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征服
征服 文 / (巴西)若泽.毛罗.德瓦斯康塞洛斯 更新时间:2011-12-4 18:43:59
 

开始的几天,我有意提前一点儿出门,免得遇到在那边停车买烟的葡萄牙人。除此之外,我特意从对面马路的街角走,路边各家房前的巴豆树的篱笆墙连在一起,树阴几乎遮盖了半边街道。一踏上里约—圣保罗路,我立刻就过马路,手里拎着球鞋,差不多是贴着工厂的大墙走。可是几天以后,所有这些小心都失去了意义。街上行人的记忆短暂,很少有人记得“保先生的儿子”那又一桩淘气的事情。他们在谴责我的时候总是这样说:“是保先生的儿子……”、“是保先生家的淘气精……”、“就是保先生的那个儿子……”

他们甚至还编造关于我的故事。班古队被安达拉伊队打败了,他们就是这样说的:“班古队挨的打比保先生‘那个儿子’挨的打还要多。”

有的时候,我看见那辆该死的汽车停在街角,就会放慢脚步,避免遇到我发誓长大以后一定要杀死的那个葡萄牙人,他总是端着架子,显摆他是班古乃至全世界最漂亮的汽车的主人。

后来他消失了好几天。我可松了一口气!他肯定出远门或者是度假去了。我又可以安心上学了,甚至有点儿拿不定主意:以后有没有必要杀死他。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每当我跳上比他的车逊色许多的车当“蝙蝠”的时候,再也不觉得兴高采烈了,而且还会觉得耳朵火烧火燎的。

我的日子和街上的生活就这么平静如常地过着。放风筝的季节来了,街上人来人往热闹起来。白天,绚烂多彩的“星星”在蓝天上闪烁。有风的时候,我就顾不上明基诺了,只有当我挨了一顿臭骂受到惩罚的时候我才去找它。每当这种时候,我可不敢再逃出去,因为一顿接一顿地挨揍让我的屁股真受不了了。于是,我就会和路易斯国王一起去打扮、装饰——我觉得这个词很美——我的甜橙树。明基诺似乎长高了许多,不久它就会给我开花、结果。其他甜橙树还早着呢。不过,埃德蒙多伯伯说我的甜橙树和我一样“早熟”。后来他给我解释说“早熟”就是比正常的时期早发生。其实,我觉得他解释的不对。“早熟”是指提前发生的所有事情……

于是,我找来一些绳子、线和一堆瓶盖,在瓶盖上打一个眼儿,然后用线把它们穿起来,用这个打扮明基诺。这样一来,别提它有多漂亮了。风吹得瓶盖互相碰撞,明基诺看上去好像戴上了弗雷德·汤姆森的银马刺,骑上了“月光马”……

学校里也平安无事。我已经会熟练地唱所有的国歌了,最长的国歌是《国旗颂》和《自由,自由,向我们张开翅膀》。在我看来,汤姆·麦克斯也一定和我一样,最喜欢的是后一

首。当我骑在马上,没有战事,也不打猎的时候,明基诺总是央求我:

“唱一个吧,皮纳热战士,唱那首‘自由’的国歌。”

于是,广阔的平原上就响起了我那纤细的歌声,比我每星期二给阿里奥瓦尔多先生当助手和他一起唱的时候好听多了。

我照例每星期二逃学,去等我的大朋友阿里奥瓦尔多先生乘坐的那趟火车。他从台阶上走下来的时候,手上总是挥动着要在街上叫卖的歌篇,身上还背着两个装满歌篇的袋子。他每次都能把所有的歌篇卖光,这是让我们两人特别开心的事情……

课间休息的时候,如果有时间,我还可以和同学们玩弹球。他们叫我“老鼠”,因为我弹球打得准,几乎每天回家的时候,小书包里的弹球总是沉甸甸的,甚至常常是原来的三倍。

最令人感动的是我的老师塞西莉亚·派姆小姐。人家可能对她说我是我家所在的那条街上的混世魔王,但是,她才不相信呢。她也不相信我是脏话大王、恶作剧大王,在这方面,其他孩子都比不上我。这些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在学校我是天使,从来没有挨过批评,是老师们的小宝贝,因为我是这个学校有史以来年龄最小的学生之一。塞西莉亚·派姆小姐很清楚我家生活困难,每到课间加餐的时间,看着全班同学都在吃点心,她就会伤感,总是把我叫到一边,给我钱让我去点心店买夹馅面包。她对我温柔可亲,所以,我觉得自己表现好就是为了不让她对我感到失望。

