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四章 轩尼诗之夜
第四章 轩尼诗之夜 文 / 堂暖米 更新时间:2011-9-23 21:06:52
 

第四章 轩尼诗之夜

自从接袁璟深出院那天和穆淮见了一面之后,他很快又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事情很巧,之前面试的贸易公司来电通知我说可以去上班了,职位是助理文员,也就是小杂役。我很满足于这份工作,起码我不再是整天赖在表哥家等着老妈汇款来救济的米虫了。然而,到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我和穆淮就“不期而遇”了。

午休时间,刚刚了解了一小部分公司业务的我对一切还生疏的很。走出公司所在的高层写字楼,我踌躇着到底要去哪里吃午餐,这时候电话来了,屏幕上是表哥别墅的号码。

“小蘅?”

“不是小蘅,是璟深。”袁璟深轻松惬意地说着。

“你就那么喜欢你的名字么?”我没好气地问,脚下的步子却放缓了。正午的阳光有点盛,我找了一棵银杏树庇荫。

他笑,又说:“我还以为你从此以后都会这么称呼我呢。谁知道却并没有如愿。我有点小失望。不过让我更失望的是,你竟然上班了。你不在家的日子可真难熬。”

“拜托,你知道让我失望的是什么么?那就是你到现在还没有完稿。你到底要躲你的大波编辑到什么时候啊?”我倚靠着树干,打了个呵欠。看了一上午公司资料,我的大脑几乎都要进入自动休眠状态了。

“其实我能感觉到大波多么思念我。他在午夜梦回的时候一定在一边咬床单,一边喊着我的名字。不过,我的《丛林岛》只是刚刚开了个头儿而已。我不喜欢被人推动着去做一件事情,你也是这样的,不是么?很多时候本来是水到渠成的事,却总是有人喜欢揠苗助长,多讨厌。”

“切,你竟然说自己的编辑讨厌。你等着我去告诉他。”

“等你认识了他再说吧。”

“你还真别小看我。我可有个同学是做侦探的。”我所说的同学就是那个吴昊子。自从他上次侦查失利之后,我又找了他两次,他声称这次一定会找到骗走我妈钱的那个坏人。但很快又销声匿迹了。

袁璟深“呵呵”笑了几声,忽然沉下嗓音,颇为慎重地说:“晚上早点回来。如果公司有什么迎新派对之类的,就别参加。”

“什么?”他说的话让我产生了一种错觉。他就好像是个等待妻子尽快回家的小丈夫,语气里充满了关切和期待。我拍了拍脑袋,试图把这种可怕的想法剔除。我这又是抽的哪门子的风啊,竟然把他想象成了……丈夫?

“我是说,我等你回家。对了,记得和同事好好相处,别被欺负,也别太嚣张,这些你都懂的。”

他又絮叨了一阵子才挂机。我却对着手机看了半天。莫名其妙啊莫名其妙。我才第一天上班而已,这个失忆男人怎么搞的好像想我想得茶饭不思似的。我无奈地笑笑,继续寻觅着合适的午饭去处,却看到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马路对面朝我挥手。

穆淮挥动着手掌,在空中画着完美的弧线。一下、两下、三下……他的脸上是浓郁的笑容,那笑容兼具持久力和穿透力,却只能让我的面部表情更加麻木。他见我一动不动,便主动穿过马路来到我面前,还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紫圆,真是太巧了!”

我没有辜负他的热情,咧嘴一笑说:“是啊。”

他抬手看了一眼腕子上的军旗系列浪琴手表,说:“正好是午餐时间,不如咱们一起吃吧?”

