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Chapter 6 风暴
Chapter 6 风暴 文 / 竹心醉 更新时间:2012-2-17 9:07:37
 

  -----------她的身和心,永远属于一个人,她所面对的,却是一场巨大的风暴。

    

专辑的面世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林默询问柏雨泽的意见,惊讶于这个从小生长在蜜罐里的孩子竟然也有坚韧的一面,他要求回去工作,拄着拐杖,坐着轮椅,坚持要把所有的MV拍完。

  以前林默并没有过多地关注这个年纪尚幼的孩子,但这一次,她很欣赏他的担当。

  可是,就在新专辑即将发布的前夕,林默收到一份周刊,那是一份将在Secret第一张专辑发布当天出版的样刊,内容触目惊心,极有可能将一个刚刚组建、根基尚不稳固、人气还不旺的团体毁灭,而整篇文章所写的当事人正是柏雨泽,那个心情低落却深深沉默的男孩。

  可恶。

  林默死死地捏着那份周刊,盯着周刊名称,想要努力平静下来。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但现在不是追究事实的时候,更不是兴师问罪的时候,她要做的,是不能让这份周刊上市。

  她打开手机,调出这家周刊老总李云琛的电话,不停地拨打,可惜每次得到的结果都是: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然后转到语音信箱。

  这是什么意思?告诉了她他的动作,却让她找不到人?他到底想要玩什么?

  李云琛这个男人,是她深恶痛绝的那一种,表面衣冠楚楚,其实所做之事简直禽兽不如。他的这本周刊,销量在同类周刊中特别好,因为他为了满足大众的窥视心理,丝毫不讲新闻道德,经常大爆艺人隐私,甚至无中生有。因为他的背后有某种势力撑腰,很多艺人都不敢对他怎么样,只好吃哑巴亏,任凭他为所欲为。

  她曾经因为苏楠的事情和他有过交集,很奇怪的是,那一次他并没有前辈所说的那么阴险,不近情理,甚至对于她要求撤掉关于苏楠的不实报道,都马上答应,并且依言再也没有找过苏楠的麻烦。

  但自从那一次后,李云琛开始追求她,声称对她一见钟情,实际上却无时无刻不暗示想要和她发生关系。

  林默很辛苦地和他周旋,不想和他有任何交集,却又不敢得罪他,怕他恼羞成怒,祸及到苏楠。

  让林默更奇怪的是,李云琛自一年前就没有再找过她,也没有对苏楠不利,周刊上虽然也会登关于苏楠的花边新闻,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内容,丝毫不会影响到她的形象。

  这让林默一度以为他是真的喜欢她,在知道她并没有这个意思后,决定放过她和苏楠,没想到,沉寂一年,这次的风暴更加地猛烈。

  “嘀嘀”,收到一条短信。

  林默打开手机,愣住了。

  短信上写道:你找我?那到我家来吧,我还是住在老地方。发信人:李云琛。

  林默握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马上明白了这条短信中隐匿了什么样的暗示。是因为她吗?因为她没有答应做他的情人,他就用这样的方式来逼迫她?

  他知道她对工作的认真,他知道她对身边人的在乎,他什么都知道,他比她还要了解她,他就是这样一个如猎豹一般的男人,只要成为他眼中的猎物,谁都跑不掉。

  她早该知道这一点,却一直在忽视。

  到底该不该去?该不该去?

  Secret三个人正在电视台的录影棚里录制节目,她就站在摄像机的旁边,看着三个人一一回答主持人的问题。

  主持人:“可以说下你们为什么会进入演艺圈吗?”

