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乔晓欣篇
乔晓欣篇 文 / 宋美凤 更新时间:2012-2-17 13:28:48
 

在命运的大手面前,人人都是可怜人,何不给彼此一点同情?

 

 

1

认识乔晓欣的人说,她就是豌豆公主,隔着十八层的被子也能把豌豆找出来。 如此地内心纯净,不可思议。

乔晓欣出生于小康之家,一直以来,父母爱护若掌上明珠,从小打扮成粉红公主,受尽众人的宠爱。

可是,事情似乎就是在突然之间改变模样的。

一切始于她认识了他。

刚上大学一年级,便有好友对她说:晓欣晓欣,你们有没有同乡会?你的老乡钟子山是个大帅哥,你哪天认识了,一定要介绍我认识。

她“嗯”一声,心想:真有什么帅哥吗?怎么那天同乡接站的时候没有看见?看来也帅不到哪里去。

后来同宿舍的人举行卧谈会,总有舍友感慨道:那个钟子山真是又帅又有才,真真的白马王子,他有没有女朋友?

乔晓欣心下一阵蹊跷,电视里称作王子的人总是要让人失望,恐怕这位也是!

一个学期过去了,钟子山这个名字一日日地响起在耳畔,但始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一天,她挤进人群中报名参加T恤涂鸦大赛,恍惚间,眼前一亮,不禁暗暗叫一声:好帅好帅。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白马王子了吧。

正两眼发呆之际,听到一声喊:钟子山,你等着,你不要欺人太甚!

转身一看,见一个秀丽白净的女孩满脸通红地站在圈子的外围跺脚,虎视眈眈地看着钟子山。

乔晓欣顿时心头一动,这么英俊,怎么骂得出口?看来这女孩子也不简单。

再看钟子山,远远地朝那个女孩扮鬼脸,举止潇洒。

乔晓欣就是在那时那刻对钟子山一见钟情的。

可是满校园的漂亮女孩子,个个都是她的敌手,钟子山却只有一个。

她开始出现在所有他可能出现的地方,她是个善于总结的人,一个月后,她就将他每一天的行程了如指掌。

然后,就在某一天,当她抱着书自楼梯下往上走的时候,他正从楼梯上走下来,他们终于面对面地邂逅了。

乔晓欣紧张得嘴唇都已经失去了血色,一颗心要喷薄而出。

但是,紧接着,她的血液凝固了,因为就在错身而过的一刹那,钟子山对着她笑了笑。

那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笑容,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她确信,他已经注意到了他。

她想,终于完成了走向爱情的第一个动作,相遇。

接下来要相互吸引,要性格配合,都在她的掌握中。

在以后的日子里,就在那间图书室里,她和他有过无数次的眼神交流,她想,这应该就是暧昧了吧,但是,怎样才能把暧昧进一步明朗化?

但是,这个问题很快就不存在了。在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她得到一个坏消息:钟子山有女朋友了。

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这是每一位校园明星都要经历的绯闻,可是,很快,眼见为实。

就在那间眉来眼去的图书室内,乔晓欣看见了那个女孩并且认出了她,是那天和钟子山吵架的那一位。

人生第一次,乔晓欣体味到了“失去”两个字的重量。

年轻人都是伤感主义者,本来是要找个名目郁闷一下的,不想这次获得了成全,乔晓欣将满胸满心的悲哀和不如意全部归咎于这场暗恋的失败。

也因此,这场暗恋在乔晓欣的整个青春时期具有了划时代的意义。

她变成了一个悲剧的女主角,被爱人无视的可怜人啊,被整个世界给伤害了。

眼看着乔晓欣的人一日一日地消瘦下去了,她的闺蜜终于不忍,开导她:“王子只有一个,能穿进水晶鞋的人也只有一个,不要妄自菲薄,不要想不开。”

乔晓欣立刻跺脚乱嚷:“凭什么凭什么?明明是我的。”

闺蜜讪笑:“柳安然自强自立,功课样样好,人长得漂亮,写一手好诗文,钟子山能看上她是自然的。”

乔晓欣不服:“柳安然家境不好,处处需人照料;功课好是为了拼死力拿奖学金;人长得尖嘴猴腮,就不是福相;写一手好诗文无病呻吟,根本与时代脱节!”

