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五章 再无梦里少年
第五章 再无梦里少年 文 / 7号兔子 更新时间:2011-11-9 15:02:28
 

第五章  再无梦里少年
清清,我知道你最讨厌等人,对不起,最后一次让你等我,以后不会了。
不对,是再也没有以后了。


  苏又清闷闷不乐,走在街上踢着一个瓶盖,最后瓶盖往前滚去,歪斜了两下掉进下水道里。手机在包里震动,苏又清拿出来看,是新短信。
  “后天中午来机场接我,许佑。”
纠结,复杂,欣喜,苏又清不能判定自己此时的情绪是哪一种,回了家把自己埋进沙发,才发现身体很僵,找着了支撑点,浑身失了力气。想到即将到来的别后重逢,全然不是欣喜。桌上还放着两年前的照片,许佑的笑容如暖阳,只是年少爱人,两年之后,你还会给我此般温暖吗。
虽然昨晚没怎么睡,临近天光才眯了会,但早上还是起了个大早,在衣柜里挑了半天衣服,最后穿了白色修身呢子衣,黑色的牛仔裤和深咖的长靴。天气已经很冷了,呼出的气在空气里化作白雾。出门前,肖小佳一再强调,有事就给她打电话。
  到了机场,屏幕上显示德国的航班已经准点抵达,苏又清有点焦急地看着出口处,人潮中,许佑个子高,一出现就让她看到了,连忙举起手,冲他挥了挥。许佑笑着推着行李快步向她走来。隔着老远,苏又清就冲了过去,扎进他的怀里,别了两年的拥抱,终于圆满,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许佑空出了手,一下一下地在她背上轻拍,把所有情绪隐忍于心。
  “清清,这两年,你有没有很乖?”
苏又清眼泪掉得更凶,手抵着他的胸膛,眼底一片濡湿,重逢亦如当年离别。
许家的车早已在门口等候,许佑牵着她的手,把行李交给了司机,让他先回去。转过头看了看她,满眼温柔:“陪我去吃午饭好不好?”
  苏又清点了点头,熟悉的语调,就像时光倒流,两年的空白被填补。两个人去了K大附近的“风波庄”,以前常来的地方,农家风,自然朴实的装修,清淡可口的菜式。每次来,都把苏又清喂得饱饱的直喊舒服,赖在他肩膀上不肯自己走,说撑着了,要他背。
  许佑纵容她的撒娇,夸张了姿势,蹲在地上,豪迈地说:“媳妇,上来。”
  她笑呵呵地趴上去,在耳边大喊“猪八戒背媳妇啦!”
  这样甜蜜的片段,涌上心头,爱人就坐在自己眼前,还有什么,比这更好。
  “还要走吗?”
许佑往她碗里夹了块肉,也没回答,捏了捏她的手,说了句“真瘦”。
苏又清到底是没忍住,想到他的不主动联系,委屈涌了上来:“你都不理我,还有谁来养我。”
  许佑愣了一下,她没有错过他眼里一闪而逝的犹豫,捕捉到了什么,不再说话,只低下了头吃东西。
许佑勉强地笑了笑,递了纸巾给她,“小傻子,就算我不在,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听到这句话,苏又清心猛地跳了一下。不安的直觉压得她喘不过气。眼里渐渐有了雾气,筷子被捏得紧,指甲都泛了白。