  柳云逸:“这是一个梦想吧,我回国参加选拔比赛就是为了这个梦想,很幸运有这个机会可以实现梦想。”

  柏雨泽:“我从小就喜欢音乐,喜欢唱歌,我希望有一天能站在舞台上唱自己的歌给所有人听。”

  江睿:“我没有他们两个那么强烈的感觉,但对于我来说,这是一种尝试和挑战,因为母亲的生病和离世,让我懂得了很多很多,所以我想来尝试,尝试很多种以前从没想过的事情,为了以后不会后悔。”

  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谈及自己的理想和未来时,眼中都充满了希冀,希望自己能够朝着梦想不断努力,然后将梦想实现。

  林默将手机放回背包,转身对节目的制作人说了一声,请他转告Secret三个人一会儿自己坐车回去,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她不应该去的,可是,她必须去。

  但在去之前,她打了通电话。

  李云琛在上海最好的花园洋房区有一套别墅,出门代步的是保时捷跑车。

  他也算是个要名有名,要利有利的成功人士,可惜这一切都是他老婆带给他的,因为他的老婆是某家有着黑道背景的上市公司的千金小姐。

  他并不爱他的老婆,却很需要她的力量。

  林默按响了别墅的门铃,很快,门就被打开了。

  李云琛穿着一身名贵的居家服,手中还拿着一支红酒杯。他错身让林默进来,反手关上了门。

  “要不要喝一杯?”他扬了扬手中的红酒杯,满脸堆笑,金丝边眼镜后是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一举一动皆别有用心。

  林默没有理会,站在沙发前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李云琛耸了耸肩,“你都来了,还要问我想怎么样?”

  “我来,是为了让你不要发这期周刊。”

  “当然,我叫你来也是为了这个。至于这期是否发行,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林默的眼瞳强烈地收缩了一下,随后又变得淡然。她坐下,调整好一个舒服的姿势,将背包调整了个角度,放在身边。她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而是问李云琛:“这一年都没有你的消息,去哪了?”

  李云琛见她这样的表现,心中大喜,以为她终于不再装清高假矜持。他就说嘛,娱乐圈里的人哪有那么清纯的,谁不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他马上坐到林默身边,一只手勾住林默的肩膀,暧昧地说:“怎么,分别一年,终于知道我的好了?想我了?”

  林默忍住心里一阵阵的恶心,表面依旧云淡风轻,只是身子稍稍向旁边挪了挪。

  “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要不然就转性了,否则在娱乐圈怎么会沉寂了一年的时间。”

  “哈哈,这个世界这么好玩,我怎么舍得死呢?更何况,我还没尝到你这朵带刺的玫瑰,怎么能甘心去死呢!要说这一年,我可是在国外陪着那个臭婆娘休养,闷都闷死了,没想到一回来就遇到这么好玩的事。”在林默眼中他笑得十分猥琐。

  “你是故意的?”

  李云琛双手举起来,做出投降的动作。

  “天地良心,我才没有故意去挖这些东西。你知道的嘛,我们周刊的编辑每一个都是那么优秀,这种小Case根本不用我出马,而它,只不过是我约你的一个借口罢了。”

  林默心中一凛,推开李云琛又要凑过来的身子,站起来大声质问:“你的意思,就算我今天来了,如你意了,你也会发?”

  “那当然,这可是我用来养家糊口的,怎么可能放弃。”

  林默不再说什么,马上向门口走去。可已经太晚了,李云琛早就料到她会这样,飞快地抓住她的手,大力将她拖到自己怀中,用双臂禁锢起来。

  他低头看她,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他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一字一句地说:“你以为,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你放手,你就不怕你老婆找到这里?”林默一边躲避李云琛想要吻她的嘴唇,一边发了疯似的推他。

  她很害怕,李云琛触碰到她的每一寸肌肤,都是一阵剧痛。不会的,她不会失去的,她不会失去她一直守护的东西。

  李云琛因为林默的挣扎发了狠,一把将她甩在沙发上,脱掉上衣马上压了上去。

  他一边撕扯林默的衣服,一边恶狠狠地说:“那个臭婆娘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她今天下午的班机去美国。我巴不得飞机从天上掉下来,她死了算了。哼,她除了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根本没别的本事,偏偏我就要像条哈巴狗一样跟在她身后,供她消遣。”

  林默挣扎着,右手不着痕迹地将背包推开,为了不让李云琛疯狂的举动将包内正保持通话的手机挂断。

  也许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她就可以全身而退。

  可是为什么?他们还不来?