闺蜜大笑,想不到还可以从这个角度看问题。

但其实,闺蜜这番话如当头棒喝,还是让乔晓欣深思了一番,她突然心酸地想:原来,不是柳安然运气好,而是,她足够优秀。

这个想法充分地激发了她的斗志,她想,要真的拼一拼了。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量,一夜之间,那个公主式的乔晓欣不见了,新的乔晓欣站在众人的眼前,变得无比勤奋。

她开始日日地泡图书馆,念英语单词,争分夺秒,仿佛备考的高中生。

这时候,同学们才意识到,呀,乔晓欣原来这么有内力,说变就变,而且,这么彻底。

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脱胎换骨原来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可以完成。

大概也是爱情的力量,他们中有人这么感慨。

暑假回家,妈妈见了憔悴的女儿,心疼得落下泪来,立刻买了无数的食补材料要好好养女儿。

乔晓欣一阵轻松,原来实实在在付出过,人会这么有资格休息,她坐到电视前看娱乐节目,突然觉得一向舒服的沙发变远了,搬了张凳子放在沙发前面。

第二天再看,发现凳子还是远了,再往前挪。

第三天,她再挪。

妈妈从厨房里走出来,说,明天妈妈带你去配副眼镜。

乔晓欣点点头。

镜子里那张学术青年的脸让乔晓欣自己也困惑了,曾几何时,那个如此爱美如此害怕一切有碍美丽容颜东西的乔晓欣不见了,现在的她戴上了黑框眼镜,在校园内由偶像派蜕变为实力派,锋芒初始显露。

她开始拿奖学金,拿英语演讲比赛的大奖,还有,在校报上发表文章。

在有他参加的所有团体活动中,总是有她积极的身影。

那是大学三年级的下学期,打算工作的同学准备找工作,准备继续升学的同学开始考研,她想知道钟子山毕业后的打算,可是,各种信息来源都不能提供足够的信息。

她只得亲自出马了。

一天,她鼓足勇气走到他身边打招呼:“这次春雷大赛你也参加了吧?”她用尽平生力气控制激动的情绪。

他转过身面向她,笑着点点头。

她立刻如沐春风,心情激动。

但是,接下来的话将她彻底地打败了,她听见他发问:“请问,你是我们这一级的吗?”他的声音很温和。

他竟然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

原来自始至终,他都不认得她,她的受伤以及喜悦,都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他根本就没有参与演出。

那天下午,她一个人跑到学校的小树林里,大哭一场,伤心欲绝。

她从一个游手好闲、喜欢逛街逃课的坏学生变成了一个勤奋上进、十项全能的好学生,为的是,有一天她站在他的身边时,能够配得上他,可是,他竟然不认得她!

她竟然为了一个陌生人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多么可笑的事情。

可是,当她静下心来细想的时候,她又觉得该感谢他。

不是每一个女孩都能寻找到一股力量迫使自己变优秀的,她却得到了。毋庸置疑,她是更喜欢现在的自己的,老师喜欢,同学羡慕,父母欣慰。

是他成全了她。

她不恨他。

其实,她怎么能恨他呢?

研究生一年级,学校选拔学生去巴黎做为期一年的交流,他们这个方向给了一个名额,导师决定在她和钟子山之间二选一。

这是非常好的机会,人人趋之若鹜。

乔晓欣的父母也激动起来,他们甚至想到了要给导师送礼这条路。

乔晓欣犹豫了。该不该努力一把,甚至不那么光明地赢?

现今社会,都以成败论英雄,谁在乎过程?

可是,出乎她意料的是,钟子山竟然主动放弃了。

她不能理解,找到他,问:“为什么?”

