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少年文学 > > 第三章
第三章 文 / 苏七 更新时间:2012-3-1 9:49:42
 

这时,堵在洞口上的几根冰凌慢慢地抽了回去,顶上一根垂了下来,缠住蓝小乐的腰,把他给丢了出去。

“喵的!”蓝小乐给摔了个七荤八素,咧着嘴从地上爬起来,一眼看见莫企企正蹲在旁边呜呜地哭。

蓝小乐往前走了一步,在莫企企身边蹲了下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莫企企抬起头,看见蓝小乐正满面红光,一脸淫笑地看着自己,不禁“妈呀”一声叫了出来。

“哎哟!”

一道拳头形的声波迸出,把蓝小乐打得朝后翻了个跟头。

莫企企抹了一把眼泪说:“你气色怎么这么好?”

蓝小乐第二次从地上站起来,哼哼唧唧地说:“企企,你以后喊之前能不能先用脑子想想,或者把嘴冲向没有企鹅的地方!很疼啊很疼啊!”

莫企企说:“能,不过你气色为什么这么好?”

蓝小乐说:“我刚才在里面吸了一屋子的真气。”

莫企企说:“你是气球啊?哈哈哈,真气是什么?”

蓝小乐说:“不知道,我还在里面得到了一本书,好像是菜菜那本菜谱的作者写的。”

莫企企说:“你在里面都发生了什么事?”

蓝小乐说:“回去跟你说,我们先离开这儿。”

莫企企说:“嗯,刚才我吓死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结果你还跟我那么凶。”

蓝小乐说:“我没凶。”

莫企企说:“哼!不和你说了,他们三个怎么办?”

蓝小乐走到原大侠身边蹲下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脸,结果原大侠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只好叹了一口气说:“我们两个把他们背到码头吧。”

蓝小乐和莫企企架起原大侠,晃晃悠悠地朝外面走。当然,他们越往外走,空气的温度就越低,然后原大侠猛然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在哪?你们是谁?你们想干什么?”

蓝小乐说:“你在月亮上。”

原大侠说:“月亮是什么帮派?你们的帮主是谁?我要见你们的帮主!”

蓝小乐:“……”

莫企企说:“你说这可怎么办?”

蓝小乐叹气:“这样,你在这里看着他,实在不行就给他来一嗓子。我回去把那个尖嗓子背回来,他很瘦,我一个应该能行的。”

莫企企看了一眼神志不清的原大侠,忧心忡忡地说:“那好吧,你小心点。”

于是蓝小乐转身往熔岩方向走去,刚走出没有一百步,就听见后面传来了一声底气十足、气贯山河的怒吼:“你给我老实点!”

然后就是“嘭”的一声巨响。蓝小乐缩缩脖子说:“幸好我没在现场。”

来到熔岩之地,胖企鹅和尖嗓子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蓝小乐上前扛起尖嗓子往外走,然后随着温度的降低,尖嗓子也逐渐恢复了意识。

到了外面,尖嗓子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望着晕在地上的原大侠,他吃惊地叫起来:“什么情况什么情况?”

蓝小乐指着一边的原大侠说:“你别问,再问你就和他一样。企企,你和他细说,我再把那个胖子背回来。”

等到蓝小乐把那胖企鹅背回来之后,原大侠已经恢复了神志,于是五鹅互相搀扶着来到冰火岛的码头。码头上停满了开往各地的船,他们上了一艘开往南极村的小船。

小船开足马力行驶了六个时辰,南极村的轮廓已然出现在众鹅眼前,大家一阵欢呼,不过很快,原大侠就皱起了眉头。

“事情不对!”

“切,有什么不对?”莫企企瞪了一眼原大侠,又要张嘴。

原大侠吓得朝后一退说:“你不要喷我,我说的是真的,我闲来无事,掐指一算,事情这次大条了,原来是南极村那个……着火了!”

莫企企怒了,冲原大侠嚷起来:“你又在胡说八道,让你尝尝我的狮吼功……”

蓝小乐说:“嗯,原大侠说得不错,我也算到了。”

“啊!”莫企企愣了,“小乐,原来你还会算命?”

蓝小乐说:“呃,那个……其实你也可以算得准的,只要你回头看看就知道了。”

莫企企回过头一看,只见远方的南极村笼罩在一片巨大的白烟中和火光中。

这下所有的企鹅都看到了,而且全部皱起了眉头。

莫企企说:“啊,这是怎么回事?”

其他四鹅没有回答,其实谁都明白,能够产生如此巨大范围白烟的可能性只有一个—南极村失火了。

原大侠还在喋喋不休:“这是集体失火,我闲来无事,掐指一算,算到南极村几百户同时集体失火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发生了,那几乎就是一个神迹,但是南极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不可能有神迹出现,所以我推算,这一定是故意纵火。”

这一次连蓝小乐都看不过去了,对莫企企说:“企企,你还是对他张嘴吧。”

莫企企也没理蓝小乐的茬,而是焦急地望着前面说:“你们看,火烧得很大啊,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你们两个神棍能不能告诉我真相?”

