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四章 忠犬终于生气了
第四章 忠犬终于生气了 文 / 其莎 更新时间:2011-10-19 9:55:00
 

沈三当了很多年的雇佣兵,可这不是白混的,如果手上功夫不够硬,胆子不够大,是不可能有命从南非跑回来给自己报仇。所以说,虽然舒锦的门窗都关得好好的,但是这并代表能把土匪赶出她的世界。

为了见到舒锦,沈三从隔壁阳台爬到她家来了。

沈老板其实很郁闷很委屈啊。

舒锦不仅把手机给关了,就连座机也不接,大概是把电话线拔了。他开车到她楼下,等了大半夜,一直到记者散去,舒锦也没露面过。裴文说,舒锦现在的心情肯定很糟糕,而且因为他是罪魁祸首,估计这会儿更不待见他了,但越是这种时候不是越应该表现一下吗?

所以为了“好好表现”,沈老板只能委屈地爬阳台。

“舒锦!你在家吗?”

沈三大大咧咧地拉开阳台的玻璃门,完全没有意识自己的行为是很不对。只是在见到眼前的一幕后,声音忽然停在喉咙里了。

小公寓的灯光暖暖地亮着。

舒锦躺在沙发里,似乎是睡着了,睫毛安静地垂了下来,在素白的肌肤上投下一圈扇形的阴影。她没有穿袜子,裸露在空气中的脚趾形状非常好看,但微微透着淡青色的血管,就仿佛皮肤冰冷得没有丝毫温度。

看起来小小的一只。沈三这么想着。

沉睡中舒锦看起来和平时一点也不同,看起来很小,很柔软的感觉,就像小猫睡着的样子,很安静,很温顺,不具备任何攻击力。当然,会对人露出爪子的舒锦也非常可爱,就算被她抓伤也非常值得。

沈三这样陶醉地想着。

虽然这样安静而温顺的舒锦只是一个错觉,但是沈三还是忍不住抬起手想碰碰她的脸,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按捺下满心的焦躁。

明明这个人就在眼前,伸手就能抓进怀里,但是却什么也不能做。沈三觉得很委屈很郁闷,他这么真心地爱着她,可是她为什么就是不待见他?

“你怎么在我家?”

舒锦忽然睁开了眼睛,眼神寒冷而明亮,没有丝毫睡意。

沈三尴尬地放下手,有点失望地说:“原来你醒着,怎么不早点儿出声,我还以为你睡了……”

“不是我醒着,而是被你吵醒了,你的声音可以更大一点。”舒锦冷冷淡淡地说着,慢慢坐起来,重复地问,“为什么你会出现在我家。”

沈三蹲在沙发边,企图将自己伪装成毫无杀伤力的吉娃娃,“我看到报道,担心你出事,而且你电话一直打不通……”

“沈靖!”舒锦怒声打断道。

“原来你记得我的名字。”沈三挺高兴的,顿了下,又道,“好了,别气了,我保证下回不爬阳台,但你也得保证不要不接我电话。我真担心你出事,要是你被那些记者气出什么好歹,吃亏的还不是我。”

舒锦揉揉额头:“什么叫吃亏的是你!”

沈三看她的脸都气得发白,忙转移了话题:“我有一个好办法,可以帮你解决绯闻。”

舒锦迟疑地看了他一眼:“什么办法?”