忽然,那件事情发生了。我像往常一样沿着里约—圣保罗路慢慢走着,葡萄牙人开着汽车从我身边缓缓经过,他按了三下喇叭。我看见那个丑八怪在朝我笑,这再次激起了我心里的火,让我又想要在长大以后杀了他。我傲慢地沉下脸,假装没有看见他。

“真是这样的,明基诺,每天都这样,他好像故意在那儿等我,对我按喇叭,而且每次都是按三下。昨天,他还跟我说‘再见’了呢。”

“那你呢?”

“我根本没理他,假装没看见他。他肯定是害怕了。你看,我都快满六岁了,要不了多久,我就能长成一个男子汉。”

“你觉得他是因为害怕了才想和你交朋友?”

“肯定是这样。等等,我去搬一个小箱子来。”

明基诺长得相当高了,我必须踩着箱子才能爬上它的“马鞍”。

“这下好啦,现在咱们可以继续聊天了。”

骑在明基诺身上,我觉得自己比全世界还要大,周围的风景、水沟里的茅草和来那里觅食的山雀和食籽雀尽收眼底。晚上,天还没有黑,另一只路西亚诺就会飞来,它快乐地在我的头上盘旋,就像阿丰索空军基地的飞机。一开始,连明基诺都很吃惊我竟然不害怕蝙蝠,因为一般来说,所有的小孩都会对它感到害怕。可是连续几天,路西亚诺都没有出现,它肯定在别的地方有了其他的阿丰索基地。

“你看到了吧,明基诺,内加·欧热尼亚家的番石榴树开始变黄了,番石榴该摘了。问题是会被欧热尼亚太太抓到,明基诺,今天我已经挨了三顿揍了,我来找你就表示我正在受罚……”

可是,魔鬼伸出手把我从树上拉下来,带到了巴豆树组成的篱笆墙边。也许是午后的微风,也许是我的想像,番石榴的香气扑鼻而来。我来到篱笆墙边,拨开树枝观察了一下,听了听没有任何动静……这时,魔鬼说:“快去啊,傻瓜,趁现在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时候,她可能去日本女人的菜店了。

贝纳迪多先生?没问题,他几乎又瞎又聋,什么也看不见,就算他发现了,你也有的是时间逃跑……”

我沿着篱笆墙来到水沟边,下定了决心。我先示意明基诺不要发出任何响动。这时,我的心跳加快了。欧热尼亚太太可不是好惹的,天知道她会说出什么话来。我正踮着脚尖、屏住呼吸走过去,忽听从厨房的窗户传出了她的吼声:

“你干什么,小鬼?”

我连想都没想就说自己是来捡球的,然后撒腿就跑,“砰”一下跳进了水沟里。不料想,水沟里正有一个东西在等着我。一阵剧痛差点儿让我大叫起来。可是,如果我叫出声来,那肯定要双倍受罚:第一是因为我逃避处罚;第二是因为偷邻居家的番石榴,结果被一个玻璃碴划破了左脚。

我不顾剧痛拔出了瓶子的碎片,一边低声呻吟着,一边看着鲜血滴在水沟的脏水里。现在怎么办?我忍着眼泪拔出了玻璃碴,却不知道该怎样止血。我用力握着脚脖子以减轻疼痛。   我必须挺住。天色渐晚,爸爸、妈妈和拉拉就要回来了。他们中的任何人见到我这副样子都会揍我,甚至会每个人分别揍我一顿。我慌乱地爬上水沟,单脚跳着来到我的甜橙树边坐下。   脚还是很疼,但是我已经没有了想吐的感觉。

“你看啊,明基诺。”

明基诺吓坏了,它和我一样不喜欢看见血。

“我的上帝!这可怎么办?”

