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少年文学 > > 第四章
第四章 文 / 苏七 更新时间:2012-3-1 9:55:31
 

午夜,蓝小乐他们来到甲板上,上官船长放下三条急救小船,蓝小乐和莫企企一船,帅帅和菜菜一船,原大侠和豪猪释晴一船。

三船聚到一起,蓝小乐问:“怎么走?”

原大侠说:“分头走。”

蓝小乐说:“你具体点。”

原大侠展开地图,指点说:“我们在凌霄城最大的饭店悦来客栈集合,具体路程不限,你爱怎么走就怎么走。”

蓝小乐说:“我以后什么都不问你了。”

原大侠说:“事关生死,别闹了。我们这就动身吧,不管哪组先到,都要等着其他二组,切不要擅自行动,悦来客栈,不见不散。”

望着渐行渐远的两条小船,莫企企说:“这下就剩我们两个了。”

蓝小乐说:“嗯,真想不到。”

莫企企说:“什么想不到?”

蓝小乐说:“短短两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有许多都想不明白,完全是没有逻辑推动的。”

莫企企低下头,轻轻说:“我昨天做噩梦了,梦见老郎中坐在树枝上吃冰淇凌,吃着吃着就死了。”

蓝小乐伸手把莫企企搂入怀中,安慰说:“别想那么多了,你还有我呢。”

莫企企说:“我想得不多。我只想要一个安稳的生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莫名其妙被追得满世界乱跑。”

蓝小乐说:“会好起来的,乖。”

莫企企不再说话,趴在蓝小乐的怀中睡了过去。蓝小乐将她轻轻放在船板上,拿起木浆,照着地图,将小船缓缓地划向了凌霄城。

海上的日子千篇一律,蓝小乐和莫企企每天一睁开眼睛,都只会看见茫茫无尽的一片蓝色。每天晚上,蓝小乐都会让莫企企躺在他的怀中,然后安静地看着她睡去。

两个月以后,当蓝小乐和莫企企无数次抬起头后,他们看见了一座巨大无比的城。

凌霄城。

码头上挤满了官兵,搜查着每一个从船上下来的乘客。蓝小乐说:“我们弃船,游过去。”

于是蓝小乐和莫企企潜入水中,从码头下游了过去,在一个偏僻的地方上了岸,擦干身上的水,他们便来到了凌霄城城墙前。

凌霄城城墙高耸,城门前也立着官兵。蓝小乐壮了壮胆子,拉着莫企企来到了城门前。官兵打量了他们一下说:“你们父母呢?”

莫企企奶声奶气地说:“叔叔,我们是私奔的。”

官兵说:“哦,现在的孩子啊,可真是。那你们小心点,这凌霄城里居民太多,坏心肠的罪犯也多,最近太乱。后面的城墙上贴有通缉令,那上面都是一些危险的通缉犯,你们去看看,如果见到就快跑,千万不要和他们对打,跑回来告诉叔叔,叔叔替你们去打他们。”

莫企企说:“谢谢叔叔。”

蓝小乐望向后面的城墙,果然上面密密麻麻地贴满了告示,他们走过去,从底下往上大致浏览了一下,发现越往上的罪行越重。看来“鹅往高处走”这句古话不仅适用在好鹅身上,也适用在坏鹅身上。最低的一张几乎贴到了城墙根上,险些就要碰到地面了。蓝小乐蹲在地上,看了起来,内容如下:

“疑犯采花贼。姓名不清,身高不清,物种不清,相貌不清,动机不清,什么都不清。行为诡异,皆在午夜作案。此犯系为真正的采花贼,采的皆为真花,而不是指妇女,危险指数极小,所以贴于此处。有目击者称(此犯身手极为了得,飞檐走壁,如履平地,采花之时手法之快,令你目不暇接,所过之处鸟语花香,步步生莲,实为贼中之神将也。本鹅系读书十年,对疑犯之描述可谓妙笔生花,有意学文者可联系我,地址,莲花村,风评街,5号,张老师。)。括号内为目击者笔述,为公平之起见,无一字删改。望家中种花者将花放入室内,以图安全。”

蓝小乐和莫企企看得赞叹不已,叹息到处都是植入性广告,继续往上看,上面写的是:

