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一章
第一章 文 / 陈默 更新时间:2012-2-22 17:08:43
 
“宁宁!”那是一个急促的男声,由远处传来,艾宁不意地回头。   当她看清楚身後的人时,脸上漾起甜美笑容,“西越,你也来买书吗?”看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年轻男子,艾宁一脸讶异地偏头问。   她手里抱着书本,还要家里司机别来接她,逛完书局的她才想坐车回家,没想到会在书局门口遇见项西越。   “不是。”待了口气,那名叫项西越的年轻男子咧嘴朝她笑,好看斯文的脸上露出她熟悉的微笑,“我是来找你的。”   他刚去艾家,管家说她来书局,等不及她回家,他直接来了。   “找我?”她不懂,伸手将及肩垂下的头发勾到耳後,露出洁白耳廓还有那优美的颈项,“为什麽找我?”她的声音,甜甜柔柔的,配上她白嫩如雪般的肌肤,清丽脱俗的五官,艾宁一直是众人口中的美人胚子,只是才十九岁的她,不擅打扮,没有富家女小姐的娇气,她的穿着打扮跟其他大学生没差,牛仔裤配上T恤,却还是难掩她的天生丽质。   “找你去我家啊。”   艾宁心里更不明白,他们不是今天才在学校碰面吗?有什麽事不能等她回家再谈,毕竟两家的距离不过是一条马路的距离,“为什麽?”那清亮漂亮的眼睛看着项西越。   “我大哥回来了!”   “你大哥?”项西阳?项家的骄傲,他回来了?   四年前,听说他目前与朋友合夥立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尽管是华人,却凭着真本事在西方人的世界打出另一片天,而今更是众所皆知的大律师,年仅二十九岁,但他的名声,早是响遍国际。   只是,向来忙碌的他,一年难得回囼灣一趟,怎麽会突然跑回来了?   “对,我大哥回来了,我们快走吧。”项西越拿过她手里的书,不分青红皂白地拉过她的手,转身就走。   “去哪里?”跟在他身後的艾宁问着,一头雾水的她,根本不知道项西越要拉她去哪里。   “当然是去见我大哥了。”   在项西越心目中,艾宁不只是他的青梅竹马,更是他爱恋的女生。 -   对她,他小心地呵护着,就怕她受到一丝委屈,将她当易脆的娃娃捧在手心,要不是之前答应大哥,在大学求学这段期间,除非大哥认可他的学业,否则他不会交女朋友,他早跟艾宁告白。   他知道,艾宁也喜欢他,更自信艾宁有一天终会为他的女朋友。   而他只顾着拉住艾宁的手往前走,却没发现,走在他身後的艾宁在听到项西阳回家的消息後,整个脸色刷白,心里不住地想着,他怎麽会回来?怎麽会在她都快要遗忘四年前的那一段小插曲後,又突然一声不响地跑回来呢?   ♀ ♀ ♀   项家客厅,兴冲冲跑回家的项西越以为会在客厅见到久违的大哥,却只见他母亲一人坐在客厅看杂志,“妈,大哥呢?”他问。   项母见小儿子回来,再见对面艾家的千金也跟来了,脸上的笑容加大,朝小儿子比了比,“还能在哪里,刚被你爸拉进书房去了。”   项母一脸不以为然,知道他们父子久不见,而为了要儿子放弃美国的事业回来囼灣,俩人正在书房商谈。   项西越闻言,无奈地垮下肩,本是兴奋的表情随之沉了“爸也回家了?”   在他父亲心目中,大哥才是最重要的,身为二儿子的他,不管怎麽做,总是跟不上优秀的大哥,自然而然,父亲对他的期望也了他心里的压力,与父亲的关系也随着时间转恶,常是碰面了,也说不上几句话。   “刚刚才到,他知道你大哥回来,丢下公司会议赶回来。”大儿子一直是丈夫心里的骄傲,他一直以大儿子的表现为荣,现在更有心将手下的事业交给大儿子打理,只是大儿子的心思全在律师事务所,还没打算回囼灣继承家业。   她这大儿子,做事向来有主见,不爱人家干涉,也不想被约束,一旦下了决定,就不轻易改变。   年少就被送出国,至今十多年了,他的就说明了他的能力,更说明,没有项家的事业当後盾,企图心旺盛的他,还是有他自己的能耐。   