他却一脸轻松:“不为什么,知道你很想去,况且,我怎能忍心丢下女朋友去?”他笑意不退,语气坚定,器宇轩昂。

那么光明落拓,那么坦坦荡荡,乔晓欣当下想,这样的男子,怎能不让人爱?

肯付出,肯为爱人牺牲。

于是,她去巴黎一年。

再回来时,她已经决定研究生结业,去巴黎读博士。

本科同学聚会,大家都称奇,当年那个娇小洋娃娃式的人物竟然蜕变成了一个有为的学术女青年。

看来人的成长真的不是自娘胎就注定的,要依照环境经历很多次的脱胎换骨。

而钟子山塑造了她的成长,她今日的样子,钟子山是功臣。

可是,他并不知晓,想到这一点,她泪流满面。

可是,她也没有想到,上天原来是准备了缘分给他们的。

在那个全世界最最浪漫的城市,有一天,当她坐在街边的咖啡店里翻看一本杂志时,无意中抬头,眼前一亮,像很多年前一样,她竟然看见了他。

她反应迅速,站起来冲出门去将他自人群中抓住。

没错,不是幻觉,真的是他,钟子山。

她激动得眼神有些迷离:“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沧桑,男子汉气概更加浓烈了。

他言简意赅:“Long story。”

她说:“不愿意讲?”

他说:“至少不是现在。”

她说:“好。”

好。好。好。

只要看见了他,什么都是好的,况且是异国他乡。

她竟以为是她的痴情感动了上天。

是啊,柳安然拥有了他那么些年,公平点儿,该分她几年了。

可是,哪里有公平这回事?尤其在感情上。

钟子山把他一心一意,甚至几心几意的感情都给了一个人,再也分不出来了。

分给她的只能是友谊,是他对女性的友善和爱护,如他自己所说的:“所有女性都应当得到保护和照顾。”

她不能怨他,一切都是她自愿的,甚至,她还亏欠他。

几年后,他们一起完成学业,回国。

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们是要在一起了。

迷蒙的时候,就连乔晓欣自己都产生幻想,是不是真的要在一起了?有谁会比他们俩在一起更般配?大概不会有了。

可是,下一秒清醒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了。

闺蜜劝她:“亲爱的,不要做情圣,做凡人才能幸福。”

她幡然醒悟,她一直以为钟子山是情圣,原来她自己也是。

但她不是没有为自己打算过,只是,看看周围的男人,个个比她更会打算,就是满腹经纶的白面书生,也有一颗需要别人奉承的自尊心,再或者就是巧舌如簧,小气浮夸,没有任何男子汉气概。

最后,她的眼里还是只有他。

那天下午,钟子山来找她,讲明事情的来龙去脉,他问:“能不能帮我扮演一次这个角色?如果你说不,我绝不勉强。”

她微微一笑,竟然有了泪意:“别说扮演,就是真的,我又怎会说一个‘不’。”

他沉默片刻,低下头来,说:“我知道我欠你太多。”

她心里一阵凄楚,眼泪掉下来,说出来的竟然是“没有关系”四个字。

乔晓欣注意到了,钟子山越来越沉默寡言。

她想,他也是个苦命人。

他倾尽所能付出一切,可是,仍然逃不出命运的黑手;他不想伤害任何一个人,可是,最终受伤害的总是他自己;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可是,事情却总是失去了控制。

他一直以为梁之业是他的好兄弟,甚至在某些商业决议上害怕伤害他的利益而放弃自己的利益。然而他得到的却是梁之业的妒忌和由此而生的莫名仇恨。

梁之业说:“子山,想不到那年那场化学竞赛要等到今日才能决出胜负,我等得好辛苦。谁让夏楚楚不幸,做了游戏的筹码!”