“疑犯小花。姓名不清,自称小花,为一孩童,由于性别特征不明显,所以性别不知。此犯相貌丑陋,生的柳眉大眼,面若涂脂,朱唇细齿,发黑如墨,笑有酒窝。身高一米三左右,形体纤细。身着一红色长袍,由于长袍过长,遮住了脚,所以穿什么鞋不得而知。据报案者称(报案者男女老少皆有),此犯出没时间极为不稳定,出现后会先装成可怜的孩童,向受害者索要吃穿,其所用方法极为神秘,受害者俱都不记得。待其博取受害者信任后,就偷出贵重之物,然后出逃。目前已作案十多起,望广大乡亲父老谨慎提防,若遇可怜孩童,可将其送至官府,以免受其所骗。”

蓝小了看得十分不解,疑惑地说:“这……柳眉大眼,面若涂脂,朱唇细齿居然会是相貌丑陋?”

莫企企说:“可能是五官排列的有问题吧。”

蓝小乐说:“比如说呢?”

莫企企用手在脸上比画了一下,说:“长反了。”

蓝小乐:“……”

莫企企看着接下来的一张通缉令,有些惊讶地说:“这个居然是杀鹅犯!杀鹅犯怎么会贴得这么低啊?”

蓝小乐赶忙凑上去,内容如下:

“疑犯丁字库。极其危险,样貌如图所示,附一张一寸大小(……能不能再小点……)的画像。此犯于两周前在莲花村残害了十余口牲畜,手段低劣,然被主人发现,又将主人杀害,并在被害者头上套了一个丁字形的布料。村民们发现以后并不知此布料为何物,纷纷猜测,但皆不得猜到,并认为此布料为破案之关键。于是将此物交与官兵,官兵们自然也都没见过此物,便将此物交与知府。知府拿着此物端详半天也不得其道,便让师爷观看,师爷说:‘在下怀疑这是西洋之物,上官可以找一个西洋商人前来辨认。’

“等西洋商人来了,拿着此物看了一眼,说:‘I know what it is!’

“知府:‘啥?’

“师爷:‘Can you speak chinese?’

“西洋商人说:‘Yes,大人,我认得这东西,这东西是我们西洋的丁字裤,是穿在衬裤里面的东西。’

“知府:‘你们西洋人在衬裤里面还要穿一个这小东西?不会紧吗?’

“西洋商人说:‘禀大人,这是给女人穿的。’

“知府说:‘咳咳……师爷啊,记下来。’

“师爷大笔一挥,写下九个字:丁字库,西洋女人穿的。他拿给那西洋商人看,商人直摇头:‘大人啊,裤字写错了,不是仓库的库,是裤子的裤啊。’

“以上为此犯信息,如有见过此犯者,速来报官。知府有赏,赏金待定。”

这通缉令蓝小乐和莫企企看得目瞪口呆,这哪里是通缉令,分明是破案过程介绍。沉默了半晌,蓝小乐说:“我们去城里吧,找悦来客栈,他们说不定已经在等我们了。”

凌霄城里一片繁华,两只小企鹅眼前一片高楼林立,车水马龙,马车在眼前轰隆隆地驶过。路上穿金戴银雍容华贵的富鹅、衣冠整洁风度翩翩的公子鹅、衣衫褴褛行动迟缓的乞鹅……全部都在这巨大的凌霄城中堂而皇之占有着自己的一席之地。无数的酒楼、客栈、青楼、当铺、豪宅整齐地矗立在他们面前。大街小巷,酒楼饭馆,目之所及处都密密麻麻挤满了鹅,像是一个拥挤的蜂巢一样。

莫企企边走边说:“这里这么乱,怎么找呀?”

蓝小乐说:“找谁问问。”

说着他随便拉过来一只鹅问:“这位公子,请问悦来客栈怎么走啊?”

那鹅说:“悦来客栈啊,哪都有,往前走二十米就有一家。”

蓝小乐心一沉,又问:“总共有几家?”

那鹅说:“掰着手指头都数不过来,没数过。”

没办法,蓝小乐和莫企企只有先来到那家悦来客栈。在海上连续奔波数日,不管能不能遇见其他两组鹅,他们也决定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

蓝小乐和莫企企就坐,店小二迎上来道:“二位客官,要吃什么菜?”

蓝小乐说:“来一盘红烧豆腐。”

店小二说:“嗯,还要什么?”