而见儿子事业有,少年得志,项母当然高兴,也希望大儿子能够快些带女朋友回家安定下来,别再跟外头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乱来。   “哦。”项西越朝楼上看了眼,犹豫了下後,他转身看艾宁,“我们走吧。”   这回又要走去哪里了?不是才拉她回家见他大哥,怎麽人还没见到,马上就要走了?   项母见小儿子又要出门,连忙出声:“西越,你不是特地回来看你大哥的,怎麽又要出去了?”   项西越不语,不想多说什麽。   “你大哥在楼上等你。”   艾宁拉着他的手,轻地摇了摇,“我们去见你大哥好不好?”一直以来,除了四年前那一夜,艾宁从没有机会再见过项家的骄傲,尽管她心里一直想将这人给忘记,可每次都西越都爱跟她谈起这位大他十岁的大哥。   “宁宁你拉他上楼,别让他再出去了,这孩子昨晚一夜没回家,都不知道我有多担心。”毕竟是自己的孩子,项母对这个自小就在身边的儿子,多了份宠溺。   虽然丈夫要她别太宠小儿子,但她就是不能自主,丈夫天天忙着生意,小儿子窝心陪她,自然地她要多疼他些。   “妈,我不去。”不待艾宁说话,项西越已经拒绝。   “为什麽不要?你不是一直想见你大哥吗?”项母说。   “下一次再说。”项西越没再看他母亲一眼,拉着艾宁往门口走去。“我们去你家吧。”   就在艾宁要被拉出客厅,突地,由楼上传来一道男声,那低沉浑厚的嗓音教艾宁不觉地回过头。   “为什麽要下一次?”   当她目光望向一道高大身影时,被那人的气势给慑住,再见他与项西越相似的五官,她知道自己躲不掉了。   四年不见,眼前的项西阳不改他英挺外形,一身黑色西装的他看来好不霸气,那如利刃般的双眸直向她射来,像是要看穿她似地教她浑身不舒服,避开那利光,艾宁朝项西越缩了下身子,而脸上的表情也随之一变。   项西越也听到声音,他转头朝楼梯的方向看去,只见他大哥正迈步走下楼。   四年不见,他发现大哥又变了些,那股与生俱来的领导者气势,随着时间过去,变得更为内敛及稳重。   眼前的大哥,是个事业有的男人,更是众多女人追逐的英俊男人。   女人爱大哥,是他很小的时候就发现的,大哥的魅力,无关年龄,凡是见过大哥的异,很少不被他给迷惑,更少有人不爱大哥伟岸不凡的外貌,就连他,小时候也爱缠着大哥,不管大哥去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再长大了,对大哥的追随转了崇拜,但家里父亲给的压力,却让他有些不过气。   “大哥。”   “才刚回来了,为什麽马上又要出去?”   来到俩人面前,项西阳高大健硕的身躯,比项西越更高了几分公,但熟男人结实的身材哪是十九岁精瘦的项西越可以比拟的,而如此出色的他,却是四年前曾经对她扬言要得到她的人。   艾宁惊讶地见他靠近,不觉地再往项西越身後缩去,对眼前这个极具侵略的熟男人,她不敢直视,应该说她怕眼前的男人,在那一夜他说完那些狂妄的话後,有一年里,他常出现在她的梦中,而只要梦见他,她每次一定都会被吓醒,然後一整晚再也无法阖眼。   项西阳,项家的骄傲……这男人在她十五岁时,就开口要拥有她。   四年过去了,他应该忘了当初曾说过的话吧……   此时的他看起来是那麽不可一世,特别是那双犀利的目光朝她看时,教她连呼吸都快要停止。   他凭什麽这麽看她?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女人,而且她也不会跟他在一起,不管他心里怎麽想,她喜欢的人是西越,她想为西越的女朋友。   但他为什麽要用那种目光看她?带着研究、带着打量,还有一抹她不懂的兴味。   是的,她感觉得出来,他不只是打量她,而且他眼神中那副若有所思,深沉的教她浑身不自在,就像自己正赤裸着身子站在他面前。   西阳探寻的目光在见到西越与她牵紧的双手时,停顿了下,好看的嘴角抿紧,又手抱将目光拉回弟弟脸上。   “你要去哪里?”   被大哥这麽一问,项西越本是想说的话,这下子全都吞了回去,只能沉默地盯着大哥。   