“和我结婚。”

舒锦怀疑自己听错了,“再说一遍。”

“和我结婚,这样什么潜规则就不存在了,以后谁还敢在你面前乱嚼舌头。”沈三很满意这个办法,一脸期待地看着舒锦。趁虚而入算什么,把人抓在手上才是正经的。沈老板这么想着。

当然,他也想过了,如果舒锦不答应,那她以后就没理由怪他不出手帮忙。就像他和裴文说的那样,他不希望舒锦当明星,如果可以借由这次的绯闻断了她的星路,他是相当愿意看到的。

舒锦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滚。”

她真是抽风了,才会认为沈三会有什么好办法,果然应该在发现沈三私自闯进她家的时候,就该把他赶出去。

沈三很失望,如果他有尾巴,这时候他的尾巴肯定耷拉下来。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吗?”他不死心地问。

舒锦站起身,赤着脚踩在地板上,走到门边,打开门,面无表情地对沈三说道:“现在,请你离开,我需要休息了。”

沈三耸肩,“好吧,如果你改变了决定可以随时找我。”

走到门边的时候,沈三停了下来。

笼罩在阴影中的舒锦,下意识地抬起头,然后只觉得眼前一黑,就被大流氓沈三给亲吻住了。在她完全僵硬住的时候,对方已经粗鲁又强势地撬开她的牙关,里里外外地亲了她一遍。

最后在她巴掌落下的时候,他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

让沈三微微意外的是,舒锦居然没有奓毛,只是平静而随意地用手背擦了下嘴唇,眼神里透着清晰的两个大字——流氓!然后毫不犹豫地关上门。

沈三盯着关得严实的大门,暗想:“难道气过头了?”

舒锦倒没有沈三所想的那么气愤,用她的比喻,虽然这个亲吻让她不愉快,但就像被大狗给舔了一下,还不至于让她气得失去理智。

手机的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舒锦微微呆怔了片刻,那只手机上只存了一个号码,也只有一个人会打进来。走过去接通电话,静静听了片刻,然后冷冷淡淡说了一句话:

“大概要让你失望了,我已经有解决的办法,只是一点小麻烦而已。”说完这句话,她就把电话挂断了。

——虽然计划的中途出了意外,但是还不至于让她惊慌。

舒锦躺到沙发里,闭上眼睛,她在想该怎么执行那个解决方案。无疑,人选是很关键的,绯闻在某种时候也是聚集人气的好办法。

 

凌晨一点,舒锦打电话约见唐尧。对方的态度在她的意料之中,自然是冷淡地拒绝了见面的要求。不用猜也知道,在他的眼中,她就是麻烦的代名词。但是舒锦是一句“没空”就可以打发的人吗?

凌晨一点半,唐尧不情愿地赴约。

见面的地点是一家酒吧,他一到门口,就被经理模样的男人带到了一间隐蔽的包厢。男人帮他倒了酒,然后就悄无声息地退下了。

“你和这家酒吧很熟?”唐尧取下掩饰身份的墨镜。

舒锦淡淡回答道:“和他们老板比较熟。”顿了下,“这么晚把你喊出来,你大概挺不乐意的吧。”

唐尧在她的对面坐下,语气不冷不热:“如果你找我是想请我帮你解决绯闻,那你是找错人了。很抱歉,我不想招惹麻烦。”

“……”真是标准的唐式作风。

“再者,我并不认为我有这个能力帮你。”唐尧没打算与她详谈,“我来这里见你,只是想告诉你这几句话。还有一件事情,莲生为了帮你,已经得罪了徐曼云和原韶景,我虽然没有权利干涉他的交友情况,但是我想提醒你一声,不要利用莲生。那个脑袋一根筋的家伙,是真的把你当成朋友。”

舒锦呆愣了下,然后淡淡道:“如果我想利用他,现在站在这里的人就不会是你。”顿了顿,“他怎么得罪原韶景了?”