蓝小乐说:“再给我来一盘皮蛋豆腐,和一盘香辣豆腐。”

店小二说:“都是豆腐啊。”

蓝小乐说:“豆腐多好吃啊,还有营养。”

店小二说:“那你要什么酒水啊?”

蓝小乐说:“两碗豆腐脑。”

店小二:“……”

蓝小乐说:“去上菜吧。”

店小二拿着那张写满了豆腐的菜单无奈而去,心中想道:“豆腐他妹的。”

莫企企托着下巴看着外面拥挤的大街说:“接下来怎么办?挨家悦来客栈去找他们?还是就在这家里面等他们?”

蓝小乐说:“等吧。”

这时旁边桌的一只企鹅与他对面的企鹅说:“今年我家后山上的草长得可茂密了,我都锄不过来了。”

对面鹅说:“养奶牛啊。奶牛吃的是草,产的是奶。”

那鹅说:“什么品种的奶牛好啊?”

对面鹅说:“阿尔法城纯种奶牛,进口的。”

他们旁边的一只秃头企鹅听了这话,反驳道:“进口的就好哇?我认为欧米伽城奶牛最好。”

对面鹅说:“阿尔法城奶牛的培养方法和阿尔法城大象的培养方法是一样的。吃的东西好,长得结实,产的奶也好。欧米伽城奶牛能比吗?”

秃头说:“能比,欧米伽城奶牛吃的都是野草,贴近大自然。”

就有其他鹅说:“贴个屁,那野草里面指不定有什么蚯蚓、蝎子之类的,吃死了看你还贴什么!”

又有支持秃头的鹅说:“那阿尔法城奶牛也强不到哪去,从阿尔法城过来这一道上多远啊!再加上水土不服,成天连吐带呕的,能产什么好奶呀。”

对面鹅说:“那也比欧米伽城奶牛强,欧米伽城奶牛生的弱小,要是碰到阿尔法城奶牛,十头都打不过一头。”

旁边有支持阿尔法城奶牛的企鹅纷纷附和道:“是啊是啊。”

秃头说:“你少他妹的跟我强词夺理!今天我就硬说欧米伽城奶牛好了,你能作甚!”

对面鹅说:“你这厮怎奈何如此?小心我告你辱骂!”

秃头说:“我便是如此了,你要到哪里报官便到哪里报官吧,老子不怕。”

有鹅附和他道:“这位兄弟说得对。欧米伽城奶牛就是好,不管你们怎么说都是好。”

一时间,双方竟争执不下。正僵持着,不知道是谁突然间扔出了一个西红柿,砸在那秃头脸上。那秃头大怒,回手就给了那对面鹅一拳,那对面鹅吃痛,随手拎起一个板凳砸了过去。其他鹅一看,也都纷纷冲了上去,一大群鹅十分混乱地扭打在了一起。蓝小乐和莫企企赶紧撤了出来。

可是由于都是刚刚见面,每只企鹅对于其他鹅都不认识,又没有统一的制服,所以一群鹅打着打着就不知道谁是敌人谁是战友了,所以刚刚打了不一会儿,就又都停了下来,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应该打谁。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支持阿尔法城奶牛的都往脸上抹一道西红柿汁,以分敌我。”于是一群鹅跑到厨房里,都往脸上抹了一道西红柿汁,阵营马上分清。

于是众鹅又纷纷扭打在了一起。

打着打着,有一个阿尔法城阵营的胖子脸上的西红柿汁被打掉了,这胖子自己也不知道,冲上去和一个脸上没有西红柿汁的瘦子打了起来,那瘦子一看赶忙喊:“大哥,你脸上没有西红柿汁,我们一伙的呀!”那胖子也不回话,继续动手,那瘦子吃痛,大喊:“这胖子反叛啦,我们这里面有内线啊,大家小心啊!”