随着小船的驶进,众鹅已经渐渐地看清楚南极村的景象,只见里面火光冲天,一股焦糊的味道弥漫在近海的地方。

众鹅一阵哗然,也顾不得斗嘴了,小船一停靠在码头上,他们就一溜烟地冲了下去。

蓝小乐拉着莫企企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却只看到那个原本应该是家的地方,只剩下几根木头在燃烧。他冲进灰烬中,跪下身,疯狂地翻找起来,但是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一片焦土,已然分不出是什么,蓝小乐急得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莫企企站在一边抹着眼泪,过了半晌,她上前拽了拽蓝小乐说:“你别哭了,我们回帮里看看吧,你爸爸有可能跟我爸爸待在一起呢。即使是有坏鹅故意纵火,帮里也不会有事的,爸爸和师哥们都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

蓝小乐抬起头,脸上都是灰烬和眼泪,胡乱抹了一把说:“企企,如果帮里面也出事了,我们怎么办?”

莫企企说:“不许你乱说话。”

蓝小乐站起身,默默地说:“我真希望我是乱说的。”

但蓝小乐的乌鸦嘴又中了,他和莫企企赶到莫言帮的时候,那里也被笼罩在一片大火之中。帮门外横躺着几具尸体,全部都是莫言帮的帮众。而且这几只鹅身上的伤口整齐划一,脖子上都有一道深深的伤口,显然是一刀致死。

莫企企蹲下来,双手抱住腿。“哇哇”大哭起来。蓝小乐也蹲下来,一只手环在莫企企的肩膀上,把莫企企拉入自己怀中。

两只小企鹅在无尽的硝烟中,就这样孤独地相偎在一起,这样的情景他们可能是无意的,但是以后却不会再有了。

“小乐!企企!”远处传来了菜菜惊喜万分的声音。蓝小乐和莫企企转过头,看见菜菜和帅帅正一脸惊喜地向他们跑来。

莫企企一下扑了过去,把帅帅和菜菜搂入怀中,大哭着说:“师兄,菜菜姐,爸爸他……”

菜菜说:“师父他怎么了?村子里发生了什么事?”

莫企企说:“我不知道,我和小乐从冰火岛回来时,村子里已经是这样了。”

帅帅在四周查探了一遍后说:“一定是有高手袭击了村子,但师父武功高强,连少林的智空大师都不是他的对手,所以相信他不会有事的。”

莫企企着急地说:“你们干什么去啦?”

菜菜说:“我去集市买豆腐了。”

帅帅说:“我去理发,然后顺便洗了个澡。”

莫企企想张嘴,忍了半天把气憋回去说:“那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帅帅想了想说:“我们去祭坛,村子里的巫师在那里,没有谁会冒险去杀巫师的。”

祭坛是一座白色的大塔,是南极村最高的建筑物,塔顶是巫师们祭祀风雪之神的地方。

蓝小乐他们来到祭坛,祭祀的企鹅和祭坛的守卫都不在了,只剩下几个巫师。确切地说,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大巫师和五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小巫师。

大巫师是一只须发皆白的老乌龟,还没等几只小企鹅开口,他就说:“低头。”

蓝小乐说:“大师,你说什么?”

大巫师说:“话已说出,就不在是谁说的了,而且你能听到,也绝不是你耳朵的作用,有些事物是我们永远也没法明白的,所以你应该问,我被什么东西以一种我完全不知道的方式刺激了,以至于我说出了‘大师你说什么’这句话。”

蓝小乐:“……”

帅帅说:“大师说得对。”

大巫师说:“只是恰巧罢了,什么都是没有绝对的。”

帅帅问:“什么恰巧?”

大巫师说:“你恰巧走进了祭坛,又恰巧听见了我说话,又恰巧认为我是对的。那么接下来呢,会发生什么?一片雪花飘落你的肩膀?一只飞虫落在你的鞋尖?一颗流星落下砸在你的头顶?又或者,你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我,听我说话。这其中有太多的可能。所有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都是在这些可能中挑出来的。你决定不了,这些都是命里带来的,所以说,一切都只是恰巧罢了。”

帅帅:“……”

莫企企见蓝小乐和帅帅都傻了,只得自己上前询问道:“我们来,是想问问,村子里发生什么事了?”

大巫师说:“发生什么了我不知道,我只能说我看见什么。”

莫企企急忙又问:“你看见了什么?”

大巫师的目光望向天空,半天才出声说:“一只身披金甲的猴子,由北向南,掠过南极村,留下了这一片火海。”然后他又低头望着几只小企鹅,“还记得我对你们说的第一句话吗?”

蓝小乐说:“低头?”