我幽幽地望着他,顿了一下,点了点头。

地方是他选的,一家规模不大的上海面馆。他说来这里是因为记得我爱吃面。我笑而不语。我爱吃面?他的西装材质一般,价钱不贵,手上的表显然也是仿制品,皮鞋擦得甚为干净。从他的穿着上分析,他现在应该在从事销售行业或者是保险业吧。

我们相对而坐,开场白属于他。他说:“紫圆,咱们有多久没见了?让我想想,大概三、四年了吧?其实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搜集你的消息。我问过很多以前的同学、朋友,他们有的根本不知道关于你的事,有的只是告诉我你出国念书了。上个月我才得知你已经回国了,我就迫不及待地想找到你。”

我一直望着他,对比着他和过去的区别。读书时他在学业上的优异成绩和学生活动中的活跃表现让我对他的优异才能深信不疑。他本身具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不见得有多帅气优雅,但绝对让人一见难忘,而且他足够聪明,做什么事情一点就透,说起话来也很懂得拿捏。他脸型有点方,脸部线条偏刚毅走向,那双细长有神的眼睛总能掠夺跟他对话的人的全部注意力。我念高二的时候他转学而来,坐我后座。经过一天天的相处,我发现了他与其他男生的不同之处。他善于思考,懂得为自己的未来进行规划,且具有极强的自制力。我佩服他,甚至可以说,我憧憬他。我们两个走到一起似乎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就连老师也不觉得意外。谁让我上课的时候总是喜欢回头跟他说话呢?这可是让很多老师都很头疼的事情呢。

但是,就在高考前夕,我对他那所谓的自制力产生了怀疑。那时候我的清晨都很忙乱,我会把上学时间提前半小时,为的是在我爸的司机把我送到学校后再折返坐两站公交车到穆淮家门口,等他跟我一起上学。穆淮的父母都在外地工作,他一个人住,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所以我每天早晨都肩负着给他送早餐的重任。可是有一天,当我拿着亲手做的汉堡刚下公车,就看到他在楼下和一个一身鲜艳红裙的女孩吻别。那女孩我认识,她一度是我的初中同桌,叫蒋微涵,也就是我老爸亲自到学校去发出警告、让其不要再和我有任何瓜葛的……前好友。

“紫圆,我刚才看你在打手机呢?这么说,你已经有国内手机号了?方便告诉我么?”穆淮喝了一口服务员刚倒上的温热大麦茶,十分自然地提出请求。

“当然可以。”我把号码写在了一张纸上递给了他。

他上下打量着我,颇为感叹地说:“我觉得你变化说来很大,又似乎不大。你的头发更长了,笑容也……更shining了。如果说你以前是一个天真懵懂的小女孩的话,你现在显然已经蜕变了。你更美丽,也更成熟自信了。我为你能经历这种蜕变而感到高兴。”

我的面来了,阳春面。我拿起筷子,分外随意地说:“我不过是在国外混了几年,蜕变什么的没感觉,情变倒是经历过几次。”

他刚拿起筷子的手悬在了半空,嘴微张了张,忽然一笑,说:“是啊,我听说了袁璟深和那个女医生的事了。真是难为你了,他竟然在婚前做出那样的事来,也怪不得你不会和他结婚了!富家子弟是这样的,靠不住。”

面还不错,但不见得有多好吃。其实我不是很爱吃面,不过是因为初恋对象对面太过热衷了,当时处于恋爱中痴呆傻状态的我就也显得很是喜欢的样子。现在想想,这多傻。我瞥了一眼穆淮,思忖着他在说袁璟深和女医生那件事时候一脸正义的表情,我竟然有点想笑,但忍住了。

一顿饭吃完,他去了三次洗手间。我当然知道他不是去解决生理需要的,他必须要适应心理上对全身各处清洁度的高标准要求,洗手对他来说太过重要了。我理解他。如果我的生活中出现了污点,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尽最大能力去清除它,并且让它不要留下任何痕迹。当然,如果这个污点卷土重来,我就势必要再次漂亮地,将其击退。

走出面馆,我礼貌地说要回公司上班了。他突然紧紧握住了我的手,有些伤感地说:“紫圆,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高考之后你突然不跟我再联系了?我发疯似地用尽各种方法找你,却根本毫无线索。我知道,你和袁璟深之所以有婚约完全是你父母逼迫的。你根本不喜欢他,你不可能为了他不理我。我们在一起的时光彼此都很开心的,但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么美好的时光竟然不了了之了呢?”