  李云琛的兽性还在继续,一边对他老婆骂骂咧咧,一边对林默动手动脚。

  瘦弱的林默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拼命的抵抗一点功效都没有。她的心突然变得空落落的,渐渐地放弃了挣扎,眼神也开始慢慢涣散。

  直到突然“砰”的一声巨响让她的神智一下恢复了清明。

  她感觉到身上的压力一下减轻了不少,慌忙整理自己已经被李云琛拉开的衣服。

  一转头,看见一个美艳的女人跟一帮身穿黑西装的男人站在门口,盯着他们两个。

  “啪!”那个美艳的女人伸手就给了李云琛一巴掌,什么都没说,示意身后的黑衣人将李云琛制住,不准他动。

  她走到林默面前,面无表情地问:“就是你打电话给我?”

  林默蜷缩在沙发上,惊恐地点点头。

  “老婆,你要相信我,是这个女人她勾引我,她说来找我谈工作,却在红酒里下药。老婆,我不会对不起你,相信我。”李云琛全身上下唯一可以动的只有嘴巴。

  “你给我闭嘴。”女人一说话,马上就有黑衣人捂住了李云琛的嘴。

  “什么条件?”女人问林默。

  “周刊,关掉周刊。”她看见李云琛瞪大了双眼,愤恨地盯着她。

  “好。”女人爽快地回答,不再理会林默,领着黑衣人架着她的老公离开了别墅。

  林默却依旧缩在那里,由下午到晚上,由晴天到暴雨。

  她走进雨中,想让雨水冲洗掉李云琛留在她身上的印记。她的身子只是属于一个人的,她要好好保护,直到死去。

  

Secret第一张专辑正式发表,没有受到柏雨泽膝伤的影响,发布会既热闹又顺利,橙星工作人员都暗暗松了口气。唯一有些奇怪的是,身为Secret的助理,林默却没有参加,所有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包括苏楠。

  发布会后,公司大部分艺人都回到会议室开会,听艺人总监文博交代下一步的工作计划。

  苏楠和江睿都有些心不在焉,他们想的是同一个人,林默。

  苏楠想:林默去哪里了?她从来不会这么没交代就失踪的。

  江睿想:昨天做节目的时候有看到她,她好像为了什么事在担心,离开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坚毅的背影。她去干什么了?

  他苦苦思索下来,一无所获,连会什么时候散的都不知道。

  还处于兴奋状态的柳云逸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提议道:“辛苦了那么久,总算开花结果了,不如晚上出去庆祝一下?”他向江睿使了个眼色,然后转头看着柏雨泽。这个比他们小6岁的男孩,最近情绪很不稳定,就连参加刚才的发布会也没多少笑容挂在脸上。

  柏雨泽心里明白柳云逸的用意,可是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去庆祝。庆祝什么呢?他的腿好像已经废了,他还能在这个舞台上待多久?他的人生还有什么好庆祝的事情呢?

  刚想回绝,会议室的门被人大力推开,林默走了进来。

  她没有理会苏楠的询问,径直走到柏雨泽身边,将一本周刊扔在他身上。

  “我不反对一个人真实,也不反对你表达真实的自己,但是请你以后注意一下表达的技巧和方式,不要以自我为中心,自以为是。这里是娱乐圈,不是在你家后院,张茹姐早就跟你们说过,你们现在是艺人,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心里都要过滤一下,想清楚再说。不要因为你一个人,影响到整个团体。”她不想发火的,但是不让这个年轻的男孩明白,这样的事还会再有第二次,第三次。