托托卡肯定能帮我,可是,现在他会在哪里呢?我还有格洛里亚。她应当在厨房。她是唯一不喜欢别人老揍我的人。

她也许会揪我的耳朵,或者重新罚我。但是,我必须找她试一试。

我艰难地蹭到厨房门口,心里琢磨着如何让格洛里亚就范。她正在绣花。我狼狈不堪地坐下来,这次上帝帮了我的忙。她看了我一眼,发现我低着头,不想再说我什么,因为我正在挨罚。我满眼泪水,吸了吸鼻子。我发现格洛里亚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正盯着我。

“你怎么啦,泽泽?”

“没怎么,格格……为什么谁都不喜欢我?”

“你太淘气呗。”

“我今天已经挨了三顿揍了,格格。”

“不是你自找的吗?”

“我不是说这个,我的意思是因为所有的人都不喜欢我,所以他们总找茬揍我。”

格洛里亚十五岁少女的心开始软下来。我能感觉得到。

“我想,最好明天我在里约—圣保罗路上被汽车撞个粉身碎骨死掉算了。”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别说傻话,泽泽,我就很喜欢你。”

“你不喜欢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如果你喜欢我,那就别让我今天再挨揍。”

“天快黑了,你没时间再调皮捣蛋,也省得挨揍了。”

“可是,我又调皮了……”

她放下手中的活计,走到我身旁,看见了我左脚的血迹,几乎大叫起来。

“我的上帝!这是怎么回事,小爷?”

我赢了。如果她叫我“小爷”,这就说明我安全了。

她抱起我,把我放到椅子上。然后,她连忙端来一盆放了盐的水,跪在我的脚边。

“会很疼啊,泽泽。”

“已经很疼了。”

“我的上帝啊,这个口子差不多有三指宽呢!你怎么弄成这样了,泽泽?”

 “你别告诉别人,求你了,格格,我保证以后乖乖的,别让他们揍我……”

“好,好,我不说。可现在咱们怎么办?大家都会看见你的脚绑着纱布,而且明天你也不能去上学了,他们总会发现的。”

“我去上学,我能,我可以穿着鞋走到拐弯的地方,然后就容易了。”

“你得躺下,把脚放平,不然的话,明天你连路也走不了了。”

在她的帮助下,我一瘸一拐地走到床边。

“趁大家还没有回来,我先给你拿点儿东西吃。”

当她拿着吃的走进来的时候,我情不自禁亲了她一下。

我是很少这样做的。

当大家都回来吃晚饭的时候,妈妈发现我不在场。

“泽泽呢?”

“他睡觉了。今天他老喊头疼。”

听见她的话我感到很开心,连伤口的疼痛都忘了。我喜欢他们拿我当回事。这时,格洛里亚决定替我说几句话,只听她半是埋怨半是谴责地说:

“我觉得大家总是揍他,今天,他可遭大罪了,一天三顿揍太过分了。”

“可他简直就是个害人精,不挨揍,他就不消停!”

“你敢说你没打过他?”

“我下不了手,我最多揪揪他的耳朵。”

大家都不说话了,格洛里亚还在为我说话。

“不管怎么说,他还不满六岁啊,虽然他很淘气,可他还是个孩子。”

她的话让我觉得很幸福。

格洛里亚不放心地帮我整理好衣服,又帮我穿上球鞋。

“能去吗?”

“能,我行。”

“你不会去里约—圣保罗路干蠢事吧?”

“不会,不会。”

“你昨天说的是真话吗?”

 “当然不是啦,我就是一想到谁都不喜欢我,就特别难过。”

她用手梳理了一下我金黄色的刘海,送我出门上学。

我原本以为从家到里约—圣保罗路这一段路会比较艰难,等我脱掉鞋,脚就不会那么疼了。可是,当脚直接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必须扶着工厂的围墙慢慢地往前走,而且以这种速度我永远也到不了学校……

这时,他又来了。喇叭响了三声。真讨厌!人家都快要疼死了,他还来折磨人……汽车在离我很近的地方停了下来。他把身体探出车外,问:

“嗨,小家伙,脚崴了?”

我想说谁也管不着。不过这一次,因为他没有叫我黑小子,我也就没有搭理他,继续向前走了大约五米

他发动了汽车,从我身旁开了过去,然后,几乎贴着墙停了下来。车子偏离了马路,挡住了我的路。这时,他打开车门走了下来,魁梧的身躯拦住了我。

“疼得厉害吗,小家伙?”