大巫师镇定地点了点头。

大家低头看到自己的脚,蓝小乐说:“然后呢?”

大巫师说:“发现什么了?”

蓝小乐说:“什么都没发现,只有我的脚。”

大巫师说:“你仔细看。”

蓝小乐低头使劲看了半天,说:“还是我的脚。”

大巫师说:“你看对了地方,但你没有看对重点。重点是你的脚下,别的鹅脚下都有水,而你却没有。”

蓝小乐看了看,莫企企他们的脚下都因为在外面踩了雪而沾有一些水渍,唯独自己的脚下没有。于是他又问:“那这意味着什么?大师。”

大巫师说:“这意味着—你不正常。”

蓝小乐傻了,那几个黑袍小巫师捂嘴偷笑。

大巫师回头瞪了一眼说:“你们几个笑什么?”又继续说,“三百年前,有一匹马的脚下也没有水。他问了我一些问题,我回答了他。我告诉他,三百年以后,会有一只企鹅,站在你现在的位置,脚下不沾风雪,背景是一片火光冲天。”

蓝小乐还是没说话,他在思考,将整件事串联在一起。按照马大师的遗嘱和巫师的话来看,那只身披金甲的猴子应该就是马大师的心魔。但是一匹马的心魔怎么可能是一只猴子呢?这令他十分不能理解,在他的印象中,能够将马和猴联系起来的,就只有一个词—猴年马月。

这时,只听一个声音响起,“孩子们呐!”

大家抬头,看见村长和老郎中正从远处走来,他们身上都带着几丝伤痕。

莫企企和菜菜跑过去,村长蹲下身,把两个小姑娘搂入怀中,不禁老泪纵横。

莫企企哭着说:“村长爷爷,我爸爸呢?他没跟你在一起吗?”

村长说:“你爸爸身负重伤,带着小乐的爸爸一起逃跑了。”

莫企企颠颠地跑回蓝小乐身边,一把抱住了蓝小乐说:“小乐哥,你听见了吗?哈哈,我们的爸爸没事。”

蓝小乐说:“我听见了,企企,我就知道他不会有事的。”

这时,帅帅在一边问道:“村长,这件事情是谁干的?”

村长咬着牙说:“是凌霄城的霸主俊猴王干的。”

帅帅又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村长意味深长地看了蓝小乐一眼,这才说:“我不知道,可能他讨厌企鹅吧。”

大家又是一阵沉默,这时老郎中突然又说:“我好像感觉……有东西堵在了我的胸口里。”还没等大家回话,他就“噗”地吐出一口鲜血,然后他的胸口像是在里面被什么东西挤压了一般鼓了起来。

村长脸色苍白,大喊道:“不好!他们还没走,孩子们快跑!你们去码头,快!”

蓝小乐在震惊中反应过来,拉起莫企企就往外跑,帅帅拉着菜菜也跟了出来。当然,他们没有看到老郎中那张气息奄奄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

四只小企鹅冲到码头,远远地看到一艘巨大无比的船,他们也没问这是到哪的船,直接就冲了上去。

上船后,走过来一只企鹅,他说:“你们好,我是这里的售票员,欢迎来到忐忑号,请问你们几位?”

蓝小乐伸出了四个手指头。

售票员说:“哦,四位呀。一共是四两,请交费。”

蓝小乐掏出钱,售票员接过来说:“好,请跟我来。”

四只小企鹅心事重重,也没搭话,沉默地跟了上去。走着走着蓝小乐发现,这艘船上除了企鹅以外,还有许多其他的物种。等到售票员把他们领到一座大舱前,蓝小乐抬头一看,只见舱门上面写着五个大字—残疾企鹅专区。

蓝小乐惊道:“啊?这是……”

售票员也是一惊:“啊!你会说话?”

蓝小乐怒道:“我当然会说,你以为呢?”

售票员说:“方才你们一上来就拿手比画,交钱时也没有说话,这一路上更是沉默不语,我还以为你们是聋哑企鹅呢。”

蓝小乐:“……”

一切准备安顿之后,售票员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本船会在两个月以后准时到达我们的终点—凌霄城,祝你们旅途愉快。”

“凌霄城……”蓝小乐喃喃地说着,环视莫企企三鹅,见他们也是一副凝重的样子,又说,“咱们这就去凌霄城,一定要找俊猴王讨个公道。”

“嗯,小乐,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莫企企点头道。

“这一去凶险异常,咱们要有所准备。”

“嗯,我买了很多豆腐,路上够吃了。”菜菜说。

“如果谁胆怯,现在就可以退出。”

“冥冥之中,命运的转轮早已开始转动,将我们每一只企鹅绞入其中。啊!它的润滑剂,也许就是我们的生命。”帅帅说。

“帅帅师兄……你的话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懂?”