“徐曼云在记者面起影射你,他去讽刺徐曼云喜欢一个变态,而且变态还瞧不上她。原韶景当时也在会场,虽然我事后带他去道歉,但是原韶景的态度很糟糕。”唐尧很伤脑筋,原韶景在这个圈子的势力比他们想象的要深很多,要是他真计较夏莲生的讽刺,事情还真难办。

“莲生没说错,原韶景就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不得不说,夏莲生和舒锦这两个人的脾气还真挺相似的,就连看法观点也很一致。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帮你们解决。”舒锦说道。

“怎么解决?”唐尧倒不是怀疑,而是好奇,舒锦的身份一直是个谜,就像凭空冒出来的人,没人知道她的过去,家庭情况等详细的资料。

“这个就不用你多操心了。莲生是我的朋友,他是为我出气惹上麻烦的,这点小事我自然要帮他解决。”舒锦温和地说着,“我找你的目的,的确和绯闻有很大的关系……你不妨多坐几分钟,听我把话说完。”

“说吧。”他倒要看看小狐狸要玩什么把戏。

舒锦将一张支票放到桌上,推到他的面前,“我知道你缺钱,如果这些钱你认为不够,那就自己报一个数吧。”

唐尧看一眼支票:“一千万?什么意思?”

“陪我演一场戏,这是酬金。”

“具体的。”

“我需要一个未婚夫陪我出席记者会,你的名声一直很好,而且单身,和女艺人的关系从来不暧昧。至于结束的时间,视情况而定,但根据我的计算,最多不超过两个月。”舒锦平静地看着他,“这桩交易怎么样?两个月,一千万,只需要在媒体面前陪我演几场戏而已。”

唐尧没有马上答应,也没有拒绝:“你怎么知道我缺钱?”

“我自然有我的渠道。”

“最后一个问题,你哪里来的钱?”他也看向她,眼神带着试探的意味。他出道这么多年,全部的资产也不过两千万。

在外人看来,明星是一个风光的行业,虽然广告代言和出唱片的收益不少,而且同时也参加一些电视拍摄,但公司拿大头,到艺人手上酬金并不多,加上平时在服装上根本没办法节约,刚开始的时候,他的收入根本是赤字。

不能怪唐尧多心,以舒锦的经济状况,实在不像能拿得出这么多钱,但是以她的脾气,不太可能接受沈三的钱财。

“遗产。”舒锦不冷淡地回答,“你打听这么多做什么,你只要回答我,这桩交易你是接,还是不接。”

唐尧收下支票道:“我的确很缺钱。”

他进娱乐圈的唯一目标就是赚钱,虽然这一千万有点烫手,但毫无疑问,他不会往外推。他刚才多问了一句,不过是为了确定支票能否兑现。如果迷恋唐少的粉丝知道这厮的真面目,一定会无敌绝望的吧。

“那么,希望我们合作愉快。”舒锦露出微笑。

“合作愉快。”

于是凌晨时分,小狐狸与大明星定下了一千万的秘密协议。黑夜什么的,果然最适合偷情和谈秘密了。但是,唐尧也更加确定一件事情,舒锦根本就是一个大祸害大麻烦,他应该让夏莲生远离她。

唐少……你当习惯保姆了吧,这个时候还惦记着莲美人啊。

 

这天下午两点,JBF召开了记者招待会。

绯闻中女主角身穿紫色拖地长裙,露出纤洁白的肩臂,全身上下除了右手中指戴着小小的银色戒指,就没有其他的装饰了,举止间带着良好的教养,就像是世家养出来的小美人,眉眼透着骄傲自负。

而她身边的男人却不是绯闻中的男主角沈三,居然是超人气偶像组合SQUT的成员——唐尧。他的左手中指居然戴着和舒锦相同款式的戒指,而且他们之间的气场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亲密啊?

大新闻!大八卦!

首先是颜泽出面,正式将舒锦介绍给媒体,没有主动提起绯闻,只说这是公司为舒锦的出道召开的记者会,然后公布她与唐泽已经订婚,希望大家都来祝福这对情侣,不要把视线放在其他无关的事情上。

记者兴奋了,但追问更多的还是舒锦和沈三的关系。

“关于这件事情,其实只是一个误会。”颜泽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安静,“我和沈三是多年的好友,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前段我去LA出差,将阿锦拜托给沈三照顾,但是没想到会让大家产生这么多的联想。”