  柏雨泽起初有些疑惑,拿起周刊开始翻看。他翻看的动作越来越快,脸色也越来越苍白,一瞬间,愤怒的心情达到了顶点。

  这本周刊以Secret为封面,他们三个人在一张照片上,却被故意做成四分五裂的样子,题目更是不可理喻,“开始即为终结,Secret如流星,即将坠落”。周刊用了许多篇幅来报道这个消息,字里行间,将矛头全部指向他,甚至引用了他Blog里大量的语句,并且添油加醋地写了许多不实的内容。

  为什么?他的Blog从来没有对外公布,为什么这些狗仔会知道?

  这段时间,因为膝伤的关系,他的心情十分低落,原本一心只为音乐的他开始慢慢在意别人的看法,甚至是小报上的只字片语都能刺激到他敏感的神经。他开始变了,曾经的自信被毁于一旦,就连对自己的才华也开始产生怀疑。他越来越沉默,将这样的情绪深埋在心底,无处宣泄,只好选择在自己的Blog里发泄内心的苦闷和不满。没想到,竟然会被好事的媒体拿来大做文章。

  看着周刊上作为专题报道的自己和其他团员们,不和、争吵这样的字眼满目皆是,甚至还预告了Secret的解散。

  他深深地被这些文字刺痛,愤恨地将周刊摔在地上,抬头看着林默辩解:“那不是我的错。”

  “难道你不知道媒体向来就有断章取义的本事?如果你要表达真实的自己请回去买本日记,然后锁在自己家里。”林默的手不自觉地扶着会议桌,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

  “难道身为艺人,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吗?再说了,张茹姐都还没说我什么,你凭什么来说我,你只不过是个助理。”

  会议室的空气瞬间冻结,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柏雨泽,而他在这些不经大脑的话脱口而出时就已经开始后悔。林默当然不仅仅是个助理,她是橙星的传奇。

  林默沉默了几秒,笑了,那个笑容带着无法自抑的疲倦。“是,我只是个助理。”她说完,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坐在一旁一直没有机会开口的苏楠将手中的档案夹奋力往桌上一拍,忍不住开始发飙。

  “你真不知好歹,这就是你作为新人的态度?”

  她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眼神冷得把对面的柳云逸都吓到了。“想要真实吗?很抱歉,娱乐圈容不下真实,我看你可以考虑下是否要继续在娱乐圈待下去。”

  “你……”

  会议室外突然传来嘈杂的惊呼声,打断了柏雨泽想要争辩的话。

  张茹推开门,神色慌张地看着众人说:“林默昏倒了。”

  所有的人一愣,待反应过来,只见江睿飞快地跑出会议室。

  他刚才见她出现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似乎在拼命抑制身体的不舒服。怎么没有拦住她,他站立的地方离她最近,为什么没拦住已经有些摇晃的她?他在心里不断地自责。

  有同事把已经失去知觉的林默扶坐在椅子上,江睿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抱起。

  “公司的车在吗?送她去医院。”

  “在,在,我去开车。”

  江睿跟着那名同事一起向电梯间跑去,可电梯一直停在一楼不上来,他的心万分焦急,等不及电梯,抱着林默从楼梯间跑下去。

  她好轻,真的好轻。他抱着她,感觉不到太多的分量,甚至觉得都比不上读高中时的钟雅慧。

  他不知道自己看到她惨白的面容时,为什么心里会很难过,难过得想要落泪。在听说她昏倒时,他更是控制不了自己想第一时间冲到她面前的欲望。

  只有此刻,他抱着她,内心才有稍许一点点的安定。

  她明明就不是钟雅慧,为什么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把她看做是钟雅慧呢?