四只小企鹅吃过晚饭,来到了大甲板上,蓝小乐吹着海风,脑海中思绪万千。甲板上游走着各种各样的生物。最显眼的是穿着保安服的一只虎斑猫和一只斑点狗。他们戴着墨镜,表情严肃地看着船上的工作企鹅员。

蓝小乐好奇地问:“这一猫一狗长得可够魁梧的,他们是在干什么啊?”

帅帅说:“应该是维护治安。”

正说着,他们见到旁边一个看起来像是小头目的小猴子对一只小奶油猪喊道:“嘿!那个谁,把条幅调高一点。”

那个谁就把条幅调高了一点。

小猴子不满意:“再低一点。”

那个谁又调低了一点。

小猴子皱着眉头:“低过头了低过头了,再高点。”

又调高。

“……”

 调低。

“……”

调高。

“……”

“你妹啊,老子不调了。”

小奶油猪话音刚落,那猫狗保安就“刷”的一声冲到了他面前,而小奶油猪只看清了两道巨大的黑影。虎斑猫三下五除二将小奶油猪撂倒,又三下五除二将他团成了一个球。斑点狗也没闲着,从口袋中迅速掏出一个大黑袋子,将袋子展开,然后两者合力将那只小奶油猪球塞进袋子里。再然后他们抓住袋子的一边,“嗖”的一声将袋子扔到大海里。做完这一切,虎斑猫和斑点狗不做停留,马上又回到自己的岗位,依旧表情严肃地背起手来。

于是,一边的两只企鹅立刻跳下海去捞猪去了。

蓝小乐他们看得目瞪口呆,莫企企感叹:“保安不白雇啊!有事真上啊!”

“嘿!”就听旁边一声叫喊,一只浑身肌肉的豪猪从众动物中站了出来。

虎斑猫和斑点狗的目光“刷”地望向了他。

豪猪叉着腰说:“老衲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们这样欺负我的小弟弟。”

虎斑猫瞥了一眼豪猪的裤裆,歪着嘴说:“你想得美,我才不想动呢。”

斑点狗也附和说:“只有母猪才会想动你的小弟弟。”

豪猪恼羞成怒,喝道:“你们欺猪太甚,看我来教训你们!”说着从身后掏出一根狼牙棒。

“怕你啊!”虎斑猫擎出流星锤,斑点狗手中耍起一把大关刀。

豪猪气沉丹田,大喝一声,在原地挥舞起棒子来,笨重的狼牙棒在他手中犹如一把细剑。挥舞得极快极密,划破空气,呼呼作响。看那样子没有个十年八年的底子是不可能舞出这种效果的。最后豪猪以一个落地式的Poss结束了挥舞,“”的一声将狼牙棒重重砸在甲板上。

虎斑猫和斑点狗看得目瞪口呆,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豪猪单手拄着狼牙棒,得意扬扬地说:“帅吧?你们看到了哦,我是练武之猪,但我有自己的武德。作为出家猪,我不愿意和你们动手,一会等我的小弟弟……哦不是……是我的同类被捞上来之后,你们只要向他道歉就行了,其他的我都不追究。”

虎斑猫和斑点狗对视一眼,虽然他们有点害怕,但是比较坚决地说:“我们……我们是不会……道歉的。”

豪猪听到这话,眉毛一竖说:“我不打无名之辈,尔等速速报上名来!”

虎斑猫甩着流星锤:“爷爷我行不更名,猫蛋是也!”

斑点狗舞起大关刀:“爷爷我坐不改姓,唤作狗剩!”

豪猪二话不说,一只手拎着狼牙棒就冲了过去。他速度还挺快,犹如闪电。那猫蛋和狗剩措手不及,连武器都没来得及举起来就被豪猪一只手掐住猫蛋,然后狼牙棒狠狠砸在狗剩的肚子上。

“砰!”两保安同时摔在甲板上。

豪猪哈哈笑道:“疼不疼!”

猫蛋和狗剩从地上龇牙咧嘴地爬起来说:“疼!”

豪猪说:“那道不道歉?”

猫蛋和狗剩再次坚定地说:“不道!”然后分别抡起了流星锤和大关刀向豪猪招呼过去。

就见那豪猪双蹄用力一踏,身体中一瞬间便充满了真气,然后他在众企鹅不敢相信的目光中飘上了空中,躲开了攻击。

甲板上的乘客们一阵哗然,都纷纷说:“暴跳啊暴跳。”

“你们拉倒吧!”一个声音响起。

大家都扭头看他,莫企企惊呼道:“小乐,快看!”蓝小乐扭过头,定睛一瞧,原来那说话之企鹅居然是原大侠。

大家都问他:“那你说那不是暴跳是什么啊?”

原大侠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那是轻功,而且是最上乘的轻功。轻功你们知道不?轻功有四种姿态你们晓得吧?”