K大是著名学府,此时正值下课,路上满是学生,踩着单车,背着大大的书包,从身边呼啸而过。那样年轻的背影,朝气蓬勃。不少人打量他们,男人气质如玉,身边的女孩子也是温婉可人,二人并肩,当真就想到了郎才女貌这个词。许佑牵着她的手,两人靠得不是很紧,走在一起却是极和谐的气场。
大二时,许佑经常陪她一起去上课,苏又清坐在单车上也不老实,用手在自己背上写字,逼着许佑回答。
  “你猜我写的什么?”
  “大。”
  “这个呢?”
  “王。”
  “最后一个?”
  “八。”
  女孩奸计得逞地大笑起来,许佑背对着她,脸上也布满笑意,没有拆穿她的小把戏。只要她在自己身边,只要她开心,那么什么都无所谓了。两人在校园里走了一圈,最后坐在西园的石凳上,许佑伸手拢了拢她额前的头发,指尖的温度暖了皮肤。有些话,硬生生卡在喉咙,舍不得说出口。
  她问:“你要不要先回去一趟?家里人肯定都在等你。”
  许佑摸了摸她的头:“管家婆。”看着她的脸泛起红晕,而自己的温柔,只为她泛滥。
  许佑看了看时间,确实是要回去一趟了,把苏又清送到楼下,她拉着自己的手迟迟不肯松开,就好像,松了,就再也牵不到了。
  “你晚上要跟我打电话啊。”
  “好。”
  “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吃晚餐好不好?”
  “好。”
苏又清终于笑了,把手松开了说了路上小心。看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楼道,表情终于没力气伪装,无法隐藏的哀伤。掌心残留她的温度,心也一点一点空荡。

  许佑回到家,佣人开门叫了一声少爷,许妈妈见儿子回来,略微有点不高兴:“中午到的,怎么现在才进家门?”
  走到客厅,程软西坐在沙发上冲他笑了笑。许佑脸色沉了一分。看向妈妈时,眼神又温和了,“下了飞机有点急事。”
“急事就是去陪她吧?”这儿子,肯定是陪苏又清那丫头去了。
许佑笑呵呵地走过去,讨好地说:“儿子认错,晚上陪您听戏。”
  许妈妈的脸色总算好看些:“你叫上软西一起,否则我可不接受你的认错。”
  程软西笑的明媚,许佑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走到房间,女人从后面将他抱住,脸颊贴着他的后背:“你总算回来了。”
  不着痕迹地松开了她的手,走到酒柜旁,倒了一杯威士忌,一个人喝着不吭声。程软西有点受挫,走到他跟前蹲下来:“跟苏又清说了没?”
  “砰”的一声,杯子摔在桌上,酒溅了出来,他眯着眼镜,手用力地扣着桌子。女人的声音顿时尖锐起来,“许佑,你到底什么意思,拖了我三年我也认了,现在你还打算拖住她吗?”
  “你说不出口!好!我去跟她说!”
  “住嘴!”他终于是忍不住了,眼睛猩红,狠狠盯着程软西,“这事你敢在她面前多一句嘴,我不会放过你!”
  程软西突然笑了,悲凉地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许佑,我这辈子,就没打算被你放过。”
  他一把抓起杯子用力丢向后面的墙壁,顿时,四分五裂,碎片上还残留酒水,晶莹寂寥。眼里是再也不隐藏的愤怒,一把火烧得自己快要停止呼吸。两个人对峙,时间静止,悲伤无奈的气息弥漫整个空间,他终于低下了头:“再给我几天时间。”
  三年的感情,再给我几天时间。
  再给我们几天时间。
  程软西看着眼前把头深埋在臂弯的男人,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得到了他。眼里的哀伤,浓如墨。
许佑,你不敢做的事,我来帮你做。

  肖小佳一个劲地缠着苏又清问下午有没有发生什么事,苏又清狠狠敲了她的头,“他没有不正常,也不是我们平时想的那样。”在肖小佳反驳之前,迅速抓起盘子里的蛋糕塞进了她的嘴里。拿着手机进了房间。想了想,发了条短信过去,“睡了吗?”
  很快,对方回了信息:“没,刚陪我妈听了戏。”
  “唔,你不是最讨厌的吗,明天给我摸摸你的头,看有没有变两个大。”
  许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不自觉地笑了,甚至能想象她趴在床上撅着嘴调皮的样子。
“摸的话,要收费。”两个人一条条发着,短短的几个字,一句话也能乐上好半天。
  “没钱还不给摸啊,许先生,我圈养你怎么样?”
  “那我真吃亏。”
  苏又清躺在床上笑傻了,顿了顿,试探的短信终于被自己发出去,“那你养我一辈子吧。”
许久,手机安静着没有响动,热情也一点一点消减,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停看手机。终于有了新提示,“很晚了,睡吧,小傻瓜。”屏幕亮的光渐渐熄灭,她的心,好像也被什么东西一下子拖住,往下沉。