他曾要西越跟他保证,绝不会乱交女朋友,怎麽这女孩可以如此堂而皇之地进他家大门,还大方地跟西越手牵手。   “大哥,我陪艾宁回家。”   项西越才说完,项母也说:“宁宁是对面艾家的千金小姐,你出国後,艾家才搬来,她跟西越同年,现在还是大学同校的同学。”项母以为他们彼此不熟悉,还特别解释。   项西阳闻言,冷峻的脸上眉头轻皱了下,犀利的眸光朝她一瞥,“你是艾得渊的女儿?”那低沉的嗓音教艾宁僵了下,想起一年前她曾在家里出现,原来她就住在对面,难怪她那晚敢独自一个人躲在凉亭处。   咬了咬下唇,小声地应了声,“嗯。”   原来世界这麽小,项西阳冷哼地别过脸,表情严肃地看着西越,“大哥有话跟你谈。”那语气里满是不容置疑。   “我先送宁宁回家。”   “她不能自己回去吗?”既然只是对面,项西阳不觉得有送的必要。   似乎感觉到项西阳对自己的不友善,艾宁轻地挣脱项西越的大掌,这举动教项西阳又皱了下眉头,“我先走了。”   “我送你。”项西越不妥协,不想让艾宁自己回家,是他找她来的,况且他对大哥表达的冷淡的态度感到不满。   “不用了。”怕两兄弟为了她闹得不愉快,艾宁伸手勾回耳际垂下的头发,并且退後一步,“我一个人回家就可以了。”如同项西阳说的,只是对面,不需要送的。   就这样,项西越眼睁睁看着艾宁转身离开,在大哥的注视下,他不敢违抗命令。   ♀ ♀ ♀   进到书房,项西阳先行坐在沙发,见弟弟在对面坐下,他才开口:“我上次跟你谈的事,你想得如何?”   “我还没决定。”   “舍不得离开她?”想到自己日日思念寻找的女孩,竟是弟弟的心上人,项西阳脸上更是无表情。   项西越没想到大哥会一语道中他的心事,讶异地抬头,“大哥!”   “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大学毕业之前,不准交女朋友。”项西阳对弟弟的管教,一向严苛,这或许也是他对自我的要求。   毕竟这十多年来,他一个人只身在海外,自制一向是他最大的优势,也才有今天的就。   因为对弟弟有所期望,他更是一路帮弟弟安排出路,心想他该在大学时就出国增加视野,拓展自己的国际观。   只是大学都一个学期过去了,弟弟却毫无意愿接受他的安排,为此,他好奇,是什麽让他放不下。今日一见,才恍然若悟,原来是爱情搞得鬼。   “宁宁不同。”   “哪里不同?”   “我们一起长大……”   “你喜欢她?”不等他说完,项西阳再问。   被猜中心思,项西越嘴唇掀了掀,最後又沉默,不知该如何解释他与艾宁之间的关系。   项西阳点了根菸,吸了口後吐出白烟,项西阳先是顿了下,右手两指撑在太阳穴,沉思而後才继续开口:“这次我回来,并非只是渡假,我是为了工作回来的。”   大哥的工作?项西越脑子翻转了几秒,倏地对上大哥深沉的黑眸。   “艾得渊很可能会坐牢。”   “艾叔会坐牢?”就他所知,艾叔是个守法的企业家,怎麽可能会犯法。   “他涉嫌介入一宗贪污案,我是检方聘请的律师。”这宗贪污案,涉案的人多为政商名流,为了怕有人藏私,检方大动作聘请海外律师,为的是将这几位不法企业家追捕到案。而艾得渊的女儿……项西阳想到那出落得亭亭玉立,让他放在心上多年的漂亮女孩,竟是艾得渊的女儿。   想到她刚才见到自己时的慌张及躲避眼神,项西阳不觉冷哼,她是该怕他的,因为他左右了她父亲的生死,而後他也会左右她的人生。   “怎麽会?”   “我要你离开囼灣。”依他向来办案的原则,只要跟案情有关的人事物,他全都会避开,最好是眼不见为净。既然弟弟跟艾宁是朋友,那麽为了弟弟,只好送他去美国念书。   “我不想去。”   “你不能不去。”   “为什麽?”   “因为你会妨碍我的工作。”   一旦他接受了这个案子,那麽接下来,他会对艾家进行更深入的调查,艾宁尽管是局外人,但她还是有嫌疑,更何况是与她友好的西越。   “那宁宁呢?”   项西阳将菸捻熄,扯开领带,冷漠地说:“她只能自求多福了。”   