“高考之后?”我思索了一下,说:“可能是因为成绩不太好吧。”

“可是你考上了全国排前十的名校啊,而且是和我同一所学校,但你为什么没有去念呢?是因为袁璟深么?”

看着他急切的样子,我微笑着说:“不好意思,穆淮,我真的要回去上班了。”

我们的作别不太愉快,因为我是硬生生地把手从他的手中拽回来的。袁璟深?为什么什么事你都要扯上袁璟深?就好像他才是我人生中最大的罪人似的。可是事实却明明不是如此。坐上回办公室的电梯,我深吸一口气。穆淮,你真是一点也没有变。

当天傍晚,我遵从了袁璟深电话里传达的旨意,一下班就开着表哥的小车回到了住处。把车放回车库之后我才发现事情有些异样,因为整个别墅里没有一丝灯光。

没有停电,但屋子里却好像一个人也不在。

我打开了一楼客厅的灯,然后上了楼梯,看来晚上没有期待已久的袁氏美食吃了,我只能回房去一边上网一边品尝我的包家泡面了,真凄凉。百无聊赖地推开房门,只听“轰”的一声,我被吓得小心肝都要蹦出来了。一瞬间面前灯火通明,细碎的小彩带在我面前飞散,我看到袁璟深端着一个插满了蜡烛的嫩粉色双层蛋糕一边唱着生日歌一边朝我走来。他的身后是班蘅、邱桐和邱宝宝……

那蛋糕离我越来越近。于是我看清了它的花色、闻到它的清香。那是一个樱桃鲜奶双层蛋糕,上面除了两根粗蜡烛和四根小蜡烛之外,还有一个穿着华丽白色公主裙的小女孩和一个穿西装的小男孩。

我不常过生日。老爸开始做生意之前的那些年我对生日这件事情还有些概念。后来他越来越忙,我妈也开始忙,他们不会过于忽略我,但他们开始给我灌输一个想法:其实没有必要过生日。后来我妈辞职做了家庭主妇,有了大块的悠闲时间,除了偶尔炒炒股票、搞搞投资,其他精力都花在了我身上。她试图给我过过一次生日,但那次很不凑巧,老爸要开会到深夜,而我则被临时通知到省城参加合唱比赛。那次之后,老妈的小心灵似乎受到了伤害,她也意识到全家欢聚一堂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事情,之后就渐渐放弃了。

看到一脸迷人笑容的袁璟深和他手中的蛋糕之后,我本该露出惊喜的表情然后做喜极而泣状的。但我过生日的经验是如此之少,我只是定定地站在原地,表情僵硬。我知道我的样子应该和蜡像馆的陈列品差不多,但要想让我的各个神经恢复运转还需要一段时间。

我的视线钉在蛋糕上的两个塑料娃娃上,我开始后退。一步、两步……直到退出门外。袁璟深则一直朝我走来,口中唱着的生日歌声音越来越小,脸上的神情越来越迟疑。在场的其他人也不解地看着我。

“等等——”我伸手做出了一个“stop”的手势,勉强地笑了一下,说:“我想去一下卫生间……”随即我转身便走。

我只听见身后小蘅那幽沉的声音说:“早就跟你说过别在蛋糕上放那两个小人儿了。她看到那东西会条件反射浑身抽搐的。”

我进入洗手间之后并没有抽搐,就是头有点晕。我有病。不是那种很严重的身体上的病,虽然我曾经在医院里呆了一阵子,也被老爸雇来的私人医生在家里照看过很多天,但我心上的病比身体上的更严重。每当我看到婚纱、婚车、婚礼蛋糕,每当我听到《婚礼进行曲》,我就会不由自主地战栗,然后开始头晕目眩,只想找个角落里一个人躲着。虽然这种症状在参加我表哥的婚礼时已经有所缓解,但我没想到的是,当袁璟深端着那美丽的粉色蛋糕向我靠近的时候,一种熟悉而可怕的感觉袭击了我。蛋糕上的那穿着类似婚纱的小人儿和他,把我带到了另一个时空……

“你还好吧?”敲门声响起的同时,我听到了袁璟深的声音。

“没事没事。中午吃的东西不太新鲜,有点拉肚子。”我洗了一把脸,对着镜中的自己说着谎话。怎么办啊?我这辈子还能嫁出去么?为什么我会害上这么没有出息的毛病呢?

