感动,多体贴的人啊,当初相错亲时的一个小小插曲,他还一直记到现在。只有舒晨语带嘲讽地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江君一面不改色,把那盘子放到桌上,又顺势端起杯酒呷了一口,才慢条斯理地开口道:“我的记性一向好,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完还朝陶然笑了笑,意思显而易见:我不会把你相错亲的事情说出来的。
陶然悲凉,你这么好的一人,我还瞒着你那样的秘密,我真是罪该万死不足惜啊……
舒晨的眼神在两人身上扫过,忽而看着陶然微微一笑:“君一一向对年轻姑娘好,这样可是容易产生误会的。”
“可能是现在做客座教授跟学生打交道多了的原因吧,年轻姑娘都挺有趣的,对人也实诚,你对她们好,她们也对你好,没有什么误会之说。”江君一又慢悠悠地喝了口酒。
陶然很不爽,怎么感觉舒晨那脚踏两只船的人在指责江君一脚踏两只船呢?这个天杀的!
可能是江君一的话让舒晨觉得有些不舒服,她又扫了一眼陶然,默然不语。陶然猜想她之所以还没走开,就是为了不给自己和江君一有独处的机会,否则秘密就会败露了。
四人站在一起却一时间没了话说,气氛很诡异,几乎每个人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陶然有点承受不住这无形的压力,刚要开口缓和一下气氛,就见对面一道潇洒的身影走了过来。
看到这情景,陶然真想朝他吹个口哨:哟,今天你寂寞如雪了吗?
来的是她原定的悲情男主角郭阳,现在正准备发配去做恶毒男配。
郭阳在舒晨和江君一中间站定,似笑非笑地看着阮昕:“小阮,这是你女朋友?”
阮昕看了看陶然,摇了摇头:“不是,是跟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郭阳有些遗憾地笑了笑:“这样啊,这么漂亮的姑娘,小阮你要加油啊。”
陶然真想上去踹他两脚,你丫的,姐漂亮你还耍姐,你个没人性的!
江君一在一边像是再也忍不住一般笑了出来,郭阳转头看他:“怎么了?”
江君一端着酒杯的手空出根手指朝陶然指了指:“郭阳,你还没向人家道歉呢?她就是那位……你应该明白。”
郭阳愣了一下,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江君一口中的“那位”是哪位。
“原来是陶小姐,实在是对不起,今天才看到您真人,万分抱歉。”
陶然不冷不热地回了句:“我倒是早就看到过您真人了。”还是真人秀呢!
舒晨在一边皱了皱眉,又向陶然扫了一眼。刚才她就想问郭阳跟陶然相亲的事情,但是怕引起江君一的怀疑,暴露自己私底下见过陶然的事,所以就没说。现在看情况,好像陶然跟郭阳又根本是第一次才见面的样子,让她有些摸不着头脑。
郭阳听了陶然的话,还想往下问,舒晨突然开口把话题又转回到了阮昕和陶然的身上。
“今天新进同事都是带着自己的家属来的,我还以为陶小姐是阮先生的女朋友呢,原来不是,实在可惜。”
陶然翻白眼,我还希望你是郭阳的女朋友呢,可是你要霸占着江君一,实在可惜。不是,是可恨!
阮昕听了舒晨的话有些不好意思,在一边尴尬地笑了笑,没有接话。
郭阳在一边猜测:“你们俩要么就是不好意思承认,要么就是有一方已经心有所属了。”他转眼盯着陶然,“陶小姐,怎么看,都是你比较像那个已经有心上人的人啊。”
陶然心中不平,这一对奸夫淫妇是故意编排自己跟心太软取乐来了?她清了清嗓子,正要开口,一边的江君一笑着替她解了围:“这也不一定,男女之间玩儿的好的多了去了,你跟舒晨不也是一直关系很好嘛,也没有人说你们是男女朋友啊。”
郭阳和舒晨的脸色都几不可察的变了变。陶然就差抱着江君一大哭了,兄弟啊,你怎么这么纯真这么可怜这么惹人怜惜呢?他们两个人都在公司里乱搞了,你还以为他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啊……
陶然很惆怅,偏偏有话不能说,于是也学着江君一的模样,从桌上随便端了杯酒灌了一大口。那酒红艳艳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反正喝下去不是很烈,反而有种沁人心脾的舒适感,于是陶然终于明白了古人借酒消愁是个什么心情。
酒,是个好物!