“颜总为什么要将舒锦拜托给沈三照顾?”记者马上追问。

舒锦似乎意识到什么,转过脸定定地望住颜泽,她听见他用温和的语调说:“舒锦是我颜家的人,我姑姑的女儿。一直以来,她都不希望靠颜家的背景发展,但是我这个做表哥的,也不能看着她受欺负。”

舒锦慢慢垂下眼,于是无人可以看见她眼底的冰冷。

颜泽的这番话,自然是不在她的计划里。她给Jon提的方案是,让记者的注意力放到她和唐尧的恋情上,之前的报道不过是推测她与沈三有关系,只要没人反复地去提,自然更快就会被大家忘记。

唐尧从来不闹绯闻,这次陪她站出来,可信度自然很高。

不过他的经纪人Leo是不乐意的,不知道唐尧是怎么说服他的。不过他今天没出席记者招待会,估计还在气头上。

唐尧惊讶地看一眼舒锦,凑到她耳边问:“你是颜家的人?”

“不是。”她冷冷地否认,抬头面对镜头,脸上却挂着恰好的微笑,仿佛亲昵一般偎依在唐尧的身边,“喂,该你登场了吧,我花了那么多钱请你,不是让你演花瓶,好歹敬业点吧。”

“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唐尧的眼神温柔地看着她,语气却同样冷淡。

……如果让记者听见他们的对话,应该会直接吐血吧,但是他们听不见,他们只能看到舒锦和唐尧亲昵而温情的互相凝视,似乎在说着什么悄悄话,画面美好得像有闪耀金光啊。

真是登对的情侣啊。记者们这么想着。

“各位记者朋友,难道不好奇我和阿锦的恋爱过程吗?她是什么身份有那么重要吗?”唐尧率性开口。

记者们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拉到他们这边来了。

唐尧为了让顾主满意,只好超水平发挥他的演技,将他们的相识、相恋,整个过程编造得无比浪漫。说到动情之处,甚至严厉地指责记者制造虚假报道,给他们的感情和生活都带来了严重的伤害,可谓字字如自肝肺出。

要知道,唐尧和记者的关系向来良好,哪怕是再刁钻的记者,都对唐尧这个明星大为赞叹。懂礼、温和、谦虚、从新人到现在始终如一,不像一些明星红了起来就视记者为苍蝇,对他们耍大牌。

他居然指责媒体了!

被谴责的记者反省了,原来他们错了。

“……阿锦一直不希望公开我们的恋情,怕给我的事业带来影响,但是如果不能保护我的爱人,作为一个男人就太失败了。”最后,他深情地作了总结,温柔地握住舒锦的手,“阿锦,对不起。”

舒锦就像偶像剧的女主角一样,睫毛慢慢地变得湿润,眼睛里充满了雾气,似乎只要轻轻眨一下眼,眼泪就要掉下来。

记者感动了,舒锦也满意了,唐少的任务圆满了。

——所以皆大欢喜了吗?

毫无疑问,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难道没人记得沈三吗,作为变异的忠犬,护食乃是他的本能,但是居然有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闯进了他的地盘,将他的食物偷走了,这简直太卑鄙了!

 

舒锦召开记者招待会的时候,沈三正在和颜建国开会,商谈影视城开发案。因为舒锦的关系,他向颜建国提出,更换地点,为此,他可以追加资金。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颜建国却不肯答应。

“除了那块地,其他地方都不行。”年过五十的男人,保养得宜,看起来并不显得苍老,除了眼角的几条细微的皱纹。

沈三当然是继续反对。为了讨舒锦的欢心,别说是一块地,就算要他的命,他估计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裴文的电话,就是在这个时候打进来的。

“沈三,快点开电视。”然后报了一个频道给他。

沈三让秘书林白开了电视,也调好频道。

“沈三你得冷静,千万别去买凶杀人什么的啊。”裴文说得这么小心,倒让沈三疑惑了起来,结果他看了一眼电视,果然爆怒地把唐尧的祖宗都问候了一遍。

难怪舒锦昨天晚上没答应他的求婚,原来问题是出在这个明星身上!很好,敢和他沈三叫板,灭了这吃了豹子胆的家伙。

林白可是跟在沈三身边的老员工了,一看那电视上斗的大字和熟悉的人影,自然就明白了过来,这个明星和老板的仇估计要结大了。

“哪里冒出来的未婚夫?”沈靖神情阴翳,“我非灭了他不可!”