大家又赞叹道:“轻功啊!了不得,了不得。”

原大侠摇头晃脑还想说话,但大家已经把注意力又集中在空中那只豪猪身上。这工夫,豪猪已经升到了二十多米的高空中。于是大家都仰头看着,想看看他究竟能升多高,他也不负众望,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还在继续往上升。

这时,就听船上又传出一个声音:“高了高了,我说那头猪,你赶紧下来。”

豪猪怒道:“你谁啊,这么牛?老子是豪猪,不是猪!”

那声音道:“你赶紧下来!快点下来得了!”

豪猪又怒道:“切,你以为你是谁?我爱上去上去,爱下来下来,你管得着么?你到底是谁?”

“这船现在正往前走,而你却在直上直下,一点都没有前进,再往上升,一会儿你就落不到船上了。”

豪猪听到这话更加愤怒:“你说落不到就落不到啊?”

“不好意思,我说你落不到你还真落不到,我是这艘船的船长,我在掌舵……”

豪猪面色一惊,恍然道:“啊啊,我错了我错了,我这就下来。”说着,他身形在空中一顿,来了个凌空翻,大头冲下开始俯冲。

船长说:“来不及了,往前飞往前飞,赶紧往前飞。”

豪猪哭丧着脸说:“你以为老衲不想往前飞呀,我不会!”

就在豪猪开始往下落的时候,大舱已经又向前行进了不少距离。于是豪猪没有赶得上大舱,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扑通”一声掉进水中。

“救命啊!救命啊!”豪猪在水中扑腾道,“老衲不会游泳啊!快救救我啊!”

众乘客都傻了眼,猫蛋和狗剩咬了一通耳朵:如果豪猪被别的生物救上来,那他们俩就死定了,但如果是被他们俩救上来的话,说不定就能化敌为友。于是他们脱下衣服,跳入水中。

众乘客见事态已经发展向了和平的趋势,便一哄而散,都是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没热闹看了也就各自该干吗干吗去了。

蓝小乐他们这才有暇上前和原大侠打招呼。

原大侠略显惊讶,便说:“蓝大侠,莫姑娘,想不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蓝小乐说:“南极村灰飞烟灭,我们只得另寻生处。”

原大侠说:“这艘船的终点是凌霄城,毁了我们南极村的仇敌就住在那里。我这次去,是打算去报仇的。”

莫企企奇怪地问:“原大侠,你不是四海为家么?也不是南极村出生的,你要报什么仇呢?”

原大侠眼里充满了怒火:“哼,我和那只泼猴有不共戴天之仇,此生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四小鹅看着处于暴走边缘的原大侠,奇怪地问:“哎,俊猴王害了你父母?”

原大侠摩拳:“不是,我父母健在,比这仇深。”

“那是拐了你老婆?”

原大侠擦掌:“不是,我尚未娶亲,比这仇深。”

“唉,那他一定是欠了你很多钱!”

原大侠挠头:“我自来手中不存余钱,哪有钱借他?”

四小鹅你瞅我,我瞅你,蓝小乐小声问:“原大侠,杀父、夺妻、借钱不还都比不过你这深仇,难道世间还有比这惨烈的仇恨……”

原大侠仰天长啸:“那泼猴爆了我的菊花,不是……是南极村小酒店的菊花,那酒清新甘冽,他一把火烧了南极村,我还上哪去喝那菊花酒去?”

四小鹅:“……”

正在这时,就见猫蛋和狗剩把豪猪架上船来。那豪猪灌了一肚子的水,昏迷不醒。猫蛋抓耳挠腮地说:“怎么办?”

狗剩说:“嘴对嘴做呼吸吧。”

猫蛋挽着袖子说:“好吧,豁出去了。”说完就跪在豪猪身前,把脸贴了上去。但他呼了半天,豪猪一点反应都没有。

狗剩忙问:“怎么回事啊?”

猫蛋把脸抬起来说:“太可恶了,他这猪鼻子太长,挡着我,我都够不着他嘴。”

狗剩急道:“那怎么办?”

这时,原大侠走过去说:“我知道怎么弄,你们让我来。”

猫蛋和狗剩感激地说:“这位侠士,快请指点。”

“不客气。”原大侠说着走到豪猪面前,对着他的胸口一屁股坐了下去。

就见豪猪大叫一声,吐出一股水柱,苏醒过来,望着众乘客大叫:“你们好没意思,打扰老衲的美梦,老衲梦中正在酒楼吃饭,点了两只猪蹄还没啃,就给你们搅了,你们赔我的猪蹄……”

原大侠说:“你拉倒吧你,不救你你就到阎罗王那里吃蹄去了,你看好了,是这两位保安把你救醒的,以后不许再为难他们了。至于我嘛,我叫原缘,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豪猪从地上爬起来,诧异地说:“原缘?莫非你就是江湖企鹅称酒神的原大侠?”