  江睿的心彻底迷惑了。

  到达医院,林默已经清醒,她身体滚烫,正在发烧,却根本不肯住院,要求回家休息。一同赶来的众人都不理会她的意见,坚持帮她办理了住院手续留院治疗。她实在没有力气自己离开,只好坚持着换好病号服,然后便瘫在病床上,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病房外,张茹拿着林默扔向柏雨泽的周刊,皱起了眉头。

  周刊上的出版日期是今天,也就是说今天会上市发行。可她刚才让同事去附近的报亭看了下,并没有这期周刊。她又打电话找朋友打听,得来的消息却是,这家周刊从此停刊,连公司都在一夕之间解散了。

  实在太匪夷所思,林默做了什么?

  她的心又紧了紧,想起这家周刊的老板一直对林默有着非分之想,该不会……她简直不敢想下去。

  她把苏楠从病房里拉出来,将这件事告诉她,却无意间被待在一旁的Secret三个人听见。

  “你是说这家周刊的老板一直想要得到林默?这次的报道是引诱林默去找他的诱饵?”柳云逸惊讶地问。

  “那这期周刊并没有如期上市,还停刊了,难道林默答应了什么要求?”江睿的猜测让所有的人都冒出一股寒气。

  苏楠狠狠地瞪了一眼在一旁默不作声且脸上带着愧疚的柏雨泽,转身又走进病房。

  她不可以让林默做出伤害自己的事,不管是为谁,哪怕是为自己的也不可以。

  一出一进的关门声把林默从昏睡中惊醒。

  她睁开眼,看见一脸担忧的苏楠,勉强地笑了笑,对她说:“我没事。”

  看着她虚弱的样子,苏楠本不想现在就问,可这件事放在心里一直惶惶不安,于是小心翼翼地开口:“小默,李云琛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林默看着苏楠,脑海里却回放着在李云琛家的那一幕,痛苦布满全身,就连骨头和血液都能感觉得到。她不想让苏楠担心,所以将痛苦强压下来,依旧笑着回答她:“当然没有,别胡思乱想。”

  “那为什么,为什么这期的周刊没有发出来就停刊了?”林默肯定有事瞒着自己,她不愿说,是想一个人承担。她为什么永远这样,不肯让别人替她分担,哪怕一点点都好。

  跟随苏楠进来却一直站在门口的江睿走过来拉了拉苏楠的胳膊,轻声说:“让林默休息吧,这些事等她好了再说。”

  其实他也很想知道,林默到底做了什么,或者答应了什么,才会有现在的局面。可是她还在生病,她是那么的不舒服,脸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

  当江睿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林默的脑海里突然响起他在剧组问她的话:就连苏楠也不是你的选择?

  不,苏楠是她最好的朋友,是让她觉得生命还有意义的人,是只要能看到她快乐的笑容就觉得很安心的人。除了秘密,其他所有的事都可以跟苏楠分享。

  她拉着苏楠的手,闭上眼,然后轻轻地说:“我去找他之前,通知了他的太太。你也知道,他太太的家族有些背景,怎么可能容忍自己的丈夫在外面花心。我到他家时,手机一直没挂断,就是想让他太太知道所有的事情。后来,他太太找来了,并答应我关掉周刊,所以现在没事了。”她还是有所隐瞒,隐瞒了如果李云琛的太太不肯关掉周刊,她就将手上多年收集的,关于李云琛的恶行诏告天下,那种与他们玉石俱焚的决心。

  关于那些恶行,在她得知李云琛的本性后,就开始有意无意地收集,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还真的会用上。

  “那你怎么会生病?他有欺负你是不是?”

  林默猛地睁开眼,“没有,他没有欺负我,我有保护自己,我有。”她的语气难得地激动。

  江睿将她的手放进被子里,又细心地帮她整理了一下,声音低沉而温柔地说:“好了,别说了,好好休息。”

  林默看着他,仿佛时间回到了过去。她慌忙闭上眼,疲倦一阵阵袭来,她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上篇:Chapter 5 意外 返回目录 下篇:Chapter 7 在意
点击人数(333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