林白不敢提醒盛怒的沈老板,你灭了人家的未婚夫,估计舒锦和他的仇就结大了。他得承认一个事实,嫉妒中男人是很可怕的。

 

正在直播的记者招待会,观众可不仅沈三、裴文这几人。

原韶景这天也特意开了电视,看起了他向来鄙视的娱乐新闻。看到舒锦与唐尧十指相扣,她几乎落泪的一幕,嗤笑一声,关了电视。

“你什么时候也关注起这些小明星的八卦。”徐曼云走进休息室。

能让原韶景这个工作狂在拍片的时候停下来,就为了看这么一出恶劣狗血偶像剧,这个舒锦倒是了不起。真如新闻所说的那样,她是颜家的人吗?如果她是的话,原韶景怎么会对她上心了?

别人不清楚,她还能不清楚原韶景和颜家的恩怨吗。

原秋叶的死音和颜泽有莫大的关系,原韶景和家人的关系并不好,但是对这个姐姐却是极好的。当年原家与颜家联姻,他是反对的,但是原秋叶却似乎对颜泽一见钟情,死心眼地非要嫁给他。

他们两个的婚姻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为什么原秋叶会死,她就不得而知。但是原韶景和颜泽的关系,毫无疑问是对立的。

“你和舒锦到底是什么关系?”徐曼云再次追问。

“我和她是什么关系,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原韶景将遥控器扔到桌子上,站起身,“还有,不要去招惹那只小狐狸,你不是她的对手。我不希望《无战》的女主角成为一个历史。”

《无战》就是他们现在在拍的电影。

徐曼云不以为然,那个刚出道的小明星有那了不起吗?等等,为什么原韶景提起舒锦的语气,总带着一点轻视,但是却又很忌讳?难道说——舒锦的手上有原韶景的把柄,所以原韶景对她才这么上心?

……徐女神你演多间谍片了吧。

 

记者会一结束后,夏莲生就跑来找舒锦。他今天没有通告,本来躲在家里打游戏,但意外看到网上的直播,惊得马上冲到会场。他很生气,为什么唐尧和舒锦在谈恋爱这种事情,他完全不知情?

莲美人怒了,后果很严重。

但是舒锦却轻飘飘地扔下两个字:“假的。”

“嗯,就是这么一回事,实际上,我和她清白得很。”唐尧解释道。心说,这种腹黑、像小狐狸一样狡猾的人,大概也就沈三找虐爱上她。

莲美人更受伤了:“居然是假的?明明刚才你们那么深情地看着对方,唐唐还说出‘如果不能保护我的爱人,作为一个男人就太失败了’这么让人感动的话,阿锦也一副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你们在欺骗观众的感情!”

“啊,是这样吗?太对不起了,让你失望了。”舒锦毫不愧疚地说。

“你们两个家伙实在太浑蛋了。”夏莲生着实有点失望,“不过唐唐为什么会帮阿锦这么大的忙,我以为你们两个看对方都不顺眼……还有啊,阿锦你为什么不找我帮忙啊,难道我不是男人吗!”