阮昕见陶然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还一个劲地在灌酒,连忙从一边的西点桌上端了一盘小蛋糕给她:“你这是在干什么,吃点东西,少喝点酒。”
陶然鄙夷地看了他一眼,这个不能体会她心中愁肠百结的人啊,在这个时候说这话,实在是煞风景。不过她还是乖乖地接了过来,因为的确是饿了。
郭阳在一边轻轻扯了扯舒晨,就独自朝远处走了。陶然当然没有放过他们之间这微小的动作,紧紧的盯着舒晨,果然就见她温柔地附在江君一耳边说了些什么,接着也朝郭阳的方向去了,当然临走还不忘递给陶然一个警告式的眼神。
陶然近乎悲痛地看着江君一,你跟去呀,去捉奸呀。然而最后却只在江君一含笑回看着她的视线里无奈抚额,江老师,你要雄起啊!
江君一一直没走,时不时地跟阮昕说几句公司未来的发展,对阮昕的提议听的很是认真。陶然就在一边继续惆怅地扮李白,在扫了跟前的大片佳肴之后,端着酒杯忧郁地喝着。
江君一转头看到,终于忍不住开口劝她:“陶然,这酒刚入口不烈,其实后劲很足,你小心醉了。”
阮昕走近两步扯了扯她的胳膊:“老陶,你今天很不对劲啊。”
陶然继续忧郁:“我在思考着是要做一个多管闲事的正义之士,还是要做一个冷漠无比的路人。”
阮昕皱眉:“你已经醉了。”
陶然丢了杯子,晃着步子到了江君一跟前,抽着鼻子眨着眼睛一副哭相:“江老师,你这么好的一人,怎么别人就不知道珍惜呢?”她伸出爪子拍了拍江君一比自己高出不少的肩膀,“没事,实在不行还有我,我多好一人啊,跟你特般配,真的,你考虑一下。”
江君一有些目瞪口呆,阮昕看到旁边有许多诧异看向陶然的眼神,赶紧上去拉着她,急急忙忙地跟江君一道歉告别,扯着她头也不回的出了大门。
陶然临走前还依依不舍的朝江君一挥了挥手:“真的,江老师,你考虑一下啊,记得啊……”
阮昕在送陶然回去的路上一句话都没说,陶然出来被风一吹也清醒了点,顿时觉得自己做了件禽兽不如的事情,她她她……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了江君一?
酒,是个坏物!
大脑还有些朦朦胧胧,陶然突然又觉得自己刚才也许就是在做梦,心里又安稳了点,只不过先前吃的东西混着酒在胃里搅得难受。在出租车里坐着又闷得慌,她可真想吐,可是又吐不出来,难受得要死。
到了陶然家楼下,阮昕几乎是架着她往进了电梯。陶然半死不活地念叨:“这哪是后劲足啊,简直是要人命啊……”
阮昕一言不发地拖着她,一直到了她家门口,刚要抬手去按门铃,突然又顿了一下,垂眼看着软绵绵的陶然:“老陶,你跟江总之间……是不是……”
陶然醉眼朦胧地看着他,啧啧,雾里看花更加漂亮啊。
阮昕见她这副花痴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老陶,我认真地问你,你跟江总之间是怎么回事?”
“唔,没什么事儿,大概就是‘我觉得他不错可惜他已经名草有主了’这档子事儿呗。”
“那你是喜欢他了?”
陶然眨眼想了想:“不知道,就觉得他还不错。”
阮昕皱着眉看着她,陶然莫名其妙地回看着他。一秒,两秒,三秒……突然阮昕快速地俯下脸来在她唇瓣上触了一下,极轻极柔,蜻蜓点水,抬起头时他却已经整张脸都红了。
陶然原先是想嘲弄一下他动不动就脸红的毛病的,最后却只是摸着唇怔怔地说了句:“原来没感觉啊。”
阮昕脸色一僵,抬手为她按了按门铃就转身朝电梯走去。陶然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脑袋一歪栽倒在地,睡过去之前就听到她妈杀猪般的怒吼声。
十一假期要到了,不过对于陶然这种每天都是假期的人来说,那种工薪阶层们因为七天假就欢喜半天的心情,她是绝对体会不到的,事实上她连十一到了都不知道。
十一的前一天,江君一的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电话响时,陶然对要不要接纠结了很久。那天酒醒了她就想起了自己调戏了江君一的事情,那等同告白的话居然在酒精的催发下一不小心就说出了口,真是该死。
不过见手机持续不断地响着,并没有挂断的打算,她最终还是按了接听键。
“喂……”这一声“喂”十分哀婉曲折,道不尽陶然心中的惶恐。
“陶然,是我。”相比较而言,江君一完全就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并有磁性。他在电话那头似乎带着笑意:“你一定要来学校看看,有件让你高兴的事情发生了。”
陶然一愣:“什么事情?”