“晚上还给你准备了大餐呢。”他有些犹豫,忽然放低了声音说:“真的是那两个小人儿的原因?”

我咽了口唾液,咬着唇说:“我……也说不好。”

“那个蛋糕是我自己烤的。小人儿是蛋糕原料套装里送的,我本以为你会喜欢的。不过没事,我现在就去给扔了。”

“别!”

走出卫生间的时候,我露出了一张大大的笑脸,还故作轻松地拍了他一下说:“哥们儿,你倒是满讲义气的,竟然还帮我过生日。走走走,带姐姐去看看都有什么大餐!”

他顺着我的手腕把我手握住,语气有些无奈地说:“别逞强。”

我笑,“我哪有逞强?袁璟深你知道我多少年没过过生日了么?我是兴奋。”

他凝视着我,摇头说:“原来你兴奋的时候通常会面白如纸、满头冷汗,一身鸡皮疙瘩。”

“这是我的特色啊。”我极不负责任地狡辩了一句,再度回到房间的时候,蛋糕上的小人儿已经不知被谁给取走了。

大家围坐在一起,欢快地唱着生日歌,我认真地望着每个人的表情,感受着这场景的独特之处。有一个男人花了一下午的时候为我烤了蛋糕、浇上鲜美的奶油,又做了很多美味的饭菜,然后和几个朋友一起等我回家。我从未想过人生中会经历这样的事情。

“现在是礼物时间。”宝宝笑盈盈地宣布,“我先送出我的礼物。”她从背后神秘兮兮地拿出一个包装精致的蓝色小盒子,在我眼前晃了晃,说:“这可是很难弄到的哦包紫圆小盆友。你看看就知道宝宝我有多爱你了。”

打开包装,我看到一个招桃花的护身符。我笑的肩膀都颤颤,桃花啊,多么美好的事物。可是我怎么觉得我现在不是很需要呢?

邱桐送了我一个钥匙形状的金色小摆件。他说:“小圆,本来我是提议到我的餐厅给你过生日的。不过宝宝说还是在家里更温馨随意一些。这件礼物宝宝陪我挑选了一个下午,希望你喜欢。你可以把它摆在书桌上,或是书架上。”

我重重地点头,说:“我真的很喜欢,邱桐哥哥,谢谢你!”我倍受感动地说这话的时候,坐在我身边的袁璟深有意无意地向我这边靠了一下,然后板起脸说:“我的礼物你就别当面拆了。你晚上睡觉的时候看吧。但是呢,我又怕你被我感动的睡不着。”

我嗤鼻一笑,白了他一眼说:“别告诉我这是你的签名书什么的。”接过那个盒子,我放到了身边。“晚上看就晚上看。”

“我的签名书你要多少有多少。既然是二十四岁的生日,当然要送你一件特殊的礼物了。”他的眼波里流转着某种让人读不透的情绪。

班蘅打了个呵欠,百无聊赖地说:“什么时候才能吃蛋糕啊?”

宝宝纳闷地问:“小蘅,你送包子什么啊?”

“我送她……一个吻好了。”多么简约环保的礼物啊。班蘅同学的回答极为随意。

“好呀我喜欢。”我笑嘻嘻地说,“最好是很湿热很湿热那种的。”

“包紫圆你有点追求好不好?不是谁的KISS都可以要的嘛。你真的要被贞子亲啊?那多诡异啊。还不如在我哥和袁璟深中间挑一个亲。”宝宝此言一出,立刻使得邱桐的脸上划过一丝窘迫。袁璟深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刻意忽视袁璟深不怀好意的表情,笑着打圆场说:“我还是比较喜欢小蘅樱桃一样的小嘴啦。”

班蘅“哼”了一声,不耐烦地说:“吃——蛋——糕!”