舒锦笑了笑,揶揄道:“因为你长得太漂亮了啊莲美人,唐少看起来比较有安全感,他可是新好男人的标准,把他推出当挡箭牌是绝对的可靠。”

“切,老子这是天生丽质。”夏莲生不满了。

“行了,你们俩差不多吧。莲生你先回家,对了,不要光顾着打游戏,早餐我做好了,你记得热一下再吃。”唐尧交代着,“我先送舒锦回家,这戏都开演了,总得专业一点,这会儿记者肯定在外面守着。”

“知道了知道了,你怎么比Leo大叔还啰唆啊。”夏莲生边说着,边摇摇晃晃地走了,棒球帽,大墨镜,长T恤,打扮看起来还真和路人甲没啥区别,如果忽略那张雌雄莫辨的脸蛋的话。

“有时候真怀疑你是莲生他爹。”舒锦这么感慨道。

“很抱歉,我生不出这么大只的儿子。”唐尧也不介意她的玩笑,夏莲生那样的性格,他不多操心一点,指不定他就乱七八糟的活不下去了,“行了,我先送你回家,我五点还有通告。”

就如唐尧预料的那样,会场外守了不少记者。

毫无疑问,为了让顾主满意,唐尧和舒锦俩又开始装恩爱,秀浪漫。幸好夏莲生已经先一步离开了,不然看到这俩人这么会演,估计得为观众抱不平了。

——演技不是让人这么用的啊喂。

唐尧的任务很明确,把顾主安全送回家。

但是中间出了一点小差错。

沈三这只大BOSS出场了,他血薄,抗不起这么大只的BOSS,所以舒锦一说把这只大BOSS交给她解决,他就开车离开了。

什么?没道义?小狐狸会吃亏?

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情,就算天下红雨了,小狐狸也不可能吃亏!唐尧对舒锦是非常的自信,别看在剧组总是苏紫涵在欺负舒锦,但是舒锦吃过亏吗?反而是苏紫涵和其他人的关系渐渐僵硬。

总觉得,舒锦本身就是一个谜。

她给他的感觉,很矛盾,看起来并不像是想大红大紫,但却很努力地为这个目标奋斗。平时的吃穿用,她更是平常无奇,但是一出手就是一千万。她到底是什么来历?又是怀着什么目标进入娱乐圈?

当明星,一般只有三个目的:成名,赚钱,或者单纯地想要享受被粉丝追捧的感觉。对,还有一种人是纯粹将明星当成梦想。这种往往是新人,很快就会理想破灭,出淤泥而不染,这是娱乐圈的冷笑话。

行有行规,这个圈子自然有它的玩法。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见过真正清高的艺人,徐曼云或者应该是一个意外,她的运气太好了,跟着原韶景出道,也不是和经纪公司直接签约,有专门的工作室为她打点一切。

 

沈三沉默地跟在舒锦的身后走进她的公寓,就像受了委屈的大型犬那样,神情颓废又失落。如果是在平时,这么轻易地就能和舒锦独处,沈三早已经高兴得不知南北,但是他现在只有满腔的怒火和委屈。

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沈三这样愤怒地想着,他这么爱她,可是她却一声不吭地多了一个未婚夫。难道一直以来,她把他当傻子耍吗?——不,舒锦不是这样性格的人,如果一开始就有未婚夫的存在,她不会隐瞒。想到这里,沈三略微心安。

“你看到新闻了?”舒锦关上门。

她正在风头上,说不定就有记者守在这附近,等下要是沈三忽然发疯,被记者拍到,她真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知道,你是为了解决绯闻才找他假冒未婚夫。”沈三肯定道,“你其实可以找我,我会无条件配合你。”

“对,我们并没有订婚。但是——”舒锦和他保持着三到五步的距离,“我很喜欢他,我打算利用这个机会让他也爱上我。”

“……什么意思?”沈三震惊了,慌乱了!