若是艾得渊没有犯罪,那麽这个案子很快就会结束了,但如果他有,那麽这些刑责一旦确立,恐怕艾得渊的牢狱之灾是躲不过了,而他的产业,自然也会遭受波及,只怕他家人最後会连个憩身之处都没有。   那麽一位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在失去父亲的保护,可能会沦为一无所有,她与西越的友谊最好能就此了结。   ♀ ♀ ♀   艾宁没想到,项西越竟然要出国念书,她以为他已经决定在囼灣完大学学业。   因为这突来的消息,教艾宁有些错愕,坐在项家庭院的秋千上,她的头低低的,像有心事地看着草地,少了笑容的漂亮脸上,看得出来闷闷不乐的沉下。   “那你真的要去美国吗?”本来今天她打算找西越去图书馆看书的,没想到会听到这件事。   她的身体不算好,直到国小以前,她一直都一个人待在家里,倚着窗户看外面的世界。   然後八岁时,项西越走进她的生命,他们一直都在一起,不论她的身体是不是虚弱得无法跟正常小孩一样嬉戏,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她,或是说过一句怨言。   他一直都那麽温柔,她三岁母亲就病逝,父亲又整日忙着事业、忙着交际应酬,她一个人守着偌大的屋子,项西越了她另一个家人,让她不感到孤单、寂寞。   项西越走近秋千後头,有一下没一下轻地帮她推着,“我大哥已经帮我申请那边的学校。”大哥的话向来就是命令,连他父母也都不表意见。   “可是期末考还没结束,这样没问题吗?”   “我大哥说他会处理,要我下星期就去美国。”   坐在秋千上的艾宁闻言,不觉地轻咬嘴唇,“下星期就要去?”怎麽那麽快?让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嗯。”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去,他原本还想花更多的时间陪艾宁。   庭院里,只闻风声吹过,直过好一会儿,艾宁才又开口:“那你什麽时候才会回来?”这几天,家里的气氛很诡异,她也说不上来是怎麽回事,只知道家里好像有事要发生。   她的询问难倒了项西越,因为连他都不知道自己何时回来,照大哥的安排,除非他达到大哥要求的标准,否则很难教大哥放行回囼灣。   因为不闻项西越的回话,艾宁回头朝後望去,嘴唇轻嘟,“你会不会以後都不再回来了?”那眼神带着一抹哀怨及落寞。   秋千停住,项西越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目光温柔地与她直视,那眼里带着笑意,“谁说我不回来了?”他的笑有着宠爱,对艾宁,他一直都是那麽温柔。   “我一定会回来的。”   “真的?”她抬眸,项西越好看的脸庞印入眼底。   “当然了,只要我达大哥要求的标准,我马上就回来。”   有了他的保证,艾宁心头的大石头终於放下,沉闷的心事也稍微好转,脸上也露出今日难得的笑靥,“嗯,我一定会等你的。”   项西越听了她的话,再见她娇羞的表情,一时高兴,大掌拉过艾宁的小手,英俊的脸上露出欢喜地问:“真的?”   本来他以为……以为还要好些日子,他才有勇敢跟艾宁表白,可现在,他似乎可以确定,艾宁心里也有他,而且跟他一样,那份在意都是喜欢。   艾宁点头。   “太好了!你一定要等我,不管怎麽样,都要等我!”   因为太开心,项西越望着自己心怡的女孩,忍不住地倾身向前,轻地在她朱红的嘴唇落下一个轻吻。   十九岁的情爱,带着天真及期盼,却不知,这一分开,一切早已变样。   项家庭院的後方,项家百来坪的大宅,二楼书房被开启的窗户立了一道高大身影,只见他眼里闪过一抹深意,那眸光在项西越吻上艾宁时,几乎眯一线地转身离开!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397)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