子山听明白了,这和爱情无关,这只和胜负有关。只要夏楚楚和他钟子山无关,那就失去了做游戏筹码的资格。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钟子山邀请乔晓欣客串他的未婚妻。

终于,他带她去见那个聪慧深情的女子——夏楚楚。

乔晓欣竟然生出了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触,这是她的同盟。

但是,却说不上,什么是她们共同的敌手?柳安然?不是的,在这场感情的战场上,谁也不是胜利者,柳安然不比她们任何一个人受的伤更轻。敌手应该就是爱情本身了,谁让她们都是爱情信徒,又都为大都市游戏规则所牵制。

所以,当乔晓欣以她博士的思维来思考整个问题的时候,她想不到任何更好的出路,任何更好的解决方式。

乔晓欣在心里对夏楚楚说,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

2

钟子山的这招釜底抽薪法给了梁之业当头一棒。

钟子山不和他争,钟子山拒绝进入赛场,梁之业该如何证明自己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钟子山的大度和不争彻底地激怒了梁之业。当他得知钟子山已成婚的消息后,坐在办公桌后的他抓起电话就扔了出去,送咖啡进来的女秘书一开门,整个盘子被打翻在地。女秘书惊恐地抬头看他,一向冷静沉着、彬彬有礼的他大喊一声:滚!

女秘书飞快地关上了门。

你以为自己是谁?难道我不配做你的对手?不要逼我!梁之业咬牙切齿地想。

这天晚上,他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夏楚楚的身上,他在占有了她之后,一脚将她踢下了床,指着她的鼻子说:“你已经没有价值了,滚!”

夏楚楚仰头大笑。

她的笑声激怒了他,他骂:“你个疯子,还妄想得到钟子山的爱,你不拿镜子照照自己!”

夏楚楚不理他,仍然大笑不止。

他咆哮:“滚!”

夏楚楚仍然大笑,眼泪却汩汩顺着面颊流下来。

他用被子紧紧地裹上了头。

她开始穿衣服,在关上门的一刹那,她丢下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梁之业,你连钟子山的脚趾头也比不上!”

这句话无比清晰地传入了梁之业的耳朵内,刺破了他的耳膜,直入他的心脏,回响在他的脑际。

他爬起来,抓起一切他可以够得着的东西砸向四面八方。

一种巨大的耻辱感填满了他的整个身心。

他觉得他如果再不采取行动,他的人生也将失去方向,失去信心,失去力量,失去走下去的勇气。

他为了证明自己,誓将这场战争进行到底。

钟子山,谁给了你弃赛的资格?他在心里恨恨地说。

而就在同一天的下午,钟子山去药店帮生病的乔晓欣拿药,就在他开启车门的一刹那,他呆住了。

柳安然缓缓地走向药店,旁边是小心扶持她的罗云声,显然,她已经有孕在身。

柳安然丰腴了很多,她转回头来和罗云声说话,眼神清澈,嘴角有幸福的笑容。罗云声替她把滑落的头发夹在耳后,他一向爱她。

这是一对经历过考验的夫妻,日后生变的几率很小了。

那时那刻,钟子山调转车头,将车开走。

真好。

他对她终于可以放心。

“安然幸福了,感谢上帝的保佑。”他默念。

他突然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

有冰冰凉凉的东西自眼角滑落,他一摸,才知道已是满脸的泪。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钟子山,还有人能守护她,能给她幸福。

知道这个消息,对他来说,是天大的喜讯。

这天回到家,他亲自下厨给乔晓欣炖了补汤,做了她最爱吃的东坡肉。

他们自假结婚后,一直同屋不同床。

病中的乔晓欣穿着宽大的睡裙,头发毛茸茸地推开了房间的门,看到满桌子美食,像个小孩子一样笑了。那时那刻,窗外的阳光照在她身上,恍惚间,钟子山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柳安然。

他似乎是在一瞬间发现,乔晓欣和柳安然有着某种神似。

他呆立在那里,乔晓欣头一歪,问:“想什么呢?”