一个曾经揍过我的人不可能用如此和蔼友善的语气跟我说话。他走近我,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竟弯下肥胖的身躯,脸对脸地看着我。他笑容可掬,看上去似乎很亲切。

“你看上去伤得不轻啊,是不是?怎么搞的?”

“被玻璃碴划了。”

“深吗?”

我用手指比划了一下伤口的深度。

“呀,这可严重了。你为什么不在家待着?看样子你是要去学校,对不对?”

“家里谁都不知道我受伤了,他们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揍我,教训我下回不要弄伤自己……”

“来吧,我捎你一段路。”

“不用了,先生,谢谢。”

“为什么?”

“学校的人全都知道上次那件事。”

“可是,你伤成这样不能走路。”

我低下头,承认这是事实。这时,我感到我那小小的自尊快要被他打垮了。

他抬起我的头,托着我的下巴,对我说:

“让我们忘记那些事情吧。你坐过汽车吗?”

“从来没坐过,先生。”

 “那我带你去学校。”

“不行,我们是敌人。”

“就算是吧,可是我不在乎,你要是不好意思,快到学校的时候,我让你下车,你愿意吗?”

我兴奋得说不出话来,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他抱起我,打开车门,小心地把我放在座椅上。然后,他绕到另一边车门,坐进自己的位置。发动车子之前,他又朝我笑了笑。

“看,这样多好啊。”

汽车平稳地跑着,稍微有些晃动,舒适的感觉让我闭上眼睛幻想起来。汽车比弗雷德·汤姆森的“月光马”更稳当,更好玩。可是,没过多久,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们马

上就要到学校了。我看到成群的学生走进学校的大门,惊慌地从座椅上滑下去,赶紧藏起来。我紧张地说:

“先生,你答应在到达学校之前停车的。”

“我改变主意了,你的脚不能就这样不管,会感染破伤风的。”

我还没来得及问那个又好听又有些难懂的词是什么意思,而且我知道,就算我说不想去也没有用,车子已经开上了收费站街。我在座位上坐好。

“你让我觉得你挺勇敢,现在,咱们就去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勇敢。”

他把车停在药店门前,抱起我走了进去。阿道克托·卢斯医生接待了我们。我心里很害怕,他给工厂里的人看病,所以跟爸爸很熟。当他盯着我问话的时候,我更害怕了。他问我:

“你是保罗·德瓦斯康塞洛斯的儿子,对不对?他找到工作了吗?”

我必须回答他,虽然我不好意思让葡萄牙人知道爸爸失业了。

“他在等消息,他们答应给他机会……”

“让我们看看你这里出了什么问题吧。”

他揭开包在伤口上的布,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声。我撇着嘴要哭出来了。可是,葡萄牙人站在我身后扶住了我。他们让我坐在一个铺着白布的桌子上,拿出一些铁质的工具。我吓得发抖,不过,时间并不长,因为葡萄牙人让我靠在他的胸口上,他用力却很温柔地扶着我的肩膀。

“不会太疼。等处理完伤口,我带你去喝冷饮,吃点心,如果你不哭,我给你买带明星照片的那种糖。”

于是,我鼓足了全世界的勇气,虽然眼泪直流,却乖乖地听任他们摆布。他们给我缝了几针,还给我打了一个预防破伤风的针。我想吐,可还是忍住了。葡萄牙人用力抓着我,好像要分担我的疼痛。他用他的手绢替我擦去头发上和脸上的汗水。这一切似乎永远不会结束,不过,终于还是结束了……

他带我上车的时候显得很高兴,兑现了所有承诺。不过,我却什么心情都没有,觉得他们好像把我的魂从脚上取走了……

“现在你不能去上学,小家伙。”

我们坐在车里,我紧挨着他坐着,时不时会碰到他的胳膊,几乎影响了他操纵方向盘。

“我送你到你家附近,你随便编一个理由,你可以说课间的时候受伤了,是老师带你去药店……”

我感激地看着他。

“你是一个勇敢的小男子汉,小家伙。”

我忍着痛笑了,可是,就在疼痛中,我发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现在,葡萄牙人已经成了这个世界上我最喜欢的人了。

 
上篇:扒车 返回目录 下篇:伤心的纸球
点击人数(394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