吹灭了蜡烛,许了一个愿。蛋糕被大卸八块,大家一人端着一个小盘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我喜欢那香甜滑腻的奶油味道,也喜欢松软喷香的糕饼。其实我是个对甜食没什么抵抗力的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让我产生幻想的不是蛋糕本身,而是某人戴着烘焙手套很认真地制作它的整个过程。我有意无意地瞥了袁璟深一眼,发现他也正在看我。眼神交汇的一霎,我又立刻把脸撇开。我怎么搞的跟情窦初开的国中生似的?就在我内心体味着那微妙难言的感觉之时,袁璟深修长的食指忽然从我唇边刷过,他淡笑着说:“你的吃相还不及眉米呢。你看看你,都变成小花猫了。”

我身子一抖,虽然知道他不过是帮我抹去了嘴边的奶油而已,还是抑制不住脸上的潮红。而此时宝宝却笑得直不起腰来了,她喊道:“包子,你变成花脸包子了!”

“什么啊?”我搞不清状况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袁璟深你阴险!我愤愤地抹了一把手上蛋糕的奶油,往他的脸上抹去。他倒也不抵抗,一副欣欣然被我欺负的样子。但是很快他就做出了反击。我俩就这么你一下、我一下,消费了属于自己的、和从被人盘子里掠夺来的蛋糕。直到意识到在场的其他人全都处于目瞪口呆状态时,我们才真正开始静下心来低头审视着自己的“尊荣”。这也……太不堪了。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吧?电视上别人过生日扔蛋糕的话,会有很多人响应、大家一起扔的啊。为什么现在只有我和袁璟深在互殴,大家却都在看热闹啊?是我和他太投入了,还是别人觉得自己融入不进去呢?我费解,极其费解。

后来我和他都回房换了衣服,然后大家又举杯畅饮了一个多小时,这欢庆聚会才散场。不得不承认,有人陪着一起过生日的感觉,真的很好。大家走了之后,依旧处于兴奋状态的我从我哥的酒柜里找出一瓶轩尼诗,溜溜达达地上了天台。据说这里是我表哥和表嫂定情的地方。我坐在了地上,而不是坐在那些晒日光浴用的带遮阳伞的塑料椅上。

夜空中没什么星星,月亮也不过是半裸香肩。总体来说,夜景并不怎么美丽。我很小资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啜饮了一口,这样的夜晚多么适合迷醉啊,就让我沉沦吧沉沦。

一阵风儿吹过来,凉凉的,感觉好极了。身后似乎有脚步声,应该不是班蘅,因为她走路没声音。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袁璟深一脸凝重地站在那里。“帅哥,一起来喝酒?”我朝他挥挥手。

他走到我面前席地而坐,看着我,说:“寿星最大。别说陪喝了,让我陪睡都行。”

“不行不行。你是甘泉教主呢。要是陪睡的话,传出去就是大丑闻了。我不能拖累你啊。”我很不正经地说。

他怔了一下,说:“你从来都没有拖累过我。”

我又喝了一口酒,开始觉得浑身热腾腾的,像是要煮开水一样,我说:“你这么觉得是因为你失忆了。你要是想起以前的事情来啊,就不会对我这么好了。”

“不一定。”他拧着眉把酒瓶从我手边拿走,将瓶塞塞上,说:“喝点儿就行了。回去睡吧。”

我忿忿地说:“还给我!我是荒漠上的一朵仙人掌花,我需要美酒浇灌你知道不?”嗯?这话说的好奇怪啊?我是脑子抽了还是喝醉了啊……

“你是荒漠里的花,我就是你的甘泉。来来,我浇灌你吧。”

“我要轩尼诗,我不要你!”