原大侠点了点头说:“孺子可教,我有事情想和你说,能否借一步说话。”

豪猪点头说:“当然可以。”然后对猫蛋和狗剩说,“你们救我一命,我也不便再向你们追究什么。还有,我想说,你们是两位合格的保安。”

原大侠领着豪猪来到蓝小乐四鹅处,介绍说:“就在这里说话吧,方才我见你使用的轻功是晴天派的晴天飘,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喜则晴天,悲则雨天的绝世高手—晴天猪?”

豪猪说:“晴天猪是我父亲,我是晴天小猪。”

原大侠问:“令尊呢?”

豪猪神色黯然:“俊猴王毁我家园,我爹败在他手下,黯然闭关了。我这次去凌霄城是要报仇的。”

原大侠说:“那我们此行目的相同,可以结伴而行。”

豪猪看了看蓝小乐四鹅说:“这四位少侠是……”

原大侠指了指蓝小乐,说:“这位是蓝小乐,他可是马大师的传承者。”

豪猪面色一惊,恍然说:“真想不到,三百多年的禁制终于被破解了,而且还是一只这么年轻的……小企鹅。”

原大侠又指指莫企企说:“这位姑娘是莫企企,她会狮吼功。”

豪猪再次一惊,拱手说:“都是高手啊!”

原大侠说:“对了,还没请教你的法号是……”

豪猪合什说:“老衲法号释晴。”

原大侠说:“那我们仔细商量一下复仇的细节吧。”

大船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中一路前行,撞开风浪,奔向凌霄城。船上的乘客有的靠在栏杆上看着海景,有的在食品舱吃饭,有的在酒屋里品酒,都在享受着行船旅行的快乐。

而在某间客舱里,五只企鹅加一只猪正喝着竹叶青,吃着鱼头炖豆腐,在情绪激昂、气氛紧张地讨论着一件事情。他们的头上都扎着一根红袋子,房梁上拉着一条横幅,上面赫然写着:诛猴战前动员大会。

当然,因为喝多了原大侠珍藏多年的竹叶青,小企鹅和老公猪就有点头脑发热……

此刻,帅帅踩在一张凳子上,大声说:“我认为要拿下俊猴王,应该一鼓作气,而且要让他见识到我们为复仇而付出的决心和坚强的毅力。我们到了凌霄城就直接杀到他的老巢去,然后当着他的面,我们脱掉衣服,让他们喽拿着棍棒过来—打吧!他们打一次,我们忍一次……”

“我有个问题!”蓝小乐举手问,“那我们让他们打是为了证明什么呢?”

“呃,向他们证明我们的复仇决心和坚强的毅力呀!”帅帅白了蓝小乐一眼。

“那么,如果他们一直打个不停呢?”

“那我们就一直忍住,直到把我们打趴下为止……”帅帅忽然摸着下巴,“不过,也是哦?你说如果这样,那我们不是白挨打么?哎呀,想这么多干什么?先喝酒!”

干杯声中,菜菜怯怯地说:“我能说句话吗?”

“菜菜小姑娘,你别打岔,我觉得这件事情应该这么干……”释晴和尚满脸红光地说,“我首先以最快的速度冲进俊猴王住的地方,然后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将他劫持。等他的手下上来之后,我就大喊‘都不许动!有一个动的我就杀了他!’他的手下肯定都不敢动了。我再大喊‘都给我让开!’他们之中肯定会有谁问‘到底让不让动啊。’我就一下把手中的刀扔出去,把问的手下扎死,并且喝道‘谁要是再敢动,或者是不让开的话,我就杀了谁!’他的手下肯定会很犹豫,一时间走不出我所设计的语言圈套,我便趁这个时候手刃了俊猴王,然后成功脱逃。哈哈哈,来吧,为预祝我们的胜利,我们先干一杯。”

又是一阵干杯声,菜菜继续怯怯地说,“我能说句话么?”

“菜菜,你先听我说。”莫企企仰头喝完一杯酒,“我们应该凑钱买几十斤最好的桃子,然后在桃子里面下毒,由我和菜菜给他们送去,他们一看是两个可爱的小姑娘,就会放心地吃了,到时候把他们全都给毒死了,哼哼!”

蓝小乐插嘴说:“最毒不过妇鹅心呐。”

莫企企:“……”

这次大家没有干杯,因为蓝小乐被莫企企一酒碗给砸到桌子下面了。于是菜菜终于有机会发言,她还是怯怯地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到凌霄城去先开间饭馆,打探好消息再作打算……”

等大家都发表完了自己的独特见解后,原大侠为这次讨论作出了总结—原则上同意菜菜的意见。

正在这时,原大侠却眉头一皱,起身说:“外面怎么回事,咱们出去看看。”

大家走到甲板上一看,却见满目万里无云的天空中掠过一道道巨大的影子。许多双锐利的,充满了杀气的眼睛盯向大船上的乘客。许多双巨大的翅膀蓄势待发,随时可能会俯冲而下。许多双锋利的爪子绷紧肌肉,似乎要撕碎船上那些弱小的乘客。

他们是天空中的霸主—巨鹰。

“嗷—”一声高亢尖锐的鸣叫从天空中传来,刺激耳膜。众乘客纷纷抬头望向空中,他们看到了十多团巨大的阴影直扑下来。

那是死亡的阴影,众乘客顿时大乱。

保安猫蛋和狗剩大喊:“大家都快到我们身边来,离我们远的到其他水手身边去。不要慌,不要乱,我们会保护你们的!快动起来!”