  上班时被老板叫到办公室,跟程软西公司合作的那个计划,竟然通过了,对方表示很满意。苏又清有点不明白,上次明明是找了很多茬,大有全盘否定的架势,怎么才两天时间,对方的态度有了这么大的转变。老板很是高兴,说要当众表扬她,苏又清暗想,荣耀什么的都是浮云,还不如给我发奖金。拿出手机正准备给肖小佳发短信,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过来,手机的震动让她差点松手,看了看号码,陌生。
  “请问您哪位?”
  “我是程软西,我在楼下的咖啡厅等你。”
  苏又清接完电话,心里莫名忐忑。跟经理请了半小时的假,来到约定的地方,程软西坐在角落位置,见她进来,招了招手。点了东西,她看着程软西握着玻璃杯,手指交缠局促不安。微微低头,眼睛一直盯着桌子。欲言又止,大概就是形容现在的场景。
  “软西?”这份沉默太压抑,喝了几口水,终于忍不住打破气氛。
  她抬起了头,眼神飘忽,轻轻说:“许佑和我,已经在一起半年了。”
  窗外人来人往,一片黄叶从梧桐树上飘下来,打着转儿,苏又清看着这个过程,叶子落地,这句话也传进了耳里。维持着这个姿势,半晌没有动。
  “又清,我怀了他的孩子,过完年我们就回德国订婚。”
  长久的沉默,她回过头,手轻抚杯子的花纹,蝴蝶翅膀艳丽的花纹,这一刻像刺着了自己的眼睛。缓缓起身,没有再看一眼对面的女人,苏又清觉得自己此时很镇定,就像游离在真空,周围嘈杂与她无关。小朋友从她身边跑过时被绊倒,趴在地上大哭,她把她扶起,拍了拍衣服上的灰,手指微微颤抖,擦去小孩脸上的泪珠,突然,心里像是什么东西沉了下去。
小孩拽着大人的衣服,望着她远走的背影,不解道:“妈妈,那个姐姐为什么看到我就哭了啊,她又没有摔跤跤。”

  苏又清刚回到办公室,同事袁仁,(因为谐音的关系,大家都喜欢开玩笑地叫他“猿人”。)就围上去说春节公司放假的事,消息一股脑的说完,见她没反应,费解侧目,“哎呀,小清清你怎么了?”
  苏又清咧开嘴冲他笑,眼泪趟过的皮肤,干干的疼。袁仁皱了眉,“你扮兔子啊,丑死了,小心男朋友嫌弃。”
  嫌弃?苏又清觉得,她好像,是被人放弃了。