“不行,就不给你轩尼诗。”他话音刚落,我忽然觉得自己腾空而起……诶?我是飞天啦?不对啊,我忽然意识到我不是长了翅膀飞天了,我是被袁璟深给扛起来了……

每次我看到日剧、韩剧、美剧、台剧里男主角一把就将女主拦腰抱起、扛在肩膀上的时候,我都嗤笑不已,心里想着那究竟是NG了多少次才拍摄成功的啊?然而,当我在一瞬间被搭在袁璟深的后背上的时候,我才知道臂力这个东西是真实存在的。满肚子酒精、满脑子稀奇古怪的凌乱思绪,我就像个不倒翁一样在他的肩膀上晃啊晃啊,虽然有点摇摆,但整体还是稳的。

“教主你扛大包啊?”我张开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有点口齿不清了,这个迹象比较诡异。准确地说,还有很多迹象让我理解不能。比如我看到的事物越来越模糊,比如我没来由地觉得头晕。当然,我可以暂时把这些症状当成是被人扛起来之后的大脑供血不足现象。

“小蘅说的没错,你果然喝了酒之后就变得很聒噪。”他冷静地说着,脚下的步子却越来越快。

“教主,我想一个人在天台呆着,享受一下生日夜的习习晚风。你怎么这么没有情调,不仅打断我,竟然还劫持我呢?你作为一个教主,这样对么?这样对么?这样对么?……”咦?我以前好像没有一个问题重复N次的习惯啊……就在我质疑自己的提问方式的时候,我下垂的双手开始袭击他的肚子。啊,这肉真结实,看来平时没少锻炼。我一拳拳击打上去,他却连句像样的呻吟都没有。真不给面子。

“包子,你这是在反抗么?”

我很有骨气地说:“嗯嗯,我在进行力所能及范围内最最强势的反抗!”

“反抗无效。”他的语气风轻云淡的,却显然比我的话有力度多了。

“你不是说寿星最大的嘛?你这什么态度啊你?放——我——下——来!”咳咳,我不得不承认,我正在用泼妇骂街的嗓门狂吼。整栋别墅里都能听到我的回音。

而后,伴随我的也只有回音而已。袁璟深并不搭理我。我被带回到自己的房间,双脚最先接触的不是地板,而是柔软的床榻。我被他扔到了床上。他不怎么用力地、有那么一点点温柔地……把我扔在了我最熟悉的床上。

我挣扎着坐了起来,盘着腿看他,揉了揉眼睛说:“你说你是不是很爱管闲事啊?你不让我在天台夜观星象却非让我回来睡觉,这是为什么啊?”

“因为你喝多了。你自己没感觉么?”他毫不客气地双手撑在床上,身体前倾和我对视。

“我千杯不醉的好不好?我告诉你哦,我十岁就偷喝我老爸的茅台了。喝完之后我妈还以为我发烧了,哈哈……”我笑的十分爽朗,爽朗到完全不像我自己。

他点了点头,笑道:“十岁就喝茅台是吧?你还有什么光荣往事要不要一起说出来给我听听?”

“不告诉你……”

他拍了拍我的额头,叹了一声,说:“过个生日就这么高兴么?别闹了,赶快睡吧。”

我猛然抓住了他的手,端详了半天,用算命老头儿的语气说:“喔唷啊年轻人,你的手手完全不是劳动人民的手手啊。你看看你的掌纹,完全是大富大贵的命相诶。不过呢,你感情线好纷乱啊,桃花太多,唉……太多了。不过也可以这么说啦,这是艳福不浅的表现对不对?”算命这一招不是男生在夜店里搭讪用的最烂的伎俩么?那我在干嘛啊?其实我没有意识到一件事,轩尼诗这种东西对我大脑神经的麻醉作用并不会立刻就显效,而是慢慢地、慢慢地发挥着它的效力。

他蹙着眉凝视着我,沉声说:“包紫圆,我帮你也看看好不好?”