关键时刻,群众们还是非常配合工作企鹅员的,不过瞬息,原本已经大乱的乘客们便各自围成十多个圈子,每个圈子的中心都立着两个手拿武器,身体强壮的水手。

巨鹰已经近在咫尺,只听“嘣嘣”之声,十多副五十石的弹弓射出了石弹,巨鹰们赶忙调整羽翼向旁边躲闪。有两只躲闪不及的,被打了个头晕目眩,从天上重重地砸落在甲板上。

其他巨鹰缓过身形,张开利爪,扑向了乘客们。一只最巨大的,身后背着一根大铁锤的巨鹰将手中的乘客扔给了旁边的随从,开口说:“我们这次来,本来是没想动手的,但是你们一上来就伤了我两个兄弟,难道你们不想和平与我们相处吗?!”

“红锤,你想怎么样?”船长室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一只强健的犀牛在里面走了出来。

“上官船长。”红锤说,“好久不见。”

犀牛盯着红锤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再问你一遍,你想怎么样?”

“这个嘛……”红锤冲着他旁边的那只巨鹰摆了摆爪子,“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旁边那巨鹰眼睛中闪出一片寒意,身体用力一荡,把爪中的乘客扬到了红锤面前,红锤伸出爪子抓过那乘客随手一抛,那个乘客就给丢到海里洗澡去了。

大船上顿时一片恐慌,红锤用一只翅膀在背后抽出了那只大锤子,身形下降,“嘭”的一声砸在了甲板上,其他巨鹰也纷纷抽出武器,落在了甲板上。

犀牛船长也抽出了武器,一场大战在即,红锤拖着大锤子奔了出去,但是他并没有奔向船长,而是奔向了一群手无寸铁的乘客。

大锤落处,肢体狂飞。犀牛船长红着眼睛奔了过去,一鹰一牛武器对碰,溅出一大片火花。过了几招之后,红锤狡黠地一笑,扇动翅膀,脱离了与犀牛船长的缠斗,挥舞着大锤扎入了另一堆乘客当中。

犀牛暴吼一声,再次冲向了红锤,但无济于事,同样的事情再次重演。

所有的巨鹰都在用这种敌来我走的下流战术把一个个乘客丢到海里洗澡。

就在这危急时刻,只听“嗖嗖嗖”声响,三道黑色的旋风在某一处以极快的速度激射了出来,三只巨鹰相继中招,哀鸣着砸落在甲板上。

“咦,你怎么也会使高压锅?”蓝小乐还保持着扔高压锅的姿势。

“马大师的菜谱上面教的,厨师的防身技巧。”菜菜回答道。

原大侠说:“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下面我们进行第二波攻击!准备—发射!”

众乘客们翘首等了半天,一点反应也没有。

一个乘客问:“什么情况啊?”

蓝小乐双手一摊:“我的锅丢完了。”

乘客:“……”

“我打—”一道黄色的身影突然间以极快的速度在众乘客中闪了出来,冲到一头巨鹰面前,手中的武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挥舞起来,把巨鹰打得毫无招架之力。

蓝小乐定睛一看,那黄色的身影居然是帅帅,他一改往日的白色宽松风格,居然穿了一件黄色的紧身衣,手中拿着一根双截棍。

“我打!我打!我打!”一个重重的三连式落在了那巨鹰脑袋上,那巨鹰哀鸣一声,晕倒在了甲板上。

众乘客一阵欢呼。

蓝小乐下巴都掉了下来,问道:“你这是什么招?”

帅帅说:“没有招,随心而发。”

蓝小乐又问:“那你这是什么装束?”

帅帅大拇指刮了一下鼻子,得意地说:“这是我的战斗状态。”

蓝小乐说:“好吧。”

两鹅正说着话,忽然一只巨鹰冷不防地从后面窜了出来,抓起了蓝小乐身边的莫企企。

那巨鹰说:“都不许动!再动我就把这个小姑娘丢海里去!”

蓝小乐一拍脑门说:“你挑错企鹅了,真的,我要是你,我会立刻放开她的。”

那巨鹰说:“什么?”

被抓着的莫企企倒吸了一口气,胸部一下子膨胀了起来,蓝小乐以及船上的年轻企鹅们看得眼睛发直。

原大侠表情严肃地盯着莫企企的胸部说:“要来了。”

“放开我—”一声气壮山河的怒吼在大船上传开,甲板被震得龟裂开来,几条大帆也是呼呼作响,蓝小乐甚至看见了海水都在顺着声波的波纹颤动着。

继而又是一声—“嘭!”