欧米伽城阵营的企鹅一听这话顿时大乱,并且看谁都像对头,自己与自己阵营的伙伴有的都扭打在了一起,战斗力顿时下降。

这时,在旁边围观的居民当中有很多欧米伽城鹅,他们一看代表自己国家的阵营败下阵来,都纷纷冲了上去。欧米伽城方面刚刚还直线下降的战斗力瞬间直线上升。那些阿尔法城阵营的鹅一看这些虎背熊腰的欧米伽城鹅,都吓得不敢再战,节节败退。

蓝小乐说:“看来欧米伽城鹅民胜利了。”

莫企企伸手指了指门口,说:“你看。”

蓝小乐扭头,只见数十个阿尔法城商鹅拎着他们自己卖的阿尔法城弯刀表情严肃地冲了进来,为首的那个阿尔法城商鹅举起刀高喊:“Fuck!!Kill them!”

这阿尔法城与欧米伽城的老祖宗在争夺地盘上就形成了仇怨,此刻更是仇鹅见面,分外眼红。阿尔法城商鹅们拎着刀直接就奔向了欧米伽城巨汉,欧米伽城巨汉一看,人家手里拿着武器,自己也不能落后,于是都纷纷操起身边的桌子、板凳迎了上去。可桌子板凳就那么几个,马上供不应求,剩下的欧米伽城巨汉们心里十分着急,都纷纷去抢旁边鹅手里拿的东西,有抢来大白菜的,有抢来一串葡萄的,有抢来指甲刀的,有抢来内衣内裤的,甚至更有性急者,直接举起身边的企鹅就扔了过去。

一时之间,天空中飞过武器无数,看起来眼花缭乱,十分热闹,场面煞是壮观。

蓝小乐正看得出神,却猛然间看见一个绣球急速朝他飞了过来,他被吓了一跳,叫了一声“妈呀!”将那绣球打了出去。

莫企企说:“哇!绣球!”

蓝小乐说:“他妹的,太惊险了。”

莫企企说:“绣球惊险什么呀!”

蓝小乐说:“这很有可能是哪家闺女嫁不出去,想借着这个混乱机会抛绣球抛出个如意郎君,所以我说这很惊险。”

莫企企说:“那这企鹅可真是烦。”

正说着,又一个绣球在二鹅眼前飞了过去。

莫企企说:“这又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姑娘。”

紧接着,又一个绣球飞了过来。

莫企企说:“哇!嫁不出去的姑娘好多呀!”

蓝小乐心中生疑,在看热闹的企鹅群中找起了绣球的来源,等找到来源后,蓝小乐顿时一惊,来源竟是一个卖绣球的阿尔法城商人,此刻他正身挂无数绣球向周围不停抛掷着。

蓝小乐伸手指了指他说:“企企,你看。”

莫企企顺着蓝小乐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蓝小乐说:“有何感想。”

莫企企:……

身后传来“让开,让开”的喊声,蓝小乐回头一看,一群衙门的官差在外面挤了进来。进酒楼后,为首的官差“刷”地一声拔出刀,大喊道:“妖民们,都给我住手,谁再动,我让他多蹲两年牢。”

众鹅停下手看着官差。

那官差头头说:“小的们,给我上,拷上他们。”

众官差拿着手铐都冲了上去,然而这时,一个西红柿从里面飞了出来,“啪”的一声打在了那官差头头的脸上,官差头头大怒,大喊:“喵的,竟敢对执法的无理,不用拷了,直接杀。”

众官差一听,都扔掉了手拷,换刀冲了上去。

众人当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他们当官的又能奈我们何,我们不能束手就擒,我们要反抗,哇呀呀!”这一句话,大有当年陈胜、吴广的气势。

众鹅当中又有一位悍女附和道: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还是条姑娘!杀呀!

众鹅一听这话,顿时倍感激动,不管男女老少都跟着一起大喊: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还是条姑娘!杀呀!哇呀呀!

于是众鹅形成统一战线,大敌当前,一致对外,纷纷冲上去与官差们厮杀在了一起。由于拼杀鹅数过多,战场从酒楼里逐渐扩散到了大街上,周围的老百姓们都纷纷前来观战,鹅山鹅海的,并且在短时间内还形成了拦架的口号:“一二三,别打啦,一二三,别打啦。”

里面的企鹅打得更加凶猛。

莫企企也跟着喊:“一二三!别打啦!!”