他说:“没有什么。”

乔晓欣贪婪地举案大嚼,钟子山看着她贪婪的吃相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原来,还可以有其他生活的。

这是他的另一个发现。

乔晓欣病了半个多月,他每天悉心照顾,工作也暂时停了下来。这是自由职业最大的好处,可以自己安排时间。

他一胸膛无处寄托的感情突然全部倾注在了乔晓欣身上。

她需要他,这种被需要的感觉真好。

生着病的乔晓欣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幸福,简直都要生起凄凉的感觉。

真希望这场病能一直延续下去,她这样想。

可是,还是很快就痊愈起来,毕竟还要工作。

有一日,她下班回来路过商店,看到里面的奈股高级男士衬衫在打折,知道钟子山最喜欢这个牌子,于是,进去买了一打给他。

回家后,他正在厨房做菜。

“今天是红烧鱼。”他一边端菜,一边兴冲冲地说,除掉围裙的一刹那,看见了沙发上她给他买的衬衫。

全是纯银灰,她知道他只喜欢穿这个牌子的衬衫,也知道他只穿这一种颜色的衬衫。他眼角微微有些湿润。

其实,他还知道,她一直在等他,她爱他。心内顿生一种温馨的感觉。

“还有我最喜欢的糖醋里脊,哇!”乔晓欣夸张大叫,举起了筷子。

他很满足地看着她吃。

原来,他们彼此已经如此熟稔。

这天晚上,他难以入眠,起床喝了一点儿红酒,又躺回床上。

恍惚中看见一个苗条的身影走了过来,仔细一看,原来是柳安然。

钟子山顿时心情激动,他说:“安然,我念你念到心痛难忍。”

思念之苦有多苦?要多苦有多苦。

安然淡淡一笑:“子山,我现在很幸福,只是希望,你也能幸福,能有家庭,能过安稳的生活。”

子山点点头,满心满口都是泪意:“你,原谅我了?”

安然:“什么原谅不原谅的,一切都是命,我们有缘无分。子山,你也忘了过去吧,生活还是要过下去的,何必自己为难自己。”

子山又点头,想欠起身来抓她的手,却抓了个空,人一惊,梦醒了。

他怔怔地呆坐在床上半晌。

好奇怪,这些年,他日日夜夜思念安然,但她总是不能走入他的梦境。

他想,现在,她是原谅了他,所以,来看他。

第二天,他很早醒来,起身做早餐。

乔晓欣推开房间门的一刹那,看见在厨房忙碌的子山,眼睛竟然微微湿润了。

他这样悉心陪着她,她如果还不满足,就太贪心了。

他心里有个人又怎样?他不能和她结婚又怎样?甚至他不能和她恋爱又怎样?

只要他对她好也接受她对他的好,便是最好的了。

这天早餐她吃得特别多。

而这天,钟子山无比地忙碌,他去挑选首饰,还有鲜花。

黄昏时分,他估量着乔晓欣快要下班,开了车去接她。

锁门的一刹那,衬衫的扣子掉了下来。

心里一阵担心,她不答应?

随之又赶紧安慰自己,怎能如此迷信?不禁暗自嘲笑一番。

但手心里却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他把车停在乔晓欣所在公司的楼下,打电话给她。

乔晓欣接到电话,幸福得竟然有些喜极而泣。

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有某种巨大的幸福在靠近,她一直提醒自己,要清醒,不要做梦,以免失望。

她赶紧收拾东西,舍不得让他等得太久。

在走出大楼的一刹那,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包里拿出口红来重新涂抹上,然后精神奕奕地走出大楼。

远远地看见他正背靠着车,望向这边。

她朝他一边挥手,一边跑过来。

他立刻迎过去,看见她穿着职业装英姿飒爽的样子,心想,这么好看的老婆娶回家一定得看得紧一点。

然后,就在那一刻,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是绿灯时间,一辆车横冲直撞过来,而乔晓欣就站在马路中央。

然后,在惊慌中,她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出老远,跌在地上,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

数十秒钟后,她抬起头来,看到了地狱和死神。

钟子山倒在了血泊中。

为了救她,他献上了性命。

她顿时天旋地转,不省人事。

3

一室皆白,四周寂静。

乔晓欣睁开眼睛,停一停神,知道这是人间,紧接着,记忆开始复活,她明白已经永永远远失去了钟子山,急痛攻心,大力挣扎嚎叫,整张床颤动不已。

护士赶来,按住她,给她注射。

她绝望地叫:“子山,子山……”