那只巨鹰被炸成了秃鹰,羽毛一根都没剩,两只秃翅膀捂着屁股从空中掉了下来。

蓝小乐伸手接住莫企企,低头一看,只见她嘴里,鼻孔里都塞满了羽毛,顿时被吓了一跳,“妈呀!”一声把莫企企给扔到了地上。

莫企企吃痛,“哎哟”一声又叫了起来。

“嘭—”以莫企企为中心,方圆五米之内的所有生物都被掀翻在了地上。

其他乘客:“……”

巨鹰们:“哈哈哈哈!”尤其是那只秃了毛的鹰,他一只翅膀捂着屁股,一只翅膀捂着肚子,笑得满地打滚。

这时,又见一道巨大的身影蹿到空中,是晴天小猪释晴。他身体敏捷一翻,骑在一只巨鹰身上。那巨鹰哪里吃得住这等重量,扑腾了两下翅膀,就被释晴压得落了下去,砸在甲板上,在释晴强大的压力下,巨鹰几乎被摔成了一堆肉饼。

这下,巨鹰们的眼睛中充满了恐惧。双方一时间都没了动静,无声地对峙着。

过了半晌,红锤沉声说:“狮吼功,元气弹,双截乱舞,晴天飘……这些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啊。上官船长,看来你为了对付我,可真是下了不少工夫啊!”

上官船长说:“这些高手不是我请的,他们是乘客。”

红锤说:“这么多高手都汇聚到了这一艘船上,看来凌霄城有大事要发生啊。”

上官船长说:“有没有大事我不管,我就管我这艘船。”

红锤说:“我和你斗了这么多年,我太了解你了,你是一定不会罢休的。”

上官船长说:“你走吧。”

红锤将大锤子塞回后背,招呼其他巨鹰:“兄弟们,我们走。”然后转头对犀牛船长说,“上官,一个月之后,凌霄城码头,我们一决生死,来一场公平的较量。”

上官船长说:“不见不散。”

望着巨鹰渐渐远去的身影,大船上所有的乘客都松了一口气,除了一只企鹅。

蓝小乐说:“为什么放他们走!!我们拥有这么大的优势!”

原大侠说:“其实没优势。”

蓝小乐说:“怎么没优势了?”

原大侠说:“你不知道那只鹰的来头。”

蓝小乐说:“什么来头?”

原大侠说:“我也不知道,但看他那健美的身体,那刚劲的羽毛,那潇洒的脖子,那锐利的眼睛,我估计……他就是那巨鹰中的霸主!”

蓝小乐说:“巨鹰中的霸主?那是什么?”

原大侠说:“……还是巨鹰。”

蓝小乐:“……”

上官船长听到他们的话,忙走过来说:“这位说得没错,红锤的师傅是屠千军。”

原大侠大惊道:“难道是那个单枪匹马杀入水帘洞,并与俊猴王大战三百回合,最后全身而退的那个屠千军吗?”

上官船长点了点头:“没错。翼虎屠千军。”

莫企企问:“翼虎是什么东西?”

上官船长说:“翼虎……顾名思义,就是长了翅膀的老虎。在俊猴王没有得到《乐斗宝典》之前,他一直处于武林的最巅峰。”

莫企企又问:“天啊,那不是如虎添翼。”

上官船长说:“没有如……”

莫企企再问:“那一只老虎怎么会收一只鹰做徒弟呢?”

上官船长说:“马大师作为一匹马为什么要让一只怕冷的企鹅做继承者呢?”

蓝小乐说:“你怎么知道马大师是一匹马呢?”

上官船长说:“这世上事情太多,秘密也太多。许多时候,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每个生物都守着自己的秘密。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怎么知道的,那就会引出你的更多疑问,那样你会活得很累的。”

蓝小乐若有所思,上官船长也不理他,只说:“你们几个跟我来,我有事情要和你们说。”

等进入船长室,关上门,上官船长这才说:“我知道你们此行的目的,不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俊猴王不是傻瓜,他烧了企鹅村和豪猪林之后一定会有准备的,很有可能在凌霄城的港口已经布下了埋伏,将你们一网打尽,所以你们要分开走。”

蓝小乐说:“那怎么个走法?”

上官船长说:“分三组走。我给你们提供小船和凌霄城的地图。”

蓝小乐说:“好。”

上官船长说:“你们今天午夜就走,不要让其他乘客发现,他们中可能有俊猴王的手下。你们这就回去准备准备吧。”

待蓝小乐一行走后,一道体型巨大的黑影在船长室中闪了出来。

上官船长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对着黑影说话:“这么做,你满意了吧?”

 
上篇:第二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四章
点击人数(6387)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