  R市的冬天干冷,风刮在脸上只觉皮肤的水分都被带走,嘴唇上也是涩涩的,苏又清走在街上,一步一步朝家的方向走。下班高峰期,人头攒动,看到路边一个女孩子对着晚到的男人使小性子。
  那年二十岁生日,他跟着教授出国做项目,航班晚点,她在机场等了三个小时,许佑急急地跑到她面前,额头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眼里净是愧疚。从袋子里摸出精致的盒子,SWAROVSKI定制的手链,刻了一个“su”。可她气急了等待,礼物没要转身就走。他丢了行李追上来,万般花样哄着自己。仗着喜欢,一点小事也能大动干戈,苏又清推搡着,拦了出租车就走,丢了一句话:“谁要你的礼物,到处都买得到。”
  晚上在宿舍,手机关了,电话线也扯了,委屈着生日他没有陪还要她等。后来小佳跑了过来,晃了晃手里的一个小盒子,“喏,我是搬运工,许佑给你的。”
  打开来,只有一张普通的账单,每样东西的名字上都用彩笔圈出了一个字,每个字连起来:宝贝,生日快乐,我爱你。
  看完,她的眼泪“啪”的就掉了下来。拨了他的电话,接通后一直哭。
  “许佑你怎么这么煽情!”
  “我错了。”
  “你干嘛买了嘘嘘乐?”
  “因为只有那上面才有个‘宝’字。”
  “你明天早上接我去上课。”
  “……”
  “清清,你现在能不能下来,我等了一晚上好冷。”
  “……”
  “你下来,抱抱我?”
  跑过去开了窗户,看着他在树下双手捂进口袋,冻得哆嗦……
她的眼泪抑制不住泛滥。一切就像梦一场,程软西的话在脑袋里不停重复,半年、孩子、订婚。每个字都很陌生,每句话都很清晰。而自己呢,三年、宠爱、未来,这些都是信任,却被那两句话伤得体无完肤。
站在在门口从包里找了很久的钥匙,开门的时候苏又清发现自己的手一直是抖的,房间里,肖小佳正蹲在地上翻箱倒柜,床上、桌子上被丢满了东西,苏又清皱了眉,一向不喜欢她这个坏习惯。
  “清清,你有没有看到一个蓝色文件夹?”
“左边第二个抽屉,你看看。”
肖小佳磨叽了半天,终于兴奋地大叫:“找到了找到了,不用扣奖金了。”然后贼快地往外跑。
苏又清看着满屋的狼籍,更觉烦躁。挽了衣袖开始收拾。衣服、书、散落的稿纸。突然,一个信封引起了她的注意,信封右下角,露出程软西三个字。

  肖小佳下班回家,哼着曲儿开门,摁了开关房间灯火通明,苏又清坐在地上把她吓一大跳。
  “苏又清你傻啊,干嘛不开灯!”
  沉默良久,她一直维持着那个姿势,肖小佳觉得不对劲,走过去慢慢蹲下,瞥见旁边的信封,心一下子凉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抬起头,满脸的泪痕,灯光也弥补不了眼底的空洞,轻飘飘的语气,找不到存在感。旁边散落的照片,程软西依偎在许佑怀里,巧笑嫣然,一张又一张,诉说着幸福。看到这些照片时,她只觉得一股气往胸口冲,脑袋被什么东西撞击得一片空白。脸色苍白,整个人就像被吸走了力气,软软地坐在地上。
  肖小佳哭了出来,抓着她的手:“清清,对不起,对不起,我怕你难过,我怕你看到这些照片会受伤,我瞒了你,我以为过段时间你就会和他分手,也不用再为这些伤心了。”
  血往上涌,心脏生疼,原来,他早就想和她分手,如果不是小佳隐藏,也不用拖这么久。
  三年的感情,到最后,厌倦、嫌弃、放弃,不自知的只是自己。
  夜的黑,像一张沉闷的网,压在心上,是不能言语的伤。
  拨了四个电话,都是关机,许佑皱了眉,不是说晚上一起吃晚饭吗。程软西走了进来,看到他一副不安的样子,冷冷开口:“找她吗?”
  许佑看了一眼她,没再说话,在窗前踱步,继续打着电话。
  “不用打了,许佑,你不敢说的话我已经替你说了。”
  许佑心猛然一跳,就像是有什么微小的东西不知不觉中断裂,盯着眼前的女人,眼神变得可怕:“你跟她说什么了!”
  “我说,你和我早已上过床。”
  “我说,年后我们就回德国订婚。”
  “我说,苏又清,你不要再打扰我们了。”
  转眼间,一双手掐上了女人的脖子,许佑白了一张脸,紧紧咬着嘴唇,嘴角抽搐,眼里是滔天怒意:“程软西,你还是不是人!”
  她轻蔑地笑,眼里是再也隐藏不住的凉薄:“许佑,你这样的反应只能说明你还爱她,可是,为什么,半年前突然跟我说要在一起呢?”
  “许佑,这辈子,我没打算被你放过。你呢?这辈子,也没打算被苏又清放过吧?从第一次见到你,在礼堂里意气风发的演讲,到现在,我爱你三年,你不闻不问,我却依然为了你一心一意。半年前,你喝得大醉,抓着我的手说在一起,明知你是冲动,我却还是满心欢喜,觉得你给了我机会,来日方长,你一定会爱上我,哪怕没有爱她那么多。一个女人,牺牲到这步,如此卑微,如果不是深爱,怎会如此纵容你对我感情的践踏?”
  听完这段话,面前的男人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停颤抖地右手泄露了他的情绪。程软西走上前,慢慢抱住他,眼睛湿润,祈求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跟她分手,但是既然决定了,就放了她吧。”
  既然决定了,就放了她吧。