“意思就是你可以出局了,我有喜欢的人,不希望你再出现我的生活里。”舒锦用无比冷淡的语气宣布着,“沈三,你把我的生活弄得乱七八糟的,我不想和你再有任何瓜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

“如果你真的爱我,那请你放过我。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爱你的女人,你没必要将时间浪费在我身上。”她冷冷地盯着他,说出最后一句话,“我很肯定,我不会爱上你,哪怕给我再多的时间。”

杀伤力这么大的一句话,沈三完全被秒杀了。

这并不是舒锦的第一次拒绝,但是她从未说过如此直接、残忍的话拒绝他。舒锦并不是一个刻薄的人,可能和她所受的教育有关,她的话总是很委婉,很温和,以前哪怕被他纠缠得烦了,也从来没有口出恶言过。

“说得这么直接,就不怕我一枪毙了那小子。”沈三很惊讶这个时候自己还能这么冷静地和舒锦说话,而不是掐死她。

她说,她喜欢别人。

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她却这么轻易地给了别人。

沈三觉得胸口的位置有点冰冷,某种暴戾的情绪慢慢酝酿而起,就像沉睡的野兽被唤醒了,睁开眼睛要扑向猎物。

——把她藏起来,她就看不见别人了,也不会喜欢上别人了,他应该一开始就这么做。

“他死了,我就陪他一起死。”舒锦平静地说出这句话。

沈三眉目紧紧拧起,仿佛爆怒的前奏。他居高临下地望住她,神情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怒意:“你就那么喜欢他?”

世上有种感情叫做“一见钟情”,也有一种感情叫做“一见生厌”,她于他是明珠,但她却只当他是强取豪夺的土匪。沈三这么想着,居然有些伤心,这种感觉对他而言太过陌生,以至于很快就被漫天的怒意淹没。

舒锦面无表情道:“对,我喜欢他,或者应该说是单恋。”

“舒锦,你真狠。”低沉的声音听着有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但是面对那张秀气而平静的脸,无论如何也下不了手。

什么也做不了……

即便已经气得发疯发狂了,可仍就舍不得伤害她丝毫。沈三有些绝望地想,究竟是在什么时候,他将这么多的感情放在她的身上?

“如果你打算就这样摆脱我,那你就错了。”沈三上前几步,箍住她的手腕,他的手劲可不是开玩笑的,能把野兽活生生地打死。虽然他已经很注意了,但是在这种盛怒的情况,力道还是失控了。

&, lt;, 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 mso-bidi-font-size: 10.5pt">舒锦强忍着没惨叫出声。

野蛮人!

“我不会对他下手,因为我怕你会更讨厌我。但是我绝不会让你们在一起,舒锦,你是我的。”沈三定定地望进那双乌黑而平静的眼底,低声而凶狠地说,“我宁可杀了你,也不想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

暴戾而残酷的气息迎面而来,舒锦这才第一次感受到沈三的可怕。这个男人并不是普通人,他的手上真的沾了很多的血,他对她温和,只是短暂地隐藏了他的本性。或许这一次,她下错了棋子。

手腕太疼了,舒锦半真半假地哭出来,声音带着惊恐:“放开我,好疼。”

沈三果然马上松开了手,露出无措又心疼的神情,但是想到舒锦先前的话,又马上冷下脸。分明就是舒锦伤害他,为什么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反而是他做错了?可是看到她的眼泪,还有她惊恐的神情,沈三又马上陷入了自我厌恶中。

他不该这么粗鲁的。

就算舒锦现在不喜欢他,而是喜欢上那个明星,但这不是她的错,一定是那个叫唐尧的明星勾引了她,所以年少无知的舒锦才会上当。对,就是这样,所以他不应该对舒锦这么凶,都把她给吓哭了,他怎么能做这么浑蛋的事情。

沈老板……年少无知不是这么用的啊。

“你就不能放过我吗?明明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女人,为什么你非要缠着我不可。”舒锦哭着说,委屈而无辜,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猫。

沈三想安抚她的情绪,可是他才伸出手,舒锦就惊恐地躲开了。

沈老板失落地离开了舒锦的小公寓,他想,只要他不在她面前,她就不会再哭了吧。下了楼,沈三坐在车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家的阳台,就这么痴痴地看了一下午,到天色黑下去的时候,还未离开。