蓝小乐说:“这听起来着实像是加油。”

莫企企说:“管他呢。”

蓝小乐说:“这旁边好挤,我们出去吧。”

莫企企说:“不要,再看会儿。”

看了一会儿之后,蓝小乐和莫企企被不知不觉地挤到了外面,莫企企说:“你看,这样多好,都不用我们自己走。”

对于这件酒楼斗殴事件,蓝小乐几乎是没有任何想法的。在这个事件里面,民族之间不同文化的矛盾和官府之间的矛盾被深刻体现了出来,其他的根本毫无意义,能打起来着实是一件十分神奇的事件。在这个事件中给蓝小乐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便是那个扔西红柿的神企鹅。他能在那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扔出西红柿而不被别的企鹅发现,神不知鬼不觉的,且能在混乱中拥有那么大的准度,这完全是一名暗器高手所拥有的能力。蓝小乐对于这位不知面貌不知姓名的民间高手很是佩服。

酒楼里面的企鹅闹了一会儿,就都被官兵给降服了,押着带回了衙门。酒楼里面一片狼藉,老板站在柜台里面哭。

蓝小乐和莫企企走过去,老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两位少侠,我攒了十年的钱盘下了这间客栈,本以为能过上好日子,可刚开业没几天,竟发生了这样可恶的事情,所有的伙计和厨师都被官差押到衙门去了,这群败家的玩意儿啊。我现在一点本钱都没有了,你们说我可怎么办呀?”

蓝小乐和莫企企对视了一下,莫企企说:“我们可以留下来帮你。”

老板说:“这位姑娘,此话当真?”

莫企企说:“当真。”

老板说:“可是我现在发不起工钱啊。”

莫企企说:“赶趟儿,以后发。我可以烧菜当厨师,他可以跑腿端盘子洗衣服洗袜子买菜守夜遛狗放鞭炮,总之你让他干什么都行,他可厉害了。”

蓝小乐:“……”

老板说:“啊!那真好啊!哈哈,哈哈。”

莫企企说:“但我们有一个条件。”

老板的脸色瞬间严肃了起来,说:“说!”

莫企企说:“条件就是……”

老板紧张地说:“哎呀,快说!”

莫企企说:“条件就是你得让我们免费住在这里。”

老板神色立即一松:“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哈哈,别说你们两个,就是你们再拉几只企鹅来我也同意,哈哈。”

莫企企说:“那我们住哪?”

老板说:“你们想住哪儿,就住哪儿。”

于是,蓝小乐和莫企企就这样留在了悦来客栈,开始等伙伴们前来。老板是一只性格十分豪爽,十分爱笑的鹅。只要一件稍微好笑点的事情,就会把他逗得捧腹大笑,满地打滚。之所以说他豪爽,是因为他笑的时候毫无拘束,不分场合,不分时间,不管旁边的鹅用什么样的眼神看着他。

比如以下的场景:

蓝小乐:“老板,客人说汤咸。”

老板:“哈哈哈,傻孩子,加点水,加点水就不咸了。”

蓝小乐:“客人不让加水。”

老板:“哈哈哈,你给他换一碗不就行了,还来问我!你可真是!哈哈哈哈哈!”

蓝小乐:“……”

老板:“我今天听到了两个兔子说话,哈哈,可有意思了,企企,你要不要听听。”

莫企企:“不想听。”

老板:“哎呀!”

莫企企无奈:“说吧。”

老板:“一只兔子对另一只兔子说,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另一只答,清明节。第一只说,今天晚上别出去。另一只问:为什么?第一只说,外面鬼多。你说这可多有意思,哈哈哈哈哈哈!”

莫企企:“不好玩。”

老板:“这还不好玩啊。哈哈哈,都笑死我了,我当时就趴在那两只兔子的桌上笑,使劲拍桌子,哈哈哈!”

就这样在客栈中住了一个月,蓝小乐和莫企企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去其他的悦来客栈打探消息,不过却没有得到一点有关于帅帅等鹅的消息。

这天一早,老板把蓝小乐找来说:“你去贴一份招聘启事。”

蓝小乐说:“招聘什么?”

老板说:“你就这么写,诚招礼仪姑娘,年龄19~23岁,妙龄雌鹅,有一年以上工作经验者优先。”

蓝小乐说:“老板你这话是病句呀,19~23岁和妙龄重复了。”

老板说:“嗯,那你把妙龄两字去掉吧,然后再写一张,诚招保安,年龄不限,但必须得会武术。”

蓝小乐回房写完了便贴在了客栈的大门上。不一会儿,来了两个应聘者。

这两个应聘者都戴着一个笠帽,黑纱布在帽檐上垂下来,把他们的脸挡得严严实实。

老板说:“两位是来应聘什么的?”