“方中旭被处分了。”
诶?陶然大喜过望,她后半辈子最大的希望就是看着方中旭身败名裂,没想到还真的有这样一天啊。苍天有眼啊……
“好,我马上过来,你等着啊。”陶然喜滋滋地挂了电话,收拾东西出了门,连招呼都没跟她妈打一个。
到了车上,容大爷打来了电话:“陶然,陶然,大喜事啊,你的对头被处分了!”
陶然撇嘴:“容大爷,您的消息实在太闭塞了,我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
到达学校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初秋的校园很漂亮,陶然心情越发的不错,她是一路哼着歌进了学校。
江君一在设计系的教学楼下面等她,陶然远远走过去时只看到他挺拔修长的身影正轻轻地靠在车上,抱着胳膊垂着眼,漫不经心地盯着地面。阳光洒在他深灰色的休闲装上,勾勒出淡淡的光晕。
陶然原地吸气握拳了几秒钟,总算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不至于露出食肉动物看到肉的那种猥琐表情。
“嗨,江老师!”
江君一缓缓抬头,看着她微微一笑。
陶然又几不可察的握了握拳,深吸了几口气。
“怎么到现在才来?好戏已经结束了。”
“啊?这么快?”陶然往他身后的教学楼看了一眼,都看不到什么学生了,看来下午没课。
江君一好心解释:“不算快了,他这事儿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情,私生活不检点而已,被警告了也就完了。”
陶然大失所望:“只是警告?太便宜他了吧!”
江君一打开车门,示意她上车,“我们上车再慢慢说吧。”
陶然点了点头,心情郁闷地上了车。
车子发动起来后,江君一突然问她:“我一直好奇你跟方中旭之间仅仅只有像我跟你的那点恩怨么?要是那样,你都原谅了我,也不可能一直这么针对他吧。”
陶然盯着上方的后视镜里他的脸,嘿嘿笑道:“那是因为你长得比她好看哇,我总要给你点优惠不是?”
江君一勾着唇笑了笑:“其实本来他只是个通报批评,我说了话才改成了严重警告。”
陶然的怨气总算出了点:“那还好,不过要是能让他记大过就好了,不不,干脆直接开除学籍得了。”
江君一转头看了她一眼:“最毒妇人心啊……”
陶然哼了一声:“我这叫爱憎分明。”
江君一抿唇一笑,把车开出了学校。陶然看了一下方向,有些摸不着头脑:“诶?你这是往哪儿开啊?”
“十一假期到了。”
“……”陶然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这跟你开错方向有什么关系?”
江君一专心开着车:“假期到了就要放松放松,有没有兴趣去旅游?”
陶然懵了:“旅、旅游?”
“嗯,就在郊区的凤凰山。”
“不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陶然吞了吞口水,伸出手指在自己和他身上来回指了一下:“我跟你两个人去旅游?”她十分着重的强调了“两个人”一词。
江君一偏过脸看了看她:“是啊,你不愿意?”
陶然歪着头思索:“十一长假你不要陪你女朋友?”
“不用,她有事要忙。”
“……”果然她是因为身为废柴太闲了才被拉出来的么?
凤凰山在陶然所住的城市和上大学的城市中间,刚好是边界位置。这里有个人工景点,算是度假区。陶然以前上大学那会儿整天的想来,等有了机会能来了,却没想到是跟江君一一起。
临上山之前,陶然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跟她老妈汇报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也没说别的,只说跟同学一起旅游,大概要晚点回去。陶母也不废话,只问了一声跟她一起去的人里面有没有男的。
陶然当然不敢说自己跟一个男人出来旅游了,只好编了个瞎话,说自己跟几个纯女人在一起。谁知道话刚说完她妈就不满地挂了电话,陶然只来得及听到她的那句“那你还跟着去”,顿时有倒地抽搐的冲动。
山中气候宜人,虽然都是人工景点,做得还真不错。两人爬到山腰处的时候,看到山道旁的告示牌说为了庆祝明天的国庆节,晚上山顶会有焰火表演。
陶然兴奋得不行,当即豪迈地朝天一指:“江老师,我们往山顶进发吧!”