沈三离开公寓后,舒锦的眼泪就停了。

她去冰箱拿了冰,用袋子随便一装用来敷手。刚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手腕都肿得老高。沈三的反应和她计划中的有点出入,她没想过他会那么生气,甚至是情绪失控地伤害她,在她的设想中,他顶多是不甘心。

沈三知道她是这么想的话,一定会很绝望的。他追了舒锦这么久,但是人家到现在还不相信他是真的爱她。在舒锦看来,她只是沈三打发时间的游戏,虽然最后花了时间却没有通关,但是还不至于气得失常。

何况,沈三肯定一早就调查过她的身份,不会不知道她和颜家的关系。纵然觉得不甘愿,但是还不至于不给颜泽面子。舒锦本来是打算,趁着个绯闻的机会,把沈三这个麻烦也给打发了,但是显然计算错误。

不管沈三真的爱她,或者是出于执念,他的不放手都变得麻烦了。

, lt;, 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 mso-bidi-font-size: 10.5pt">舒锦强忍着没惨叫出声。

野蛮人!

“我不会对他下手,因为我怕你会更讨厌我。但是我绝不会让你们在一起,舒锦,你是我的。”沈三定定地望进那双乌黑而平静的眼底,低声而凶狠地说,“我宁可杀了你,也不想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

暴戾而残酷的气息迎面而来,舒锦这才第一次感受到沈三的可怕。这个男人并不是普通人,他的手上真的沾了很多的血,他对她温和,只是短暂地隐藏了他的本性。或许这一次,她下错了棋子。

手腕太疼了,舒锦半真半假地哭出来,声音带着惊恐:“放开我,好疼。”

沈三果然马上松开了手,露出无措又心疼的神情,但是想到舒锦先前的话,又马上冷下脸。分明就是舒锦伤害他,为什么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反而是他做错了?可是看到她的眼泪,还有她惊恐的神情,沈三又马上陷入了自我厌恶中。

他不该这么粗鲁的。

就算舒锦现在不喜欢他,而是喜欢上那个明星,但这不是她的错,一定是那个叫唐尧的明星勾引了她,所以年少无知的舒锦才会上当。对,就是这样,所以他不应该对舒锦这么凶,都把她给吓哭了,他怎么能做这么浑蛋的事情。

沈老板……年少无知不是这么用的啊。

“你就不能放过我吗?明明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女人,为什么你非要缠着我不可。”舒锦哭着说,委屈而无辜,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猫。

沈三想安抚她的情绪,可是他才伸出手,舒锦就惊恐地躲开了。

沈老板失落地离开了舒锦的小公寓,他想,只要他不在她面前,她就不会再哭了吧。下了楼,沈三坐在车里,一动不动地看着她家的阳台,就这么痴痴地看了一下午,到天色黑下去的时候,还未离开。

沈三离开公寓后,舒锦的眼泪就停了。

她去冰箱拿了冰,用袋子随便一装用来敷手。刚才没注意,现在才发现手腕都肿得老高。沈三的反应和她计划中的有点出入,她没想过他会那么生气,甚至是情绪失控地伤害她,在她的设想中,他顶多是不甘心。

沈三知道她是这么想的话,一定会很绝望的。他追了舒锦这么久,但是人家到现在还不相信他是真的爱她。在舒锦看来,她只是沈三打发时间的游戏,虽然最后花了时间却没有通关,但是还不至于气得失常。

何况,沈三肯定一早就调查过她的身份,不会不知道她和颜家的关系。纵然觉得不甘愿,但是还不至于不给颜泽面子。舒锦本来是打算,趁着个绯闻的机会,把沈三这个麻烦也给打发了,但是显然计算错误。

不管沈三真的爱她,或者是出于执念,他的不放手都变得麻烦了。

 
上篇:第三章 流产的造星计划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6162)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