一个应聘者沉着嗓子说道:“我来应聘保安,她来应聘礼仪姑娘。”

在旁边擦桌子的蓝小乐一愣,这声音听着十分熟悉。

那位应聘者说:“你们招聘启事上说保安必须得会武功,我这就给你们表演一段吧。”说罢就摆开了架势,旁边几个吃饭的客人看得要喷了出来。

老板赶忙说:“使不得使不得。小乐,你把他们带到里屋让他在里屋表演,你帮我把关就行啦。”

蓝小乐说:“好。”就带着两个应聘者来到了里屋,关好了门窗,这才又说,“我方才听你说话的声音十分熟悉,你是谁?”

应聘者说:“小师弟,你还是如此调皮啊。你明明听出了我的声音,却还要明知故问。”

蓝小乐说:“真的是你!帅帅师兄。”

帅帅撩开了纱布,微微一笑。

蓝小乐指着另一个应聘者说:“那你一定是菜菜。”

菜菜也撩开纱布,笑着说:“乐乐哥。”

蓝小乐说:“你们等会儿,我去找企企。”

莫企企进到里屋,刚一看到帅帅和菜菜,“哇”一下就扑了过去,热泪盈眶地说:“呜呜,我可想死你们了。你们终于回来啦!呜呜,你们想我了没有。”

帅帅说:“没想。”他想开个玩笑。

莫企企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瞪着帅帅。

帅帅马上意识到了什么,赶忙说:“这仅仅是一个玩笑。”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你竟然没想我!”莫企企雄厚的声音传遍了整条大街。

“嘭!”

帅帅尖叫着在房间里被炸了出来,撞开房顶,划出一条抛物线砸在客栈的柜台前。

老板看了一眼从天而降的帅帅,赞道:“少侠,好轻功啊!”

入夜,工作完的四只小企鹅聚到一起,蓝小乐说:“现在都是自己的企鹅了,说说你们的经历吧。”

帅帅说:“和你们分开后,我和菜菜轮番划船,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便到了凌霄城。在码头上,过来两只猴子要搜我们的身。我说,姑娘也搜啊?猴子说,姑娘多你奶奶呀?有什么不能搜的。我说,姑娘确实比你多两个奶。那猴子听后大怒,喝道,小小企鹅,竟敢如此放肆。然后我们就打起来了,码头上的猴子一股脑地都扑向了我们。可是在我的双截棍和菜菜的高压锅的威力下,我们在众猴之中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突出重围之后,我们找了一家小客栈,躲了将近一个月。等风头过了,我们就开始在众多家悦来客栈中寻找你们的信息,今天终于被我们给找到了。”

蓝小乐问:“那些猴子武功高吗?”

帅帅说:“攻击性极高,但是基本不会防守。”

蓝小乐说:“你们有俊猴王的消息吗?”

帅帅说:“有一条消息。俊猴王将要在五年之后举行一场比武大会,凡年满十八周岁皆可参赛,获胜者可以获得俊猴王手中的那本《乐斗宝典》和象征着至高荣誉的、由纯金打造的大力神杯。”

蓝小乐沉思了一下,说:“这里面指定有阴谋。”

帅帅说:“你别管他有没有阴谋,这五年之内,我们把武功练好了,他打不过我们,有什么阴谋那都没用了。”

蓝小乐说:“也是。”

这时门外有鹅敲门,莫企企过去打开。老板从外面走进来,说:“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三位新的工作伙伴。”

三只企鹅从外面走了进来,蓝小乐四鹅定睛一看,同时惊呼道:“是你们!”

三只企鹅也同时惊呼道:“是你们!”

没错,这三只企鹅便是当年在私塾画展上与蓝小乐等鹅相遇的沙星、神究、聪离兄弟三个。

老板说:“你们认识啊?”

蓝小乐说:“嗯,一起当过鹅体模特。”

老板哈哈大笑:“哈哈哈,你们几个,还当鹅体模特呢?哈哈哈哈!”

蓝小乐说:“嗯,还一起闯荡过江湖。”

老板这次几乎笑晕了过去:“啊哈哈哈哈!闯荡江湖?你怎么不说你要去参加俊猴王举办的比武大会呢?哈哈哈,可真是,哈哈哈哈!”