江君一一边往上走一边笑着回答:“你就别叫我江老师了,反正我这个教授也不正宗。”
陶然跟着他往上爬:“那我叫你什么?江君一?江总?老江?”
“随你。”
陶然三两步赶上他:“好,那我就叫你老江了,我也准许你叫我老陶。不过等咱俩老了,称呼就会换了。”
江君一奇怪地看着她:“换成什么?”
“等咱俩老了,你叫江老,我还叫老陶,这就是精英跟废柴的区别。”
江君一忍不住笑出声来:“老陶,找你来可真没找错人。”
陶然笑了笑,继续爬山。其实她已经看出江君一今天不对劲,他虽然也在正常地跟她说笑,但是不经意还是会露出沉静严肃的神情,显然是心里有事。
不过他不说,她也就不问。
山道上人不多,的确也很少有人会在这个时间段来爬山。陶然跟江君一爬了一路也不过只看到一对情侣,两人旁若无人的在山道上热吻,搞得陶然面红耳赤。江君一的心理素质实在是好,面如沉水,步子迈得沉稳得一塌糊涂。
夕阳西垂的时候,两人总算到了山顶,陶然半死不活地冲到山顶边的座椅上,哼哧哼哧地喘着粗气,朝气定神闲的江君一竖了竖大拇指。
江君一在她身边坐下,笑了笑:“你这身体素质可不行,要加强锻炼了。”
陶然习惯性地看了一眼他的腰,不知道腹部有没有八块腹肌啊,还是六块?刚想打趣他两句,一抬头却发现他看着远处的将要落山的夕阳发着呆。
于是陶然咽下了要说的话,也恭恭敬敬挨着他坐下,陪他一起看着夕阳发呆。
事后陶然每次回忆起来这件事,都说那是她生平做过得最为二百五的事情,因为她居然以为江君一那时候是在忧郁,实际上他丫全是装的!
然而此时此刻,陶然是十分诚心诚意地陪着江君一的,她相信江君一是心情郁闷的,就像她一个废柴也有身为废柴的烦恼。人家社会精英人士,烦恼肯定要比她还要多了。不过她不敢问是不是来自感情上,更不敢在这个时候把舒晨的事情告诉他。
山顶上有个小亭子,这个时间没有游人在,整个山顶几乎就他们两个人,还有四周时不时飘着落叶的树木,气氛宁静。两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若有所思地不知道想着什么,一个同样若有所思地在猜测着对方想着什么,就这样坐到了太阳下山也没说一句话。
后来陶然回忆起来,顿时觉得这是这次二百五事件中最为二百五的片段。
等天色终于完全黑下来之后,陶然终于忍不住要开口了,话刚到嘴边却听见“砰”地一声,半空中绽放出一朵绚丽的烟花。
“正好七点,挺准时的。”
陶然偏头,就看到江君一抬着手腕看了看时间,然后又看着前方空中的烟花。
陶然默了,别告诉她他在这儿坐了这么久就是等烟花来着。
吸了吸鼻子,握了握拳,舒了口气,陶然终究还是沉不住气了:“那个,老江啊……”她幽幽地拖着调子,“有事情别憋在心里,要说出来,你看这儿气候宜人,风景优美,环境清幽,多适合你一吐为快啊。”
江君一盯着烟花没做声。
“唔……”陶然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侧脸:“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她早就有了这样的怀疑,但是不敢问。
江君一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谢谢你,陶然。”
呃?
“我突然有了新想法。”
哦?
“我们不急着回去了。”
诶?
“不如在这里看日出吧。”
哈?
“怎么了,陶然?你不喜欢看日出?”
陶然忍着晕厥的冲动,勉强点了点头:“喜……欢……”
您老都抽成这样了,陪你看人生最后一场日出也是应该的不是么?
江君一满意地点了点头,指了指前方的天空:“那我们还是先看烟花吧。”
陶然泪奔,江老师,江总,江老,您到底怎么了啊?
 
上篇: Chapter 4 把那纯洁的男女关系变为不纯洁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28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