“你懂么?哦……对了,你是教主哈。”我欢快地伸出手,等着他的注解。

他握着我的手,眼神有些恍惚。我却“咯咯”笑了起来,他是因为根本就不会看才显得这么笨拙的吧?他看了我的掌心很久,也沉默了很久。过了少顷他才说:“你的命途很平顺,事业有小成、身体也很健康,而感情方面……你曾经受过很大的挫折,让你不敢再轻易相信别人,特别是那些声称爱你的人,然后你开始逃避。你知道逃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你就是不敢再面对爱情,面对婚姻……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你一定会找到只属于你的那个人。因为他一直,一直都在等你。”

我听到了他的话,每一字每一句都很清楚。但也许是轩尼诗的作用,也许是夜深了我的理解力实在不行,我竟然更在意他那双黑幽幽如同一潭深沉池水的眼睛,如果我是一条小小鱼,我也愿意在那样的水中游弋……我望着他的脸,情不自禁地向他靠近,他的脸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我可以清楚地听到他呼吸的声音。我忽然捧住他的脸颊,笑嘻嘻地说:“教主,你知道你生的花容月貌、沉鱼落雁、眉目如画、艳如桃李么?”

他彻底呆住,皮笑肉不笑地说:“你知道的成语不少。”

“真的,我不是跟你开玩笑。你说你皮相生得这么优美多姿,而且都一把年纪了,为什么还没人要啊?”我又捏了捏他的鼻子,多么翘的鼻子啊。

“因为我失忆了吧。”

“太可怜了。”我撅起嘴,揽住他的肩头,他也顺势坐到我身边来。我豪气冲天地说:“你要知道啊,人生啊总是有高低起伏的。失忆不可怕啊,可怕的是你被失忆打倒!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走出这段人生低谷的!”

他把脑袋靠在我的胸前,做小鸟依人状说:“谢谢你包子大人。”我发誓如果我当时是全然清醒的,看到这一幕我一定会吐……只可惜我整个大脑已经被酒精侵袭了,我已经半脑残了……

叩叩叩——三声敲门声之后,班蘅的脑袋从门口露了出来。看到我和袁璟深相互依偎在床边的时候,她异常满意地说:“很好,我就是来看看你喜不喜欢我的礼物。”

“礼物?班小蘅,你根本没给我礼物诶!”我愤然喊了一句。

“开玩笑。我给你的礼物不就在你怀里躺着?”话音刚落,班蘅关上了门。随即我还听到了用钥匙锁门的声音。等等……锁门?

“喂喂——教主,小蘅为什么要锁门啊?”我捅了捅像无尾熊一样腻腻歪歪缠在我身上的袁璟深,很无辜地问道。

他声音闷闷地说:“不知道啊,可能是嫌我们吵吧。”

“哦,对哈。你都不知道,小蘅这个人可龟毛了。比我还龟毛。”

“我知道。”

“你真的知道?那你说是我龟毛还是她龟毛?”

“她。”

“哇!你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呢!”我突然就心花怒放了。好吧我承认,喝醉的人都是疯子。但是说不定……每个喝醉的人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呢?

“包紫圆,生日快乐。”他终于不在我怀里流连了,转而把我抱进了怀里,还在我的前额上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我靠在他的身前,忽然觉得心里很暖,很暖。这种感觉许久都没有体会过了。是不是酒精作用我在发热啊?还是……我被感动啦?

“哦,谢谢。我可快乐了。”

“我看出来了。”

“所以,我们睡觉觉吧!”

“你……确定?”

“恩恩,一起吧,别客气!”

“哦……好……”

“拜托,你是教主诶,那么扭捏干嘛?!”

“呃……你……别后悔。”

“后什么悔?我包紫圆从不后悔,哦哈哈哈……”我的笑声在卧室里回荡,果然喝醉的人什么话都敢说。

我包紫圆从不后悔?这可真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了。我只能客观地说,如果要用古代的结绳记事法来记录包紫圆同学做过多少让自己后悔的事的话,绳子会脱销的……那时候已经彻底醉了的我根本就不知道,让我后悔的事情很快就要发生了……

 
上篇:第二章 捡个男佣回家来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106)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