护士为之恻然,安慰她:“总得要活下去,节哀顺变。”

乔晓欣想抓住护士的手,却发现浑身无力,火辣辣地疼。

刹那间,她金星乱冒,再次昏厥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床边坐着的人竟然是夏楚楚。

两只眼睛红肿若水蜜桃,眼泪哗啦啦地往外涌。

乔晓欣看见她哭,才想起来要哭,瞬间水漫金山。

两个女人相对着哭。

她一早知道,她们是同盟。

哭了很久很久,哭得身上再也生不出一点的力气时,夏楚楚沙哑着声音说:“你们骗我,你们没有结婚。”

“他为了保护你。”

“他就是这样,”她的眼泪鼻涕一起流下来,“想到的永远是别人。”

沉默了很久,夏楚楚又说:“警方说,这不是简单的事故,是蓄意谋杀,但现在,还在调查。”

乔晓欣心下一惊,但随之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什么都不重要了,因为最珍贵的钟子山已经没有了。

她们都知道,凶手是谁。

夏楚楚经常来看她,很多时候,只是坐在床边落泪,并不说什么。

她总是醒醒睡睡,睡睡醒醒,每天吃大量的安眠药,难受得不想回到人间来。

一个月后,她出院。

中间她出去过一次,为了参加钟子山的葬礼。

钟子山的葬礼上,挺着大肚子的柳安然也来了,她脸色苍白,整个人神情恍惚。

没有人想过要打搅她的幸福生活。

这个消息是一个置身事外的同学无意中透露给她的。

她失眠了整整一夜。

她早已经不恨他了,但是,他是她的亲人。

何止他是她的亲人,在这个葬礼上,她还发现了另一个亲人,她失散多年的父亲。

天窗终于打开了,如此残酷。

原来,钟子山是柳安然同父异母的哥哥!

他为了不让她受到这种非人的耻辱,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

柳安然在刹那间尖叫一声,昏厥过去。

一个月后,她的孩子出生了,取名:罗念钟。

罗云声也知道了那次他职场逢凶化吉,谁出了死力,他也欠他。

郭米亚来看她。

那一次,柳安然在商场里看到她和钟子山,事后,终于忍不住问了她。可是,她说,关于钟子山的事情,她一个字也不想说,也不会说。

安然失望之至。

友谊若不能坦诚相对,必然要大打折扣,渐渐,两个人竟然疏远起来,见了面,也要花十二分的力气来敷衍对方,最终,互相有些受不了,索性很少见面。

郭米亚走过来,亲亲婴儿的脸:“你妈妈要做圣母玛利亚,那你就是耶稣了。”

她们都笑了。

一笑泯恩仇。

柳安然问:“最近有没有约会?”

郭米亚说:“奇怪,我发现,假如你一直坚持要最好的,不肯向生活妥协,生活还真会把最好的推到你面前。”

柳安然笑:“恭喜啦,快点结婚吧,为了地球和平。”

郭米亚说:“不行,你有那么轰轰烈烈的恋爱,我怎能甘心做下下人物?我看看能不能发掘出下一个钟子山。”

柳安然摆摆手:“得了得了,这真是个不婚之城,人人期待传说,传说哪里有那么多,我已经理解不了你们了。”

半年后,梁之业终于被绳之以法。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忽视了这是一个网络造就的民主时代,他的金钱也有失灵的时候。走进监狱的一刹那,他仍然没有悔意,他想问的还是那句话:既生瑜,何生亮?但是,已经泣不成声。

他有他的局限,他有他的命运。他也是个可怜人。

他在最后一次看见夏楚楚的时候,满眼是泪,问的却是:“为什么,你们都爱他?”

再过一年,清明节的时候,柳安然、夏楚楚、乔晓欣不约而同,相遇在钟子山的坟前。

她们一起回忆他,都说:他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男人。

 
上篇:14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652)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