  苏又清躺床上,看着五个未接来电,心里翻涌,考虑了许久,发了条短信过去:“明天下午老地方等你,我们谈谈。”
  不久,收到了回复,一个字,好。
  不管什么,该来的,总要去面对,就算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真相,当事人总要听到亲口说出的结果。
小香居是K大附近的一家奶茶店,以前和许佑倒是常来,问及原因,说是喜欢这个店名,还记得他点着她的鼻子,笑着说:“物以类聚,我家清清就是一只小香猪。”
  她掐着他的手臂不服,闹的厉害,被他一把抱在怀里,热热的气息在耳边萦绕,“可我就是想和这只小香猪过一辈子。”
  温言软语,犹在耳边,物是人非,溜走的又岂止是时间。今天温度极低,寒流南下,风刮得格外猛,割在脸上,生疼,呼吸都觉得干燥。她来回不停踱步,双手放入口袋,却还是冰凉,不想进去等,怕他看不到她,风实在大,扯了扯围巾,捂着鼻子才稍显暖和。一分一秒,受煎熬的不止身体,心被打磨得无知无觉。过了一个小时,她忍不住打电话,占线。来回踢着小碎步,抿着唇,看不出情绪。
  两个小时,电话没人接,“嘟嘟”声在心房寂寞回荡,她瘪了瘪嘴,放手机时被尖锐的角刮到手背,生疼。
  三个小时后收到短信,“我公司有事,来不了了。”
  这句话就像鞭子抽上来,让苏又清红了眼眶。周围人不停打量在这站了一个下午的漂亮女孩,看得出她透着无法掩藏的难过。终于下了决心,苏又清拦了计程车,报了许佑家的地址。如果许佑是自己人生一道无法磨灭的伤,那么,就让自己再为他执念一次。

  高级别墅区,住着都是有权有身份的人,没有门卡,她只能在大门外等。肖小佳担心地打来电话,苏又清平静地说没事。就在这时,她看到程软西从车上下来,满脸笑意,卷发轻扬,甚是妩媚。驾驶室走出的许佑,手上拎着两大袋食材,温柔的表情,似曾相识,却错了对象。眼前的这一对璧人,和谐的气场,终于彻底碾碎了苏又清的心。手机那头肖小佳还在说话,她打断:“小佳,我要回家。”
他们从她身边过,没有注意到她,两个人有说有笑,程软西挽着他的手,他略略侧身帮她挡着风,微笑的弧度还是一如从前,眼里写着宠溺。这样的细节刺伤了苏又清的眼,她转身不再回眸,冬天流下的眼泪,也瞬间冰冷。
待那个小小的背影消失,许佑手上的东西“砰”的掉地上,慢慢掰开了挽在手臂上的手,脸上是再也不能伪装的伤痛。没有理会旁边的程软西,像木偶一样往前走。
  清清,我知道你最讨厌等人,对不起,最后一次让你等我,以后不会了。
不对,是再也没有以后了。

  美国洛杉矶。
  华灯初上,宋氏总部六十二层办公室,男人临窗而站,俯瞰众生,黑色衬衫包裹着身体,无比诱惑。
  “宋子休,我已经和她分手。”一句话,对方便把电话挂断。
男人缓缓走向桌子,把手机搁上面,眼睛狭而长,按了内线,“Ansson,资金注入许氏,明天返航R市。”