蓝小乐说:“我们确实要去参加。”

老板直接笑抽了过去:“哇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

然后老板就栽倒在了地上,几鹅面面相觑。

老板死了,真的死了,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笑死的。

之后官府调查了这件事情,经过仵作鉴定,老板是死于腹肌痉挛和大脑缺氧,确实是笑死的。仵作当时叹着气说:“我验尸多年,还从没见过这样神奇的死法,这真是令我开了眼界啊。”

由于老板膝下无子,他的财产应该由官府收回。但是官府却没有权力将客栈拆了盖其他的建筑物,所以官府派来了一个新老板。

这个新老板是一头豪猪。

当蓝小乐他们看到这头豪猪的时候,同时惊呼了出来:“我靠!这样都行?”

豪猪释晴冲蓝小乐做了个鬼脸:“好久不见。”

蓝小乐说:“真不可思议了,你这身份转变得也太快了。”

释晴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还别说我这么帅气,有型的猪。”

蓝小乐说:“好吧,那你给我们讲讲你的三日。”

释晴说:“和你们分开后,我们驾船前行,前一个月平安无事。可是当我们行至一片海域时,天空中猛然乌云密布,阴风怒号,然后便下起了暴风雨,我们的船被海浪拍了个粉碎。原大侠不知所踪。我靠着晴天飘飞离了那片危险的海域,之后我就停不下来了,只能一直往前飞呀飞呀,令我想不到的是,我居然直接飞到了凌霄城。城里面的人都指着我喊:‘老婆,快出来看飞猪!’最后我体内的真气终于耗尽,落了下去。然后就被几个兵丁莫名其妙地带到衙门,那个知府问我:‘你可知你何罪?’我说:‘大人,我不知道。’知府说:‘你犯了恐吓群众罪。”我说,“我怎么恐吓群众了?”知府说:“你想想,你这么一头猪,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的,万一掉下来怎么办,砸到了小朋友怎么办?就算没砸到小朋友,砸到花花草草的也不好呀!”我无话可说,知府说:‘但我不忍心给你定罪,你这身手现在少有,我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当我的贴身护卫吧。’我当时也没有其他出路,只好答应。你们要知道,作为一名负责任的贴身护卫,我必须时时刻刻贴在知府身上,所以我根本没有出去寻找你们的机会。两个月之后,也就是昨天,知府对我说:‘释护卫,悦来客栈的王老板死于笑死。’我问:‘什么叫死于笑死?’知府说:‘就是笑死的,我怀疑这里面有内幕,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活活笑死呢?所以我要你去那家客栈当老板,给我调查调查那几个伙计和厨师,你明白了吗?’于是我就来了。”

释晴的经历让蓝小乐他们唏嘘不已,说完后,他问:“那你们的经历呢?”

蓝小乐说:“呃,我们的经历和你比起来,那就不值得一提了,不过有件事情我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一飞起来就停不下呢?”

释晴说:“你知道的,这轻功我练得不好,我只记得启动的口诀,而不记得终止的口令。所以我所能够做的,就是一直往前飞,直至内力耗尽。”

蓝小乐说:“哦,你以后发动这个轻功之前,三思而后行吧。”

释晴说:“接下来,我们的计划是怎样的?”

蓝小乐说:“五年后,俊猴王会举行一场比武大会,我会在那个时候打败他。”

释晴问:“你用什么打?”

蓝小乐握拳说:“我是这样想的,从现在开始,我会苦练我手中这本《乐斗宝典》,然后这几年中,我们必须壮大自己的实力,我们可以组一个佣兵团,到佣兵工会中接任务做,提高自己的实战能力,这种事情挺划算的,又有架打又能赚钱。”

莫企企拍手说:“那么就这么决定了,这几年中,我要把我的狮吼功练到能随心而发,想怎么吼就怎么吼,这样它就会进化到更高深的层次。”

蓝小乐问:“呃,你打算怎么练习?”

莫企企说:“我每天都唱十遍以上现今最流行的歌曲—《忐忑》”

蓝小乐:“……”

释晴问:“那么那个更高深的狮子吼功是什么呢?”

莫企企说:“企鹅吼!”

释晴:“……”

 

 
上篇:第三章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4380)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