  肖小佳看着厨房一直忙碌的背影不知所措,苏又清回来后就不肯停歇,一句话也不说。脸色苍白,不在正常状态。她冲过去,一把抢过她手里的水果刀,她转头,眉头轻蹙:“我在做饭。”
  “你已经做了七个菜了,够了,我们吃不完的。”
  “把刀还给我。”
  肖小佳将手负于背后,刀捏得更紧不肯让步。苏又清急了,伸手过来抢,两个人拉扯中,刀锋割了她的手腕,苏又清还来不及感受疼痛,就见血沿着伤口涌出来,殷红刺目。“哐当”一声,肖小佳吓得松了手,慌乱地扯了面纸捂住她的伤口,刚才那一下,怕是极深,几秒后,血印透了纸巾。苏又清面无表情,看着肖小佳的慌乱,轻轻把手抽出,“没关系,不疼。”红色一路往下,在指尖凝成一滴又一滴,“啪啪”掉地上。
  “清清,你不要这样。”
  她笑了笑,抬起另一只手抚上了肖小佳的脸:“哭什么,没出息,真的不疼。”
  肖小佳哭着把她推到沙发,翻出了医药箱,找了药一股脑地往她伤口上倒。在药粉的刺激下,苏又清觉得伤口愈发疼痛。
  “清清,清清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苏又清像失了知觉般,看着半蹲着的小佳,张了张嘴,终究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看着怎么也止不住的血,肖小佳怕极了,打了电话给陆炎,哭着让他快过来。听完电话,陆炎暂停了会议,开快车赶到那,进来就看到肖小佳蹲在地上捂着苏又清的手,眼泪直掉。看了满地染了血的纸巾,还有不停从指缝涌出的血,陆炎皱眉更深。
“苏又清,去医院!”
她看了他一眼,说了句不去,挣扎着就要起身。
“靠,你这女人想把血流光吗,给我去医院!”一个大力,陆炎把她拽起,抓起一把纸巾捂着她的手就往外走。大哥还没回来,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日后就别指望有好日子过。

  宋氏的私立医院,医生接到电话早已等在那,看了看她的伤口,蹙眉:“伤了静脉,留院一晚,明早换次药。”
  肖小佳看着坐在床上,表情一直漠然的苏又清,一阵心疼,握住她的手,小声道:“清清,难过就说出来,不要憋着。”
  她冲她微笑,摇了摇头,眼神却失了焦距,藏不住的无助。沉默许久,她轻轻说:“我和许佑分手了。”
  小佳看着她的侧脸,温婉安静却无比苍白。她脱了鞋慢慢坐上床,头蹭在她苏又清的肩窝,眼眶泛红,就像小时候,彼此依偎着疗伤。而情伤,却只能自疗。
  “小佳,我已经接受了,我不会纠缠,可是我需要时间。”感情开始的绚烂,过程也甜蜜,只是这世界,仓皇收尾的东西太多,最美好的词,是同偕共老。而我们,同偕过,却不能共老。
  陆炎大早就过来接她们,医生提醒不能碰水,两天过来换次药。看着后座的苏又清,头发扎起,黑色棉衣格子围巾,衬得脸越发瘦小、苍白。手机铃声打破了沉默,她用另一只手把它拿出来,白色的屏幕上写着“对不起”,落名许佑。
对不起。三个字,从此二人殊途。
  R市入冬的第一场雪,来得又急又猛,不过一晚,银装素裹,树上冰条晶莹,白皑皑的一片,明亮得刺眼。
  “停车。”轻轻的两个字闻不出情绪。
车靠路边停下,陆炎打量,是K大附近的露天足球场,此时被雪厚盖,白茫一片。苏又清下了车,肖小佳急忙跟了过去。两人一前一后走到球场中间,后面落了一串串脚印。她突然栽倒在雪地上,发出闷闷的声响,肖小佳吓了一身冷汗,正欲上前扶起,只听到一阵压抑的哭声,停了脚步,对后面跑过来的陆炎摆了摆手。陆炎走近揽着肖小佳的肩膀,听到她说:“这里是清清和许佑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苏又清把脸埋在雪里,冰冷刺骨,心硬生生被扯开了一道口子,终于承担不住放声大哭。所有悲伤、难过和不舍,化作眼泪成河。

 

 
上篇:第四章 折成旧日时光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六章 她的爱,仍需过渡
点击人数(3588)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